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wants TV消閒生活手機討論遊戲地帶影視娛樂校園生活數碼科技寵物樂園學術文化體育世界購物廣場時事投資貼圖影片上班一族美容纖體戀愛婚姻汽車討論成人資訊博彩娛樂資源交流站務管理
發帖
註冊 登入/註冊



追帖 打印

[小說] 衝過去?衝不過去……



衝過去?衝不過去……

[隱藏]
(本作的兩位男主角,分別是影視明星陸思言,以及精神病患者林和順。)

拿著文憑試成績表,陸思言很不知所措。
「你站在這裏幹什麼?」
「我只有13分,不能進大學。」
「你可以去取那8分回來的。」
「可以的話,我已經在試場上取了,事後再說也沒用。」
「我不是這個意思,我是叫你現在去取。」
「我不明白,你是要我央求考評局無條件送那八分給我嗎?」
「你的確是要央求回來,不過對象不是那冷酷無情的考評局,而是更冷酷無情的八所大學。」
「不可能的,他們已經有許多分數足夠的學生,還會幫助我嗎?」
「事情當然不是這樣了,你問過便會知道。」
他疑惑地來到了香港大學,一個跟他不可能有關係的地方。
「我想問……真的有白白地送分數這回事嗎?」
「是有的,我們現在就給你,你拿好。」
陸思言一看,那是一個透明的水晶球,裏面寫著數字「1」。
正當他以為事情真是那麼簡單便告終時,別人把他叫住了。
「你……你想怎樣?」
別人用手指按他的額頭,接著一道光從他的額頭冒出來,沿著別人的手指一直流進大學的建築物裏。
他感覺自己體內好像缺少了點東西,卻不清楚那是什麼。
然後,他看見水晶球裡「1」字的另一面出現了「記憶力」三個字。
「這是什麼意思?難道你們發現我的記憶力出了問題嗎?」
「如果你還想進大學的話,就什麼也不要問,知道嗎?」
他懷著更大的疑惑來到中文大學,這次卻心想這地方也許快要跟自己有關了。
他同樣地得到一個寫著「1」字的水晶球,不過對方把手指按在自己的額頭後,那一道流出來的光不再是紅色,而是橙色。而且,今次顯示在水晶球裏的字是「判斷力」。
他本來想再嘗試詢問這代表什麼,不過他害怕會因而失去進大學的機會,便把疑問埋藏在心裏了。
從科技大學、城市大學、浸會大學到嶺南大學,他每一次也經歷相同的待遇,就是一開口就能獲得夢寐以求的那一分。
「這八分,真的是無條件地給我的嗎?
為什麼那些狀元要付出那麼多努力才能獲得亮麗的成績表,而我不曾付出,也能夠獲得大學的入場券呢?」
到達紅磡之後,陸思言漸漸開始發覺自己身體發冷、雙手震抖,連走路的力量也好像不足。
「發生什麼事?我又不是沒吃午餐!」


[ 本帖最後由 是仁 於 2020-3-25 09:09 AM 編輯 ]

回覆 引用 TOP

他本來想坐下來先休息一下,一望見手錶卻不得不挺下去。
「距離叩門的完結時間只剩下一小時,我絕不能因為一點兒身體不適而犧牲將來的命運的!」
他只好咬緊牙關,前往最後一站理工大學。
「請給我……那個閃閃發亮的水晶球……」
「拿好!你真的要拿好!」
他伸出好像老人那樣震抖不停的手,正要接住它的時候……
清脆的玻璃著地聲音響起來了。
「我最後的那一分……沒有了!」
凝望著裏面「精力」兩個字像液體一樣流出來,再化為烏有,他絕望至極。
「就因為欠了這一分,我一生一世也沒有進大學的機會了!
可惡的陸思言,你怎能這麼輕視它,不把它牢牢地握在手裏,任由它化為碎片的!」
隨著精力從他體內逐漸流失,他整個人跌倒地上。
「你說自己無所付出?其實你已經有所付出,甚至把自己的一切也奉獻了出來!」
陸思言抬頭一看,他哥哥陸思進就站在連接車站與大學的天橋上。
「你知不知道,你所奉獻出去的,是永遠也拿不回來的寶貴能力來的!
思言,你真傻!你到底為了什麼?不過是一張證書罷了,值得犧牲自己的身體健康嗎?」
長途跋涉而得來的其餘七個水晶球,也陸續從他的背包裏滾出來。陸思言再怎麼伸長手臂,也抓不住它們,只能眼睜睜地任由它們越滾越遠,然後被路上的途人踏破。
「我就是因為生來蠢鈍無知,才會被社會愚弄欺騙,如今我淪落至此,難道連你也嘲笑我嗎?」
陸思進蹲在他面前。
「就算你失去一切,被社會歧視,被人群凌辱,我也不會離棄你的!
思言,你不必再央求那些分數了,你也不必進大學了!
從今以後,只要有你在、有我在,我相信就能找到生存的希望!」
在水晶球碎片漫天飛舞的寒冷黑夜,兩兄弟互相擁抱,以彼此的體溫取暖。

