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wants TV消閒生活手機討論遊戲地帶影視娛樂校園生活數碼科技寵物樂園學術文化體育世界購物廣場時事投資貼圖影片上班一族美容纖體戀愛婚姻汽車討論成人資訊博彩娛樂資源交流站務管理
發帖
註冊 登入/註冊 微博



追帖 打印

[中國文學] 《論仁、論孝、論君子》--孔子是否一個道德塔利班?



《論仁、論孝、論君子》--孔子是否一個道德塔利班?

[隱藏]
(此文乃轉載自其他論壇)

DSE中文科重設了範文,想分享一下自己讀這些範文的心得。如果各位同學有興趣,可以看一下,未必與考試有關,也不希望只與考試有關。畢竟讀書這一回事,除了成績,我覺得還是可以多一點其他東西。

亦歡迎考完了DSE的朋友,又或者讀中文、喜歡這些範文,甚至要教這些範文的朋友一起分享心得。如有反對意見,亦煩請不吝指教,畢竟也只是一個普通讀書人,在教補習時的一些狂想與整理。

如果要選最好背的一篇範文,除了六首詩詞以外,孔子的《論仁、論孝、論君子》一定排得上名號。但同時,要選內容最多的一篇範文,這一篇亦一定名列前茅,短短十六句,就將十六條規則羅列出來,而且這些規則極其苛刻,基本上你有看過AV、打過飛機,都已經不合資格,畢竟「非禮勿視,非禮勿聽,非禮勿言,非禮勿動。」

所以,我們必須問:孔子是一個道德撚,乃至是一個道德塔利班嗎?

我們必須要清楚:孔子口中的君子,有「身份上」,和「道德上」兩個概念。身份上的君子,是指官員、貴族、上位者,簡單而言,不是只會上連登的我和你,我和你,自然是小人。在身份上,我們不是「君子」,如此而言,孔子口中的道德規條,又是否對我們這些普通人說的呢?我們又是否需要遵守呢?

當然是……需要,廢話,如果不需要,你讀來為什麼?但,這種需要,並不是一條鐵律,它更似是一種高規格的道德要求,例如我們總是對官員的道德有更高要求一樣,普通人不可以亂拋垃圾,不過我們最多罰他1千5。但如果林鄭月娥亂拋垃圾,我們就認為應該要死刑。(當然,其實她做什麼,我都認為她應該死刑。)

同時如果是走向極端的鐵律,必定會產生很多問題,而孔子不是左膠,更不是智障。

就好比,孔子不會說以德報怨,因為他明白,以德報怨,又用什麼來報答對你有恩,有德行的人?(「以德報怨,何以報德?」)孔子也不會好似左膠一樣,見你用飲管,就追擊你至天荒地老,卻從來都忽視自己的智障浪費行為。(「惡稱人之惡者」)

孔子給君子的規條,孔子的《論仁、論孝、論君子》,是給君子遵守的,也就是給那些上位者,高官,而不是給平民百姓的。想想也知,當時的平民百姓根本字都不認識,怎遵守這些規則?

如此說來,我們是否不用理會孔子口中,所有關於君子的規條?當然不是,別忘記,在現代社會,每一個人都是讀書人。只是正如上文所言,這些不是鐵律,我們只需要盡量去做就好,畢竟如果那麼簡單,就可以成為君子,香港就不會有那麼多狗官。

那麼,我們又必須問,我們讀《論仁、論孝、論君子》的重要性在那?在孔子那個時代,那個前有周禮,後有儒家的時代,讀書人再怎麼仆街,都會有一定的道德守則,一定的良心。孔子將那些道德守則文字化,為讀書人的良心該怎麼走,指引一個方向,孔子也知道,未必每一個人都可以走到終點,但至少,他為讀書人指過這麼一個方向。

別看這件事很簡單,老師在學校教了這麼多年書,其實也只是為了這一件事。

當然,孔子不知道,如今的社會,讀書人卻總是最沒有良心的一班人,而大多數的老師,也不是為了指引方向而存在了。

我想,如果真的要問孔子內心深處的夢想世界,或許並不是一個人人皆是君子,處處盡為樂土的世界,這樣的世界,畢竟只要有少許邏輯的人都知道,這不會是烏托邦,只會是一個地獄。(當然,左膠們絕不會同意,但他們大多都不缺善良只欠邏輯。)

或許孔子心中的夢想世界很簡單。君子為君子,小人為小人,「君君臣臣父父子子」,每個人都各安本份,各盡其職,能力多大,責任多大。就好似如果你是蜘蛛俠,你就應該到處噴你手中那該死的蛛絲,而不是只會打咀炮;如果你是老師,就應該教懂學生怎麼讀書,而不是只教他們背書;如果你是學生,就應該嘗試思考每一篇文章,而不是單單只是應付過去就算了。

同樣地,如果你是警察,就不要做警犬,更不要做休班警。畢竟,孔子教得了人,教不了畜生。
Human stupidity is surefire infinite, as Albeit Einstein maintains.

回覆 引用 TOP

重點不是他們給你什麼,而是他們沒給你什麼。——《論仁、論孝、論君子》

(此文乃轉載自其他論壇)

每次我教學生《論仁、論孝、論君子》時,總會先叫他們想一個問題。這個問題,亦是我思索已久的。

你知道論語有多少篇嗎?聰明的學生,或者在上連登的你與我,會直接GOOGLE,然後得出「20篇,492章」的答案。我是一個智障的人嗎?當然,我是,但我也不會智障到問學生這種問題。

我想問的是:在20篇,芸芸句子之中,為什麼他們選擇這些句子?

12篇範文,我們必須清楚,其實選那些人的作品,是沒什麼爭拗空間的:孔孟必定有一篇(孔子和孟子是不同人來的,我知道,這種提醒很智障,但你們不知道,我的學生更智障。);莊子大概都會有一篇;千古蜀相的忠;韓愈的毅;李杜的大唐風流;宋詞的婉約豪放……相信我,除非他真的是不折不扣的教畜,不然你的中文老師,其實在12篇範文出台前,也知道大概會選那些人的作品。

但重點是,選這些人的什麼作品,卻是一個充滿操作性的地方。

HEY,這是香港,香港人最厲害的地方,不就是如何在規則中玩遊戲嗎?例如,票數不夠你多,我就派人配票;例如,明明有不同的土地政策可以選擇,我就硬要起人工島;例如,選不了作者,但我們可以選擇什麼文本。

當然,現在有些人,就連規則也不太遵守了。那些人,又配不配稱之為香港人呢?

我們聚焦回文本。12篇範文,有些是不可操作的,例如《出師表》和《廉頗藺相如列傳》。畢竟這兩篇簡直就是中文界的EKIDS,是永遠不滅的小強級別存在。有些卻是有所選擇的:例如李杜的詩、孔孟的文。

所以,為什麼他們要選這16句?

如果我們歸納16句,大概可以得出6個字。(我對學生:好了,DSE有關的東西,快,用筆記住,反正其他都不重要,對吧?)

仁、孝、禮、義、廉、恥

十六句課文中,包含六種君子的特質,這六種特質,如果沒有經過曲解,大抵都是美德。「仁、孝、禮、義、廉、恥」。的而且確,這六種特質,能夠齊全的人,除了孔子、耶穌,大概也找不到的第三個。而這樣的課文非常符合中文科一貫的特質:大而無當,無撚用。

但,真正的重點在。這。裡。嗎?

