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wants TV消閒生活手機討論遊戲地帶影視娛樂校園生活數碼科技寵物樂園學術文化體育世界購物廣場時事投資貼圖影片上班一族美容纖體戀愛婚姻汽車討論成人資訊博彩娛樂資源交流站務管理
發帖
註冊 登入/註冊 微博



追帖 打印

【大佬你唔好咁痴線啦!】嘲連儂牆青年被狂毆 何君堯:後生一定啱㗎?唔係至高無上



【大佬你唔好咁痴線啦!】嘲連儂牆青年被狂毆 何君堯:後生一定啱㗎?唔係至高無上

[隱藏]
一名36歲跆拳道黑帶、姓麥的男義工以及一名65歲姓李的伯伯,昨晚因守護連儂牆,而遭一名46歲姓黃的男的士司機襲擊;青年被狂毆13拳倒地,伯伯則被揮拳打中太陽穴,受傷送院。連日譴責逆權運動示威者是「暴徒」的建制派議員在回應事件時,未有譴責因涉嫌傷人被捕的黃男,其中何君堯更稱:「唔好睇話後生就(至高)無上。」

經民聯梁美芬今日回應記者提問時,未有譴責施襲者使用暴力,只稱關於《逃犯條例》的爭議應該停止,不論暴力衝擊立法會或者群眾間的衝突,「我都唔願意見到」,又呼籲大家不應再「仇警」,應讓執法人員公平公正地處理紛爭,「唔好再咁樣擾亂社區嘅安寧,咁樣係唔會得到巿民嘅支持」。

何君堯被問會否譴責昨向年輕人施襲的人士時,激動反問:「後生仔俾人打,咪咪咪……咪要報警囉,無問題㗎!你而家認為後生仔佢一定啱㗎?或者年長嘅一定錯嘅咩?唔係,我哋係要睇嗰件事,千祈唔好睇話後生就(至高)無上」,強調不容許任何暴力和違法行為。

對於各區出現連儂牆,何指香港是開放、自由和民主之地,但有些事情不能過份,指香港不是沒有地方表達意見,「政治唔係一定同我哋每日生活好實際咁樣息息相關」,當有居民表明不想「聽取咁多雜訊」時,認為發起連儂牆人士應尊重有關意見,「你要表達,唔需要各區四處開花」,指年輕人可留在大學表達意見。

1562834593_556f.png
  

https://hk.news.appledaily.com/local/realtime/article/20190711/59812304

回覆 引用 TOP

用返黃絲標準,那位"勇武"的的士司機只是在"和平表達訴求"而已,將襲警衝擊立法會稱做"和平示威"的黑衫黃絲帶憑乜要何君堯譴責他呀?

回覆 引用 TOP

為甚麼“西方民主社會”的年輕人越來越反智?

劉斯郎

近幾日,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耿爽“笑懟反智言論”的回答刷爆朋友圈,令眾人捧腹。在針對有記者提及的香港亂局中港獨藝人何韻詩大肆鼓吹的“要求聯合國人權理事會將中國除名”的反智言論,耿爽回應稱:想把中國除名是吧?這是痴心妄想。怎麼可能呢?她有點不自量力

何韻詩的“反智行為”其實並不是孤立的個案,它與多年來的香港、台灣社會的各種亂象是一體的,像早些年台灣台毒群體的反智大遊行“太陽花運動”香港毒瘤鼓動的“佔中運動”,還有近兩年來被洗腦的香港大學生大肆抵觸漢語、去傳統文化台獨群體滲透的台灣文化部門剔除中國史、印發精日書目各種反智行為,也都相當得令人詫異。而這一系列的“反智”行為,也構成了港台地區的“危機氣候”。

那麼這是港台特色嗎?其實並不是,因為在所有實行“西方民主制度”的社會環境中,這一類人都是大批量存在,也就是說,這種現象的源頭在西方國家而身處在那種環境中,人很難不被影響。

筆者管這樣的現象叫“西方民主反智現象”——被“偽民主”思想洗腦的人會變得越來越反智而他們“反智”的原因,最主要的是民眾被利益上層當成了利益鬥爭的政治武器,於是,反智思想被錯誤引導和無限擴大,並最終形成了全社會的“反智氣候”。


