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wants TV消閒生活手機討論遊戲地帶影視娛樂校園生活數碼科技寵物樂園學術文化體育世界購物廣場時事投資貼圖影片上班一族美容纖體戀愛婚姻汽車討論成人資訊博彩娛樂資源交流站務管理
發帖
註冊 登入/註冊 微博



追帖 打印

[政治] 李慧琼李家超打龍通修改逃犯條例



李慧琼李家超打龍通修改逃犯條例

[隱藏]
李家超賊喊捉賊
【明報專訊】政府提出修訂《逃犯條例》以單次個案方式移交逃犯到內地及台灣等地,保安局長李家超昨日被問到會否修訂內容、回應商界豁免經濟罪行等訴求時,稱「審慎去考慮」各意見,要時間研究,「未作出最後決定」。他並批評,若有人千方百計令移交逃犯到台灣面對法律制裁不成事,「我感到傷感與失望,我覺得公義就是公義,政治不應凌駕公義」。

涂謹申批政府向內地獻媚

立法會保安事務委員會副主席涂謹申反駁李家超,指政府三度不理會台灣提出的司法互助請求,卻「千方百計」將修例牽涉內地,做法「其心可誅」。涂稱,香港和內地討論多年仍未達成雙方可接受的移交逃犯協議,有理由相信不是無關痛癢的分歧,指港府「千方百計向內地獻媚」,才是政治凌駕公義。

《明報》李家超:政治不應凌駕公義
https://news.mingpao.com/pns/article/20190314/s00001/1552502169299




[ 本帖最後由 宗道 於 2019-3-18 11:40 AM 編輯 ]

回覆 引用 TOP

李家超賊喊捉賊

引用:
【明報專訊】政府提出修訂《逃犯條例》以單次個案方式移交逃犯到內地及台灣等地,保安局長李家超昨日被問到會否修訂內容、回應商界豁免經濟罪行等訴求時,稱「審慎去考慮」各意見,要時間研究,「未作出最後決定」。他並批評,若有人千方百計令移交逃犯到台灣面對法律制裁不成事,「我感到傷感與失望,我覺得公義就是公義,政治不應凌駕公義」。 ...
林鄭月娥同李家超政治凌駕公義,千方百計令移交逃犯到台灣面對法律制裁不成事,的確令人傷感與失望。

香港法例第503章《逃犯條例》第2(1)條移交逃犯安排,以及第525章《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協助條例》
第2(1)條相互法律協助的安排,都訂明適用於「香港政府及香港以外地方的政府」,而規定不適於「中央人民政府或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任何其他部分的政府」。


「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任何其他部分的政府」,就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司法管轄區的政府,台灣是中國的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但台灣政府不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司法管轄區,而是香港以外地方。

政府建議修例刪除不適於「中央人民政府或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任何其他部分的政府」的限制,同將懷疑的殺人罪將嫌疑人移送至台灣接受審訊安排並無關連,修例的確是明修棧道暗渡陳倉,林鄭月娥擺明車馬,當然係希望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知佢「好打得」。

李家超賊喊捉賊
賊喊捉賊

[ 本帖最後由 宗道 於 2019-3-18 02:09 PM 編輯 ]

回覆 引用 TOP

李家超賊喊捉賊

引用:
【明報專訊】立法會保安事務委員會副主席涂謹申反駁李家超,指政府三度不理會台灣提出的司法互助請求,卻「千方百計」將修例牽涉內地,做法「其心可誅」。涂稱,香港和內地討論多年仍未達成雙方可接受的移交逃犯協議,有理由相信不是無關痛癢的分歧,指港府「千方百計向內地獻媚」,才是政治凌駕公義。《逃犯條例》以單次個案方式移交逃犯到內地及台灣等地,保安局長李家超昨日被問到會否修訂內容、回應商界豁免經濟罪行等訴求時,稱「審慎去考慮」各意見,要時間研究,「未作出最後決定」。 ...
去年台灣發生一宗一名香港人涉嫌謀殺另一名香港人後返回香港。2月25日,保安局局長李家超在立法會解說引渡及司法合作問題,李家超指稱:「《逃犯條例》和《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協助條例》,均訂明不適用於香港與中國其他部份之間。現有的制度,不能夠讓我們處理台灣方面提出法律協助及移送嫌疑人的請求,凸顯出法律上的嚴重缺陷。」

