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wants TV消閒生活手機討論遊戲地帶影視娛樂校園生活數碼科技寵物樂園學術文化體育世界購物廣場時事投資貼圖影片上班一族美容纖體戀愛婚姻汽車討論成人資訊博彩娛樂資源交流站務管理
發帖
註冊 登入/註冊 微博



追帖 打印

[中國歷史] 晚清以來跪洋禍國的代表人物:李鴻章



晚清以來跪洋禍國的代表人物:李鴻章

[隱藏]


1

以中華之廣土眾民,以中華之優秀悠久的歷史文化,我從不相信“八國聯軍”是不可戰勝的。

當今一些專家們關於鴉片戰爭以來的歷史的解讀,我一向懶得看。他們關於鴉片戰爭爆發時中國有多麼落後,鴉片戰爭以來中國始終如何落後之類的說法,我只能說:全是屁話。

1840年,鴉片戰爭爆發。

1851年至1864年,因為太平天國,使得國內大亂。亂定之後,一批仁人志士力圖通過洋務運動,實現師夷長技以制夷。

盡管當時的朝廷昏亂,但是,洋務運動幹得還是很不錯的,各方面,都很有起色。

事實,最能說明問題。

1882年(光緒八年),因為左宗棠抬著棺材進軍新疆,沙俄被迫交還了已經佔據多年的新疆伊犁。

1885年(光緒十一年),清軍大敗法國的海陸軍。在鎮南關,法軍大敗,被清軍一路追殺;在鎮海,侵華海軍司令孤拔被清軍轟死;在台灣淡水,法軍的軍旗,也被清軍奪走。這一仗,讓法國丟盡了臉皮。

幾年間,打敗了八國聯軍之中的兩國,其中,法國還是西方第二大軍事強國。其實,法國與號稱第一的英國相比,實力是不相上下的。

清軍差嗎?洋務運動成效不顯著嗎?

但是,僅僅幾年後,當今某些磚家口中的“完人”李鴻章大人,就把他的淮軍-------當時中國燒錢最多、海歸最多、裝備最新、人馬最壯的一支海陸軍武裝,全部葬送給了日本。

此時的日本,全國陸海軍的武器裝備加起來,也遠遠趕不上李鴻章淮軍的本錢。

日軍的槍炮艦艇,全是買的西洋貨;日軍上點檔次的軍官,是剛從西洋念完書回來的。

日軍比法軍還強?扯吧!

但是,“完人”李鴻章大人的淮軍,硬是慘敗給了地地道道的“小日本”。

打完這一大敗仗之後,李鴻章大人又有了施展他最得意的獨門絕技的舞台:外交。他親赴日本,簽署了中國歷史上最無恥、禍國最深的《馬關條約》。
《清史稿·德宗本紀》:
引用:
(光緒二十一年三月)李鴻章與日本全權伊藤博文、陸奧宗光馬關會議。和約成,定朝鮮為獨立自主國,割遼南地、台灣、澎湖各島,償軍費二萬萬,增通商口岸,任日本商民從事工藝製造,暫行駐兵威海。
大片的割地!
前所未有的賠款!2億兩白銀,是清朝正常年景二年的中央財政收入。
正當李鴻章簽署這一條約的時候,湖廣總督張之洞,正在為如何籌集幾十萬兩白銀的洋務建設資金發愁!

這些,還在其次。

甲午之敗,徹底摧毀了舉國上下的民族自信心。

甲午之敗,徹底摧毀了光緒帝君臣的獨立自主的強國意志,致使他們後來實施了一系列思維混亂、行為乖張的“變法維新”。

甲午之敗,開啟了西方列強任意欺侮中國之端,瓜分中國自此開始。

中國墜入萬丈深淵!

回覆 引用 TOP

晚清以來跪洋禍國的代表人物:李鴻章

2

在《清史稿·李鴻章傳》裡,李鴻章近乎“完人”;在當今某些人的筆下,也是如此!

考慮到《清史稿》的編撰,是在北洋政府------李鴻章的門生故吏、徒子徒孫控制的地盤下完成的,這也不足為怪。不過,參與編撰人員的觀點也不盡一致。所以,僅僅依靠《清史稿》,我們就能大致還原李鴻章的跪洋禍國的形象。

話說,在清朝,李鴻章是一位最通“洋務”的天才,李鴻章也向來以為,以他的“外交”之才,足以擺平一切“洋務”。

李鴻章辦“洋務”,其實就是:逢洋必跪,不惜以最大的禍國來跪洋。他通過跪洋的“和平外交”,換取洋人的“追捧”,從而實現在國內的挾洋自重,成為不可或缺的“洋務大師”。

本文,自此以下的內容,均以事實說話。

光緒元年(1875年),左宗棠出兵收復新疆時,李鴻章堅決反對西征,極力主張:放棄新疆。
《清史稿·左宗棠傳》:
引用:
光緒元年,宗棠既平關隴,將出關,而海防議起。論者多言自高宗定新疆,歲糜數百萬,此漏卮也。今至竭天下力贍西軍,無以待不虞,尤失計。宜徇英人議,許帕夏自立為國稱藩,罷西征,專力海防。鴻章言之尤力。宗棠曰:‘關隴新平,不及時規還國家舊所沒地,而割棄使別為國,此坐自遺患。萬一帕夏不能有,不西為英併,即北折而入俄耳。吾地坐縮,邊要盡失,防邊兵不可減,糜餉自若。無益海防而挫國威,且長亂。此必不可。’軍機大臣文祥獨善宗棠議,遂決策出塞,不罷兵。

如果李鴻章的主張得逞,新疆丟了,西藏、內蒙還會屬於中國麼?

光緒八年(1882年)三月,在左宗棠的武功,和曾紀澤的外交努力下,沙俄歸還新疆伊犁給中國。與此同時,法國在中國南方的附屬國----越南,又開始生事了。

法國一鬧事,李鴻章大人立馬有了跪洋“外交”的禍國舞台。
《清史稿·德宗本紀》:
引用:
(光緒八年三月)法、越構兵,諭李鴻章、左宗棠、張樹聲、劉長佑籌邊備。乙卯,築浙江海口炮台。是月,俄人歸我伊犁。

對於法國侵略越南,真正精通洋務的大員們的態度是這樣的:

曾國荃(晚清著名的悍將、曾國藩的弟弟),態度是:打就打,誰怕誰呀!於是,一邊調兵遣將上前線,一邊支持唐景崧前往越南說服劉永福共同抗擊法軍。
《清史稿·越南傳》:
引用:
(光緒八年)三月,移曾國荃督兩廣。……曾國荃至粵,命提督黃得勝統兵防欽州,提督吳全美率兵輪八艘防北海,廣西防軍提督黃桂蘭、道員趙沃相繼出關,所謂三省合規北圻也。
《清史稿·唐景崧傳》:
引用:
光緒八年,法越事起,自請出關招致劉永福,廷旨交岑毓英差序。景崧先至粵,謁曾國荃,韙其議,資之入越。

左宗棠,態度是:我還不老,我願親上前線帶兵,打他狗日的。不讓我去,行,我推薦我的老部下王德榜去。
王德榜沒給老上級丟臉,後來果然立大功。
《清史稿·左宗棠傳》:
引用:
(光緒)九年,法人攻越南,自請赴滇督師。檄故吏王德榜募軍永州,號恪靖定邊軍。

張之洞,態度是:議和?要臉不?打!我親自組織人馬來打。
《清史稿·張之洞傳》:
引用:
(光緒十年,兩廣總督張)之洞覆奏遣提督馮子材、總兵王孝祺等,皆宿將,於是滇、越兩軍合扼鎮南關,殊死戰,遂克諒山。……之洞恥言和,則陰自圖強。

要論“洋務”,張之洞、左宗棠的功勞與成就,至少不亞於李鴻章吧?

張之洞的漢陽鐵廠、兵工廠等等業績,遠遠超越李鴻章,誰敢否認?

左宗棠,他倡辦的福州船政局,且不說造船,李鴻章北洋水師的專業將領,幾乎清一色畢業於左宗棠的船政學堂。

但是,面對法國人入侵越南,李鴻章大人的態度,又是如何呢?

其實,當時朝廷主戰聲音已佔上風,朝廷決定一戰。考慮到李鴻章的聲望挺高,門生故吏遍天下,又有作戰經驗,便任命李鴻章為抗擊法國的前線總司令。可是,李大人不去前線報到,卻跑到上海,去洋大人議和去了。
《清史稿·越南傳》:
引用:
(光緒九年)三月,法軍破南定。帝諭廣西布政使徐延旭出關會商,黃桂蘭、趙沃籌防。李鴻章丁憂,奪情回北洋大臣任,鴻章懇辭。至是,命鴻章赴廣東督辦越南事宜,粵、滇、桂三省防軍均歸節制。鴻章奏擬赴上海統籌全局。法使寶海在天津議約久不協,奉調回國,以參讚謝滿祿代理。劉永福與法人戰於河內之紙橋,大破法軍,陣斬法將李成利,越王封永福一等男。徐延旭奏留唐景崧防營效用,並陳永福戰績。帝促李鴻章回北洋大臣任,並詢法使脫利古至滬狀,令鴻章定期會議。脫利古詢鴻章:‘是否助越?’鴻章仍以邊界、剿匪為辭,而法兵已轉攻順化國都,迫其議約。鴻章與法新使德理議不就,法兵聲言犯粵,廣東戒嚴。

遺憾的是,因為前線將領們沒完沒了的與法軍打仗,法國人的要求無法滿足,所以,跪洋“外交家”才華施展不了,議和沒成功。

對於這位不敢向洋大人開展的“功勛”老臣,光緒帝也沒招,只好免去他的“前線總司令”,讓他繼續擔任北洋大臣。

不過,在後來的中法戰爭中,李大人仍然幹出了“禍國跪洋”重大業績。






回覆 引用 TOP

晚清以來跪洋禍國的代表人物:李鴻章

3

自法國侵略越南後,各有識之士便站在國家安危的戰略高度,思考應對之策。均認為,越南不可失,必須力保,以為中華邊疆之屏障。他們各盡所能,自覺開展了種種對敵鬥爭。

先說在越南北部的陸戰。

比如雲貴總督劉長佑,《清史稿·劉長佑傳》:
引用:
(同治)十二年春,長佑檄關內外軍擊走之,密奏:“越南貧弱,版章日蹙,法國蠶食於濱海,黎裔虎視於橫山,桶岡則白苗跳樑,峒奔則黃酋雄踞。近聞其國君臣輸款法人,黃崇英受職黎裔,雖系道聽之言,亦系意中之事。臣竊謂黎裔為患,越南受之;法國為患,不僅越南受之。今欲拯敝扶衰,必須大舉深入。若合兩粵之力,寬以數年之期,步步設防,節節進剿,庶交夷可期復振,而他族不至生心。否則惟有慎固邊防,嚴杜勾結而已。”是時防越諸軍尚八千人,長佑檄劉玉成引軍北還,以六營屯關外諸隘,四營屯歸順、龍卅,令覃遠琎八營分駐關內。……(光緒)七年,法兵窺越南東京,詔滇、粵備邊。長佑疏言:“法人自據嘉定以來,越南四境皆有商埠、教堂,脅其君臣,漁其財力。取越與否,非有甚異。其所以處心積慮,乃在通商雲南。與其既失越境,為守邊之計,不若乘其始動,為彌釁之謀。滇、粵三省,與越接壤,東西幾二千里,要害與共,勞費殊甚。若自三江口以至海陽,東西僅數百里,以中國兵力為之禦敵,兵聚而力省。以視防守滇、粵邊境,勞逸懸殊。請以廣西兵二萬為中路,廣東、雲南各以萬人相犄角。廣東之兵自欽、連而入,雲南之兵出洮江而東。別以輪船守廣東順化港口,斷其首尾,法人必無自全之理。”又力言劉永福可禦敵,請密諭越王給其兵食。

又如,名臣劉坤一,《清史稿·劉坤一傳》:
引用:
(光緒)九年,法越構釁,邊事戒嚴。坤一疏:“請由廣東、廣西遴派明幹大員統勁旅出關,駐扎諒山等處,以助剿土匪為名,密與越南共籌防禦。並令越南招太原、宣光黑旗賊眾,免為法人誘用。雲南據險設奇,以資犄角。法人知我有備,其謀自沮。雲南方擬加重越南貨稅,決不可行。重稅能施之越人,不能施之法人。越人倘因此轉嗾法人入滇通商,得以依讬假冒,如沿海奸商故智,不可不慮。越南如果與法別立新約,中國縱不能禁,亦應使其慎重;或即指示機宜,免致再誤。越南積弱,若不早為扶持,覆亡立待。滇、粵藩籬盡失,逼處堪虞。與其補救於後,曷若慎防於先。此不可不明目張膽以提挈者也。”疏入,多被採納。

誰說晚清沒有精忠報國的熱血男兒!

