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wants TV消閒生活手機討論遊戲地帶影視娛樂校園生活數碼科技寵物樂園學術文化體育世界購物廣場時事投資貼圖影片上班一族美容纖體戀愛婚姻汽車討論成人資訊博彩娛樂資源交流站務管理
發帖
註冊 登入/註冊



追帖 打印

[政治] 【黃台之瓜何堪再摘】深切明白李嘉誠原來係綠絲。



【黃台之瓜何堪再摘】深切明白李嘉誠原來係綠絲。

[隱藏]
呢篇廣告,李嘉誠兩邊都冇譴責,只係呼籲兩邊都放棄暴力,回復社會安寧。


https://news.rthk.hk/rthk/ch/component/k2/1474974-20190816.htm

長和李嘉誠在報章刊登廣告 稱「黃台之瓜,何堪再摘」

已退休的長和資深顧問李嘉誠,以「一個香港市民李嘉誠」的名義,在全港多份報章刊登2款全版廣告,其中一款廣告內容說:「正如我之前講過:「黃台之瓜,何堪再摘」」。

另一款廣告的內容則以反暴力為主題,寫有:「最好的因可成最壞的果」、「以愛之義,止息怒憤」,以及「愛中國,愛香港,愛自己」和「愛自由愛包容,愛法治」字句。

mfile_1474974_1_L_20190816065236.jpg

回覆 引用 TOP

都尚算李嘉誠有D良知,唔似一D共狗咁。

引用:
原帖由 好打得 於 2019-8-17 05:56 PM 發表
呢篇廣告,李嘉誠兩邊都冇譴責,只係呼籲兩邊都放棄暴力,回復社會安寧。


https://news.rthk.hk/rthk/ch/component/k2/1474974-20190816.htm

長和李嘉誠在報章刊登廣告 稱「黃台之瓜,何堪再摘」

已退休的長和資深顧問 ...

回覆 引用 TOP

一尐美狗好似唔記得咗,李+×呢種兩邊都冇譴責的騎牆,可是十足受世人詬病柒朗普白人新納粹主義者製造殺人暴動後句讚話"兩邊陣營也有很好的人"一樣



回覆 引用 TOP

起碼証明了李嘉誠係和理非一個,唔會好似血腥共狗咁冇人性。


引用:
原帖由 ksskkkr 於 2019-8-17 09:42 PM 發表
一尐美狗好似唔記得咗,李+×呢種兩邊都冇譴責的騎牆,可是十足受世人詬病的柒朗普在白人新納粹主義者製造殺人暴動後句讚話"兩邊陣營也有很好的人"一樣 ...

回覆 引用 TOP

[隱藏]
但現在世人睇到為血腥冇人性的可是班美狗

回覆 引用 TOP

你講大話都睇睇世界新聞先啦,618已係世界頭條新聞,全部都係對香港既示威者有讚冇彈,要不要我求其俾幾條link作為example俾你睇睇?


引用:
原帖由 ksskkkr 於 2019-8-18 10:31 PM 發表
但現在世人睇到為血腥冇人性的可是班美狗喎

回覆 引用 TOP

回樓上

就算你舉出example,也只會表演出當時的外霉皆是指鹿為馬顛倒黑白偏幫反中暴徒

回覆 引用 TOP

香港騷亂正在成為反華宣傳的天賜良機

西方媒體在香港騷亂中究竟起到了甚麼作用?美國專欄作家約翰·懷特在RT網站撰文,表達了他的立場與分析。

約翰·懷特

香港正在迅速成為東西方鬥爭、甚至多極化與單極化之爭另一道前線

在這塊高度自治的英國前殖民地上,這次騷動最早的起因——正如關注此事的人已經知道的那樣——是關於官方試圖通過一項引渡條例的事情,而根據該條例,在中國大陸涉嫌犯罪或者卷入在中國大陸發生的犯罪的嫌疑人,即使逃到香港或者擁有香港居民身份,也可以被送到中國大陸受審。

因為抗議的緣故,引渡法案已經暫停了,但這並沒有能讓抗議的勢頭減緩下來。相反,抗議正在繼續擴大,而且衝突也在愈發激烈……

問題來了:我們要問的不應該只是抗議者的訴求是“甚麼”,而是“誰”是抗議背後的推手?

