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wants TV消閒生活手機討論遊戲地帶影視娛樂校園生活數碼科技寵物樂園學術文化體育世界購物廣場時事投資貼圖影片上班一族美容纖體戀愛婚姻汽車討論成人資訊博彩娛樂資源交流站務管理
發帖
註冊 登入/註冊 微博



追帖 打印

[政治] 佔中案控以「煽惑他人犯公眾妨擾」係砌生豬肉



佔中案控以「煽惑他人犯公眾妨擾」係砌生豬肉

[隱藏]
【明報即時新聞】「佔中九子」昨日被判多項公眾妨擾罪成,特首林鄭月娥今午表示,由於案件仍在司法程序中,她與政府都不宜評論,但對於有本地和外地政治人物及傳媒,稱相關裁決是當局以司法手段作政治武器或報復,以及其他破壞香港聲譽等批評,她必須作嚴正聲明,以正視聽。

她強調,在香港,刑事檢控工作和司法裁決,均是獨立和不受干預地進行。她以世界銀行和世界經濟論壇的報告為例,稱本港法治精神和司法獨立受國際極高認同,「這些得來不易的聲譽是不可以受個別人士的無理攻擊或批評而受影響」,而她作為特首,有責任指出相關謬論。她又呼籲相關人士參看終審法院首席法官馬道立多年來在法律年度開啟典禮上發表的演辭。

對有意見批評律政司以古舊法例控告9人,林鄭月娥表示,「有人認為法律是新和舊,是無意義的,因為法例仍然在我們法律書裏,就是一個可以應用的法律,所以不存在有些法例雖仍然生效,但不應該應用。」

指現時重啟政改會繼續分化社會

被問到會否重啟政改,林太稱相信大家都知道79日佔領運動帶來的傷害,若她評估目前有必要環境和條件去重啓政改,是不負責任,因爲重啓政改會繼續令社會分化和拖累香港。她指出,香港現時要集中發展經濟、創科,把握大灣區機遇。

《明報》林鄭反駁外地政客傳媒評論
https://news.mingpao.com/ins/article/20190410/s00001/1554887684757

[ 本帖最後由 宗道 於 2019-4-14 02:00 PM 編輯 ]

回覆 引用 TOP

林鄭月娥抨擊法官陳仲衡

引用:
【明報即時新聞】「佔中九子」昨日被判多項公眾妨擾罪成,特首林鄭月娥今午表示,由於案件仍在司法程序中,她與政府都不宜評論,但對於有本地和外地政治人物及傳媒,稱相關裁決是當局以司法手段作政治武器或報復,以及其他破壞香港聲譽等批評,她必須作嚴正聲明,以正視聽。 ...
法官陳仲衡在判辭指稱:「現控方採用普通法的公眾妨擾罪,是用「更大或更多的木棍」懲處罪成的被告(beat a convicted defendant with a bigger or extra stick)但無論如何,最終是由法庭按照被告的罪責裁決。」「採用普通法的公眾妨擾罪是用更大的木棍懲處罪成的被告」,主審法官認同控方是以司法手段作政治武器,林鄭月娥的「嚴正聲明」,是否含沙射影抨擊主審法官陳仲衡?

林鄭月娥含沙射影抨擊主審法官
抨擊主審法官

[ 本帖最後由 宗道 於 2019-4-12 03:03 AM 編輯 ]

回覆 引用 TOP

佔中案的控罪假普通法行不義

【立場新聞】「佔中九子」案審結,現在靜候法庭四月九日宣判。趁此空檔,我們不妨重新關注這­次檢控,律政司所用的不尋常罪名,因為公眾仍然了解不足。

針對九子的控罪,分別是「串謀作出公眾妨擾」、「煽惑他人作出公眾妨擾」、「煽惑他人煽惑公眾妨擾」。除了「公眾妨擾(Public nuisance)對香港市民來說十分陌生之外,「串謀」(conspiracy)、煽惑(incitement),這些名詞,刑法上屬「inchoate offences」,中文譯做「未完成」罪行,也令人不明所以,但這些看來的專門概念,可能對香港人權有重大影響。