唐景崧,足以流芳千古!唐景崧,排名前列的進士出身,被選為庶吉士,後改任吏部主事。以這種耀眼的資歷,他只要安心在朝為官,個人前程無限美好,隨便怎麼混混,總歸可以熬到二三品的高位。但是,當此之時,他竟然自告奮勇,申請去越南前線,說服劉永福,服從朝廷指揮,抗擊法軍。
《清史稿·唐景崧傳》:
引用:
唐景崧,……光緒八年,法越事起,自請出關招致劉永福,廷旨交岑毓英差序。景崧先至粵,謁曾國荃,韙其議,資之入越。明年,抵保勝,見永福,為陳三策……永福從中策。戰紙橋,敵潰,為作檄文佈告內外,檄出,遠近爭響應。……永福意稍動,於是廣招戎幕謀大舉。上念景崧勞,賞四品銜。
景崧上書言:
引用:
越南半載之內,三易國王,欲靖亂源,莫如遣師直入順化,扶翼其君,以定人心。若不為藩服計,不妨直取為我有,免歸法奪,否則首鼠兩端,未有不敗者也。

法國人總想以武力威脅中國,逼著中國簽署城下之盟。稍有小勝之後,就夢想中國與他們簽署不平等條約。問題是法國軍隊總是不爭氣,小勝之後便是大敗。

李鴻章總想趁早與法國簽約,洋大人要啥,滿足他們便是。
《清史稿·越南傳》:
引用:
(光緒十年)四月,李鴻章與法總兵福祿諾在天津商訂條款,諭滇、桂防軍候旨進止。鴻章旋以和約五款入告,大略言:“中國南界毗連北圻,法國任保護,不虞侵佔。中國應許於毗連北圻之邊界,法、越貨物聽其運銷,將來法與越改約,決不插入傷中國體面之語。”朝旨報可,予鴻章全權畫押。既而法公使以簡明條約法文與漢文不符相詰,帝責鴻章辦理含混,輿論均集矢鴻章,指為“通夷”。
法國人發現清軍堅定不移地與他們作戰,眼看著他們根本打不贏,於是,提出簽約。
李鴻章立即要求前線部隊停止前進。
李鴻章大人也確實與法國人達成條約,雙方在條約上簽字畫押了。
丟人現眼的是,簽約之後,法國人說,條約的中文本,與法文本,內容竟然嚴重不符!
李鴻章大人的“洋務”水平,竟然如此不堪!
中國,輿論大嘩,指責李鴻章“通夷”;法國人呢,也不幹。




回覆 引用 TOP

晚清以來跪洋禍國的代表人物:李鴻章

好,那就繼續打吧!

繼續打?李鴻章大人可不樂意了。

李鴻章大人是淮軍領袖,門生故吏遍天下,自然,在前線也有他的門生故吏。

此時的廣西巡撫潘鼎新,便是李鴻章的老部下。潘鼎新堅決執行李鴻章的旨意,想方設法的不打,不打,就是不打。
《清史稿·越南傳》:
引用:
法使既藉端廢約,帝令關外整軍嚴防,若彼竟求犯,即與交綏。命岑毓英招劉永福率所部來歸。潘鼎新奏:“法兵分路圖犯谷松、屯梅二處,桂軍械缺糧乏,恐不可恃。”帝以其飾卸,責之。
光緒帝下令開打,潘鼎新一會兒報告說沒有糧草,一會兒匯報說武器不足,沒法打,打不贏的。

他不僅自己不打,還阻止馮子材作戰。
《清史稿·馮子材傳》:
引用:
(馮子材要出戰)潘鼎新止之,群議亦不欲戰。子材力爭,親率勤軍襲文淵,於是三至關外矣。宵薄敵壘,斬虜多。

潘鼎新一路狂退,還在前線將領那裡,廣泛散佈:打甚麼打,不久就會談判,還是要靠外交來解決問題。
《清史稿·潘鼎新傳》:
引用:
潘鼎新,字琴軒,安徽廬江人。道光二十九年舉人,議敘知縣。咸豐七年,投效安徽軍營,……同治元年,從李鴻章援上海……(光緒)十年,……調授廣西巡撫。……命督軍進諒山,扼屯梅谷、松堅牢諸隘,鼎新奏請諸軍歸雲貴總督岑毓英節制,自為之副,不允。又私謂終歸和局,以節餉為主,不得士心。……十二月,法兵大舉來犯,諒山陷,師退,自請治罪,詔帶罪立功。十一年正月,鎮南關失守,總兵楊玉科戰死,喪提督劉恩河以次十餘員。鼎新傷肘墜馬,倉皇失措,退至龍州,詔奪職。法兵由艽封窺龍州,賴馮子材、蘇元春、王德榜諸軍力戰,大破之,復鎮南關,追躡連捷,克諒山。和議旋成,鼎新乃解任回籍。十四年,卒於家。李鴻章疏陳前功,乞恩復原官。

所幸的是,在前線,李鴻章的淮系勢力不佔主流,主戰、敢戰的純爺們多多。

此時,剛接任兩廣總督的張之洞。張之洞首先支持唐景崧招募將士,整軍備戰。《清史稿·唐景崧傳》:
引用:
會張之洞令其募勇入關,乃編立四營,號景字軍,為規越廣軍之一。

張之洞立馬又恭請老將馮子材出山。馮子材親率自己的兩個兒子上陣,衝鋒陷陣,一路追殺法軍。
《清史稿·馮子材傳》:
引用:
適張之洞至,禮事之(馮子材),請總前敵師幹衛粵、桂。逾歲,朝命佐廣西邊外軍事。……法悉眾分三路入,子材語將士曰:“法軍再入關,何顏見粵民?必死拒之!”士氣皆奮。法軍攻長牆亟,次黑兵,次教匪,炮聲震山谷,槍彈積陣前厚寸許。與諸軍痛擊,敵稍卻。越日復湧至,子材居中,元春為承,孝祺將右,陳嘉、蔣宗漢將左。子材指麾諸將使屹立,遇退後者刃之。自開壁持矛大呼,率二子相榮、相華躍出搏戰。諸軍以子材年七十,奮身陷陣,皆感奮,殊死鬥。關外游勇客民亦助戰,斬法將數十人,追至關外二十里而還。越二日,克文淵,被賞賚。連復諒城、長慶,擒斬三畫、五畫兵總各一,乘勝規拉木,悉返侵地。……於是率全軍攻郎甲,分兵襲北寧,而罷戰詔下,子材憤,請戰,不報,乃挈軍還。

追著法國人打的,還有左宗棠的老部下王德榜。其實,王德榜雖是楚軍老將,但是,他所率的軍隊主力,是臨時募集的士兵。
《清史稿·王德榜傳》:
引用:
(光緒)十年,越南事亟,(王德榜)率師赴難。抵龍州,募新軍八營,號定邊軍,……九月,復被命赴那陽,進逼船頭,戰數捷。明年,軍油隘,法軍犯長牆,出師夾擊,據文淵對山,鏖戰數日,殺傷略相當。越日,陳嘉爭東嶺三壘,德榜擊其背,克之。是日晨,出甫谷,敵援至,衝截為二,部將蕭得龍及春發戰最勇,殲法軍百餘人,獲糧械無算。敵被截,大潰。已,復合諸軍攻諒城,法軍扼驅驢墟,地故有德榜舊壘,堅且緻。平明,德榜殲其六畫兵總一,諸軍繼之,城復。谷松敵勢仍悍,又殲其三畫兵總一,於是法人大潰,悉返侵地。

就這樣,中國軍隊大勝,輕鬆打敗了當時世界最牛的軍隊。

據說,當時世界上,海軍最牛的是英國,陸軍最牛的是法國。

原來,法國軍隊不過如此!

誰說中國人不行?只要領兵的是純爺們,中國軍隊可以打得八國聯軍滿地找牙。






回覆 引用 TOP

晚清以來跪洋禍國的代表人物:李鴻章

[隱藏]
4

李鴻章堅決反對左宗棠以武力收回新疆,理由是要省下錢來辦“海防”。

事實上,晚清海防的最大禍害,恰恰就是這個李鴻章!

中法戰爭時,是他毀掉了福建水師;甲午戰爭,是他毀掉了北洋水師。

中法戰爭時,法國在越南戰場上一塌糊塗,索性集中在遠東的艦艇,騷擾中國沿海地區。企圖以他們擅長的海盜手段,脅迫中國簽署城下之盟,派出海軍,先後攻擊了福州、台灣、鎮海。

在台灣,法軍攻擊基隆。此時,劉銘傳剛到台灣上任,不到一個月,法國軍艦就開來了。
《清史稿·劉銘傳傳》:
引用:
(光緒)十一年,法蘭西兵擾粵、閩,詔起銘傳,加巡撫銜,督台灣軍務。條上海防武備十事,多被採行。抵台灣未一月,法兵至,毀基隆炮台,銘傳以無兵艦不能海戰,伺登陸,戰於山後,殲敵百餘人,斃其三酋,復基隆,而終不能守。
盡管劉銘傳的軍隊倉促應戰,但是,法軍在基隆沒撈到甚麼便宜。雙方達成了拉鋸戰。遺憾的是,由於中國海軍太弱,無法支援台灣。劉銘傳斷絕了外援,只好暫時棄守基隆。

法軍八艘軍艦,襲擊淡水。
《清史稿·孫開華傳》:
引用:
(光緒)十年,法人來犯,時劉銘傳主軍事。銘傳故淮軍宿將,知開華幹略,檄守滬尾(註:今台灣淡水)。初,法艦八艘至,開華度其必登岸,令諸將分伏炮台後,露宿以待。部署甫定,而敵彈雨坌,煙焰翳天,逼台而前。開華見勢猛,分路截擊,自夜至午,卻而復前者數四。台既毀,短兵接戰。開華銳身入,手刃執旗卒,奪其旗以歸。諸軍士見之,氣益奮,斬馘二千餘級,法人遁走。歐洲諸國以失國旗為至辱。……同時守滬尾者,朱煥明為最著。
淡水守將孫開華,也是剛部署好防禦工作,法國艦隊就來了。相互炮轟了一天一夜,淡水的炮台被毀後,法軍登陸,雙方開始白刃戰。結果,二千餘法軍命喪黃泉,而且,法軍的軍旗,也被孫開華繳獲。法國人沒招,跑吧。

法國軍艦串到了浙江鎮海。這裡,不是孤懸海外的台灣島,法軍就慘了。
《清史稿·歐陽利見傳》:
引用:
(光緒)十年,法艦寇福建,浙江戒嚴。鎮海為浙東門戶,利見以三千五百人頓金雞山防南岸,提督楊岐珍以二千五百人頓招寶山防北岸,總兵錢玉興以三千五百人為游擊師。威遠、靖遠、鎮遠三炮台,守備吳傑領之,而元凱、超武二兵艦泊海口備策應。諸將皆受利見節度。利見實以兵備道薛福成為謀主,乃量形勢,設防禦,蒐軍實,清間諜,杜鄉導,申紀律,勵客將,佈利器,部署甫定,而敵氛已逼。法人狃馬江之役,頗輕浙防。利見督台艦兵縱炮擊之,法主將坐船被傷,數以魚雷突入,皆被擊退。法艦並力猛進,又沉其一。敵計窮,相持月餘,終不得逞。事後知主將孤拔於是役殞焉。
防守鎮海的兵力充足,補給有力。法國艦隊攻擊這裡一個多月,雙方炮火你來我往,結果,法軍艦艇被擊沉一艘,而且,艦隊的旗艦被擊傷,艦隊司令孤拔也被打死了。

法國完全絕望了。
《清史稿·法蘭西志》:
引用:
(光緒)十一年春正月,犯鎮南關,楊玉科戰沒。旋收復,大創之。並炮斃孤拔於南洋。法人乃請和,原照天津原約,不索償款。
陸軍打不贏,海軍也不中用,怎麼辦?只能求和,而且事先聲明:連賠款也不要。

這場反擊海盜的戰爭,中國是不是勝利了呢?