考慮到九十年代的東歐劇變,以及烏克蘭2014年經歷的“顏色革命”,還有許許多多的地方發生過的似曾相識的場景有外部勢力積極干預了此事,這種可能性不能排除。

有意思的是,最近一些在中文媒體上被廣泛轉載的照片也能支持這種“可能性”。其中一張就是這場抗議的幾位首要活躍份子與美國領事館負責政治的官員Julie Eadeh會面


當然,他們有可能只是在同一家酒店大堂恰好遇到了,也有可能他們的談話完全無關痛癢,跟這場騷亂沒有關係。

相信這種可能,還不如相信豬能飛呢

像他們習以為常的那樣,很多西方主流媒體派駐這座城市的記者花費大量精力來“報導”,或者說慶祝,這場騷亂。

要知道,很多記者是跨越高山和大海,飛到香港來的。這一路,他們得飛過法國,而那裡的“黃背心”運動已經持續了40個星期;這些“黃背心”們也飽嘗了法國警方“仁慈”的警棍然而,這些記者們沒有在那裡停下,也沒有幸災樂禍地報導那裡

毫無疑問,西方媒體在香港如此密集的出現,是抗議者變得更加暴力的一個重要因素——他們試圖引起更加嚴重的警方鎮壓,以此吸引西方公眾的眼球有個細節值得注意,抗議者們舉的很多標語,都“恰好”是用英語寫的,而用詞跟以往“顏色革命”的如出一轍


哦,我們可千萬別忘了美國國家民主基金會在這個全美國最臭名昭著的社會組織官網上,清楚地寫著,他們在2018年投了大量資金用於“擴展工人權利和民主”、“加強對香港的干預,以防止對約定權利的日益嚴重的威脅”,以及“加強民主機構和人權保護”。

不可能否認,美國給這場已經引起西方媒體大量關注的騷亂,起到了火上澆油的作用。在西方萌生反華宣傳抓住了這次機會,利用這次給城市帶來巨大麻煩的騷亂,把著勁地抹黑北京

這場宣傳披著民主和人權的外衣,但其實質卻僅僅是霸權單極化一個公開的秘密是,中國從來都是華盛頓的好戰者們的中心議題。奧巴馬在2012年啟動“重返亞太”戰略,而現任美國領導人則發起了一場對中國的全面貿易戰,其目的是為了抵消中國日益增長的地區和全球性影響。

美國海軍在中國水域內的挑釁性航行早已司空見慣,而美國現任領導人新任命的國防部長埃斯珀不僅是鷹派,而且還一直對中國持敵視態度。隨著這些問題的出現,事情只會變得越來越糟。

還是回到香港吧,這裡的暴亂使得政府除了使用武力之外將沒有任何選擇無論在美國、英國還是法國,當地政府都一定會選擇這麼幹

但問題是,在我們生活的這個世界上,西方國家的警棍被認為是法律和秩序的工具,而非西方國家的警棍則被描述成鎮壓的工具

說到鎮壓這個詞,還有誰能超越殖民主義帝國主義嗎?在香港發生的事情,正是西方殖民統治給中國遺留下的問題。

提倡阿爾及利亞獨立的法國作家弗朗茨·法農曾經說過:“我們不僅要從我們的土地上,還要從我們的思想裡,清除帝國主義留下的那些腐朽的遺跡

如果有人真的認為香港發生的事情是中國政府的過錯造成的話,那他不妨好好去了解一下事情的真相。


https://mp.weixin.qq.com/s?__biz=MzI2NjIxMDQzNA==&mid=2649440639&idx=1&sn=2120fc668f6697649ab5b707d1a7bc55&chksm=f28e7c92c5f9f58479ef52d3db05681752634e1dc62d08a80188799b688c26f1b5b762270cfe&mpshare=1&scene=23&srcid=&sharer_sharetime=1565665272268&sharer_shareid=9d8061d8aaab72d3ed654fccdf514052#rd




回覆 引用 TOP

李生可能都有捐錢

回覆 引用 TOP

[隱藏]
若然全世界媒體都係針對共匪國,即係共匪國多行不義,是一個邪惡集團,全世界都聯合起來一齊對付這個邪惡帝國啦!