用愛發電的“反智”台灣民眾。



我們可以具體看一看這樣的現象:

(一)虛偽的形式主義

2019年3月,一個名字叫格麗塔的瑞典“00後”女孩,成為了全球輿論場和政治舞台的“新寵”,她甚至被提名了諾貝爾和平獎,登上了西方各大媒體的頭版頭條。而助推她走向這一個“巔峰”的原因,是因為她在過去一段時間裡帶領著數以百萬計的歐美學生、社會民眾通過罷工罷課,甚至是絕食的手段,為全球氣候變化發聲。

在格麗塔的鼓動下,全球超120個國家、300多個城市,至少140萬青年學生加入了這場聲勢浩大的“形式主義大遊行”中,他們罷課,堵路,封鎖學校,包圍社會職能部門,不顧學業和社會的正常發展秩序,唯恐聲勢不夠大。


當時有公知說這就是西方年輕人的“民主素養”,不少公知還藉此批評成長在社會主義中國的青少年“不先進”。結果,立馬有相關媒體給出了回應:中國的孩子,沒去遊行示威,都植樹去了,而且在過去幾年的時間裡,當西方社會困於氣候問題的爭吵之中的時候中國人早已完成了全球最大的森林綠化工程和沙漠治理工程,還從未了全球最先進的新能源領導國家,不吵不鬧的中國人,為全球的環境保護做出了最切實際的貢獻


不遊行不鬧騰的中國人,把“毛烏素沙漠”變成了綠洲。

值得我們深思的是,瑞典女孩格麗塔的“形式主義”的號召,絕不可能是單純的、民眾自發的,一個小女孩和她的親友,不可能憑藉單薄的力量攪動全球輿論,發動如此聲勢浩大的非理智遊行。

很顯然的是,這背後的力量並不單純,與其說這是一場形式主義的遊行,不如說是一場被美化的政治遊戲,虛偽的口號背後,是政客和利益團體邪笑的面容只是苦了那一群不曉世事的年輕人,費時費力,還荒廢課業,卻不知自己成了別人的遊戲籌碼,他們的跟風吶喊成就了格麗塔,更成就了那一群幕後的推手。


西方學生高喊“為了氣候行動而罷課”。

其實,這種被利用的“形式主義民主”,在西方資本主義民主社會中是非常常見的,像近年來的“冰桶挑戰”、“裸體示威”等等,都是如此,不僅不理智,還相當“反智”




回覆 引用 TOP

為甚麼“西方民主社會”的年輕人越來越反智?

(二)變味的遊行抗議

建立在整體“形式主義”基礎上的西方民主社會中,原本有益於民眾表態的遊行抗議,開始越跑越偏,變成了阻礙社會發展的“反智民主形式”

除了前文中說到的“民眾層面的形式主義”外,還有“政客層面的愚民化形式主義”“變味的無理反智要求”

我們首先來看政客層面的愚民化形式主義這幾年筆者在西方國家,參加了許多大大小小不同類別的民眾集會抗議活動,以一個旁觀者的視角參與到一場場“民主活動”中。說實話,筆者起初的時候確實因為各種罷工、遊行擾亂了社會秩序,而倍感個人生活上受到了巨大的影響,但這並不影響單純的筆者羨慕他們可以“不去工作瞎鬧騰”。


筆者參與的“民主”遊行活動現場。

筆者天真地羨慕了他們很長一段時間,可時間一長,作為旁觀者的我便發現了問題:民眾一次次的訴求都差不多,上面卻一直無動於衷於是我陷入了沉思,對此也非常不解。

我把我的疑惑和我的歐洲朋友說了,可他們更疑惑地問我:“如果不出面表態,政府怎麼會解決問題呢?”我接著追問他們:“那政府為甚麼不解決問題呢?與其這樣耗著,不如把問題解決了。”

後來,在和一位華裔學者討論這個問題的時候,他說透了這一問題:看似民主,實則是放任剝削隨後,我們在討論之後,將這樣的現象定性成了“政客層面的愚民化形式主義”