香港人注重守法,但同時視言論自由為最基本的人人得以享有的權利,所以最擔心特區政府通過「以言入罪」的法律。當年廣大市民羣起反對 23 條立法,一個重要原因就是政府提出的立法建議,會收到以言入罪的作用。但「佔中九子」案的控罪顯示,沒有 23 條立法,特區政府已經可以藉這些「未完成」罪行的控罪,達到「以言入罪」的目標。

「公眾妨擾」是普通法的罪名;「未完成」罪行是普通法概念。正如去年十月底退休的終審法院常任法官鄧國楨所說,不要以為普通法在特區繼續實施就是以保障法治,因為「普通法也能壓迫性地施行,若不以適當地運用人權法充分控制,其千變萬化的權力就能夠被誤用。」[1] 法官的臨別贈言,並非危言聳聽,而是在沒有民主約制的香港特區,普通法已面臨被誤用來壓迫自由的危險。我們要提高警惕,就先要加強市民對一些危險概念的認識。

「串謀」、「煽惑」

「串謀販毒」,罪在「串謀」,不在販毒之事有沒有發生。只要甲乙丙有參加「串謀」,那麼即使結果販毒之事未有付諸實行,或者沒有證據證明甲、乙或丙作出了販毒的行為,「串謀販毒」的罪名也能成立。同樣,「煽惑他人行賄」,罪在「煽惑」,不在行賄之事實際上有沒有發生,只要被告人有「煽惑」他人做行賄之事,「煽惑他人行賄」的罪名也能成立。販毒、行賄罪行「未完成」,串謀、煽惑已能成立,這就是這些「未完成」罪行的特質。

刑事「串謀」,是與他人協議做犯法之事,只要與其他人達成協議,就已滿足了犯罪元素所需的行為;刑事「煽惑」,是鼓勵、慫恿他人做犯法之事,只要有鼓勵或慫恿他人,就滿足了犯罪元素所需的行為了。協議、鼓勵、慫恿,都是言論行為,例如開會商議、同意合力去做;公開呼籲、派單張、發電郵叫人參加行動等等。這些我們日常發表的言論會否構成刑事罪行,關鍵只在於所協議去做的事或鼓勵他人去做的事,在香港法律之下是否犯法。販毒、行賄是犯法無疑,所以與其他人協議販毒、鼓勵他人去行賄,就能構成罪名了。

「公眾妨擾」

「佔中九子」案,律政司指稱被告協議、鼓勵他人去做的「和平佔中」等事構成「公眾妨擾」罪。「公眾妨擾」是古文,罪名透過法庭判例形成,是早於莎士比亞時代,由於仍未有完善的管制公共衛生和公共安全的法例,普通法針對那個時代的社會需要發展出來的。初時,以這個罪名檢控的,包括經營發出惡臭四處瀰漫的工場、街上養豬、傾倒垃圾糞便甚至棄置屍體在街上、販賣不衛生食物、貯藏危險爆炸品等等。但隨着時代進步,規管公共衛生、環境、公共安全的立法日益完備,過去「公眾妨擾」罪名,近百年來已差不多為立法機關制訂的法例全面取代,早已沒有必要保留這項不清不楚,幾乎任意發揮的罪名。

法律學者早已強烈批評這項歷史陳跡罪名應予廢除。劍橋法律教授 J. R. Spencer 認為,近年仍用「公罪妨擾」檢控的,不外兩種情況,一是被告人的行為屬某相關法例之下一般以小額罰款處理的罪行,但檢控當局要用更嚴刑峻法對待;二是被告人的行為性質不是明顯犯法,而檢控當局想不出其他罪名可以控告。[2]

學者所言,對「佔中九子」案可謂一語中的。

「佔中九子」是金鐘清場之日被捕的。為何不控以違反公安條例第 17A(2)(a) 條「參與未經批准公眾集會」?是否罪名過輕?警方呼籲集會人士散去而他們堅持留在現場,為何不控以「阻差辦公」?是否罪名過輕,而且一般在裁判署法庭以簡易程序應可處理?如果控以這些罪名,「佔中九子」可能早已認罪,完成「公民抗命」的承擔了,但用「公眾妨擾」罪,就得在區域法院或高等法院審訊,最高刑罰是法庭司法管轄權的上限,於區院是七年監禁,於高院是終身監禁。這不是彭定康所說的「vengeful pursuit of peaceful demonstrators」麼?[3]