你又唔見全世界聯合起來去針對這些民主國家


引用:
原帖由 ksskkkr 於 2019-8-20 09:23 PM 發表
就算你舉出example,也只會表演出當時的外霉皆是指鹿為馬、顛倒黑白來偏幫反中暴徒

回覆 引用 TOP

回樓上

一來,針對中國的並不是全世界媒體,而是西方霉體
二來,西方霉體也是像你匪前匪後地謾罵中國般,靠顛倒是非、指鹿為馬才能夠攻擊得到中國,足見西方democratia國家是一個邪惡集團
三來,除了親柒朗普的少數媒體外,全世界也在聯合起來日日確鑿事實中肯道理來鬧美國,咁學你話齋即是全世界也一致同意美國是個要對付的邪惡帝國

回覆 引用 TOP

日本,臺灣,星加波,韓國,印度,越南此等國家係西方國家?


引用:
原帖由 ksskkkr 於 2019-8-24 09:12 PM 發表
一來,針對中國的並不是全世界媒體,而是西方霉體
二來,西方霉體也是像你匪前匪後地謾罵中國般,靠顛倒是非、指鹿為馬才能夠攻擊得到中國,足見西方democratia國家是一個邪惡集團
三來,除了親柒朗普的少數媒體外,全世界也 ...

回覆 引用 TOP

回樓上

日本、臺灣、星加波、韓國、印度都已經是西方國家隻狗,越南正在徘徊在邊緣線



回覆 引用 TOP

西方話語陷阱的理論缺陷及其批判

楊雨林

近年來,西方國家針對中國社會主義事業取得的突出成就和發展潛力,在意識形態領域中展開了一系列全新的話語攻勢,其中各種“陷阱”理論就是最為典型的代表。從早期的“意識形態終結論”、“中國崩潰論”、“中國威脅論”,再到今天的“修昔底德陷阱”、“中等收入陷阱”、“金德爾伯格陷阱”、“債務陷阱”,既體現了西方現有理論在解讀中國實踐上的“無力”,更反映出意識形態領域中較量的長期性和複雜性,雖然形式在變化,但是西方針對中國社會主義道路的質疑、歪曲和否定卻未停止。

當前,中國社會主義進入了新時代,國際國內形勢都產生了新變化、新問題、新特點,意識形態領域中的較量也將更為複雜,只有堅持以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社會主義思想為指導,深入剖析西方話語陷阱的理論缺陷,才能避免被西方蓄意設置的話語陷阱“帶節奏”,確保正確認識有關新時代堅持和發展中國社會主義的一系列重大問題。



一、西方話語陷阱在本質上是意識形態領域中較量的新形式新表現

話語的背後是理論,理論的背後則包含著意識形態。在當代中國的意識形態領域中存在著一種西方話語陷阱,即以西方哲學社會科學的概念體系和價值體系作為中國發展的衡量標準,以及通過製造一系列“陷阱”理論來質疑、構想中國的發展趨勢和內外影響,例如國強必霸思維模式下的“修昔底德陷阱”和作為霸權穩定論思想延伸的“金德爾伯格陷阱”,以及將中國“一帶一路”倡議誣陷為“債務陷阱”的論調,當前各種“陷阱”理論雖具有不同的內容,但基本都共同指向了一個問題——“中國陷阱”。因此,對待西方話語陷阱要尤其注重批判性分析。

以當前廣為熱議的“中美貿易摩擦”為例,美國高舉保護主義、單邊主義的大旗,蓄意破壞原有的國際經貿合作體系和雙邊協定,企圖對中國從高速增長向高質量發展的轉型進行封鎖和打壓。我們可以看到,在經貿衝突的背後,除了基於現實利益的考量、地緣政治的戰略、尖端產業與核心技術的競爭外,同樣不可避免的具有意識形態層面的鬥爭與較量,這種鬥爭和較量雖然在形式上不再以直接明了的“主義之爭”呈現出來,而代之以一種發展“模式”的競爭和發展“道路”的較量,但“模式之爭”、“道路之爭”的背後依然是包含著對“為了誰、依靠誰”這一根本問題的回答,因此它也是涉及意識形態的問題。可以說,正是為了迎合社會大眾的心理與認知偏好,具有鮮明意識形態色彩的“主義之爭”才變換形式為“模式之爭”、“道路之爭”。

