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wants TV消閒生活手機討論遊戲地帶影視娛樂校園生活數碼科技寵物樂園學術文化體育世界購物廣場時事投資貼圖影片上班一族美容纖體戀愛婚姻汽車討論成人資訊博彩娛樂資源交流站務管理
發帖
註冊 登入/註冊
 



追帖 打印

[小說] ♫ 歌聲滿心路 ♫



♫ 歌聲滿心路 ♫

[隱藏]
 
〈相遇〉
今天是星期一,是一個上班的日子。在中環,有很多匆匆忙忙的香港人為生活而奔波勞碌。
唯獨是劉暗影一個,只有她一個遊手好閒,在摩天輪下無所事事,漫無目的地行走著。
不,我希望真相是她是在逃避,她只是為了讓自己在生理和心理上過得舒服些。
但是她很不幸,直到現在,她竟然仍然看見巨型電視播放的一則新聞:
「香港中學文憑試今日正式開考,有考生表示自己為了取得五星星,事前花了許多心機準備,壓力相當大……」
劉暗影是不能看見有關讀書考試的畫面的,因此她垂下頭行快兩步了。
但是禍不單行,這時候,她不幸地碰見了幾個看上去與自己年紀相若的大學生。他們都是穿著同一個款式的T-shirt,團結得令她心生恐懼。
不過最令她的內心頓時像在行鋼線的,是大學生們毫無徵兆、突如其來的大笑聲。
這次,劉暗影不僅要掩著耳朵,還要急速逃離。
正當她以為躲在牆角便可以安全的時候,她發現了身旁原來一直站著兩個成年人。其中一個一看打扮便知道是個辦公室女郎,而且職位應該不低;另一個雖然不是穿西裝,但是也打扮得很斯文。
後者的職位一定較低,因為她正在忍受著前者強烈的謾罵。
這樣的情況,劉暗影不是完全不能看不能聽的,她也多次努力地適應它,因為她知道是不能逃避的。
但是時間越長,她就發覺自己內心的不安感越明顯,大得她最終也是要迫於無奈地跑離現場。
她還可以跑到哪裏呢?如果隨便選擇一個地方,她會遇上令她更不適的景象嗎?
她不敢再去了,她不想再被任何環境弄得不舒服了。
結果,她就因而站立在原地了。
儘管如此,她仍能望見在遠方,巨型電視依然出現了文憑試的考場,大學生仍在玩耍,辦公室女郎仍在張牙舞爪。
這樣的景像是無論怎樣也擺脫不了的,一直在劉暗影的腦袋中纏繞著,令她痛不欲生……
忽然,劉暗影的身後傳來了一段結他音樂,這很令她舒適,彷彿帶她前往了另一個境界。
緊接著,一把歌聲響起了。這副男聲頗為沙啞,充滿滄桑的感覺。
時下許多男歌手的嗓音都是既高音又清澈的,然而他們卻贏不了劉暗影的芳心。唯獨是這一副獨特的嗓音,她越聽下去,就越覺得獲得了療癒。因為這副嗓音直達了她的內心,好像正中了她多年來所需要的東西。
劉暗影立刻回頭一看……
這副歌聲,竟然屬於一個看上去跟自己同齡的男孩。雖然他也是大學生的年紀,但是在他臉上毫無嬉皮笑臉的意思,他更比一般大學生們多了一份慈祥的感覺,令她十分安心。
人生走到這一步的時候,她選擇了跑向那男孩。
剛巧,他也唱完了,一看見有個陌生的女孩興致勃勃地跑向自己,就覺得很驚喜。
「你唱得很動聽,」劉暗影站在他面前說,「我很喜歡你的嗓音!」
「謝謝你!」男孩說話的聲音跟唱歌的時候一樣的沙啞而低沉,「能夠遇上欣賞我的音樂的人真的很不容易。」
「我相信不會的,」劉暗影望著他憂愁的眼睛說,「世界上有很多人在等待被你的嗓音拯救。」
「拯救?你把我說得太誇張了。」男孩尷尬地說,「我只是香港成千上萬個歌手之中毫不顯眼的一個,既不懂交際技倆,也不願迎合大眾。」
說著,他把結他放在地上,然後倚在海旁的圍欄。
「歌手……原來你是個歌手?」劉暗影好奇地跟著他走,「唱歌是你的正職嗎?」
見他好像有點失落,劉暗影馬上道歉。
「對不起……我說錯話了……」
男孩向她友善地笑了。
「沒關係,十個有九個香港人都是不認識我的。」
「那麼,你可以介紹一下你自己嗎?」劉暗影以天真的眼神望著他,「我很有興趣認識你!」
男孩被她率真的話逗樂了。
「你想知道我的什麼?」他轉過身來,「我在樂壇行事低調,不會有一些很有趣的八卦消息公佈出來!」
「你放心,我不是那種多管閒事的人。」劉暗影溫柔地微笑起來,「我想知道的只有一件事,就是你的名字。」
男孩愕然地凝望著她。
「我要知道了你的名字,才可以上YouTube找你的歌來聽!」
竟然有人願意主動找自己的歌來聽,男孩頓時覺得很感動。
「我的名字,叫做郭昇陽。」
說完,他就再次揹起結他,演唱他剛出道的第一首歌。


