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wants TV消閒生活手機討論遊戲地帶影視娛樂校園生活數碼科技寵物樂園學術文化體育世界購物廣場時事投資貼圖影片上班一族美容纖體戀愛婚姻汽車討論成人資訊博彩娛樂資源交流站務管理
發帖
註冊 登入/註冊
追帖 打印

[小說] Wizards X Wizards(update to Escope2 Act 3)



[小說] Wizards X Wizards(update to Escope2 Act 3)

[隱藏]
 


殭屍獵人

  看著睡房的天花板,我在想,究竟今日我還有什麼事沒有做呢?不做那件事,我實在睡不著。可是,那件事是什麼事呢?我試著側著身睡覺,閉上眼不要想事情,但不完成那件事,好像不太好吧?
  我看見今晚天朗氣清,雲端的月亮異常皎潔,忽然間我想起來了。我將書桌上的明月拔出鞘,看著它發射月亮的光芒:今晚它還未喝過一滴血啊。

        x       x       x

  本來夜間行孖咇,太陽出來時才睡覺,是最合我這種夜貓子的性格的,不過近來每晚都有一單兇殺案,倒使我不太想行夜咇了。這陣子每單案的事主都被抽乾血,簡直是吸血鬼下手的;不過上級將內情收得很密,以免引起公眾恐慌。恐慌就留給我們這些芝麻綠豆的龜去擔驚受怕好了。
  好腥。這濃烈的血腥味,難道是又有受害者?為什麼偏偏是我遇著這些事情,六合彩又不見我中?我和阿文一起沿著血腥味走過去,看見乍巷內有個黑影手持一柄明晃晃的短刀!我立刻舉起鎗,而阿文合拍地拿起對講機要求增援。
  「放低你手上的武器!」雖然我練習過很多次從鎗套拔出鎗,但到真正用起來的時候,還是有點手忙腳亂。
  「警察先生,你來得正好。」那人的語氣非常輕佻:「近日來的連環兇殺案的罪犯,已被我捉到了。他是隻殭屍,你別看他現在身首異處,再過一會它就會再生的了。」
  看來他是個瘋子,我只好再說:「我重覆一次!放低你的武器!否則開鎗!」
  「哎呀哎呀!真讓我頭痛。怎麼說呢?你們這些鎗未經過開光,是不能傷害到我和這殭屍的。只有我這把明月有靈力加恃,才可以將這殭屍制伏。你叫我將我的武器交給你,你懂得用嗎?這不是讓這殭屍作惡嗎?」
  「你冷靜點。」我道:「我們是警察,我們會制止罪惡。你是個好市民,多謝你的合作,但現在請交由我們接手吧。」
  「我十分冷靜,是你不冷靜。警察沒受過專業的捉鬼訓練,又怎會是殭屍的對手?你們情願自己面對殭屍也不肯交給我這專家處理嗎?」
  這傢伙十分難纏,怎麼辦好呢?我不經意地望了滾在地上的頭一眼,發現那個頭上的眼晴正望著我,臉上還出現了一個詭異的笑容!
  阿文呢?他在幹什麼?我很想向後望望他,但我不能將視線離開這手恃短刀的殺人魔……又或是他真的是解決了殭屍的英雄?
  這時,我看見阿文在窄巷的另一邊出現,他舉鎗道:「你已被包圍了!快放下武器束手就擒!」
  那人將刀收起來,放進褲袋裡:「既然你們不可理喻的話,我就撒手不管了!你們自己大頭綠衣鬥殭屍吧!」說罷他往上一躍,就沒入黑暗裡。我和阿文一起衝過去,阿文舉鎗往上瞧,而我則察看一下這「殭屍」。那沒有頭的身體,一只手正拿著自己的頭,駁在頸上!
        x        x        x
  今次總算趕在它殺人之前宰了它。不過,那兩個傻瓜硬要我依照他們的做法,當成一隻羔羊般乖乖就擒,若我照他們的說法做,一定會煩死我的。所以,還是讓我本來要解決的那隻東西,替我解決一些麻煩吧。
  小東西,明天再殺你。


[ 本帖最後由 月夜下的夢 於 2008-10-23 05:10 PM 編輯 ]

