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wants TV消閒生活手機討論遊戲地帶影視娛樂校園生活數碼科技寵物樂園學術文化體育世界購物廣場時事投資貼圖影片上班一族美容纖體戀愛婚姻汽車討論成人資訊博彩娛樂資源交流站務管理
發帖
註冊 登入/註冊



追帖 打印

[國際] 普京不希望回歸蘇聯式終身領袖制



普京不希望回歸蘇聯式終身領袖制

[隱藏]
俄羅斯總統普京昨(18日)在聖彼得堡出席二戰退伍軍人會議,被問及會否考慮從憲法刪除總統任期限制時,他表明不希望回歸蘇聯時代的終身領袖制。

普京將於2024年第4屆總統任期結束後卸任,他表示理解民眾對國家穩定感到不安,但他說:「若回到1980年代中,當時的國家領袖一個接一個掌權直到離世,離任時沒確保權利過渡的必須條件,我認為這種情況令人憂慮。」

由1966年至1985年的3任蘇聯領導人都在任內逝世,包括布里茲涅夫、安德洛波夫及契爾年科,觸發權力鬥爭。普京日前提出公投修憲,內容包括將未來總統任期限制為兩屆,以及由國會提名總理及任命內閣等。



https://m.mingpao.com/ins/國際/article/20200119/s00005/1579448503321/普京不希望回歸蘇聯式終身領袖制

回覆 引用 TOP

普京的身後事,你看明白了嗎?

鹿野


近日來,俄羅斯的總理易人和啟動修憲,引發了各界廣泛的關注。其實還有一件關注不太多,但是影響力毫不遜色的事件,就是在梅德韋傑夫辭職同一天的2020年,車臣領導人小卡德羅夫突然“告病”並任命車臣政府主席胡奇耶夫暫時代替自己履行職權。這幾事標誌著普京已經開始為身後事進行佈置,各方面的解讀很多,筆者也想在此談談個人的看法,未必正確,僅供參考。


一、梅氏下台,表明告別新自由主義

在梅德韋傑夫辭職之後的第二天,1月16日俄羅斯總統網站發佈公告稱,普京總統簽署了總統令,任命梅德韋傑夫為俄羅斯聯邦安全委員會副主席,同時解除梅德韋傑夫代總理的職務。

對於這一人事變動,各方面的解讀有著很大的分歧。有些人認為梅德韋傑夫自此退出了接班人的行列,實際上只不過是體面退出政壇之前的一個過渡,也有些人認為形勢還不明朗,甚至有些朋友表示,俄羅斯聯邦安全委員會副主席由於涉及強力集團,實際權力可能比總理更大,並不能排除是為了安排梅德韋傑夫接班之前進行鍛煉。

其實筆者覺得,如果要是不單單看這一人事變動,而是結合俄羅斯歷史和現實的方方面面來看,情況還是很清晰的,也就是這一事件標誌著梅德韋傑夫及其代表的新自由主義勢力已經不可能接班了。試想,如果普京真的想讓梅德韋傑夫接班,完全可以讓他繼續代理總理並且兼任俄羅斯聯邦安全委員會副主席。但是普京不僅在國情咨文當中不點名地批評了梅德韋傑夫政府的經濟工作不力,而且在他辭職第二天就解除了其代總理的職務,言下之意就是梅氏連總理的本職工作都沒幹好,那怎麼可能再讓他更進一步接替自己呢?