「我要把我的眼睛挖出來
不願再看到人間的荒謬與悲劇」

「郭昇陽?」
在他的歌聲伴奏下,劉暗影把他的名字牢牢地記住了。


[ 本帖最後由 是仁 於 2020-6-2 10:22 AM 編輯 ]

回覆 引用 TOP

〈夢想〉
這個故事,發生在郭昇陽出道之前。
金鐘的中午,白領一族步伐匆忙四處覓食,沒有留意在香港公園的一隅,坐著一個彈結他唱哀歌的18歲男孩。
「呃……你剛才那個和弦,好像彈錯了。」
說這話的是個一身律師裝扮、抱著一大疊英語文件的二十多歲男子,他才剛從旁邊的高等法院出來。
「可以讓我彈彈看嗎?我想確認一下。」
郭昇陽把結他交到他手上。這位律師撥弦線的表情,認真得如同真正的音樂人。
「那不是D minor,而是 C minor來的。」
「原來你是位懂得音樂的律師,我真沒見過啊!」
這年輕的律師望著翠綠的樹叢嘆息。
「可以的話,我才不要當律師。無奈父親當年這般強迫我,還日以繼夜地游說我『加信你當音樂人是注定乞食的!』,我才不得不硬著頭皮進港大法律系……」
郭昇陽望著成群的飛鳥橫越藍天。
「我豈不也是這樣嗎?文憑試零分的我,找哪所學校來收錄?幸得朋友出手相助,我才獲得IVE入場券,當個煤氣維修學徒。
試問如此一個難能可貴的救生圈,我會放棄嗎?為了糊口,我曾經願意放棄音樂的。
但是下課後,我還是會不禁抱起結他,唱最愛的那幾首療癒人心的老歌。」
律師望進他昏暗的眼睛裡。
「怎麼你這般像我,煤氣少年?
我下班途經琴行時,豈不也會望進裡面的那套爵士鼓,想像自己就坐在那裡,打三天三夜也不厭倦。
難道夢想……真的那麼難放棄嗎?」
郭昇陽也望進他被現實世界模糊了的雙眼。
「假如我可以逃學,我只想逃學到紅館,在燈光四射的舞台上高歌三天三夜。
那你呢,律師先生?你何不曠工去追求夢想?」
「你叫我曠工?」律師苦笑起來,「眼下一宗又一宗官司迎臉而來,我怎能丟下無數的求助者不顧?
但是假如我真的可以辭職不幹,我要當個鼓手,連同我那兩個會彈結他與貝斯的朋友,一起組樂隊!
原來,我只欠一個主音而已。夢想,就在不遠的未來!」
說完,他的眼睛閃爍著夢想的淚光。
「即使我可以當個Solo singer,那又如何?」郭昇陽也苦笑起來,「我身邊的朋友,沒一個會彈結他、貝斯,更別說打鼓了!
原來,我只欠一隊能夠為我伴奏的樂隊而已。否則,夢想已經掌握在我手裡!」
說完,他的耳朵彷彿聽見夢想的呼喚。
「且慢……」
兩人幾乎同一時間叫了出來。
「我和你結合起來,豈不就能互補對方的不足了嗎?」
說罷,彼此都伸出了友善的手來。
「我是郭昇陽,本來是個IVE學生……」
「我叫何加信,本來是個律師。但是從今開始……
你有興趣為我即將誕生的樂隊擔當主音嗎?」
郭昇陽燦爛地笑了。
「當然有興趣了!這麼難得的機會,我還敢與它失之交臂嗎?
只要我和你一起合作進入樂壇,無論遇到什麼難關也共同進退,一定能夠擦出亮麗的火花!」

回覆 引用 TOP

〈誰在彈奏我的歌〉
今天下午,郭昇陽走進了旺角朗豪坊。當他經過中庭的時候,他聽見有鋼琴的聲音響起。
原來那裏有一部鋼琴,是商場給公眾彈奏的。有許多小孩子聚集在那裏,他們在亂彈一頓,十分刺耳。
忽然,換成了悅耳動聽的音樂。原來,小孩子散去了,只剩下一個女孩在演奏。
他漸漸覺得這女孩的外型有些面熟,好像在哪裡見過。
而她在彈奏的音樂,就更加面熟了……