沒有。

中國遭受了巨大損失:中國辛辛苦苦建立起來的福建水師,未戰而亡;福州船廠被毀。

福建水師覆亡,罪在李鴻章。

中法戰爭爆發時,主持福建水師、福州船廠的兩位主官,便是忠實執行李鴻章旨意的主和派。

第一位是何如璋,一心秉承李鴻章的旨意,專心致志地等候“議和”成功。法國艦隊開到家門口了,他仍下令福建水師不得有任何動作。等到法國艦隊突然開火,他立馬逃跑,躲到鄉下去了。
《清史稿·何如璋傳》:
引用:
何如璋,……以侍讀出使日本。歸,授少詹事,出督船政。承鴻章旨,狃和議,敵至,猶嚴諭各艦毋妄動。及敗,藉口押銀出奔,所如勿納,不得已,往就佩綸彭田鄉。

另一位,是張佩綸。中法戰爭期間,張佩綸從中央派到福建前線,擔任了負責海疆防務與船政事務的“欽差大臣”。
《清史稿·張佩綸傳》:
引用:
(光緒)十年,……令以三品卿銜會辦福建海疆事。佩綸至船廠,環十一艘自衛,各管帶白非計,斥之。法艦集,戰書至,眾聞警,謁佩綸亟請備,仍叱出。比見法艦昇火,始大怖,遣學生魏瀚往乞緩,未至而炮聲作,所部五營潰,其三營殲焉。佩綸遁鼓山麓,鄉人拒之,曰:“我會辦大臣也!”拒如初。翌日,逃至彭田鄉,猶飾詞入告,朝旨發帑犒之,命兼船政。
法國艦隊開到,向福建水師送來了戰書,水師官兵報告張佩綸,結果被他連罵帶吼的趕出了辦公室。等到法國軍艦黑洞洞的炮口過來了,他才慌了,竟然派人去跟法國人說:等一等再打好嗎?等到炮聲一響,他立馬開溜,鑽到鄉間角落躲起來了。第二天,他竟然向朝廷謊報戰果。

就是這兩個不要臉的玩意,毀掉了福建水師。
《清史稿·海軍志》:
引用:
(光緒十年)八月,法國海軍犯福建。駐防福州海口之揚武、振威、飛雲、伏波、濟安、福星、藝新兵船七艘,蚊炮船二艘,琛航、永保商輪二艘,與法國兵船戰於馬江,悉數沈毀,存者惟伏波、藝新二船。

張佩綸此人,可是一位了不得的大人物-----李鴻章的女婿。

張佩綸葬送了福建水師後,被發配邊疆。“刑滿釋放”後,李鴻章立馬收他為女婿。

李鴻章葬送了北洋水師後,“內舉不避親”,向朝廷舉薦這個寶貝女婿的“外交才能”,於是,張佩綸擔任使團成員,跟隨李鴻章到日本,志同道合的翁婿倆,一起與日本簽署了喪權辱國的馬關條約。

李鴻章可真是滿門“矢志海防”、“精通洋務”啊!

回覆 引用 TOP

晚清以來跪洋禍國的代表人物:李鴻章

5

晚清時期,真正優秀的外交家只有一個人:曾紀澤,曾國藩的兒子曾紀澤。
《清史稿·曾紀澤傳》:
引用:
光緒四年,充出使英法大臣,補太常寺少卿,轉大理寺。六年,使俄大臣崇厚獲罪去,以紀澤兼之。先是俄乘我內亂,據伊犁,及回部平,乃舉以還我,議定界、通商。崇厚不請旨,遽署押,所定約多失權利,因詔紀澤兼使俄,議改前約。……及至俄,日與俄外部及駐華公使布策等反覆辨論,凡數十萬言,十閱月而議始定。崇厚原約,僅得伊犁之半,岩險屬俄如故。紀澤爭回南境之烏宗島山、帖克斯川要隘,然後伊犁拱宸諸城足以自守,且得與喀什噶爾、阿克蘇諸城通行無阻。其他分界及通商條文,亦多所釐正焉。
在左宗棠抬著棺材進軍新疆,誓死收回伊犁的時候,朝廷派遣崇厚府沙俄,商談收回伊犁等事項。崇厚未經請示,便簽署了喪權辱國的條約。朝野大嘩,舉國震怒,於是改派駐英法大使曾紀澤赴俄,經過艱苦的談判,重簽條約,收回伊犁,並全面維護中國權益。

在極端不利的條件下(崇厚已經與沙俄簽約),能夠通過一己之力,不戰而屈人之兵,並且有效維護國家利益的人,才叫外交家。曾紀澤便是!

在對法問題上,真正的外交家曾紀澤,始終持強硬立場,主張以戰止戰的。
《清史稿·曾紀澤傳》:
引用:
法越構釁,紀澤與法抗辯不稍屈,疏陳備禦六策。
軍事與外交相結合,才能確保國家利益。這就是外交家曾紀澤對時代的基本判斷。

經過將士們幾年的苦戰,在軍事上,中國終於處於有利地位。

1885年(光緒十一年)2月,世界第二軍事強國法國,被中國軍隊徹底的羞辱
法國陸軍,被中國軍隊從鎮南關一路追殺,趕出諒山;
法國海軍,在浙江鎮海,一艘軍艦被擊沉,遠東艦隊司令孤拔被打死。
《清史稿·德宗本紀》:
引用:
(光緒十一年)二月甲戌,浙江提督歐陽利見敗法人於鎮海口。……癸未,馮子材、王孝祺大敗法人於鎮南關外,遂復諒山。……辛卯,法人請和。允之。壬辰,詔停戰撤兵。
法國人沒招,主動求和。清廷同意,雙方商定停戰。

在雙方均未把停戰命令下達到前線的時候,在雲南方向,雲貴總督岑毓英的軍隊又痛扁法軍於臨洮。正在一路追殺法軍的時候,岑毓英接到停戰詔書,只好收起了戰刀。
《清史稿·德宗本紀》:
引用:
(光緒十一年二月)戊戌,岑毓英奏官軍大捷於臨洮。
《清史稿·越南傳》:
引用:
臨洮之戰,乃在停戰後電諭未達前也。
這是繼左宗棠以武力、曾紀澤以外交,迫使沙俄交還新疆伊犁之後,中國軍隊取得的又一場重大軍事勝利。

事實證明,中國軍隊是完全有能力捍衛疆土的。

在持續幾年的中法戰爭中,一直是談談打打,打打談談。法國人是以打促談,爭取最大的利益。而李鴻章,則是著眼於以談免打。

前面說過,起初,朝廷曾任命李鴻章為對法作戰的總司令;李總司令不去前線行兵佈陣,而是跑到上海與法國人議和。

在此期間,有一個十分詭異的現象:法國人每一次提出議和,不是通過正式渠道聯繫朝廷負責外交的總理各國事務衙門,而都是直接找身為直隸總督、北洋通商大臣的李鴻章個人。
《清史稿·德宗本紀》:
引用:
(光緒十年四月)庚戌,先是,法、越戰事亟,法水師將福祿諾屬稅務司德璀琳獻議媾和息兵。李鴻章以聞,許之,敕其籌定。
光緒十年,正當中法兩國在越南打得難解難分的時候,法國人通過在中國擔任稅務司的德國人德璀琳,找到了李鴻章;李鴻章奏報朝廷;朝廷便派他去與法國人談判。這一次雖然簽署了條約,但因為法國人說法文本與中文本的內容不同,於是繼續開打。

其實,這一次,李鴻章開展跪洋外交,已經十分努力了,他已經同意把越南送給法國了。
《清史稿·越南傳》:
引用:
(光緒十年)四月,李鴻章與法總兵福祿諾在天津商訂條款,諭滇、桂防軍候旨進止。鴻章旋以和約五款入告,大略言:“中國南界毗連北圻,法國任保護,不虞侵佔。中國應許於毗連北圻之邊界,法、越貨物聽其運銷,將來法與越改約,決不插入傷中國體面之語。”朝旨報可,予鴻章全權畫押。

因為中國軍隊還沒有把法國人徹底的打疼,所以法國人決定陸海軍齊上,再嘚瑟一番。

法軍陸、海軍嘚瑟的結果,是全面失敗。於是,法國人又通過在中國擔任稅務司英國人赫德,找到了李鴻章;李鴻章奏報朝廷;朝廷便派他去與法國人談判。法國人又通過在中國擔任稅務司英國人赫德,找到了李鴻章;李鴻章奏報朝廷;朝廷便派他去與法國人談判。
《清史稿·越南傳》:
引用:
諒山既大捷,法人力介英人赫德向李鴻章議和,言法人交還基隆、澎湖,彼此撤兵,不索兵費。鴻章奏言:“澎湖既失,台灣必不可保,當藉諒山一勝之威,與締和約,則法不至再事要求。”朝廷納其議,立命停戰。
李鴻章給朝廷的奏折,完全可以看作是在配合法國人,進行威逼利誘:如果不與法國議和,台灣就保不住了;只要把越南給了法國,便長治久安、萬事大吉了。

李鴻章請求:抓住機遇,立即停戰,立即簽約。

對此,前線將士,無不痛心疾首;精通洋務的高級官員,無不堅決反對。

由於種種原因,光緒帝同意了李鴻章的意見。
《清史稿·越南傳》:
引用:
鴻章遽請簽約,令諸將皆退還邊界,將士扼腕痛憤,不肯退;彭玉麟、張之洞屢電力爭。帝以津約斷難失信,嚴諭遵辦。法人要求逐劉永福於越南,張之洞乃擬令永福駐思、欽,永福堅不肯行,唐景崧危詞脅之,朝旨嚴切,乃勉歸於粵,授總兵。馮子材奉督辦廉、欽邊防之命。約既成,越南遂歸法國保護焉。

三兩年前,世世代代的國王都是由中國冊封的越南,在李鴻章的“外交”努力下,成為了法國的殖民地。

放棄越南後,竟然連勘定中越邊界的事情,也是讓法國人說了算。
《清史稿·鄧承修傳》:
引用:
未出都,命赴廣西與法使會勘中、越分界,至則單騎出關會法使浦理燮。浦理燮欲先勘原界,承修據約先欲改正界限,不相下,乃陽以文淵、保樂、海寧歸我,而陰電其駐京使臣,詆承修違約爭執,謂非先勘原界,勢將罷議。朝廷不獲已,許之。承修遂有三難二害之電奏,略言:“附界居民,不願隸法,先勘原界,慮滋事變,難一。保樂牧馬,游勇獷盛,道路梗阻,難二。原界碑折,十不存五,巉崗聳巘,瘴雨炎翳,人馬不前,難三。且原界既勘,彼必飏去,新界奚論?駈驢、文淵俱不可得,關門失險,戰守兩難,害一。文淵既失,北無寸地,關內通商,勢將迫脅,越既不存,粵將焉保?害二。”疏入,不省。
鄧承修被派去與法國使臣浦理燮共同勘定中越邊界。浦理燮一邊對鄧承修虛與委蛇,一邊偷偷致電法國駐北京使臣,提出種種無理要求,動輒以撕毀條約相威脅。盡管鄧承修向朝廷報告了種種實情,並陳述了民情、邊防等要害,但是,朝廷全面滿足了法國的一切無理要求。

法國人一定十分後悔:當初怎麼沒有要求戰爭賠款!如果法國人索要賠款,無論多少,李鴻章都會答應的。您別不信,在讀到中日甲午戰爭的內容時,您就堅信不疑了!

