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wants TV消閒生活手機討論遊戲地帶影視娛樂校園生活數碼科技寵物樂園學術文化體育世界購物廣場時事投資貼圖影片上班一族美容纖體戀愛婚姻汽車討論成人資訊博彩娛樂資源交流站務管理
發帖
註冊 登入/註冊
追帖 打印

[香港] [死因庭。新聞] 前年六月反修例運動期間,身穿黃色雨衣的梁凌杰從太古廣場外棚架墮樓身亡 10/5召開研訊>陪審團不認為自殺 梁凌杰死於不幸



[香港] [死因庭。新聞] 前年六月反修例運動期間,身穿黃色雨衣的梁凌杰從太古廣場外棚架墮樓身亡 10/5召開研訊>陪審團不認為自殺 梁凌杰死於不幸

[隱藏]
死因庭就太古廣場墮樓男子梁凌杰召開研訊 -2021.05.10


【Now新聞台】前年六月反修例運動期間,男子梁凌杰在金鐘太古廣場墮樓身亡,死因庭展開研訊。
梁凌杰前年6月15日身穿黃色雨衣,從太古廣場外的棚架墮樓身亡。

死因庭召開死因研訊,由裁判官高偉雄審理,庭上抽出三男兩女陪審團,案件預計審理12日,並傳召21位證人。

而警務處長、消防處長、太古廣場及其保險公司以及當時在商場外搭棚進行外牆工程的工程公司被列作有利害關係的一方。

https://news.now.com/home/local/player?newsId=434178



* * * * *





* * * * *


DISCLAIMER:

  •   This forum and its host/facilitator have tried to endeavor and ensure the accuracy and reliability of the information provided but do not guarantee its accuracy or reliability, and accept no liability (whether in tort or otherwise) for any loss or damage arising from any inaccuracies or omissions.
  •   All songs, images and video clips on this forum are provided for educational purposes.
  •   All songs, images and video clips are the property and copyright of their owners.




.

[ 本帖最後由 etKitty 於 2021-5-26 01:31 PM 編輯 ]

附件

612 Yellow raincoat man RIP.jpg(84.96 KB)

2021-5-10 12:20 PM

612 Yellow raincoat man RIP.jpg

梁凌杰逝世一周年.jpg(113.89 KB)

2021-5-15 03:28 PM

梁凌杰逝世一周年.jpg

raincoat man 1a.png(751.68 KB)

2021-5-25 09:50 PM

raincoat man 1a.png

raincoat man 1b.png(454.74 KB)

2021-5-25 09:50 PM

raincoat man 1b.png

凌杰死因3選項 陪審團退庭商議裁決20210525.png(498.1 KB)

2021-5-25 09:50 PM

凌杰死因3選項 陪審團退庭商議裁決20210525.png

倡消防購入更多裝備減風險 20210525-1830.jpg(79.52 KB)

2021-5-25 09:50 PM

倡消防購入更多裝備減風險 20210525-1830.jpg

appledaily A1 20210526.jpg(838.95 KB)

2021-5-26 01:22 PM

appledaily A1 20210526.jpg

回覆 引用 TOP

梁凌杰死因研訊開審 雙親未見蹤影 - Stand News 2021/5/10 — 10:59





資料圖片:梁凌杰


2019 年 6 月 15 日,身穿「林鄭殺港 黑警冷血」黃色雨衣的梁凌杰,在金鐘太古廣場外墮斃,被外界視為反修例運動中首名犧牲者。事隔近兩年,死因庭今( 10 日)召開為期 12 天的死因研訊。自 2 月起失去聯絡的梁父母,今早未有出席研訊。


翻查去年報道,梁父曾稱希望就兒子死亡召開死因研訊,但卻在今年 2 月 25 日解除法律代表的職務,亦未有在其後的研訊前檢討現身。死因庭曾多次致電兼登門拜訪,惟仍未能聯絡他們。


庭內近親席上空無一人,研訊主任表示,稍後會交待詳情。


是日研訊在西九龍裁判法院進行,由死因裁判官高偉雄與 3 男 2 女的陪審團共同處理,死因研訊主任為大律師葉志康。警務處及消防處則以有適當利害關係的身份列席,分別由大律師熊健民及陳碧琪代表。證人列表上共有 21 名證人,當日有份到場勸阻的前立法會議員鄺俊宇暫未被列作證人。



抽選陪審團期間 男子稱接種復必泰後頭暈
今早抽選陪審團時發生一段小插曲,一名男子向高偉雄解釋遲到原因時,透露自己數天前接種第一針復必泰疫苗,今早感到相當頭暈。高偉雄見他氣喘吁吁,遂問他需否召救護車。男子聞言婉拒,在庭外稍作休息後,自行離去。


死者梁凌杰生於 1984 年 3 月 7 日,在 2019 年 6 月 15 日去世,終年 35 歲。


案件編號:CCDI-481/2019



https://www.thestandnews.com/court/ab-梁凌杰死因研訊開審-雙親未見蹤影/

回覆 引用 TOP

梁凌杰死因研訊︱法庭未能聯絡死者父母 遺物包括「林鄭殺港、黑警冷血」黃色雨衣 - 2021.05.10







前年6月16日反修例大遊行前夕,35歲男子梁凌杰在金鐘太古廣場高處掛上標語,其間墮樓身亡。死因庭今就事件召開死因研訊。案件由早前審理過陳彥霖和周梓樂死因研訊的裁判官高偉雄處理,預計會傳召21名證人,並將呈上包括死者父母及胞妹等人的證人供詞。

死因研訊主任早前曾呼籲梁凌杰的父母聯絡法庭,但據知法庭至今仍未能聯絡兩人。聆訊將在梁的家人缺席下進行。
大律師熊健民今代表警隊,大律師陳碧琪則代表消防


法庭今早選出三男二女陪審員,其中一人廣東話不太純正,但她表示懂得聽並可溝通,法庭接納她可以擔任陪審員。


記事簿寫有「心灰意冷」等字句

研訊主任先讀出警員8543關耀輝供詞。關隸屬鑑證科攝影課,駐守港島行動及水警組。

關於2019年6月29日在金鐘道88號L4樓層的案發現場,拍攝32張有關照片。照片可見用棚架搭建臨時工作平台的環境,及現場遺下的物品,包括一件寫上「林鄭殺港、黑警冷血」的黃色雨衣、一本內有手寫「心灰意冷」等字句的記事簿、一張保釋單、一幅白色橫額、一個藍色背包、及乾糧等。