回覆 引用 TOP

***
「和順!回來呀!」
上水天平邨的天臺上,一個十八歲的少年正站在懸崖的旁邊。他的表情是極端的絕望和憔悴。
「有什麼事下來再說好嗎?阿媽真的很愛你呀!」
在不遠處有一群人,他們有些是保安,正在努力地叫一個中年女人冷靜下來。
忽然,林和順回過頭來。
「啊!和順,你!……」
正當眾人都以為他想通了的時候……
「可不可以答應我一個請求……」
「當然可以!你儘管說吧!」林老媽瘋癲地搖頭晃腦,「只有你可以不死,你想要什麼我們也可以給你的!」
林和順停了一下。
「我想…見陸思言……」
「什麼?!」
全場的人頓時都感到很愕然。
「還在等什麼?」林老媽高聲說,「快把陸思言帶來吧!時間無多呀!」
「可是,」街坊們說,「我們怎麼知道陸思言他如今在哪裏?」
「別人要拍攝那麼多電視劇又怎會有空?」
「他這大明星,理不理睬你也成問題呀!」
街坊們諸多顧慮,令林老媽更加心急如焚,一時看看兒子,一時看看街坊,心中只願兒子不要等不及就轉身往下面跳。
「大家不要吵了!」
忽然,林老爸拿出了電話。林老媽馬上用激動的眼神望向丈夫。
「不管結果怎樣了,現在危急關頭,做了再算吧!」
「老公!你……」
林老爸在陸思言的facebook中按下了「傳送訊息」,之後便在messenger將這件事告知陸思言。




回覆 引用 TOP

***
「怎樣了?老公,他有看嗎?」
「回覆了!」林老爸大叫,「他開始回覆了!」
「真的嗎?」林老媽破涕為笑,「太好了!」
人們馬上湊上前盯著林老爸的手機。
「有了!有回音了!
『抱歉』……」
「什麼?!」林老媽尖叫了起來。
「『因為我要從香港島趕過來,所以要很久才能到達,請等我』!」
「天呀!嚇死人了!」
「老婆,放心吧!這下子他是答應我們的了!」
林老媽馬上望向林和順。
「和順!你撐住呀!陸思言快來的了!」
林和順抬頭望向蒼天,他總算是能在最痛苦的時候微笑了一下。
***
「陸思言!」
一聽到這三個字,林和順就馬上回過頭來。
「怎麼你這麼快到達的?我們還預了兩小時呢!」
「搭地鐵就可能真的要了,但是我想到最後還是決定了乘的士!」
偶像真人的聲音第一次在自己身邊響起已經夠興奮的了,但更令林和順感動的是他竟然願意在自己這陌生的小fans身上花的士錢。
「怎樣了,林和順他在哪裏?」
「就在那邊!」
街坊們指示陸思言走向站在不遠處的林和順。
他,固然是一個陌生的少年。不過他極端憂傷的眼神,令陸思言的心不禁酸了起來。
「林和順…你就是林和順了嗎?」
奇怪地,自己明明是想見陸思言,林和順卻竟然表現出恐懼的神情。
「不要怕!」陸思言友善地對他微笑起來,「我是不會傷害你的!」
他這麼一說,林和順看似沒那麼害怕了。可是,他的眼神卻換成了懷疑。
「你…你真的是陸思言?」
他伸出手來,摸了摸陸思言的臉。陸思言覺得很尷尬,不明白這陌生的少年到底想怎樣。
接著,林和順又摸了摸他的頸項、手臂、肩膊、背脊。
「你放心,」陸思言始終不喜歡有陌生人這樣摸自己,便捉住了他的手臂,「我就是陸思言,這是千真萬確的,你不必再懷疑什麼了!」
林和順甩開了被他捉著的雙手,緩緩地跪了下來。
「思言哥……當我看見你的真人時,我覺得你就像神一樣,你偉大的威力在震懾著我!」
頭一次被人當成神一樣崇拜,陸思言漸漸意識到這個少年的頭腦是不正常的。
「你不要把我說得那麼誇張,我只是娛樂香港人的一個藝人而已!」
「藝人…藝人!」林和順向天高叫,「這多麼美好!我也想當一個藝人!」
「那就去做吧!」陸思言趁機說,「千萬不要去死,你死了還怎能當藝人呢?」
「哼!」林和順冷笑起來,「我去當藝人?真是笑話!
思言哥,你作為我的偶像,我不怕告訴你,我林和順不是人!
因為,我只是各種精神病的合成體!」

