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wants TV消閒生活手機討論遊戲地帶影視娛樂校園生活數碼科技寵物樂園學術文化體育世界購物廣場時事投資貼圖影片上班一族美容纖體戀愛婚姻汽車討論站務管理
發帖
註冊 登入/註冊
追帖 打印

[其他] 《THIS CHANGES EVERYTHING CAPITALISM VS. THE CLIMATE》



[隱藏]
 
或许,我们确实直视了——真的直视了——但随后,无可避免地,我们似乎忘记了。记起来,然后又忘记了。气候变化就是这样,它很难在你的头脑中停留很久。患上这种奇怪的间歇性生态失忆症,我们有充足合理的原因。我们否认它,是因为我们害怕,一旦接受了这场危机的全部事实,一切都会改变。我们是对的。

回覆 引用 TOP

我们知道,如果我们继续遵循当前的道路,允许排放年年增长,气候变化将改变我们世界的一切。大城市很有可能会被淹没,古老的文明会被海洋吞噬,我们的后代极有可能要用一生中的大量时间从剧烈的风暴和极度的干旱中逃离并恢复。想要造就这样的未来,我们什么都不用做。我们要做的就是什么都不做。只要继续我们的所作所为就行——不管是指望技术修复、照料自己的花园,还是告诉自己我们不巧太忙以至于无暇顾及此事。

回覆 引用 TOP

我们需要做的,就是不要表现得好像大难临头一样。我们需要做的,就是继续否认自己有多害怕。然后,一步步地,我们将会陷入我们最为恐惧的境地,直面我们避而不见的东西。完全不需要额外的努力。



回覆 引用 TOP

有些方法能够防止这种残酷的未来,或者至少大大减轻它的悲惨性。但是,隐含的问题在于,这些方法也会改变一切。对我们这些高度消费者来说,它意味着改变我们的生活方式,我们的经济运作方式,甚至是我们所构建的自己在地球上的地位。好消息是,在这些改变之中,许多显然并不是灾难性的。许多变化明显是激动人心的。但是,有好长一段时间,我并未发现这一点。

回覆 引用 TOP

[隱藏]
 
我还记得我是在何时停止回避气候变化的事实,或者至少是头一次允许自己打量了它好一会儿。那是在日内瓦,2009年4月。我正在会见玻利维亚的世界贸易组织(WTO)大使。那时,担当这一职位的是一位年轻得惊人的女士,名叫Angelica Navarro Llanos。鉴于玻利维亚是一个贫穷的国家,国际预算很少,Angelica Navarro Llanos除却贸易职责之外,新近还开始处理与气候有关的事宜。我们在一家冷冷清清的中餐馆共进午餐。整个过程中,她向我阐述了(她用筷子做道具,勾勒了一幅全球排放轨迹图)她对气候变化的观点:气候变化对她的人民是一个可怕的威胁——但也是一个机会。

回覆 引用 TOP

它之所以是一个威胁,其原因很明显:玻利维亚的饮水和灌溉极度依赖冰川,而那些高高耸立、环伺首都的白顶积雪山峦正在以危险的速度变为棕灰色。机会在于,Angelica Navarro Llanos说,由于像她的祖国这样的国家几乎不会让排放增长,他们把自己称为“气候债权人”。排放大国亏欠他们金钱和技术支持,用以支付应对更多气候相关灾难的巨额支出,并帮助他们沿着绿色能源的道路发展。

回覆 引用 TOP

最近,她在联合国气候会议上发表了演讲。在演讲中,她列出了这类财富转移的实例,并给了我一份副本。其中写道:“在小岛上,在欠发达国家,在内陆国家,在巴西、印度、中国以及全世界的弱势群体中——有上百万人因他人造成的问题所导致的后果而遭受折磨……要是我们想要在下一个十年中控制排放,我们需要进行史上最大规模的动员。我们需要一个针对地球的马歇尔计划。这个计划必须在前所未有的规模上调动金融和科技的转移。我们必须让科技在每一个国家得到切实的应用,以确保我们减少排放,同时提升人们的生活质量。我们只有一个十年。”

回覆 引用 TOP

当然,针对地球的马歇尔计划代价高昂——就算到了上万亿美元,也要上千亿(Angelica Navarro Llanos不愿道出这一数额)。有人可能会认为,这样的代价将会使它毫无成功的希望——毕竟,这是在2009年,全球性的金融危机正达到顶峰。而让人难以忍受的紧缩逻辑——将银行家的账单以公共部门停摆、学校停课等方式转嫁给人民——还没有被正常化。这场危机好像会让Angelica Navarro Llanos的设想看起来更不可能,然而,效果恰恰相反。



回覆 引用 TOP

近来我们所有人都目睹了,当我们的精英决定宣告一场危机时,一瞬间就会安排上万亿美元。我们被告知,要是允许银行倒闭,经济的其他部分就会垮掉。这事关集体存亡,因此必须找到钱。在这个过程中,我们的经济体系核心之中一些相当巨大的谎言暴露了出来(想要更多的钱?印一些!)。几年以前,在911恐怖袭击之后,政府对公共财政采取了类似的措施。在许多西方国家,如果需要建设本土的安全/监控状态,需要在海外发动战争,预算似乎从来就不是个问题。

回覆 引用 TOP

[隱藏]
 