《中國憲法》第三十條訂明「中華人民共和國的行政區域」,並不包含台灣。《逃犯條例》和《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協助條例》,是訂明不適用於香港與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任何其他部分。「任何其他部份」,就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司法管轄的範圍。台灣不是大陸政權的司法管轄範圍,台灣是條例所指的「香港以外地方」,有關條例並無限制適用於台灣。

李家超的解說,係赤裸裸地偷換概念蠱惑人心。將台灣歸類為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其他部分,明顯是配合習近平「一國兩制統一台灣」的主旋律,名符其實政治凌駕公義,阻撓移交逃犯到台灣面對法律制裁。修例不理會亦不在乎台灣的反應,只求「發揮香港所長服務國家所需」,能夠將目標「逃犯」移交大陸。

[ 本帖最後由 宗道 於 2019-3-18 07:21 AM 編輯 ]




回覆 引用 TOP

李家超賊喊捉賊

《基本法》第二十三條規定:「香港特別行政區應自行立法,禁止外國的政治性組織或團體在香港特別行政區進行政治活動,禁止香港特別行政區的政治性組織或團體與外國的政治性組織或團體建立聯繫。」

香港法例第151章《社團條例》第8條(1)(b) 訂明:「該社團或該分支機構是政治性團體,並與外國政治性組織或台灣政治性組織有聯繫,社團事務主任可建議保安局局長作出命令,禁止該社團或該分支機構運作或繼續運作。」

《基本法》第二十三條只規定香港自行立法禁止香港政治性組織與外國的政治性組織或團體建立聯繫,《社團條例》竟然禁止香港政治性組織同台灣政治性組織有聯繫。第二十三條以《社團條例》立法,就是將台灣定性為「外國」,現時建議修訂《逃犯條例》,又將台灣歸類為「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其他部分」,佢老母。

《社團條例》第8條(1)(b)是臨立會97年回歸前立法,從回歸第1年到第21年,特區政府都是鸚鵡學舌奉行「非法也是法」。共產黨都冇用槍指住特首同主要官員要執行非法指今,佢哋唯命是從,被收編或被收買應該是主因。




[ 本帖最後由 宗道 於 2019-3-15 12:00 AM 編輯 ]

回覆 引用 TOP

李家超偷換概念蠱惑人心

[隱藏]
【政府新聞報】保安局局長李家超今日(二月十五日)在立法會保安事務委員會會議上就有關香港與其他地方在刑事事宜相互司法協助方面的合作的開場發言全文:

主席

今日我向委員會匯報,保安局希望針對現有《逃犯條例》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協助條例》所提出的修訂建議。今次建議的觸發點是因為一宗發生在台灣,涉及一名香港人涉嫌謀殺另一名香港人後,返回香港,現有的制度,不能夠讓我們處理台灣方面提出法律協助及移送嫌疑人的請求,凸顯出法律上的嚴重缺陷。這個法律缺陷,除了不能夠彰顯公義,不能夠紓解死者家屬的悲痛外,亦使嚴重罪犯可潛伏在香港,威脅其他巿民的人身安全。

我們面對兩大困難。第一,香港與台灣沒有移交逃犯的長期協議,現有法律即《逃犯條例》和《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協助條例》,訂明條例不適用於香港以外中國其他部分。第二,在沒有「長期協議」之下,如果要處理單一個案的移交逃犯請求的話,我們必須針對這個案,制訂成附屬法例之後,才可申請臨時拘捕令,將疑犯交給法庭處理。但附屬法例在立法會審議時,案情會被公開,逃犯會得知自己將會被捕,及可能被移交,會逃離香港。再者,審議附屬法例需要的時間最快四星期,最長七星期,在這期間,我們沒有任何法律權力去阻止疑犯離開香港,我們是處理不到的。而其個案亦可能因為曾在立法會公開討論,成為將來以未獲公平聆訊而提出法律挑戰的理據。因此,我們建議修訂法例,在單一個案移交的請求方面,剔除法例不適用於香港以外中國其他部分的限制,並且讓執法部門可以在行政長官發出證明書之後申請臨時拘捕令。證明書會附上兩地有關機關所達成就該單一個案移交的協議,証明這協議的有效性及可依據《逃犯條例》(第503章)進行處理。之後,交法庭依照現有《逃犯條例》之下的程序及所有保障個人權利的規定,公開聆訊,作出判決,包括:

(i)法庭是否信納有關罪行的証據是充分可交付審判的,這條例載於第503章第10(6)(b)(iii)條;
(ii)另外,案件是否符合法律條件及個人權利保障,包括:
(a)根據第2(2)(b)條,罪行如發生在香港,屬觸犯香港法例的罪行;
(b)根據第2(2)(b)(i)條及附表,罪行屬條例中所指明的46種罪類 (例如殺人、打劫、藏有槍械等嚴重罪行);
(c)根據第5(1)(a)條,該罪行不涉及政治性質的罪行;
(d)根據第5(1)(c)條,移交要求不是為該人的種族、宗教、國籍或政治意見而檢控或懲罰而提出的;
(e)根據第5(1)(d)條,移交要求不會使該人因種族、宗教、國籍或政治意見,在審訊時蒙受不利或被懲罰、拘留或其人身受到限制;
(f)根據第5(5)條,移交後當事人不能再被轉交至另一司法管轄區;

(g)根據第5(2)條,移交後的審訊只可針對在協議中所述的相關罪行;及
(h)根據第5(1)(b)條,有關審訊不能以缺席聆訊方式進行等。

法院如不信納案件符合包括以上的限制又或者違反法例中的禁止條文,法庭會釋放該人。此外,罪行如可判處死刑,請求方需表明不會就該罪行判處死刑或表明不會執行死刑,才可作出移交令,這個在條文第13(5)條裏說得很清楚。

條例現有的所有保障權利的條文予以保留,不會在這修訂中作出任何修改,這包括:
(i)當事人可就法庭作出的拘押令,申請人身保護令,有上訴至終審法院的權利;及

(ii)當事人可就行政長官的決定,提出司法覆核,有上訴至終審法院的權利。

我們建議亦包括:
(i)在單一個案移交協議內,可再增加額外保障(例如時限);及
(ii)另外,亦會訂明當兩個司法管轄區訂立了長期協議之後,不能以單一個案協議進行移交

建議中的做法,參考了外國(包括英國、加拿大、新西蘭等)的法律,這些國家容許以個案形式處理與未有長期協議國家的要求,亦以政府簽發的證明書方式,啟動拘捕及其他法律程序。例如,英國是由內政大臣簽發,加拿大是由外交部部長簽發,與我們建議由特首簽發類似。

主席,台灣殺人案凸顯了我們現時法律上的嚴重缺陷和執行上的困難。今次的修訂建議是要處理這個法律缺陷,不單是處理台灣殺人案。保安局提出的修訂,是要填補這方面的空白和缺陷。因為這缺陷可以隨時發生在現時未與香港簽訂長期協議的任何一個司法管轄區。移交逃犯和刑事司法互助,除履行公義之外,更是要確保香港巿民不會受到罪犯潛逃到香港或潛伏在香港所帶來的安全威脅,試問我們是否容許一個在外地殺人、或性侵犯兒童、或強姦等的逃犯,與巿民每天一齊生活在香港,而威脅巿民的人身安全呢?保安局的建議,是要照顧奉公守法的巿民在香港日常生活時候的人身安全和社會治安,同時履行公義,以同一標準去處理每一個未有長期移交逃犯協議的地方所發生的逃犯案件。

我們的目標是在本立法年度提交修訂條例草案,我會聆聽各委員的意見,多謝主席。

《政府新聞公報》李家超偷換概念蠱惑人心
https://www.info.gov.hk/gia/general/201902/15/P2019021500573.htm

[ 本帖最後由 宗道 於 2019-3-16 12:17 PM 編輯 ]

回覆 引用 TOP

李家超偷換概念蠱惑人心

引用:
【政府新聞報】保安局局長李家超今日(二月十五日)在立法會保安事務委員會會議上就有關香港與其他地方在刑事事宜相互司法協助方面的合作的開場發言:

保安局的建議,是要照顧奉公守法的巿民在香港日常生活時候的人身安全和社會治安,同時履行公義,以同一標準去處理每一個未有長期移交逃犯協議的地方所發生的逃犯案件。 ...
履行公義移交逃犯,亦須考慮有關國家的法治和人權狀況,保證移交的「遂犯」能夠得到公平審訊。香港未有與北韓簽訂逃犯移交協議,香港是否未有履行公義?同北韓簽訂單一個案移交協議,又是否履行公義?李家超話單一個案移交建議是為履行公義,係偷換概念蠱惑人心。