在軍事大勝之時,簽署割地條約----這,就是李鴻章的洋務,李鴻章式的外交!

以當時的局面,如果是一個品德靠譜的傻瓜,也會堅持:承認法國對越南中南部的特權,中國全面擁有越南北部(即“北圻”)的主權。可以肯定,政局不穩的法國一定會接受這一提議。

《清史稿》卷四百五十九論述中法戰爭及其結果道:
引用:
論曰:法越之役,克鎮南,復諒山,實為中西戰爭第一大捷。摧強敵,揚國光,子材等之功也。開華等復滬尾,利見等守鎮海,與維騏等偕劉永福之拔宣光,並傳榮譽。當時挾戰勝之威,保台復越,亦尚有可為。獨怪當事者為台灣難保之說以自餒其氣,致使關外雖利,而越南終非我有。罷戰詔下,軍民解體,至今聞者猶有恨焉。
可見,即便是北洋政府主持下的《清史稿》編撰者,也認為,在當時局面下,保住台灣、收復越南,都應該是沒有大的問題的。失去越南,罪在李鴻章。

失去越南,李鴻章只是開了一個頭。

隨後,他又親手搞丟了朝鮮,搞丟了台灣。

當今中國,周邊面臨的許多問題,都是跪洋外交家李鴻章留下的。






回覆 引用 TOP

晚清以來跪洋禍國的代表人物:李鴻章

6

跪日,跪出來了甲午戰爭。

眾所周知,自古以來,朝鮮半島就是中國的一部份,或為屬國,或為郡縣,總之,行中國正朔。事實上,朝鮮人本來就是炎黃子孫。

《清史稿·朝鮮傳》:
引用:
是年(光緒十六年),熙母妃趙氏薨,遣使奉表來訃曰:“朝鮮國王臣李熙言:臣母趙氏於光緒十六年四月十七日薨逝,謹奉表訃告。臣李熙誠惶誠恐頓首稽首。伏以小邦無祿,肆切哀惶之忱,內艱是丁,恭申訃告之禮。臣無任望天仰聖激切屏營之至,謹奉表告訃以聞。”
可見,1890年(光緒十六年),朝鮮國王給朝廷上表,依然是恭恭敬敬地自稱“臣”,與中國的大臣給皇帝寫奏折一樣,說“臣XX誠惶誠恐頓首稽首”。

此時,朝鮮的歸屬權問題,正在因為李鴻章的跪洋“外交”,悄悄地發生本質性的變化。

有領兵作戰經驗、精通“外交”的李鴻章,當然也知道朝鮮半島“實為東三省屏蔽”,事關中國國家安全,因此,保住朝鮮,很重要。

但是,早在光緒七年之前,日本就開始琢磨朝鮮了。李鴻章知道後,給朝廷出的主意是怎樣的呢?
《清史稿·朝鮮傳》:
引用:
(光緒七年)十二月,鴻章奏言:“……日本脅令通商,復不允訂稅則,非先與美國訂一妥善之約,則朝鮮勢難孤立,各國要求終無已時。”
李鴻章的外交妙招,是以夷制夷,通過讓朝鮮與美國等國家簽約通商,以西洋國家的勢力,嚇唬日本,使之不敢亂來。

本來,朝鮮一直是將外交權交給了朝廷的。但是,在李鴻章的主持下,光緒八年,朝鮮以主權國家的名義,先後與美國、英國、法國等國家簽署了通商條約。

光緒八年六月,朝鮮發生宮廷政變,朝鮮大院君李昰應殺宰相、殺王妃閔氏,亂哄哄之中,焚毀了日本使館,殺死了在朝鮮練兵教師堀本禮造等七人。

恰好,此時的李鴻章回到老家丁憂守制,由張樹聲代理北洋大臣。

得知這一消息後,張樹聲立即電令丁汝昌率威遠、超勇、揚威三艘艦艇赴朝鮮,以防不測。

張樹聲的決策確實正確。因為日本海軍少將仁禮景範已乘金剛艦,已經先於丁汝昌一行抵達朝鮮。隨後,日本陸軍陸續登陸朝鮮,直撲朝鮮首都。

丁汝昌立即歸國請求援兵;張樹聲事先已經報請朝廷批准,命提督吳長慶所部三千人東援,並授予吳長慶“便宜行事”,即自主決斷、臨機處置的權力。大軍立即出發,七月十二日,大軍進駐朝鮮首都。

吳長慶立即抓捕了李昰應等人,平定了叛亂,恢復了秩序。自此,吳長慶這支部隊留駐朝鮮。

轉眼到了光緒十年,朝鮮又鬧政變了。朝鮮的一批與日本打得火熱的青年官員,勾結日本軍隊,於十月十七、十八日,殺死包括國王衛隊長在內的文武官員,劫持國王。

朝鮮官民請求吳長慶派兵平叛,救回國王。十九日,吳長慶出兵,要求日本放回國王一行,立即撤兵。日本不幹,兩軍交火,吳長慶擊敗日軍,救出國王,斬殺叛國份子。

日本也派全權大臣井上馨,帶上兵艦六艘、陸軍若干來到朝鮮,要求朝鮮:謝罪、賠款20萬元、日本增加在朝鮮首都的駐軍,等等。朝鮮皆聽命。

朝鮮是中國的附屬國,僅僅朝鮮答應了,那是不算數的。

於是,光緒十一年正月,日本派遣伊藤博文來到中國,商議朝鮮問題。

朝廷命李鴻章為全權大臣,與伊藤博文商議。

李鴻章一出面,不要臉的事情就發生了。

日本人提出了三條:中國撤軍、嚴懲吳長慶、賠償死難者。

由於在談判之前,光緒帝就明確指示:“此次朝鮮亂黨滋事,提督吳兆有等所辦並無不合。前據徐承祖電稱,日人欲我懲在朝武弁,斷不能曲徇其請。”皇帝認為,吳長慶在朝鮮的軍事行動,都是正確的。既然吳長慶殺死日軍是對的,那麼,賠款之事自然是免談,而且軍機大臣們也不同意賠款。

《清史稿·日本志》:
引用:
(李鴻章)函致總署,謂議處、償恤兩層,縱不能悉如所請,須求酌允其一。
李鴻章給軍機處寫信:日本人提出了三條要求,總得答應一條吧?

於是,李鴻章直接給皇帝上折子,大談了從朝鮮撤軍的重要性、必要性、正確性。
《清史稿·朝鮮傳》:
引用:
鴻章奏言:“日使伊藤博文於二月十八日詣行館會議,當邀同吳大澂、續昌與之接晤。其使臣要求三事:一,撤回華軍;二,議處統將;三,償恤難民。臣惟三事之中,惟撤兵一層,尚可酌允。我軍隔海遠役,本非久計,原擬俟朝亂略定,奏請撤回。而日兵駐扎漢城,名為護衛使館,今乘其來請,正可乘機令彼撤兵。……以後彼此照約撤兵,永息爭端,俾朝鮮整軍經武,徐為自固之謀,並無傷中、日兩國和好之誼,庶於全局有裨也。”
中國撤軍,可以同樣要求日本也撤軍。以後,只要朝鮮把軍隊建設起來了,能夠實現自衛,就好了。這樣做,可以實現中日友好。

《清史稿·日本志》:
引用:
旋奉旨:“撤兵可允,永不派兵不可允;至教練兵士一節,亦須言定兩國均不派員為要。”鴻章奉旨後,與伊藤會議,因議將前五條改為三條:一,議定兩國撤兵日期;二,中、日均勿派員在朝教練;三,朝鮮若有變亂重大事件,兩國或一國要派兵,應先互行文知照。
光緒帝批示道:中國撤軍可以,但是,如果要求中國今後永遠不派兵朝鮮,那是不行的;中日兩國都不要派軍事教官到朝鮮。

李鴻章據此,好好地發揮了他的“外交才能”,在光緒帝批示的範圍之外,答應日本:今後,朝鮮如果發生啥事兒,中日兩國或一國要派兵,必須相互告知對方。

光緒帝不是說要保留中國出兵朝鮮的權力嗎?但李鴻章不僅賦予了日本出兵朝鮮的權力,而且,中國出兵朝鮮時還必須通報日本。

就這樣,中日簽約了。中日雙方都從朝鮮撤兵了。

這就是說,李鴻章以條約的形式,放棄了中國是朝鮮宗主國的權力,中國失去了自主出兵朝鮮的權力。

記住下面這些時間、事件,是有意義的。

光緒十一年二月,中國軍隊痛貶世界第二大軍事強國法國,法國求和。
同月,李鴻章與日本使臣伊藤博文開始談判朝鮮問題。

光緒十一年三月,李鴻章與日本使臣伊藤博文完成有關朝鮮問題的談判並簽約。
同月,李鴻章與法國使節開始談判朝鮮問題。

光緒十一年四月,李鴻章與法國使節完成有關越南問題的談判並簽約。






回覆 引用 TOP

晚清以來跪洋禍國的代表人物:李鴻章

盡管如此,朝鮮仍然堅持把中國作為自己的宗主國,朝鮮國王堅持認為自己是中國皇帝的臣子。

光緒二十年四月,朝鮮發生了東學黨叛亂。叛軍勢力如滾雪球般,眼看就要打到首都了。朝鮮緊急求救於中國。李鴻章派直隸提督葉志超率兵赴朝,並按照他與日本的約定,通知了出兵朝鮮的信息。日本聞訊後,立即大規模出兵朝鮮,並直取朝鮮首都。

李鴻章不要臉的跪洋外交再一次暴露無遺。
《清史稿·朝鮮傳》:
引用:
(光緒二十年四月)朝鮮大震,急電北洋乞援師。鴻章奏派直隸提督葉志超、太原鎮總兵聶士成率蘆榆防兵東援,屯牙山縣屯山,值朝鮮王京西南一百五十里,仁川澳左腋沔江口也。五月,電諭駐日公使汪鳳藻,按光緒十一年條約,告日本外部以朝鮮請兵,中國顧念藩服,遣兵代平其亂。日本……乃以兵北渡,命其駐京公使小村壽太郎照約告於中國總署。……朝鮮亂黨聞中國兵至,氣已懾。初九日為朝兵所敗,棄全州遁,朝兵收會城。

亂平,而日兵來不已。其公使大鳥圭介率兵四百人先入王京,後隊繼至,從仁川登岸約八千餘人,皆赴王京。朝鮮驚愕,止之不可。中國以朝亂既平,約日本撤兵,而日人要改朝鮮內政。……時日兵皆據王京要害,中國屯牙山兵甚單。世凱屢電請兵,鴻章始終欲據條約要日撤兵,恐增兵益為藉口。英、俄各國使臣居間調停,皆無成議。鴻章欲以賠款息兵,而日索銀三百萬兩,朝論大嘩,於是和戰無定計,而日本已以兵劫朝鮮。

