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wants TV消閒生活手機討論遊戲地帶影視娛樂校園生活數碼科技寵物樂園學術文化體育世界購物廣場時事投資貼圖影片上班一族美容纖體戀愛婚姻汽車討論成人資訊博彩娛樂資源交流站務管理
發帖
註冊 登入/註冊 微博



追帖 打印

[中國歷史] 为了“一个”中国,蒋介石曾这么做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刪除 內容自動屏蔽,只有管理員可見
1960年,蒋介石第三次连任"中华民国"总统,同年,美国总统艾森豪访台,作为他卸任前的最后一次亚洲行。
由于第三次连任,违反"中华民国"宪法,对于那个时代的”护宪民主派”人士而言,蒋是为了一己之私,不顾"中华民国"前途的罪人,特别,是那些港澳与海外的"反共"知识分子。然而在台湾,多数知识分子认为蒋应该继续领导国民党与台湾,以坚持反攻大陆的政策......除了胡适,以及少数自大陆来台的自由派人士。
在蒋介石就任第三任总统,艾森豪访台之行结束后,岛内自由派人士雷震,殷海光等人因在”自由中国”杂志上对蒋进行批判,而遭以涉嫌叛乱的罪名逮捕。港澳与海外的"反共"知识分子与岛内自由派人士的见解是: "中华民国"应当走西式民主的路线,告别威权党国体制,以与大陆做体制上的对比。胡适在1959年撰写”自由与容忍”一文,强调容忍重于自由,并希望台湾出现一个反对党,以健全民主。
看历史,不能只看单面,看政治论体制,也不能唯哪国是从,我们除了了解护宪民主派的说法,也得看蒋介石为何要违宪连任?真的只是为了一己之私吗?
事实上,蒋介石在连任与否的争议时期,数次公开表达他与国民党反对修宪的立场,海外民主派人士一时还以为蒋放弃了连任,而予以赞扬。然而,蒋却以”动员戡乱时期临时条款”,冻结了宪法对于总统连任的限制。此举引来更激烈的批评,咸认为蒋既要获取护宪的美名,又要以实质毁宪的方式,继续独揽大权。
蒋介石在某次演说中提到: 宪法是国家的基本大法,不宜轻言修改......但目前有三项顾虑,即(1)不使敌人感到称心。(2)不使大陆亿万同胞感到失望。(3)不使海外军民感到惶恐。诚然,我们大可说蒋的这番话是借口,但若看50年代的国际大势与两岸情势,可较为清晰地辨明蒋的心思脉络。
整个50年代,是美苏进入冷战的初期。在朝鲜战争后,美苏两强有意转变对抗的形式,由热战转为冷战,双方都倾向以外交手段收编地缘政治里的”国家群”进入自己的阵营,围堵对方,建立二战后新的世界局势。既然在德国有东西德模式,那么在中国,也应该有”两个中国”,这就是美国艾森豪的立场。苏联的赫鲁晓夫则不这么看,将在台湾的蒋介石视为不合法的流亡政权,才符合当时中苏的共同利益。
然而,蒋介石与海外"反共"人士的共同立场,是坚决反对”两个中国”,主张尽快反攻大陆的,因而与美国立场相互扞格。简言之,台湾积极求战,美国维稳求和。于是,大陆以外的"反共"阵营再一次出现了两条路线之争,蒋认为当时仍处于战争状态,尚不宜进入宪法规范的民主体制,海外与岛内的民主派则认为唯有真正走宪法规范的民主道路,反攻大陆的义旗才具有号召力。
现实则是,蒋虽想坚守一个中国的立场图谋反攻,却得不到想要切割中国以与苏联分而治之的美国支援。在1954年的”中美共同防御条约”(美蒋共同防御条约)中,已然切断了台湾单方面对大陆使用武力的合法性,美国协防台湾甚至只限于台湾本岛与澎湖列岛,金门马祖不包含在内。换言之,蒋介石对外欲战而不可得,对内则不能停止”口号反攻”,因为唯有这样的坚持,才能守住一个中国原则。美国为了与苏联对抗,不能不有限度地尊重蒋的意愿,而暂时打消了用东西德模式处理中国问题的念头。故而终蒋介石一生,从未明言放弃反攻,联合国(代表中国)的席次也才勉强保住。
想要在台湾贯彻反攻大陆的政策,必然要巩固领导中心,以压制反战的声音。蒋介石是从斗争与战火中打滚过来的,对他而言,胡适与自由派知识分子过于理想化,一旦进入民主式的政党竞争,国民党会弱化,并且难保会有亲美的政党在台湾主张两个中国,甚至台湾独立。
如果蒋介石没有连任第三届总统,按自由派的想法进入开放政党竞争的民主时代,会发生什么事呢?蒋经国能继任吗?虽然历史没有”如果”,但从李登辉掌权前后的历程看来,内斗不止,最终成为内耗不止,将是最可能的结果。而蒋经国时期那些具有长远眼光的经济规划,恐怕没有这么容易产生。
在蒋介石连任的当时,港澳民主派人士纷纷预言台湾将在威权体制下沉沦,既无法反攻大陆,也无法造福台湾。然而,整个60年代是台湾打下工业基础的时期,出口大幅增加,期间还延长了国民义务教育,蒋也实质打消反攻大陆的念头,专心治台,为随后的蒋经国时期做好了发展准备。
以结果论,当年民主派的主张虽有一番道理,但不可否认的是,当时台湾的处境并不乐观,要在战与和之间取得一线生机,又要在与美国立场不太一致的情势下自保,谁有办法以权势团结岛内,又有威望能与美国周旋的呢?
以西式民主价值的角度来看,不对领导人任期加以限制,若产生暴君昏君怎么办?然而我认为这是问错了问题,因为它简化了我们对错误领导人的反省思维,而令人误以为任期限制与暴君昏君之间有着绝对的因果关系。我们该问的是,暴君昏君到底是怎么产生的?希特勒是怎么产生的?川普是怎么产生的?陈水扁是怎么产生的?蔡英文又是怎么产生的?为什么同样的制度会产生截然不同的结果?这才是问题的核心。
蒋经国是在第二任的任内逝世,不过如果你问台湾民众,可能有不少人会希望他活长点,做第三任,民众并不那么在乎政治游戏规则,只在乎领导人做得好不好,有没有造福于民。毕竟,蔡英文做不到两年民众就受不了了,就算她没有任期限制,难道我们还会让她做到死吗?


伸延閱讀
 提示:支持鍵盤翻頁 ←左 右→ 發新話題發佈投票
請先登入
小貼士:
依家可以用“@”tag會員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