警員蕭偉傑(譯音)為本案首名傳召的證人。庭上先讀出他的證人供詞,透露他在事發當日奉命往太古廣場一期,處理一宗「從高處墮下」案件,到場後獲告知有人從臨時搭建的工作台墮下至金鐘道行人路。該工作平台分為內外兩層,兩邊出入口用木板圍封。
他在現場繪畫了草圖及拍攝相片,及後再到律敦治醫院拍攝死者傷勢和財物。庭上展示的相片顯示,死者的財物包括回鄉證、駕駛執照等證件、藥物、寫有遺言的筆記本、寫有「反送中」及五項訴求的橫額、鎅刀、勞工手套、杯麵、樽裝茶等。



死者當時墮下約17米
蕭在查問下確認,工作平台分及內部及外部,外部比内部高30厘米;人們可經被圍封的地東邊及西邊入口,或跨過花糟進入內部,再跨上外部。他在熊健民盤問下又指,沒印象入口圍板外有張貼告示,禁止閒雜人等進入工地。

研訊主任讀出另一警員陳思錦的供詞。陳現駐守中區警署活動管理小隊,案發當日他軍裝當值,負責處理中區警區的公眾活動。下午近5時,陳接報有男子危站,當時已有同事處理。陳及後到達在金鐘道及樂禮街交界的北面行人路,並望向該平台,看到一名身穿黃色長褸人士站在平台維修外牆鐵架上,旁邊掛有示威標語字樣的橫額。當時已有消防人員到場,在金鐘道西行左一、二線車路為氣墊充氣,並移放到該人士站立位置的下方。


政府化驗所專科化驗主任(科學鑑證)施偉傑作供,他於今年3月到現場進行勘察,並利用儀器進行量度。施指出,由太古廣場4樓平台混凝土牆的頂端與金鐘道行人路的垂直距離約為17米高,亦即是死者當時墮下約17米。


【案件編號:CCDI481/19】


https://hk.appledaily.com/local/20210510/QCEAKMCSUJFMNM77VC7W2XGPWE/




回覆 引用 TOP

【梁凌杰逝世一周年】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VeNBRKaIXOc




.

回覆 引用 TOP

[隱藏]
梁凌杰死因研訊 警員稱太古廣場工地無警告不可進入 - 2021-5-10



【Now新聞台】前年六月反修例事件,男子梁凌杰在金鐘太古廣場墮樓身亡,死因庭展開研訊,傳召事發當晚負責在現場繪畫草圖及拍攝照片的警員作供。


死者家屬沒有到庭,亦無法律代表。

時任中區警署軍裝警員蕭偉傑供述當晚環境,指事發的棚架有三部分,包括地盤的樓梯及兩個工作平台。現場有兩個入口可進入地盤,亦可在地盤右邊花槽跨過石壆到工作平台,地盤並無貼出告示警告閒雜人等不可進入。

事發在前年6月15日,梁凌杰當晚身穿黃色雨衣從太古廣場外棚架墮樓身亡。案件預計審理12日,並傳召21位證人,包括市民,消防員及警方談判專家等。



https://news.now.com/home/local/player?newsId=434192




回覆 引用 TOP

眾新聞 @hkcnews  -2021-5-10

【解散陪審團】梁凌杰死因研訊今早(10日)開審,惟經過一個早上的聆訊,有陪審員表示未能完整明白廣東話證供,死因裁判官高偉雄決定解散陪審團,明早重選及重新開始研訊。









原先的陪審團由三男兩女組成,早上宣誓時,其中一名女陪審員明顯不擅廣東話,高偉雄一度關注她能否完整理解是次中文研訊證供,該陪審員就表示自己廣東話發音「不太正」,但能聽懂廣東話,高偉雄遂決定繼續研訊。

惟經過整個早上的研訊,包括傳召兩名證人及由研訊主任讀出7份書面供詞,該陪審員透過法庭書記告知法庭,她未能聽清楚早上的所有證供,認為不能再擔任陪審員。

死因裁判官高偉雄在庭上說,他早上決定信任陪審員對自己表現的要求,但既然陪審員未能聆聽及明白證供內容,也無謂繼續擔任。高偉雄又表示,今早只處理了研訊不具爭議的證供,未到證人當天耳聞目睹的證供,故寧願犧牲今早時間,也要保持研訊的完整性,決定解散陪審團,明早重選。




.

回覆 引用 TOP

梁凌杰死因庭重選陪審團展開研訊 一陪審員丈夫為警員 - 2021.05.11



【Now新聞台】前年6月反修例事件,一名男子在太古廣場墮樓身亡,死因庭完成重選陪審團展開研訊。



死因庭周一曾進行半天研訊,之後一名女陪審員申請退出,死因庭重新選出三女二男陪審團,其中一人的丈夫為警員。她向裁判官確認不會與丈夫談及研訊,獲准繼續擔任。

中區警署軍裝警員蕭偉傑在庭上作供,他當晚負責在現場繪畫草圖及拍攝照片,他供稱事發的棚架有三部分,包括地盤的樓梯及兩個工作平台,有兩個入口可進入地盤,另外在地盤右邊花槽都可跨過石壆到工作平台。他指看不到現場貼出告示,警告閒雜人等不可進入。

庭上亦展示梁凌杰遺物的照片,包括一份已填寫的綠色殯葬心願登記表以及他的筆記本。內文寫有「我對這個香港已心灰意冷,這幾個月不斷沉思,都找不出答案和將來。」


https://news.now.com/home/local/player?newsId=434327



回覆 引用 TOP

梁凌杰太古廣場墮斃死因研訊 入境紀錄顯示父母前年離港 - 2021.05.11



【Now新聞台】前年6月反修例事件,男子梁凌杰在太古廣場墮樓身亡,死因庭重選陪審團展開研訊。梁凌杰的家人沒有到庭,庭上展示出入境紀錄,梁凌杰的父母在錄取口供後兩天離港。


梁凌杰的死因研訊,早前一名陪審員退出,要解散陪審團。裁判官重新選出三女二男陪審團,死者的家屬沒有到庭。

研訊主任葉志康在庭上呈上梁凌杰遺物的照片,當中包括一份已填寫的綠色殯葬心願登記表,及他的筆記本寫上 「我對這個香港已心灰意冷,這幾個月不斷沉思,都找不出答案和將來」等字句。