何況控罪還不是「作出公眾妨擾」,而是用「串謀」、「煽惑」甚至「煽惑他人煽惑」、以言入罪的罪名?不管你協議之事或呼籲他人去做之事有沒有按照你的計劃發生,總之你有與人協議去做乎籲他人去做就夠了。如果「佔中九子」不抗辯而認罪,將來署方必定更放心繼續用來對付和平抗爭,甚至不待抗爭行動付諸實行,已可以拘捕和起訴主辦組織人士及任何呼籲市民參加行動的人了。

普通法設立「未完成」罪行,本來是有正當理由的,一是防止罪行發生,二是同犯罪責。舉例說,販毒頭子只是指揮手下行事,自己不「落手落腳」;控告他與負責行事的人「串謀」,是要他負上同等刑責的唯一方法。同時,天然限制不致濫用,因為雖說「協議」犯案,不須待案件發生,「串謀」已成,但一般控告串謀,都是在已有人展開行動之後,不然舉證會有困難,因為協議去做之事既然犯法,當然不會白紙黑字簽約的了,所以便要藉已展開的行動,倒過來證明協議的存在和涉及協議的人物。

但是,公民抗命,光明磊落,協議和呼籲都是公開和有書面宣傳的,不須待有行動才檢控。

從「佔中九子」案可見,這些普通法的基本概念,能夠被政府利用進行政治檢控,打壓和平抗爭,扼殺社會運動。檢控權在律政司,以什麼罪名控告什麼人由律政司決定,法庭無權干預,只能就檢控當局所決定的罪名,按照法律判案,滿足所有控罪元素證明至無合理疑點,就得裁定罪名成立,不滿足元素則反之,不能以政治或道德或法律不公義而宣布被告無罪釋放。但即使最後控方不能成立控罪,被告無罪釋放,在起訴至審結宣裁一段長時間內,被告人已受盡壓力與折磨,沒有過人的堅強信念,誰能付得起這樣大的代價?

人權法的約制

然而,檢控當局便用「公眾妨擾」罪,也不是沒有漏洞的。問題回到若按照原定協議去做的事,是否構成罪行。在莎士比亞逝世後 400 年,普通法要受到人權法的約制。舉例說,任何大型遊行集會,或多或少必會阻塞街道,或多或少佔用公共空間,妨礙他人自由使用;但言論、集會等等自由受到保障,因此在決定某項行動是否構成不合法的「公眾妨擾」,必須同時考慮是否合乎比例的問題:干擾的程度和方式是否超出合理範圍。假如行動已按協議舉行,這些問題還會有客觀答案,但假如原定計劃根本沒有發生,一切只是猜測,控方如何去證明「公眾妨擾」至無合理疑點?這些觀點,已在法庭上辯論,現在要看法庭怎樣判決了。

「佔中九子」案將會立下重要的先例。此案得到媒體重視及詳盡報道,顯見我們人權法治意識仍然強大,這是這個階段可以感到安慰的一點。

註:
[1] 原文:"Common law can be used oppressively. Its protean power, unless adequately controlled by the proper application of human rights law, can be misused. "
[2] J. R. Spencer " Public Nuisance ─ A critical Examination " Cambridge Law Journal 48(1), 1989, pp. 55-84, 見頁 77
[3] 彭定康,8.1.2018,英國下議院 Foreign Affairs Committee 發言。

2019/1/12 — 12:10

《立場新聞》吳靄儀:「佔中九子案」的控罪 如何假普通法行不義
https://thestandnews.com/politics

[ 本帖最後由 宗道 於 2019-4-12 02:11 PM 編輯 ]