「我把夢想賣給你
你只給我30元
原來我的夢想是那麼沒價值……」


他一邊唱,一邊走到女孩面前。
劉暗影一聽見他的歌聲,就驚訝得停止了。
「你幹什麼停住了?」郭昇陽微笑著說,「我還沒唱完!」
「昇陽 ,你竟然來到這裏,真湊巧啊!」
「沒什麼的,想來看看有什麼創作靈感而已……」
劉暗影繼續彈奏下去讓他唱了。商場裏的遊人一聽見他的歌聲,就好奇地停了下來欣賞。
「他是誰?嗓音真特別!」
「他看上去才只有二十一、二歲,嗓音怎可能這麼滄桑的?」
郭昇陽一唱完,人們就熱烈地鼓掌了。
「原來你也聽過我的《30元之夢》。」
「是呀!」劉暗影抬起頭來望著他說,「我很喜歡這首歌,歌詞寫得很有意思!」
「其實,」郭昇陽也坐在琴椅上,「歌詞是我寫的。」
「真的嗎?」劉暗影十分驚喜,「昇陽 ,你真厲害,文筆那麼優美!」
「文筆優美又如何?」郭昇陽忽然露出哀傷的神情,「一點用處也沒有!」
「為什麼這樣說,」劉暗影緊張起來,「文筆好便可以寫出美麗的歌詞了!」
「唉,要那麼多歌詞幹什麼?」郭昇陽嘆息,「我的歌都沒有人聽!」
「誰說沒有人聽,」劉暗影指著周圍的人說,「剛才不就有很多人在欣賞嗎?」
「年青人,你的歌喉真棒!」
「要是你能當上歌手就好了!」
劉暗影站起來正面望向群眾。
「郭昇陽他,本身就是一個歌手。
或者你們不認識他,但是希望大家從今以後可以多聽他的歌。因為,他的歌真的很有療癒感!」
郭昇陽激動地望著她。
「昇陽 ,你能再唱一次給我們聽嗎?」
「時下沒多少個像你這般有水準的歌手呀!」
在群眾善良的鼓勵下,他終於重拾自信了。




回覆 引用 TOP

〈鼓勵〉
正當郭昇陽在為今晚的表演彩排時,電話忽然響了。他一看,原來是哥哥郭逸雲打給他。
「喂?阿哥,找我有什麼事?」
「我最近終於儲夠錢買到樓了!」郭逸雲的語氣十分興奮,「明天就要入伙了,你有空來參觀一下嗎?」
郭昇陽本該是要替哥哥感到高興才對的,但他卻覺得內心突然有一種憂愁感掠過。
「有,當然有空了。」他略帶冷感地說,「我的Job那麼難接,我想忙也難了。」
***
郭逸雲的新居就在西九龍的豪宅區。
凝望著華麗的樓宇,郭昇陽真是感慨萬分。
他走進某一座,然後登上某一層,再在某一個單位按下門鈴。
一開門,他就看見了有一段時間沒見的哥哥和嫂嫂胡悅虹,父母也來了。
「昇陽,我們等了你很久了。」母親擔憂地說,「不是遇上了什麼意外吧?」
「不,」他有點呆滯地說,「是因為我太投入錄音的工作,差點忘記了來找你們,很抱歉。」
「別這樣,快來坐下吧!」胡悅虹熱情地招待他,「你想喝什麼?」
「不用了,我自己已經有水喝。」
郭昇陽拿出水瓶一看,卻驚見裏面半滴水也沒有。
「拿來吧,我給你添水!」
郭逸雲正想從他手裡取過水瓶,郭昇陽卻阻止了他。
「不必勞煩你了,」郭昇陽的眼神有些空洞,「我現在不是很渴,待會兒我自己去7-11買水就行了。」
胡悅虹不禁苦笑了起來。
「昇陽,怎麼你這麼傻的?
你阿哥阿嫂又不會收你錢,為什麼你反而要自己掏腰包去買水?」
郭昇陽還想解釋,卻不想家人擔心,只好把水瓶交給郭逸雲。
「逸雲,你們這裏的風景真是一流!」母親站起來望向窗戶說。
「要不是逸雲你能幹,也買不到這般上等的房子吧!」父親拍著大兒子的肩膊說。
一家人都在快樂地欣賞著這個豪宅的時候,唯獨是身為老么的郭昇陽站在一旁悶悶不樂。
他從小到大都不是這樣的,但自從哥哥大學畢業後,他就變成這樣了。
「要是阿爸阿媽你們喜歡的話,搬進來跟我們住吧!」郭逸雲指著其中一間房,「我們早就替你們預留好房間的了!」
「逸雲,這不太好吧!」母親搶先說,「那你和新抱便會沒私人空間的了!」
「阿媽,你不必擔心!」郭逸雲提醒她,「在這三個房間裏,我們可以各自創造私人空間的嘛!」
「那麼,」父親隨便地說,「第三個房間……你們是打算給將來的孩子嗎?」
「阿爸,我和老婆決定好了不生孩子,」郭逸雲突然望向郭昇陽,「那是留給昇陽的!」
「什麼?!」郭昇陽被嚇了一跳,「阿哥,你是在說笑而已?」
「這是真的!」郭逸雲友善地對他微笑,「不然我也不會選擇三房兩廳了!」
「你幹什麼對我這麼好……
我不值得你對我這麼好!」
忽然,郭昇陽嚴肅了起來。
「還是由同一個父親、同一個母親養育成人,
我的哥哥當上工程師了,
他沒有辜負到父母的期望了,
為這個家貢獻了。
但我呢?
我只是一個歌手,還要是出了道兩年都仍然寂寂無名的那種,每月賺到的錢少得僅僅能夠供給自己用……
我對這個家從無貢獻,試問我又怎能這麼厚臉皮在你的家裏白住?我就連喝你的一杯水也配不起吧!」
說完,淚水就在他眼眶裏打轉了。
「昇陽,你怎能這樣說!」
父親激動起來。
「我和阿媽對你們兩個,從來都沒有什麼特定的期望的!
能夠將你們養育成人,我們已經很安慰了。
只要你們能做到自己喜歡的事情便行了,我們做父母的又怎能計較子女有沒有所貢獻?」
母親也被他弄哭了。
「昇陽,難道我們不知道你從小就愛唱歌嗎?
正所謂職業無分貴賤,我們都沒有看不起你了,你又為什麼看不起自己?
況且,這兩年來我們看得出你已經付出了很多努力,你不是刻意不給我們家用,是嗎?」
郭昇陽苦笑了起來。
「那麼,你們覺得我唱歌難聽嗎?
如果真的是這樣,我想我該要有點自知之明,早日退下來吧!」
他這麼一說,胡悅虹就忽然拿出手機,按了幾下。接著,就播出了一段面熟的音樂……
郭昇陽一聽,十分驚訝。
「阿嫂,你的手機裏……怎會有我的歌的?!」
胡悅虹坐到他面前。
「昇陽,我認識了你那麼久,也不知道你的歌聲是那麼的動聽!」
她摸了摸郭昇陽的頭。
「我告訴你,去年我失業的時候,一厥不振得要命,是你的歌聲拯救了我!」
郭昇陽開始被他們打動了。
「昇陽,新抱她說得沒錯,」母親拍他的肩膊,「你的歌聲有一種強大的力量,可以療癒人心靈的創傷!」
郭昇陽正在猶豫著該說什麼,這時候,郭逸雲擅自拿出他的結他,然後交到他手裏。
他看著,感到很愕然。
「昇陽,你可以再一次唱歌給我們聽嗎?」
眼見家人對自己充滿肯定,他終於微笑了起來。於是擺出慣常的手勢,開始彈奏。