研訊主任亦呈上梁凌杰家人的出入境紀錄,顯示他的父母和妹妹在2019年8月29日經機場離境,至到本月4日都無三人再入境的資料。警員供詞顯示,三人離境前兩天,即2019年8月29日曾到中區警署錄取口供。

口供提到,前年6月15日案發當晚約11時,梁凌杰母親收到警方電話,稱她兒子情緒很不穩定,通知她去律敦治醫院,她其後通知丈夫及女兒。三人到醫院後,醫生向他們解釋,梁凌杰在金鐘從四層樓高墮下,身上有多處傷勢,心跳停頓,經搶救後心臟曾短暫跳動,但最終不治。梁凌杰欸的爸爸知道後,情緒激動,感到不適。

三人口供皆提及,梁凌杰與家人相處融洽,十分孝順,沒有情緒問題或尋死念頭。錄口供時被警員問到覺得梁凌杰去世的原因是什麼,三人皆回答要等死因庭判決。


研訊預計11天,共傳召21名證人,包括太古廣場保安員、外牆維修工程承辦商、談判專家及消防員等。



https://news.now.com/home/local/player?newsId=434398







回覆 引用 TOP

【梁凌杰死因研訊】家人前年離港前錄口供 形容「晴天霹靂、十分傷心」 五次去信警方均獲覆調查中

眾新聞 CitizenNews 撰文: 記者邢穎琦 | 發佈日期: 11.05.21 | 最後更新: | 2021-05-12 09:55:08


梁凌杰死因研訊第二天。前年6月在金鐘太古廣場外的「黑警冷血 林鄭殺港」黃色雨衣背影,是與家人相處融洽、放假會幫忙「攞位飲茶」、孝順且富正義感的兒子。他墮下離世的消息,牽動梁爸媽和妹妹的情緒,梁媽媽形容當刻的她「晴天霹靂、十分傷心」。以他們所知,梁凌杰並沒情緒或欠債問題,妹妹事前也沒聽過他有任何尋死念頭,認為死亡原因要在死因庭有判決後才能知道。

梁爸媽和妹妹在梁凌杰離世後兩個多月離境,至今沒再回港。由梁凌杰離世後兩天起計的一年間,梁家透過律師五次去信中區警署查詢案件詳情,警方每次均只回覆仍在調查中。
庭上另展示梁凌杰部份遺物相片,包括他的A6黑色筆記簿裡,其中一頁無間線的白紙上,寫下 ——「我對呢個香港 已心灰意冷」,「呢幾個月不斷沉思 都找不出答案和將來」,「今日我是個人意願 唯獨是政府促成」。證物中另有一份已填妥的綠色殯葬表格,研訊稍後階段將傳召證人解說各項證物。





梁媽媽:鮮有提及時事據入境處的出入境紀錄,梁父、梁母及妹妹在前年8月29日早上,一同經香港國際機場離境,至今沒再回港。因家人缺席聆訊,他們離港前兩天在警署的口供由研訊主任、外聘大律師葉志康代為讀出。

梁媽媽的口供提到,兒子在廣州一所大學讀書期間退學後,第一份工作是在馬會當兼職,之後轉往其他公司當文職,再之後便從事金融相關工作。

梁媽媽說,哥哥與她、爸爸、姐姐和妹妹一直相處融洽,經常與他們溝通,但鮮有提及時事,多談生活瑣事和吃喝玩樂的東西,一家人也不時一起旅行。她記得,兒子在工餘時間會做義工探望老人家,也會陪她和婆婆回鄉探親。


前年6月15日,梁媽媽在晚上約11時收到顏姓警員來電,說她兒子在醫院、情緒很不穩定,她隨即訝異地問:「我個仔有無事,係咪犯咗事?」警員回道:「你個仔而家情緒好激動,方唔方便嚟醫院?」梁媽媽於是立即與丈夫聯絡,一起乘坐過海巴士由元朗出發至灣仔律敦治醫院,同時將消息告訴孻女。

乘車途中,孻女來電著爸媽盡快到院,又說要請的士司機駛至醫院後門,不要從正門進入。梁爸媽於是在上環轉乘的士,在凌晨約1時到達醫院急症室。約10分鐘後,醫生告訴他們梁凌杰在晚上大概9時,從太古廣場4樓「跌咗落嚟」,身上有多處傷勢,心臟停頓,經急救後曾有輕微心跳,但最終仍然不治。


突然得悉兒子從高處墮下離世,梁媽媽形容當刻的自己「晴天霹靂、十分傷心」,之後記憶有點模糊,只知他們一家等了一會兒便去看兒子遺體,情緒稍為平復後離開,至清晨4、5時回到家。

就梁媽媽口供提及的姐姐,研訊現時沒有任何關於她的資訊,研訊主任表示若梁凌杰真的有位家姐,也很希望她能聯絡死因庭。





前年7月11日,梁凌杰治喪委員會在香港殯儀館外設公眾弔唁區。美聯社照片梁爸爸:放假會主動去「攞位飲茶」梁爸爸與兒子一直維持良好關係,兒子讀甚麼中學、何時轉往夜校重讀中五,何年在大學退學,他都清楚知道。 父子倆有時雖因工作未能面對面溝通,但仍不時以電話聯絡,放假時一起飲茶。在爸爸眼裡,這個35歲的兒子「十分孝順,不計較,富正義感」,常叫家人放假就要多點休息,又會主動去「攞位飲茶」,與家人一起掃墓。


前年的6月15日,是梁爸爸與兒子別離的日子。他本來在家休息,晚上約11時收到太太來電,知道兒子入了醫院、情緒不穩,遂與太太乘坐過海巴士趕往醫院。到凌晨12時至12時半,仍在路上的夫婦倆收到孻女電話,叫他們盡快前往醫院,他們才轉乘的士,在凌晨約1時到達急症室。


梁爸爸記得,太太當時十分緊張地問孻女發生何事,但孻女只說「等醫生再講」。再過約10分鐘,他們就從醫生口裡聽到為人父母最不願知道的消息。梁爸爸激動不適,要在醫院進行簡單檢查,再之後,梁爸爸說他太過震驚和傷心,記憶模糊,也忘了確實的時間。





梁凌杰離世一周年時,有市民在太古廣場外設悼念祭壇。資料圖片



妹妹:沒聽說他生活不愉快或有尋死的念頭梁凌杰妹妹與哥哥年紀相差8年,但兄妹倆一直相處融洽,一家人每年最少旅行一次。妹妹的口供提到,哥哥與他的童軍朋友有燒烤、露營、團拜等聚會時,都會邀請她參與;在哥哥離世前,沒有聽說他生活不愉快或任何尋死念頭,也沒有情緒或欠債問題。


