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wants TV消閒生活手機討論遊戲地帶影視娛樂校園生活數碼科技寵物樂園學術文化體育世界購物廣場時事投資貼圖影片上班一族美容纖體戀愛婚姻汽車討論成人資訊博彩娛樂資源交流站務管理
發帖
註冊 登入/註冊



追帖 打印

[小說] 獅石帝國的封印



獅石帝國的封印

[隱藏]
一 瑪蒂爾達的颶風

  這裡,是香港。
  你沒有看錯,這片寸草不生的不毛之地,就是你從小到大的家鄉。
  所有的高樓大廈、公共建設,其實都只是夢一場。
  夢醒後,你發覺你已經回到了三百多年的香港。
*     *     *
  當你聽見獅石帝國的儀仗隊高聲吹奏銅管樂器時,你便知道新的一天又來了。
  年僅十歲的聖德肋撒公主從一座金碧輝煌的城堡裡一蹦一跳地走出來,她手裡正拿著一隻色彩繽紛的風箏。她在綠草如茵的草地上奔跑起來,途經許多壯觀的噴水池和優雅的雕塑,穿過許多神秘的藤蔓拱門,終於在一個精美的涼亭停了下來。
  「哥哥!你看!」
  這時,她十三歲的兄長聖保祿王子正在吃名貴的糕點。
  「父王和母后剛剛送了這隻風箏給我!」
  「真漂亮啊!妳是不是很喜歡它呢?」
  「當然啦!我想要它很久的了!」她流露出喜悅的眼神。
  「那就好了!妳知道嗎?父王、母后和我都是這麼疼愛妳的,妳想要什麼,我們也會送給妳!」他撫摸她的頭顱說。
  「那麼,哥哥,」她調皮地說,「你能讓我玩一個遊戲嗎?」
  「妳想玩什麼?」
  「我希望可以像小鳥那樣,在天空裡自由自在地飛翔!」她指著藍天說。
  「哦,那很容易罷了!」他老馬識途,「妳先騎在風箏上吧!只要我替妳施展法術,我便可以將妳升上天空了!」
  「好呀,我真的很期待!」她馬上騎在風箏上。
他開始念咒語了。念著念著,她就和風箏一起緩慢地升起來了。
  「嘩呀!好有趣呀!」她興奮地叫喊著。
  他念完後,她就順利地登上高空了。
  「飛翔的感覺實在是太棒了!」她在天空裡隨意飛動,有時追逐小鳥、有時去看雲朵,真是不亦樂乎。
  「妳要小心點呀!萬一有大風吹來,妳就要盡快下來了,否則會有危險的呀!」
  「哥哥,你放心吧!我已經長大了,才不會出事呢!」
  雖然頭頂上一片萬里晴空,但他還是有點擔心,因為在這個魔幻王國,總是充斥著許多無從預知的可能性。
  他的預感真是準確無誤。忽然,他望見遠處出現了一個模樣古怪的雲團。
  「以我的經驗來說,那不僅是一朵黑雲。」
  那個雲團雖然步速緩慢,但是它越來越接近他們。
  「德肋撒,妳現在要馬上下來了!」
  「為什麼呀?我在這裡玩得這麼痛快,才不想這麼快就下來啊!」
  「妳看不見那個怪異的雲團嗎?我擔心妳會遇害呀!」
  「是嗎?有嗎?在哪裡呀?」
  她還在四周張望著,殊不知那個雲團已經逼近她。
  「危險呀!」
  如他所料,那是一個颶風。他來不及叫喚她,她也來不及躲避。結果,她就被那颶風接住了。
  「哥哥!救命呀!」
  她被颶風束縛著,動彈不得。
  「妳別怕!我現在就來救妳!」
  於是,他騎上自己的掃帚,一下子就飛上了天空。
  「哥哥!你快點吧!」
  「我已經飛得很快的了!」
無奈地,他的飛速不及那團颶風快,他永遠都只能跟隨在後面,無論他怎麼伸出手來,都抓不住她的手。
「糟了!」
這時,颶風開始失控了,它正以超高速向著德輔島的方向前進。
「那裡不就是瑪蒂爾達的領地了嗎?」
最終,颶風掉進島上的維多利山裡面後消失了。
凝視著被黑色氣體朧罩的島嶼,他捏緊拳頭,誓要把妹妹拯救回來。
「德肋撒!」
他在山的外圍大聲呼叫,但都沒有回應。
「德肋撒!是我呀!妳聽得見嗎?」
「誰在吵鬧!」
他只顧著拯救妹妹,忘記了自己這樣子大叫是會被發現的。
「啊!是瑪蒂爾達!」
這時,一隻烏黑的妖怪從一個黑漆漆的城堡中飄了出來。牠長著一雙血紅色的眼睛,嘴裡的牙又長又尖,模樣嚇人得很。
「原來又是你,聖保祿王子!」牠每說一句話,地殼都會搖動,「你這次又想來搗亂些什麼!」
「不,你錯了!我不是來搗亂的!」聖保祿王子義正辭嚴地說,「我是來找我妹妹的,她剛才掉進維多利山裡去了!」
「你說什麼?」牠憤怒地說,「你說聖德肋撒公主擅自闖進了我的領土?」
「你誤會了!她是被颶風吹到這裡來,然後不小心掉進去而已!」
「那可惡的臭丫頭,」邪惡的瑪蒂爾達根本不會聽他解釋,「她什麼時候膽子變得這麼大,居然連我瑪蒂爾達的領土也斗膽進入!」
牠立即飛進維多利山,然後也消失了。
「你別走得那麼快!」
幸好,聖保祿王子能夠趁著閘門未關上時盡快飛進去,否則他也許永遠也不能夠再見他妹妹的了。