尽管气候变化确实带有毁灭生命的风险——其规模比银行破产或楼房倒塌要大得多,但我们的领导人却从未把气候变化当作危机来对待。科学家告诉我们,我们必须削减温室气体的排放,想要大幅降低灾难发生的风险必须这么做。然而,这只被人们当作温和的建议,是可以被几乎无限期推迟的行动。显然,宣告一场危机的不仅是铁一般的事实,还是权力和优先级的表达。但在这一切之中,我们无须做一个旁观者:政客并不是唯一有权宣告危机的人。普通人的群众运动也能宣告危机。

回覆 引用 TOP

对于英美的精英来说,不到废奴主义者把奴隶制变成了危机,奴隶制都不是一场危机。不到民权运动把种族歧视变成了危机,种族歧视都不是一场危机。不到女权主义者把性别歧视变成了危机,性别歧视都不是一场危机。不到反种族隔离运动把种族隔离变成了危机,种族隔离都不是一场危机。

回覆 引用 TOP

同样,如果我们之中有足够多的人停止转移视线,判定气候变化是一场值得以马歇尔计划的水平进行应对的危机,那么,它就会成为这样的危机。政治阶层也不得不应对,而应对的方法就是使资源可资利用,令自由市场规则让步——自由市场的规则已被证明在精英的利益岌岌可危的时候是变通性极强的。每当危机让我们短暂地注意到气候变化时,我们偶尔会窥见这一可能。“在这次救援努力中,钱不是问题。需要多少就花多少。”英国首相卡梅伦说——他自己可是“紧缩先生”。这是在2014年2月,他的国家中大部分地区都遭受了史上罕见洪水,被淹没在水下。政府没有多加援助,激怒了公众。

回覆 引用 TOP

听到Angelica Navarro Llanos描述的玻利维亚人的观点,我开始理解气候变化——如果我们能把它当作类似于上涨的洪水一般真实的全球紧急状态——何以成为激励人类的力量。它不仅能让我们所有人更加远离极端天气,还能让社会在所有其他方面变得更加安全、更加公平。就资源而言,我们需要尽快抛弃化石燃料,准备以之应对即将到来的恶劣天气。这些新型资源将使大量人类脱离贫困,提供现今极为缺乏的服务,覆盖从清洁饮水到电力的多个领域。对未来的这种愿景超越了仅仅在气候变化中求生或忍受气候变化,超越了联合国“缓解”和“适应”气候变化的冷酷话语。在这种愿景中,我们一起把危机当作飞跃,跃到某个,坦率地说,比我们现今的所在更好的境地。



回覆 引用 TOP

那次谈话之后,我发现我不再惧怕将自己沉浸于气候威胁的科学事实之中。我停止了对各类相关文章和科学研究的回避,阅读我能找到的一切。我也不再把问题扔给环保主义者,不再告诉自己这是别人的问题、别人的工作。气候正义运动日益壮大,我与其他一些参与者进行了交谈。通过这些对话,我开始发现,气候变化能够以种种方式成为积极改变的催化力量——它可以成为进步人士拥有的最佳论证,用以要求重建并复兴地方经济;用以从腐败管理的影响中重建民主;用以阻止有害的自由贸易新协议,改写旧协议;用以投资极度欠缺的公共基础设施,比如公共交通和经济适用房;用以收回能源和用水之类基础服务的所有权;用以将我们病态的农业体系改建得更加健康;用以向因气候影响而迁居的移民敞开边界;用以最终实现对原住民土地权的保护——所有这些都会有助于终结国家内部和国家之间巨大的不平等。

回覆 引用 TOP

[隱藏]
 
我也开始发现种种征兆——新的联盟和新的争论——它们暗示着,如果这许多关联能够被更多人理解,气候危机的紧急状况可以构成强有力的群众运动的基础。这场群众运动将把所有这些看似无关的问题编织成相关的故事,告诉人们如何保护人类免受残酷不公的经济体系和失衡的气候气候系统蹂躏。我之所以写这本书,是因为我得出了结论:气候行动恰巧能提供这样一个难得的催化剂。

回覆 引用 TOP



伸延閱讀
 
 提示:支持鍵盤翻頁 ←左 右→ 發新話題發佈投票
請先登入
小貼士:
依家可以用“@”tag會員啦!
 



 

重要聲明:本討論區是以即時上載留言的方式運作,Uwants.com討論區對所有留言的真實性、完整性及立場等,不負任何法律責任。而一切留言之言論只代表留言者個人意見,並非本網站之立場,讀者及用戶不應信賴內容,並應自行判斷內容之真實性。於有關情形下,讀者及用戶應尋求專業意見(如涉及醫療、法律或投資等問題)。 由於本討論區受到「即時上載留言」運作方式所規限,故不能完全監察所有留言,若讀者及用戶發現有留言出現問題,請聯絡我們。Uwants.com討論區有權刪除任何留言及拒絕任何人士上載留言 (刪除前或不會作事先警告及通知 ),同時亦有不刪除留言的權利,如有任何爭議,管理員擁有最終的詮釋權。用戶切勿撰寫粗言穢語、誹謗、渲染色情暴力或人身攻擊的言論,敬請自律。本網站保留一切法律權利。


Copyright © 2003- Uwants.com All Right Reserved.
版權所有,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