前年6月15日晚上,妹妹原在港島出席飲宴,至約11時收到媽媽電話,指哥哥「宜家情緒好唔穩定」,著她前往醫院。妹妹比梁爸媽更早到達急症室,最初也不知發生何事,只知有穿「牧師衫」的人問她是否家屬。及後有名顏姓警員致電醫院找家屬,妺妹接聽後,警員說她哥哥「喺金鐘跌咗落嚟」,她遂追問「(哥哥)仲喺唔喺到?」警員回道,「已經唔喺喇」,又說找到梁凌杰的遺書及身後事意向書。

妹妹當時思緒混亂,與在場社工一起等候爸媽到達。及後因為父母十分傷心、情緒激動,主要由她回答警員問題,包括梁凌杰有沒有兒女、有否買保險、父母職業等,但因她當時也情緒波動和憂傷,只大概記得有說過哥哥與父母同住、沒有小朋友等。







市民在便條寫上悼念字句。資料圖片家屬五次去信警方 只獲回覆調查中以梁爸媽和妹妹所知,梁凌杰離世前沒有異常行為、情緒或欠債問題;沒有留意梁凌杰當時與誰交往。以他們所知,梁凌杰沒有訂下遺囑或監護令,他們事後是警員透露才知道他有買人壽保險,並認為要在死因庭出判決後才知道死亡原因,以及會否有任何醫療投訴。


中區警署雜項調查小隊警員曾志安的書面供詞顯示,由梁凌杰離世後兩天起計的一年間,家屬透過律師五次去信中區警署查詢案件詳情,警方每次均只表示仍在調查中。

曾志安所屬小隊在前年6月17日及19日,收到梁父、梁母及妹妹透過律師發信,分別要求交代案件詳情,以及警方現場檢取之所有屬於梁凌杰的財物;小隊在約一周後回信指案件仍在調查中。一個多月後,小隊再收到家屬代表律師來信,文件附有三人與律師完成的口供;小隊遂回信請家屬到警署落口供,並在8月27日(家屬離港前兩天)於他們的律師見證下錄取口供。


自家屬離港至梁凌杰離世一周年當天,他們的代表律師兩度去信查詢案件進度,中區警署均回覆指仍在調查中;到今年2月初,警方就召開死因研訊及研前檢討的詳情聯絡律師行。但在研前檢討前一天,死因庭收到代表家屬代表律師通知,沒有收到指示在研訊代表他們。



中區警署雜項調查小隊另一警員關俊傑的供詞指,家屬在8月27日錄取口供時,未有提及任何將會離境的事宜。

雙方溝通時序如下:
2019年
6月17日 — 家屬透過律師發信,要求警方交代案件詳情
6月19日 — 家屬透過律師發信,要求警方交代現場檢取之所有屬於梁凌杰的財物
6月27日 — 警方回信律師行指案件仍在調查中
8月9日 — 家屬透過律師發信,文件附有三人與律師完成的口供
8月21日 — 警方去信律師行,請家屬到警署落口供
8月27日— 家屬到警署落口供
(家屬於8月29日離港)
12月9日 — 家屬透過律師發信,查詢案件進度
12月18日— 警方電話聯絡律師行指案件仍在調查中

2020年6月15日 — 家屬透過律師發信,查詢案件進度
6月19日 — 警方回信律師行指案件仍在調查中

2021年2月2日 — 警方就召開死因研訊及研前檢討的詳情聯絡律師行
2月25日(研前檢討前一天) — 死因庭收到代表家屬律師行通知,沒有收到指示在研訊代表梁家。







庭上展示梁凌杰部份遺物相片,包括他的A6黑色筆記簿。(設計圖片,非呈堂證物)遺物筆記簿:今日我是個人意願 唯獨是政府促成庭上展示梁凌杰部份遺物相片,包括他的A6黑色筆記簿裡,其中一頁無間線的白紙上,寫下 ——


我對呢個香港
已心灰意冷
呢幾個月不斷沉思
都找不出答案和將來
今日我是個人意願
唯獨是政府促成


另外亦有一份已填妥的綠色殯葬表格。研訊稍後階段將傳召證人,就各項證物再作解說。


昨日因有陪審員中途表示不理解廣東話研訊,死因庭今早重新抽出三女兩男擔任,昨日已作供的證人需重新作供。研訊明早繼續,預計傳召當天首位發現梁凌杰走出工作平台的保安員、警方談判人員等。



【案件編號:CCDI-481/2019】


https://www.hkcnews.com/article/41227/梁凌杰死因研訊-梁凌杰-死因庭-41227/【梁凌杰死因研訊】家人前年離港前錄口供-形容「晴天霹靂、十分傷心」-五次去信警方均獲覆調查中?fbclid=IwAR0FJ03PfIOV6FULF-iZYz7n0HZKX_nqeBMroYVOxHErFkfYuhVgM_Sm7yw


.

回覆 引用 TOP

[隱藏]
【梁凌杰死因研訊】家人指事前無情緒或欠債問題 曾言要等死因庭出判決後 才知去世原因2021/5/11 — 18:29



2020年6月15日,梁凌杰逝世一周年


2019 年 6 月 15 日,35 歲的梁凌杰在金鐘太古廣場墜下身亡,死因研訊今(11 日)午繼續。研訊主任在庭上讀出梁父母、胞妹在事發後兩個月錄取的供詞,三人一致認為,死者事前沒有尋死念頭、受情緒困擾,亦沒有欠債問題等,又指「要等死因庭出到判決後」,才會知道死者去世原因,以及會否作醫療投訴。惟根據入境處紀錄,他們早已離港,至今仍未入回港紀錄,昨今兩日亦缺席聆訊。


死者父親梁勝表示,兒子在香港管理專業協會羅桂祥中學完成中五課程後,轉至天主教崇德英文書院(夜校)就讀,其後遠赴廣州暨南大學修讀銜接大學的基礎課程,但在第三個學年退學,回港投身社會。母親彭蕙霞則透露,兒子起初在馬會兼職,繼而轉投另一間公司任文職,之後一直從事與金融相關的工作。

在死者的保險單上可見,他的職位為「營運總監」,但行業不詳。



家屬形容關係融洽 鮮談及時事
梁父在供詞中形容與兒子的關係良好,即使因工作繁重未能面對面溝通,兒子亦不時以電話聯絡,更會抽空陪伴他飲茶。在他心目中,兒子十分孝順、不計較兼富正義感。因體諒他的辛勞,兒子會主動提早去茶樓等位,更會在清明及重陽節陪伴家人拜山。