我們從一開始就知道,對香港政府,就好似對鄭子誠一樣:不管他做了什麼,我們向陰謀裡想就好了。不會有錯,這是一個說發展經濟,但可以起一條垃圾鐵路出來的政府。他們的無恥程度,我們向下限思考就好。

所以我就在想,或者,重點在於他沒給你什麼。

我在思索了一會後,發現了兩個很微妙的問題,第一個,是次序的問題,如果這六種特質有衝突,到底那一樣比較重要?這個問題留在孟子的閱讀心得再說。第二個問題是,做齊這16條規則,就真的代表有前面所提的六種特質嗎?

這兩個問題,微妙之處在於,他們不是真的問題,相反,如果你的老師不是教畜,會拿出來討論的話,這是兩個很好的學習思考的機會。但很抱歉,你看香港那麼多港豬,就知道這個地方畜生橫行。

所以讓我們想一想,做完那十六條規則,真的就是一個君子嗎?然後你會發現,有一個BUG:只要你認為自己所做之事是對的,你基本上可以成為一個君子。我直白一點:簡單而言,如果689認為自己現在所做的事是對的(而我認為他真的是這樣想),是對香港有利的,那他就會符合那16句課文,成為一個君子。

對,我所說的問題就是:這篇課文沒有任何客觀的標準,他在跟你說,你要抱持某種準則去做人,你要有禮,你要有義,你要有仁,你要有孝……但沒有解釋過,這些準則背後,要做些什麼,這是課文的錯嗎?當然不是,孔子可是一直在教那些學生,當然不用說那麼清楚,等於你男/女朋友要你表達愛意時,難道你又要問怎麼做?

所以,課文沒提的東西,或許才是重點:我們都知道要做個好人,但怎樣的人,才是好人呢?

這是一個一生的命題。教會你這件事的,不是中文老師,而是你頭上的燦爛星空,和內心理應崇高的道德法則。(這句話改自康德,我落哂CREDIT,唔好狙擊我。)

不過,雖然我不斷的在說有陰謀,但平心而論,《論仁、論孝、論君子》的選文差嗎?一點也不差。甚至乎,他們已經選了很好很好的段落。我撫心自問,如果我自己選擇論語的段落,也不太可能做得比他們更好。所以其實,他們給你什麼,也是重點。(對,所以標題是錯的,不過反正我的人生也是錯的,又有什麼所謂呢?)

但看看這漂亮的世界,這個一切都是巧合,但巧合得無比漂亮,天衣無縫的世界。

我們應該看得更多。

記得有次課堂的最後,學生舉一反三,「所以重點不是你教我什麼,而是你不教我什麼嗎?」我笑了笑,回了一句「重點是你給了我什麼。」左手三隻手指揉在一起,擺出金錢的手勢。

但其實我知道,不是錢。而是比錢更閃爍的一些東西。比如希望,比如星光。




PS. 寫這篇的時候,理大有學生在絕食,當然,作為一個右膠,我個人認為打到班校監食唔到野更好。但那些學生,至少明白到,有些大家都注意到的東西,好重要,比如學位。但有些大家都注意不到的東西,更重要。

比如自由。

[ 本帖最後由 DutalaTortoise 於 2018-10-8 11:57 PM 編輯 ]






Human stupidity is surefire infinite, as Albeit Einstein maintains.

回覆 引用 TOP

魚與熊掌不難選,但仁和義呢?——《魚我所欲也》

(此文乃轉載自其他論壇)

關於孟子,這一篇文章大概是最容易理解的一篇。在生命和仁義之間,選擇仁義,和孔子的殺身成仁互相呼應。簡單而言,就是為了一些祟高的價值,我們可以拋棄自己的生命。就好似兵仔可以為女神赴湯蹈火一樣,這個不難解釋。

這世界比生命重要的事情,多的是,這個不難理解。人類在很多時候,都會把自身的生死放在次要的位置。各類英雄電影,不同故事劇集,都在演繹這一個理念。

這種「比生命更重要」的東西的理念,是一種人類共通的感動。至今,我還記得《鐵達尼號》中,李安納度把ROSE推上木板的那一段戲,也記得《海賊王》白鬍子為艾斯壯烈赴死的一幕。

現實生活上,也有好多這樣的事例。你可能不明白,有什麼比生命重要,我也不太明白。死亡是一樣好可怕的事,但不得不說,這世界真的有好多人,用自己生命,換取他們認為無比珍貴的東西。這種事情,縱不明白,亦值得尊敬。

你還記得嗎?在你的成長史中,也存在那樣的人。我至今還記得有一個人,名叫謝婉雯。
願你們亦勿失勿忘。

所以生命和夢想、仁義、愛這些價值相比較時,對好多人來說,其實不是一個難選的答案。包括孟子。

那麼《魚我所欲也》這篇文章值得探討的地方在那?

那麼,我來問一個問題好了。如果你母親和你中文老師掉進海裡,你會救誰?廢話,誰會救中文老師?不扔石頭把他打沉已算善良了。對,我們都會救母親。

但,如果你的男/女朋友,和母親掉下海呢?別急著表孝道、表愛意。我們撫心自問,真的那麼容易選擇嗎?

魚與熊掌之所以不難選,不是因為你的決心特別大,而是熊掌比魚珍貴太多。換成鮑魚和熊掌,你又真的能選擇嗎?

這篇文章最基本的理念,實在不難解讀,甚至乎不難做到。少年人總是熱血衝動,如果有點努力和天賦,改變、影響世界也不是難事。就好似陳浩天和梁天崎。(別跟我說黃之鋒,不然沒朋友做)

少年人亦理應有這種改變世界的衝動,但困難在於,面對不是有決心就能解決的選擇時,你會怎麼選?

在情人和家人之中,你選擇那一方?在愛情和夢想中,你選擇那一方?在仁和義之中,你選擇那一方?在道德和善良之中,你選擇那一方?

在堅守香港,和遠走他方之中,你又選擇那一方?

別以為這些選擇很遙遠,如果你有留意世界新聞,歐洲和美國的難民問題,其實就在面臨這種選擇。接收難民,會令國民受到傷害,不接收難民,又何嘗不是對難民的一種殘忍。(我們先不談那些人可不可憐,雖然我都知道大家的答案,但我們也要知道他人的理念,不然就不是本土派,只是文盲派。)

佛家有一個故事,問你殺一人救五百人,到底是不是善良的行為。哲學有電車問題,問你會否為了救五人而殺掉一人。本質上都在指向一個問題,原來「仁、義、愛、禮、孝……」這些價值,這些孔孟認為比生命更重要的東西,往往在某些時候,就會戲劇性地對立起來。

那時的你,又會怎樣做?你又能否選擇到一個最為正確的答案?這才是最困難的事。

要知道,世界從不缺善良。世界缺的是智慧。




Human stupidity is surefire infinite, as Albeit Einstein maintains.

回覆 引用 TOP

這世界不是每一個人都有風骨,但每個人都有本心——《魚我所欲也》

(此文乃轉載自其他論壇)
一直認為,《魚我所欲也》,整篇文章最珍貴,莫過於「本心」二字。

先別走,放心,我不會播海闊天空,也沒有興趣唱今天我。我只是想問,你有想過整篇文章中,為什麼用「失其本心」所結嗎?