大陸有啲「犯人」未經法院審訊已經要在電視上認罪,回歸21年香港仍未同大陸簽訂長期引簽渡協議,原因就是大陸是一個人治國家,亦拒絕落實國際人權公約。政府以香港人在台灣涉嫌謀殺事件借題發揮政治凌駕公義,建議修例「單一個案移交」適用任何國家同地區包括中國大陸,修例是擺明車馬修棧道暗渡陳倉,林鄭月娥同李家超係將自己的快樂建立在受害人家屬身上。



[ 本帖最後由 宗道 於 2019-3-17 07:23 AM 編輯 ]

回覆 引用 TOP

李家超偷換概念蠱惑人心

《中國憲法》第三十條訂明「中華人民共和國的行政區域」,並不包含台灣,香港和澳門都是由《基本法》規定成為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特別行政區。

1998年,特區政府修改香港條例第章1章第3條詞語和詞句的釋義,訂明中華人民共和國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包括台灣、香港特別行政區及澳門 (由1998年第26號第4條增補)。 此項修訂違反《中國憲法》第三十條和《基本法》第九十五條

香港條例第1章第3條中華人民共和國包括台灣的規定,成今次修訂《逃犯條例》的法律依據,修例過到立法會都過唔到司法覆核,「泛民」捉到鹿都唔識脫角。

香港條例第1章《釋義及通則條例》第3條 詞語和詞句的釋義: 中華人民共和國(People’sRepublic of China)包括台灣、香港特別行政區及澳門。
http://www.hklii.hk/chi//hk/legis/ord/1/s3.html

[ 本帖最後由 宗道 於 2019-3-17 07:24 AM 編輯 ]

回覆 引用 TOP

李慧琼李家超打龍通修改逃犯條例

【政府新聞報】2018年6月6日在立法會會議上李慧琼議員的提問和保安局局長李家超的書面答覆:

問題:

據報,今年三月,台灣警方經調查後發現一名香港女子在台灣遭殺害及棄屍,並懷疑與該女子一同赴台並隨後獨自返港的香港男子是兇手。然而,由於香港與台灣之間沒有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協助或移交逃犯的安排,兩地未有正式渠道交換情報和文件及移交逃犯,以致兩地執法機關難以循謀殺罪追究疑犯。為了確保犯罪者受到法律制裁,以及讓市民看到政府維護法治的決心和能力,政府可否告知本會:

(一)會否促成香港與台灣的執法機構盡快協商,交換與上述案件有關的情報及文件;
(二)有否研究可否作特殊安排,把上述疑犯移交台灣執法機構,並協助其就該案件搜證及提出檢控;及
(三)會否研究與台灣當局簽署司法互助協議;若會,詳情為何;若否,原因為何?

答覆:

就問題的三個部分,現綜合回覆如下:

根據《基本法》第95條,「香港特別行政區可與全國其他地區的司法機關通過協商依法進行司法方面的聯繫和相互提供協助」。根據《基本法》第96條,「在中央人民政府協助或授權下,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可與外國就司法互助關係作出適當安排」。自回歸以來,香港特區政府一直根據《基本法》,積極推展與其他司法管轄區在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協助及移交逃犯方面的合作,以打擊罪行,維護公義。現時,香港已與32個司法管轄區(註一)簽訂了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協助協定,及與20個司法管轄區(註二)簽訂了移交逃犯協定。香港特區政府會繼續積極進行這方面的工作。

現時《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協助條例》(香港法例第525章)第2(1)條訂明,相互法律協助的安排適用於「香港政府與香港以外地方的政府」或「香港與香港以外地方」,但「中央人民政府或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任何其他部分的政府」或「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任何其他部分」除外。而《逃犯條例》(香港法例第503章)第2(1)條也訂明,移交逃犯安排適用於「香港政府及香港以外地方的政府」或「香港及香港以外地方」,但「中央人民政府或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任何其他部分的政府」或「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任何其他部分」除外。現時,香港與台灣沒有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協助或移交逃犯的安排。香港與任何司法管轄區實施新的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協助或移交逃犯安排(訂明安排)前,必須經過雙方磋商、簽訂有關協議或安排和完成各自為使有關協議或安排生效所需的程序,訂明安排方具法律效力。

除了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協助和移交逃犯的安排外,香港警方及其他執法部門不時會與其他地方的對口單位聯絡和合作,交換情報,以打擊罪行。此外,根據香港法例第8章《證據條例》第VIII部,香港可以透過法院作出的請求書,向其他地方的法院要求在刑事事宜方面提供協助;同樣地,若其他地方需要香港在刑事事宜方面提供協助,亦可以向香港的法院作出相關申請。雙方在聯絡和合作時,均須嚴格遵守各自的法律和規定。

