Uwants TV消閒生活手機討論遊戲地帶影視娛樂校園生活數碼科技寵物樂園學術文化體育世界購物廣場時事投資貼圖影片上班一族美容纖體戀愛婚姻汽車討論成人資訊博彩娛樂資源交流站務管理
發帖
註冊 登入/註冊
追帖 打印

[小說] 魅影幻劍錄 第八回連載中



[小說] 魅影幻劍錄 第八回連載中

[隱藏]
 
第一回  太極

  「聽勁,是拆招卸力的一種必備技巧。那就是知道敵人勁力出處和發勁方向,從而避開鋒芒,並卸開敵人的勁力。咱們武當派的太極拳,能在江湖上立足,就是因為能夠化對方勁力為已用。要做到這一個地步,第一步就是學會聽勁。」渾厚的內力使這道聲音在校場上迴盪著,弟子們一字排開數排,像一支支槍桿子地站直。他們都專心聽著,留意著眼前這與自己年紀相仿的大師兄的一字一句。
  師兄背負雙手,環視了眾師弟一眼,剛好看見那一個站在後排,面如冠玉的師弟神情呆滯,似是魂遊太虛。於是這便慢慢走過去,站到他面前。
  雖然那師弟睜著眼,但似是對師兄渾然未覺。於是師兄便先伸一伸脷,再握拳作勢欲打。見那師弟仍是連半點反應也沒有,便轟出一拳,直取他肩膊。大師兄只一擊便將他打跌在地,喝醒他道:「你學了張飛那睜眼睡覺的本事啊?」
  那師弟緊按中拳處,大聲呼痛:「哎呀!大師兄好拳法!明天考核咱們靠你了!」
  「你們啊!」師兄指著大夥兒道:「你們都知道明天是一年一度的考核,就用心練功!為什麼到今天還不懂聽勁!你叫我們師父臉上怎過去?」
  那被打倒在地的師弟指著他身側另一名弟子道:「找林原渡!這怪人一定行!」
  大師兄看著林原渡,這傢伙頭髮散亂,衣衫不整,而且看起來比他身邊那師弟更像沒睡醒,實在不敢恭維:「讓他明天被太師父見了,一定出事。」
  林原渡沒有作聲,只是指著他身邊另一個弟子道:「寧處端。」
  大師兄瞄了一眼,忽然再發一拳攻擊寧處端,仍是專瞄著肩頭打。寧處端肩頭向後一縮,將勁力一卸;另一邊出拳,將師兄打自己左邊的勁力用右拳完封不動還給他!
  大師兄肩頭一卸,將力道卸開,同時道:「只我和你,還欠一個啊。」

  寧處端盯著林原渡看:「飛雲師兄,沒別的人選了。」
  飛雲師兄再環顧眾師弟一眼,搖頭道:「似乎是了……」
  林原渡打斷了他:「飛雲師兄!我聽師父說過,任何站法也有陰陽。比如寧師弟剛才接招,他左肩接拳是陰,右臂出拳是陽,對嗎?」
  飛雲師兄答:「對了。由於陰陽互補,外邊力道使你陰受了多少力,陽就能出多少力。」飛雲師兄一答完,便立即衝前出拳攻他小腹,林原渡小腹中拳,弓起身子,可是左右雙手出拳,用的力道卻是飛雲師兄的力道;而且直取其兩肩,打得飛雲師兄向後退了數步。
  飛雲師兄笑問:「林師弟你這是什麼怪招式?」
  這怪人笑著答:「不是什麼怪招式,只是按著剛才飛雲師兄的答案隨心而發。」
  飛雲師兄沒好氣道:「哼哼!明天別讓師父看見你這些怪招!要不然他們又怪我教得你們不好了!」
  跌倒在地那師弟俏俏站起來,走到飛雲師兄身側,在他耳邊說了幾個字。
  飛雲師兄臉色一邊,然後立即連滾帶跑地走了!
  寧處端忍不住問:「易處應,你剛剛在他耳邊說了些什麼?」
  易處應道:「小師妹找你。緊急。」

