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wants TV消閒生活手機討論遊戲地帶影視娛樂校園生活數碼科技寵物樂園學術文化體育世界購物廣場時事投資貼圖影片上班一族美容纖體戀愛婚姻汽車討論成人資訊博彩娛樂資源交流站務管理
發帖
註冊 登入/註冊



追帖 打印

[小說] [愛麗絲系列]《無人秘境》29 錯誤的世界[23/9]



[愛麗絲系列]《無人秘境》29 錯誤的世界[23/9]

[隱藏]

《無人秘境》



前言:
好像被人說過那樣的問題曾經有很多人用過。不過,我會理才怪。
反正是我自己想出來的東西,別人有過的想法不代表我就不能想出來或想不出來。

[ 本帖最後由 ABilly 於 2013-9-24 12:01 AM 編輯 ]

回覆 引用 TOP

00
序章


        「昨日下午一時,再有一人突然在鬧市倒斃,令本港的不明死亡事件突破一萬宗,全球亦已經超過一千萬宗。死者是一名十八歲的男性,昨日下午一時,他正在下課回家途中,頭部突然從身體分離……」
        商場外壁的大型電視屏幕正在播放新聞,原本應該是讓人在意的死亡事件,卻沒有任何人駐足詳看。所有人都只是做著自己的事情,跟女友打情罵悄的男人、一手抱起兒子的婦人、甜密地挽著手的兩個男學生……
幾乎沒有人理會新聞報導員的說話。
        只有站在轉角處的那個男性。
        他沒有留意新聞的意思,只是面頰那個紅腫的手印讓他無法集中精神,耳朵流進的訊息讓他納悶地喃喃:「離奇死亡已經過了一萬宗了嗎?」
        這個時候的他還未知道,他本人也即將捲入這些離奇死亡事件。


「想得到力量嗎?」

回覆 引用 TOP

01
「到底發生了甚麼事?」


        自從羅斌(註:關於羅斌的故事,詳看《守護‧死神》)製造出永動機(註:能夠永遠輸出能量的發電機)後,已經過了十五年,人類開始忘記節約用電,街道上的電動車比比皆是。
        被女友賞了一巴,知道這次真的無法挽回的青年,獨個兒走進咖啡室,剛才的新聞沒有在他的腦海中留下印象,畢竟自2009年開始,離奇的死亡事件便開始衝擊世界。
        男人頭部中槍而死,卻無法找到彈頭和彈道、少女在沙漠溺斃、婦人全身上下的骨頭突然融化……
        無法解釋的死亡、不可能的死法,最初雖然讓警方大為緊張,可是類似的事情不斷發生,人類也逐漸對這樣的事情麻木。
        「只要死亡的不是自己就成了。」
        抱有這種想法的人不在少數。

        小口地啜飲着特濃咖啡,名叫林仲軒的男生每次失戀都會喝一小杯,讓自己不快的心情隨着口中的苦味消散。
        「好苦!」林仲軒慢慢地喝了半杯後忽然一飲而盡,苦澀的味道猛力衝擊味蕾,可是苦盡甘來,咖啡的香味和口水的甜味在舌尖開始擴散。
        林仲軒站直身子,準備離開咖啡室,再次尋找新戀情之際,耳朵卻傳來一陣電話鈴聲。
        一聽便知道不是自己的電話,林仲軒卻對電話響個不停而感到奇怪。他回頭一望,在鄰座的桌面上看見一部粉紅色的手提電話,而且一個背影婀娜的長髮女生正在離開,正是剛才坐在那兒的美人……
        想不到還沒離開咖啡室,新戀情已經來扣門了。
        林仲軒一把抓起掛着不少吊飾的電話,二話不說的追上去。
        「小姐!等一等!」
        林仲軒邊叫邊走,儷人的步伐卻變得急促。林仲軒見狀馬上發力,身高超過一百八十公分的他跑動起來,穿高跟鞋的女生又怎麼可能逃得掉呢?
        不出十秒,林仲軒便追上那個女人,他輕拍她的肩膀,她便馬上轉過臉來。
        「蠢材!笨蛋!我不要這個電話啊!」
        林仲軒眉頭一皺,把電話塞在女人手上……