母親彭蕙霞同樣認為,兒子與家人的關係融洽,不過他們多數傾談生活瑣碎事,鮮有談及時事。梁母讚揚兒子性格率直、樂於助人,經常做義工探訪老人,亦會陪伴家人回鄉探親。

她憶述,案發當晚大約 11 時左右,接到警方電話指:「你個仔依家情緒好唔穩定,方唔方便即刻去律敦治醫院?」她隨即致電在案發地點附近的女兒梁凱怡前往了解,而她先與丈夫會合,再一同前往醫院。


死者心臟一度回復跳動
母親彭蕙霞續指,夫妻二人終在翌日凌晨約一時許抵達,並從醫生口中得知,死者約在 11 時失足墜下,有多處傷勢,經搶救後心臟短暫恢復跳動,但終宣告不治。他們情緒稍為平復後認屍,在清晨 4 至 5 時左右離開。

報稱任教練的胞妹梁凱怡在供詞指,雖然與哥哥的年紀相差 8 年,但兩人的關係一直很好。除了每年至少一次的家庭旅行外,死者與童軍朋友燒烤、露營及團拜等,均會邀請她一同參與。她表示,當日父母到場後傷心欲絕,父親更一度感到不適,須接受簡單身體檢查。



死者事前無異樣
三人一致認為,死者事前沒有透露生活的不愉快、出現尋死念頭、受情緒困擾,亦沒有欠債紀錄,並透露事後才得悉死者購買了人壽保險。此外,他們事前沒有留意到死者有異樣或與他人交往。至於死因及會否提出醫療投訴,三人均指「要等死因庭出到判決後,才知道原因」。


研訊明天繼續,預計會傳召事發當日的目擊者證人作供,包括保安、消防員及談判專家等。


案件編號:CCDI-481/2019


https://www.thestandnews.com/court/梁凌杰死因研訊-家人指事前無情緒或欠債問題-曾言要等死因庭出判決後-才知去世原因/

回覆 引用 TOP

【梁凌杰死因研訊】地盤管工、商場保安作供 指梁手持鎅刀 緊張但清醒 不見其服藥或用電話 (2021/5/12 — 14:26)







梁凌杰死因研訊今(12 日)踏入第 3 天,研訊主任傳召事發當日在場的地盤管工及太古廣場保安作供。其中,姓陳保安目擊梁凌杰雙手垂下,右手持露出刀鋒的𠝹刀,形容他狀態緊張但清醒,半小時期間「完全無郁過,企定定係到」;姓張管工則指,因雨衣及口罩遮蓋,看不見梁有否受傷、表情為何,惟期間未見梁服食藥物或使用電話。

不過,管工及保安兩人對於工地出入口有否上鎖,口供出現矛盾。管工強調工地出入口會從外面上鎖,得悉梁危站後他才用鑰匙開門入內;保安則表示,事發當日工地入口趟門無上鎖。


利基建築工程有限公司的地盤管工張耀雄今上庭供稱,張指,金鐘太古廣場自 2018 年 8 月起,展開外牆翻新工程,預計 2020 年 3 月完成。當時搭建了分內外兩層的工作平台,並以木板圍封東西兩邊的出入口。

張解釋,因東面入口的平台與大廈間的空隙較闊,故工人通常會經西面入口的趟門進出。他指,一般在工程進行期間,兩個入口均會從外面上鎖,鑰匙由他及數名工人持有。據他所知,工地範圍內沒有安裝任何閉路電視系統。



除工地入口 一般人可經花槽進入平台
研訊主任遂展示一張案發後拍攝、4 樓平台東面花槽照片,指除了東、西兩個入口外,外人可攀越東面花槽進入平台。張同意可經花槽進入,但花槽張貼了「切勿攀爬」的告示,認為「無人會咁樣爬入去」,加上花槽與平台間有圍網阻隔,由此進入更困難。但他留意到照片中的圍網「好似畀人扯低咗」。

2019 年 6 月 15 日下午 3 時半,張耀雄接到一個疑似來自工人的電話,稱有外人擅闖 4 樓的平台,遂立即趕往該處,並以鑰匙打開西面入口趟門。張供指,看到身穿黃色雨衣、戴眼罩的梁凌杰危站在最外層的平台,遂大聲呼喊:「先生!呢個係地盤範圍,你唔可以入嚟!」惟梁沒有理會。

張隨即著所有工人撤退,及後太古廣場保安及警方陸續到場。



指死者維持同樣姿勢
張耀雄指,在現場逗留了 5 至 6 分鐘,期間梁「無出過任何一句聲」,一直維持背靠平台欄杆、面向太古廣場的姿勢。他又指,因雨衣及口罩遮蓋,故看不到梁有否受傷或任何表情變化,亦未見他曾服食任何藥物或使用電話。張坦言,不知道梁用甚麼方式進入平台,附近數名工人亦稱沒有目擊到經過,但後來聽聞他是由東面花槽爬入去。
死因裁判官問,施工現場是否設置了一個俗稱「圍街」的棚架,以防工具不慎跌下來擊中途人。張確認並指,大廈與平台間的空隙,以及兩個平台合共約 1.9 米,剛好被約兩米闊的「圍街」覆蓋。另外,張在警方代表大律師熊健民的詢問下,確認地盤是 24 小時無間斷運作,又稱自己事後有就事件向上級匯報。



保安睹梁凌杰手持鎅刀 曾勸他「出返嚟」
另一名證人是太古廣場保安副主任陳鬯賡,陳指,事發當日約 3 時 50 分收到有人危站消息,遂前往平台了解。陳指,位於東面入口的趟門沒有上鎖,拉開後便看到面向他的梁。當時梁身穿黃雨衣、戴口罩和眼鏡,右手持一把已亮出刀鋒的鎅刀,但呈垂低的狀態。

陳隨即開口問:「梁先生做咩呀?不如出返嚟啦。」惟對方沒有反應。他續問梁腳旁的藍色背囊是否屬於他,梁點頭示意。未幾,工作平台下方有工人探頭張望,陳見狀謂:「佢哋收工㗎咋,唔使緊張。」男子簡短回覆稱:「好。」


