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wants TV消閒生活手機討論遊戲地帶影視娛樂校園生活數碼科技寵物樂園學術文化體育世界購物廣場時事投資貼圖影片上班一族美容纖體戀愛婚姻汽車討論成人資訊博彩娛樂資源交流站務管理
發帖
註冊 登入/註冊



追帖 打印

[小說] 男顏女體



男顏女體

[隱藏]
一 達康與銘灝

跑道上,一群六歲的小男孩正在上運動興趣班。雖然每個人的體型和能力總會有點差異,但是整體看來,他們跑起來的速度分別並不很大,都能夠在限時之前跑完,達到教育局所指定的男童體能標準。
「阿康!」銘灝跑到自己的死黨身邊,「你知道嗎?你跑步的姿勢很搞笑!」
「為什麼?」
「我覺得你跑得很像昨天鋼彈追著超人跑的時候!」
銘灝說的,是昨天下午播映的卡通片《鋼彈冒險之旅》中的一幕情節。這是一套近來非常受歡迎的卡通片,幾乎所有小男孩都會追看。
「咦,是啊!」達康望了望自己的手腳,又發覺真的很像。
「證明你真是看得太多鋼彈卡通了,不然又怎會鋼彈上身!」銘灝大笑起來。
「那……真的很好看嘛!故事又刺激,鋼彈又帥氣!我每天都有收看的,要是有一天電視台不播放了,我一定會去揍扁它!」說完,達康就做了個咬牙切齒的樣子出來。
「我跟你一樣喜歡鋼彈,告訴你,我家中已有十多個鋼彈模型了!」銘灝驕傲地說。
「是嗎?我也有很多個呀!我最喜歡讓它們打鬥起來的了!像這樣,『轟呀!爆呀!邪惡的怪獸,受死吧!』」達康用雙手模仿著兩個模型打鬥的場面,粗獷地大叫著。
「那麼,改天我去你家中,跟你的鋼彈們切磋一番,好嗎?」銘灝建議說。
「好啊!一言為定!」

回覆 引用 TOP

二 童年大秘密

「媽媽,我覺得我的校服開始有點緊了。」
「是嗎?一定是因為你又長高了!」母親扯了扯他的衣領,「讓我看看你這件裇衫的碼數!」
達康正想把裇衫脫下來,母親就馬上阻止他。
「我不是說過了,你不可以胡亂脫衣服的嗎?」她帶他走進睡房,並關上窗廉,「你一定要在沒有人看見的地方才可以脫衣服呀,你要好好保護自己嘛!」
「哦,知道。」
母親望著只穿著背心的他,不禁擔憂起來。
「要是她將來都還不記得這個道理,我只怕她遲早會蝕底。」
第二天早上,母親帶著達康來到逸東邨的商場購買校服。
「你好,我想買大嶼山官立小學的校服。」
「請問是要男裝還是女裝?」店主把兩款校服同時展示出來。
「男裝。」
母親回應得很不滿,自己的兒子分明就長著一副男孩子的臉,店主沒理由會問這種問題的。
店主正在尋找合適的碼數時,母親注意到達康正在目不轉睛地注視著女裝校服,但是,她不知道他背後的用意是純粹對它很好奇,還是很不忿氣。
事實上,達康的心裡是充滿了疑問的。他知道自己本身就應該要穿這套女裝校服的,但不明白為什麼他在八年的生命裡都不需要這樣做。
不久,店主找到達康的碼數了,「小朋友,你去試試看吧。」
「哦。」達康聽話地進入更衣室換上他穿慣了的校服,再走出去讓母親看看。
「嗯,穿起來很合身!老闆,就要這一套吧。」
達康再次進入更衣室把校服脫下來。
趁著這個無事做的時候,店主主動跟母親聊天。
「你的兒子長著一副娃娃臉,要不是他的頭髮剪得那麼短,我真還以為他是女孩子!」
「是嗎。」
「你兒子長得那麼可愛,不當女孩子就真是可惜了啊!」
母親敷衍地回應著,因為她心底裡根本就不認同店主的話。這麼多年來,從來都沒有人提出過這種質疑的,無論是誰,都認為達康長得跟其他男孩子沒有差別。甚至是生下他的時候,醫生都說差點被他男孩子般的模樣欺騙了。
她相信,她的孩子根本就是個男孩子,不然她這麼多年來,也不會敢把這個謊話一直說下去。
達康出來了,他把校服交給店主,母親付錢後,便盡快拉著他走。
「達康,我們以後也不要光顧這間店子。」
「為什麼?」
雖然是這樣問,但其實剛才店主說的話,達康在更衣室中都聽得一清二楚。
          