很少有人注意到,普京不僅僅是批准了梅德韋傑夫的辭職,而且在國情咨文當中強調要加大政府的投資和改善民生,這其實和梅德韋傑夫一貫奉行的依靠外資與自由市場作用的新自由主義政策是有很大區別的。因此,這恐怕不僅是一個人事變動,也標誌著俄羅斯發展方針的某種變化。

或許正是因為這個緣故,俄羅斯共產黨和廣大俄羅斯民眾大都對梅德韋傑夫的辭職表示興高采烈,甚至認為其“早該辭職”了:
引用:
最高興的是俄羅斯共產黨。以拉什金為代表的多位俄共議員表示,梅德韋傑夫早該辭職,拖到15號宣佈內閣總辭,時間似乎有點晚,給國家造成的損失也更大。俄共領導人久加諾夫表示,梅德韋傑夫內閣其實在去年就應該辭職了,政府的金融和經濟政策應對危機無力,需要進行調整。……多家民調機構在梅德韋傑夫辭職後進行的即時民調顯示,大約半數(50%)以上的俄羅斯人,對政府的突然辭職表示欣喜、樂觀。考慮到梅德韋傑夫政府的支持率長期穩定在30%左右,民眾的態度是正常的。


議論紛紛:俄羅斯共產黨認為,梅德韋傑夫早該辭職

當然,告別了新自由主義並不意味著選擇社會主義。新接任總理的米舒斯京之前外界對他了解的不多,但是就其履歷來看,是一個比較典型的技術官僚,之前的工作中主要是重視增加稅收和發展高科技。因此,俄共對其上台投了棄權票,認為未來還要對他再看一看。不過基本可以確定,他不會像梅德韋傑夫那樣出於意識形態而盲目地推崇新自由主義,會更加重視政府對經濟發展的作用。


二、梅德韋傑夫和普京的分歧由來已久

在這裡筆者還想補充一點,不少朋友認為是利比亞事件當中梅德韋傑夫沒處理好導致失去了接班人的地位,事實上還可以追溯的更遠一些。

梅德韋傑夫和普京的分歧由來已久,早在其剛擔任總統時,就半公開地表示不贊成普京的“主權民主論”,而鼓吹同西方的“普世價值”接軌:
引用:
梅德韋傑夫在強調民主的普世性的同時,反對普京認同的“主權民主”的概念,他上台後,沒有公開使用過“主權民主”的說法。梅德韋傑夫在《對話》中強調,民主是發展俄羅斯這個國家、這個龐大經濟和政治系統的必要條件。


陳彤主編,中亞經濟法律問題研究論文集,企業管理出版社,2014.07,第152頁

在2010年底的時候,梅德韋傑夫又和普京圍繞著是否應該學習蘇聯時期的經驗解決現在俄羅斯民族關係中所出現的問題,發生了一次公開的爭論:
引用:
普京也對民族衝突問題發表了看法。他開口就說,“我們應當對現在所發生的事情感到羞愧。”接著他讚揚蘇聯時期解決了民族關係問題:“要知道,在蘇聯,民族關係是沒有問題的。蘇維埃政權成功地創造了各民族和各宗教和平的局面……我從來不記得在列寧格勒發生過甚麼民族主義。就是莫斯科肯定也沒有,在蘇聯其他地方也沒有發生這樣的事情。”他認為,蘇維埃政權成功地創造了適用於民族關係和宗教關係的某種實體,甚至創造了某種新型的人的共同體———蘇聯人民,而現在俄羅斯未能找到類似於蘇聯時期所創造的那種東西。普京的意思很清楚,那就是應當借鑒蘇聯時期的經驗來解決現在俄羅斯民族關係中所出現的問題。

但是,總理的這一看法卻當場受到總統的質疑。梅德韋傑夫在普京講話後再次發表長篇大論。其中有一段講話完全是針對普京的:“剛才弗拉基米爾·弗拉基米洛維奇·(普京)發言時提到蘇聯實際上找到了取得民族間和平的具體成就的方式。蘇聯時期做過的事情能夠重覆嗎?我們都是講究實際的人,我們的理解是:不,不可能,因為蘇聯是一個以意識形態為基礎的國家,並且坦率地說,是一個非常嚴酷的國家。俄羅斯則是另一種國家,我們更多的機遇和我們的問題都是與此相關的。如果我們有25年前的那些機會,坦率地說:現在坐在這個大廳裡的國家領導人都不用討論這個問題了。”


張盛發,《試析普京與梅德韋傑夫分歧》,《俄羅斯中亞東歐研究》2011年第4期

試問,在歷史和現實問題當中都有這麼大的分歧,普京怎麼可能讓梅德韋傑夫來接替自己的職務?