以西方的“自由民主”理論為例,民主是一個具有鮮明階級性的問題,同時也是一個歷史性的範疇,不同歷史時期的民主具有不同的內涵與形式,而在資本主義與社會主義兩條道路、兩種選擇、兩個前途並存且相互競爭的時代背景下,民主應當是區分為社會主義民主和資本主義民主,而西方正是通過概念生產和話語包裝,將資本主義民主替換為自由民主,企圖遮蔽其中的階級屬性和代表部份群體利益的本質特徵,以一種佔據道德制高點的“自由”話語來混淆視聽。因此,面對這種通過“概念生產”和“話語包裝”進行“思想佔領”的意識形態滲透方式,需要我們對其進行深入剖析,揭露其本質與危害,找準這些話語陷阱背後的理論缺陷,為新時代堅持與發展中國社會主義提供意識形態保障。



二、西方話語陷阱的三大理論缺陷

研究中國問題,要從中國實際出發,不能從概念出發,更不能以西方的各種陷阱理論作為標準來衡量自身。話語的背後是理論,要批判西方話語陷阱背後的理論邏輯,就需要從各種不同的話語形式和表達方式的背後,深入剖析這種唯心主義世界觀和認識論的理論缺陷。具體而言,西方話語陷阱的理論缺陷主要包括以下三個方面的內容。


1. “抽象的人”:西方話語陷阱的認識論原點

認識論原點是我們認識問題的出發點,構成了我們思維活動的邏輯起點,不同的認識論原點在實踐中會導向不同的結果。西方話語陷阱在現實中雖然有各種不同的具體內容,表現為多種理論觀點,但在認知邏輯上卻有著一個共同的出發點,即“抽象的人”。所謂以“抽象的人”為認識論原點,是指以“理論”為認識世界的出發點,從抽象概念出發,而非以當時當地的具體情況出發,來分析現實中的不同問題,其認知活動的落腳點又是再次回歸到“抽象概念”本身,而非解決現實中的實際問題。以“抽象的人”為認識論原點的方式,是將實踐者與實踐的環境相分離,把社會歷史中的實踐者視為脫離社會歷史限制的“抽象的人”。這種認知方式會導致理論與現實之間的錯位,無法真正了解社會歷史的實踐者所面臨的資源限制、問題挑戰和制度約束等問題,因此也就無法準確解釋和把握社會歷史發展的真實規律。

西方話語陷阱正是以“抽象的人”作為認知原點,將自身的發展經驗塑造為脫離客觀條件限制的絕對真理,在將自由民主的觀念、制度和世界秩序向他國推廣的時候,沒有認識到各個國家所面臨的具體環境、目標、挑戰是各不相同的。那些不顧自身具體條件,盲目移植西方民主制度的國家,之所以在現實中不僅沒有實現西方所許下的美好諾言,還紛紛走向了經濟發展停滯、民生凋敝、政治亂局頻發,就是因為沒有充份認識到,一個國家的政治制度是基於自身的歷史傳承、文化傳統和經濟社會發展狀況,長期發展演變的內生性結果,那種在制度選擇上直接搬來一座“飛來峰”的做法必然走向失敗。

回覆 引用 TOP

西方話語陷阱的理論缺陷及其批判

[隱藏]
2. 虛構因果關係:背離經濟基礎與上層建築的辯證關係原理

歷史唯物主義認為,經濟基礎決定上層建築,無論是作為思想上層建築的各種觀念要素,還是作為政治上層建築的各種制度要素,尤其是政治制度,在本質上是由經濟基礎的狀況所決定的。雖然上層建築對經濟基礎具有重要的反作用,甚至說在一定條件下,政治對經濟具有決定性的作用,但從因果關係的角度來看,經濟基礎是“因”,上層建築是“果”。這在認識論上給我們的啟示就是政治制度是屬於結果範疇,而非原因範疇,不能將特定歷史條件下的經濟基礎狀況發展變化所決定的政治制度,歸結為經濟基礎狀況發展變化的根本原因。例如以美國為主的西方國家在向廣大發展中國家推廣其“自由民主”政治制度時,將其實現現代化的成功經驗歸結為實行了“自由民主”的政治制度,這種觀點在現實中具有很強的影響力,“民主富強論”、“民主和平論”就是代表,同時這種思維誤區又具有嚴重的消極影響,對廣大發展中國家選擇現代化道路構成了誤導。