特區政府非常關注和重視受害人潘曉穎的案件。香港警方於二○一八年三月十三日拘捕了涉案嫌疑人,案件於三月十五日於觀塘法院提堂,同日按法庭命令將嫌疑人羈押。有關聆訊於四月十二日及五月十日舉行。控方在五月的聆訊中指出,將會就潛在可能新增的控罪,繼續調查和索取律政司意見。案件現押後至七月五日再訊,期間涉案人繼續還押懲教署看管。

目前,特區政府正繼續積極處理這宗案件。警方依照香港法律按其職權範圍及搜證的實際情況,全力偵查。警方已於二○一八年三月二十一日委派三名人員到台灣跟進案件,並在死者遺體被運返香港後,於四月四日由法醫官進行驗屍。警方現時正竭力搜集所有可能有用的證據,不會放棄任何細節。此外,由於案件涉及兩個司法管轄區,律政司亦仔細研究如何在現有法律框架下處理和跟進案件。案件的法律程序正在進行中,涉及案件的具體調查及證據不能披露,以免影響訴訟的進行。與此同時,警方也一直為受害人潘曉穎的家屬予以協助及支援。

特區政府十分理解社會對案件的關切。警方和律政司定會全力以赴,詳細和清楚了解在兩個司法管轄區內所發生的事情、所涉及的罪行,以及所搜集的證據,務求對案件作出最適當的處理。

2018年6月6日(星期三)

《政府新聞公報》李慧琼李家超打龍通修改逃犯條例
https://www.info.gov.hk/gia/general/201806/06/P2018060600409.htm

[ 本帖最後由 宗道 於 2019-3-18 11:40 AM 編輯 ]




回覆 引用 TOP

李慧琼李家超打龍通修改逃犯條例

引用:
【政府新聞公報】2018年6月6日在立法會會議上李慧琼議員的提問和保安局局長李家超的書面答覆:

據報,今年三月,台灣警方經調查後發現一名香港女子在台灣遭殺害及棄屍,並懷疑與該女子一同赴台並隨後獨自返港的香港男子是兇手。然而,由於香港與台灣之間沒有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協助或移交逃犯的安排,兩地未有正式渠道交換情報和文件及移交逃犯,以致兩地執法機關難以循謀殺罪追究疑犯。為了確保犯罪者受到法律制裁,以及讓市民看到政府維護法治的決心和能力,政府可否告知本會:

(一)會否促成香港與台灣的執法機構盡快協商,交換與上述案件有關的情報及文件;
(二)有否研究可否作特殊安排,把上述疑犯移交台灣執法機構,並協助其就該案件搜證及提出檢控;及

(三)會否研究與台灣當局簽署司法互助協議;若會,詳情為何;若否,原因為何? ...
香港女子潘曉穎2018年2月在台灣旅遊時被殺害及棄屍案,台灣鎖定其同行男友陳同佳涉嫌重大。台灣台北士林地檢署分別在3月和4月及7月三度向香港提出司法互助請求,香港政府未有理會。2018年12月3日,台北士林地檢署正式對陳同佳發通緝令,並同步致函法務部轉請陸委會,向香港政府請求遣送陳同佳回台灣。

潘曉穎在台灣被殺害案,被政治利用凌駕公義,借題發揮修改《逃犯條例》剔除法例不適用於中國大陸的限制,並確立台灣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部分,民建聯立法會議員李慧琼2018年6月6日的提問,已經事先張揚。對移交疑犯陳同佳到台灣一事展現不尋常的積極與熱誠,民建聯應該是中央的「橫手」。

李慧琼指稱,香港與台灣之間沒有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協助或移交逃犯的安排,兩地未有正式渠道交換情報和文件及移交逃犯,追問李家超「有否研究可否作特殊安排把疑犯移交台灣執法機構」。李慧琼的表述,已是認定《逃犯條例》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協助條例》不適用於台灣,潛台詞就是確認中華人民共和國是包括台灣。台灣只是向香港提出司法互助請求,仲未發出通緝令,李慧琼已經提問「有否研究可否作特殊安排把疑犯移交」,顯露出香港特區已收到修訂《逃犯條例》的指令。