日使大鳥圭介首責朝鮮獨立。六月,……朝鮮以久事中國,不欲棄前盟,駐京日使照會總署文略謂:“朝鮮之亂,在內治不修。若中、日兩國合力同心,代為酌辦,事莫有善於此者。萬不料中國悉置不講,但日請我國退兵。兩國若啟爭端,實惟中國執其咎。”遂遍佈水雷漢江口,以兵塞王京諸門。十七日,袁世凱赴仁川登輪回國。二十一日,大鳥圭介率兵入朝鮮王宮,殺衛兵,遂劫國王李熙,令大院君李昰應主國事。矯王令流閔泳駿等於惡島,凡朝臣不親附者逐之。事無鉅細,皆決於日人。
中國軍隊抵達朝鮮後,朝鮮叛亂勢力立即土崩瓦解。但是,日軍依然源源不斷地進入朝鮮,並全面控制了朝鮮首都。
這時,李鴻章提出,中、日雙方都立即撤軍。日本人說,那不行,必須對日本進行全面改革之後,才能談撤軍問題。
袁世凱眼看勢頭不對,一再向李鴻章致電,請求立即增兵。李鴻章說,增兵不是給了日本人藉口嗎,不行!他堅持按照他與日本人簽的條約,要求日本人撤軍;他正在發動英、俄各國使臣進行外交斡旋呢。
李鴻章磨破外交家的嘴皮,沒用;英、俄各國使臣外交斡旋,沒用
於是,李鴻章祭出了他的法寶:賠款!
沒想到,日本人獅子大開口:白銀三百萬兩,少一文免談。
消息傳出,朝野沸騰,主戰主和爭論展開了。
正當朝廷激烈爭論的時候,日本軍隊一邊全面控制了漢江入海口,一邊斬殺了朝鮮國王的衛兵,幽禁了國王李熙。朝鮮軍政大小事情,日本人說了算。




回覆 引用 TOP

晚清以來跪洋禍國的代表人物:李鴻章

7

前事不忘,後事之師;知恥而後勇。

先說甲午海戰。

近些年,某些人一談及甲午戰爭的失敗,就扯甚麼慈禧太后把辦海軍的銀子,挪用建頤和園去了。這事兒,確實存在,但是,完全不能構成甲午海戰失敗的理由,更不能成為整個甲午戰爭一敗塗地的理由。

我第N次強調:僅僅在九年前,中國軍隊痛貶過世界第二大軍事強國的陸軍、海軍!

甲午戰爭爆發時,日本海軍、陸軍,與十年前的法國軍隊,落後至少二十年!

那麼,此時的北洋水師的裝備水平,又是如何呢?

眾所周知,第一次、第二次鴉片戰爭時,英國軍隊、英法聯軍的艦艇,在中國沿海到處亂闖,動不動就開進渤海,炮轟大沽口。

那麼,法國軍隊在與中國軍隊拼命的時候,為甚麼,法國艦隊沒有開進渤海灣,炮轟大沽口呢?

原因很簡單,此時的北洋水師,海防、岸訪能力,已經很牛了。

《清史稿·李鴻章傳》:
引用:
(光緒)十年,法越構兵,……(法國)兵艦馳入南洋,分擾閩、浙、台灣,邊事大棘。北洋口岸,南始炮台,北迄山海關,延袤幾三千里,而旅順口實為首衝。(李鴻章)乃檄提督宋慶、水師統領提督丁汝昌守旅順,副將羅榮光守大沽,提督唐仁廉守北塘,提督曹克忠、總兵葉志超守山海關內外,總兵全祖凱守煙台,首尾聯絡,海疆屹然。

……初,鴻章籌海防十餘年,練軍簡器,外人震其名,謂非用師逾十萬,不能攻旅順,取天津、威海。故俄、法之警,皆知有備而退。
從煙台到旅順,岸防力量強大,艦隊也具備海戰能力。以沙俄、法國軍隊的戰力,不出兵十萬,不可能戰勝北洋水師。法國人經過仔細掂量,壓根兒就沒敢來。

只要能在大沽口開幾炮,可以立馬迫使清政府簽署城下之盟。法國人參加過第二次鴉片戰爭,還能不懂這個道理?如果北洋水師的水平,與第二次鴉片戰爭一樣,或者屬於一戰擊潰的檔次,法國艦隊就犯不著在浙江、福建、台灣一帶,來來回回地,海盜一般地游竄了。

《清史稿·李鴻章傳》的作者,用這段話讚揚李鴻章的能力時,可曾考慮過,甲午海戰中,面對遠弱於法國海軍的日本海軍,北洋水師為何一敗塗地呢?

《清史稿·李鴻章傳》把戰敗的責任,一股腦地,全部推給了廣大將士:
引用:
鴻章深知將士多不可恃,器械缺乏不應用,方設謀解紛難,而國人以為北洋海軍信可恃,爭起言戰,廷議遂銳意用兵。初敗於牙山,繼敗於平壤,日本乘勝內侵,連陷九連、鳳凰諸城,大連、旅順相繼失。復據威海衛、劉公島,奪我兵艦,海軍覆喪殆盡。
幾年前,還能讓沙俄、法國軍隊知難而退,真到了打仗的時候,便“深知將士多不可恃”了!包括北洋水師在內的淮軍,不是李鴻章一手創建、一手把持著的嗎?打敗仗了,責任全在將士無能,有天理不!

其實,北洋水師之敗,全是因為:淮軍統帥李鴻章始終是跪在日本人面前,指揮對日作戰的。

前面說過,早在十年前,李鴻章就跪在日本人面前;當日本人進軍朝鮮,袁世凱一再電請增兵時,李鴻章竟然無恥地提出以賠款換取日本撤軍。

面對日本人挑起戰爭,朝廷堅定不移地應戰,李鴻章是如何指揮的呢?

大致情況是這樣的。
《清史稿·德宗本紀》:
引用:
(光緒二十年五月)初,朝鮮以匪亂乞師,李鴻章檄提督葉志超、總兵聶士成統兵往。上慮兵力不足,因諭綏靖藩服,宜圖萬全,尚須增調續發,以期必勝。……

六月……(光緒帝)命翁同龢、李鴻藻與軍機、總署集議朝鮮事。……命南澳鎮總兵劉永福赴台灣。戊辰,召劉錦棠來京。……召免出使日本大臣汪鳳藻回國。

七月乙亥朔,日本侵朝鮮,下詔宣戰。……己卯,諭遣道員袁世凱往平壤撫輯。丙辰,命台灣布政使唐景崧、南澳鎮總兵劉永福助邵友濂籌防。辛巳,諭李鴻章擴充海軍,慎選將才,精求訓練,通籌熟計以聞。……丙戌,敕神機營兵防近畿,駐通州,旋移南苑。戊子,命端郡王載漪、敬信練旗兵,以滿洲火器營、健銳營、圓明園八旗槍營暨漢軍槍隊充選。載漪尋管神機營。諭停不急工程。允吳大澂請,統湘軍赴朝鮮督戰。……己亥,命葉志超總統駐平壤諸軍。……

八月……壬戌,李鴻章以師久無功,褫三眼孔雀翎、黃馬褂。……戊辰,奉天援軍統領高州鎮總兵左寶貴及日人戰於平壤,敗績,死之。……

九月……壬午,海軍副將鄧世昌及日人戰於大東溝,死之。……日人襲旅順船塢,總辦龔照玙遁煙台,黃仕林、趙懷業、衛汝成繼之,……以旅順失守,責李鴻章調度乖方,褫職留任。……

……

二十一年乙未春正月……日兵寇威海。丁丑,我海軍與戰於南岸,敗績。己卯,吳大澂始出關視師。辛巳,威海陷,守將戴宗騫死之。改命聶士成統兵入關。丁亥,詔責李鴻章。庚寅,劉公島陷,水師熸,丁汝昌及總兵劉步蟾死之。諭張之洞、松椿防海、贛、清江水陸要衝,保清、淮通運。辛卯,授李鴻章為頭等全權大臣,使日本。
光緒二十年五月,光緒帝就已經決定並明確指示李鴻章,準備在朝鮮與日軍打一仗,全面控制朝鮮,要求李鴻章立即增兵朝鮮,確保必勝。
六月份,光緒帝召見了包括李鴻章在內的幾位重要大臣,商定了對日政策,從派劉永福去鎮守台灣、召駐日大使汪鳳藻回國,可知,已經決定對日開戰,並著手戰爭部署。(北洋水師運送援兵赴朝,造日本海軍攻擊,租英商的高升輪被擊沉,操江輪被掠走。)
七月份,下詔對日宣戰。開展包括京畿防禦在內全面部署。同時下令李鴻章:做好海軍出戰的準備,並盡快將作戰計劃上報。
八月份,下旨嚴厲批評李鴻章拖拖拉拉,至今不出兵,並予以剝奪三眼孔雀翎、黃馬褂的處分。隨即傳來清軍在平壤戰敗的消息。
九月份,北洋水師終於出兵,結果在大東溝海戰中慘敗。接下裡,淮軍鎮守旅順的將領們一個個不戰而逃,旅順軍港被日軍佔領。
四個月以後的光緒二十一年正月,日軍攻佔威海、劉公島。北洋水師全軍覆沒。李鴻章出使日本,簽署《馬關條約》去了。

由此時間先後可以看出,早在,五月份光緒帝明確指示李鴻章:準備開戰。

七月初,下詔正式宣戰。李鴻章竟然拖了一個多月,直到光緒帝忍無可忍,予以嚴厲處罰了,到九月份,他才派出海軍!

回覆 引用 TOP

晚清以來跪洋禍國的代表人物:李鴻章

[隱藏]
真的如《清史稿·李鴻章傳》所說,是北洋水師的將士們貪生怕死,不肯戰、不能戰嗎?

《清史稿·黃祖蓮傳》:
引用:
黃祖蓮,安徽懷遠人。少有志節,嘗思立功異域。光緒初,入上海廣方言館,列優等,送美國遊學。……中日釁啟,說丁汝昌以“嚴兵扼守海口,而以兵艦往搗之,攻其不備,……此俄羅斯破法蘭西之計也。”汝昌不從。及大東溝將戰,又說以“海戰宜乘上風,兵法貴爭先著。今西北風利,宜乘其兵輪未集,急擊不可失”。汝昌復不決,遂失利。
曾留學美國的黃祖蓮,一再援引世界海軍戰例,給水師提督丁汝昌提出主動出擊的作戰方案,均被丁汝昌否決,從而貽誤戰機。

《清史稿·鄧世昌傳》:
引用:
二十年夏,日侵朝,絕海道。鴻章令濟遠、廣乙兩船赴牙山,遇日艦,先擊,廣乙受殊傷;轟濟遠,都司沈壽昌,守備楊建章、黃承勛中炮死。濟遠逃,日艦追之,管帶方柏謙豎白幟,追益亟,有水手發炮擊之,折日艦了樓,柏謙虛張勝狀,退塞威海東西兩口。世昌憤欲進兵,汝昌尼其行,不果。
著名英烈鄧世昌,也是早就提出主動出擊,也被丁汝昌否決。

那麼,丁汝昌為何要一再否決手下將領們主動出擊的建議呢?因為,很早以前,丁汝昌向他的上級提出過更加大膽、更加主動的作戰方案,結果被否決了。
《清史稿·丁汝昌傳》:
引用:
朝亂再起,汝昌欲至濟物浦先攻日艦,將啟行,總署電柅之。
丁汝昌曾經打算出兵,直搗日軍駐朝的大本營濟物浦!

