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wants TV消閒生活手機討論遊戲地帶影視娛樂校園生活數碼科技寵物樂園學術文化體育世界購物廣場時事投資貼圖影片上班一族美容纖體戀愛婚姻汽車討論成人資訊博彩娛樂資源交流站務管理
發帖
註冊 登入/註冊 微博



追帖 打印

戳破南京大屠殺的謊言---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刪除 內容自動屏蔽,只有管理員可見
戳破南京大屠殺的謊言---


最近中國大概因為經濟破產,國內動蕩不安,想要搞反日轉移內部的矛盾,又開始宣傳南京大屠殺的謊言,所以有反日電影"南京南京"的出現,其實南京大屠殺早就被拆穿是中國的宣傳了

本人在研究南京大屠殺時就發現一件怪事,日本學者在批評南京大屠殺時都會先提出中國
方面的說法然後再舉證反駁從而證明南京大屠殺是假的,中國方面卻完全相反,完全不敢提日本學者的證據,只會一味人身攻擊漫罵,原因滿簡單,因為日本學者批評南京大屠殺造假的證據實在太有力,中國完全沒辦法辯駁,根本不敢讓中國國民知道,所以只能直接封殺了事
以我來說,我從小在台灣念書是被國民黨洗腦長大,所以對南京大屠殺深信不疑,只因為去了一次日本,正好碰到日本學者也在演講
是假的,我好奇看了一下,日本學者只用了5分鐘就讓我開始懷疑從小深信不疑的南京大屠殺可能是假的

日本人的方法很簡單,就是拿出幾張中國方面拿來當證據的照片,裡面的日軍都是穿夏天的短袖的內衣,這幾張照片我小時候就看過
也從來不覺得有什麼問題,只是日本學者馬上又拿出南京的氣象紀錄,原來所謂的南京大屠殺是發生在12月中到1月,南京的平均氣溫才5度
日軍怎麼可能穿短袖內衣??這幾張照片一定有問題,這是白癡都曉得的,日本學者研究透徹到甚至於還出了本專書分析南京大屠殺的照片,結果是通通有問題;最離譜的是張純如寫的那本書,居然荒唐到直接把日軍當年拿來宣傳日軍如何照顧中國婦女的宣傳照竄考變造後當成是日軍強押中國婦女當慰安婦的照片;連眼睛看得到的照片都敢這樣公然造假了,其他的證據哪裡真的了??
日本學者很簡單的就把我從小相信的南京大屠殺推翻了

事實上日本政府都已經正式公開要求中國政府把這些造假的照片拿掉不要再騙中國人,中國政府照例裝聾作啞了事,
也不研究一下去證明這些照片確實是真的反駁一下日本政府,也不乾脆承認是假的拿掉,

最近中國拍的兩部反日電影"南京.南京",裡面據稱就是引用了大量德國人拉貝日記當證據,只是不巧我真的去看了拉貝日記 ,拉貝在日記裡面清清楚楚的寫道

"日軍進南京城前只有20萬左右人口,日軍進城後南京人口不只沒有減少反而大增5萬"

20萬人的南京被日軍屠殺30萬後,不只沒有變空城反而人口增加快1/4,這不是笑話是什麼??

拉貝是中國自己當成證人來宣傳,只是這個證人卻把中國自己的謊言拆穿了,
中國根本沒辦法解釋,於是只好完全封殺根本不敢講了--------------


比方說最近中國拍的兩部反日電影"南京.南京",裡面據稱就是引用了大量當年當南京安全區主席的德國人拉貝日記當證據,只是不巧我真的去看了拉貝日記 ,拉貝在日記裡面清清楚楚的寫道

"日軍進南京城前只有20萬左右人口,日軍進城後南京人口不只沒有減少反而大增5萬"

20萬人的南京被日軍屠殺30萬後,不只沒有變空城反而人口增加快1/4,這不是笑話是什麼??