回覆 引用 TOP

佔中案的控罪假普通法行不義

引用:
【明報即時新聞】對有意見批評律政司以古舊法例控告9人,林鄭月娥表示,「有人認為法律是新和舊,是無意義的,因為法例仍然在我們法律書裏,就是一個可以應用的法律,所以不存在有些法例雖仍然生效,但不應該應用。」 ...
《基本法》第三十九條訂明:「《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經濟、社會與文化權利的國際公約》和國際勞工公約適用於香港的有關規定繼續有效,通過香港特別行政區的法律予以實施。」

《國際人權公約》回歸前在香港實施,一些古舊法律可能抵觸人權法而未被修正或廢除,「煽惑他人犯公眾妨擾」,就是抵觸人權法言論自由定義的控罪。林鄭月娥話:「法例仍然在我們法律書裏就是一個可以應用的法律。」林鄭根本不知法治為何物,佢好打得功夫就是鸚鵡學舌。

[ 本帖最後由 宗道 於 2019-4-12 12:01 AM 編輯 ]

回覆 引用 TOP

佔中案的控罪假普通法行不義

[隱藏]
引用:
【明報即時新聞】「佔中九子」昨日被判多項公眾妨擾罪成,特首林鄭月娥今午表示,由於案件仍在司法程序中,她與政府都不宜評論,但對於有本地和外地政治人物及傳媒,稱相關裁決是當局以司法手段作政治武器或報復,以及其他破壞香港聲譽等批評,她必須作嚴正聲明,以正視聽。 ...
煽惑是「不尋常的罪名」,極少被引用檢控。如果罪行經已完成,控方可以引用《刑事訴訟程序條例》(第221章)第89條,控以協助教唆促致罪

教唆必須促致罪行發生始能被定罪,煽惑控罪就無需證明被煽惑者實際上受到鼓勵。「串謀」及「煽惑」都是普通法的「未完成」罪行,「串謀」是指兩人或以上的集體行為,「煽惑」可以指控個人。

《香港人權法案》第十六條(三) 訂明,行使言論自由權利,不能導致受限制的情況出現。「煽惑」則無需證明被煽惑者實際上受到鼓勵,煽惑罪就能夠以言入罪限制言論自由,明顯抵觸人權法言論自由的定義。

「佔中案」政府不以《刑事訴訟程序條例》第89條作檢控,應該是政治計算。今次「佔中九子」煽惑他人犯公眾妨擾罪成立下先例,必定產生寒蟬效應,對行使言論自由權利的影響極深遠。煽惑罪明顯抵觸人權法,法律界點解從未要求廢除?

再講一次,認為法例仍然在法律書裏就是一個可以應用的法律,林鄭月娥根本不知法治為何物,佢好打得功夫就是鸚鵡學舌。

[ 本帖最後由 宗道 於 2019-4-12 10:09 AM 編輯 ]

回覆 引用 TOP

樓主咁得閒將「普通法」這概念的是非搬弄來為佔中狗子死撐,不如講下英狗奉美帝之命綁走阿桑奇,是如何假「普通法」來打壓報導資訊自由、掩飾美英帝國的戰爭罪行

回覆 引用 TOP

佔中案的控罪假普通法行不義

引用:
原帖由 ksskkkr 於 2019-4-12 02:17 PM 發表
樓主咁得閒將「普通法」這概念的是非搬弄來為佔中狗子死撐,不如講下英狗奉美帝之命去綁走阿桑奇,是如何假「普通法」來打壓報導資訊自由、掩飾美英帝國的戰爭罪行啦 ...
本人認同「佔中九子」曾經鼓勵別人佔中阻塞街道,但認為律政司採用「煽惑他人犯公眾妨擾」的控罪,是心腸惡毒的政治計算。 閣下「四條K」仲威過美國三K黨,有料就自已寫評論,唔好成日抽人哋水日日喺 Uwants 噏三噏四呃飯食。

[ 本帖最後由 宗道 於 2019-4-12 03:12 PM 編輯 ]

回覆 引用 TOP

回樓上

是你呢條腫道成日做"法律黨"喺 Uwants 妖言惑眾呃飯食就真

而且論心腸惡毒的政治計算,難道有惡毒得過美帝用「入侵電腦」為藉口去捉阿桑奇來滅口




回覆 引用 TOP

發爛渣?有料就自已寫評論。

回覆 引用 TOP

[隱藏]
含血噴我?
你以為我沒有就張貼的時事新聞影片等寫過評論咩?