不是丁汝昌不想打,而是他沒有出兵的權力!未經李鴻章批准,丁汝昌是不能出兵的。

李鴻章在拖,在等著日軍停戰。關於這一點,我後面說詳述。

他沒想到,光緒帝會來真的。直到拖不過去了,他終於下令丁汝昌出擊,一切戰機,包括利於我方作戰的風向,都過去了。

盡管如此,中日雙方海戰的力量相當,北洋水師足以一戰。

然而,詭異的是,出戰時,艦艇彈藥不足!
《清史稿·鄧世昌傳》:
引用:
世昌乘致遠,最猛鷙,與日艦吉野浪速相當。吉野,日艦之中堅也。戰既酣,致遠彈將罄,世昌誓死敵。
《清史稿·丁汝昌傳》:
引用:
定遠為汝昌座船,戰既酣,擊沉其西京丸一艘。已,致遠彈藥盡,被擊,總兵鄧世昌戰死。
鄧世昌的致遠艦,是北洋水師中“最猛鷙”、排水量2300噸,竟然很快就沒了彈藥!

這場海戰打得十分慘烈。北洋水師的官兵不懼犧牲,十分勇敢。

《清史稿·林永升傳》:
引用:
二十年八月,朝命海軍護送陸軍赴大東溝登岸援朝鮮,日本海軍來襲,我鐵艦十,當敵艦十有二。副將鄧世昌管帶致遠,都司陳金揆副之;參將黃建勛管帶超勇;參將林履中管帶揚威;經遠,則永升主之。永升夙與世昌等以忠義相激勵,既合諸艦,衝鋒轟擊,沉日艦三,卒以敵軍船快炮快為所勝,世昌戰歿。提督丁汝昌坐定遠督船,畏葸不知所為,又被傷,總兵劉步蟾代之。船陣失列,有跳而免者,永升仍指揮艦勇,冒死與戰,驟中敵彈,腦裂死。是役也,血戰逾三時,為各國海戰所僅見。

永升而外,金揆、建勛、履中及守備楊建洛、徐希顏,千總池兆濱、蔡馥,把總孫景仁、史壽箴、王宗墀、張炳福、易文經、王蘭芬,外委郭耀忠,五品軍功張金盛,六品軍功王錫山,均死之。
尤其值得注意的是,這場海戰,中日雙方,均損失慘重。相對而言,中方由於彈藥不足,才損失稍大。事實上,準確的說,雙方都打成了半殘廢。

《清史稿·海軍志》:
引用:
二十年,……二月,鎮遠、定遠二艦置新式克鹿蔔快炮十二尊。……九月,丁汝昌率北洋兵艦與日本戰於大東溝,失致遠、經遠、超勇、揚威四艦。
可見,直到海戰前幾個月,北洋水師的艦艇,仍在進行改換裝,鎮遠、定遠二艦加裝了十二門最新式克努伯快炮。此戰,北洋水師損失四艘艦船,元氣猶存,足以再戰。

《清史稿·海軍志》:
引用:
北洋海軍規制,北洋海軍,設於光緒中葉,直隸總督李鴻章實總之。其時有鎮遠、定遠鐵甲船二艘,濟遠、致遠、靖遠、經遠、來遠、超勇、揚威快船七艘,鎮中、鎮邊、鎮東、鎮西、鎮南、鎮北蚊炮船六艘,魚雷艇六艘,威遠、康濟、敏捷練船三艘,利運運船一艘。
看看,北洋水師繼續作戰的實力差嗎?顯然不差!

然而,在李鴻章的指揮下,自此,所有艦艇都被雪藏起來。旅順失陷後,所有艦艇躲進威海。坐等日軍進攻,專等滅亡。
《清史稿·丁汝昌傳》:
引用:
旅順陷,汝昌渡威海,是時兩軍相去二百二十餘里,朝士爭彈之,褫職逮問。鴻章請立功自贖,然兵艦既弱,坐守而已。

完全不同的是,日本海軍堅持進攻,持續不斷地進攻。
《清史稿·海軍志》:
引用:
二十一年,日本以師船攻威海,定遠、鎮遠各艦亦失,丁汝昌敗死。

面對日軍不斷進攻,在李鴻章跪著指揮下,北洋水師終於全軍覆沒。

附:北洋水師主要將領(艦長)簡歷
引用:
劉步蟾,福建船政學堂第一期畢業,留學英國。北洋水師的“參謀長”。中國首部海軍法典《北洋海軍章程》等重要海軍法規的制定者。

林泰曾,林則徐的侄孫。與劉步蟾經歷一樣。福建船政學堂畢業後,留學英國。

邱寶仁,福建船政學堂第一期畢業。

林永升,福州船政學堂第一期畢業,留學英國。

鄧世昌,福州船政學堂第一屆畢業。

葉祖珪,福建船政學堂第一屆畢業,留學英國。

方伯謙,福建船政學堂第一屆畢業,留學英國。

李和,福州船政學堂第一屆畢業。

黃建勛,福州船政學堂第一屆畢業,留學英國。

林履中,福州船政學堂第三期畢業,留學英國。

藍建樞,福州船政後學堂第三期畢業。

呂文經,自小被英國駐廈門領事李太郭收為養子,留學英國後回國,加入北洋水師。

回覆 引用 TOP

晚清以來跪洋禍國的代表人物:李鴻章

8

前面說過,光緒二十年(1894年)五月,光緒帝就明確指示李鴻章,準備在朝鮮與日軍打一仗,全面控制朝鮮,要求李鴻章立即增兵朝鮮,確保必勝。與此同時,身在朝鮮的袁世凱,也一再向李鴻章致電,形勢緊急,請求立即增兵。李鴻章不聽袁世凱的,也不照光緒帝的指示辦,而是堅持展示他的“外交”才能:一邊要求日本人按照當年簽的條約盡快撤軍,一邊懇求英、俄各國使臣進行外交斡旋。

就在李鴻章展示他的“外交”才能的時候,日本軍隊斬殺了朝鮮國王的衛兵,幽禁了國王李熙。全面控制了朝鮮軍政,並且佈水雷封鎖了漢江口。

李鴻章玩了一兩個月的“外交”,屁用沒有,反倒是徹底失去了對朝鮮軍政的影響力。想通過海路直接增派援兵赴牙山也不行了。

六月份,光緒帝召見了包括李鴻章在內的幾位重要大臣,商定了對日政策。李鴻章也深知,自己駐守在牙山的老部下葉志超一行處境險惡,於是,一邊電令他們注意安全,一邊奏請分別從水路兩路增兵救援:
《清史稿·朝鮮傳》:
引用:
六月二十二日,鴻章電令牙山速備戰守,乃奏請以大同鎮總兵衛汝貴率盛軍十三營發天津,盛京副都統豐伸阿統盛京軍發奉天,提督馬玉昆統毅軍發旅順,高州鎮總兵左寶貴統奉軍發奉天。四大軍奉朝命出師,慮海道梗,乃議盡由陸路自遼東行,渡鴨綠江入朝鮮。……鴻章租英商高升輪載北塘防軍兩營,輔以操江運船,載械援牙山,兵輪三艘翼之而東。而師期預泄,遂為所截,三輪逃回威海,操江懸白旂任掠去。日艦吉野、浪速以魚雷擊高升,沉之,兩營殲焉。
陸路,抽調四支部隊,分別從天津、奉天、旅順出發,渡過鴨綠江赴朝。
水路,抽調兩個營的軍隊渡海入朝。結果,被日軍在海上擊沉。

其實,駐守在牙山的葉志超這支部隊,壓根就沒有防守牙山,等候援兵到來。當聽到日軍開始向牙山開來消息後,立即連滾帶爬地向北撤退,一溜煙地跑到了平壤。
《清史稿·朝鮮傳》:
引用:
日人大隊已逼。士成請援於志超,二十六日,志超馳至,迎戰失利。二十七日,日兵踞成歡,以炮擊我軍,勢不支,遂敗。志超已棄公州遁,士成追及之,合軍北走,繞王京之東,循清鎮州、忠州、槐山、興塘、涉漢江,經堤川、原州、橫川、狼川、金化、平康、伊川、遂安、祥源,渡大同江至平壤,與大軍合,匝月始達。
當葉志超率軍逃到了平壤的時候,從陸路入朝的四支援兵,也趕到了平壤。大軍會合,就在平壤臨時駐扎下來。

奉李鴻章之命,幾路大軍接受葉志超的統帥。葉志超給大家分配好東南西北的防守任務之後,開始醉酒當歌,逍遙快活。
《清史稿·葉志超傳》:
引用:
(到平壤後)志超以成歡一役殺傷相當,鋪張電鴻章,鴻章以聞,獲嘉獎,賞銀二萬犒軍,拜總統諸軍之命。志超意甚滿,日置酒高會,徒築壘環炮為守。

七月一日,光緒帝正式發佈宣戰詔書。

一個半月後的八月十六日,日軍才趕到了平壤,開始發動進攻。我們不得不感嘆:葉志超逃得真快,日軍追得真慢,竟然給葉志超佈防平壤,留下了這麼長的時間!

奇怪的是,日軍攻擊平壤,竟然如摧枯拉朽一般。葉志超一聽到日軍炮聲,立即開始逃跑,而且,在逃跑時,別說軍械物資了,連所有的文件資料,也懶得帶上。
《清史稿·朝鮮傳》:
引用:
(八月)十六日,日兵分道來撲,巨炮逼攻,各壘相繼潰,城遂陷,寶貴力戰中炮死。志超率諸將北走,軍儲器械、公牘密電盡委之以去。聶士成以安州山川險峻,宜固守,志超不聽,奔五百餘里,渡鴨綠江入邊止焉。自是朝鮮境內無一華兵,朝事不可問矣。
葉志超帶領大軍,一路狂奔,越過鴨綠江,回到中國境內了,才停下腳步。自此,朝鮮境內,沒有中國的一兵一卒。

在葉志超一逃再逃的過程中,當然有將領不惜流血犧牲地英勇作戰,堅決抵抗,如聶士成,如左寶貴。也有丟人現眼的將領衛汝貴。

《清史稿·衛汝貴傳》:
引用:
其(衛汝貴)妻貽以書,戒勿當前敵,汝貴遇敵輒避走。敗遁後,日人獲其牘,嘗引以戒國人。
衛汝貴的妻子給在前線的丈夫寫信,叮嚀丈夫:打仗時千萬別衝到前面啊!敵人來了一定要趕緊跑啊!

在葉志超遺棄給日本的文書資料中,日軍找到了這封家書,以此作為反面教材,教育日本國民。

但是,如果因此認為葉志超是貪生怕死之徒,那就錯了。葉志超,本來就是一位從死人堆裡爬出來,靠軍功昇至高位的戰將,怕死的可能性極小。

葉志超的所謂“逃跑”,是在不折不扣地執行李鴻章的撤退命令。
《清史稿·葉志超傳》:
引用:
日軍已據王京要隘,牙山兵甚單,駐朝商務委員袁世凱數約志超電請北洋發戰艦赴仁川,增陸軍駐馬坡。鴻章始終欲據條約,恐增兵為彼藉口,勿許,並戒志超毋啟釁。
葉志超駐軍牙山時,李鴻章命令葉志超:不許招惹日本人。

《清史稿·聶士成傳》:
引用:
志超已棄公州行,(聶士成)追及之。士成議趨平壤合大軍,而鴻章檄令內渡,以故平壤陷,得免議。
在剛從牙山逃出的路上,葉志超告訴聶士成:“鴻章檄令內渡”。早在葉志超率軍從牙山逃到平壤之前,葉志超便已經接到了李鴻章的命令:放棄朝鮮,逃回國內!

由此,不難推測:當初,李鴻章奏請派出大軍從陸路赴朝,真實目的是:把葉志超的這支部隊接回國內!但是,既然大軍在平壤會合了,好歹也要做做樣子,開幾炮了再撤。

我們知道,七月一日,光緒帝下詔對日宣戰。葉志超如此逃跑,當然應該軍法處置,就地處斬也不過份。但是,葉志超是執行李鴻章的命令,李鴻章當然會救他的。
《清史稿·葉志超傳》:
引用:
志超奔安州,士成謂安地備險奧,可固守,弗聽。逕定州,亦棄不守,趨五百餘里,渡鴨綠江,入邊始止焉。事聞,奪志超職,鴻章請留營效力,弗許。次年,械送京師,下刑部鞫實,定斬監候。二十六年,赦歸,歲餘卒。
朝廷得知葉志超一路逃跑後,立即罷免了他的職務;李鴻章奏請讓葉志超留在軍隊繼續效力,朝廷拒絕。第二年,被逮捕到刑部大牢審訊,判為“斬監候”,即死緩。五年後,被釋放回家。又過了一年多,病死在家。

葉志超率軍,一逃到國內,就住了下來。

為甚麼呢?