香港法例第503章《逃犯條例》第2(1)條移交逃犯安排,以及第525章《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協助條例》第2(1)條相互法律協助的安排,都訂明適用於香港政府及香港以外地方的政府,中央人民政府或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任何其他部分的政府除外;或適用於香港及香港以外地方,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任何其他部分除外。

條例明文規定不適於「中央人民政府或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任何其他部分的政府」,中央人民政府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最高國家行政機關,「或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任何其他部分的政府」,就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人民政府以下的任何地方政府。回歸前的香港法例,指稱「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定義就是中國大陸。

《逃犯條例》和《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協助條例》於回歸前立法生效,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定義不包台灣和澳門,澳門是條例指稱的「香港以外地方的政府」,台灣是「香港以外地方」。英國同大陸政權有外交關係,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是代表中國的唯一合法政府,因此英國香港政府制定法律不能夠指稱台灣政權為政府,而是「香港以外地方」。

澳門於1999年12月20日成為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特別行政區,已經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任何其他部分的政府」,《逃犯條例》和《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協助條例》已經不適用於澳門特別行政區李慧琼確認中華人民共和國是包括台灣,純屬鸚鵡學舌,連少少都唔識就扮代表充當中央代言人。

大陸的法治和人權狀況同香港差異極大,亦拒絕落實國際人權公約,大陸有啲「罪犯」未經法院審訊已經要上電視認罪。中國大陸進入《習近平新時代》,法治文明更是冇前有後。

《基本法》第九十五條訂明香港特別行政區可與全國其他地區的司法機關簽訂司法互助,不需中央批准。回歸21年英國和香港仍未同大陸簽訂長期引簽渡協議,《逃犯條例》和《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協助條例》,不適用於「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任何其他部分旳政府」的限制,特區政府是不應該修例刪除。林鄭月娥擺明車馬明修棧道暗渡陳倉,係自掘墳墓。

[ 本帖最後由 宗道 於 2019-3-19 11:34 AM 編輯 ]

回覆 引用 TOP

[隱藏]
個人是支持修訂《逃犯條例》,那些不支持的議員,個人認為佢地應該去幫忙修訂條例,而唔係怕內地利用條例,那麽可以設某些限制吧,而不是為怕而反,為反而反,莫非那些議員希望將來見到所有香港人到外地都要秘密外遊,
例如:夫妻兩人,有一個為殺丈夫或妻子的到台灣後才下手,之後逃回香港,
又或是為了謀財害命,知道某人帶上大量現金到台灣時,對方才在台灣謀財害命,之後連人帶錢逃回香港

[ 本帖最後由 shccheuk 於 2019-3-20 08:31 AM 編輯 ]

回覆 引用 TOP

修例擺明車馬係明修棧道暗渡陳倉

引用:
原帖由 shccheuk 於 2019-3-19 12:48 PM 發表
個人是支持修訂《逃犯條例》,那些不支持的議員,個人認為佢地應該去幫忙修訂條例,而唔係怕內地利用條例,那麽可以設某些限制吧,而不是為怕而反,為反而反,莫非那些議員希望將來見到所有香港人到外地都要秘密外遊,
例如: ...
香港法例第503章《逃犯條例》第2(1)條移交逃犯安排訂明:「適用於香港及香港以外地方(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任何其他部分除外);適用於移交因涉及違反香港或該地方的法律的某些罪行而被追緝以作檢控、判刑或強制執行判刑的一名或多於一名人士。」

本人支持香港特區政府將疑犯陳同佳移交台灣,但不支持修訂《逃犯條例》。該條例適用於香港及香港以外地方, 即適用於台灣,政府可依據該條例的規定將疑犯陳同佳移交到台灣,不需修例。

特區政府顛倒是非混淆視聽,以中華人民共和國包括台灣為理由,認定《逃犯條例》不適用於台灣,因此建議修訂該條例,刪除不適用於「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任何其他部分」的限制,修例擺明車馬係明修棧道暗渡陳倉。

[ 本帖最後由 宗道 於 2019-3-20 11:55 AM 編輯 ]

回覆 引用 TOP

引用:
原帖由 宗道 於 2019-3-20 11:35 AM 發表
香港法例第503章《逃犯條例》第2(1)條移交逃犯安排訂明:「適用於香港及香港以外地方(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任何其他部分除外);適用於移交因涉及違反香港或該地方的法律的某些罪行而被追緝以作檢控、判刑或強制執行判刑的一名 ...
如果可以移交一早就移交啦,就算你話政府顛倒是非混淆視聽,
莫非你認為當事人父親又是儍的嗎,死了親人自然會找方法送個犯人過去,但點解做不到呢,
是政府問題還是條例問題?
而且如果條例沒問題的話,劉生都應該在澳門坐牢啦,仲可以在香港自由自在?