簡單地解釋起來就是:其實每一場遊行,都帶有政治色彩,是有組織有計劃的,鬥爭性是很強的。而他們的政府基本會都會放任民眾的遊行(暴力騷亂除外),說好聽是“民主”,可實質是“給剝削者緩和矛盾”

不少西方社會的政府一直不解決社會矛盾問題,始終晾著民眾在那喊,去年如此,今年如此,明年還如此,這是因為任何一個訴求都是傷筋動骨的巨大投入,所以讓眾人遊行的背後,實則是釋放社會的壓力民眾多數是一腦子空白,以為喊一喊,鬧一鬧就是民主了,卻不想自己是被政客愚弄的棋子


其次是“變味的無理反智要求”,這一類的“反智”主要體現在被鼓動的“無理取鬧”上。這種現象在近幾年的法國、意大利、德國等西方國家都頻繁上演,像意大利民眾要求政府發“白食”,德國民眾追求“工作三小時拿更多工資”,法國學生因為考試難而“轟掉教育考試系統”等等,都是非常典型的反智表現

“變味的無理反智要求”的表現,主要體現在完全不考慮社會經濟發展均衡、不同群體之間的權益平衡問題,通常情況下也並不管國家和民族的死活,因此他們並不考慮自己過份的要求和不理智的行為會給社會帶來多大傷害,也因此,像一些歐洲國家的民眾,在國家經濟危在旦夕的情況下,依舊提出非合理性的要求,為了反對而反對,反政府、反企業、反利好政策。這樣的現象明面上叫“民主表達”,實則是被鼓動的政治遊戲



(三)愚民的快樂教育

按理說,如果普通民眾的社會基礎知識以及公民素養能夠達到一定水平的話,也不至於被有心政客左右,走上如此反智的道路,而且像港台這些地區,早期實行西方資本主義民主制度的時候,也並沒有出現大規模的“反智現象”。那麼,問題到底出在了哪裡呢?

答案其實很簡單:公立基礎教育逐漸愚民化我們看今天的台灣省和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公立基礎教育,在所謂“快樂教育”的號召下,普通民眾的子女所接受的教育越來越“快樂”一問三不知,而精英階層的孩子卻在高等私立院校裡接受嚴格的素質教育,天文地理、人文歷史樣樣精通。這種情況與大陸嚴格的公立教育完全相反。


法國公立學校學生騷亂。

而在“快樂教育”的源頭,遠在千里之外的西方,被美化的“快樂教育”也正在毀掉平民階層的下一代,形成了嚴重的階級固化就比如法國,在普通的公立學校,學生學習的基礎知識水平很低,連代課老師都顯得緊缺,而且不少的學生連基本的書寫考核都難以過關。這種情況並非法國獨有,在多數實行“西式快樂教育”的地區都存在。

我們甚至驚訝地發現,不少從西方國家快樂教育環境中走出的年輕人,連非洲是“大洲”還是“國家”這樣最基礎的問題都搞不清楚,更別提一些繁瑣的社會知識。而也就是這些人,總是特別活躍於各種反智活動中,因為他們沒有足夠的知識支撐自己做出科學的判斷,在別人簡單的慫動之下,哪怕是低級的謠言也信以為真,然後義憤填膺、一腔熱血地走上街頭,自以為無所不知,其實不過是“無知者無畏”罷了。

這就好比如今港台那一群整天“搞獨立”的無知年輕人,他們衝進學校辦公室要求學校取消漢語考試,走上街頭要認外國人為祖宗,他們聲嘶力竭的背後,不過是被人愚弄的一場場針對自己國家和民族的攻擊,但你問他們為甚麼這樣,他們除了高喊那“民主”兩個字,也根本說不出個所以然來,更何況他們所謂的民主,是“反智”的


因為“反智”學生要求取消漢語考試,香港浸會大學領導被逼無奈,做出讓步。

回覆 引用 TOP

為甚麼“西方民主社會”的年輕人越來越反智?