回覆 引用 TOP

二 聖德肋撒的圖案

「這裡是哪裡呀?」
聖德肋撒公主甦醒過來的時候,她發現自己正坐在一個陰森的監獄裡,到處也沒有人。
「救命呀!」
這裡的環境太狹窄,她的聲音一反彈,就連紅磚牆上的燭光也震動了。
「哥哥!你聽見嗎?」
「你哥哥永遠也不能來找妳的了!」
「啊!」
這時,瑪蒂爾達走進來了。牠望了聖德肋撒公主一眼,就陰險地笑了起來。
「你不要過來!」她拼命往後走,卻走不到哪裡,瑪蒂爾達巨大的魔爪就捉住了監獄的鐵柱了。
「妳這臭丫頭,妳是不是嫌妳的皇宮不夠有趣,想走來我瑪蒂爾達的地方玩耍了?大膽!」
「不!我不是故意的!是那陣古怪的颶風把我吹到這裡來的!」她抵受不住那副巨響般的聲音,不得不掩著耳朵。
「我不理!」瑪蒂爾達用力一捏,其中兩條鐵柱就斷了,「總之妳現在擅自闖進我的地方,我就要妳承受應得的懲罰!」
「你…你想怎樣!」她恐懼得連聲線也開始震抖起來了。
「我要把妳…封印起來!」
「什麼?」
說罷,瑪蒂爾達揮動魔法棒,慢慢地,一個圖案就在空氣中出現了。
「看見了這個圖案嗎?這就是要把妳封印進去的圖案!」
凝視著線條複雜的圖案,聖德肋撒公主實在想不到將來該怎樣穿越這些紋理來逃離這個封印。
而在這個時候,瑪蒂爾達已經開始念魔咒了。
「不要…不要呀!」她甚至發現自己漸漸不能叫出來了。封印圖案的每一條紋理,已經開始向著自己照射過來,逐層地把她包圍起來。
「德肋撒!」
同時間,聖保祿王子終於找到了妹妹的藏身之處。
「瑪蒂爾達,停手呀!」
他正想上前阻止瑪蒂爾達把咒語念下去,卻來不及,只能眼睜睜地目睹著妹妹如何被強烈的發光線條封印起來。
直至瑪蒂爾達不再發聲,所有的光線都消失得無影無蹤。
「瑪蒂爾達,把妹妹還給我!」
這時,瑪蒂爾達才留意到聖保祿王子的存在。
「太遲了!你現在說什麼也太遲了!」牠奸笑起來,「被封印了起來的人,是一生一世也不能恢復過來的!」
「太可惡了!」他咬牙切齒地說。
「你兩兄妺的感情很深厚,是吧……」
說完,牠就向著聖保祿王子揮動魔法棒。突然,他上半身華麗的衣服被強光爆開了,胸膛上被烙印了一個紋理繁複的圖案。
「這個……不就是剛才把德肋撒封印起來的圖案嗎?」
他嘗試伸手撫摸胸膛上的烙印,卻差點被它燙傷。
「那麼,這樣你就永遠也可以跟你妹妹同在了!」
「瑪蒂爾達,你…」他跳躍起來,正想捶瑪蒂爾達一拳時,瑪蒂爾達只是輕輕地擺一擺手,他就被牠發出來的猛烈的風力向後推走,最後跌倒在地上。
「聖保祿王子,你千萬不要忘記,你下輩子也鬥不贏我瑪蒂爾達的!哈哈…」
說完,牠一揮動魔法棒,一瞬間,他就從德輔島上消失了。