保安稱兩個出入口均無上鎖
陳鬯賡形容,梁凌杰當時狀態「緊張但清醒」,因為「佢(梁)半個鐘完全無郁過,企定定係到」,直言「其實半個鐘唔郁係好辛苦嘅。」他又指,曾問過數個工人,梁是如何及何時進入工地,但「佢哋個個都唔知道。」他強調,若然事前知道可經花槽進入的話,必定會加強圍封措施。

陳指,根據過往觀察,工人開工期間,有時會打開趟門,惟當日他到場時,兩道趟門均關上,惟沒有上鎖。陳又認為,地盤開工時將趟門鎖上,要求工人進出時致電負責人開門的做法「好危險」,因一旦出現事故會阻礙逃生。



案件編號:CCDI-481/2019



https://www.thestandnews.com/court/梁凌杰死因研訊-地盤管工-商場保安作供-指梁手持鎅刀-緊張但清醒-不見其服藥或用電話/

回覆 引用 TOP

【梁凌杰死因研訊】警走近即以鎅刀架頸 男督察:梁雨衣印「黑警冷血、林鄭殺港」 相信「有啲訴求」(2021/5/12 — 16:58)








梁凌杰死因研訊今午( 12 日)繼續,當日有份到場處理案件的男督察稱,他一度嘗試接近死者,但對方見狀即以鎅刀架頸,只好作罷。男督察留意到,死者的黃色雨衣及橫額寫有「黑警冷血、林鄭殺港」等字眼,相信是「有啲訴求」,但梁未有宣之於口,亦一直未有回應提問。男督察指,現場種種跡象均顯示死者「有自殺傾向」,並排除他失足或意外墜下的可能性。

研訊明早繼續,屆時會傳召時任總督察聶凱鵾及 3 名談判專家作供。


隸屬中區警署軍裝巡邏小隊的督察梁宇熙表示,他在事發當日、即 2019 年 6 月 15 日,下午約 4 時半到場,當時中區警署公眾活動組馮姓督察已著手處理案件,其他救護及消防人員則在場戒備。

梁宇熙指,留意到死者左手持電話、右手持鎅刀,遂問他是否需要協助,惟對方未有回應。梁宇熙其後嘗試行近,但死者旋即以手上的鎅刀架頸,「似有所顧忌」,故梁宇熙只好作罷,並要求談判專家到場處理,同時著消防做好開氣墊的準備。



兩市民曾要求與死者對話
梁宇熙續指,周旋約 80 多分鐘期間,死者未曾回應過警方提問,只是不斷緊盯警方有何動作,不時望向電話。梁宇熙留意到死者的黃色雨衣及橫額寫上「心灰意冷、撤回惡法、黑警冷血、林鄭殺港」等字眼,相信死者「有啲訴求」,但未有宣之於口,亦沒有回應提問,故「未能探究到佢想要乜嘢」。

直至 5 時 52 分,談判組到場展開游說工作。梁宇熙遂返回地盤附近維持秩序,期間有兩名市民要求與死者對話,希望勸他返回地面,但遭談判組拒絕。至晚上約 9 時 08 分,梁宇熙聽到談判組大叫:「你唔好擒出去呀!」相信死者當時已爬出平台外。擾攘近 10 分鐘後,梁宇熙聽到同袍指死者已墜樓。



作供警認為死者「有自殺傾向」
梁宇熙坦言,因死者手持鎅刀,故認為他會自殘,甚至可能會跳樓。梁事後發現死者的筆記簿內有輕生字句,加上有一張已填妥的綠色殯葬心願登記表格,認為「佢有自殺傾向」,並排除他失足或意外墜下的可能性。

死因裁決官高偉雄問及,時任總督察聶凱鵾有否參與召談判組到場的決定,梁宇熙表示有與他討論,聶亦曾到場了解情況。死因裁判官追問,聶到場後是否取代了在場警察的指揮工作,梁宇熙稱會徵詢他的意見。被問到有否向消防擺放氣墊的位置給予意見,梁否認,指須交由消防判斷。



案件編號:CCDI-481/2019


https://www.thestandnews.com/court/梁凌杰死因研訊-警走近即以鎅刀架頸-男督察-梁雨衣印-黑警冷血-林鄭殺港-相信-有啲訴求/

回覆 引用 TOP

【梁凌杰死因研訊】鄺俊宇及畢慧芬曾要求對話 警拒絕:未經專業談判訓練 有安全風險 (2021/5/13 — 13:44)








梁凌杰死因研訊今( 13 日)踏入第 4 天,時任總督察聶凱鵾供稱,當日傍晚時分,前立法會議員鄺俊宇及「佔旺女村長」畢慧芬曾要求與死者對話,希望可勸服死者返回安全位置。但他考慮到,兩人與死者並不相識,亦未曾接受專業的談判訓練,加上死者手握刀鋒露出的鎅刀,恐怕會有安全風險,故拒絕安排對話。但他在研訊主任提問下承認,不能完全排除鄺俊宇的議員身份,會為事件帶來良性發展的可能性。

另外,死因裁判官高偉雄指出,當日特首林鄭月娥宣布「撤回」逃犯修訂條例,問警方談判專家曾否向死者提及此事。談判組主管黃廣興認為尚未是時候,擔心貿然展開深層次溝通會刺激對方。他又強調由警方進行談判是國際做法,故即使死者所穿雨衣及掛起的橫額上寫有針對警察的字眼,亦不曾考慮予非警方人員進行遊說工作。(見另稿)


現已獲躍升為警司的聶憶述,他在前年 6 月 15 日約傍晚 6 時半左右到達現場,發現消防員及警方談判組已在場展開遊說工作。據聶所見,現場除了已張開救生氣墊戒備外,亦設立由東至西的封鎖線,包圍太古廣場一期。

聶表示,稍早到場的督察梁宇熙隨即向他匯報情況,其間他透過圍板的罅隙看到死者及 2 名談判專家,但無法聽清對話內容。當時梁凌杰身穿黃色雨衣、戴眼鏡及口罩,同時雙手垂下,各執電話及鎅刀。及後,聶應談判組主管兼總警司黃廣興的要求,繼續與同袍在附近維持秩序。


入夜前,前立法會議員鄺俊宇及「佔旺女村長」畢慧芬向聶要求與死者對話,相信是想勸他返回地面。惟聶認為,兩人既非與死者相識,亦未曾接受專業的談判訓練,加上死者手握刀鋒露出的鎅刀,恐怕會有安全風險,令事件變得複雜,故拒絕安排對話。他亦曾向談判組轉達,但印象中未獲肯定的回覆。