整篇文章一直在說,人為了一些理想,可以放棄生命。這沒有錯。但我們都知道,人更容易為了利益,放棄自己的理想。孟子也知道,所以孟子需要跟大家說,為什麼世界有這些人。

孟子認為,不是這些人有多壞,也不是那些利益有多吸引,只是那些人失去了本心而已。我們不談孟子的這種認知是對是錯,我只是想說,能夠說出這樣的話,到底有多困難,有多珍貴。

我們要知道,孟子的世代,可不是孔子生活的那一個春秋。春秋可是戰爭都打得客客氣氣的時代,而戰國和春秋最大的分別,就是國家之間的戰爭,再不談仁義,一切向殘忍血腥發展。屠城、坑殺、大量平民死亡、禮崩樂壞,這些才是戰國的基調……可以說,戰國才是打破和平的開端。

孟子就在這樣的世代出身,而他卻是堅信人性本善的人,這樣的局面,想想都已經好殘忍。而更殘忍的是,他還想改變世界。

試想想,如果你是孟子。在戰亂的時代,你心懷改變世界的理想,卻一次又一次的失敗。每一個君主都輕視你,不,輕視你不重要,重點是輕視你的學問。你一直不受人重用,而不義的戰爭逐步升級,殺人,死亡,不斷的在你面前上演。在那些失眠失落的夜,你會不會想問自己一句:到底人性,是否真的本善?

而孟子卻由始至終,依然相信,人性是本善的。真正錯的,是改變本心這一回事。

而這種對人性善良的堅持,對人心善良一面的追求,他終其一生,都堅信這一回事,並為此而努力。這就是他的本心。

這就是孟子這一個人,令到後世讀書人,一直為之感嘆佩服的地方。

以前讀此篇,總以為「捨身取義」一事最為珍貴。如今讀孟子,更以「失其本心」令人感嘆。

也許,孟子和我們一樣,早就對這個世界,失望透了。

但他沒有放棄。

那我們呢?

不管你相不相信孟子的這套道理,這篇文章也不是想說服你相信人性本善。因為我自己也不信。但如果你相信的話,那你更要記住自己的本心,因為這才是孟子推論中,最重要,也是最困難的一環。

畢竟,香港真的是一個好美麗的地方啊。美麗得令人眼花撩亂,美麗得令人意亂情迷,身處其中的我們,往往難以認清什麼是真正的本心。而如何認清自己,會是你我人生中,面對這個混帳世界,最需要學習的的一課。






Human stupidity is surefire infinite, as Albeit Einstein maintains.

回覆 引用 TOP

震驚!騙了你數百年的柳宗元!!——《始得西山宴遊記》

[隱藏]
(此文乃轉載自其他論壇)

談了那麼多篇孔孟,我們休息一下,談一下普通的讀書人。我們談柳宗元好了。

每次教完學生《始得西山宴遊記》,我總要學生畫一次西山給我看,學生畫功有分別,但通常都有幾個特點:高、有雲、有煙霞、大。


這些特點,也符合我們對西山的印象。畢竟柳宗元曾經說過,「凡數州之土壤,皆在衽席之下。」;又曾經說過,「後知是山之特出,不與培塿為類。」……凡此種種,都在加深了我們的錯覺,令我們以為西山真的好高。


但,你有想過,你一直在一個騙局之中嗎?來,我們來猜猜西山多高。


3,2,1。


168米。你知道168米是一個怎樣的概念嗎?獅子山,我相信大家都知道是那一座山吧?(你說不知道的話,我建議你去大灣區住吧,香港不適合你)獅子山高度495米,高度是西山的三倍。如果你在獅子山山頂見到廣州,都當我輸。


而柳宗元跟你說,他在168米的西山,看到山下一切的渺小。並且認為自己志潔清高,不和小人為伍?柳宗元這番話的可信程度,簡直和林鄭一樣:除了逗號和句號,大概沒有一個字是真的。


那麼,為什麼他要這樣寫呢?當然不是為了建造人工島,柳宗元可不是林鄭,他不用騙平民的。那我們總需要為他找一個理由。是為了騙皇帝嗎?你知道的,臣子和被人飛了的癡男怨女一樣,終是希望皇帝會回心轉意,愛他一萬年的。


這樣想,又好似有點不對,如果希望皇上回心轉意,行文又怎會如此高傲?視世間萬物皆在自身之下,自身和天地融和,混然一種得道成仙的感覺。如果我是皇帝,倒會覺得貶他官是一件好事。


所以說是騙皇帝……其實也是說得通的,畢竟唐朝人貶官後寄情心水,這是一個標準答案。但會不會有一個更簡單直接的答案?


他會不會,只是在騙自己?


讀柳宗元這篇文時,老師都必定有給予背景知識,柳宗元當時被貶了官。但有沒有老師跟你們,仔細想過,當時柳宗元的心境?


你知道柳宗元貶官時多大嗎?才36歲。36歲,如果你是網民,這個歲數可能還是處男。(當然,其實你是網民,你哪個歲數都可能是毒男。)而還有一個重點,他能夠被貶官,那就代表,他曾經做過大官。


我們想想,在貶官的那一刻,柳宗元是怎樣的心境。意氣風發的少年,無盡的抱負,卻因得罪皇帝而被貶。最重要的是,柳宗元根本不覺得自己有錯。他不認為,自己是錯的。


所以,終究就是不甘心三個字罷了。但不甘心,卻是人世間無數人一輩子都看不破的魔障。等於我到現在都不明白,為什麼我那麼文藝,那些男孩那麼MK,女孩們卻都喜歡MK仔,不甘心啊,不甘心。


然後,在最破落,最失意的時候,他兜兜轉轉的,在西山上想通了。他終於明白到,人類,生命的長短、意義,終究是會褪色的。總有一日,生命漸漸老去、死亡,就連「生命」兩個字都變得不再重要。官位、理想,又有什麼價值?真正重要的,是怎樣與世界相處。


「悠悠乎與顥氣俱,而莫得其涯;洋洋乎與造物者遊,而不知其所窮。」


別看輕這個領悟,這道理說起來容易,但當你對世界失望,對人生失望,對將來失望的時候,你又能否看開?


於是,又回到本心一詞,或者中國所有讀書人,最後的結局,都是要問自己本心想要什麼。孔曰成仁、孟曰取義,而柳宗元,則選了完全不同的路,他選擇改變自己的心境,不再鬱鬱寡歡。


而同時,相信我,就似在你最失意的時候,那怕拉起你的人是一個肥婆,你還是會覺得她很可愛一樣。(別問我為什麼知道)這樣的西山,在柳宗元眼中,可愛極了。


人世間,並不是每一次的相遇,都是久別重逢。但與你的相遇,卻注定勝卻人間無數。


那一天,柳宗元醉酒潑墨,寫下不朽名篇。


讀什麼的書,有什麼的際遇,沒有人可以知道。但無論我們擁有怎樣的將來,都終究要學會,與這個世界相處。


敬那一個柳州最有才的讀書人。敬你,敬天地。

[ 本帖最後由 DutalaTortoise 於 2018-10-11 12:05 AM 編輯 ]
Human stupidity is surefire infinite, as Albeit Einstein maintains.

回覆 引用 TOP

寂寞是最無敵——《月下獨酌》

(此文乃轉載自其他論壇)

每當我跟學生說,我喜歡農夫,都給學生屌到開花。喜歡RAP的,會屌我聽垃圾;不喜歡的,會問我那兩個高矮肥瘦有什麼好。我每次都跟他們說,農夫未必是唱得最好的RAPPER,但一定是有文學素養的RAPPER。


然後,我會播《寂寞是最無敵》。
https://youtu.be/pu75Eg3CzPo


這時候再故裝深沉,帶2分瀟灑氣(當然,我猜學生覺得那些是毒撚氣。),說一句:「人生寂寞如雪啊。」


我的寂寞當然不如雪。但有人的寂寞,不止如雪,更如月,也如山,亦如海。他的寂寞,如眾生。


他是盛唐最寂寞,他是盛唐最風流。他是李白。


談李白,不論談多久都不夠。在大學時期,我專門修讀了半年,還是覺得,自己只得李白真意三分。但讀了這麼久,這麼多不同的李白詩,有一點可以確認,李白的詩,往往與一個母題有關:寂寞。


讀李白時,我們必須要問,為什麼我們為甚麼會在李白的詩感受到悲哀。這是一個很有趣,但經常給人忽略的問題。你要知道,李白可是那個什麼事都可以一醉解千愁的詩仙喔!為什麼我們卻經常會在李白的詩中,感受到一種淡淡的悲哀?