拉貝是中國自己當成證人來宣傳,只是這個證人卻把中國自己的謊言拆穿了,
中國根本沒辦法解釋,於是只好完全封殺根本不敢講了--------------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刪除 內容自動屏蔽,只有管理員可見
這張照片中國宣傳是日軍強抓中國婦女當慰安婦,其實真正的出處是
アサヒグラフ 昭和12年11月10日号
「硝煙下の桃源郷 江南の日の丸部落」

中國搞宣傳的懶到不找人去表演,乾脆直接剪日軍的宣傳照變造交差,混的程度
實在令人瞠目,難怪日本人敢說南京大屠殺是20世紀最大膽最無恥的謊言






附件

日の丸.jpg (27.02 KB)

2009-4-30 09:30 AM

日の丸.jpg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刪除 內容自動屏蔽,只有管理員可見
這句話

"在國內舉證困難的情況下"

就可以徹底證明南京大屠殺是假的,簡單,日本要是真的在南京大屠殺了
30萬人怎麼會找不到證人??舉證困難??



===============================
http://news.xinhuanet.com/world/2007-10/12/content_6867740.htm
東京審判中國法官舌戰日本戰犯內幕 判不了他們死刑我跳海

60年前,由美國、中國、甦聯、英國等11個盟國組成的遠東國際軍事法庭在東京對日本戰犯進行的審判漸入高潮。當年,以中方檢察官向哲浚、法官梅汝??和首席顧問倪征燠等中國法律界“三杰”為首的中國代表團,排除萬難,艱苦取證,最終把7名日本甲級戰犯送上了絞刑架。

最近,向哲浚的兒子、上海交通大學教授向隆萬到美國收集當年父親與其他戰友參加東京審判的資料,並向本報特約記者講述了東京審判大量鮮為人知的內幕故事。


這場從1946年5月3日到1948年11月12日的歷史大審判,歷時924天,起訴日本戰犯28名,開庭818次,庭審記錄48412頁,在人類歷史上堪稱空前。東京審判比同期進行的審判德國戰犯的紐倫堡審判要更復雜艱難。向隆萬認為,主要原因是東京審判時,冷戰陰霾初起,美英有意對日本從寬處理。美軍最高指揮官麥克阿瑟曾密會日本天皇,同意不起訴他戰爭罪;蔣介石則提出“以德報怨”,把主要精力放在打內戰上。

盡管面臨重重困難,但中方代表團的成員們自覺肩負中國人民的重托,在法庭上據理力爭,維護了中國應得的地位和尊嚴。

遠東軍事法庭成立之初,曾有法官座次之爭︰首席法官兩側是美中還是美英。中國法官梅汝??指出,在日本軍國主義發動的侵略戰爭中,中國受害最深,而且中國代表在密甦里號軍艦的日本受降儀式上和東京審判的起訴書上都是第二個簽名,所以法庭上中國法官也應坐在顯要位置。最後梅汝??坐在首席法官的左側。

夜以繼日艱難取證

隨著東京審判的進行,中國法官和檢察官們越來越發現蔣介石政府對東京審判準備不足,重視不夠。參加法庭審判的中方人員自始至終沒有超過10個人。由于中方勢單力薄,國際檢察局決定把對土肥原賢二和阪垣征四郎的指控與盤問任務,分配給菲律賓檢察官負責。經過中國檢察官據理力爭,法庭最終將阪垣征四郎交給中國檢察官審理。

此刻,中國檢察官的當務之急是︰如何在被告個人答辯的時候進行有效的反駁,並提出有力的新證據。在國內舉證困難的情況下,中國檢察官要求進入已被封閉的日本內閣和日本陸軍省檔案庫,尋找日本侵華戰爭的有關罪證。十幾年的檔案資料不計其數。要從字里行間發掘罪行證據,就像大海撈針。中國代表夜以繼日,經過7 個月的緊張工作,找到了大量可以證明首要戰犯罪行的有力證據。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刪除 內容自動屏蔽,只有管理員可見
這個就是中國當年在國際戰犯法庭鬧的大笑話,因為找的證人在法庭上漏洞百出,讓盟國下不了台,中國的檢察官差點被盟國換掉
換成菲律賓檢察官來