警:難以猜測事情發展



研訊主任葉志康問到,曾否想過鄺俊宇的議員身份會為事件帶來良性發展。聶坦言不排除這個可能性,但考慮到警方的使命不單止要保障死者的生命安全,同時須顧及其他市民。他續指,如准許兩人的要求,須派員持盾在前方保護,以免他們被鎅刀傷及,但有可能會更進一步刺激死者的情緒,故難以猜測事情會朝好,抑或是壞方向發展。

聶又指,大約晚上 8 時 50 分,談判組稱死者要求再給予 10 分鐘時間。他們以為死者願意返回安全位置,於是開始著手準備後續工作,同時留意死者的情況。但到了約定時間,死者不為所動,其後更一度爬出平台外。談判組見狀繼續遊說,惟死者最終在 9 時 18 分墮樓。

警:死者墮樓前沒有特別事發生


被問到有甚麼刺激死者爬出平台時,聶稱當時密切留意事態發展,但該段時間沒有發生特別事情。聶解釋,由於梁凌杰面容被口罩等物遮蓋,所以無法觀察其表情,但他形容梁的情緒偏向平靜,沒有大吵大鬧,時而點頭示意,或以簡短字句回應。

聶從談判組口中得知,雖然梁有撤回逃犯條例的政治訴求,但沒有叫喊口號。聶認為,就一宗「企圖自殺」的案件而言,在場不同人員已開氣墊、設封鎖線,又圍封周遭行人路,「覺得應該做咗㗎啦。」



官質疑消防氣墊擺放位置未能真正保護
死因裁判官高偉雄指出,消防員當時把氣墊放在行車道上,而非貼近太古廣場對出的行人路。聶稱沒有親眼看見氣墊所在位置,但其後得知行車道與行人路中間隔著欄杆,故只能貼著欄杆放氣墊。死因裁判官追問,當時有沒有想過氣墊無法覆蓋約一米至一點五米左右的行人路,死者有可能直接墮落行人路,根本無法真正保護死者。聶回應稱,相信消防員會有專業判斷。

死因裁判官問到,一般而言,在場戒備的警員會否與談判組討論是否讓其他人與事主見面。對此,聶解釋雖然沒有清晰指引,但若然讓陌生人與事主見面,只會令事件變得更複雜。




案件編號:CCDI-481/2019


https://www.thestandnews.com/court/梁凌杰死因研訊-鄺俊宇及畢慧芬曾要求對話-警拒絕-未經專業談判訓練-有安全風險/




回覆 引用 TOP

【梁凌杰死因研訊】官問談判有否提政府宣布撤逃犯條例 警:沒有、憂刺激對方  (2021/5/13 — 15:29)









梁凌杰死因研訊今( 13 日)在西九龍裁判法院續審。死因裁判官高偉雄指出,當日特首林鄭月娥宣布「撤回」逃犯修訂條例,問警方談判專家曾否向死者提及此事。惟談判組主管黃廣興認為尚未是時候,擔心貿然展開深層次溝通會刺激對方。他又強調由警方進行談判是國際做法,故即使死者所穿的雨衣及掛起的橫額上,寫有針對警察的字眼,亦不曾考慮予非警方人員進行遊說工作。

另外,時任總督察聶凱鵾則供稱,當日前立法會議員鄺俊宇及「佔旺女村長」畢慧芬曾要求與死者對話,希望可勸服死者返回安全位置。但他考慮到兩人與死者並不相識,亦未曾接受專業談判訓練,故拒絕安排對話。惟他在研訊主任提問下承認,不能完全排除鄺俊宇的議員身份,會為事件帶來良性發展的可能性。(見另稿)

警方談判組主管兼總警司黃廣興是首個抵達的談判組成員。他指曾接受為期兩星期、合共 160 小時的嚴謹訓練。他透露案發當日正在休假,下午收到有人在太古廣場企跳的消息,遂趕往現場處理。他在傍晚 6 時左右到達,先向督察梁宇熙了解基本情況,繼而開始與梁凌杰對話。



談判組:梁凌杰情緒平穩 不時望電話
黃形容,梁情緒平穩,不時望向電話,與他有眼神接觸。當他開始自我介紹時,梁開聲及以手勢叫他離開。黃稱,他與梁溝通約 20 分鐘,很多時都是「我講佢聽」,溝通較為單向。他曾提醒死者小心安全,又問他有甚麼需要幫忙,惟他對提問均全無回應,甚至沒有提及自己姓甚名誰。

黃又指,雖然梁沒有提出任何要求,但從他的雨衣及橫額上的字句得知,他是想爭取政治上的訴求或理想。其後談判組第一、二隊隊長陸續到場,黃遂在晚上約 7 時半離開,當時梁情緒依然穩定。

黃表示,他知道有其他人士想接觸死者,但他們除了未經談判訓練外,亦可能會刺激死者的情緒,故最終拒絕。死因裁判官高偉雄問,一般而言,談判組在處理危坐個案時是否不會讓其他外來人士接觸事主,黃同意並指,雖然有時事主會要求見親友,但警方都會審慎處理,深怕他們會觸動事主的情緒。



談判組:沒向死者提及林鄭撤逃犯條例 憂刺激對方
死因裁判官指出,當日特首林鄭月娥宣布「撤回」逃犯修訂條例,談判組曾否向死者提及此事,以及跟他說其訴求已達到。黃坦言沒有提過,並解釋當時的首要任務是與死者建立基本信任,談話內容仍圍繞個人,如貿然展開深層次溝通,恐怕會刺激他。

死因裁判官又指,死者所穿的雨衣及掛起的橫額上寫有針對警察的字眼,問談判組曾否考慮予非警方人員,包括心理專家或精神科醫生進行遊說工作。黃認為,由警方展開談判是國際認可的做法,相反,心理學家或精神科醫生的專業並非危險談判或溝通,故沒有考慮過交予他們處理。黃認為,是次的遊說工作實質上是一個營救行動,故由警方負責最為合適。


死因研訊明天繼續,前立法會議員鄺俊宇將於明早出庭作證。


案件編號:CCDI-481/2019




https://www.thestandnews.com/court/梁凌杰死因研訊-官問談判有否提政府宣布撤逃犯條例-警-沒有-憂刺激對方/

回覆 引用 TOP

[隱藏]
【梁凌杰死因研訊】被警拒安排與梁凌杰對話 鄺俊宇:作為社工冀免悲劇發生 遺憾未能對話 (2021/5/14 — 12:00)