[隱藏]
(四)媒體的愚民報導

資本主義社會基礎教育的弱化,名曰“快樂”,實則“愚民”而教育層面的“愚民”還不足以讓民眾為財團、利益集團所利用,還有更進一步的“媒體愚民”在作祟。

前兩年,筆者和身邊的朋友自中國來到西方,卻意外的發現,資本主義民主環境下的媒體,居然更閉塞在西方資本主義的民主環境中,多數媒體都是“逢中必黑”“逢中必反”,當中國人能經常看到西方社會優秀的一面的時候,在西方媒體的筆鋒和口吻下,中國和中國人卻被“黑”得非常徹底,以至於不少西方民眾對中國人的認知還停留在數十年前,甚至是清朝時代,不少人甚至把中國和印度畫在了一條平行線上。


英國BBC曾拍攝的羞辱中國女性的視頻。

這種情況,在港台地區同樣存在,不少香港西化媒體醜化大陸,台灣媒體直呼“大陸這也吃不起那也吃不起”、“大陸人民用柴油炸油條”、“大陸人民用不起空調”等等,甚至還有“大陸武警和城管到日本強制逮捕台灣人”等弱智報導,都西方的愚民宣傳有著“青出於藍而勝於藍”的關係

台灣媒體編造假新聞稱,大陸武警和城管在日本強迫台灣民眾上大陸救援車,意在醜化大陸同胞救助台灣同胞的溫情事實


我們看今天的西方媒體,還有網絡平台,它們可以說是港台地區“反智媒體”的師長,為黑而黑為愚民而愚民的輿論手段,已經被演繹得入木三分。這就好比前不久英國BBC力推的一篇網文,文章內容劍指中國支付寶,認定支付寶是“很危險的中國超級武器”,帶領一眾西方民眾,玩起了“反智”遊戲

有趣的是,相似的畫面居然在港台地區同樣上演了,港台青年這幾年頻繁並且努力地證明“移動支付”是落後地區才使用的“高智商行為”,已經很好地證明了這一點。


(五)逆向的言論自由

我們常說社會要“言論自由”,但任何事物都要有個尺度,逾越了尺度,就變了味道。而我們看到,不管是港台,還是傳統西方國家,都有“逆向言論自由”的情況出現。簡單地說就是:言論雙標

這一點最具代表性的便是近期發生在台灣的“台獨群體封殺紅色媒體人黃智賢”事件因為黃智賢在大陸大談“愛國”和“兩岸統一”,再加之她隨後揭露了“香港亂局”的真相,而遭到了台獨群體猛烈的攻擊起初的時候,台獨群體還只是上街高舉“反紅色媒體”的牌子進行示威遊行,後來則直接封殺了黃智賢的節目《夜問打權》這是很典型的“逆向言論自由”的表現——只有反對派和台獨有言論自由,其他人必須閉嘴

逆向言論自由的另一面,是“道德綁架”,這種道德綁架往往表現為:你不能批評他們,一旦批評他們,就是你在搞“一言堂”,你是“不民主”的。有趣的是,等他們成了氣候,他們就會逼著你閉嘴

“逆向言論自由”的環境裡,往往容易滋生“反智思維”的勢力,這股勢力會越來越大,最終成了氣候,然後便會出現象當今港台地區一樣的畫面:在高舉“西式民主”的旗幟下,變得越來越反智


要求紅色媒體閉嘴的言論自由捍衛者,台灣網紅“陳之漢”。哈哈哈哈···


看透西方民主"言論自由“本質的某中國媒體的魔性標題。

回覆 引用 TOP

引用:
原帖由 ksskkkr 於 2019-7-12 14:32 發表 劉斯郎
近幾日,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耿爽“笑懟反智言論”的回答刷爆朋友圈,令眾人捧腹。在針對有記者提及的香港亂局中港獨藝人何韻詩大肆鼓吹的“要求聯合國人權理事會將中國除名”的反智言論,耿爽回應稱:想把中國除名是吧 ...

同意! 年輕人 應該努力學習增加智慧努力搵錢 這樣才對. 十六七歲學人講政治你有幾多社會經驗和人生經驗 跟社會大眾分享呢…… 直頭係天真!

回覆 引用 TOP

呢條友越黎越控制唔到自己情緒

回覆 引用 TOP



伸延閱讀
[按此隱藏 Google 建議的相符內容]
 提示:支持鍵盤翻頁 ←左 右→ 發新話題發佈投票
請先登入
小貼士:
依家可以用“@”tag會員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