「土瓜灣冷了
我想像著家鄉雪花紛飛的景象……」

回覆 引用 TOP

[隱藏]
 
〈坑渠裏的一元〉
今天,劉暗影在深水埗黃金電腦商場前方的空地表演魔術給途人看。
「首先,我要請一位觀眾幫我一個忙。」她望著圍觀者說,「有誰願意把一元借我一用?」
「一元罷了,我當然有啦!」大學男生Ray豪爽地拿出一個一元硬幣,「嗱!」
劉暗影接過那看上去很新煥的硬幣。
「謝謝你!……那麼,接下來我將會做什麼呢?就是令它馬上消失!」
她用兩隻手指夾著那硬幣,放到面前,然後一向它吹氣……
「哇!好厲害呀!」
群眾立即鼓起熱烈的掌聲。
「當然,我是不會私吞掉這位先生的錢的,所以我現在就要還錢了!」
劉暗影假裝出一連串的手勢,正當她要把那一元變回出來時,忽然,她聽見身旁有金屬掉落下來的聲音。
她猛然垂下頭一看,地上的坑渠蓋的縫隙竟然綻放出銀白色的光芒。
「哦!你穿煲了!」
在一片觀眾的喝倒彩聲中,她心急如焚,旋即跪下來窺探進坑渠蓋下面的世界,發覺裏面真的很骯髒。
見她遲遲不動手,剛才借她一元的Ray開始鼓譟了。
「喂!你快把錢還給我呀!」
「可是我根本不能把它撿上來!」她辯解。
「怎會不可能呀!」有中年婦女不滿地說,「你打開坑渠蓋不就行了嗎?」
「把它撿回來吧!……」
群眾都高呼起來,只著緊Ray僅僅的一塊錢,而從不體諒劉暗影魔術失敗後的心情,甚至此刻的難處。
在群眾高度的壓力下,她只好硬著頭皮打開了沾滿泥濘的坑渠蓋,然後整個人幾乎伏在骯髒的地面上,將手臂伸進坑渠裏。
無論她怎麼盡力,手都還是觸碰不到那硬幣。
自己已經願意突破潔癖的底線了,為何老天爺仍是要考驗她,把坑渠弄得那麼深?
那一刻,她終於按捺不住了。她望見自己的眼淚從臉上直落坑渠底,剛巧打中了那塊硬幣。
「暗影?!」
就在最絕望的一刻,忽然,世上最動聽的聲音在她耳邊響起了。
她猛然抬頭一看……
「昇陽!」
是的,她打從心底裏最渴慕的人,此刻出現在她面前了。
「你來救我吧!」
「發生什麼事?你幹什麼在找坑渠裏的垃圾?」
「我也不想的!」她委屈地大哭起來,「我不小心把別人的錢掉進去了!」
見她哭得那麼可憐,郭昇陽的內心頓時感到酸溜溜的。
「別怕,」他二話不說,就跟著劉暗影伏了下來,「我來幫你吧!」
他把手臂盡可能地伸下去,可是連他自己的手也不夠長。
「哼!」Ray不屑地說,「你呀,身為男人,竟然連撿個硬幣也不能呀?真差勁!」
郭昇陽抬起頭來怒視著他。
「你說得那麼了不起,你來撿吧!別告訴我你在欺負女生!」
望見他在辯護自己時罵人的模樣,劉暗影看見了他充滿男子氣慨的真性情,也覺得很感動。
「一元而已,你也要跟她計較,真是離譜!」
說著,郭昇陽摸了摸自己的褲袋,拿出了一個殘舊的一元出來。
「我還給你,那行了吧?」
Ray不懷好意地望了望那一元,又望了望郭昇陽,然後大笑了起來。
「我認得你……你叫什麼……郭昇陽,是嗎?
身為歌星,竟然還要你做剛才的厭惡性工作,真是辛苦你了!不過……」
他忽然取過那一元,然後將它拋進坑渠裏。
「喂!你!……」
「憑你那爛一元就可以彌補我的損失嗎?
我那個是2017年特別版來的!」
他眼神邪惡地捅著郭昇陽的胸膛。
「我不管你是什麼大明星,也要設法替我把它撿上來!」
郭昇陽咬牙切齒地凝望著他。
「昇陽,你還是走吧……」劉暗影捉著他的手臂說,「這明明只是我一己之過,我沒理由要你來承擔的!」
郭昇陽眼神堅定地望著她。
「這條茂李分明就是在刁難你,我是不會再讓任何人傷害你的了!」
「昇陽……」
劉暗影激動地凝望著他。
「怎樣?是不是死也不願撿上來?」Ray越來越不耐煩,「嗱!別說我沒人性……我現在就放生你們!不過……
郭昇陽,你要在這裏給我唱五小時歌!」
劉暗影頓時慌張起來。
「五小時?那怎麼行的?昇陽,你會啞掉的!」
「你以為我會怕你嗎?」
郭昇陽還是拿出了結他。
「做得好!真有義氣!」
正當Ray在諷刺地鼓掌時,忽然,啪的一聲,眾人望見郭昇陽竟然把自己的結他鋼線扯斷了。
「啊呀!」劉暗影驚訝地大叫起來,「昇陽,你幹什麼呀?!」
「你根本就不是有心欣賞我的歌,那我為什麼要唱給你聽!」
說完,他就再次跪在坑渠旁邊,劉暗影好奇地跟著他。
原來,他是想將鋼線往下面垂,然後輕易地將那兩個一元吸上來。
特別版一元終於重見天日,劉暗影內心十分興奮。
「嗱!」郭昇陽將那銀光閃閃的一元塞進Ray的手裏,「既然那麼珍貴,以後就別借給人吧!」
Ray向他們哼了一聲便走了。
這時候,郭昇陽留意到劉暗影正在捉著自己的衫腳。
「沒事了!」他微笑著說,「壞人已經走了!」
「對不起……」她扁著嘴說,「要不是我不小心,也不會害你要把結他整爛了!」
「傻妹,我扯斷了鋼線而已,」郭昇陽摸她的頭,「可以再去買的嘛!」
白馬王子竟然願意為自己犧牲,劉暗影覺得這很像在做夢。