【補充內文】梁凌杰死因研訊踏入第 5 天,當日有份到場勸阻的前立法會議員鄺俊宇供稱,他到達太古廣場平台後,目睹梁凌杰的身影,惟多次請求警方讓兩人對話都被拒,「當時感到好可惜,傾到計、展開對話係有好嘅發展,遺憾唔能夠同佢講到一句說話。」他稱不知道梁凌杰當時手持鎅刀,「唔會係我嘅考慮,唔覺得佢會傷害我」。憶起梁墮樓一刻,鄺在庭上哽咽,形容是人生很難受的事,「我以為可以平安,我想每個人都平安,但嗰日做唔到,係我好大嘅遺憾。」


作供的警方談判組則稱,即使鄺俊宇是社工,亦不等於他曾受過談判訓練,加上他與事主的關係不明,會否刺激事主是未知之數,故難以判斷讓他介入可起正面作用,詳見相關報道

鄺俊宇指從立法會接獲梁凌杰企跳的消息,至到達現場歷時十多分鐘。鄺俊宇在下午 4 時多跑到太古廣場 4 樓平台,稱當時「好緊張,想即時接觸到佢」,同行還有一名梁姓女同事,途中亦見到律師伍展邦,眾人前往現場協助。
鄺俊宇到達平台,欲判斷梁凌杰的位置,隨即看到警員築起封鎖線。他第一時間與警員溝通,認得當中一名在以往遊行場合見過的女警,「印象中見過,互相認到」。鄺俊宇指該女警其後與自己同事通電,得悉她是港島區公共關係科警員「Jackie」。


鄺俊宇遭警方拒絕對話 遂離開現場
鄺俊宇向 Jackie 表示自己是註冊社工,「我嘅出現可以幫到手」,對方稱明白但未有即時處理。他續指當時與梁凌杰相距較遠,惟仍能看到他的身影。此時,警方拒絕他與梁凌杰對話的要求,指談判專家趕往現場,亦是封鎖範圍,故不適合勸說或溝通,要求他站在封鎖線外。


鄺俊宇逗留十分鐘,稱當時他不斷請求警方,「盡量試試啦,我幫到手」,惟對方稱不太方便,故他離開現場,搭扶手電梯到對面金鐘道的行人路,「至少可以望到佢,平台唔能夠發揮作用。」


死因研訊主任葉志康詢問,警方當時拒絕他與梁凌杰對話是否合理;鄺俊宇指「你問我,我係社工出身,可以避免悲劇發生」,但明言未能判斷警方拒絕是否合理。他稱希望警方讓他發揮作用,因他以往曾處理過企跳事件,「當時感到好可惜,傾到計、展開對話係有好嘅發展,遺憾唔能夠同佢講到一句說話。」


鄺俊宇:唔覺得佢會傷害我

他又稱自己會盡量做緩和角色,「我覺得當時氣氛⋯⋯對到話會好」。死因研訊主任問他,是否知道梁凌杰手持鎅刀;鄺俊宇稱不知道,「(對方手持鎅刀)唔會係我嘅考慮,唔覺得佢會傷害我,佢企係工地係情緒好差⋯⋯ 冇嘢重要得過救人。」他強調當時可以作出適當判斷,「我明白有風險但我要做呢件事,現場初心初衷係咁。」

研訊主任問鄺俊宇,會否擔心自己出現會引發政治或社會衝突,甚至令事件變得不受控制,他回應指,在事發前數日的衝突中擔任緩衝角色,總能在千鈞一髮之際解決,而警方亦會接受其協助,雖則不能說會向他致謝,但至少會心存感激。


鄺俊宇又指,當時並不知道死者姓甚名誰,只是本著「好想可以幫到佢」的心態行事。當他被警方拒絕後,一度在對面行人路觀察十多分鐘,並大聲呼喊,希望可引起死者的注意。但雙方相隔太遠,鄺俊宇自覺未能發揮任何作用。到下午約 5 時許,悖重返太古廣場附近,擬在重重圍板下找到一個可以看到死者的位置,「望到都好呀!」最終在酒店外一個位置發現約 6 至 7 米外的梁凌杰,當時他背向鄺俊宇,處於靜止狀態,鄺俊宇身旁的人嘗試叫喊,但對方無任何反應。


憶梁墮樓一刻 鄺哽咽
憶起梁凌杰墮樓一刻,鄺俊宇庭上哽咽說當時頭腦空白、情緒崩潰大哭,跪在地上,「我以往提過嘅輕生事件,未試過失手,勸掂好多人⋯⋯」,他形容當日事件是人生很難受的事,「我以為可以平安,我想每個人都平安,但嗰日做唔到,係我好大嘅遺憾。」

鄺俊宇指,當日下午 5 時多從地面折返平台,當時他與梁仍然距離甚遠,當中亦有障礙物,只看到他的背部及側面,長期靜止不動,途人亦指他沒有任何動作。鄺俊宇在平台徘徊 20 分鐘,「只能期待有冇機會(對話)」。至接近 6 時開始天黑,律師伍展邦亦在附近,他仍對事件抱希望,「希望冇事、希望平安,冇嘢可以做只能等。」

鄺在平台附近等候逾 4 小時,憶述梁凌杰墮樓一刻,他稱自己「飲緊嘢」,因伍展邦擔心他會暈,遂給他一些飲料。突然,他聽到途人擾攘聲,有人說「好似跳咗落去」。鄺俊宇聞言緊張,稱「咩跳咗落去!」,遂與伍展邦跑落地面。

鄺俊宇到達地面,心裡覺得事件突然變化,看到街上有軟墊,旁邊有人倒地。他憶起當時情況,庭上哽咽說當時頭腦空白、情緒崩潰;其後得知梁凌杰送往律敦治醫院,遂與伍展邦一起乘的士跟隨。死因研訊主任一度詢問鄺俊宇是否需要紙巾,鄺俊宇回復心情,表示不需要。


梁凌杰死因研訊由死因裁判官高偉權、兩男三女的陪審團共同處理,死因研訊主任為大律師葉志康。警務處及消防處以有適當利害關係的身份列席,先後由大律師熊健民及陳碧琪代表。


案件編號:CCDI-481/2019

回覆 引用 TOP



伸延閱讀
[按此隱藏 Google 建議的相符內容]
 27 12
 提示:支持鍵盤翻頁 ←左 右→ 發新話題發佈投票
請先登入
小貼士:
依家可以用“@”tag會員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