回覆 引用 TOP

三 三個世紀的輪迴

聖保祿王子再次張開眼時,他發現德輔島已經位於遙遠的對岸了,自己的手又摸到了皇宮後花園的草地。
原來,剛才瑪蒂爾達把他瞬間轉移,回到了獅石帝國的國土。
「啊!這個…」
這時,他望見了草地上的一隻破損的風箏,令他的腦海不禁浮現出剛才聖德肋撒公主在天空上飛翔的快樂情景。
「德肋撒,妳往哪裡去了?」
他想也不想便把風箏抱緊,他並不希望連它也會被颶風吹走。
「可惡的瑪蒂爾達…是你親手殺死了我妹妹!」
一想到永遠也不能再見自己深愛的妹妹,他的臉容緊繃了起來,痛苦就像一頭惡魔,在他的內心越變越大。
他再想下去,憤怒與哀傷就激活了體內所有的魔法能量,令他渾身都開始冒出藍色的火焰。
「瑪蒂爾達!你令我妹妹無辜地受到死亡的痛苦,我也要你好好感受死亡的痛苦!」
他越憤怒,身上的火焰就燒得越旺盛,甚至連他腳下的草地也被他燒著了。漸漸地,星星之火,就向著整個皇室後花園擴散了。
「瑪蒂爾達…你是我保祿這生中最大的敵人!」
說完,蔓延到每個角落的火一剎那間就變得巨大無比了,而且速度比剛才更快,猶如一頭頭的野獸,將獅石帝國的所有建築物吞噬掉。
原本優哉悠哉的皇室風光,就是這樣被重重包圍在冷酷無情的烈火之中;原本天下太平的獅石帝國,就是這樣在聖保祿王子的盛怒下被狠狠地摧毀掉。
          
1800年代,在滿清帝國最南端的地方,這裡有一片寸草不生的不毛之地。
不,若果你走近去細看,你該可以看見土地上有許多頹垣敗瓦。
這時,有一隻鷹飛到這裡來。
牠在半空中一邊盤旋,一邊四周張望。從牠抑鬱的神情可以看出,牠對這片荒蕪的土地是多麼的感慨和哀愁。
然後,牠降落在其中一片瓦礫之上。
只因對這裡的依戀,牠站了很久也不願離開,甚至寧願在這裡冉冉睡去。
於是,你上前靜靜地觀察牠,驚訝地發現了牠的胸前竟然有一個奇怪的胎記:那是一個紋理複雜得誰也讀不懂的圖案。
不僅如此,你也發現了在遙遠的一處,好像有點東西在閃閃發亮。
你好奇地走上前看,原來那是一本書。這本書很厚,而且很舊,封面更有被火燒過的痕跡,令你無法看清楚它的書名。
你仍然感到很好奇,便把它打開了。一看,裡面是以獅石帝國的語言寫成的。無奈獅石帝國被消滅後,再也沒有人類懂得這種語言了。
就除了你,恐怕如今世上只剩下你懂得這種語言。
你正想開始讀下去,文字在這時候就發亮了,亮得你差點什麼也看不清。
          
時光飛逝。鷹在哪裡死了,蝴蝶就在哪裡破繭而出。
1920年代。貧瘠的土地沒那麼荒蕪了,一所又一所簡陋的民房從地面豎立起來,到處也開始出現了人類。
某一天,你在寬闊的路上再次驚訝地發現蝴蝶斑斕的翅膀上,竟然會有著相同的圖案:依然是那些相同的紋理,從來也沒有簡單過。
轉眼間,白鴿睜開眼時,看見蒼老的蝴蝶如何無力再飛,最終長眠不起。
1980年代。你開始發覺到世界不再荒蕪,到處車水馬龍、人來人往,到處都是人類建造的街道與建築物。無論如何,你已經找不到半點不毛之地的痕跡。
這天,你在狹窄的街道上發現了一隻白鴿。牠飛得不快,似乎是因為在左穿右插的霓虹燈的阻擋下難以找到出路。
你看不見牠的眼神,牠心底裡是何等的徬徨。面對這個瞬息萬變的世界,牠只能盡力地適應。
但就算世界再變,牠身上的圖案仍然絲毫不變。