  大家又哄堂大笑起來,倒是林師弟,卻自個兒在耍拳,卻耍著些稀奇古怪的招式。寧處端見狀說:「你又練什麼招式了?」
  林師弟道:「總之和陰陽之理有關,練成了再告訴你。」

         x        x        x

  武當山的夜晚特別美麗。
  美麗的並不是遠看山下的繁華鬧巿,也不是山上景色如畫,而是相比山下紛鬧之下的一種恬靜,一份閒適自在。
  本來用作師兄弟休息之用的大房都人去樓空,正因大夥兒都到食堂處用膳,可是偏偏那林師弟卻廢寢忘食,獨個兒在這滿地床舖的偌大的房間裡練習太極。
  因為對於他來說,研究太極勁的過程,實在太好玩了。
  寧處端知道這師兄研究武術起來就什麼也不理,與外界完全隔絕;因此留了碗飯給他,走到房前踢開房門:「林原渡!吃飯了!」
  林原渡渾然不覺,逕自左腿一掃,再轉馬步推出右直拳…剛好停在寧處端面前。
  「寧師兄,我明白為什麼太極拳的拳法要用現在的招式了。」
  「為什麼?」
  「因為對應其他門派的招式。好像……」
  「那你知道就好了。一早像我一樣練好本來的招式不就行嗎?」
  「武林上每天都有新招,門派的招式也會創新。舊的招式又怎能對應新招?」
  寧處端一時語塞,放下飯碗:「你要嘛吃掉,要嘛倒掉,別讓我看見。我走了,你自便。」
  「麻煩你關門。」林原渡說罷又自顧自在「研究」。

  寧處端正要回房去,路上卻碰見大師兄顧飛雲。顧飛雲與他打個照面,便在他耳邊道:「來!下山喝酒去!」
  寧處端壓低聲音道:「我們要守門規。」
  大師兄拍胸脯道:「我請客!」
  寧處端湊到他耳邊輕聲說:「那行事要隱密。」
經過一輪高來高去、飛簷走壁後,寧處端與大師兄顧飛雲離開了武當山頂,再走得一會,才到了山下。兩人抄捷徑到了相熟酒館,一坐下便點了數壺高樑酒「乾!」才喝了數碗,寧處端便臉紅耳赤。他深感再喝下去就要出事,可是顧飛雲卻醉得比他更快,不住給他倒酒:「來!喝!」


        x        x        x
  
  武當山上最大的廣場上,舉行著一年一度的考核大會。各弟子分開左右兩排,掌門宋遠橋和輩份較高的師叔伯在一旁坐著,觀察著新一輩弟子比試,看其進度。代表徐百滔門下的寧處端打頭陣,對韓百先的弟子「迴風快劍」孫飛瞳。
林原渡見寧處端腳步虛浮,心知有異,但又不便多說。
  雙方提劍作揖,孫飛瞳便一劍刺來,快如閃電!
  寧處端不徐不疾地提劍一撓,正好撓住孫飛瞳的劍的劍身。這一撓帶著綿勁,對手出力越大,反彈回去的勁道也越大!可是寧處端卻沒料到,孫飛瞳此劍居然是虛招,劍一纏上去,勁力就如泥牛入海,自己的劍反倒被對方纏住了!當下孫飛瞳一扭一甩,寧處端顧得自己的劍沒被甩開,卻顧不到孫飛瞳已舞起劍網,驀地收窄橫在自己頸前。
  「寧師弟,承讓了。」話雖如此,孫飛瞳臉上卻毫無謙讓之意。
  林原渡深覺事有蹊蹺,但不便查探,於是立即提劍走到場心:「在下林原渡,請孫師兄賜招。」


[ 本帖最後由 月夜下的夢 於 2009-9-15 01:51 PM 編輯 ]

回覆 引用 TOP

主要是篇幅不多,看不出個所以然來。
至於文中描寫武鬥比較不錯,靜候下一章。
PS:最近都沒看到有人寫武俠,看到LZ這篇特地來support~~
對與錯猶如風吹過,真與假何曾夢醒過

回覆 引用 TOP

比我以前的還要short= =



回覆 引用 TOP

只想起神鵰俠侶的趙志敬
章節比較短
標題加上"爛尾小說"顯然就自打了嘴巴,教人追看的意欲銳減
けいおんぶにようこそ・・・にゃあ~♪

回覆 引用 TOP

[隱藏]
 
習慣了爛尾嘛。
在你意想不到的情況就爛了。你想著它會今回爛嗎?其實不然。
你打算看下去?忽然間它完來已爛了。

這就是爛尾!

回覆 引用 TOP

雖然爛尾這種事經常發生...
但這麼大條道理的爛尾還是第一次見...

回覆 引用 TOP

就是叫人別看
沒完沒了,
想的,看了也浪費時間
けいおんぶにようこそ・・・にゃあ~♪

回覆 引用 TOP

文章的字數很短啊


我是被爛尾兩字吸引了進來...