回覆 引用 TOP

亂入之章:記憶的味道

  根據佛經,人有六入,六入為眼耳鼻舌身意。味道,歸入舌一類,也可歸入鼻一類。正因如此,食家有色香味俱全之說。我也是一個注重色香味俱全的人,不單對自己的烹調技術重視,更對選擇用料執著。
  在食用之前,我會先認識她,了解她的背景,然後……我不會和她上床的。因為,當我吃了她心臟後會擁有她的記憶,若果記起在她的角度裡,她與自己上床的記憶,會讓我很困擾的。也因為這個原因,對我而言最上乘的食材是少女的心臟。在品嘗少女心臟的時候,我會加花椒、八角、百里香、蕃薯葉,用上湯湯底煮。在食用的時候,再用特殊的醬料,有麻醬、花生醬、頭抽,當然少不了鮮雞蛋漿。當心臟入口,除了那獨特的味道外,那一份記憶會在胃開始向四肢散開,然後你全身都會感到她的感覺,然後那份記憶慢慢集中到的腦袋裡,由她出生至死前的記憶都會半滴不漏地記進我的腦袋裡。
  正所謂醫食同源,在食用色香味美的少女外,我也會選擇一些有用的心臟來吃。好像我以往吃了廚師的心臟,現在才懂得煮更好吃的心臟。又好像我吃了三十個股票經紀的心臟,現在便可以單靠炒股票度日。最重要的是,我吃了五個武林高手的心臟,現在至少精通十套功夫,單靠一柄短刀便可以獵取自己想吃的心臟。
  記憶的味道,獨特而與別不同。每當食用一個心臟,獵取一份記憶,我便感到與他溶為一體。我和他再沒有隔膜,我擁有了也的全部,也品味了他的全部。不過,當我完全認識他的時候,他就已經不在人世。
  也就是這原因,每當我因獲得記憶而喜悅,獲得記憶而讓整個人的心情去到最高峰,隨之而來就感到無盡的失落。這種滋味,隨著經歷的次數越來越多,也變得越來越淡,越來越淡。自從五年前,這種味道對於我而言,已經麻木了。因為新記憶不會讓我感到任何新意,食材的逝去也不會讓我感到可惜。
  那時起,我打開窗望到街上,那黑壓壓的一群,隨著紅綠燈而川流不息的食材,我一眼望見他們,便至少將他們分為十種不同的嘗味等級。
  那時候我的人生絕望而無新意,直至一晚我品嘗到異樣的味道。
  他閑熟地避開我短刀的攻擊,若迴避不了,就化身為一堆蝙蝠繞到我身後,更肆意咬我的頸,企圖吸我的血。以我的身手、知識、經驗,對抗他的力量、速度、法術,最後我成為了勝利者。
  因為,我放棄了使用能直接體會到擋開食材時手感的短刀,使用了手鎗。
  在他的面前,我以吃刺身的方式吃他的心臟,而他並沒有死。
  他是第二十七代吸血鬼,名叫路易斯。原來,香港還有個收容吸血鬼的組織,名叫月亮。另一方面,天主教的異端裁判處一直沒被取消,現在更一直打壓著吸血鬼。當中異端裁判處第五席執行者漢斯.馮.祖爾森,現居住在太子酒店。
  擁有法器的魔法師,究竟,他的心臟是什麼味道?那時候,我體內的血再次燃燒起來。為吃盡天下美食而奮鬥!


[ 本帖最後由 月夜下的夢 於 2008-9-30 02:17 AM 編輯 ]