回覆 引用 TOP

四 魔法古書的文字

2017年。世界已經翻天覆地的改變了。與百多年前相比,你簡直不敢相信腳下的地方就是從前寸草不生的不毛之地。這是一個數碼化的年代,從收音機、電視,到電腦,甚至是智能手提電話,你看見街上到處都是高科技的物件。
那鷹、那蝴蝶、那白鴿,牠們都已死去了。
而那紋理複雜的圖案,似乎也消失了。
          
「對不起!」
Megabox商場裡,一個行色匆匆的少年不慎撞到了聖保祿王子。
「沒關係!」他向少年微微一笑,正要回首繼續前行,少年的凝神就挽留住了他。
少年不斷地盯著他,是因為少年發現了他的瞳孔裡,好像有一個奇怪的圖案。
「什麼事?」聖保祿王子很疑惑。
「沒有…」少年為免尷尬,只好回過頭來,繼續走自己的路。
儘管如此,在少年的腦海裡,那個圖案仍然在劇烈地閃動。
聖保祿王子也繼續走在他自己的路上,不過,他的嘴角揚起了笑意。
因為,還是頭一次有人會對他瞳孔裡的封印圖案有反應。
他再次回頭,還想挽留剛才那個少年,他卻消失在人山人海中了。
          
「德肋撒,妳知道嗎?」
回到家後,二十歲的聖保祿王子拿出一幅自己繪畫的圖畫,對著畫中的小女孩自言自語起來。
「我輪迴了四世,終於再次成為人類了。」
他解下裇衫的鈕扣,撫摸著胸膛上的烙印。
「我一定要好好珍惜這一生的機會,把妳拯救出來。可是過了三百多年,我都還是找不到拯救妳的辦法……」
他站在窗戶前,遙望四周高樓大廈林立的現代城市風光。
「德肋撒!」他向著狹窄的天空高聲呼叫,「如果妳還掛念我的話,告訴我下一步該怎麼做,好嗎?」
「佑楠,你又在房間裡吵什麼呀?」
這時,一個中年女子推開房門進來了,她就是聖保祿王子今生的母親吳太太。
「沒事…我沒事…」他慌張地說。
「老是古古怪怪的…」她見兒子有心隱瞞她,也沒話好說了。
過了一會,有風開始吹進房間,把他吹得渾身都很涼快。
「如果當年被颶風吹起的還有我,至少我可以跟德肋撒一起掉進維多利山,然後一起被封印,那不就很好了嗎?」
他的眼眶冒出了一滴淚水。
「為什麼…非要分開我倆不可!」
「王子殿下,你別灰心!」
忽然,一副不存在的聲音傳進了耳朵。
「是誰?」
「是我們!」
他定睛一看,就看見了風的移動。
「是風?」
他認得了。它們就是以前在獅石帝國到處吹著的風。與黑雲團般的颶風相比,它們溫和得多了,是善良的獅石帝國國民的一分子。
「怎麼你們…過了三百多年還在的?」
「我們堅守得真不容易!」風一邊說話,就一邊擺動,「這片現今叫做香港的土地,多年來出現過無數的颱風,要不是我們挺住,我們早就被吹散了!」
「可是,為什麼這麼辛苦你們也堅持下去?」
「就是為了王子和公主殿下你們啊!我們苦等了這麼多年,就是為了等待你重新成為人類,重獲魔法,然後把公主殿下拯救回來!」
他聽著,真是感動得淚流滿臉。
「謝謝你們!」
「千萬別要客氣,為兩位效勞是我們做僕人的責任呢!」
能夠在三個世紀後重遇故人,他真是很感恩。
「那麼,你們想到什麼辦法嗎?」
「我們早就想到的了。」風笑了起來,「還記得在1800年代的時候,我們發現了在頹垣敗瓦的千里之外,泥土上躺著皇室圖書館裡的一本古老的魔法書……」
「是哪一本?我也認識的嗎?」他焦急了起來。
「對不起,由於封面已經被燒焦,我們無法知道書本的名稱…」
「什麼!」性情暴躁的他開始想發怒了,「那你們又說找到辦法?」
「王子殿下,請先息怒!」風仍然冷靜地說,「儘管如此,書裡的每一頁都仍然是完好無缺的!」
「那麼,你們看到什麼?」
「我們發現了最重要的一段文字:『只要向著天空把書中每一個字都念出來,便能破解封印的魔咒』!」
「真的嗎?那就太棒了!」他的雙眼頓時閃亮起來,「那麼,把那本書拿給我看吧!」
「對不起,那本書已經不存在的了!」
「什麼?!」他聽罷,以為夢想落空了,比之前更加憤怒,「已經不存在?那你們告訴我來幹什麼?」