回覆 引用 TOP

月下兄之前不是有一部完成了的小說麼?
治世之庸材,
       亂世之魔頭。

回覆 引用 TOP

[隱藏]
 
才兩天就爛了

回覆 引用 TOP

之前的確有一部。
哈哈兒:我都話爛尾啦XDDD

P.S.這排功課很忙啊…得閒死唔得閒病…或許星期五才有空更新._.
當然,現在先更新少許XD

回覆 引用 TOP

  老子說:「物極必反。」在易經裡,一卦有六爻,最下之爻為第一爻,最上之爻為末,代表一個事情的六個階段。每卦去到第六爻,便會變卦。故帝皇為九五之尊(九為陽,五為第五爻),而非九六之尊。

第二回  陰謀

  孫飛瞳未清敵情,不敢搶攻;當下虛榥長劍,似白蛇吐信,又時有劍花似孔雀開屏,儘使些攻中帶守的招數。
  林原渡一眼便看出他這些似攻非攻的招式,其實是在投石問路,想讓自己先進招,摸一摸底細。既然對方發問,便給他一個答案好了。虛假的答案,往往讓對方估計錯誤,從而陷入自己設下的陷阱!
  不如讓他低估一下自己吧!這想法剛冒起,林原渡便隨便舞起一個劍花,雙劍交接後立即裝作擋不住對方攻勢。為了看起來更真實,他更半帶狼狽地用凌亂的腳步後退。做了這麼多,這請君入甕應該也成事吧?到了這時,林原渡才想起:孫飛瞳人稱迴風快劍,讓他低估自己豈非叫他放心搶攻?這使林原渡不禁涅了把汗,孫飛瞳作為與大師兄顧飛雲齊名的第三代弟子,若他完全發揮實力的話,只怕老一輩的師父們才能抵擋!
  果然,在這狂攻極快的速度下,林原渡左支右拙,不消數刻,雙劍叮叮噹噹地交碰了數十回,林原渡已被震得虎口發麻,須得利用技術減少力度消耗。只是以現在微弱的手力,哪怕再擋多幾回,一定長劍脫手!越發焦急的林原渡只好拼命去想辦法;這時孫飛瞳一劍橫削,剛勁無匹,林原渡只有力度緊握著劍,卻無力抵擋!林原渡後腳一軟,劍便往後撤。迴轉間,林原渡靈機一動,想到現在自己正是在劃圓形啊!孫飛瞳這劍力度很大,林原渡自己也劃得越快!