無論是“民主一元論”、“民主和平論”、“民主富強論”,還是將自身的發展經驗上昇為普世標準,都是屬於虛構因果關係,背離了經濟基礎與上層建築的辯證關係原理。例如西方國家在推廣自身發展經驗的時候,對於其早期殖民掠奪、黑奴貿易的歷史閉口不提,但正是這些資本原始積累階段“非民主”、“非人權”的掠奪、壓迫、剝削手段,使得西方國家在資本、勞動力、原材料等方面積累了巨大優勢,決定了其在追求現代化進程中的先發優勢,為其成為發達國家提供了強大助力。然而,今天西方國家在推廣自身現代化經驗的主流敘事中,這一最重要的內容卻完全消失了,西方國家將作為上層建築範疇的“政治制度”作為其實現現代化的成功經驗,並在世界範圍內大肆推廣,這種做法背後的理論邏輯正是虛構因果關係,背離經濟基礎與上層建築的辯證關係原理的重要表現。


3. 把特殊當作一般:將特定歷史條件下的發展經驗和軌跡普世化

“把特殊當作一般”這種思維方式在西方話語陷阱的理論邏輯中體現的十分充份,例如西方國家將特定歷史條件下的發展模式和軌跡進行“普世性”的闡釋,認為這是所有國家成功實現現代化的必經之路,企圖壟斷“現代化”的標準制定權和發展中國家實現現代化的方案選擇權。通過將西方國家現代化進程“公式化”,在研究和闡述其他國家發展歷程時,基於一種“自傳式”的認知模式,即以自身的發展歷程為參照系,將本國的發展歷程進行分段,並確立各個階段的特徵,再將其和他國的發展進程進行機械性對比,並進行點評和分析,以是否具有這些階段性特徵作為衡量他國發展階段和水平的重要指標,如果沒有那便是不足,就需要予以加強和完善,而完善的方向和目標就是不斷趨向於西方國家所提供的“現代化”模板。這種思維邏輯混淆了“普遍性”與“特殊性”之間的辯證關係,將特定歷史條件下的一種經驗總結,作為放之四海而皆準的先驗性標準,把特殊當作一般,沒有認識到理論學說的科學性和有效性都是具有時空條件限制的,一旦脫離了理論所賴以成立的各項主客觀條件,真理與謬誤就在一線之間。

哲學社會科學往往都具有地方性和民族性的色彩,雖然西方國家極力將自身的發展經驗上昇為普世知識,賦予代表自身利益的價值觀念和理論學說以普遍主義的色彩,將其包裝為一種普世的標準和經驗,但其本質上依然還是屬於一種“地方性知識”,如果將一種地方性的經驗總結作為不同環境下分析和解決問題的圭臬,那將成為實踐中的“刻舟求劍”。認識來源於實踐,理論是對實踐經驗的總結,一旦理論所賴以成立的現實環境、實踐條件產生了變化,理論在現實中的科學性、有效性就將受到動搖,真理性的認識始終處於從相對真理向絕對真理的發展變化中。



三、在話語權競爭中不斷提昇理論建設和理論自信

話語權建設事關黨和國家發展事業的全局,而話語陷阱正是西方國家進行強權政治和構建話語霸權的重要手段。正如習近平總書記指出:“進行具有許多新的歷史特點的偉大鬥爭,既包括硬實力的鬥爭,也包括軟實力的較量。”(《習近平關於社會主義文化建設論述摘編》,中央文獻出版社2017年版,第208頁)

話語的背後是理論,話語權建設的核心是加強理論建設,一種話語體系能否具有影響力、吸引力、說服力,關鍵還是要看話語背後的理論是否具有吸引力。因此,在話語權激烈競爭的時代背景下,意識形態領域中各種鬥爭形勢嚴峻複雜的情況下,要堅持對西方各種話語陷阱進行批判性分析,絕不能照單全收,更不能將各種陷阱學說作為分析和考察中國問題的金科玉律,要堅持以反映中國的原創性理論建設為主,以理論上的認同實現政治上的認同,以理論上的堅定實現政治上的堅定,在話語權競爭中不斷提昇理論建設和理論自信。