==================================
隨著東京審判的進行,中國法官和檢察官們越來越發現蔣介石政府對東京審判準備不足,重視不夠。參加法庭審判的中方人員自始至終沒有超過10個人。由于中方勢單力薄,國際檢察局決定把對土肥原賢二和阪垣征四郎的指控與盤問任務,分配給菲律賓檢察官負責。






[隱藏]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刪除 內容自動屏蔽,只有管理員可見
先看看這篇新聞:

設在南京的“審判戰犯軍事法庭”

從四月十日查到十月初只收到市民控告信53件

光從這段話就知道南京大屠殺的真假了--
----------------------------------------------------------------------
采訪審判日本戰犯追憶

  【作者簡介】

  金光群1921年生于安徽省全椒縣。1946年畢業于复旦大學新聞系。先后任南京、北京《新民報》《北京日報》、北京出版社等單位記者、編輯、部門負責人,職稱編審。40多年來,發表過大量新聞報道和文章。個人專著有《北京》《北京旅游手冊》《北京十六景》《旅京便覽》《北京實用旅游指南》等10多种。現為中國旅游文化學會理事、中國老教授協會會員。

1946年,我從复旦大學新聞系畢業,就在南京《新民報》跑新聞。

  10月初的一天,我照例于上午出門去采訪。那時,我們報社有一辆美式軍用吉普車,因我要給日、晚刊寫新聞,任務重,因此常給我用。這車是美軍的“遺留物資”。抗戰時期,美國在貴陽設有“中國作戰總指揮部”,日本投降后,這個指揮部就將剩余物資留給國民政府救濟總署拍賣。《新民報》購下了這辆車,并雇了一名姓張的老司机開車。

  由于在當時的民間,美式吉普車很少見,因此《新民報》的這部吉普車到釵h政府部門都沒有人拦。

  這天,我們的吉普車行到黃埔路國防部門前。國防部大門兩旁有衛兵峙立,警衛森嚴。我告訴司机,“不要管他們”,吉普車就徑直往里開了。門衛注視著我們,并未阻拦。車到大院停車場停下,我就到各處看看。這里是好几棟紅磚樓,國防部及所屬廳、處等都在這個院內。各樓的上下均有走廊連接。我穿著西服,在這到處是穿軍服的地方走來走去,十分顯眼。后來,在一處樓上,我看到一個青年軍官很面熟,我記得他是复旦大學外文系的,但不知他的姓名。就上前同他打招呼,并跟隨他走進辦公室。因是同學,他是不好意思拒絕我進入的。我看見屋里還有几個人,就站在桌邊同他隨便聊,這時其它人都以异樣眼光在看我們,有人還把桌上文件摀了起來。我感到气氛不對,很快就告辭出來。這位同學送到門外,低聲對我說:“這是二廳(注:搞情報的)。”我當時也未在意。這一次闖進國防部毫無收獲。

  第一條獨家新聞

  第3天上午,我又乘車去國防部,照例直闖而入。當我上樓轉到前天去過的二廳,發現好几間辦公室的房門一律緊閉,而且門旁上方多了一塊木牌,上面用毛筆赫然寫著:“閑人免進,謹防間諜”。好家伙,我闖了禍了,我的那位同學可能要倒霉。

  我又走到前樓,竟意外發現了“審判戰犯軍事法庭”辦公處。我進門遞去《新民報》記者的名片,受到了法官們的熱情接待。這個軍事法庭成立以來,還未公開披露,他們是第一次接触記者。

  書記官張体坤和法官李元慶等,停下手中工作,向我介紹情況:几個月來他們已進行了一些調查、收集日軍罪行的工作,收到市民控告信53件,南京市參議會也轉來了很多材料。他們現在正准備公開征求市民揭發。

  得到這條重要消息,我馬上在《新民報》上發了“成立審判戰犯軍事法庭”的獨家新聞,各報立即紛紛轉載。
係香討玩完又黎呢到玩





回覆 引用 TOP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刪除 內容自動屏蔽,只有管理員可見
當時中國宣傳部長曾虛白在《抗戰宣傳追憶記》就露底說明了:

[我們的政策既立(指國際宣傳——引者),目的已明。可是,用什么\\\\\\方法來推進我們的政策以達到我們的目的呢?我們辦理國際宣傳,雖然在時間上比日本落后得多,可是日本在宣傳上的失敗的經驗,供給了我們极可寶貴的參考,學得了宣傳的正确技巧。

上面說過,抗戰初期,英美各國對我國抗戰實力沒有准确估計,對日本陰謀暴行也還沒有适切的認識。我們雖然可以公開陳述,卻無法令人輕易置信,唯有借助于代言人才能發生最大效果。可是我們理想中的代言人從什么\\\\\\地方去找呢?…英人田伯烈所著“外人目睹中之日軍暴行”及美人范思伯所著“日本間諜” 兩書,我們取得了作者同意,由我們出版問世,耸動了國際間的听聞,使日本軍閥的陰謀暴行,天下周知。]

中國宣傳部請英國曼徹斯特衛報的記者田伯烈”幫忙”,有錢拿又能算好事,田伯烈答應了,也成為日本注意的對像。

其最有名的報導被日本當局查獲,被日本外相廣田弘毅轉發發給日本駐美大使,希望日本大使注意。
The night of the 11th, Toinpare*, special correspondent of the Manchester Guardian was discovered by our censors as he was about to send a communication as given in separate message #176.**….
     It is said here that when Toinpare* went to Hankow recently he was paid by his friend Donald to take over propaganda work for the Chiang Kai-shek regime.)
     As it is likely this will be given large publicity by Reuters and the A.P, this message and the separate message referred to will please be sent on from London to all Embassies in Europe, and forwarded to Washington, New York and the West Coast of the U.S.

廣田密電說:我方截獲曼徹斯特衛報記者田伯烈將傳出的報導,請看第176號附件
我方得知田伯烈曾到漢口,由他的好友為蔣介石政府負責國際宣傳的端納支付他金錢…請將田伯烈電文附件傳到伦敦及駐歐各大使,以及華盛頓紐約与美西各地領事。

廣田密電所附的截獲田伯烈電文:Since return to Shanghai a few days ago I investigated reported atrocities committed by Japanese army in Nanking and elsewhere. Verbal accounts of reliable
eye-witnesses and letters from individuals whose credibility is beyond question
afford convincing proof (that)Japanese Army behaved and is continuing to behave in
a fashion reminiscent of Attila and his Huns. Not less than three hundred thousand
Chinese civilians slaughtered, many cases in cold blood.

「自從前几天回到上海,我調查了日軍在南京及其它地方所犯暴行的報導,据可靠的目擊者直接計算及可信度极高的一些人來函,提供充分的證明:日軍的所作所為及其繼續暴行的手段,不下30万的中國平民遭殺戮。」

中國的專家如吳天威,華裔張純如把廣田弘毅附的田伯烈電,窜改說成是廣田弘毅自己自上海去南京掉察自承在南京及其它地方殺了三十万,造假被揭露后,吳天威臉皮厚假裝不知道,在美長大的張純如則是羞愧\\\\\\無比,后來得懮慮症,落的悲劇受場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刪除 內容自動屏蔽,只有管理員可見
ZT:

所謂幾十萬人南京大屠殺的故事編輯演化過程

最初是以美國根據當時在南京的西方人士提供的證詞與埋屍計錄,推算出平民死亡約一萬二千人,軍人戰俘死亡約三萬人,共計約四萬餘人。

美國1943年當時在我們為何而戰的宣傳片中,把這些在南京攻城作戰中大部因中日交戰而死亡的守軍與市民全部推成是被日本屠殺,四萬屠殺已是大大灌過水的數字。


然後到了1945年十二月,中國政府提出不是四萬多人,因為中國政府找到一位叫魯甦的證人,他說他在1937年12月16日”夜間”,看到了”五萬七千四百一十八人”被日本軍殺害,問他屍體呢? 他說屍體被日軍燒毀後扔到長江去了。
(魯甦證詞:倭寇入城後,將退卻國軍及難民男女老幼計57418人,圈禁於幕府山下之四五所村,斷絕飲食,凍餓死者甚多。16日夜間,用鉛絲兩人一扎,排成四路,驅至下關草鞋峽,用機槍悉於掃射後,復用刺刀亂戳,最後澆以煤油焚燒,殘餘骸骨悉投入江中]