回覆 引用 TOP

〈白馬王子病倒了〉
今天,劉暗影來到了柴灣青年廣場出席一個獨立音樂交流會。
表演者很多,而且各有風格,但是沒有一個能夠令她難忘,就除了他,她所情有獨鍾的郭昇陽。
輪到他出場了。咦?幹什麼他今次沒有結他旁身的?工作人員還將一個電子琴放上了舞臺?
他一閉上眼,就開始按下琴鍵了。
第一次聽白馬王子以鋼琴伴奏的歌,劉暗影覺得他這樣很溫柔。
忽然,全部聲音都停止了。她驚訝地看見郭昇陽的手不再彈下去,頭也垂了下來,這樣的靜止持續了一整分鐘。
之後,他跟幕前工作人員說了幾句話,便由別人攙扶著走下舞台了。
劉暗影追著他走到後台了……
***
「昇陽!昇陽!」
劉暗影終於在化妝間附近的一排椅子找到郭昇陽。
「咦?暗影?……」
「你幹什麼突然間走了?」劉暗影坐在他身旁。
「我很不舒服,」郭昇陽按著額頭說,「我覺得頭很痛!」
望見他痛得繃緊著臉,劉暗影十分擔心。
「不如我給你吃止痛藥吧,好嗎?」
「好的……」郭昇陽連說話的氣也開始不夠了。
劉暗影把藥丸交到他手裏,豈料到郭昇陽把藥丸吞下之後不久,臉色竟然變得蒼白,他還要按著胸口,表情十分痛苦。
「昇陽,你現在覺得怎樣了?」
「我…我想去廁所……」
「可是,」劉暗影四處張望,「我不知道廁所在哪裏呀!」
「你去替我問…快點……」
於是,她回到外面了,幸好這時有一個職員經過。
「請問廁所在哪裏?」她的語氣非常焦急。
「女廁就在入口的右邊!」
「不,我是想問男厠在哪裏?」
這下子,那職員露出了詫異的表情。
「呃…我是替朋友問的!」
幸好她急中生智,不過原來男廁也只是在入口的左邊而已。
然後,她馬上跑回去郭昇陽那裏。可是一到達,劉暗影就看見也身為歌手的鄺尚志正站在他身旁,已經給了他嘔吐袋。
而郭昇陽,當然是在吐個不停了。
「昇陽……」
吐夠了之後,他就把頭倚在椅子上閉上眼休息。
「對不起,我回來晚了。」
「不要緊,」郭昇陽竟還能說笑,「幸好有尚志在,否則我就要吐到滿地都是了……」
「昇陽,如果你沒什麼大礙的話,」鄺尚志孭起背包,「我先走了!」
「慢著……」郭昇陽把他叫住,「我還有點暈眩,你可以送我回家嗎?」
「很抱歉,」鄺尚志不好意思地說,「我待會兒還要出席歌迷會的活動!」
他望向了劉暗影。
「或者,由你的這位朋友送你回去好嗎?」
他一這麼說,郭昇陽就尷尬地望向了劉暗影。
「這……不太好吧!」
「真的很抱歉!……不說了,我夠鐘走了!」
結果鄺尚志真的離開了,遺下了他們兩個。
「暗影……」郭昇陽不禁冒汗了,「你不會介意的吧!」
「我怎會介意呢?」劉暗影友善地說,「要是你在回程時又要再吐卻沒人理會,我才擔心呀!」
聽罷,郭昇陽對她微笑起來了。
***
坐了很久車,兩人終於回到了西九龍漾日居。
門鈴一響起,郭太太就馬上去開門。屋裏的人一看……
「昇陽,你回來了?……」郭先生愕然地說,「咦?那位女生是……」
「昇陽他今天不舒服,」見郭昇陽不作聲,劉暗影替他回答,「他託我送他回家了。」
「你叫他昇陽?」郭逸雲好奇地說,「你是他的誰?女朋友嗎?」
「請別誤會!」劉暗影連忙解釋,「我只是他的忠實粉絲而已!」
「逸雲呀!」郭先生搖頭嘆息,「你弟弟現在不舒服了,你怎能還在說笑!」
「昇陽,你哪裏覺得不舒服?」郭太太扶著她心愛的老么說。
「我的頭很痛,而且剛才還吐了……」
「是嗎?」她吃了一驚,「真是擔心死我了!那麼今晚早點上床睡覺好嗎?」
就是這樣,劉暗影目送著郭昇陽在母親的扶助下回到他自己的房間了。
(希望過了今夜,他會忘記我曾經上過他的家吧。)