更有甚者,梅德韋傑夫還不顧普京對戈爾巴喬夫製造蘇聯解體的批評,多次表達自己對戈爾巴喬夫的崇拜,表示自己的全部政治觀念都來自青年時戈爾巴喬夫的指引:
引用:
最初,當戈爾巴喬夫及其改革出現時,引起了由衷的讚賞。開始看所有的電視新聞和某些沒完沒了的直播。談話、評論、新風格和公開性。人們對所發生的事情進行了熱烈的討論和評論。我同父親交談,也同母親交談,他們對此都非常高興,產生了一些新的希望。父親在談論這些的時候眼神是發光的:戈爾巴喬夫今天說了這個,明天會說那個。所有這一切都是很有意義的,也都是長久期待的。……順便說一下,我認為,這無疑是當時的那些國家領導人同樣也是戈爾巴喬夫本人的功勞,他們毫不猶豫地公佈了那些讓人對國家管理制度準確地說對共產黨產生懷疑的文件。


張盛發,《試析普京與梅德韋傑夫分歧》,《俄羅斯中亞東歐研究》2011年第4期

說實話,筆者看梅德韋傑夫的一些發言材料的時候,感覺這個人很不聰明:赫魯曉夫在斯太林在世時,戈爾巴喬夫在勃列日涅夫和安德羅波夫在世時可都表現得很恭順,是在他們死了之後才翻臉的。可是梅德韋傑夫在普京還在世並且仍然控制著的大權時候,就公開表示不贊成普京很多政策甚至要在未來學戈爾巴喬夫,這無疑等於自己斷了自己的接班人之路。當然,對於俄羅斯而言,其暴露的這麼早未嘗不是一種幸運。

回覆 引用 TOP

普京的身後事,你看明白了嗎?

三、修改憲法,傾向學習納扎爾巴耶夫模式

那麼,普京是不是就選定了米舒斯京作為接班人呢?答案是,還不一定。要知道,普京本人也只是在一年多之前被葉利欽突擊提拔起來的,米舒斯京這次在被提名之前,也從來沒有被俄羅斯國內外列入接班人的視野。不過,他被提名總理本身也確實反映了,像他這種政治色彩不太鮮明的技術官僚,可能在“後普京時代”發揮更大的作用。

比起米舒斯京新出任總理,修改憲法這一制度化安排更加體現了普京對身後事的安排取向。這次憲法的修改主要包括兩個方面,用意都是很鮮明的。

一方面是極大的加強了對於國家主權的強調。其提出,“國際法和各項條約以及國際機構的決定的規定只有在不限制我國人民和公民的權利和自由以及不違反我國憲法的情況下才能在俄羅斯領土上有效。”“政府各個部門的頭領、俄羅斯聯邦委員會成員、國家杜馬(議會)的所有代表、總理和副職、聯邦部長及同級別聯邦機構的首腦、法官們,都應該沒有外國國籍或居留證或任何其他類似文件,能夠讓他們永遠生活在國外的文件。”“總統候選人必須在俄羅斯擁有至少連續居住25年,並且沒有外國公民身份或居留許可。”

要知道,別說西方支持的俄羅斯反對派,即使普京政府體制內的自由派也幾乎都在國外定居過,擁有雙重國籍或外國綠卡的同樣不在少數,而且用“國際法”來壓國內法律制度更是這些人的一貫作風。憲法的相關修改,幾乎可以說從制度上堵死了這些體制內外自由派的“上位”之路,這也和梅德韋傑夫的下台交相呼應,體現了普京對未來自由派可能顛覆政權的警惕與俄羅斯體制內自由派的失勢。

另一方面就是關注更多的對於政治體制的改革。也是在保留了總統的至高權力前提下,大幅度增加了議會的權力,即“允許國家杜馬任命俄羅斯聯邦總理,然後根據總理的建議任命所有副總理和聯邦部長。同時總統必須同意,沒有權利拒絕議會批准的候選人”。“同時還強調要加強國務委員會在憲法中的地位”。另外,增設了聯邦安全委員會副主席也是值得關注的一個政治體制變化。