今年,達康十歲了,他一直都在參加的興趣班安排他學習游泳。
「嘩!今天很熱!」
小男孩們從更衣室出來,每個都是一樣的,都是赤裸著上身,下身只穿著緊身的泳褲。
「咦,奇怪了,不見阿康的?」寧遠問銘灝。
「我也不知道他去了哪裡!」
「你也不知道?你不是他的死黨嗎?」
作為死黨,無論是什麼,達康都會告訴銘灝,唯獨是今天,他並沒有交代。
當大家正在議論紛紛著到底達康發生了什麼事的時候,達康真的來了,不過他並沒有像其他小男孩那般穿著泳衣,而是穿回T shirt
「咦?阿康,你為什麼……」啟諺走上前問他。
「我今天不舒服,不能游泳。」
說完,就坐到一旁,看著其他小男孩在水中嬉戲。
第一天,大家當然不會覺得這有什麼奇怪。但是當他們發現每一堂他都是以不適作理由而不下水,他們就開始質疑起來了。
「阿康,」回到泳池的大堂後,銘灝走到達康身邊,「大家都覺得很奇怪,為什麼你每次都會不舒服?」
「不舒服便是不舒服,有什麼好奇怪的?」達康的心跳有點加速。
「但是你平時都很少不舒服的呀!為什麼偏偏就是在來上興趣班的時候不舒服呢?」
達康一時想不出藉口來,卻見銘灝把手放在自己的肩膀上。
「阿康,我是你的死黨來的,如果你有什麼難處,為什麼不能告訴我?」
「你說什麼難處?我沒有任何難處!請你不要誤解我,好嗎?」
達康不想再說下去了,便垂下頭繼續閱讀手上的鋼彈漫畫。
「你回答我,你是害怕游泳罷了,對嗎?」
銘灝索性拿走達康的漫畫書。
「喂!還給我!不要胡亂取去我的東西!」達康咆哮起來。
「如果你只是因為害怕游泳,我可以私底下慢慢教你。只有我和你兩個人,沒有人會取笑你的!」銘灝苦口婆心地說。
「我不是這個原因而不游泳的,我真的只是不舒服而已!」達康開始忍無可忍,「阿銘,如果你還當我是死黨的話,請你相信我!」
說完,就用力從銘灝手中奪回自己的書,卻用力過大,把書撕破了。
「對不起!」銘灝知道是自己先奪去人家的書的,才主動道歉,「我…我現在去買一本新的給你!」
「不用了。」達康平靜地回應,「反正要道歉的該是我,而不是你。」
「為什麼?」
達康站起來,神色凝重地望著銘灝。
「原諒我,我是有心隱瞞你的。」
說完,就轉身離開了泳池。
銘灝目送著背叛自己的死黨,心裡既憤怒,又擔憂。