「王子殿下,你先別激動,先聽我們解釋好嗎?」風走上前控制著他的四肢,「雖然那本書的實體不在了,但是那些文字仍然存在的!」
「你們真會說笑!」他仍未能息怒,「書都不在了,文字又怎會在?」
「當然會!」風的冷靜本領實在高強,「他們只是化身成了另一種形態來存在罷了!」
「會這樣的嗎?」他開始相信了。
「王子殿下,難道你忘記了你真正的家鄉獅石帝國這個魔幻王國嗎?而那本不明的古書,也是出自獅石帝國的!」
「什麼?原來獅石帝國的魔法,仍然存在於現代世界嗎?」
「沒錯!」風欣慰地說,「王子殿下你終於想通了,不論是你、我們、還是古書中的文字,都是能夠穿越時空的!」
「那麼,」他終於回復笑容了,「快告訴我文字們化身成了什麼吧!」
風沒回答他,只變出了一枝掃帚。
「啊!這個…」
「快騎上來吧!」
他猶疑了起來。
「我已經不是獅石帝國的王子了,還具有魔力的嗎?」
「不要問,你騎上來便知道了!」
於是,他懷著不確定的心騎上去。果然,他一念魔咒,就真的飛起來了。
「啊!過了這麼多年,我的魔法竟然還有效力!」
這種熟悉的感覺令他很懷念,也很興奮。
「多麼壯麗的風景!」
雖然腳下的不再是獅石帝國寧靜的風光,但是現代香港繁華的景象同樣吸引。
「王子殿下!」風伸出無數隻手,指著街上的人,「無論是他,還是她,或她、或他,都是我們剛才說的——魔法古書文字的化身!」
「什麼?你們它們都變成了人類?」
「是的!」風解釋著,「每一個人都代表著書中的一個文字,換言之,香港的734萬人,就代表著書中的734萬字!」
「原來是這樣…」他驚嘆起來,「難怪這片土地會突然出現這麼多人類了!」
「所以呀,王子殿下!」風與他並肩而行,「只要你把全港734萬人匯聚在一起,叫他們逐一讀出自己所代表的文字,便等於達到了古書的要求,從而把公主殿下從封印中釋放回來!」
「好的,我明白了!」他握緊拳頭,「從今天開始,我一定要想出一個好辦法來召集全港市民!」

回覆 引用 TOP

[隱藏]
五 九龍灣少年凌宏照

「各位香港市民!」聖保祿王子站在九龍灣的街頭大聲喊叫,「你們能夠停下來,幫我一個忙嗎?」
來這裡的人多數都是為了上班,當然不會有人停下來理會他。
「什麼事?」
料想不到,一個少年居然願意停下來。
「我認得你!」
「我也認得你!」
他,就是上次在街上撞到聖保祿王子的那個少年。
「你要我們幫你什麼?」
「唉,說來話長!」聖保祿王子抬起頭說,「我會阻礙到你的時間嗎?」
「不會,」少年友善地說,「反正我閒著沒事做!」
就這樣,他把自己的故事娓娓道來給這位陌生人聽。
「什麼?世間真有如此奇妙的事情嗎?」聽完之後,少年的雙眼發亮了,「你不會只是在給我講故事吧?」
「不,這真是我如假包換的個人經歷來的!」
為了證明給少年看,聖保祿王子再次把裇衫鈕扣解開,一個發著亮光的封印圖案就呈現於少年眼前了。
「嘩!這是什麼?」少年伸出手來,一摸到那封印,就被燙得要馬上收手。
「這就是我剛才說的封印了。」
「是真的!原來是真的!好厲害!」少年驚訝得說不出話來。
「所以,這次我一定要冒昧地請求你們的協助。」聖保祿王子絕望地說,「可是,似乎只有你一個相信我、願意幫助我,我又怎能集齊全部的文字呢?」
「王子殿下,你別擔心吧!」少年淘氣地說,「你知道嗎?你已經找對了人了!」
「你的意思是……」
「你知道我是誰嗎?」
「啊?」
說著,少年就拿出了自己的證件。
「我就是全港最大的地產商德福地產的老闆凌偉業的兒子——凌宏照了!」
「德福地產?凌偉業?凌宏照?」
他嘗試回想著,好像是在電視裡聽說過。
原來,是商界紅人!
「你把你的願望交給我就行了!只要我一發施號令,全香港人都會立刻聽從我的話的!」
「真的嗎?……」此刻,聖保祿王子似乎開始看見一絲的曙光,正在向著自己走過來。
「謝謝你!」
他一時激動,就跟凌宏照擁抱了起來。
          