到了一九四六年2月,中國政府又提出幾件新發現的悻存者證詞,宣稱說發現被屠殺的死者,已經超過二十萬人了。奇怪的是中國政府沒通知東京大審法庭,同時出來的中國國立中央研究院《南京地區戰爭受害情況》,卻報告南京市民的死亡人數合計共一萬零九百五十人。

中國政府這個南京屠殺死者超過二十萬人的估計,是在一九四六年2月到一九四六年10月.離奇的是當中國證人在南京難民區與洋人救濟難民的許傳音博士,在七月二十六日公開證詞說他估計南京淪陷時全市人口在20萬-30萬之間,對死亡人數他不清楚,他只知道紅十字會曾收屍四萬三千多具.

之後許傳音又提出一個證詞,說他估計被害達到二十萬人。因為和他先前提出的南京人口估計為二十多萬人,成了南京人被幾乎殺光的怪事,檢察官怕鬧出笑話,不敢提出。離奇的是這時中國政府提出的估計也是二十多萬人。而改名自美國制作的Battle of China 影片”中國之怒吼”,把原文They murdered forty thousand man women and Children.(他們殺害四萬男女兒童),改成中文他們殺了二十多萬人

然後到月到一九四六年10月,中國在不到一個月的時間趕出了2731件報告證詞,從十月初的只有53件,到月底變成2784件,共查出死者超過三十五萬人,然後宣稱調查結束,於十一月交東京大審法庭。

中國與美國主要的不同是,在長江邊國際人士發現掩埋的三萬具多是軍人的屍體,而中國的估計比美國多了十九萬多具扔到長江去,不見了的屍體。

埋屍方面,中國的資料埋了十五萬具,比國際人士所知的四萬三千多具多了十一萬多具,中國宣稱是中國人的善堂埋的,而且為善不欲人知,因此除了中國人以外,沒人知道。

一邊是中國提出的死者超過三十五萬人,一邊是美國提出的死者四萬多人。差距達到三十萬之多,遠遠超過誤差容許範圍,顯然中美二國,一定有一個在說大謊

時至今日,中國自己各種泄底文與其它佐證逐漸浮出,可知道這些埋屍記錄與投屍記錄是主要是中國造假灌水,絕大多數都是偽造的,以後當逐一揭發造假的露底真相。可是一九四八年的東京法庭法官們,那裏知道一個國家的政府會為了宣傳,而造假作偽證。

再者,東京大審是戰勝國對戰敗國日本的審判,不是真相調查委員會。在為了讓最大戰勝國美國,與戰勝國及南京屠殺受害國中國都不丟臉的情況下,就是各讓一步。

各讓一步的明顯證明就是改判成為二十萬人。中國的殺三十五萬多人加上美國查證出的四萬多人,然後除二,剛好二十萬人。就是說中國的殺三十五萬多人,砍掉十五萬多人,變成二十萬;美國查證出的四萬多人加上十五萬多人,也是二十萬。

因此中國人常鬼扯的東京大審判決南京被殺二十萬人,根本就是加上中國灌水變成的,就像是販毒的贓款洗錢後宣稱被證實清白了,其實還是贓款。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刪除 內容自動屏蔽,只有管理員可見
ZT:

一、受害者人數和人口問題。

(注﹕拉貝先生的日記「Diaries of John Rabe」已於1998年出版)

拉貝先生(Mr. John Rabe)是當時南京的代理市長(acting mayor)。
在南京淪陷後,拉貝先生和十六名外國人組織了「南京安全區」,
以保護當時滯留南京的中國人。

根據拉貝先生的說法,當時的中國人宣稱受難者約10萬人,但拉貝先生
認為中國方面高估了這個數字,據他本人估計,受難平民是介于5-6萬人
之間。在他於6月1938年寫給德國納粹黨的一封信中,他提到﹕「紅萬會
(Red Swastika Society) 一天處理將近200個尸體。在他於二月22日離
開中國前,還有將近30,000個尸體還沒掩埋。」

關於受難者人數,還有兩個說法,第一個就是中國代表於東京大審提出
的43萬人,另一個就是一般所說的30-35萬人。

在這裡牽涉到一個重要的問題,當時的南京人口有多少?
中國方面似乎對當時的人口沒有概念,這也是我想請教各位網友的。
另一個問題時,當時駐扎南京的守軍有多少?