因為李鴻章認為:日本人不是想要朝鮮嗎?行,我就滿足它,把朝鮮讓給它。

可是,這位“精通洋務”的“外交家”,既不懂西洋人,也不懂東洋人。

日本人不戰而取朝鮮之後,有了更大的胃口,接下來,便跨過鴨綠江,進攻中國本土了。

回覆 引用 TOP

晚清以來跪洋禍國的代表人物:李鴻章

9

“精通洋務”的“外交家”李鴻章怎麼也沒有想到,他把朝鮮讓給日本人之後,日軍依然不肯停戰,還要進攻中國本土!

此時,朝廷罷免了葉志超,任命宋慶為前線陸軍統帥。當時,有70多個營的大軍,集結駐守在九連城一帶。僅僅以平均每個營350人計算,全軍至少在25000人以上。

我們必須知道,當時清軍的武器裝備,是十分先進的,與同時期世界一流國家的軍隊的裝備水平不相上下。以當時東北地區的部隊為例,《清史稿·防軍陸軍志》:
引用:
(光緒)十三年,穆圖善整理東三省練兵事宜,每省挑練馬隊二起,步隊八營,奉天、吉林、黑龍江各足成四千五百人,以克魯伯炮六十尊,分配三省防營。
瞧,平均每1500人,擁有20門克魯伯炮。至於士兵的武器,更是不在話下。

這就是說,清軍的裝備的現代化水平,遠遠超過了民國時期的一般部隊。在抗日戰爭時期,如果中國軍隊的裝備普遍達到這樣的水平,早就把日本鬼子消滅乾淨了。

李鴻章的淮軍的裝備,自然更是厲害。

但是,淮軍,等同於李鴻章的家丁,所有將領只聽李鴻章一個人的話。

這兩三萬人大軍的統領宋慶,也是一位久經沙場的老將,在隨同左宗棠平定西北回亂時,就立過大功。但是,由於他與淮軍的其他將領的資歷差不多,所以,他根本指揮不動這些人。也就是說,這裡沒有領頭的,真正的頭兒,是遠方的李鴻章。

《清史稿·宋慶傳》:
引用:
二十年,中日失和,慶統毅軍發於旅順,與諸軍期會東邊九連城。軍未集而平壤已失,廷旨罷總統葉志超,以慶代之。慶與諸將行輩相若,驟稟節度,多不懌,以故諸軍七十餘營散無有紀。又坐守江北一月,以待日軍過義州,慶頓中路九連城,嚴戒備。日軍渡鴨綠江,戰失利,直趨鳳凰城,退扼大高嶺。
結果,日軍渡過鴨綠江,這支群龍無首的清軍,一觸即潰加一路逃跑。
接下來,便是日軍一路追趕,清軍繼續一路逃跑。

在東北,旅順軍港,是李鴻章燒掉了無數錢,置辦起來的,可以說是李鴻章的命根子。所以,李鴻章專門指派了他最信得過將領防守。

在大連、旅順,日軍應該遇到淮軍的激烈抵抗了吧?
《清史稿·徐邦道傳》:
引用:
東事起,(宋)慶以旅順守將赴防九連城,李鴻章別令姜桂題等守旅順,邦道助之。日軍入貔子窩,邦道語諸將曰:“金州若失,則旅順不可守,請分兵禦之。”諸將各不相統,莫之應。邦道自率所部趨大連灣。是時銘軍分統趙懷益守其地,邦道至,固請兵,乃分步旅隨邦道行。日軍大集,遂佔金州,進逼大連,懷益奔旅順。越十日,日軍來爭旅順,諸將相顧無措,邦道率殘卒至,憤甚,思自效,請增兵,不許;請械,許之,乃率眾拒戰土城子,挫之。日軍大至,乃退。道員龔照嶼先一日遁,諸將亦奪民船以濟,蓋日軍未至而旅順已墟矣。
防守大連旅順的將領們,也是群龍無首。旅順守將根本指揮不動下面的將領。日軍剛佔領金州,靠近大連,大連守將趙懷益就率兵先跑了。日軍還沒到旅順,道員龔照嶼提前一天跑了;旅順的將領們如黃仕林、趙懷業、衛汝成,紛紛搶奪百姓的船隻,跑了。等到日軍趕到旅順時,淮軍早就跑光了。不過,李鴻章花大價錢採購的防守旅順的武器裝備,完好無損,留給日軍了。

那麼,當時所有的軍隊,戰鬥力都是淮軍的樣子嗎?

當然不是!比如,前面提到的東北“地方軍”,便有很強的戰鬥力。
《清史稿·依克唐阿傳》:
引用:
依克唐阿,……十五年,擢黑龍江將軍。二十年,日朝戰起,依克唐阿請率軍自效,……逾歲,海城陷,遼西危棘,詔責長順守遼陽,依克唐阿助之,發帑金五十萬濟依軍。既至,議以攻為守。乃集諸將置酒,取刀刺臂血,攪而飲之,相矢以死。依軍遂進取海城,軍騰鰲堡、耿莊,數戰弗勝。會榮和至軍,亟趣之出。榮和先進北路,奪三卡,其左樹木幽深,令隱兵備抄襲,而自列陣曠野,伏槍以待。日軍據山巔轟擊我師,彈落積雪中,漬不發。我師還擊,僕者眾,再發再僕。眾爭傍山出,伏槍具舉,死以百數。榮和所部募自塞邊外,善避擊,傷者恆少,所謂“東山獵戶”也。是役以千人抗日軍數千,故依軍聲譽遠出諸軍上。
面對危局,黑龍江將軍依克唐阿,主動請纓殺敵。他與將領們歃血為盟,以必死的信念,率領士兵們上陣,一再戰勝敵人,戰果輝煌。在以千人之軍,與日軍數千人的交戰中,依然取得勝利。

但是,地方部隊畢竟人少,不足以影響整個戰局。

回覆 引用 TOP

晚清以來跪洋禍國的代表人物:李鴻章

日軍繼續進攻,淮軍繼續逃跑。
《清史稿·宋慶傳》:
引用:
日軍西陷海城,(宋)慶亟赴之,擊敵感王寨。前軍方勝,後隊訛傳敵拊背,駭潰,復退守田莊台,遼陽益危。……慶方以三萬人駐營口,聞警,還扼遼河北岸;而日軍盡以所獲炮列南岸猛攻,慶軍潰而西,於是遼河以東盡為日有矣。
又是不費吹灰之力,日軍就把軍隊開到了遼河邊。

接下來,日軍開始集中力量進攻山東,目標是李鴻章“洋務”的心頭肉:威海衛。

應對日本海陸軍聯合進攻的北洋水師,真是慘不忍睹!

北洋水師負責威海岸防的陸軍將領戴宗騫,孤軍苦戰幾個月。
《清史稿·戴宗騫傳》:
引用:
二十年夏,日艦來攻,(戴宗騫)率師禦之,傷其艦四艘,再至再敗之。既而旅順、大連相繼淪沒,威海勢益孤,電請北洋、山東益師,久弗應。其冬,連失文登、寧海。時宗騫守北岸,分統劉超佩守南岸,宗騫與約,寇至互相應。歲除,大風雪,戰橋頭集,綏軍大困,銳身救之出。逾歲,日軍至,輒敗去,折而南。宗騫往援,而超佩蹌踉遁,三台拱手讓敵,反訴巡撫李秉衡,誣宗騫背約。宗騫抗辯,願復三台贖罪。乃募敢死士奪還二台,唯龍廟嘴未復。日軍倏大集,二台仍不守,宗騫退歸,登祭祀台。所部卒譁變,宗騫佯弗省,行數武,槍齊發,材官追斬一人,眾散走。宗騫既登,乃無一從者。夜宿藥庫,丁汝昌詣籌戰守策,宗騫曰:“綏、鞏軍已西去,孤台危棘,恐資敵。”汝昌令毀台,強掖之下。宗騫念南北各有地阱台,此其勢尚可為,乃詣劉公島就副將張德山。德山無戰守志,宗騫飲金死,威海師遂熸。
幾個月時間裡,戴宗騫盡管不斷卓有成效地打擊日軍,但是,面對日軍潮水般增兵,勢單力薄的戴宗騫一再電請北洋、山東增援,無不是石沉大海。當此之時,水師提督丁汝昌也失去信心了;分統劉超佩,和負責劉公島防守的副將張德山,也深感無望,失去戰心了。戴宗騫在絕望中自殺殉國。

此次威海保衛戰中,北洋水師提督丁汝昌自殺,水師右翼總兵劉步蟾戰死,水師左翼總兵林泰曾跳海自殺。

隨著北洋水師的三位最高將領的全部犧牲,北洋水師徹底覆滅。

旅順軍港丟失,是因為在東北的淮軍將領不戰而逃,那麼,山東是怎麼回事呢?

面對日軍大舉進攻,僅僅依靠北洋水師的陸戰部隊,顯然是不夠的。

此時的山東巡撫是李秉衡。李秉衡是李鴻章的老部下,曾經參加過對法戰爭,與馮子材協同作戰。甲午戰爭爆發前,專門將他調任山東巡撫,負責海防。由於淮軍主力集中在東北,李秉衡手頭的兵力十分有限,不得不拆東牆補西牆,將防守重點放在煙台,結果日軍從榮成登陸。
《清史稿·李秉衡傳》:
引用:
二十年,東事棘,召(李秉衡)為山東巡撫。至則嚴紀律,杜苞苴。以威海、旅順筦鑰北門,遂率師駐煙台。聞旅順不守,劾罷丁汝昌、龔照嶼等,以警威海守將。既而日軍浮三艦窺登州,秉衡悉萃精兵於西北,而榮城以戎備寡,為日軍所誘而獲,時論詬之。

說來說去,歸根到底,是因為李鴻章因為壓根兒就不想對日作戰,不惜以放棄朝鮮,來換取日軍停戰。統帥如此,下面的將領們自然沒有打仗的意志,以致軍無戰心,聞風而逃。與此同時,無論是旅順,還是威海,李鴻章根本就沒有做過認真的防禦準備。李鴻章為了做進軍朝鮮的樣子,大軍集中於東北玩遊戲,導致山東軍備空虛,日軍輕鬆地佔領了威海。

打成了這個樣子,怎麼辦?
《清史稿·日本志》:
引用:
初,日人志在朝鮮,至是並欲中國割地賠費,指索台灣,又提出四條件:
一,派大員往東洋議約;
二,賠兵費五萬萬;
三,割旅順及鳳凰城以東地;
四,韓為自主之邦。
起初,日本人確實只想奪得朝鮮。等到這時候,日本人開出了和談的價碼:割讓台灣、旅順及鳳凰城以東,賠款五億兩白銀,朝鮮獨立。

朝廷開始了和戰之爭。

《清史稿·日本志》:
引用:
張之洞、劉坤一等聞之,亟電力爭。俄國亦約法、德勸日讓還遼南。日索交台灣益亟,朝旨命台灣巡撫唐景崧交台,台民洶洶欲變,並引公法力爭。政府不得已,又因王文韶、劉坤一電阻……
張之洞、劉坤一、王文韶等堅決反對如此喪權辱國的條約,不懼再戰。