別只給我「因為寂寞」這個答案,這個答案看前文後理就知道,在DSE我可以給你一個A。我是問,為什麼寂寞就會有悲哀。


我們找找悲哀的產生方法。只是看單純的悲劇,其實很難會產生傷心的感覺,也不會有共鳴。老實說,這裡誰人看到香港的乞丐,就會流下眼淚的,請離開連登,別污染你純潔的心靈。


但如果我們知道,這個乞丐是一個很努力,很努力的人呢?他會變成乞丐,與他自身無關,是因為有個爛賭的父親、吸毒的母親、不生性的哥哥呢?我相信,大部份人都會對他有一點的憐憫。


所以,真正令人感到悲哀的,是無力感。對,我認為李白的詩,最令人產生共鳴的,不是那些非凡的想像,那些瑰麗的文藻,就是「無力感」三個字。


花間一壺酒,獨酌無相親。舉杯邀明月,對影成三人。


但你知,我知,個單眼佬都知。一醉,絕對不能解千愁的。你分手、給女神拒絕後去大醉一場後,醒來還是會繼續哭得死去活來。酒入愁腸,只有愁更愁。


記得教授說杜甫的詩悲壯,因為杜甫將眾生之愁苦,以一人之力擔之。是一種引人共鳴的愁苦。如此說來,李白詩中的悲涼,則是將自身的寂寞,化做眾生之愁苦。


這世界最可怕的,是寂寞。


李白的《月下獨酌》,有一句,「醒時同交歡,醉後各分散。」多數課本都解讀成,李白與月亮、影子之間的相處。這樣解讀當然無不可,但,真的只可以這樣解嗎?就等於有美女跟你說:「COFFEE、TEA?」,你總不會真的以為只是在問你喝什麼吧?


如果我們套落他的心境,或者這句話,就可以解讀出更多的意思。我們必須知道,李白是天才,而且是世人公認的天才。而且他更是一個囂張的天才,囂張到人家會為他杜撰出「力士脫靴」的故事。


所以他知道自己天賦異稟,他甚至知道自己的詩,注定名留青史。他知道,他一切都知道。


而偏偏這一件事,大家都不知道。而最寂寞的是,他知道大家都不知道。但他也沒強求甚麼,他太明白人生注定寂寞這一回事。


一切就這樣好了,「永結無情遊,相期邈雲漢。」,這一句課文的解釋沒有錯,是指與明月在天上再聚。但何嘗不是指出李白與友人的相處態度。淡如水之交,不只君子,亦是浪子。


用課文的方法,解李白的這首詩,當然是對的。(至少就DSE來說)但解讀李白這一個人,卻不一定對。李白不是神經病,那時候也沒有大麻,他真的不可能產生幻覺去和月亮影子做朋友。會認為黃河的水是從天上而來的,也不是詩人,是神經病。當然,我們都知道,詩人經常會發瘋,但他們不是真的瘋了。他們只是借發瘋,去排解心中的寂寞罷了。我們沒辦法了解李白因什麼而寂寞,天才的想法,有誰知?但我們可以知道,這種寂寞是只屬於一個人的,不能與人言,又或者,與人言也沒有人明白。


他認為,或者只有月亮和影子明白他,一者,是天地,一者是自身。


再說一次,這世界最可怕的,是寂寞。


不論盛唐多風流,我依舊獨佔八分。我知道,我已經比世人幸運,但我,真的好寂寞。


只是他不知道,在同年的夏天,他會遇上一個人。一個一輩子注定風塵僕僕的青年。


你是盛唐最風流,我無意見。你以自身寂寞寫眾生愁苦,我也佩服。但盛唐只有你,我不同意。


沒有早一步,也沒有晚一步,剛巧趕上了。當時沒人知道,他們自己也不知道。那一次相遇,千年後依舊為人津津樂道。


余光中說李白:「酒入豪腸,七分釀成了月光,剩下的三分嘯成劍氣,繡口一吐就半個盛唐。」另外的半個,就由這人一手奪去。


那年夏天,李白與杜甫相識。勝卻人間無數。






Human stupidity is surefire infinite, as Albeit Einstein maintains.

回覆 引用 TOP

寫得好不難,每一句都寫得好就很難了——《登樓》

(此文乃轉載自其他論壇)

既然談了李白,我們這一篇就談談杜甫好了。


我們上一篇說過哀傷並不是容易感受的東西。要清楚,人類從來都是冷血的動物,只要不是發生在自己身上的哀傷,不是發生在自己身上的慘劇,我們好容易就會視而不見,忽略了受苦受困的人的痛苦。你看那些說涼薄的話的廢老,總說年輕人捱不了苦的廢老,相信大家都深有體會。


但我堅信年老才是原罪,年輕永遠是正確的,因為世界總將是屬於你們的。(我是仇老聯)


那麼,要怎麼才能令人感到哀傷?感到痛苦?這是每一個詩人,每一個作家都會思考的問題。


杜甫當然也有思考這個問題,而他的做法,其實好簡單:一個不夠,那就一群,一群不夠,那就一國。


對,就好似做加數一樣,是不是好似好白癡?但我們要清楚,杜甫不是政治學家,不是哲學家,把書上那些什麼「濃厚的愛國思想」,「透露出深切的人文關懷」這些鬼話拋開。那些是文學批評家和政治需要所附加的標注。詩人,又或者文學家最重要的從來都不是這些東西。


文學最重要的就只有「寫得好」三個字而已。


我們想想,一首詩不過數十至幾百字。任何人跟你說,詩中有深入的文學哲學探討都明顯是反智行為,如果真的是這樣,那就不用有學術論文,大學就不用折磨大家了。但大家搞清楚,我不是說詩中不需要這些,而是說,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東西。


最重要還是寫得好,這個寫得好不單單是指美學上的寫得好,不然不用寫詩,寫對聯就好了。而是懂得怎樣寫進人的心裡。而盛唐出了兩隻怪物,一者以自身的寂寞,感染這個世界;一者以萬世的悲傷,寫進自身。


如此說來,大家就會明白,我說的加數,並不是一個貶意,就只是一個陳述。所謂的「加數」,其實就是一種寫作手法。而且這種手法並不罕見,甚至乎是中學時期寫作教學也會教的一個手法:渲染。


而杜甫的加數,卻是全唐,全中國,甚至全世界中,寫得最漂亮的一個。


讓我們看看登樓這首詩,到底是怎樣渲染。(以下為沉悶解詩時間)
「花近高樓傷客心,萬方多難此登臨。」一個人的傷心並不可怕,但這個人的傷心,是源於整個國家,那就很可怕了。
「錦江春色來天地,玉壘浮雲變古今。」天地的景色,卻遇上戰爭的動蕩,就更顯得這種傷心的實在。
「北極朝廷終不改,西山寇盜莫相侵。」則是把詩中的氣氛渲染,從一樓一人,拉扯至整個國家。
「可憐後主還祠廟,日暮聊為梁甫吟。」最後這句更是把歷史都拉出來,詩的氛圍從一個國家的平面,變成一個朝代的立體了。


如果我一個人的傷心不夠,那就讓你感受萬方的傷心;還不夠,就讓天地都為之傷心;還不夠,國家、時代,所有的傷,所有的痛,我都把它們呈現給你看。


就這樣說,是不是沒什麼厲害?是的,每一句單獨拿出來,其實都只能說是佳句,遠沒有李白那種奇思妙想式的豪邁。但當所有句子都是佳句,而且互相配合,成為一首佳作,那就很厲害了。


在課堂上,要學生選擇喜歡的詩人,杜甫和李白之間,往往都以李白大幅度拋離獲勝,就連我中學時代都是如此。大概是因為少年時,總有種印象,認為李白是真正的天才,而杜甫就只是一個勤力的書生。


而這個印象其實是從古到今都一直存在的。「學杜易、學李難」、「杜詩易仿,李詩難作」……但當我越多讀杜詩,就越有一個疑問:這種印象,又是否正確呢?