「各位,現在是財經新聞報導…」
「慢著!」
突然間,一個人人都覺得很面熟的十九歲少年闖進了電視台的錄影室。
「凌宏照?」
家庭觀眾一望見新聞主播的畫面出現了凌宏照,就很驚訝。
「我有一個重大的消息要在這裡公佈!」
「喂!臭小子!你在幹什麼呀?」其他主播都想趕走他,但是他已經坐了在主播的座位上了。
「各位香港市民!你們這次一定一定要好好聽著!」
一向一本正經的主播畫面一反常態地出現了個興奮的少年,令人眼前一亮。
「我有個好朋友,他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要你們每一位幫忙!」
「是什麼事誇張到要擅自闖進我們這裡說呀?」
新聞主播們想把他扯走,但是又不敢太用力扯,以免把他扯傷了,會得罪鼎鼎大名的凌偉業。
接著,凌宏照就像當天聖保祿王子那樣,把事情的來龍去脈在這套最多人看的電視節目裡傳揚出去了。
「什麼?真有這種怪事?」
「凌宏照他是瘋了才會在癡人說夢吧?」
「唉!那個凌宏照,他一向都是瘋瘋癲癲的啦!」
「他這富家子,誰叫他老爸凌偉業把他縱壞了!」
          
「王子殿下,真的很抱歉……」
一星期後,聖保祿王子和凌宏照再次回到九龍灣的那個街角。
「我已經盡了力的了。」
「我知道,」聖保祿王子慨嘆著說,「我也有看那集新聞報導。」
「是不是我說得不夠清楚,人們在網上討論區才會說那種話?」
「不,你別自責。」聖保祿王子垂下頭說,「其實,我早就猜到他們不會相信。」
「喂!王子殿下,你怎能這麼快就灰心的?」凌宏照馬上拍他的肩膀,「你是不是不想再見到你妹妹了?」
「當然不是!」聖保祿王子真是要大叫出來,「我是絕不會讓瑪蒂爾達得逞的!」
「你這樣想就對了!」凌宏照不禁鼓掌,「你聽我的吧!我們一天不嘗試到最後,一天也不會成功的!」