回覆 引用 TOP

〈沙灘上的歌聲〉
這天,劉暗影在旺角登上一架小巴。車頭寫著的目的地,是西貢浪茹。
車子駛到一片純淨的沙灘時停下來,劉暗影從車窗望見郭昇陽熟悉的背影在等候她。
「暗影,你來啦?」
音樂人們朝她揮手,他們都放下了平時充滿個性的搖滾形象,而穿著悠閒的泳裝。
「跟我們打排球,好嗎?」
劉暗影回首望向自己的白馬王子,期望他聽到這句話後也會有點反應,郭昇陽卻依舊站在高處,遙望遠方的島嶼獨自沉思。
「你們玩吧,我不玩了!」未等她發問,郭昇陽已率先回答了。
劉暗影還在擔憂著他這般自閉,身為性感系歌手的蘇皚雪主動地走向郭昇陽了。
「昇陽呀,」她撒著嬌說,「難得來沙灘了,你幹什麼還穿得這麼保守呢?」
她這麼一說,劉暗影才留意到郭昇陽雖然穿著長外套,腳上卻是穿涼鞋的,似乎有點弦外之音。
他只是冷冷地對蘇皚雪微笑一下,就脫下長外套,裡面竟然跟大家一樣都是泳裝。
「明知道是來沙灘,我又怎會不迎合大家呢?」
劉暗影不理會他了,就隨大家一起去打排球。


「從前有一隻怪異生物
躺在鬧市的道路被太陽烘乾
經過的人都無視牠
任由牠蒸發成空氣……」


玩著玩著,身後就傳來動聽的沙啞歌聲。不用回頭看,也知道是郭昇陽獨一無二的嗓子了。
「唉,昇陽,你真是的……
來投進熱情的大海裡輕鬆暢泳吧!」
在演唱會替他打鼓的何加信忽然跑到郭昇陽身後,一腳把他踢進海洋。
「哇呀!」
郭昇陽被嚇了個措手不及。
「老兄,你幹了什麼好事!我可不懂游泳的!」
何加信也不是要看著好朋友死裡掙扎的,就扔了個救生圈給他。
「你這何加信,真是豈有此理……」
望著何加信拿自己的結他來彈,身為歌手的他手上卻只有救生圈,他內心真是非常無奈。

回覆 引用 TOP

〈電視台鬧劇〉
「暗影,告訴你,『玩High咗』邀請我參與拍攝呀!」
「什麼?」劉暗影旋即擔憂起來,「那種節目太瘋狂了,絕不適合你去的呀!」
「沒辦法啦,誰叫我的收入這麼少呢?」郭昇陽安慰她說,「難得公司給我Job,我就不得不接了!」
這夜,郭昇陽人生首次進入港夢電視台的錄影廠。
「各位觀眾,歡迎大家又來到『玩High咗』跟我們狂歡一夜了!」穿得古靈精怪的節目主持人徐孝之說,「今集,我們很高興邀請到一群年青的樂壇新秀來與我們大玩特玩!」
劉暗影坐在觀眾席上觀察著台上的一舉一動,只怕有不測風雲出現。
「接著我們有請郭昇陽出場!」
穿著和平時沒大分別的郭昇陽,渾身不自在地走到徐孝之身旁。
「昇陽,你被大眾暱稱為療癒系歌手,近來的人氣度逐漸急升啊!」
「過獎了,我仍是個新人,還得向你們各位前輩多學習的!」
劉暗影留意到他說話時,放在身後的雙手震抖個不停,好像有病似的。
「事不宜遲,我們馬上開始第一環節!」
望見一張張舒適的梳化椅被搬來台上,郭昇陽心想,待會兒要做的事似乎沒什麼大礙。
「昇陽,請你先坐下!」
徐孝之發號司令後,就有一個身穿唐裝、束著麻花辮子的女子來到,跪在郭昇陽面前,眼睛注視著他的雙腳。
「幹什麼……喂!誰讓你脫掉我的鞋子!」
她甚至把他的襪子脫掉,然後熟手地為他進行……
「我什麼時候說要做腳底按摩!」
「昇陽!」徐孝之一臉陰險的笑容,「現在請你獻唱一曲吧!你可知道你滄桑的聲音迷倒了普羅大眾嗎?……各位觀眾,你們猜猜看他會唱自己的哪一首歌呢?」
平時只會在錄音室聽見的伴奏響起了,郭昇陽接過麥克風,正要開聲歌唱,卻因為腳底的疼痛,而無法唱出平時的水準。