一是堅持“破”與“立”相結合,在批判西方話語“陷阱”中構建中國理論。對待西方話語“陷阱”要堅持“破”與“立”相結合,“破”字當頭,“立”在其中,如果中國理論“立”不起來,西方話語“陷阱”就無法“破”,同時批判西方話語“陷阱”,除了揭露其本質和危害以外,更為重要的是構建反映中國的原創性中國理論和中國話語。馬克思曾指出:“理論只要說服人,就能掌握群眾;而理論只要徹底,就能說服人。”(《馬克思恩格斯選集》(第一卷),人民出版社2012年版,第9頁)

理論的徹底性離不開持久和有效的理論建設,而一旦理論為群眾所真心接受,成為人民群眾認識世界的精神武器和改造世界的物質武器,就能轉化為強大的物質力量。面對西方話語陷阱的滲透和影響,一方面,既要深入剖析其理論缺陷,揭露其本質與危害;另一方面,則要積極建構反映中國的原創性理論,對中國的實踐經驗進行提昇和總結,將其上昇為理論形態,不斷豐富和發展中國社會主義理論體系,要將理論建設作為一項長期性、基礎性、戰略性的任務,為堅定理論自信夯實理論根基。

二是堅持歷史與現實相統一,堅定理論自信的歷史邏輯和現實依據。堅定理論自信對於新時代堅持和發展中國社會主義事業而言具有十分重要的意義。習近平總書記指出:“當今世界,要說哪個政黨、哪個國家、哪個民族能夠自信的話,那中國共產黨、中華人民共和國、中華民族是最有理由自信的。”(《習近平在慶祝中國共產黨成立95周年大會上的講話》,人民出版社2016年版,第12頁)

這一重要論述,既有歷史發展邏輯的真實演繹,又有現實依據的證明。堅定中國社會主義理論自信既源於歷史的縱深考察,又有現實的橫向比較,是歷史與現實的統一。從歷史邏輯來講,近代以來各種主義、思想紛紛在中國的大地上登場,然而真正引領中國人民完成了民族獨立、國家富強、人民幸福這三大歷史任務的是馬克思主義;從現實依據來講,中國共產黨在馬克思主義的指導下,領導中國人民進行社會主義革命、建設與改革的進程中取得了光輝業績,尤其是改革開放40多年來取得的成就,堪稱創造了“人間奇跡”,中國用幾十年的時間走過了西方發達國家幾百年走過的工業化歷程,在減少貧困人口、保護生態環境、維護地區與世界和平穩定等諸多方面,中國都做出了傑出的國際貢獻。因此,無論是歷史發展邏輯的演繹,還是現實中的發展成就,今天我們都應當對中國理論保持高度自信,要從堅持歷史與現實相統一的角度,把新時代關於堅定理論自信的問題闡釋清楚。

三是堅持“硬實力”與“軟實力”相兼顧,多層面提昇中國國際話語權。在國際政治博弈中,話語權不僅意味著言說和表達的資格,更是關係到政權更替、國家興衰的根本性問題。國際話語權既是一個國家綜合國力的重要組成部份,更是“軟實力”的重要體現。長期以來,西方國家基於“硬實力”上的優勢地位,構建了一套強大的、豐富的、以西方為中心的話語體系,從而在國際話語權競爭中居於主導地位,形成了西方話語霸權,廣大發展中國家在國際政治舞台上成為了“失語者”和“缺席者”,成為西方國家任意言說和想像的他者。新時代的中國社會主義是從大國走向強國的關鍵階段,而國際話語權正是強國時代的重要標誌,強國時代需要有國際話語權予以保障。因此,堅持“硬實力”與“軟實力”相兼顧,多層面提昇中國國際話語權,警惕西方蓄意設置的話語陷阱,揭露其本質和危害,破除西方話語霸權的消極影響,發出中國聲音,講好中國故事,傳播好中國經驗和中國智慧是新時代中國走向強國的必經之路。

回覆 引用 TOP



伸延閱讀
[按此隱藏 Google 建議的相符內容]
 提示:支持鍵盤翻頁 ←左 右→ 發新話題發佈投票
請先登入
小貼士:
依家可以用“@”tag會員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