廢話,我這麼問,當然是錯的。因為如果這是真,這世界為什麼只有一個杜甫?終究是一種錯覺。


我們總是忽略奮鬥一輩子其實都是一種很難的事。但如果深耕細作真的那麼容易,本土派就不會到現在也不成氣候。我們必須承認,這其實都是一種才能。


能夠把一件事做得完美,並不難,能夠把所有的事都做得那麼完美,卻是好困難的事。而能夠一輩子都是完美,你就會是聖人。


所以唐朝只有一個杜甫,只有一個詩聖。李白之後,唯有杜甫,杜甫之後,再無詩人。






Human stupidity is surefire infinite, as Albeit Einstein maintains.

回覆 引用 TOP

最痛苦不是絕望,而是你曾經懷有希望。——《聲聲慢。秋情》李清照

(此文乃轉載自其他論壇)

說完李白與杜甫,你以為我會說王維?不,在說完盛唐的兩隻怪物後,誰會想理會旁邊的小人物?而且我今天忽然有些情緒(不過毒男經常有情緒),我這一次想談的,是李清照。


《聲聲慢。秋情》,在讀書時期,身邊的女孩子最喜愛的大概是這首詞了,一是因為作者是女人,二是因為在青春期中,這種明顯是情愁的詞,更易觸動女生的心靈。相反,男生總是不明白,這種充滿疊字的詞,有什麼好看?


就似你第一次拍拖,你不明白你的女朋友為什麼要叫你「豬豬」、「寶寶」、或者「HONEY」。而到你明白的時候,有些事情,可能已經不用明白了。


《聲聲慢》的十四個疊字的精妙,大概不用我說,你的中文老師只要不是教畜,都應該會給你一些指引。如果沒有,我建議你聽聽新一代歌后GIN LEE的《雙雙》(我承認我在做打手)。疊字其中一個作用,是將整個文本的節奏拖慢,將作品中的聲音變得更溫柔與迷惘,一如她的心境。


但我認為,這首作品中,最精妙的地方,並不是這十四個疊字,而是其後的「卻是舊時相識」。


因為最痛苦的,不是絕望,而是你曾經懷有希望,在一個絕望的景況中你沒法選擇死,因為你試過有美好的時光。李清照晚年,可以說完全符合一個怨婦所面對的情況:丈夫早逝、戰亂之下國破家亡、千金散盡……在這樣的一個環境下,她本應該早已心如死灰,但在一隻大雁經過後,她的心境亂了。


對,李清照這首詞最催淚的地方,不是告訴你,她有多痛苦。而是你細讀會發現,她始終對這個世界有所依戀。要知道,一個人如果痛苦到極點,人生什麼都沒有,只剩下傷心,其實她反而沒有那麼痛苦,因為她已經對傷心這種感情麻木了,大不了一死了之。


然而,李清照不想死,由其是在看到大雁飛過後,想起了以前美好的時光。就在想起的那一剎,一切都變調了。那些似乎平常的景物,全都變成欺負她的東西。黃花,不再有人摘了;窗外細雨,一次又一次落在她的心上,就連那一棵梧桐樹,都好似當年。


你還好嗎?我很不好。我沒法選擇死,你知道的,不是因為我怕死,而是我還留戀那些時光,那些和你的時光。


你再等一下,再一下就好。


曾經滄海,最可怕不是之後的難為水,而是那一個曾經。


就好似在某年某月某個街口,有個少女踽踽在你旁邊走過。你忽然想起那些曾經。那時你喜歡一個女孩,喜歡得不知所謂。那個女孩有沒有喜歡過你,你早就已經忘記了。但最後告別時,你記得,她好似也穿著同款的白裙。


到底是不是呢?你楞楞地在街口思索。過了好久,你才發現,怎麼整條街的人,都好似在看著你。


你已經淚流滿臉。




Human stupidity is surefire infinite, as Albeit Einstein maintains.

回覆 引用 TOP

書生一時意氣,國家百年風骨——《師說》韓愈

(此文乃轉載自其他論壇)

學生都很不喜歡韓愈,認為他又愛說廢話,又煩過女人。我卻很喜歡,甚至乎,我很佩服他。

而韓愈的《師說》,嚴格來說,是一篇講述「阿媽是女人,網民是毒撚」的文章。誰人不知道每個人都要老師?當時恥學於師?你不會真的信這種廢話嗎?官員不是智障,他們也有考試,怎也需要學習,所謂恥學於師?大概只是恥於稱呼人家為師而已。這是不是問題?這是問題,但實際影響,真的不大。


所以一如之前,我們必須要問,為什麼他要這樣說?


有趣的是,韓愈其實是一個很喜歡講述「阿媽是女人」的人。《師說》、《進學解》、《諫迎佛骨表》……他的一大堆文章,似是說了很多道理,但基本上全都是一些大家都清楚的事,指出老師的重要性;指出學習需努力;指出宗教撚都是垃圾……這些嚴格而言都是廢話,這些道理可是你隨便找一個維園阿伯,都可以跟你說數小時的道理。


難聽點說,拿來做長輩圖都厭棄它浪費資源。這些道理,誰不知,誰不明白?


你知,我知,個單眼佬都知。韓愈也知,甚至乎其實全世界都知。


只是沒有人願意說。


要知道,中國人真的是一種很有趣的民族,我們習慣性會忽略官員制造出來的問題,我們甚至乎會以為,只要不斷說沒問題,這樣就可以解決一切。這就是中國人解決問題的最佳方法。例如港鐵沙中線出現問題,那就改守則,低調處理,然後將問題淡化,好似這樣就解決了一樣。


好聽的,這叫順從,難聽的,這叫小農DNA。這樣真的好方便,甚麼規則在中國人的眼中,都只是拿來做樣子,大不了就亮劍——發爛渣,沒事解決不了的。沒事兒。


但,這個世界不會因此而變好的。


要知道,普通的人民如此而為,其實不算什麼大事,但官員,有權有勢的人,都如此而為,就很可怕了。恥於相師,在官員眼中,自然知道這只是廢話,背後繼續互相偷學官場學問。但到了民間,普通的人民可就會當成是真理。港鐵沙中線,官員自然知道背後好多問題,但依舊說:「沒事兒。」,為什麼?因為他們知道,廢老真的會以為沒事的。


又好似中國官方說亮劍。我呸,現在劍光都沒見過,但中國的憤青已經打哂飛機射哂出來了。


這時候,韓愈成為了那個說真話的人。


在眾人皆醉的時候孤獨地醒,不是一件難事。每一個中二病的少年都是專家。但在眾人皆扮醉的時候,大聲說破,指出這件事,就是一件很需要勇氣的事。這才是《師說》,甚至乎韓愈這個人,令我佩服的地方。


這就是風骨。


在之後的好多年,再沒有有風骨的讀書人了。


再也沒有了。
Human stupidity is surefire infinite, as Albeit Einstein maintains.