「街…街燈……映照著……渾身…濕…濕透的……的我……」


他繃緊的臉龐,如同劉暗影繃緊的內心。
「各位觀眾,歡迎你們回來收看!讓我們馬上進入第二環節吧!」
還是和剛才一樣每人皆坐在一張椅上,這回面前卻多設了一張桌子,上面安裝了一部指向自己的古怪噴槍。
「這東西…豈不是要陷害我的吧?」
和他一起來參與節目的歌手鄺尚志見狀就安慰他。
「懷著平常心吧!無論發生什麼事,都一定可以大步跨過的。」
徐孝之站在一眾參賽者面前。
「接下來我將會向你們每一個發問,要是你們答對了,價值連城的獎品就歸你們的了!」
郭昇陽心想,我既然不希罕禮品,即使答錯也該安然無恙吧。
「昇陽!你聽好我的問題!」
徐孝之洪亮的聲音把他叫醒了。
「以下哪一個是『傻瓜』的泰語?A『隆隆』,B『沙沙』,C『波波』,D『嘟嘟』?」
觀眾席傳來一大堆的笑聲,郭昇陽聽罷憤怒得咬牙切齒,開始忍不住了。
「徐孝之,你根本就在耍我!那四個選擇都是毫無根據的,你這是叫我碰運氣嗎?」
「你要我再問一次嗎?」虛偽的徐孝之不管他如何指控自己,「請問你的選擇是A、B、C,還是D?」
望見這麼多鏡頭拍攝著自己,郭昇陽只好提醒自己,打份工而已,索性忍讓下去吧。




回覆 引用 TOP

「D!」
「你肯定?」
「是的!」
話音剛落,桌上一直瞄準他的噴槍果然對他不客氣了,就拼命朝他的臉噴射奶油,把他從闊邊帽到長西裝外套,甚至是髮尾與耳環上都沾滿了黏答答的奶油。
觀眾席再次傳來一大堆的笑聲,而這次,郭昇陽清楚聽見混集其中的,更有徐孝之粗豪的笑聲。
從那一刻起,他已有離開的念頭了。但無奈為了取得這份工作帶來的薪金,他不得不咬緊牙關堅持到最後。
「昇陽,別這樣!大家都在玩遊戲而已,這麼介意幹什麼呢?」
即將進入第三環節時,鄺尚志走到他身邊拍他的肩膀。
「謝謝你。」
郭昇陽才對他輕輕一笑,轉身就望見台上這次被搬來另一部古怪的機器,上面亦有一部噴槍,不過這噴槍是指向上的。
「昇陽!」
再次聽見徐孝之叫喚自己,郭昇陽已經不再以禮貌的眼神望向他這前輩了。
「皚雪!」
同時間,徐孝之也叫來了那個近來出了名最愛跟男藝人勾三搭四的女歌手蘇皚雪。
「你們兩個面對面站著,待會兒我會把乒乓球放在這噴槍上的。你們要鬥快,誰用嘴巴把乒乓球先吸過來,價值連城的獎品就歸誰了!」
徐孝之把這兩個年輕男女歌手推向機器,兩個孤男寡女旋即親密起來。
蘇皚雪當然旋即滿腦子都是好色的狂想,而正直的郭昇陽,則只有滿臉恐懼的汗水。
「三、二、一,開始!」
兩人努力地朝著在空氣中飄浮的乒乓球拉長嘴巴,頑皮的乒乓球卻好像一直在逃避他們似的。結果不知是有人不懷好意還是一不小心……
這兩個年輕男女歌手親吻對方的嘴唇了。
觀眾席第三次響起地震般猛烈的笑聲,當然少不了倚老賣老的徐孝之。
蘇皚雪當然興奮莫名,臉頰馬上紅得要命了。至於郭昇陽,臉龐雖然也很紅,但絕不是因為親吻了女性……
「郭昇陽!你去哪裡呀?」
忽然,他轉身跑起來,好像是要找某個地方。
「郭先生,我們的拍攝尚未結束的!」節目導演走過來阻止他,「請你回到台上吧!」
「你沒權利管我,我就是要走!」郭昇陽朝她吼叫,「快告訴我出口在哪裡!」
也許有電視台職員看不過眼了,就捉著他跑向出口,指示他如何離開這片鬼地方……
***
夜深了,港夢電視錄影廠外面下著大雨。
郭昇陽坐在濕漉漉的行人路上,痛苦得欲哭無淚,只懂得不停捶打骯髒的地面。