回覆 引用 TOP

  洪流之章 十年又十年

  二十年前,仇人殺害我全家,並在我面前吃掉我父親的心臟。
  十年前,我誅滅仇人全家,並在仇人的兒子面前將他父親的心臟整個吞下肚。
  從那時起,我已預料到,今年我的心臟應該會被吃掉吧。當年,我吃掉仇人心臟時,發現仇人擁有吃掉心臟就能獵取記憶的能力,同時擁有此能力,並獵取了他的記憶。原來,我父親也擁有這能力,而仇人的能力是從我父親處繼承過來的。現在我繼承著這個記憶獵取的能力,似乎要傳到仇人的兒子身上。
  為了保護自己的心臟不被吃掉,我奪取了吸血鬼不老不死的身體,也擊敗天主教異端裁判處第五席執行者,並擁有了他的專用法器:禁咒之杖。有了異端裁判處這棵大樹庇蔭,我應該安全了。
  不過,他究竟何時來找我報仇?我不得不承認,我自己暗暗期待著,他找我報仇時會變得怎樣。聽第六席那小女孩說,今年法師公會W的入會試裡,有一個初學法術的小伙子居然在入會試裡擊敗法術學校水鏡學院的高材生,很值得去調查一下。初時我隨便回應一下便算,直至她說,那個小伙子的名字叫林原渡。
  十年前,我就是在林原渡面前吃他父親的心臟。那個加入了W的林原渡,是我認識的這個林原渡嗎?若果不幸言中,似乎我和他對決的日子,越來越近。
  異端裁判處有三大敵人,第一是鬼王路西發和其座下十二星宮;第二是該隱的後代,也就是像我這些不老不死的吸血鬼;第三,就是從地球退到火星,數千年來一直對抗上帝的法師公會W。
  林原渡,如果我將你的心臟吃掉,我就學會法術了。
  我一邊看著月亮,一邊跟蹤著第六席那小女孩。這時無數個念頭在我的腦中浮現,好像吃了這小女孩,把她的法器奪取過來,似乎也是件不錯的事情。
  在月色下,一個似曾相識的面孔出現在我的面前,擋在我和小女孩中間:「魔法師公會見習法師林原渡,今天奉命來消滅你這殺人魔。」


[ 本帖最後由 月夜下的夢 於 2008-9-30 02:17 AM 編輯 ]




回覆 引用 TOP

吃進心臟以獲取記憶,很可怖耶

但是,為甚麼在殺人全家後總是要留個活口,這可是後患無窮啊

(夢兄先前那幾部小說怎麼沒更新了 )
(要是這篇又是那樣的話,我吃掉你的心臟,然後替你更新 )
我問老天,我的運氣怎麼比發臭奶酪還要霉。老天回答,霉透了的不是我的運氣,而是我的腦。
老鼠以及很多很多天殺的壞東西為何在我身邊徘徊,這就有了一個合情合理的解答。

回覆 引用 TOP

[隱藏]
 
只有我這把明月有靈力加恃,是加持吧?
文字可以大隻一點嗎?月下兄的故事開頭還是一貫的混亂。

[ 本帖最後由 翼飛 於 2008-9-30 12:01 AM 編輯 ]
治世之庸材,
       亂世之魔頭。

回覆 引用 TOP

etheme:那幾篇小說嘛....是我不好,我看何時有空更新
orz
那時一直忙著寫咒靈俠影,到前兩天完成了第一部,可以寄去參加台灣角川的比賽,才有時間寫其他文章orz
至於這篇小說,應該不會沒下文的。因為這是咒靈俠影的外傳,整個故事架構非常清楚,不會長,但會完。
順帶一提,咒靈俠影的主角是林原渡:p

翼飛兄:
想問一問~
混亂在哪裡?我當局者迷,想翼飛兄從旁指正。

回覆 引用 TOP

詭奇之章 決戰(上)

  從前,林原渡這傢伙一邊看著我吃他父親的心臟,一邊拿起刀子來捅我。不過,他是個藥罐子,連拿刀的力氣也沒有。那時候,他拿著刀子的手一邊顫抖,一邊咳嗽著,還咳得連刀也丟了。
  現在他仍是個瘦弱的傢伙,但似乎身子好了不少。至少他說那要懲治我的台詞時也頗有中氣,還拿得起兩根長長的鐵棒。為了試探他的底細,我先閒話家常起來:「你也變了。不是從前那個藥罐子啊!要來取我的心臟嗎?」
  林原渡沒給我試探他的機會,拿著那兩根棒邊衝過來邊道:「我重申一次,我今天是要來消滅你的!」
  「笑話!」在他揮動鐵棒的時候,我起腳踢他的手腕,一下子將他的棒踢飛。看來,他還是力度不足的病夫:「看來你只會法術,拳腳功夫還不行。」
  他沒再答話,這時我注意到地上的影子:剛才被我踢飛的鐵棒,正繞道在我背後向我襲來,我還隱隱感受到,那根鐵棒和他手上的另一根鐵棒有磁力牽引著!
  我向側一避,他的兩根鐵棒接合成一根長棒。同時,他揮棒向我橫掃過來,是少林棍法的起手式。我向後避開,剛好走到他攻擊範圍之外;忽然長棒突然向我飛來,正中我胸口,這不單是意料之外,簡直是驚喜!
  對了對了,他既然可以用磁力將兩根棒接合,也可以將磁極反轉,讓鐵棒射出!這種創新的打法,即使我遍閱各家各派武學,也沒可能見識過他的招式。能在這種地方有創意,怪不得這傢伙可以打敗那水鏡學院的高徒了!
  驚喜還接腫而來,我正想從地上站起來的時候,他滿手電氣流動,邊爪過來邊叫道:「我就用這招將你的心臟挖出來!死吧!死吧!」
  這份狠勁,十足我當年。
  正當我為有旗鼓相當的對手而高興時,卻出現了攪局的人。那個一直在一旁的大廈監視著的傢伙,忽然間跳出來,還在空中放出寒冰箭射向林原渡,叫道:「冷靜點!別忘記你的任務!」
  他們果然是一整隊來的。唯有用言語上的招數了:「原來還有幫手。想不到你原來並不打算公平決鬥。太令我失望了!」
  這一招果然湊效:林原渡避開寒冰箭,跳起一腳將那幫手踢開:「現在是誰不依計行事了?」嘿嘿,究竟,他的依計行事是怎麼樣的依計行事?