[ 本帖最後由 shccheuk 於 2019-3-20 01:03 PM 編輯 ]

回覆 引用 TOP

搵民建聯周浩鼎協助係送羊老虎口

引用:
原帖由 shccheuk 於 2019-3-20 01:02 PM 發表
如果可以移交一早就移交啦,就算你話政府顛倒是非混淆視聽,
莫非你認為當事人父親又是儍的嗎,死了親人自然會找方法送個犯人過去,但點解做不到呢,
是政府問題還是條例問題?
而且如果條例沒問題的話,劉生都應該在澳門 ...
香港法例第503章《逃犯條例》第2(1)條移交逃犯安排訂明,適用於香港及香港以外地方, 即適用於台灣。政府可依據該條例的規定將疑犯陳同佳移交到台灣, 但需徵得中央人民政府同意。

《中國憲法》第三十條訂明「中華人民共和國的行政區域」,並不包含台灣,香港和澳門都是由《基本法》規定成為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特別行政區。

1998年4 月,香港特區臨時立法會三讀通過,修改香港條例第1章第3條詞語和詞句的釋義,增加中華人民共和國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包括台灣、香港特別行政區及澳門的規定(由1998年第26號第4條增補)。 澳明直至1999年12月19日仍然是由葡萄牙殖民統治 ,香港臨時立法會1998年4月立法,訂明中華人民共和國包括台灣同澳門,你話特區政府係唔係顛倒是非混淆視聽?

受害人家屬唔識法例,搵民建聯周浩鼎協助係送羊入虎口,可憐。

[ 本帖最後由 宗道 於 2019-3-20 03:35 PM 編輯 ]




回覆 引用 TOP

引用:
原帖由 宗道 於 2019-3-20 03:25 PM 發表
香港法例第503章《逃犯條例》第2(1)條移交逃犯安排訂明,適用於香港及香港以外地方, 即適用於台灣。政府可依據該條例的規定將疑犯陳同佳移交到台灣, 但需徵得中央人民政府同意。

《中國憲法》第三十條訂明「中華人民共和 ...

前理大生涉在台灣殺女友 律師:無引渡協議或一直被通緝
一名20歲香港女子上月與19歲男朋友到台灣旅遊後失蹤,台灣警方昨晚尋獲女子遺體,本港警方暫以涉嫌盜竊拘捕死者男友,以「境外罪案方式」由重案組跟進。他涉嫌上月與女友同遊台灣期間,將其殺害並棄屍。但因香港與台灣之間沒有引渡協議,港人在台灣犯案後在港被發現,是否由香港將疑犯移交台灣受審,有關部門仍在研究。身兼執業律師的立法會議員涂謹申指,除非當局能證明被捕男子在港策劃或預謀殺人,否則該男子只是一直被台灣警方通緝。
據指,遇害的本港女生曾就讀香港專業教育學院,男友則就曾讀香港理工大學副學士,兩人均已退學。

女死者潘曉穎與姓陳男友於2月13日到台灣旅行打算歡渡情人節,但其後男友獨自回港,潘女卻失蹤,擔憂女兒下落的潘父,向香港警方報案,台北市警方翻查旅館的閉路電視影像,發現他們於上月13日入住酒店,但男方於2月17日上午獨自將一個粉紅色大型行李箱攜離旅館,然後於傍晚返回,並沒有帶著行李箱,並於當日返港。
警方指,上星期一接獲死者家人報警,指懷疑女兒失蹤,調查期間警方接觸到潘曉穎的男友,並在他身上搜到女死者的信用卡及提款卡,並發現他有用這些提款卡提取款項,昨(13日)在將軍澳以涉嫌盜竊拘捕他;在警方警戒下,他和盤托出自己曾在台灣將女友殺害,並將屍體裝入行李箱,並供出棄屍地點。