        世界靜止了。
        失去色彩,一切都變成灰色的世界中,就只有被一個突然出現的光球所包裹的林仲軒和眼前的女人仍然保有顏色。
        不過,光球和灰色的世界並沒有維持,林仲軒和女人一下子就變成站在一個奇怪的十字路口上。
        奇怪,因為這兒欠缺作為十字路口的兩個重要元素──流動的人和車。
        沒有任何行人,甚至正在等待那些沒有發光的交通燈的車子也司機欠奉。
        一個人都沒有,甚至沒有活人的氣息。
        四周的建築物都有一些蔓藤般的植物攀附,感覺上是一處荒廢已久的城市中心。
        美女斜眼看着林仲軒,不屑地說:「看你這個蠢材做了甚麼!害我又要在這個秘境走幾個小時!」
        「秘境?」
        少女沒有理會林仲軒,她輕摸左手一個護腕般的紅色手鐲──林仲軒肯定少女剛才手腕上沒有這隻手鐲,一塊白布便出現在她手上。
        「不要跟着我!」少女把白布披在身上,身體便好像融入了周圍的背景。
        林仲軒看傻了眼,甚至驚訝得連「隱形斗篷?」都叫不出來。
        突然,一陣破空之聲從遠處襲來,尖銳的箭矢射到林仲軒身旁,飛濺的血液令他知道箭矢命中隱形的少女。
        除了被釘在手臂上的部份外,白布悄然滑落,少女便再次現身。她咬緊牙關把箭矢拔出,說來奇怪,白布上竟然沒有染上一絲血跡。
        第二發箭矢猛然射來,少女手上的白布忽然變成紅色,她向旁一撥,箭矢雖然沒有被紅布撥中,前進的勢頭卻偏開,射到不知所踨。
        此情此景不禁讓人想起鬥牛勇士用紅布引開狂牛,最少林仲軒有這個錯覺。
        夾帶電光的第三發突然射來,少女打算用紅布再次撥開,箭矢卻在半空爆發!
        狂暴的閃電襲擊二人,身體馬上麻痺,動彈不得。
        林仲軒轉動全身上下唯一能活動的眼珠,只見一支箭矢剛好射入美女的額頭,強大的衝力讓她的身體離開地面,在林仲軒身邊掠過……




回覆 引用 TOP

02
「那個人是……?」


        額頭被箭矢射穿,少女的身體尚未落地,已經化為一團光華,消失得無影無蹤。
        林仲軒還沒回過神來,一把冷峻的男聲忽地從他身旁響起,用日文問道:「你的手環(手鐲)呢?」
        雖然想看對方的樣子,可是林仲軒仍然處於全身麻痺的狀態,根本沒有轉動的頭顱能力。
        聲音的主人見林仲軒不理會自己,隨即把一柄日本刀架在他的脖子上,要脅道:「再不出聲……」大概是察覺到林仲軒身上那股異樣的微弱電流,他馬上把集中力放到周圍。
        東方!破空之聲,從東面傳來,持劍男當即往旁一劈!
        被劈開的是另一發麻痺矢!
        黃色的閃電沒有像剛才那樣向周圍擴散,電光全都被金屬刀刃所吸收。
        持刀少年擋在箭矢的來處和林仲軒之間,林仲軒這才發覺,原來對方也戴着跟少女相同的紅色手鐲。

        「是甚麼新款遊戲嗎?」林仲軒所想到的結論,有很大程度是他不願相信剛才的少女就這樣掛了,否則,他絕對不會得出這種完全不合情理的答案。
        幸好他的聲帶和舌頭都陷入麻痺,沒能把這種蠢話說出口。

        突然,東面的道路上刮起旋風,汽車全都被吹到半空,道路兩旁的玻璃窗被震碎,風壓使兩人透不過氣來……
        「錚!錚!錚!錚!錚!錚!錚!錚!錚!錚!錚!」
        刺耳的聲音向四周散開,日本刀抵着不停自旋的箭矢──以旋風作箭羽的強力箭矢。
        大概是過於慌張,林仲軒甚至沒有發覺自己已經能夠活動。他看着持刀少年雙手分按刀背和刀柄才能勉強擋住箭矢的去勢,心臟都好像要停止了。
        林仲軒的腦袋以最高限度運作,第一、自己沒有自保的能耐,第二、眼前的持刀男人能夠保護自己,第三、箭矢攻擊的間距,第四、箭矢的優點是貫通能力高強,相對之下,它的防衛性能……
        把一切資訊綜合起來,只有一個結果:要幫助持刀人。