這些變化很多人猜測紛紛,甚至有些西方媒體認為是普京“以強權結束強權”,準備與西方接軌了。也有些朋友認為,這些憲法修改表明普京未來可能還會再繼續擔任總理。筆者對此有不同看法,因為如果要是普京想與西方接軌,根本就沒有必要在憲法修訂當中打擊自由派。另外,普京已經年近70,而原蘇聯地區由於自然環境惡劣,領導人平均壽命也只是70多歲,總理這樣行政事務繁多的職務更不適合老人擔任。

其實我們如果要是了解原蘇聯各國政治局勢發展演變的話,就會發現這些變化並不是甚麼新鮮的事情,由原蘇共政治局委員長期擔任領導人的中亞三國(哈薩克斯坦、烏茲別克斯坦、土庫曼斯坦)在其開國總統辭職或去世之後,普遍都發生了類似的政治體制改革,由突出強人的作用改為更多的強調執政黨領導集團的作用,而且過渡的也算比較平穩。尤其是哈薩克斯坦,在開國總統納扎爾巴耶夫去年辭去總統職務之後,仍然繼續擔任執政黨和軍隊的最高領導人,退居二線以實行平穩交接。

因此個人認為,這一系列憲法修改很大程度上意味著普京打算選擇和中亞三國類似的過渡形式,即普京在本屆總統任滿之後應該不會再度擔任總理,更不會再追求連任,而是像納扎爾巴耶夫一樣退居二線擔任黨和軍隊的領導人(即統一俄羅斯黨主席兼國務委員會或聯邦安全委員會主席,也可能把這兩個機構獨立出來並合並)。而且不能排除普京像納扎爾巴耶夫一樣為了過渡順利提前一年半載辭職的可能。


四、小卡“病休”,統一問題仍在博弈中

不過,俄羅斯和中亞三國有一個很大的區別,就是作為西方長期敵視的大國,內部還面臨車臣等少數民族的分裂問題。要是不根本解決這個問題,普京退休或去世之後,俄羅斯很可能大亂。

筆者前些天在《普京日前對蘇聯和列寧的批評不靠譜》一文當中指出過,今天俄羅斯比蘇聯赫魯曉夫和勃列日涅夫時期的中央權威更弱,甚至又重新拾回了沙皇那一套。以車臣為例,再度搞所謂“車人治車”,當地事務幾乎完全歸小卡德羅夫一人說了算。這種狀況正如一些人所擔心的,就算小卡德羅夫對於普京個人的忠誠是100%真實的,但是普京之後會怎麼樣,就很難說了。在這種情況下,恐怕要學習蘇聯列寧和斯太林時代的經驗,逐步廢除“車人治車”,推進幹部自由調動才能實現國家的長治久安。

而普京自己也並不是不明白這一點。前文當中筆者已經介紹了,10年之前他和梅德韋傑夫公開的爭吵,主要就是圍繞是否應該學習蘇聯時期處理少數民族分裂問題的經驗。也就是普京認為實行“車人治車,高度自治”等等很大程度上是中央權威薄弱下的無奈之舉,長遠看還是要學習蘇聯的幹部自由調動和民族融合政策來根本上解決俄羅斯面臨的國家分裂問題,而梅德韋傑夫則認為俄羅斯當代實行的這一套優於蘇聯,沒有必要大改。

因此現在看來,普京日前猛批蘇聯的民族政策“導致國家分裂”,更多的是醉翁之意不在酒:畢竟“車人治車,高度自治”這一套即使是出於無奈,畢竟也是普京自己推行的,所以普京為了維護自身的合法性,也不好公開否定。因此他想借批蘇聯來指桑罵槐,為結束現實當中的“車人治車,高度自治”,學習蘇聯列寧和斯太林時代的幹部自由調動和民族融合政策來製造輿論,最終在自己任內解決這一問題。