回覆 引用 TOP

六 獅石帝國的記憶

這天,聖保祿王子如常地履行著他作為吳佑楠這個身分的職責,就是來到一個位於京士柏的公園與朋友們打籃球。
「李華仁,早晨!」
「早晨呀!」十九歲的李華仁說,「…咦?吳佑楠,怎麼你今天的臉色這麼差勁的?」
「是嗎?」
「李華仁說得對呢!吳佑楠你今天的樣子跟患了重感冒沒有分別!」
「怎會這樣的?可是我一點也不覺得不舒服啊!」
接著籃球比賽開始了,便沒有再留意自己的情況。
「呀!」
「吳佑楠,什麼事?」
「我…我覺得有點不舒服……」
「早說你是有點不妥的了!」李華仁馬上說。
「不…我是突然間覺得不舒服的……」
「你覺得哪裡不舒服?」
「我……」他摸著胸膛,「我覺得胸口有點灼熱的感覺……」
「什麼?」人們很驚訝,「那是什麼病來的?」
「我不知道……」他的表情很痛苦,「我覺得胸口越來越熱……」
他熱得不得不脫掉衣服,也同時間被人們看見了他胸口上的烙印。
「嘩!那是什麼來的?」
「吳佑楠,你竟然紋身?」
他們都走上前看清楚。
「可是,怎麼會發亮的?」
「不像是一般的紋身啊!」
「你們不要湊這麼近,我覺得越來越不舒服了……」他試圖打發人們,「我感覺到我妹妹在我胸口裡面掙扎……她似乎是很想出來……但就脹在我的胸口裡……」
「吳佑楠,你怎樣了?」
「要我們送你去醫院嗎?」
「不…不是這樣!……」直至他的痛苦到達高峰,封印就發出了極大的亮光,差不多把整個球場都照亮了。
「嘩!好刺眼!」人們不禁要掩著眼睛。
「呀!我記起了!」忽然,李華仁大叫起來,「前陣子,那個富家子凌宏照豈不是在新聞報導裡講了個故事給我們聽嗎?」
「哦!你說那個……我也記起了!」
「難道他所說的尋求協助的朋友聖保祿王子,就是吳佑楠?」
「一定是了!」
「那麼他所說的封印,就是吳佑楠胸口上的這個圖案了!」
「我當初還以為他只是在說瘋話,原來是真的!」
聽見人們終於相信自己的話,聖保祿王子雖然痛苦,也微笑了起來。
「那麼,我們現在是不是就要去找全香港的人來了?」
「那還用問的,吳佑楠已經不舒服得快要死了!」
於是,他的朋友們把事情通知公園裡的其他人,然後再叫他們走出去,將事情傳揚給所有路過的人聽。
「什麼事這麼危急呀?」
「又是那個胡說八道的故事?」
「不!這次是真的!你們快來吧!吳佑楠他快要沒命了!」
就是這樣,越來越多人跑到京士柏這裡來了。
同時間,聖保祿王子的朋友們也把他抬到外面的空地。
「吳佑楠,你挺著,救星們快要到達的了!」
這時候的聖保祿王子已經幾乎陷入了昏迷的狀態。但是他胸膛上的亮光仍然是那麼的巨大,身在遠方的香港人也能清晰可見。
「是那裡了!那小子就躺在那裡!」
「嘩!真的很恐怖,哪有人的胸膛是會發亮的!」
花了接近三小時,終於,香港734萬人,也就是魔法古書裡的734萬個文字,已經重新聚集在一起了。
「各位,很感激你們願意在百忙之中抽空前來拯救我們的朋友!」李華仁拿著擴音器說,「你們要做的事情很簡單而已!」
「你們知道嗎?其實你們如今存在於世上,都是因為在1800年代的時候,一本原屬獅石帝國皇室的魔法古書被風吹開了,令你們從書中跳出來,化身成為人類!」
凌宏照從人山人海中走了出來,站在正中央說話。
「那麼,我們該要怎樣知道自己本身是由哪個字變成呢?」有人高聲問道。
「很簡單!」凌宏照舉起手指說,「根據聖保祿王子的說法,那個符號,就藏在我們的瞳孔裡面!」
「什麼?瞳孔裡面?」
人們馬上掏出口袋中的隨身鏡子,沒有鏡子的就跟身旁的人共用。
「對啊!」
「怎麼我平時沒有留意呢?」
「這真恐怖!」
「他沒胡說,原來我們真是那本魔法古書裡的文字的一分子!」
「我們…竟然不是人!……」
人們被這突如其來的消息嚇得有點失魂落魄。
「大家都看到了吧!」李華仁說,「那麼,我們就馬上開始輪流把自己的符號讀出來吧!」
「什麼?要讀出來?」
「我們怎麼知道這些符號的讀音?」
被這麼一問,李華仁和凌宏照也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回覆 引用 TOP