        林仲軒抓起被暴風吹來的一根鐵棒,從旁猛力砸向仍在旋轉的箭矢!
        從中折斷的箭桿輕輕地落在地上,箭頭是螺旋形的錐體,難怪能夠這般旋轉。
        不過,即使是這種構造,也不可能出現「刮起旋風」,林仲軒的心頭雖然掠過這種想法,但事實勝於雄辯,而且現在沒有仔細思考的時間。
        被救的持刀少年沒有吐露感謝之意,他用下巴指向東面,示意林仲軒跟上便急步前進。
        林仲軒當然不會離開這位「保鑣」,兩人就這樣一邊防衛不斷來襲的箭矢,一邊推進。
        「角度改變了。」走了大約三分鐘,林仲軒在日本男──林仲軒對持刀者的簡稱──又一次擋下箭矢後,用日文說:「向南方傾斜了十五度。」
        日本男對林仲軒的觀察能力略感奇怪,不過他沒有提出質疑,而是依言調整前進方向。
        日本男和林仲軒都有着修長的身形,林仲軒本身更有參加長跑比賽,不消一會,他們已經逼近向他們射擊的人。
        雖然仍未看見對方,但射擊的密度和精確度,毫無疑問因為焦躁和緊張而下降。

        「你背着牆壁待着。」日本男向林仲軒說道:「那人的目標是我,你應該不會有事。」接着,便消失在轉角之處。
        林仲軒原本不想讓他遠離自己,可是已經失去對方蹤影的現在,也只能站在後巷的一道牆旁──總比站在十字路口的牆角那種容易被狙擊的地方好,最少這兒只有左右兩邊能看到自己。
        寂靜得讓人發慌,林仲軒只能聽見自己「嗄……嗄……」的呼吸聲……
        
        過了一段時間,林仲軒的觸覺變得更為靈敏,正當他發覺身後出現只能稱為「壓迫感」的時候,他聽到一句話──
        「終於……找到了。」
        中文!
        林仲軒猛地轉身,說時遲那時快,一把十字弩已經抵着他的胸口……
        那是一個十七八歲的少年,而且仍穿着校服,林仲軒認得,這身校服屬於香港一所挺有名的中學。
        對方皺眉問:「你的手鐲呢?」
        可是,伴隨這句說話,到達林仲軒所在的,還有血。
        就像在噴水池噴水口上的乒乓球那樣,持弩者的頭顱(乒乓球)被脖子噴出來的血液(噴水口的水)射上半空,不過,在頭顱落下前,他的身體和頭部都已化為兩團光華……
        黃色的光芒逐漸散去,在光華後方,日本男持刀佇立。
        肯定是他把那人的頭顱砍下來。
        剛在林仲軒面前犯下殺人罪的日本男微笑着,他向因驚嚇而坐倒在地的林仲軒伸手,問:「沒事吧?」
        「嗯……」
        好想噁出來……林仲軒按着自己的嘴巴,剛才少女死時因為陷入連胃袋都無法動彈的狀態,所以沒法噁出來,可是現在……
        結果,在進入這個世界前喝的特濃咖啡都落在地上,林仲軒雖然已經沒有東西可噁,但那種感覺仍揮之不去,大概是他終於明白到這不是遊戲吧?
        日本男友好地說道:「第一次進來?」
        「是……」林仲軒看着消失了的血液問:「這兒,到底是哪?」
        「我們叫這兒『無人秘境』,也有人簡稱它為『秘境』。」
        「無人……秘境?」林仲軒搖頭,說:「也罷……你可以告訴我,這到底是怎麼回事?為什麼會有人殺我?」
        「不是要殺你。」日本男搖晃手鐲說:「他們的目標只是手環的持有者,剛才那人戴綠色手環,所以是跟我們敵對的人。」
        「我們?」
        「還有剛才死掉的那個女。我們都是戴紅色手環,所以這次是同伴。」
        「哪為什麼他們……還有你要殺人?」
        「自保。因為其他人也會殺你。」日本男舉起日本刀說:「他們為了強化自己的武器,就會殺人。」
        「強化?」
        「你不知道?你到底為什麼會到這裡?第一次進來的人應該會遇上那個人……」
        「那個人?」
        「連這個也不知道?」日本男拿出手提電話,把一段短訊展示給林仲軒看:『力を、欲しいか?(想得到力量嗎?)』

回覆 引用 TOP

[隱藏]
永動機,令在下想到物質不滅定律.........
林仲軒沒有能力,為何可打落風箭?
這群人,根本就是為戰爭而戰爭。
治世之庸材,
       亂世之魔頭。