  「喝!」林原渡再加一點力道,趕在孫飛瞳再進招前把圓形劃完;當下兩劍雙交,打在孫飛瞳劍上的,正是剛才他自己使出的力道!
  這樣被林原渡擺了一道,孫飛瞳難免暗自吃驚。不覺年資較長的他始終懂得太極之理,見林原渡也懂得太極,便不敢攻得太急。
  此時孫飛瞳一劍正中刺來,林原渡舞起劍花一撓;孫飛瞳曉得林原渡劍花方向,便反過來使力,用「小圓」將林原渡的「大圓」破解,當下劍花應聲破開!可是破開劍花的勁道,卻傳到林原渡的右手中,林原渡重心一偏,讓力度卸到左手處;順勢一推,一股綿勁打中孫飛瞳小腹,使得強攻的他反倒像斷綫風箏般後飛!
  掌門宋遠橋見狀,問徐百滔道:「這是綿掌的招式,你那麼快教了他嗎?」
  徐百滔答道:「弟子從未教過。」
  宋遠橋又問眾第三代弟子:「你們當中誰教過他?」
  韓百先道:「徐師兄也沒教,我等怎敢越俎代庖?」
  徐百滔拍案而起:「林原渡!你這綿掌是哪裡偷學回來的?」
  林原渡侃侃而談:「大師兄平日有教我們借力打力的道理,我們都把這用到武當長拳裡了。可是我發現武當長拳並不能完全發揮這道理,便自己試從這道理推論;在這道理與長拳的基礎裡研究一些更能發揮借力打力的招式。恰巧……」
  「你撒謊!」一名男弟子走出來:「我昨晚看見他偷入藏經閣!」
  徐百滔道:「那你詳細道來。」
  顧飛雲師兄搶著道:「師父!這人素來與林師弟有過節,此人的說話不可信!」
  徐百滔道:「先聽兩面話,再憑智慧斷。」
  那男弟子道:「昨晚我…昨晚我約趙師妹一起到河邊亭……聊天,中途經過藏經閣附近,看見林師弟形跡可疑,便躲在樹叢裡看看。怎知被他發現了,然後他走過來動手,徒弟我學藝未精,被他三招打昏了。」他掀開領口,出示後頸傷痕。
  「師父!」林原渡辯道:「徒弟我昨晚躲在房裡練功,就是想在狹小空間裡出招,讓勁力經過最短的路劃一個圓!」
  易處應道:「我也看見!在晚上大夥兒出外納涼時,我們看見林原渡自己走進房裡練功的!他說我們走開他正好讓出位!」
  徐百滔分析:「只有他一個在裡面,沒有誰能替他佐證。」
  顧飛雲搶出來,半跪抱拳道:「師父!弟子知道林原渡素喜研究古怪招數,為免他研究到古怪招數,在今天校場上出醜,我便去指點他一下。一時不小心將少許招式透露了。」
  「顧飛雲!」直呼他名字的不是哪個長輩,卻是小師妹甄雪林:「你昨晚醉醺醺的,不是去喝酒嗎?」
  寧處端情急智生,忙道:「師父!我昨晚想拉顧師兄一起偷偷下山喝酒,可是他要指點林師弟,於是我便獨個兒下山喝酒,再捎來兩瓶給顧師兄!」
  孫飛瞳道:「徐師伯請恕飛瞳多事。飛瞳昨晚見寧師弟和另一人一起從山下歸來,還喝得酩酊大醉,故今早才急於搶攻,料想寧師弟未復元氣。那和寧師弟一起喝酒的,我認得是顧師兄。」
  林原渡見顧飛雲越幫越忙,心中已料定最壞方案,於是道:「師父,我一人研究,顧師兄沒加指點。顧師兄對我關愛有加,才一時說錯話。若果師父不信我一人能研究出綿掌招式,我也無話可說。」
  掌門宋遠橋道:「此事容後再查,今天先考核完再說。顧飛雲,喝酒有礙氣運功,你既然敢昨晚喝酒,想必你功夫練得很熟。就讓我親自看看。」說罷背負雙手走下台階,伸出右手道:「隨便你用什麼武器,我只用單手。」


[ 本帖最後由 月夜下的夢 於 2009-8-1 12:50 AM 編輯 ]

回覆 引用 TOP

第三回 武當棄徒

  宋遠橋徐徐踏出半步,右掌輕推,看起來雖平淡無奇,但在場觀戰的眾人均感覺到他內力如海浪鋪天蓋地般拍打向顧飛雲;即便是第三代弟子徐百滔,仍感氣悶難當,氣血上湧。顧飛雲正面迎接,徐百滔簡直不敢往下想下去。但見顧飛雲用梯雲蹤輕功向後一躍,乘著宋遠橋的內力跳得老高,就像輕舟浮浪一樣!「好!」宋掌門叫了一聲,便展開身法飛掠上去,並且在空中再出一掌!所謂拳由心發,力從地起;顧飛雲在空中再難借力,又如何接這一掌?
  顧飛雲不慌不忙,出劍直刺,直取宋掌門手筋;這招以攻代守,倒是阻截了宋掌門的出掌路徑!當下掌門見招拆招,收掌為拳,手腕一扭,拇指一彈,渾然內力彈向劍尖,當中綿勁使長劍中心偏向劍尖,使得長劍從顧飛雲手中甩開!雖然長劍撒手,但顧飛雲卻巧妙地用了這力道:握劍的右手迎著這力道一扯,把自己扯向右一點;同時借著這向傾之勢左腳踢起,由左至右一踢,正是用掌門之力直取他的面門,以彼之力,還施彼身!
  這腳踢得雷霆萬鈞,但宋掌門更欣賞的是他的借力打力,眼神中閃過嘉許之色。顧飛雲快腳攻至,宋遠橋已右手輕跆,掌一撥,便將大師兄的腳由右踢轉為上踢!當下顧飛雲重心一亂,便勢難出招,難以持續空中戰了。不過宋掌門再沒出招,腳尖輕輕著地,然後看著顧飛雲翻身落地,便撫鬚大笑:「飛雲你迫得我用右手,算你過關。」
  看著顧大師兄過關,寧處端方才放下心來。不過林原渡剛被押走,還有待審問,他和一眾師兄弟不禁坐立不安。
  下一場比試開始不久,便有名弟子跑進來,在韓百先耳邊說了幾句話。韓百先臉色一變,立即跟徐百滔耳語數句,徐百滔一邊聽,一邊瞧著顧飛雲,眼裡充滿著懷疑。
  韓百先和徐百滔離開校場,然後有名弟子走到寧處端處:「徐師伯叫你和顧師兄到大殿找他。」
  寧處端和顧飛雲相視一眼,然後一起走出去。
  顧飛雲神色凝重:「想不到到現在還沒有機會和師父說。」
  寧處端嘆道:「來著不善,善者不來。」