回覆 引用 TOP

三 男子歌詠團

踏入青春期後的這一天,兩個好朋友偶然來到了東涌大會堂。
這時,銘灝留意到牆壁上的一幅海報。
「喂,阿康,你看!」
「什麼來的…男子歌詠團招募?」達康的雙眼亮了起來。
「我記得你想參加很久的了。」
「是呀!以前我們這一區並沒有男子歌詠團,我想參加也不行!」
「那麼,我們明天就一起去試音吧!」
第二天,他們前往大會堂的後台報到。
「在取錄你們之前,我要先測試一下你們是否具備歌唱天分。」歌詠團的總監翁千醉對他們說,「現在請你們輪流出來,唱出指定的歌曲。」
於是,男生們便一個一個地站到人群面前獻唱了。
「唉,阿康,你說,他們的歌唱技巧這麼高超,而我們不過是對唱歌有點兒興趣而已,又怎會成功被選中呢!」
那時候,達康卻不是在想這些。他聆聽著一副又一副渾厚的成熟男聲,真是心生羨慕。
輪到銘灝了。他光是走到眾人面前就已經覺得緊張了,一唱起歌來,更是頻頻走音。人們聽得不斷大笑,千醉則在搖頭,肯定是在評分紙上連續打叉了。
儘管如此,他畢竟是一副已經開始變低沉的男聲,不像達康那般……
「司徒達康,輪到你了。」
他還在發呆,連銘灝唱完了也不知道。
在群眾的掌聲響起之時,他走到房間的正中。面向這麼多人,他發覺到自己絲毫也不緊張。
他覺得很奇怪,「我又不是經常表演,為什麼會不害怕站在人群面前?」
或者,是因為他有生以來,就一直是在飾演著一個角色,這樣其實跟做舞台劇是沒有分別的。而現在,他只不過是須要飾演一個歌手罷了,這又有什麼好令他恐懼呢!
他在心中數了四拍,便開始打開嗓門唱歌了。
當他的歌聲在房間裡傳揚開去時,全場的人都聽得目瞪口呆。
包括他的死黨銘灝,還有達康自己,也是同一個反應。
「怎麼他的嗓子,這麼像女孩子的?」
不必由他人開口,其實達康心裡頭一早就是這樣覺得了。
直至他唱完最後一個音符,他便馬上回到座位,打算盡快解釋一番。
「其實事情不是你們所想的那般!我今年才十三歲,只是因為還沒有變聲,唱起來聲音才會這麼古怪!」
「十三歲還沒有變聲?不會吧!」其中一個男生說,「我九歲就已經開始變聲了!」
「我反而認為他已經變聲了,」另一個男生說,「只是,他的聲底分明不是男聲,而是女聲,一副在發育的女聲!」
「難怪我剛才聽著,就不禁聯想到某個女歌手的聲音了!」
被這麼多人議論著,達康心裡真是不好受。可是,令他不好受的不是因為被人取笑。他寧願他們繼續說他的嗓線像女生,因為至少,他們不會想到他其實真的是個女生。
          
「果然!」
讀過電郵後,銘灝滿臉不在乎地倚在椅背上。
「阿銘,你在說什麼?」
「我在說歌詠團那件事呀!我落選了!」他指了指電腦螢幕給達康看,「你呢?你看了結果沒有?」
「現在就看!」
其實從來就只有達康一個想進歌詠團,銘灝只不過是在陪伴他而已。所以,達康才是最焦急的那個。
一看……
「怎樣了?」
「跟你一樣。」
銘灝望了望好兄弟的表情,正想說些安慰的話,達康就轉身準備離開了。
「喂,阿康,你去哪裡?」
「我去找翁小姐!」
說完,就踏出了圖書館,向著鄰近的大會堂出發。
「翁小姐!」
「司徒達康,你找我?」
「是的,翁小姐,我想跟妳談談有關歌詠團的事情。」
「你是…不滿意我的評分,對嗎?」
「我不是不滿意,只是想來告訴妳,其實,我是誠心誠意很想進歌詠團的。」達康認真地說,「我自小就很喜歡唱歌,可惜這麼多年來我們的社區一直都沒有男子歌詠團,現在這個機會來了,我就很想好好把握。翁小姐,請妳相信我吧,我一定會努力唱歌,不會令妳失望,請妳給我一次機會吧!」
「達康,我明白你很想加入我們的歌詠團,」千醉親切地對他微笑,「但是你想想看,要是每個應徵者都是這樣說,然後又這樣央求我們便可以輕易加入歌詠團,我們還需要試音嗎?還需要評分嗎?」
「倒也是,」達康失望起來。他想了想,「那麼,翁小姐,妳能告訴我,到底我哪裡唱得比別人不好?」
「你不是唱得不好!我聽過那麼多人唱歌,怎會分不出呢!你很有音樂天份,而且嗓線生來就很適合唱歌。」千醉輕輕慨嘆,「只是,我相信你自己也很清楚,你的嗓線比其他應徵者都要高……」
一聽到這最刺耳的一句,達康的心馬上沉了下去。
「你明白嗎?這是一個男子歌詠團,成員全部都是男孩子來的,九成九的人的聲音都是低沉的,如果突然間有一個人的聲音特別高,那你叫他們怎樣遷就你呢?還是只有你一個唱高音?不過,你認為整首歌聽起來會和諧嗎?」
OK,翁小姐,我明白妳的意思了,」達康悔氣地說,「妳想說,高音就是有罪,對嗎?」
「達康,你怎能……」
「如果純粹關性別事,」他眼裡盪漾著淚珠,「索性讓我進女子歌詠團那邊唱吧!反正裡面個個都是女生,嗓線也不會低到哪個去,那就不必像妳說的什麼要遷就,又不會不和諧了!」
「達康……」
「事實明明是這樣,我不想勉強。我只知道如果當初我的身分證沒有說謊,我會活得更自在。」
「達康!」
他說完他要說的話,就自己離開了。
「又高音又女子歌詠團,難道這暗示了……她是假小子?」