事實上,近幾年隨著普京政治生涯進入後期,小卡德羅夫在未來的去留問題也越來越讓俄羅斯的廣大有識之士焦慮。在這種大背景下,小卡德羅夫去年就已經“病休”過一次。另外值得注意的是,在今年“病休”的同時,小卡德羅夫還發表聲明,高度評價梅德韋傑夫對車臣的作用:
引用:
車臣領導人卡德羅夫的態度則頗為遺憾,他說自己從青年時期便已經與梅德韋傑夫熟識。在他看來,已成為臨時代理總理的梅德韋傑夫,不但是個聰明、睿智的政治家,經濟學家,還是一個偉大的戰略家。梅德韋傑夫為車臣共和國的發展,提供了持續的支持與幫助,卡德羅夫希望他能在新的崗位上繼續發揮自己的能力。


議論紛紛:俄羅斯共產黨認為,梅德韋傑夫早該辭職

因此筆者個人認為,年僅43歲的小卡德羅夫即使身體真的不好,應該也不至於到需要移交權力的地步。他之所以“病休”,一半是表明自己沒有野心,不會在“後普京時代”搞分裂,另一半也是向中央要挾,強調必須繼續梅德韋傑夫等自由派支持的“車人治車,高度自治”政策,不然沒有自己的車臣,連現在的局面也維持不下去。

至於普京的最後幾年裡能否廢除“車人治車,高度自治”,進一步鞏固國家統一並實現政權的平穩過渡,則還要看雙方的博弈。


http://www.cwzg.cn/politics/202001/54402.html




回覆 引用 TOP

引用:
原帖由 真香港人 於 2020-1-20 01:45 發表 俄羅斯總統普京昨(18日)在聖彼得堡出席二戰退伍軍人會議,被問及會否考慮從憲法刪除總統任期限制時,他表明不希望回歸蘇聯時代的終身領袖制。

普京將於2024年第4屆總統任期結束後卸任,他表示理解民眾對國家穩定感到不安,但 ...




普丁不竟比豬頭高明及看通很多,做完兩任,過冷河,再做二任,,己是不妥(但憲法無,話禁止)。佢無豬頭咁蠢,要做到死為止。。所以系時候修改憲法,規定不可超過兩任:I! 以防獨裁终身制,亡党亡国!  👍👍👍

回覆 引用 TOP

[隱藏]

回覆 引用 TOP

一個後繼無人嘅強者為謀子孫後代永享太平而作嘅權力佈局而已!

老普見唔到身邊有能人可堪重托故而分散權力使後來者冇咁易敗家!

[ 本帖最後由 大道中庸 於 2020-1-20 05:32 PM 編輯 ]

回覆 引用 TOP

嚿嚿屎重係咁冇長進永遠停留蔣光頭思維!冇倫用!老蔣輸天下,唔知已係嚿屎嘅重有乜可以輸?

[ 本帖最後由 大道中庸 於 2020-1-20 05:53 PM 編輯 ]

回覆 引用 TOP

引用:
原帖由 ksskkkr 於 2020-1-20 06:55 AM 發表
三、修改憲法,傾向學習納扎爾巴耶夫模式

那麼,普京是不是就選定了米舒斯京作為接班人呢?答案是,還不一定。要知道,普京本人也只是在一年多之前被葉利欽突擊提拔起來的,米舒斯京這次在被提名之前,也從來沒有被俄羅斯國內外列 ...


“車人治車,高度自治”-----> another rise of capitalism?
follow their steps to fall
main point is how to change some routes




回覆 引用 TOP

回覆 7#  大道中庸 的帖子 佢契哥而家幫民賤黨,國盲黨玩完LU...

回覆 引用 TOP



伸延閱讀
[按此隱藏 Google 建議的相符內容]
 提示:支持鍵盤翻頁 ←左 右→ 發新話題發佈投票
請先登入
小貼士:
依家可以用“@”tag會員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