回覆 引用 TOP

看標題還以為是童話式的靈異系小說
因為我想起wizard of oz




回覆 引用 TOP

對不起,我是一個富奸迷=w=

回覆 引用 TOP

[隱藏]
 
一開始太多「我」,任誰都是第一人稱。
另,篇一未篇二又突破跳了去別處,不禁令人一頭霧水。
治世之庸材,
       亂世之魔頭。

回覆 引用 TOP

詭奇之章 決戰(中)

  既然他說依計行事,似乎他們準備有計劃地準行一些事情,而這身穿藍白法師袍,被林原渡踢了一腳的傢伙在計劃內不應現在出現的。看他身穿的袍背後有大大個毛筆寫著的鏡字,很明顯他就是那個在入會試被林原渡打敗的楚中天。
  聽小女孩說,入會試裡楚中天用罪業咒對付林原渡,而林原渡對罪業咒近乎完全免疫,是他失敗的關鍵。那罪業咒並不弱,是一招出招很快的法術,中罪業咒的人會跪下來懺悔所犯過的每件罪行。林原渡免疫是異數,若是我的話,跪下來一年也未可以起來。
  所以,我幾乎可以肯定,計劃中楚中天要躲起來的原因是乘我不備對我使出罪業咒!真慚愧,身為聖潔的異端裁判處第五執行者,我居然滿身罪孽。看來我應該至少做點東西,去防止他使出罪業咒的。好吧,就用禁咒之杖吧!想到這裡,我便把禁咒之杖在地上一頓,說些有氣勢的說話:「在法杖面前,無人能使用咒語!」
  其實,禁咒之杖被我們異端裁判處的人稱為聖器,是因為它真的有其神聖的光輝。這「神聖的光輝」在於,這聖器本身的效果是凌駕於任何法術的。換言之,當我使用禁咒之杖,就再強的法師也不能在我面前施放任何咒語。在這個前提下,只要我作個模樣,說些門面話,狐假虎威地恃著禁咒之杖的名聲,大概大家也不會打算使用咒語的。
  這些聖器太神聖,用得多實在不太好。好像禁咒之杖,每當我開放它多一次,要解除禁咒就再難一點。好像那個第七席的老頭,就濫用他的「空蟬琴音」,快要關閉不了。空蟬琴音的用處是,利用其「琴音」,所有生物死物也不可以直接或間接感知使用者的存在。當第七席那老頭不能關閉空蟬琴音時,就沒有人可以感知他的存在,他就與死了無異。不,死了的幽靈尚可投胎,但他在真正死之前,他到哪裡都沒誰能看見他,是真真正正的幽靈!
  有鑑於此,我較喜歡使用禁咒之杖來裝模作樣:在這樣將台詞唸出來的時候先開放一下,讓大家的咒語都立即失效,例如林原渡的電流棒現在就掉在地上。然後,在大家都確認了我應該開始使用禁咒之杖,我就偷偷地將禁咒之杖的神效收起,以免使用時間過長。
  果然,大家都認為任何咒語也不能使用了。這時候,我伸展開吸血鬼獨有的蝙蝠翼飛起來,作些逃走的樣子,先讓他們急一急:「你不能使用咒語飛上來嗎?」若果他們真的急,就可以確認他們的目的應該是要捕捉我,或我的禁咒之杖了。
  「無必要!」林原渡一邊大吼著,一邊將鐵棒丟過來,似乎是想再用一用磁力,試一試我是否真的使用了禁咒之杖。我只好留意著身周的咒術反應,確認一下有沒有人要施咒。我留意到林原渡身上有靈氣流動著,卻沒有將靈氣轉化為法力的跡象。
  他這一著是幹什麼呢?這麼一想,一道藍光便從下直飛上來,我一時不察,便中招墮地!原來,將鐵棒丟出來是為了讓我分心?說時遲那時快,林原渡已將禁咒之杖搶到手,並喊楚中天的名字。剛才與他交戰也不見他這麼好身手,看來他一直在試探,不肯顯露實力!這小子真的長大了。
  「有!」楚中天應了一聲,便向我發射出一道白光。那道白光,加上我感應到的咒語反應,這應該就是罪業咒了。雖然與大夥兒商量好的計劃是以用作餌,引誘他們小隊出來,但若因為要作餌而中了罪業咒,實在太不划算了。
  好,我就連爬帶滾地避開,作個快要蓄手就擒的樣子,你們的隊長和副隊長也應是時候出來拿個功勞吧?這樣吧,為了不要太假,我先結個手印,用一個衝擊波攻擊各位。那麼,躲起來的人總要出來吧?這時我聽見「哈爾來了!」另一個穿法師袍的傢伙不知從哪裡閃出來,用法師袍擋下了衝擊波;然後林原渡就很合作地向我射出一個用電流組成的能量球。
  小魚已經出來了,如果要大魚也出來,總得迫一迫。剛才我處於下風,現在我便先佔一佔上風吧。釣魚要收放自如,不可太鬆也不可太緊。現在我就不閃不避,先硬吃了你這個電流彈!
  「被電流通過的感覺很棒!我喜歡!」請將不如激將,任何將使對方心情激動,讓他由理性主導轉向由感性主導的說話也是好說話。我算準林原渡既然使用電流,五行應屬火,而且是陰性的火。這麼算來他應不懂飛行術的,我就飛上天空,那個衝動得跳出來的楚中天一定會追上來。若果哈爾不跟上楚中天,落單的楚中天必成我的餌食。這算盤應該打得響。