  到了正殿,一名婦女拖著一個小孩,神情怨憤地瞧著他們,指著顧飛雲咬牙切指地說:「就是他!就是這畜牲殺死我丈夫的!道長!你要和我作主呀!」
  「師父小心,她是五毒教派來的殺手!」他指著死屍道:「這很大機會是活人!」
  徐百滔語中已有怒火:「如果是活人,我會聽不到他的呼吸和氣息嗎?你昨晚下山究竟發生什麼事?」
  「昨晚……」顧飛雲剛開始說,那婦人便搶著道:「他昨晚喝完了酒,見奴家有幾分姿色,便上前調戲!我丈夫來阻止他,他竟動殺機,將我丈夫刺死!你看……你看!」她邊說邊哭,說到後來更語聲哽咽。
  徐百滔大怒:「顧飛雲!你謊話連篇,剛才維護林原渡,現在又想含血噴人嗎?」
  寧處端見勢色不對,勢難挽狂瀾於既倒,立即道:「我們昨晚……」
  韓百先截住他道:「你們昨晚居然作出此等侷促事!……」
  寧處端不理他阻截續說:「看見韓百先你勾結……」
  韓百先怒道:「你目無尊長直呼我名?」
  顧飛雲用真氣大聲道:「你勾結五毒教顛覆本派狼子野心……」他們用真氣大聲說話,遠在校場的眾人早已聽到聲氣。加上宋掌門內力深厚,耳聰目明,更是聽得字字清楚。
  宋掌門思考了一會,便用內力將聲音送出:「我武當掌門宋遠橋宣佈,將不肖弟子顧飛雲、寧處端、林原渡逐出門牆!」

            x            x           x

  次日一早,三師兄弟收拾好包袱下山。到了山下,一名黑衣人從暗角閃出,將他們一一點穴,再捉往山下樹林的洞中!那人將他們放下以後,便解開臉上黑布,赫然是掌門宋遠橋!宋遠橋解開他們穴道:「我逐你們出門,就是要你們替我查探本門叛徒韓百先。相信五毒教將會追殺你們,你們正好打蛇隨棍上,查清他們的底細。另外,你們也盡量搜集韓百先和五毒教聯絡的情報,好讓我帶人揭發他。只要將他查辦,你們便可回復武當門人身份。現在我先傳你們太極拳的精髓,有很多是我最近研究,你的師叔伯們都不知道的。」


[ 本帖最後由 月夜下的夢 於 2009-8-7 05:37 PM 編輯 ]




回覆 引用 TOP

題外:我想問道士可唔可以喝酒
的確幾短,不過總算冇爛XDXDXDXDXD

回覆 引用 TOP

[隱藏]
 
道士應該不可喝酒的,但俗家弟子不在此限

爛尾小說不代表是爛文嘛。況且我又不是難民

回覆 引用 TOP



伸延閱讀
 
 73 12345
 提示:支持鍵盤翻頁 ←左 右→ 發新話題發佈投票
請先登入
小貼士:
依家可以用“@”tag會員啦!
 




 

重要聲明:本討論區是以即時上載留言的方式運作,Uwants.com討論區對所有留言的真實性、完整性及立場等,不負任何法律責任。而一切留言之言論只代表留言者個人意見,並非本網站之立場,讀者及用戶不應信賴內容,並應自行判斷內容之真實性。於有關情形下,讀者及用戶應尋求專業意見(如涉及醫療、法律或投資等問題)。 由於本討論區受到「即時上載留言」運作方式所規限,故不能完全監察所有留言,若讀者及用戶發現有留言出現問題,請聯絡我們。Uwants.com討論區有權刪除任何留言及拒絕任何人士上載留言 (刪除前或不會作事先警告及通知 ),同時亦有不刪除留言的權利,如有任何爭議,管理員擁有最終的詮釋權。用戶切勿撰寫粗言穢語、誹謗、渲染色情暴力或人身攻擊的言論,敬請自律。本網站保留一切法律權利。


Copyright © 2003- Uwants.com All Right Reserved.
版權所有,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