回覆 引用 TOP

四 青春的疑惑

達康躲在東涌運動場洗手間的廁格內。他凝望著滿缸的血水,頓時慌張起來。過了一會兒,才慢慢地從背包中取出之前母親給自己的衛生巾。
他這個十五歲的男孩子,實在無法接受自己竟然來月經了。
母親當然跟他提及過這回麻煩的事,那時他才十二歲,他母親擔心他會隨時初經來潮,便教導他如何使用衛生巾。
那時候,他說害怕血。不過現在,他不怕看見這麼多血水從自己身上流出來,因為他更怕的,是如何跟別人交代為什麼自己跟其他女孩子一樣,每個月都總會有幾天肚子痛。
他之後甚至發現,自己擔心得太遠了,因為光是這天,他就已經不知道該怎樣捱過。
「接下來是青少年組接力賽,這是每年運動會最觸目的環節呢!年輕運動員們裝備成怎樣,都會在這天揭盅!」
他一聽到廣播,一時緊張,肚子竟然不爭氣地痛了起來。
但是,他不能夠再躲避下去了。離島區運動會向來都是隊友們最重視的環節,若果自己不舒服,便會影響到其他戰友的表現,最終令大家無法奪獎。
「阿康!你在不在呀?」
這時,他聽到寧遠進來叫他。
「你要快點了,其他人都上場了,就只差你一個呀!」
就這樣,他硬著頭皮踏上了賽道。
「準備……三、二、一!開始!」
他是負責接第三棒的。望著後面的兩個隊友精神奕奕的,動作又機靈敏捷,令他們暫時領先,他真是不忍心破壞這個美好的成績。
肚子的不適,令他甚至感到有點暈眩。於是在輪到他接棒的時候,他叫自己集中精神。
他用力握住戰友遞給他的棒子,突然傳來「啪」的一聲。
他搖晃腦袋,才看見棒子跌落地面了。
原來,他剛才看錯了棒子的位置。暈眩,令他看到了三根棒子。
「趕快!趕快撿起來!」第二棒的戰友低聲催促他。
他馬上把它撿起,然後竭力往前跑。他的肚子不斷在痛,但他咬牙切齒,希望自己可以強忍下去。
「怎麼阿康他跑得這麼慢的!」站在一旁觀看賽事的寧遠皺起了眉頭,「他不是最擅長跑步的嗎?」
幾經辛苦,達康終於跑到最後一棒的戰友身邊了。他一把棒交給別人,自己就不支倒地了。
「阿康!」他的朋友們全都立刻跑到他身邊,「你怎樣了?」
「我…我沒事……」
「你還說沒事?」銘灝擔憂地說,「我剛才明明看見你跑得很辛苦!」
「阿康呀,你今天不舒服就提早通知我們嘛!」啟諺不滿地說,「為什麼要勉強出來跑呢!害得我們今年落後了這麼多!」
「我…我是跑著跑著才開始覺得不舒服的。」他撒謊。
「那麼,我帶你進休息室吧,好嗎?」銘灝轉向人們,「既然他不是有心的,那就別再追究了!」
正當銘灝在扶起達康時,人們被地上的一小灘血嚇了一跳。
「阿康……你受傷了?」
「沒有呀!」他摸了摸屁股,一點兒也不痛,卻摸到褲子正滲出血來。
「糟了!肯定是漏出來了!」
他嚇得滿臉通紅,盡快跑到洗手間。
「這……不就是他屁股剛才坐著的位置?」啟諺疑惑起來,「為什麼他明明沒有受傷,屁股也會流血的?」
「又肚痛又流血,怎麼我覺得這有點像……月經?!」
「歐陽銘灝,你瘋了嗎?」他們不以為然,「阿康明明是個男的,是不可能會有月經的呀!」
「不會沒有可能,因為我正正在想,他會不會真的不是個男的……」銘灝心想,「可是,我作為他這麼多年的死黨,萬一他真的是個女的,我又怎會看不出?不,別再這樣想下去,免得想壞腦子了……」
          