回覆 引用 TOP

張貼都是別人的評論,唔係自已寫評論。

回覆 引用 TOP

佔中案引用煽惑罪心腸惡毒

【明報專訊】佔中9人被控多項公眾妨擾罪,控方用刑罰較重、可入獄7年的普通法控罪檢控,而非刑責較輕、最高只囚3個月的成文法控罪。區院法官陳仲衡在判辭表示,此為「陳舊法例(trite law)」,但控方有權選用,即使控方用「更大或更多的木棍」懲處罪成的被告,最終仍是由法庭按被告的罪責裁決。有法律界人士擔心,控方在政治性案件堅持用刑罰較重控罪會立下先例,長遠會製造寒蟬效應;亦有人稱佔中是「前所未有」的大型案件,控方用普通法是合理安排。

控方今次分別以「串謀犯公眾妨擾」、「煽惑他人犯公眾妨擾」、「煽惑他人煽惑公眾妨擾」罪檢控9名被告,而非採用成文法的《簡易程序治罪條例》的公眾犯妨擾罪。普通法中,公眾妨擾罪一經罪成,最高監禁7年;成文法下的公眾妨擾罪,最高可判罰款500元或監禁3個月。

普通法最高囚7年  成文法3月

法官陳仲衡在判辭表示,相比成文法,普通法的公眾妨擾罪涵蓋更嚴重的行為的後果,如控方認為成文法的控罪未能反映罪行嚴重性,有權引用普通法下的公眾妨擾罪提控,當然控方亦要提出足夠證據證明罪行的嚴重性。法官補充,現控方採用普通法的公眾妨擾罪,是用「更大或更多的木棍」懲處罪成的被告(beat a convicted defendant with a bigger or extra stick),但無論如何,最終是由法庭按照被告的罪責裁決。

另一項爭議是上述3罪是否限制言論表達、示威集會自由,陳官引述2006年英國上議院Rimmington和2005年終審法院楊美雲的案例,表示在平衡集會示威自由及公眾利益的問題,必須先證明被告的行為不受法律保障,或忽略其法律責任,並會對公眾生命、健康、財物構成危害,或阻礙公眾地方,同時亦要考慮阻礙的規模、時間長短及範圍等。

「楊美雲案」中,終院認為在中聯辦正門外靜坐示威的法輪功學員造成的阻礙輕微,不構成阻街,被告獲撤銷控罪。終院並為和平集會提出定義,稱法庭須將和平示威造成的阻礙是否合理,以及相關示威權利受憲法保障的原則一併考慮。

陳官稱本案正正是阻礙公眾享受使用行車通道的權利,若控方證明被告人之間佔據通道的協議按照他們意願進行,構成不合理阻礙,已屬違法,被告不能埋怨控方以串謀犯公眾妨擾罪檢控。

官:案發阻礙遠超合理限制  不涉憲法保障

法官亦認同控方所指,控罪元素不在於煽惑者是否真的促成阻礙,而是煽惑者有否意圖或相信,被煽惑者會去干犯公眾妨礙罪行,所以不認同會對示威集會的基本權利構成寒蟬效應;他們的控罪已證明,案發的阻礙遠遠超過合理的限制,對公眾構成傷害,與憲法保障無關,所以裁決今次控罪全部沒有違憲。

資深大律師梁家傑批評,控方大可選擇使用刑責較低、亦較常用的成文法罪行,例如「非法集結罪」檢控,然而控方堅持用刑責較重的普通法罪行檢控,顯然是「寸土必爭,攞到最盡」,務求選用較苛刻法律使案中被告入罪,「打藤唔夠,要用高射炮打」。

梁續說,此舉顯示政府毫無與公民社會修和的考慮,會令社會持續撕裂。梁亦擔心會立下先例,此後政府或會用較重罪名檢控普羅市民,長遠會製造白色恐怖及寒蟬效應。

湯家驊:佔中「前所未有大案」  用普通法合理

資深大律師湯家驊則表示,普通法是本港法律一大部分,控方絕對有權採用提出檢控,相反成文法的刑責較低,佔中是「前所未有」的大型案件,控方採用普通法亦是合理。他認為控方手法合法合理,亦獲法官接納,看不見與政治扯上關係的邏輯,「睇唔到點解無啦啦跳咗去政治」。