根據拉貝先生日記中的記載,當時南京的人口是二十萬人。拉貝先生在
11月18日在日記中寫到,「Wo Kopang, the chief of police, has
repeatedly declared that 200,000 Chinese are still living in
the city.」(警察局長Wo Kopang宣稱二十萬人還住在城里。)

在12月10日,他在日記中寫到,「We're anxiously awaiting an answer
to our telegrams from the Japanese authorities and from Chiang
Kai-shek. The fate of the city and 200,000 people are at risk.」
(我們在等電報,南京城和二十萬百姓的生命有危險)

南京淪陷四%
[隱藏]
漢姦一名,走狗一個!!!  
正一賣國賊!!!
↓↓↓PLEASE ADD ME AS YOUR FRIEND↓↓↓

FACEBOOK:jeffrey-kit@hotmail.com
PSN: Jeffrey_HK
MSN: jeffrey-kit@hotmail.com

回覆 引用 TOP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刪除 內容自動屏蔽,只有管理員可見
事實上真的是有南京大屠殺,祇是幹的不是日本人而已
真正在南京城裡大屠殺的是中國軍隊自己

==========================================
==========================
1:南京安全區國際委員會財務主管克里斯蒂安﹒克勒格爾先生(禮和洋行工程師)
的報告:

南京受難的日日夜夜
南京,1938年1月13日

---12月12日,星期日,這一天幵始非常安宁,几乎可以說是太平的。日軍炮兵部
隊不再炮擊城市,戰場上空衹有為數不多的飛机隆隆飛過。中國的防空部隊也衹是
在飛机從空中掠過約時候才幵火射擊。下午,戰局發生變化,日軍在西面已經逼到
了水西門下。但是詳細情況不得而知。衹知道11日的白天和夜晚非常不平靜,天空
一片火紅,到處濃煙滾滾,遠處大炮、追擊炮的隆隆聲和机關槍的噠噠聲不絕于耳。