回覆 引用 TOP

最浪漫的不是辛棄疾,而是命運——《青玉案。元夕》辛棄疾

[隱藏]
(此文乃轉載自其他論壇)

《青玉案。元夕》是另一首學生們很喜歡的詞,詩詞有可解,不可解,不必解。這一首注定是第三個層次。


但不必解不代表不能解。我們還是可以想一想,到底這首詞,迷人的地方在那裡。


相信不是文盲的人,都清楚,整首詞最精妙的句子,在於「眾裏尋他千百度;驀然迴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


但這句話的精妙在那裡?


這麼說好了,如果只說起人工島,沒有人有感覺的,網民對世界末日都不會有感覺好不好?但如果說,是用一萬億起人工島呢?


那就好有問題了。因為我們對這件事,有了認知。


《青玉案。元夕》最後一句的精妙,其實必須建基於之前整首詞中的無用工。眾裡尋他千百度,沒有那個千百度,又怎顯得最後見到那人的喜悅?人是犯賤的動物,身邊有好女孩/好男孩,長期溫柔可親,我們卻總是難以愛上他們。但在你一次偶爾的注視下,那一個蠻不講理的女生的一個笑容,卻令你覺得如沐春風。


當然,或者是因為那個蠻不講理的女生比較漂亮。


但我們不能不承認,人類在某些時機,會有一種特別的、不理智的情感。而《青玉案。元夕》就是用整首詞去構成你對這種時機的認知。元宵佳節,在整個茫茫人海的城市,我偏偏遇上了你。這樣就足夠了。


是不是很簡單?事實上,他做的事情和你求婚一樣,如何令女朋友認為你就是她命中注定的那個人?如何開動女朋友的那個浪漫引擎?如何造成「怦然心動」?這可是一個大學問,不然就不會有那麼多網民啦?


所以,整首詞最浪漫的地方,就是他構造了一種命運的錯覺。整首詞彷彿跟隨詞人一起經歷了一次尋愛之旅。在最後怯生生的問一句:「為什麼你也在這裡?」


別看輕這種浪漫,辛棄疾之後,過了好多年,才有一個女生,寫出另一句同樣浪漫的說話。


那個女生叫張愛玲。


當然,似網民這種無神論者,自然會認為命運這個詞怪力亂神。可惜我是水瓶座?我只是知道可惜我坐不了關愛座。但,當你想起那個她,那個在你心中最柔軟的地方住著的她,你會不會還是有那麼一丁點想說一句話。


那一天,能夠遇到你,最溫柔,最蠻不講理的你,真的太好了。


而我們終究只可承認,命運迷人。


PS.本來之前寫了一篇好長的《出師表》然後HAND機……或許人生都是有好多不必解的事情吧……
Human stupidity is surefire infinite, as Albeit Einstein maintains.

回覆 引用 TOP

有一種關係叫諸葛亮與劉備(上)——《出師表》

(此文乃轉載自其他論壇)
(此文與莫文蔚的《如果沒有你》搭配一起服用,效果更佳。)

我們必須承認,《出師表》這篇文寫得並不好。不論你的老師怎樣替他洗白,怎樣說他感動,但這篇文嚴格來說,還是一篇錯漏百出,不堪入目的公文。HEY,我們要記住,它是公文喔!你試試將公文寫成那個樣子?看看你的老師會不會給你合格?


是的,就公文而言,諸葛亮這篇文章從格式、結構、語氣都有問題:格式上,這篇文明顯公私不分,而且整篇文章的論點只有一個:我識你爸。為什麼劉禪要做這些事?因為我識你爸。為什麼他要攻打魏國?因為我識你爸。為什麼我要寫這篇文?因為我識你爸。看完整篇文章,我就快連香港為什麼要起人工島,也可以用我識你爸來解釋。結構上,整篇文章公與私之間的轉變非常突然,並且有種散亂的感覺,這以計畫書來說,其實並非一個好的示範。更不要提語氣,你甚麼時候見過打工仔對老闆,永遠第一句就是,我識你爸?


但你要清楚一樣事情,與人有關的學科,或是文學,或是藝術,有一個很有趣的真理:只要有一件事對了,就算其他東西都錯,也是對的。


一如愛情。


而諸葛亮認識劉備,就是對了,沒有其他原因,他和他,就是對了。就算你們要說我GAY,我也要說:有一種命中注定,叫諸葛亮與劉備。


且聽教畜娓娓道來。


那是怎樣的一個時代啊?烽火連天,死屍死屍死屍,每一個地方都是死屍。那個時代,死人和吃飯一樣,都是家常便飯。


那一年,一個叫曹操的軍閥,屠殺徐州。遭屠殺的百姓超過十萬人,河水都被屍體堵塞而不流。紅色,紅色,紅色,整個城市遙遙望去,大概是一大片的紅色,血就似火焰一樣,焚燬了徐州。


那不是徐州,那是地獄。


那一年,諸葛亮十二歲,徐州,是他的故鄉,而諸葛亮就在逃難時看到了這個畫面。


戰亂時代,一切無情。聚散無定,生死難知。在看過地獄後,諸葛亮沉默了,儘管天縱其才,儘管世人皆稱其為「臥龍先生」,他只在隆中耕讀,不出仕,不當官。不,或者諸葛亮那時,不是不想出仕,而是他找不到出仕的原因:整個世界都是殺戮,書上教的仁義,好似在世界不見了。


但如果你有看言情劇,你就知道,這世界絕對沒有無情的人,只有找不到令他動情的人。而諸葛終於在某一日,遇上那個人了。


有一種命中注定,叫諸葛亮與劉備。



我知道,我知道,這樣說,你一定認為我GAY爆,甚至乎懷疑我的性取向,我的學生也曾經這樣懷疑過,但我想說,別總是以為世界只有愛情好不好?有些人對某些事物,某些對象的感情,真的可以比愛情更深。世界好大,別總以GAY取人好不好?


當然,我不否認我也認為他們兩個很可疑就是了。


「給我一刻鐘。」劉備第三次來到草廬,等了許久,終於見到他。「?」「從現在開始我們就是一刻鐘的朋友,這是事實,你改變不了,因為已經過去了。我明天會再來。」「……媽的,智障。」我不知道諸葛亮有沒有因為劉備而記住那一刻鐘,但諸葛亮的確一直都記住這個人,在很久很久之前,比你和我想像的都要久遠之前。


之後劉備真的每天都來,他們慢慢就從一刻鐘的朋友變成兩刻鐘的朋友,沒多久,他們甚至一起睡覺。



當然,我知道我再扮王家衛,一定會給人打,但我可沒有騙你,當時的場景,大概真是差不多,他們真的一見如故,甚至睡覺都在一起。


我說過了,有一種命中注定,叫作劉備諸葛亮。


這樣說真的好GAY,當然,對某些不喜歡言情劇的同學,估計也不喜歡,但我們真的要知道,劉備這個人,諸葛亮真的一早知道了。至少,他不會不記得。


早在他十二歲那年,劉備就參與了陶謙對抗曹操的徐州之戰。


所以這世界,或者真的有命中注定。


他不知道該怎麼具體描述,他知道這個人的性格,絕對稱不上明主一詞,至少你何時見過這麼談義氣的霸主?但他也知道,有些事情對了,就什麼都可以錯。


其實那時的劉備,就只是一個流氓大哥。不學無術,什麼事都不懂,偏偏不知道為什麼,他手下一堆人為他賣命。


但他也有些事情是知道的。那年徐州,儘管敗了,但這個人,曾經對抗曹操。


在某一個夜裡,他們和往常一樣,在談天。劉備可能只是忽然說了一句:「跟我混吧。」諸葛亮微微一楞,沒有正面回答,開始說起未來。


那一夜,他們看著星星,整夜沒睡,他們想了好多好多:如何對抗曹操,如何令國家變得和平,如何終結戰爭……他們頭上是星星,身邊是關羽、張飛,趙雲……一個個英雄,圍繞著他們,卻沒有人出聲干擾他們,就只是靜靜的守護他們,讓他們繪畫夢想的藍圖。