「媽,告訴妳一個秘密。」
「什麼?我親愛的兒子。」
「我…來月經了。」達康尷尬地說。
「真的嗎?」母親很驚喜,「太好了,你長大了!」
「不過是它拖累我今天比賽失準,而且還跌倒了。」
「是嗎?」她緊張起來,「有沒有受傷?」
「沒有,我只是感到有點累而已。」
「哦,那麼,你就進房間休息一下吧。」
於是,他就躺在床上了,不消一會便呼呼大睡,不知道母親悄悄地走進了自己的房間,脫去他的衣服,以便解開他的束胸帶。
「老是被這個綑綁著,妳一定很辛苦了。舒服地睡一頓覺吧,我的好女兒。」

回覆 引用 TOP

[隱藏]
五 不能說的愛情

這天是星期六,二十二歲的達康一大清早便前往東薈城,因為今天有一家新的動漫旗艦店開張了,將會發售限量版的電子遊戲《死亡戰爭》。
他一來到現場,就看見了許多跟他一樣喜歡動漫的男孩子,正在排隊等候入場。
他數了數站在自己前面的人,「也只不過得五、六個,原來我真的來得很早!相信一定能買到夢寐以求的遊戲的。」
那麼站在自己後面的人呢?他趁著無事好做,就轉頭好奇一下後面的人龍有多長。這時,他看見了一個非常熟悉的面孔,就排在比自己後幾個人的位置。
「是阿銘!」
他本想走過去叫他,但是排著隊又不能走開,站在原地喊又怕太遠。
「算吧,還是進場買完後才叫他吧!」
突然間,一個打扮得非常嬌俏的女孩子走到隊伍中間。
「竟然有人想插隊!」
他繼續觀察著她想怎樣,最後,她在銘灝身邊停了下來。銘灝一看見她,臉上就表露出驚喜之情。他伸出手來,摸了摸女孩子的臉。女孩子歡喜地跟他耳語了好一會兒,令他哈哈大笑,兩人接著便擁抱了起來,甚至接吻。
銘灝也已經是個二十二歲的青年,其實學人談戀愛該是很天經地義的事。不過達康看著看著,心底裡,竟然流出了一陣酸酸的感覺!
他自己覺得很奇怪。這到底是什麼感覺來的?「為什麼我一看見阿銘跟另一個女孩子有親密關係,我的心就不舒服起來了?
難道,我對阿銘有意思?」
「不會的,」他以非常細小的聲音跟自己說話,「司徒達康,你是個男孩子來的。你瞧你的臉,做了二十二年人,樣子依然是跟一個普通的男孩子沒有分別;你又聽聽你的聲線,雖然不及一般的男性那麼低沉,但至少很中性,比一般的女性來得低沉。」
「司徒達康,即使妳要戴著束胸帶生活,即使妳每個月都會被『大姨媽』打擾,妳也不是個女孩子!妳又怎能喜歡上阿銘呢,妳又怎能『搞Gay』呢!」
儘管他怎樣安慰自己,儘管他從性格、體能,到興趣都跟男孩子一模一樣,說到性取向,他實在瞞騙不了自己。
眼前的銘灝,他已經認識了十六年。論交情,他倆真的很深,外人都說,他們簡直像一對親生的兄弟。
銘灝固然也是這麼想的。達康對他來說,只是今生最要好的好兄弟。
但是近來達康卻不是這樣想了。銘灝對他來說,不只是死黨那麼簡單。他覺得自己對銘灝,已去到了日久生情的地步。
當然,我也是個女孩子來的,也會想跟男孩子談戀愛的!
說完,就忘掉了限量版電子遊戲,走開了隊伍,順從著他內心的真我,向著自己傾慕的男孩子前進。
「咦?阿康!」
「阿銘,我……」
「你幹什麼還站在這裡?你不是說過很想買《死亡戰爭》的遊戲很久了嗎?快去排隊吧!」
「不…不是……我……」
凝望著銘灝把陌生的女孩子的肩膀擁得緊緊的,他真是有個衝動要把兩人扯開。
「我……我沒事……」
「快去排隊吧,你再不快點,就越排越後的了!」銘灝輕輕推開他,「到時你買不到,你別埋怨我沒提醒你啊!」
「不用了,我…我都沒打算買……」
說完,就轉身走了。
Honey唷,那個男孩子到底搞什麼,說話吞吞吐吐的,真是個怪人!」女孩子對銘灝撒嬌。
「他本來不是怪人,只是個我認識了很多年的兄弟。不過這幾年,我發覺他越來越古怪,好像在隱瞞著我許多事情似的……」