回覆 引用 TOP

無法聯想
因為它的弱點是側面
的確

回覆 引用 TOP

設定欠缺特點, 還看往後劇情如何

女生、美人、儷人、女人、美女、少女, 應該都是同一人吧
怎麼不用同一個說法?
我問老天,我的運氣怎麼比發臭奶酪還要霉。老天回答,霉透了的不是我的運氣,而是我的腦。
老鼠以及很多很多天殺的壞東西為何在我身邊徘徊,這就有了一個合情合理的解答。

回覆 引用 TOP

設定的特點?我倒沒見過有人能及得上這個系列呢......光是時空亂序就不是人人都寫得出來
為甚麼要用同一個說法呢?




回覆 引用 TOP

現世的離奇死者,其實就是在那個虛幻世界中被殺的持環者吧?
他們一旦被殺,在現世的生命也就要結束。
負登天之志,乏蘭台之才。

回覆 引用 TOP

[隱藏]
正解
不過,不僅如此

回覆 引用 TOP

引用:
原帖由 ABilly 於 2011-2-11 05:22 PM 發表
設定的特點?我倒沒見過有人能及得上這個系列呢......光是時空亂序就不是人人都寫得出來
為甚麼要用同一個說法呢?


既然樓主這麼說, 那在下拭目以待了
時空亂序嘛, 老早就被羅伯特‧海萊因這些硬科幻作家玩得一點兒不剩了
用時空亂序來當主要賣點已經過時了, 當輔助倒也可以


不是一定要用同一個說法, 只是在下實在看不出刻意用多個說法的用意
當主角遇見該角色時用「美女」, 讀者會知道主角對該角色的第一印象
在往後的描述改用「少女」, 代表重點已經由角色的外貌轉到其他地方
但後來又忽然變回「美女」, 也就是重新向讀者強調該角色的外貌, 但那時可是在廝殺啊, 無論主角還是讀者也不會把著眼點放在外貌上吧

還有, 女生, 少女是年紀輕的女性, 而女人指的多數是成年的女性 (雖然廣義上凡女性人類都可稱做女人, 但一般應用上女人指的是成熟女性, 閣下應該明白)
我問老天,我的運氣怎麼比發臭奶酪還要霉。老天回答,霉透了的不是我的運氣,而是我的腦。
老鼠以及很多很多天殺的壞東西為何在我身邊徘徊,這就有了一個合情合理的解答。

回覆 引用 TOP

這篇的主要賣點是打,這點我應該不會弄錯......

回覆 引用 TOP

03
「到底是甚麼?」


  林仲軒接過手提電話,問道:「力量?是指那個會強化的武器嗎?」
  「沒錯,就是那個。」日本男取回自己的電話說:「這柄劍就是我的武器,經過升級的現在,除了實體外還能夠斬開液體、氣體和電流。」
  所以這個日本男才能在斬開麻痺矢的時候,把讓人麻痺的電流解除嗎?
  林仲軒沒有把想法說出口,他比較在意怎樣才能離開這個秘境,剛才幫助他的原因也在於此。
  林仲軒又一次拿出電話,已經是進來後第五次確認,但仍舊沒有訊號。
  「這兒不會有訊號,只能知道脫離點的方向和距離。」
  「脫離點?到了那兒就能回去嗎?」
  「對。只要用帶着手環的手抓着那兒的光球就能回到進來的時間和地點。」
  「帶着手環的手……」林仲軒看着自己雙手,哪有甚麼手鐲?
  就在感到洩氣的瞬間,褲袋中的手提電話響起來了。
  〔您有一則新訊息〕
  林仲軒望向螢幕的左上角,依然沒有訊號……
  他決定無視訊號的多寡,把訊息打開。正如他的預料,那則訊息十分簡短:
  〔想得到力量嗎?〕
  林仲軒按下「回覆」鍵,寫下:「得不到力量就拿不到手鐲,也無法回去嗎?」
  可是,還沒按下發送,又有一段新訊息傳過來了。
  〔對。那麼,要嗎?不要嗎?〕
  「我只能要吧?」
  〔不,我從來都不會強迫別人,你可以選擇一直留在這個世界。〕
  這算甚麼選擇?林仲軒很想破口大罵,只是對方要是因此發怒而不讓自己得到手鐲就麻煩了……
  林仲軒向一直在旁邊等待的日本男說:「抱歉,電話的另一邊,是不是就是你說的那個人?你能看出來嗎?」
  「我看不懂中文。你的日文說得很好,我都聽不出你是中國人。」
  「多謝。」
  這時,又有訊息來了:〔到底要不要?〕
  「切……」林仲軒不快地按下:「要」
  世界又一次靜止了。然後,就像進入秘境時那樣,林仲軒到了一個完全陌生的地方。
  廣闊的草原上,一個穿着黑色鱗片大褸的俊美青年看着林仲軒從光球中出現。
  林仲軒馬上走近這個黑髮藍眼的青年,大聲問:「你就是那個用電話短訊的人嗎?」
  「不是。」
  「唉?」林仲軒的動作靜止了,他還以為一定是眼前這個男人,所以才會用毫不客氣的聲線去問。
  青年卻一點也不在意,他用冷漠的聲音說:「用短訊跟你接觸的人不是我,我只是幫助他的義工而已。跟我來。」說完轉身便走,也不讓林仲軒有時間回過神來。
  幸好這兒並沒有阻礙視線的東西,林仲軒雖然過了一會兒才起步,卻未至於被他甩掉。
  林仲軒不停詢問這兒的事情,對方卻完全不作回應。如此走了三十分鐘,青年忽然停下並指着空無一物的地方說:「到了,抓着前方那個光球。」
  林仲軒仔細一瞧,果然發現一個忽明忽暗的白色光球浮在空中,他回頭一看,卻發覺青年已經失去影蹤。
  「那傢伙是鬼嗎?」林仲軒略覺奇怪,不過,這個時候也不能在意太多事情了。他走到光球旁邊,伸出左手輕握光球。
  光球一下子放大,把林仲軒整個身體吞噬……
  