中國軍隊幵始陸續撤退,撤退首先從城南幵始,最后撤退的是城西守軍。圍繞
南京外圍展幵的保衛戰由于布陣失當,所以從剛幵始就已經決定了這次撤退必定是
一出史無前例的大悲劇。時至今日,每當想到這些,尤其是每當想到最高指揮官唐
生智的可悲境地,我都會感到极大的震撼。他曾經和多少人一起聲稱要和南京城牆
共存亡,但是到了關鍵時刻卻首先渡江逃跑。根据中國軍官的報告,局勢早在前一
段時間就已經很可悲。前線的各個陣地各自為陣作戰,和兩翼陣地根本沒有聯系,
各部隊之間缺乏統一的最高作戰指揮。重武器陣地戰前就已經准備完畢,但是預定
的重武器卻沒有進入陣地,因此剛剛在上海被打敗、戰斗力還沒有得到足夠補充的
步兵便不得不承擔全部的壓力。一名軍官見局勢發生變化,便從城南赶來,希望能
得到指令,這時他發現總指揮部已經全部撤空。撤退隨即在沒有發出命令的情況下
像潮水般地幵始了。下午將近5時,撤退剛幵始的時候,衹有零星的部隊后撤,而且
排隊行軍,秩序井然。在這之后其他部隊幵始后撤,行動幵始變得慌亂,人員之間
相互推擠搶道,秩序混亂。到了半夜時分,撤退演變成了逃亡。通往下關的挹江門
早在几天前就已經關閉了一半,到了星期六則被全部關閉,門前還被沙袋街壘完全
堵死。此外在鐵道部前面不遠的街道上也构築了街壘,封住了半邊街道。洶涌的撤
退人流在狹窄的街道上擁擠著,而且道路越往下越狹窄,人流終于窒塞了,中國軍
隊的災難也隨之降臨。這場撤退究竟奪去了中國最优秀部隊中的多少人的生命,永
遠也無法統計。揚子江在默默地流淌,耐心地收容著一切,向大海流去。軍隊根本
沒有做好擺渡過江的准備,留在下關港的衹有几艘拖輪、小艇、帆船和小舢板,成
千上萬的人過江就靠這些東西,而且還是在夜間。許多人自己扎了筏子,但數量仍
然不夠用。有多少人因此而在第二天早晨死于追赶而來的日本飛;□暮湔□□氈救說
姆苫□Z12月12日就已經對江面進行過猛烈的轟炸。這天夜晚的情景是令人難以忘卻
的。优秀的部隊還能列隊行進,有些部隊甚至還帶著傷員和全部的軍械,但是更多
的部隊則是亂糟糟的一切,你推我操蜂擁往前,一部分人已經沒有武器,衹帶著干
糧,大部分人帶的是米。街道上遍地都是被拋棄的各种各樣的軍械物資:大米、軍
用器材、自行車、彈葯箱、步槍、机關槍、手榴彈、印有德文標簽的炮彈箱、軍裝、
帳篷、扔在路上的裝載汽油的卡車、被赶到路邊或躺下歇息或靜靜吃草的騾馬等等
一切所能想象的東西,當然還有傷員。在夜晚的月光下,這一切的一切就如同骷髏
之舞中跳出的一隊隊死神。交通部燃燒起來了,离我們不遠的顧祝生(音譯)將軍(譯
注:疑為顧祝同)家的房子也燃燒起來了,這些可怕的場面預示了戰爭,預示了毀滅。
最悲慘的要屬傷兵,沒有人去幫助他們。他們從被扔棄的板車和卡車上爬下來,對
日本人的恐懼驅使他們拖曳著身軀艱難地沿街前行。次日早晨清點的街道上的死亡
人數表明,有多少人就這樣被踩死、碾死或死于筋疲力盡。接近凌晨的時候,撤退
的人流幵始逐漸減少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刪除 內容自動屏蔽,只有管理員可見
引用:
原帖由 061084 於 2009-4-30 02:22 PM 發表
漢姦一名,走狗一個!!!  
正一賣國賊!!!



不要為虎做倀造假宣傳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刪除 內容自動屏蔽,只有管理員可見
根據史料,當時南京城只有約二十多萬人請看:
[截至十一月二十五日止,國民政府所屬各機關都已遷徙到武漢或重慶去了。在八一三上海戰爭未爆發以前,南京人口約為一百萬人,至此所剩僅三十餘萬人。]
-國民黨軍第七十八軍軍長兼第三十六師師長宋宋希濂,回憶南京保衛戰一文

[在第二次遷移中,我們現在已很難得知當時成功離開南京市民的準確數字了。11月底,南京市長估計尚有30至40萬的市民還留在南京。]
-《抗日戰爭研究》2002年第4期

[到12月12日這一天,當時滯留在城內的居民可以說全部逃進了安全區,總數約有20萬~25萬人。當時已經作出了足夠的準備,如設立大型難民收容所安置難民,運進的大米儲備可維持兩個月]
-1997年十二月被張純如發現的拉貝日記

怎麼1946年十月底,在不到二十天內中國宣傳部就弄出一個南京被屠殺三十五萬三千零二十六人(353026人)的怪事??
被屠殺的人數,竟然比南京淪陷時的人口(20-25萬)還多?




就算真如美國所講只得四萬人被害, 那又如何呢? 那四萬人不是人麼? 四萬人是一個很少的數目?
就算真的沒有南京大屠殺, 那又如何? 日本侵華卻是鐵一般的事實

回覆 引用 TOP

[隱藏]
打到黎UWANTS 啦喎,呢位人兄的邏輯論簡直嘆為觀止。

回覆 引用 TOP



伸延閱讀
 提示:支持鍵盤翻頁 ←左 右→ 發新話題發佈投票
請先登入
小貼士:
依家可以用“@”tag會員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