大江東去,浪淘盡,千古風流人物。


那一夜,諸葛亮到底在想什麼呢?誰知道?但那一夜,星星真的好明亮,好美。


或者他只是在想:這個人,真的不學無術,但這個人賣的夢想,我好想買。


那年諸葛亮出山。


燒赤壁、取荊州、入西蜀。三分天下終成定局。用十二年的時間,諸葛亮和劉備,真的把那夜的星星摘了下來。



故事暫且停一停下來,我們再回望《出師表》,我們不難發現,那一個問題,原來真的不是問題:對於諸葛亮而言,或者人生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認識劉備。「我識你爸」不是用來壓迫劉禪的藉口,而是真的是他努力的理由,甚至是唯一理由。


還好,我曾經遇見你,不學無術,但最重要的你。


這就是《出師表》錯漏百出,卻名傳千古的原因。一切,逃不過「情真意切」四字。而這四字,是否無怨無悔,又是另一個故事了。(未完待續)
Human stupidity is surefire infinite, as Albeit Einstein maintains.

回覆 引用 TOP

有一種關係叫諸葛亮與劉備(下)——《出師表》

(此文乃轉載自其他論壇)


認識一個人是對的,但正如我所言,這一件事對了最重要,其實也是代表,其他的東西,都錯了。這樣說來,丞相的一生,就更令人心酸。


白帝城托孤,聽起來好似好簡單,大概也是你們老師會說,但只是略略帶過的一幕,但如果我們想想丞相的心理,這一幕才是《出師表》最痛苦的一幕。


讓我們繼續說故事吧。


戰爭真的好可怕。


關羽、張飛、趙雲……一個個熟悉的名字,都統統變成了一個個石碑。這一晚,終於連那一個賣夢想的人,都要走了。


「他們都走了吧?雲長、翼德、子龍……孔明……」劉備口中呢喃著舊日的戰友,眼神已經混濁起來,望不到任何一點光芒。在凌散的燭火中,諸葛亮看著這個最重要的人,心一陣的酸楚。聽到他的呢喃,依言坐近他身側。「朕有話……不,我有話要說,我們像從前一般講話就好……孔明,我錯了。」劉備握緊諸葛亮的手,力度卻早已經微弱得似一個老人,不,他的確是一個老人了,還是一個快死的老人。


戰爭和時間,都很可怕。


「老實說,你怪我嗎?」諸葛亮搖了搖頭,雖然劉備這次,又因為義氣而壞了大事,但不談義氣的劉備?他還會是諸葛丞相,而他,又還會是漢皇嗎?


「方才那一席話,絕不是要試探你,比起我那個笨兒子,……」「嗯,我知道,你好好休息,不用再說了,我明白的。」諸葛亮沒有說什麼,皇帝?權力?他想要的,從來不是這些。


我想要的,你都已經給了我。


「你還是好似以前一樣。」劉備笑了笑,混濁的眼神都好似變得會發光一樣。「我的諸葛丞相,還是好似以前一樣,一切……都交給你了。」劉備在最後一刻,彷彿回到還是無賴大哥的時候。


「臣……交給我吧。」諸葛強忍住淚水,強行把聲音抬高,就似當年在隆中一樣。「我可是那個可以安天下的臥龍啊。」


「……對不起。」劉備低下頭,曾經他許下的天下,如果也因為他自己,實現不了。「如果……當年沒有見你……能夠遇見你……」


劉備說著語聲漸弱……諸葛亮的淚水快要忍不住了,忽然,劉備的手用力的握緊諸葛亮,眼中迸發出光芒。


從以前到現在,論文,我比不過你;論武,比不上雲長、翼德、子龍他們……老實說,我根本一無所有,我幾乎什麼也做不到。


但我還是能做一件事的,也是最後一件事,劉備用盡所有力氣,對住諸葛亮說出那句話。


「記住這一刻鐘……從現在開始我們就是一刻鐘的朋友,這是事實……你改變不了,因為已經過去了……」光芒終究會散去,但那隻手,依舊緊握。


「跟我混吧。」「有我劉備一日,就有你諸葛亮一日。」「媽的,朕是皇帝?哈哈,孔明,我也是皇帝?那你怎也是一個丞相吧?」「諸葛丞相,一切……都交給你了。」


你怎麼可以死?你怎麼可以死?我們差一步,就只差一步。你怕了嗎?你怕什麼!你搞的那些爛攤子,有我在,那一次是解決不了?


你不要死啊!


那一年,劉備在白帝城死去,將江山交托於諸葛亮,更跟諸葛亮說,如果自己兒子不爭氣,不介意他取而代之。沒有人知道諸葛亮怎麼想。但直至他死前的一生,都為了這個國家付出一生。


接下來,就只剩下孤零零的一個人了。


劉備過世的兩年,發生了叛亂,北方叫曹丕的人稱帝,東面叫孫權的人稱王,自命正統的漢朝恐怕轉眼就是滅國之禍。


諸葛亮沒有抱怨一句,只是默默的努力著。


叛亂在一年內平定,然後休養生息一年,再然後,就是對外征戰了。


在出征前的夜晚,諸葛亮寫下了那篇,千古傳揚的出師表。不,是否千古傳揚其實並不重要。他寫的時候,或者只是想起了,那晚的漫天星星。


你看,那年隆中的星星,閃亮得在祈山也看到,多麼漂亮,漂亮得令人著迷。


但看星星的人,已經只剩下一個了。



今當遠離,臨表涕泣, 不知所云。


這之後,諸葛亮六出祈山,無功而返。但在諸葛死前,蜀漢以一地之力,力抗魏國大勢,諸葛死後,他留下的政治遺產,硬生生把蜀漢的國祚延長十多年。


諸葛一生,雖有怨,但無悔。


能夠遇上你,已經足以無悔。


《出師表》,我一直在想,到底寫給誰的呢?是寫給後主的,還是寫給先帝的?是一篇公文,還是一篇遺書?我覺得怎說也可以,我也只是提供另一個角度給大家,以免大家只當是一篇普通的文言文。


畢竟,那年隆中的星星,真的好閃亮,好憂傷啊。
Human stupidity is surefire infinite, as Albeit Einstein maintains.

回覆 引用 TOP

所謂逍遙,可不是那麼簡單的事。—《逍遙遊》莊子

(此文乃轉載自其他論壇)

每次和學生說莊子,總有學生拋出那句「吾生也有涯,而知也無涯。以有涯隨無涯,殆已。」來跟我說讀書沒用。也有學生跟我說,他覺得他自己是無用的大樹,不會成功,做人沒趣,不應該努力的,反正,努力起來也沒有用。


聽起來,總有種網民的味道。如果人生有失敗者,這些學生可是一開始就把自己放在那個地位。


我總是跟他們說,認為自己是沒有的人,可以。但你真的知道自己是什麼人嗎?