「各位不用慌張!」
忽然,人們聽見了一副不存在的聲音。
「是誰在說話?」
「好像是從天上傳下來的!」
他們認真地注視天空,竟然望見有許多東西在擺動。
「難道,那些便是風?」
「天呀!我還是頭一次看見風的!」
「獅石帝國的子民!」風親切的稱呼,令人們頓覺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你們忘記了!其實各個符號的讀音,都是你們最原始的名字來的!」
「名字?我們的名字?」
「沒錯!三個世紀之前,當你們還只是一個符號的時候的名字!」
「三個世紀之前的事情?那豈不是前世的前世的前世的事情?」
「那麼複雜,是不是要玄學家來幫助我們呀?」
「玄學家?何須這麼勞師動眾呀!告訴你們,無論是幾多年後,你們都是不會忘記每一世的事情的!」風笑說,「其實,你們現在只是被今生煩擾的事情暫時蒙蔽了腦海裡的記憶而已!只要你們靜心下來,專注在三個世紀之前的事,記憶就會慢慢恢復過來的了!」
事到如今,人們只好漸漸地安靜下來嘗試回想。
整個京士柏,甚至是整個香港,都在這一刻寧靜了下來。寧靜得,如同獅石帝國的時代尚未消逝,彷彿可以看見聖德肋撒公主仍在一望無際的草地上快樂地奔跑,看見她的兄長聖保祿王子在欣慰地朝著她微笑。
「喂,阿爾法,認得我嗎?」
「我認得你啊!你是貝塔,對嗎?」
「我們很久沒見了!」
「有多久?」
「恐怕已有三百多年了!」
「咦?你身後的不就是伽瑪,還有德爾塔、艾普西倫……嘩!還有這麼多!」
「是啊!我們全部都來齊了!」
閉上眼後的734萬香港人,回到734萬個符號的身分,在思海之中重聚。那份感覺真的很熟悉、很溫馨。
「我記得了!」
過了一會兒,有人開始叫了出來。
「我的真名其實是澤塔!」
「我原來是叫做伊塔的!」
「啊呀!菲塔這個名字,我已經沒聽人叫過很久了!」
「我不是叫做李華仁,我的真正身分是奧米克隆!」
「我也不是凌宏照,是卡帕!」
就這樣,人們一個一個地把自己的名字叫出來,等於將魔法古書中的每一個文字念出來。每當有一個人念,就有一束光從他身上發射出來,然後直落到聖保祿王子胸膛上的封印。
「啊…我在哪裡…」
直至全部人都念出名字後,聖保祿王子恢復意識了。
「吳佑楠,你醒了啦?」
「你現在覺得怎樣了?」
「我…我覺得胸口沒那麼痛了……也許因為……」
「嘩!」
這時,人們留意到在他的胸膛上開始出現一束形狀怪異的光。
「發生什麼事?」
「難道那就是……」
那束光的形狀就像一個人那樣,而且輪廓越來越清晰。
「難道那就是傳說中的聖德肋撒公主?!」
接著,那束光開始變暗了,一個人的外貌就越來越明顯了。
「真是!真是一個女孩!」
最後,所有光都消失了。
「哥哥!」
「德肋撒!」
聖保祿王子擦了擦眼睛看清楚,以免自己只是在做夢。
「真的是妳!德肋撒!」
聖保祿王子花了三百多年,不斷輪迴,不斷苦等,都只為了這一刻的來臨。
「我很掛念妳!」
他的內心激動萬分,就把她緊緊地抱入懷內,歡喜的臉上不斷流著熱淚。
「哥哥,你這麼激動幹什麼?」她呆呆地說,「我們只是沒見面一會兒罷了!」
聽見妹妹這番無知的話,他苦笑了起來。
「這是因為妳睡了很久,之前發生過的事,妳什麼都不知道!」
「咦?這裡是哪裡?怎麼地上會有這麼多古怪的大東西豎立起來的?」她張望四周,「難道又是瑪蒂爾達的惡作劇嗎?」
他明白的,妹妹自從在1700年代被封印後,便沒有經歷過以後的歷史。從獅石帝國的滅亡,到不毛之地,到港英時代,甚至是回歸後的數碼年代,她都是懵然不知的。
「別怕!」他只好胡說,「你哥哥我是多麼的強壯呀!我已經把瑪蒂爾達和他的領土消滅了!」
「真的嗎?哥哥你真厲害呀!」她天真爛漫地說,「那麼以後,我們就再也沒有危險了!」
「是的!」他仍然制止不住眼淚落下來,「總之,妳以後也會有我保護,以後也不用再害怕了!」
就算時光再飛逝、年代再更替,他懷裡的最愛,永遠也不會改變。


─〈完〉─

回覆 引用 TOP



伸延閱讀
[按此隱藏 Google 建議的相符內容]
 提示:支持鍵盤翻頁 ←左 右→ 發新話題發佈投票
請先登入
小貼士:
依家可以用“@”tag會員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