其實,這時候,從全國各地抽調的軍隊,已經抵達。只要選拔任用合適的將領,至少也可以好好教訓日軍,打消他的囂張氣焰。

《清史稿·王文韶傳》:
引用:
鴻章赴日議和,文韶權直隸總督、北洋大臣。和議成,實授。時關內外主客軍四百餘營……
集結於前線的陸軍,有400多個營,應該在15萬人上下。
在李鴻章的好戰友,軍機大臣孫毓汶的堅持下,朝廷沒招,同意按照日本的意見:和。

《清史稿·翁同龢傳》:
引用:
及和議起,同龢與鴻藻力爭改約稿,並陳:“寧增賠款,必不可割地。”上曰:“台灣去,則人心皆去。朕何以為天下主?”毓汶以前敵屢敗對,上責以賞罰不嚴,故至於此。諸臣皆引咎。上以和約事徘徊不能決,天顏憔悴。同龢以俄、英、德三國謀阻割地,請展期換約,以待轉圜。與毓汶等執爭,終不可挽,和約遂定。
孫毓汶的理由是:前線打不贏,一敗再敗,你們說,怎麼辦?堅決反對割地條款的翁同龢、李鴻藻無言以對。

最為奇怪的是,日本人說:和談?行啊,我們只與你們的外交家李鴻章大人談,其他人一概免談。
《清史稿·日本志》:
引用:
二十一年正月,命張蔭桓、邵友濂赴日本議和,拒不納,乃再以李鴻章為全權。鴻章至日本,日本派伊藤博文、陸奧宗光為全權大臣,與鴻章會議於馬關,月餘不決。鴻章旋為日本刺客所傷,又命其子李經芳為全權幫辦,卒訂約十一款:認朝鮮獨立,割遼南及台灣,賠款二萬萬,且許以內地通商、內河行輪、製造土貨等事,暫行停戰。
李鴻章確實是滿門忠烈啊!他與兒子李經方、女婿張佩綸,一起與日本人簽署了馬關條約。

台灣軍民拒絕日本接管台灣,起來武裝抵抗。李經方有專程赴台灣,強制駐防台灣的軍隊撤回大陸,完成了將台灣親手交到日軍手上的“外交”工作。




回覆 引用 TOP

晚清以來跪洋禍國的代表人物:李鴻章

10

甲午戰爭的慘敗,馬關條約的簽署,給中國帶來了巨大災難!

馬關條約簽約之後不久,李鴻章開啟了當今公知們津津樂道的“全球外交”之旅。
《清史稿·李鴻章傳》:
引用:
二十一年二月,……七月,回京,入閣辦事。十二月,俄皇加冕,充專使致賀,兼聘德、法、英、美諸國。二十二年正月,陛辭,上念垂老遠行,命其子經方、經述侍行。外人夙仰鴻章威望,所至禮遇逾等,至稱為東方畢士馬克。與俄議新約,由俄使經總署訂定,世傳《中俄密約》。

李鴻章先後訪問了俄、德、法、英、美等國,所到之處,獲得超高規格的接待----“所至禮遇逾等”。《清史稿·李鴻章傳》說洋人景仰李鴻章,稱之為“東方俾斯麥”。

一個被日本人打得割地賠款的軍事指揮官,竟然獲得洋大人的景仰,西方政要腦袋有病不成?

一個被日本人打得割地賠款的“宰相級別”的人,竟然被西方人與俾斯麥相提並論?俾斯麥是誰?一個是德國走上歐洲強國,打得其它國家割地賠款的大人物!

想吹捧李鴻章,盡管吹李鴻章的“學問”,但是,也要給自己留點臉面,對不?

西方列強確實高規格接待了李鴻章。為甚麼呢?
《清史稿·德宗本紀》:
引用:
(二十四年)是春,以膠州灣租借於德意志,旅順口、大連灣、遼東半島租借於俄羅斯。……是夏,廣東九龍半島、山東威海衛俱租借於英吉利。

……

(二十五年年四月)義人以兵艦來,圖登三門灣,諭嚴戒備。……秋七月庚戌,以法人租借廣州灣,命蘇元春往會勘。
原來,為了“制衡”日本,李鴻章通過“全球外交”之旅,給中國引進了大批的洋人!

膠州灣租借給了德國,德國人在此駐軍了;
旅順口、大連灣、遼東半島租借給了俄羅斯,俄羅斯在此駐軍了;
九龍半島租給了英國人,於是香港的地盤擴大了;
威海衛租給了英國人,英國人在此駐軍了;
廣州灣租給了法國人,法國人在此駐軍了。

中國沿海,成了國際軍人俱樂部。

李鴻章的北洋水師的軍港,交給了洋人的艦隊;法國人在戰場上沒有得到的,李鴻章親自免費送貨上門。

李大人的意思,大概是:別看我的北洋水師沒了,我把中國的萬里海疆,交給西洋海軍看守,看誰還敢欺負中國!

《清史稿·李鴻章傳》:
引用:
李鴻章……尤善外交,陰陽開闔,風采凜然。外國與共事者,皆一時偉人。
是啊,李鴻章善於外交!李鴻章如此慷慨大方,到哪兒不受歡迎啊!無論到哪兒,能不是大人物高規格接待啊!

從由此引發的在中國土地上展開的日俄戰爭,以及後帶來直接導致五四運動的山東半島主權問題,便知:李鴻章的“外交”,實際上,是將中國推進了被列強瓜分的深淵!

回覆 引用 TOP

晚清以來跪洋禍國的代表人物:李鴻章

[隱藏]
在國內,李鴻章也是遺禍深遠。

甲午戰爭失敗和馬關條約的簽署,徹底摧毀了曾經年輕氣盛、頗相有一番作為的光緒帝的自信心,直接導致了急躁冒進、走極右之路的戊戌變法。

僅僅閱讀《清史稿·德宗本紀》便知,光緒帝在四月下旬“召見工部主事康有為,命充總理各國事務衙門章京”,在五、六、七這三個月裡,便出台了一系列涉及方方面面的“維新”舉措。一國之改革,豈能如此草率!簡直是視國家大政如同兒戲。

最為荒唐的是,康有為等人,竟然策劃任命伊藤博文擔任中國的首相,然後中日合併,讓光緒帝做兒皇帝。慈禧太后忍無可忍,才“復垂簾於便殿訓政。詔以康有為結黨營私,莠言亂政,褫其職,與其弟廣仁皆逮下獄。……詔捕康有為與梁啟超。”

西方列強駐軍中國,致使西方人包括信洋教的敗類們在中國大地更加恣意妄為,導致有勇有義卻苦無謀的義和團運動呈燎原之勢。僅僅在光緒二十四年閏三月這一個月裡,列入《清史稿·德宗本紀》就有如此對立的兩起事件:
引用:
(光緒二十四年閏三月)庚申,以德人入即墨文廟,毀聖賢像,下總署察問。……丁丑,以湖北沙市焚毀教堂,諭張之洞回任。
能夠進入《清史稿·德宗本紀》,可知事情之嚴重!

李鴻章與康有為之流的荒誕舉措,在朝廷也引起強烈反彈:部份王公大臣無原則地站在義和團一邊,甚至唆使義和團攻打外國使館,殺害外交官。

於是,八國聯軍攻入天津。當此之時,朝廷一片混亂,主戰與主和的兩派,勢同水火。開始是主戰者勝利,主張打擊義和團、反對殺使臣、不可與列強開展的許景澄、袁昶兩人被殺。當八國聯軍攻陷北京後,為了盡快完成和談,當初主戰、支持義和團的王公大臣一律處死。
《清史稿·德宗本紀》:
引用:
(光緒二十六年五月)自庚申至於是日,皇太后連召王大臣等入見,諮眾論。載漪持戰議甚堅。載勛、載濂、載瀾、徐桐、崇綺、啟秀、溥良、徐承煜等,更相附和。榮祿依違其間。獨許景澄、袁昶言匪宜剿,釁不可開,殺使臣,悖公法,辭殊切直。……(七月)壬寅,殺吏部侍郎許景澄、太常寺卿袁昶。……己未,德、奧、美、法、英、義、日、俄八國聯兵陷京師。……(十二月)壬戌,詔復冤陷諸臣立山、徐用儀、許景澄、聯元、袁昶職。再論縱匪肇亂首禍諸臣罪,奪載瀾爵職,與載漪並謫新疆禁錮。褫剛毅職。英年、趙舒翹並褫職論斬。追褫徐桐、李秉衡職。啟秀、徐承煜褫職聽勘。董福祥褫職解任。癸亥,下詔自責。……(光緒二十七年正月)庚午,賜載勛自盡。辛未,毓賢處斬。癸酉,英年、趙舒翹並賜自盡。剛毅、徐桐、李秉衡並論斬,以前沒免。乙亥,啟秀、徐承煜處斬。

北京被八國聯軍佔領,到了這份上,李鴻章和他的兒子、女婿的外交才能又大顯神通。於是,辛丑條約簽訂。

這一次,賠不賠錢,都是小事。因為,根據李鴻章簽署的辛丑條約,自此,北京城下,駐上了洋人的軍隊,中國首都不設防了。

七七事變時,為甚麼日本軍隊就在北京城下?《辛丑條約》規定的。

《清史稿·李鴻章傳》:
引用:
及八國定盟,其使臣、大將多後進,視鴻章皆丈人行也,故兵雖勝,未敢輕中國。
打進了北京城的八國聯軍,因為景仰李鴻章,不敢輕視中國?------我看不懂,請原諒我智商不夠。

早年,李鴻章是曾國藩的學生。在平定太平天國的時候,李鴻章是曾國藩幕府成員,即司令部的參謀。由於種種原因,曾國藩給他一支部隊和若干猛將,讓他回到老家安徽,招募了一批士兵,進駐江蘇。於是,李鴻章有了自己的部隊,即淮軍。
《清史稿·曾國藩傳》:
引用:
鴻章故出國藩門,以編修為幕僚,改道員,至是令從淮上募勇八千,選良將付之,號“淮軍”。

平心而論,李鴻章在攻打太平天國的時候,水平還是不錯的。

但是,在為人、做官方面,他與曾國藩的差距,何止千里萬里。
《清史稿·曾國藩傳》:
引用:
國藩為政務持大體,規全勢。其策西事,議先清隴寇而後出關;籌滇、黔,議以蜀、湘二省為根本。皆初立一議,後數年卒如其說。自西人入中國,交涉事日繁。金陵未下,俄、美、英、法皆請以兵助,國藩婉拒之。及廷議購機輪,置船械,則力贊其成,復建議選學童習藝歐洲。每定約章,輒詔問可許不可許,國藩以為爭彼我之虛儀者可許,其奪吾民生計者勿許也。
曾國藩為官,識大體,總是站在全局高度考慮問題。他早就策劃收復新疆,主張先平定回亂,再進軍新疆。後來,左宗棠就是這麼幹的。他早就策劃保衛南疆安全,主張先做好四川、湖南的基礎工作,以之為後方。當年,在平定太平天國的時候,俄、美、英、法等國都主動提出派兵援助,被曾國藩婉言謝絕(無論如何,不可引狼入室)。但是,在討論引進西方的武器裝備、建設工業基礎時,他始終堅決贊成。同時,他還建議並派遣孩子們到歐美留學。每次與西方各國簽署條約,朝廷徵求他意見時,他的建議是:如果屬於那些禮儀之爭,可以同意他們的;如果涉及侵犯百姓生計的事情則不可同意。

為甚麼曾國藩被稱為晚清聖人?為甚麼毛澤東也說“獨服曾文正公”?因為,在曾國藩這樣的指導思想下,才能辦成利國利民的“洋務”。事實上,晚清洋務運動的重要人物,幾乎全部可算為曾國藩的徒子徒孫,唯有李鴻章是一個例外。



http://www.cwzg.cn/history/201809/44320.html

回覆 引用 TOP



伸延閱讀
 19 12
 提示:支持鍵盤翻頁 ←左 右→ 發新話題發佈投票
請先登入
小貼士:
依家可以用“@”tag會員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