回覆 引用 TOP

六 沙上的美少女

夏天的時候,寧遠和啟諺邀約了銘灝一起到梅窩遊玩。
「啊呀!今天的天氣真好!」
「是啊!陽光這麼燦爛,我們不如去沙灘曬曬太陽吧!」
「好建議,我們可以順便看看有沒有美女!」
他們來到了著名的銀礦灣,遊人果然不少。他們坐在太陽傘下面,優哉游哉地喝著冰凍的飲品,一個又一個穿泳衣的美少女在他們眼前掠過,就像看走馬燈一樣,每一個都這麼吸引。
正當銘灝看得入了神的時候,忽然有物體撞向了他的椅子。他垂頭一看,原來是有人把沙灘球不慎打到他身旁了。
「不好意思!」這時,有個女孩子走過來。
「這是妳的吧!……」
銘灝撿起了沙灘球,正想交給那女孩子時……
「阿康???!!!」
「阿銘?!」
銘灝被嚇得從椅子跌到沙地上,他拼命地按著心臟,只怕它會跳出來。
眼前這個胸部豐滿、擁有曲線體態的比堅尼少女,竟然長著達康的臉孔!
「妳……就是司徒達康?!……還是,妳只是恰巧長得像他而已?」
「我真的是司徒達康!」達康也很慌張,「我是認識你,歐陽銘灝的嘛!」
「不可能的,我的好兄弟司徒達康,絕對不可能是個女生來的!」銘灝的眼睛還是睜得很大,嘴也一直合不上。
「阿銘,你聽我解釋……」
「不…不用了!」銘灝緩緩地爬起來,「其實,我最近都有這種懷疑……妳現在不就給了我一個最佳的解答嗎?……我只是一時接受不了而已……」
「是的……我們也接受不了……」寧遠也被嚇得臉也變青了,「我們平時實在看不出,而且從來也沒有想過妳竟然會是個女生……」
「對不起,我本來也沒有打算告訴你們的。想不到我們這麼有緣,今天竟會在這裡遇見。」
「阿康,妳為什麼要假裝男生?難道妳就不能用真面目示人嗎?」銘灝的神情非常失望,「尤其是我,我跟妳相識了十六年,妳為什麼一直都要用這個假面具來跟我相處?妳為什麼要騙我呀?」
「我不想的,這不是我的主意。」達康見事情已經被揭穿了,只好將真相交代出來,「在我媽還未生下我之前,我那個思想非常守舊的祖父,說我媽無論如何也要誕下男生,好讓我們的家族可以傳宗接代。不過結果往往不如人意,我媽懷著的原來是個女生。那時候,我爸也想過如實告訴祖父的,但是又怕他老人家一知道真相,要麼就嚇得馬上心臟病發,要麼就大發雷霆趕絕我們三個,只好硬著頭皮瞞騙他,替我剪了個短短的髮型,買給我的玩具都是機械人和車子,衣服也是男裝,連身分證也是寫男性的,生怕會有一點線索被祖父發現到。
不知道是不是連老天爺也幫助我們,我竟然長著一副如假包換的男生臉孔,令整件事情毫無破綻。
儘管如此,我的身體仍然是女性。平時在外面對人,我已經習慣了自己的身分是男生。不過在寂靜無人的時候,我還是會拋開這些束縛,讓自己做回女生。」
聽著聽著,他們幾個都被打動了。
「阿康,妳為了成全妳那個無理的祖父而犧牲自己,我覺得妳實在是太偉大了。」銘灝拍了拍她的肩膀。
「偉大?阿銘,你說得太誇張了。」達康微笑起來,銘灝忽然覺得她這個樣子很甜美,「平時要戴那麼久束胸帶,確實是有點辛苦的。不過我的性格那麼男孩子氣,我又怎會覺得做男生是一件辛苦的事呢!不過……」
「不過什麼?」
「你知道我是女孩子後,會不會嫌棄我,不再和我做朋友?」
銘灝大笑起來。
「當然不會啦!雖然我確實是少了一個好兄弟,不過我也多了一個好姊妹嘛!我這個好姊妹既跟我打同一隻機,又跟我砌同一款模型,和我那麼投契,我又怎會捨得離開她呢?」
說完,達康和銘灝就相視而笑了。


─〈完〉─

回覆 引用 TOP

同行十幾年,不知木蘭是女郎。

回覆 引用 TOP



伸延閱讀
[按此隱藏 Google 建議的相符內容]
 提示:支持鍵盤翻頁 ←左 右→ 發新話題發佈投票
請先登入
小貼士:
依家可以用“@”tag會員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