昨日晚上9時許,新北市警方於竹圍捷運站附近一帶草叢,發現相信是其女友的屍體。警方指,屍體棄置於一處草堆下方的深溝,上方並無覆蓋東西,屍體完整、但已腐爛,相信是在別處被殺後才棄屍於此。
本港警方昨日(13日)在港是以涉嫌盜竊拘捕死者男友。警方指,有關人士在台灣牽涉一宗謀殺案,會以境外罪案的方式交由重案組跟進。由於今次案發地點在台灣,而涉及殺人的男子是返回香港才被捕,基於台灣與香港沒有簽訂引渡協議,相信兩地仍要商討如何跟進及執法
身兼執業律師的立法會議員涂謹申指,在境外犯謀殺案,因事件非在本港司法執法管轄區發生,香港與台灣亦沒有正式引渡或移送疑犯協議,加上本港不能驅逐一名香港永久居民出境,故不能在港檢控該男子。
但他補充,在「治外法權」下例外,如當局能找到有證據證明被捕男子,曾在本港策劃、預謀殺人,並與本港境內有關連;如有證據,有關罪行最高刑罰亦是終身監禁,「否則該男子只是一直被台灣警方通緝」。
在港及台灣犯上謀殺案判刑有何分別?根據香港法例第212章《侵害人身罪條例》,18歲或以上人士被裁定犯謀殺罪,必須一律判處終身監禁;而在台灣,根據中華民國刑法第271條(普通殺人罪),殺人者可處死刑、無期徒刑或十年以上有期徒刑。
現在台灣已經沒有任何罪行絕對會被判死刑,不過仍然有約50條法律規定有些犯罪可能會被判處死刑,其中包括強制性交殺人罪、普通殺人罪、擄人勒贖罪等較常見。
而台灣最近一次執行死刑,則是2014年當時22歲的鄭捷在臺北捷運車廂隨機殺人案,鄭判於2016年5月在臺北看守所附設臺北監獄刑場遭槍決。台灣法務部在槍決後表示,執行槍決前為鄭施打麻醉,晚間8時47分開第1槍,發現他還有氣息;8時51分再開2槍伏法,死刑執行符合人道。
而去年4月在港發生的「荃灣工廈石棺藏屍案」,一名28歲男子懷疑被殺後,被人封於灌滿混凝土的木箱內,3名男疑犯亦是潛逃台灣。
當時已有討論,由於兩地沒有司法互助及引渡協議,兩地有關人員曾商談如何依法、合理地把嫌犯從台灣遣送香港;最後,台灣當局是以證件到期為由,把他們遞解出境,在桃園機場登機橋把嫌犯移交由赴台的香港員警,再由港警押解他們登機回港。這是香港主權轉移以來,兩地警方首次以這種遣送形式,移交疑犯。
當時台方消息人士指出,交涉過程順利,這個案應可為台、港今後的類似合作踏出良好的開始,產生正面作用,打擊犯罪是共同的願望

https://topick.hket.com


[ 本帖最後由 shccheuk 於 2019-3-20 03:37 PM 編輯 ]

回覆 引用 TOP

修例擺明車馬係明修棧道暗渡陳倉

[隱藏]
引用:
原帖由 shccheuk 於 2019-3-20 03:35 PM 發表
前理大生涉在台灣殺女友 律師:無引渡協議或一直被通緝
一名20歲香港女子上月與19歲男朋友到台灣旅遊後失蹤,台灣警方昨晚尋獲女子遺體,本港警方暫以涉嫌盜竊拘捕死者男友,以「境外罪案方式」由重案組跟進。他涉嫌上月 ...
由於今次案發地點在台灣,而涉及殺人的男子是返回香港才被捕,基於台灣與香港沒有簽訂引渡協議,相信兩地仍要商討如何跟進及執法。

香港法例第503章《逃犯條例》第2(1)條移交逃犯安排訂明,適用於香港及香港以外地方, 即適用於台灣。《逃犯條例》是適用於未有簽訂司法互助的任何國家或地區(中央人民政府或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任何其他部分的政府除外),香港必須與要求引渡的一方先簽署《逃犯移交》互助協議,先至可以引用《逃犯條例》移交疑犯。

香港人在台灣殺人未能將疑犯移交台灣,係香港同台灣到目前仍未簽訂有關協議,唔該你自己睇清楚法例先至講。

[ 本帖最後由 宗道 於 2019-3-20 04:10 PM 編輯 ]

回覆 引用 TOP



伸延閱讀
 24 12
 提示:支持鍵盤翻頁 ←左 右→ 發新話題發佈投票
請先登入
小貼士:
依家可以用“@”tag會員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