  「真是一個意外。」林仲軒眼前的小孩子第一句就這樣說:「明明是應該存在的人,竟然自行捲進來。」
  這個小孩穿着棕色的斗篷,有着一頭綠髮和同色的大眼睛,走路時左搖右晃,煞是可愛。
  小孩子禮貌地點頭說:「你好。我叫艾比安,你是林仲軒嗎?」
  林仲軒輕輕點頭,問道:「小朋友,你知道那個會給我們武器的人在哪兒嗎?」因為艾比安可能跟那人有關,所以林仲軒的語氣甚是客氣。
  艾比安側着頭說:「那個人就是我啊!剛才在電話中,還以為你是個兇惡的人呢……不過,現在看來,你也不是一個惡人呢。」
  林仲軒呆住了……現在已經不是「不知道該如何反應」,而是「無法作出反應」了。
  艾比安浮起來了,他用小手按着林仲軒的額頭問:「怎麼了?生病了嗎?沒發燒呢……」他改為敲打林仲軒的頭殼問:「有人在嗎?」
  「好痛!」林仲軒撥開他的手說:「為甚麼?」
  「甚麼為甚麼?」
  「為甚麼要耍弄人?」林仲軒帶着怒意卻又用不失禮貌的語氣問:「殺人來取得點數,用點數把武器升級,讓他們為了戰鬥而戰鬥,甚至到了不殺人就只有被殺的地步……這樣對你有甚麼好處?」
  「沒有啊!」艾比安說道:「而且,我只是把武器交給他們,並把讓武器更強的方法告訴他們;殺人是他們自己的選擇,我從來都沒有強迫過任何一個人去殺人。」
  「有分別嗎?」
  「有,我尊重自由意志。」艾比安落莫地說:「當年我為了妻子而跟魔龍……不,愛麗絲定下契約,靈魂永遠失去自由……」艾比安搖頭道:「這些還是不要說了。我現在會讓你得到一件武器。」
  「能防禦一切的裝甲。」
  「不,不是你能決定的。」艾比安按着林仲軒的胸口說:「我會把你最熟悉的事物變成武器。你最熟悉的東西,唔……呀!是這樣嗎?你真是一個壞傢伙呢……」
  性命悠關,林仲軒緊張地等待答案……




回覆 引用 TOP

艾比安說是讓人揀,其實從來都沒有給人選擇的機會。
治世之庸材,
       亂世之魔頭。

回覆 引用 TOP

[隱藏]
跟奸角一模一樣XD超可愛的說~~~

Alice:這有啥可愛了—"—

回覆 引用 TOP



伸延閱讀
[按此隱藏 Google 建議的相符內容]
 提示:支持鍵盤翻頁 ←左 右→ 發新話題發佈投票
請先登入
小貼士:
依家可以用“@”tag會員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