「街燈映照著渾身濕透的我
黑夜中的那道曙光
從來都只是你」


忽然,一段歌曲傳入耳朵。這副男聲一聽就知道不是出自專業歌手,但是熟悉的療癒系旋律,令他感到非常好奇。
「阿哥?!」
他抬頭一看,竟然是郭逸雲,正在他頭上撐著雨傘,為他擋去了雨水的擊打。
「回家吧,還呆在街邊幹什麼?雨勢漸大了,你會著涼的!」
還是第一次,郭昇陽被自己寫的歌療癒了。
「黑暗中,」行走於歸途時,他望著哥哥心想,「感恩世上還有你。」

回覆 引用 TOP

[隱藏]
 
〈不一樣的書〉
今天,郭昇陽在尖沙咀海港城逛書店時,發現有一班人在七嘴八舌地討論某一本書。
「是什麼書這麼有趣?」他心想。
他也走過去,當他拿起一本來看……
「哇!什麼來的?」
他真是被嚇了一大跳。
這本書的封面是他自己。
作者叫做郭逸雲。
書名叫做《我的弟弟郭昇陽》。
「什麼時候寫的?我竟然毫不知情!」
一聽見是一把臉熟的聲音,人們立即抬頭一看……
「郭昇陽?!」他們很驚喜,「竟然是你,真湊巧啊!」
「你哥哥出書了,你會買一本捧場嗎?」
「我要先知道他寫了什麼,」郭昇陽說笑,「要是他把我的醜事公諸於世了,我就決不捧場!」
「你儘管放心,」有中年婦女說,「我們剛才替你看過了,你哥哥不但沒有出賣你,還寫得很感人呢!」
「那麼好?」他於是親自驗證了。
一打開第一頁,他就看見「作者簡介」。
「阿哥他又裝帥了!」他望著郭逸雲set了頭的照片說。
「郭逸雲,男性,生於1993年,工程佬一個。本來只是一個寂寂無名的小市民,因為弟弟郭昇陽而被捲入了流行音樂的漩渦……」
以上便是郭逸雲為自己寫的簡介了。
然後,下一頁便是序言了。郭昇陽一看……
「什麼?!是阿爸阿媽寫的?!」
真想不到連他們倆也會寫作。作為藍領,他們倆平時執筆的機會真是極少。
雖然毫無文采,但是他們倆也寫得很長,長得至少現在看不完。
從那時起,郭昇陽就開始想買這本書了。
他再翻下去……
「啊呀!」
裏面的插圖相當多,而且有不少都是他們兩兄弟小時候拍攝的照片,包括……
「你這個郭逸雲!」郭昇陽笑著罵他,「好挑不挑,幹什麼要挑我們化了鬼妝的那張呀!」
「什麼化了鬼妝,」有青年安慰他,「萬聖節就當然是會扮鬼扮馬的了!」
再讀下去,郭昇陽不但沒有生氣,還有點眼泛淚光,因為他無意中看見了一句……
「我永遠也不會忘記在他剛出生的那天,我隨著父親走進病房探望母親時,人生第一次與昇陽碰面的那一瞬間……」
「郭昇陽!你去哪裏呀?」
忽然間,人們看見了郭昇陽拿著書跑掉了。
原來,他是要把書拿到收銀處。
***
這天郭逸雲一回到家中,就看見郭昇陽正在坐著看書。
怎麼他手上的書看起來那麼面熟的?
他走近一看……
「咦?昇陽,你……」
「阿哥你回來了?」
見他仍然笑著對自己,郭逸雲總算是能鬆一口氣。
「很對不起……」
郭昇陽疑惑地望著他。
「我不該在未通知你之前走去出這本書的……」
「別自責,」他拍郭逸雲的肩膊,「我當作是你在給我驚喜而已!」
「謝謝你這麼明白我,我的原意正是想給你驚喜。」
「你不要感謝我。」
郭昇陽翻到其中一頁,那是他們倆十年前拍攝的生日派對照片。
「該要感謝你的是我。
我一直以來都很想寫自傳,可惜沒有那麼多的時間和心機。現在,幸得你為我從小到大記錄了那麼多。
謝謝你,阿哥!」
兩兄弟相視而笑,郭逸雲更是眼泛淚光。

回覆 引用 TOP

睇得出樓主對寫作充滿熱誠,有改善空間,加油吧!

回覆 引用 TOP

今天是星期一,一個屬於上班族的日子。 在中環的街頭上,盡是為生活而奔波勞碌的人。

唯獨有一個人在摩天輪下無所事事,漫無目的地踱步。




如果係我,
還原樓主文章本意後頭幾句會咁寫。首先,我認為有前文後理不通既問題。另外,句式既結構確實有啲問題。加油吧!

回覆 引用 TOP

引用:
原帖由 Arvinhungg 於 2020-6-10 06:13 AM 發表
今天是星期一,一個屬於上班族的日子。 在中環的街頭上,盡是為生活而奔波勞碌的人。

唯獨有一個人在摩天輪下無所事事,漫無目的地踱步。




如果係我,
還原樓主文章本意後頭幾句會咁寫。首先,我認為有前文後理不通既問 ...


感謝你的指點,我寫作通常按照感覺而行,不一定拘泥於文法句構




回覆 引用 TOP



伸延閱讀
 
 提示:支持鍵盤翻頁 ←左 右→ 發新話題發佈投票
請先登入
小貼士:
依家可以用“@”tag會員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