回翼飛:
原來如此。那真的要改一改了。第一、二章寫的時候,是沒打算寫下去的。
後來剛好兩篇文一來是寫同一個人,二來是有時間先後之分,便拿來做頭兩章了。
遲點會重寫頭兩章。
謝謝提點

回覆 引用 TOP

詭奇之章 決戰(下)

  兩座大廈中間,空位本來就不多。哈爾為了不讓楚中天落單而追了上來,就一定會經過那個位置。第七席那糟老頭慵懶地待在預定的位置,然後用第一法器「纏繞十字之蛇.大天使之智劍」將楚中天和哈爾一併綁住了。正所謂智劍與天琴,手執智劍的老人利用天琴將自己隱蔽起來,還真有一絲高雅。不過,說到底他始終是躲起來伏擊別人,只是使用的工具特別高雅罷了。別人說風流與下流之別,我想也不過如此。
  總而言之,七老頭按照計劃抓住了哈爾和楚中天,應該能迫到他們的隊長林西薇和副隊長緋雨夢蝶出來吧?
  老六在街尾出現,用說話繼續迫她們出來:「快點了結他吧!別磨磨蹭蹭了!」
  這倒使哈爾搭上了嘴:「你沒有了結我的膽量!只要你知道我的身份,你根本沒有膽去動我一條汗毛!」
  老七這傢伙居然和他說話:「我們上奉天意,上主要我殺你,我又怎會不敢動你一條汗毛?」我一看就知哈爾這傢伙是個能言善道的小滑頭,怎麼老七這麼大意?老七,你還是快點退位讓賢吧!
  哈爾這傢伙真的又出一招了:「他們都敢,就是你不敢!你記得你的老婆是怎樣死,你又為什麼把你的兒子遺棄嗎?」好傢伙,還把老七的底細都查清了。
  老七開始感情用事,由理性轉向感性。他的聲音居然開始擅抖:「我……這件事我只告訴過上主!你!你不是我兒子!我兒子他怎會是你這年紀?」我想我是時候介入了!
  那該死的哈爾道:「我的確不是你的兒子。不過,你只剩我這麼一個孫兒了,我爸爸,他被殺死後心臟還被吃,死無全屍,死得好慘!」說著他一邊流淚一邊恨恨地望著我。好啊!你知我看穿了你,用這招打斷我和老七溝通的橋樑!
  老胡塗向我厲目而視,質問我道:「有沒有這樣的事?」我已不想理會他了。我注意到他手上的鞭不禁鬆,我應和他說聲再見的。此時此刻,哈爾立刻使展瞬間移動咒到了林原渡的身邊,看來我們這邊的計劃要進入計劃二的階段了。
  老胡塗這時中了楚中天的罪業咒,開始跪在地上懺悔起來;而楚中天也開始向我攻擊了。現在我背向他,他迅速飛過來,正好,來吧,大意吧,小東西。
  「嗯!」我驀然回首,轟出一拳,正中紅心!他就如斷綫風箏般下墜著,就讓我的明月喝點血吧!反正我現在已不想跟計劃做事了!楚中天!你的心臟應該味道不錯!
  該死的林原渡,這時一棒擲來,擾亂了我的航道。看來他想用磁力回收鐵棒將我擊落,解救楚中天吧!就將計就計吧,只要我落下來,他一定會衝過來抓住我的。這是他計劃的一部份。
  現在我中了招,軟攤在地,他衝過來了。中!和剛才擊中楚中天同一個原理,我乘林原渡不留神提起明月刺向他胸口!不過林原渡變招得好快,他條件反射地伸手扣向我脈門;而我也立刻棄刀用爪,反扣他的脈門;不過我扣他脈門的速度好像慢了,不應這麼慢的。我知道了,是磁力!好傢伙,常常在這些時機偷偷用磁力干擾,現在還製造了一個空隙,更用電流掌直擊過來!