《明報》普通法控罪遠超成文法 梁家傑憂寒蟬效應
http://www.mingpaocanada.com/Tor/htm/News/20190410/HK-gab1_r.htm

回覆 引用 TOP

佔中案引用煽惑罪心腸惡毒

引用:
【明報專訊】佔中9人被控多項公眾妨擾罪,控方用刑罰較重、可入獄7年的普通法控罪檢控,而非刑責較輕、最高只囚3個月的成文法控罪。區院法官陳仲衡在判辭表示,此為「陳舊法例(trite law)」但控方有權選用,即使控方用「更大或更多的木棍」懲處罪成的被告,最終仍是由法庭按被告的罪責裁決。有法律界人士擔心,控方在政治性案件堅持用刑罰較重控罪會立下先例,長遠會製造寒蟬效應;亦有人稱佔中是「前所未有」的大型案件,控方用普通法是合理安排。 ...
「佔中」擴大化成為「前所未有」的大型案件,是律政司採用「煽惑他人犯公眾妨擾」控罪的主因。

「煽惑」是普通法的「未完成」罪行,煽惑罪無需證明被煽惑者實際上受到鼓勵。「煽惑他人犯公眾妨擾」,罪在「煽惑」而不在「公眾妨擾」,就算被煽惑者無動於中未干犯公眾妨擾,煽惑者一樣罪成。也就是說,「佔中九子」曾經鼓勵別人佔領街道,控方就無需證明任何佔領者是受到各被告人煽惑。

佔中案控方是無法證明任何佔領者是受到各被告人鼓勵,引用「煽惑他人犯公眾妨擾」控告九子,表明律政司不會起訴任佔領者,「前所未有」的大型佔領所造成的傷害,法律責任就全由「佔中九子」承擔。 採用「煽惑他人犯公眾妨擾」的控罪,是心腸惡毒的政治計算。

[ 本帖最後由 宗道 於 2019-4-13 12:49 PM 編輯 ]




回覆 引用 TOP

除非樓主就是個暗報記者啦,否則佢就是嗰頭話完人唔係自已寫評論,轉頭就自己也張貼別人的評論

回覆 引用 TOP

佔中案控以「煽惑他人犯公眾妨擾」係砌生豬肉

[隱藏]
引用:
【明報專訊】法官陳仲衡在判辭表示,相比成文法,普通法的公眾妨擾罪涵蓋更嚴重的行為的後果,如控方認為成文法的控罪未能反映罪行嚴重性,有權引用普通法下的公眾妨擾罪提控,當然控方亦要提出足夠證據證明罪行的嚴重性。法官補充,現控方採用普通法的公眾妨擾罪,是用「更大或更多的木棍」懲處罪成的被告(beat a convicted defendant with a bigger or extra stick),但無論如何,最終是由法庭按照被告的罪責裁決。 ...
「佔領運動」期間,除了佔據街道阻塞交通,的確發生普通法公眾妨擾罪涵蓋的其他妨擾。煽惑某罪與干犯罪行本身的最高刑罰是相同的,但「佔中九子」只是鼓勵佔領街道,並未鼓勵其他妨擾,控方亦無提出證據證明各被告曾鼓勵其他妨擾,現時被控「煽惑他人犯公眾妨擾」,明顯係砌生豬肉。

「佔中九子」現時是被控干犯「煽惑罪」,而不是控告干犯「公眾妨擾罪」,法官陳仲衡認為控方有權引用普通法下的公眾妨擾罪提控,令人嘆氣。

[ 本帖最後由 宗道 於 2019-4-14 02:42 PM 編輯 ]

回覆 引用 TOP



伸延閱讀
[按此隱藏 Google 建議的相符內容]
 提示:支持鍵盤翻頁 ←左 右→ 發新話題發佈投票
請先登入
小貼士:
依家可以用“@”tag會員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