回覆 引用 TOP

[隱藏]
一聽到這裏,林老媽就不禁大哭了起來。
「從小到大,我都被精神病折磨得不成人形。
那麼你說,我連自己的事情也理會不了,還能怎樣為香港人提供娛樂呀!我能出去做人再算吧!」
忽然,林和順站了起來,直視陸思言的雙眼。
「所以對於你們這些藝人,我只能躲在一旁默默地喜歡!我再說一次,我喜歡你們!
尤其是你!思言哥!」
做了二十一年人,還是頭一次有男生說喜歡自己,陸思言覺得真的很難為情。
「那麼,你繼續喜歡我們不就成為了你生存的動力了嗎?你為什麼還要想著去死?」
林和順拼命地抓頭。滿頭亂髮的他,顯得更像一個瘋子。
「我今天真是很高興能夠見到你。」
林和順一回到懸崖,就令周圍的人再度焦慮起來。
「見完自己的偶像,我就死而無憾了!」
說完,他再次試圖爬上圍欄。
「不要呀!兒子!」
正當林老爸和林老媽要衝上前時,陸思言捷足先登,把林和順扯了下來。
「和順,我也喜歡你!」
林和順驚訝地回頭,驚見不認識自己的偶像陸思言,此刻竟然展露出和自己一樣憂愁的表情。
「你先下來,我和你慢慢談天,可以嗎?」
林和順猶豫了一下,過了一會就聽話地下來了。
經歷了一場虛驚後,林老媽拼命地拍心口。
「思言哥,我跟你很不一樣。
我是一個獨生子,沒有兄弟姊妹,父母又早出晚歸,自小就生活得很孤單。
我曾經多次抱怨過我阿媽為何不給我生個弟妹,好讓我不要活得那麼孤單。更重要的,是讓我學習一下怎樣與人相處。
我總是相信,是因為她當年沒有這樣做,我今天就得自閉症了!」
這時,他沒留意到林老媽在咬牙切齒地飲泣著。
「那你又不要把有兄弟姊妹想得那麼美好,」陸思言馬上安慰他,「難道你以為我和我哥哥不會吵架的嗎?難道你以為我和他未翻過臉的嗎?
其實一個人無論身處於哪個處境,也會遇到問題的!」
林和順不禁嘆息。
「我知道!所以自從踏進青春期後,我便沒有再怪責她了。第一,是因為我知道了她不能生第二胎是出於健康問題;第二,是因為我的病日漸惡化,根本無暇再理會這些微不足道的小問題……」
說完,他就把頭撞向牆壁。
「為什麼你的病情會日益惡化?這是與生俱來的病還是什麼?」
「這是要多虧環境的『功勞』!」林和順的表情忽然極度痛苦,「是這個殘酷的世界將我折磨成這樣的!
小學時期飽受欺凌的我,滿以為升上中學以後便可以重獲新轉機,殊不知低處未算低,我的疾病不僅不幸地繼續成為同學與老師茶餘飯後的笑柄,我更遭遇上各種不公義,見盡人性的黑暗面。
而在我處於最低潮的時候,我竟然遇上了我生命中最龐大的逆境——公開試!
是牠!是牠將我從極度虛弱,推向死亡的邊緣!」
一提到公開試,陸思言就想起了近來新聞有提及過考試的日期。
「咦?對了,你今天去考試了嗎?」
林和順頓時冷笑了起來。
「今天開考的科目是稱為死亡之科的中文科……」他指了指手錶,「現在已經進行了一小時!
沒有!我沒有去考!
反正我也快要死了,還考來幹什麼?
既然我要死了,我想還自己一點自由!就那麼一點,我不敢稀罕太多!」