  這一招我並不打算中的,可惜他真的打中了。這晚事情居然接連在預料之外,總算有點趣味。
  老六在街尾道:「情報搜集完畢,大收獲!」
  「同感。」我一邊笑著離開,一邊心裡咒罵著老六:「你就懂在一邊吃花生!」
  離開以後,我利用令光折射的法術遠距離看見緋雨夢蝶和林西薇了。她們好像在說些什麼,但若我用些偷聽的法術的話,好像會讓她們發現。唉,我一個人的話應該能解決他們整隊小隊的,可惜老六和老七在。這個世界上有三種人,第一種人會讓事情變得順利,第二種人會躲在一邊乘涼,第三種人會拖後腿。
  就因為有那兩種人的存在,才讓這次捕捉行動功敗垂成。
  這次唯一的收獲,也許是有正常的理由去免去老六和老七的職務,奪去他們手上的聖器。我想,我和老大的目的也達到了。

[ 本帖最後由 月夜下的夢 於 2008-10-2 06:42 PM 編輯 ]

回覆 引用 TOP

終於有刺激的打鬥場面了
楚中天讓我想起「林蛋大」




我問老天,我的運氣怎麼比發臭奶酪還要霉。老天回答,霉透了的不是我的運氣,而是我的腦。
老鼠以及很多很多天殺的壞東西為何在我身邊徘徊,這就有了一個合情合理的解答。

回覆 引用 TOP

楚中天這個名字,其實是抄林蛋大的XDDD

回覆 引用 TOP

[隱藏]
 
老七不是消失了嗎?
治世之庸材,
       亂世之魔頭。

回覆 引用 TOP



伸延閱讀
 
 55 1234
 提示:支持鍵盤翻頁 ←左 右→ 發新話題發佈投票
請先登入
小貼士:
依家可以用“@”tag會員啦!
 




 

重要聲明:本討論區是以即時上載留言的方式運作,Uwants.com討論區對所有留言的真實性、完整性及立場等,不負任何法律責任。而一切留言之言論只代表留言者個人意見,並非本網站之立場,讀者及用戶不應信賴內容,並應自行判斷內容之真實性。於有關情形下,讀者及用戶應尋求專業意見(如涉及醫療、法律或投資等問題)。 由於本討論區受到「即時上載留言」運作方式所規限,故不能完全監察所有留言,若讀者及用戶發現有留言出現問題,請聯絡我們。Uwants.com討論區有權刪除任何留言及拒絕任何人士上載留言 (刪除前或不會作事先警告及通知 ),同時亦有不刪除留言的權利,如有任何爭議,管理員擁有最終的詮釋權。用戶切勿撰寫粗言穢語、誹謗、渲染色情暴力或人身攻擊的言論,敬請自律。本網站保留一切法律權利。


Copyright © 2003- Uwants.com All Right Reserved.
版權所有,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