莊子說的沒用,說的逍遙,可不是那麼簡單的事。


每個人讀莊子,總是聚焦於無為之中,卻不清楚莊子口中的無為,可不是簡單的甚麼都不做。莊子自己也不是甚麼都不做,他說知識無用,可他讀的書,可能比你與我加起來更多。


他的無用,是建基在充份了解自己的基礎上。


不論是那棵無用的大樹,還是那個聰明的吳商,他們的無用、有用,都是建基於充份了解事物的本質之上。沒有了解本質就說的沒用,就跟沒有了解的愛情一樣,都是虛幻,沒結果的。


簡單而言,你要認為自己是廢物,也需要努力地確認這一點,你讀書廢,試過發展運動嗎?試過發展藝術嗎?再不然,你試過賣保險嗎?(當然,你試賣保險請跟我UNFD)如果沒有對自己的充份了解,你可是連廢物的等級都不如。


是以小知不及大知,小年不及大年。


那如果,我在了解自己後,還是覺得自己是零呢?由其是,高中的學生,每一個都中二病到認為自己與世界格格不入。


「萬世之後,而一遇大聖知其解者,是旦暮遇之也。」每次說完這課,我總補上這一句。我會跟學生說,這種感覺,可不是你一個人擁有,這種沒人明白自己,甚至乎自己都不明白自己的感覺,其實莊子自己都有。


你能想像到嗎?那個看似甚麼都不在乎,甚麼都瀟瀟洒洒的莊子,其實很寂寞,很想有人了解他。那怕這一個了解他的人,在萬世之後才出現。但能夠出現,已經足夠了。這種寄望,可是比單戀女神還要苦啊!至少你知道女神是什麼樣子,可是莊子,卻是連那個人甚麼樣子都不知道。


這世界有太多人教你成功,也有人教你面對失敗。但從來沒有人教你面對虛無。


如何面對青春中,那種莫名奇妙的寂寞與虛無,真的是很困難的事啊,而且這種感覺,沒有任何人明白。我也不明白。


但你不是適合讀書的學生,不過可是值得我去了解的孩子。


我會努力的面對你們,在我眼中,你們才不是沒趣的人。從來都不是。


而你們也要努力面對自己,以及面對彼此。那怕最後的結論還是一樣,依舊認為自己是無用的人,你也必須面對。


這才是真正的逍遙。




Human stupidity is surefire infinite, as Albeit Einstein maintains.

回覆 引用 TOP

他們爬那麼高幹什麼?——談多篇範文中的登高傳統

(此文乃轉載自其他論壇)

有一個問題你們有想過嗎:為什麼古代人那麼喜歡登高?


他們真的很喜歡登高……杜甫要登高、白居易要登高、范仲淹要登高、柳宗元要登高……基本上如果他們生活在現代,根本就是一群山系KOL,可以組一隊Yama  BOY天團來表演了。


登高這一種中國傳統,如果要考究,我們當然可以寫好多好多,但如果只是當成傳統來說,往往就失去探究一件事的真諦。就等於,我們讀《出師表》,只是說那是忠誠、那是知恩圖報,那就忽略了諸葛丞相與劉備之間那種真情真義了,有些事情,並不單單只用一個詞語就可以解釋的。


登高當然是一種傳統,但我們更應該想想,為什麼登高那麼重要?


登高有什麼重要?我們回歸到核心:登高代表的是什麼?


看得遠。廢話,除了這個答案,不然呢?難道你以為登高可以打卡?你猜他們真的是Yama BOY?但,看得遠又如何?


看得遠,自然是看得多。多了什麼?多了山河;多了雲海(不是香港的那個雲海,雖然他很喜歡登山);更多了江山。對,還是因為江山。


登山,可以看到山河破碎;登樓,可以看到百廢待興;登高就是為了看到江山,不管江山興盛,還是破落。他可以看到一個國家的興亡。


再沒有景物比這更漂亮了。


當然,我也知道,女神比這吸引得多了。但你在某天,真的試一下,在獅子山、太平山向下看,看看香港這個興盛的金融帝國。你會不會有那麼一點疑惑:到底這個地方,是怎樣變得如此繁華?


然後在那一刻,你才會真的開始相信。滄海是可以變桑田的。


江山如畫,一時多少豪傑。


如此一言,山水的景色重要嗎?或者重要,但肯定不是文人的重點:港女爬山都不在於為了景色,打卡才是首要事項。文人的重點,更在於用雙眼,親身見證這個世道,或興盛,或衰亡,盡管這些書上詩中都有寫,但我還是想親身走走。


我想起一句說話,有人問過知名登山探險家喬治.馬洛禮,問他為什麼要登山。他楞了一楞,然後只說了一話句。


Because it's there.


喬治.馬洛禮最後死於珠峰之中,沒有人知道,他最後到底有沒有成功登上珠峰。如果有,他會是登上珠峰的第一人。只是我總覺得,他有沒有登上珠峰,其實不太重要。


Because it's there.


而且,迷底可不止這些,你有想過看得遠,代表的也是:他看不到近。他可以不看落魄的自己,又或者,尚未成功的自己。


而如今不用登高,我們也可以看得好遠。但我們卻更聚焦於自己了。


但世界真的好大的,我們不登高,也應該看得更多。







所以別只看到身邊的男神女神了,可愛又漂亮的人,這世界多的是。
Human stupidity is surefire infinite, as Albeit Einstein maintains.

回覆 引用 TOP

我呸,古人都是口是心非的混蛋——談古文中的「藍色窗簾」

[隱藏]
(此文乃轉載自其他論壇)
每次和學生說某篇文章的背後意思時,總有聰明的學生拿藍色窗簾的圖來諷刺我說,中文佬都是想太多的瘋子。


我是瘋子嗎?我當然是瘋子,不然怎會教你這個白癡?通常我都是這樣反駁,然後繼續教學。但我也曾經想過,這些文章的背後深意,會否只是我們想太多產生的結論?


要解釋這個問題,我們當然可以很學術性,拿出新批評學派的「作者已死論」來解釋。(通常這是我懶得思考時,塞住學生的口的方法)「作者已死論」好似好深奧,但其實就是說,作品從出現的一刻,已經是獨立的存在,作者怎想?關我們屁事?重點是我們自己閱讀時,怎樣想。(詳細請自己研讀理論,但我想維基都不一定有人會想看)


但老實說,這樣解釋當然合理,但也很無賴,因為這樣真的很虛無啊。(當然,我們的人生都很虛無)甚麼都看自己解釋?不就等於我們怎樣解釋都可以嗎?


所以我在想,我們把他當成藍色窗簾,就好了。


對,我們有可能想錯了,有可能想太多了。但,這樣就是我們不想的理由嗎?


我們如果真的想了解一個朋友,難道不應該猜測他的用意?他是不要緊、沒事、我還好……的時候,我們真的就把他說的話當真?對,人啊,總是很喜歡誤解一些事情,但這沒有錯的,誤解正正是了解的第一步。


你想了解喜歡的人,也是靠每一次不同的猜測,慢慢,你會知道甚麼時候你猜對了,甚麼時候你猜錯了,慢慢的,你會知道,這個人,就對了。


沒有人和你注定天生一對,但你們可以慢慢變成最匹配的一對。


如果我們對人可以花費這麼多時間,那對文章,又是否應該給多一點思考的餘地?


我們要說它藍色窗簾,總要讓自己對他了解。《出師表》是否真的只是公文?先讀通再說。李白是寂寞,還是喝多了?先跟太白喝兩杯再談。


在思考一切後,或許我們都還是覺得,它們只是藍色窗簾。但了解這一個行為,會令你更明白這個世界。


這比起讀懂文章深意,這重要太多了。
Human stupidity is surefire infinite, as Albeit Einstein maintains.

回覆 引用 TOP



伸延閱讀
 18 12
 提示:支持鍵盤翻頁 ←左 右→ 發新話題發佈投票
請先登入
小貼士:
依家可以用“@”tag會員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