回覆 引用 TOP

林和順越是繃緊口臉,林老媽就越哭得厲害。
「一個好端端的,明明是大有作為,前途無可限量的年輕人,竟然要在臨死的一刻才能獲取自由……」
聽見陸思言講出了自己的心聲,林和順感到很愕然。
「和順,我真的很同情你!我是打從心底最深處同情你!
你一定活得很不簡單。
十八年來,辛苦你了!
從今以後,你不必再受苦了,好嗎?」
被人觸動到心靈最深處的需要,林和順開始有些動搖了。
「你怎能保證我不再痛苦?你這樣說到底是什麼意思?」
「或許你得自閉症真的是因為獨生子的緣故,但是從今以後,你不會再孤單的了。
因為,我曾經也是被文憑試折磨過的受害者!」
陸思言這麼一說,林和順的雙眼就發亮了。
「從此,有我陪伴你,聽你講心事,做你的好兄弟,好嗎?
我不想你死,好嗎?」
林和順垂下頭,緊握拳頭,全身都在震抖。
「思言哥…原來你是個這麼囉嗦的人!我明明已經決定好了去死的,為什麼……」
說著,他第三次爬上了圍欄。
「呀!」
「危險呀!」
「陸思言勸了你那麼多,你還想不通嗎?」
正當他要在圍欄上站起來時,忽然,他看似是刻意地滑落了下來。
「我明明已經做好了一切死亡的準備了,遺書寫好了,連個人物品也丟掉了,為什麼突然間會回心轉意不想死的!」
聽罷,全場的人都欣慰地笑起來了。
「和順!」林老媽馬上跑上前與兒子擁抱,「你終於不再尋死,我實在是太高興了!你可知道,剛才阿媽擔心死了,阿媽真的很怕你會死掉呀!」
「阿爸,阿媽,真的很對不起!」
說完,林和順就哭了。他很久沒哭過了。
「和順,你現在千萬不要自責!」陸思言也蹲下來,「你患病不是你的錯來的!這只是教育制度的錯,是那群冷血的成年人忽略了你,你是無辜的,明白嗎?」
「不!我說的是我今天沒有去考試,考評局一定會取消我的資格的!
我沒有公開試成績表了,將來怎樣升學,怎樣求職,怎樣報答父母呀?」
陸思言為他遞上紙巾。
「在這個時候,你才剛死裏逃生,先好好地休息一下吧!
不要想得那麼長遠,只要你選擇了生存下去,將來的事情,我們一起計劃,好嗎?」
林和順以一雙紅通通的淚眼望向陸思言。
「但是…我擔心……」
「不要再『但是』了,不要再『擔心』了!你今天戰勝了自殺的誘惑,已經是很勇敢的了,暫時不要給自己壓力,好嗎?
相信我們,無論今後遇到什麼事情,我們都會陪伴你走下去的!」
終於,林和順展露出了久違的陽光笑容。
「謝謝你,思言哥!」

回覆 引用 TOP



伸延閱讀
[按此隱藏 Google 建議的相符內容]
 提示:支持鍵盤翻頁 ←左 右→ 發新話題發佈投票
請先登入
小貼士:
依家可以用“@”tag會員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