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wants TV消閒生活手機討論遊戲地帶影視娛樂校園生活數碼科技寵物樂園學術文化體育世界購物廣場時事投資貼圖影片上班一族美容纖體戀愛婚姻汽車討論成人資訊博彩娛樂資源交流站務管理
發帖
註冊 登入/註冊



追帖 打印

[小說] 風火尋寶記



風火尋寶記

[隱藏]
一 怪風之手

  炎熱的夏天裡,十四歲美少女龍玉亭在西灣河街頭漫無目的地走著,忽然,東區走廊橋底下的電車廠吸引住了她的目光。
  「那是什麼?」她走進這個無人之境,看見了裡面有一張非常長的紙,上面寫滿了像密碼似的句子。
  「按照這個方法,就可以找到寶藏?」她雙眼頓時發亮,「太好了!原來我撿到了一張尋寶圖!」
  她興奮起來,就偷偷把它放進手袋,打算拿回家慢慢研究。
  回到家後,她把那張長得像廁紙一樣的尋寶圖拿出來,放在桌子上。她一伸出手,正要把它拿起來看之際,突然一陣風把尋寶圖吹了起來。她舉起手正要把它抓回來,它就向著與她相反的方向繼續地吹,最終被吹出了窗口。
  「有沒有搞錯,哪裡來的怪風,竟把我珍貴的尋寶圖吹到街上了!」
  她認得尋寶圖是被吹到西面的,她只好再次下樓。到了樓下,就讓她再次看見自己的尋寶圖了!
  「你別妄想可走出我的指縫了!」她舉高雙手,尋寶圖快要被她捉住了,但就在她碰到它的一刻,它又再被吹起了!
「怎會這樣的!」她不甘心,便追著它跑。跑了一會兒,就有個小孩子經過了她的面前。她為免他阻礙著她跑,就向他揮了揮手示意他讓開。怎知道,她這麼一揮手,就有一股強風把小孩子吹起來,隔了好幾秒才跌回地上!
「呀!好痛呀!」
「小朋友,你沒事吧!」她馬上停下來,把小孩子扶起,又看看他的傷勢如何。「你受傷了!我帶你去看醫生吧!」
「不用了,我回家就可以了!」小孩子的表情很痛苦,「你帶我回家吧,我的傭人會替我洗傷口的了!」
「那麼…好吧!告訴我你住在哪裡?」
「我住在城市花園!」
作為在北角成長的女孩,玉亭當然很清楚城市花園在哪裡。
就這樣,她揹著小孩子前往他的家,沒空再想尋寶圖的事了。
「對了,小朋友,你叫什麼名字?」
「我叫列德艾.柴爾德萊克.布拉克維舍德!」
「列德艾……布拉克維舍德?你的名字真特別!」
「那麼,姐姐妳呢?」
「我叫龍玉亭,你叫我玉亭姐姐就可以了。」
回到家後,小孩子一開門,玉亭就被眼前的景象嚇呆了。
怎麼這個家,那麼像個實驗室的?不,應該是那種科學怪人的實驗室!
她很好奇,便想跟著小孩子走進去。不過,他看穿了她的想法。
「妳不用進來了,我的傭人會好好照顧我的了。謝謝妳救了我,玉亭姐姐!」
「不用客氣!」
小孩子跟她揮了揮手,門就被掩上了。
「也許,我只是看錯了吧!反正我永遠也不會知道。」
她望著白色的門笑了笑,就離開了。
再回到英皇道的時候,她抬頭望向天空,已經找不回那張尋寶圖了。
「唉,算吧,如果我跟它真的是沒緣份的話,也是不能勉強的呀!」
她只好這樣自我安慰。這時,她看見了一間店鋪,裡面售賣的全部都是有趣的飾物。
她馬上走進去,第一時間就看中了一個玻璃擺設。
「這個好漂亮啊!要多少錢呢?」
她伸出手來,正想拿起那個擺設,一陣怪風又再從她的方向吹來,把前面的好幾個玻璃擺設吹起,然後「啪啦」一聲,全部都跌在地上成了碎片!
「我的天!這次糟透了!」
「是誰打碎了我的貨物?」
老闆娘急忙走過來,一看見一臉慌張的玉亭,就知道這是她幹的。
「這是妳打碎的吧!」
「是…是的…」
「賠錢!」老闆娘伸出手來,「不然我不准妳走!」
「這裡…要多少錢?」
「每個擺設三百二十元,妳打碎了七個,總共二千二百四十元!」
「什麼?」玉亭掏出錢包,卻看見裡面只剩下幾個硬幣,「我哪有這麼多錢?」
「妳別賴賬,我不管妳是馬上回家取還是怎樣,總之妳無論如何也要交出這個金額,否則我可以報警拉你!」
「不要呀!別讓我家人知道!」玉亭真是心急如焚,「可是,他們平時都不會給我這麼多零用錢呀!我該怎麼辦好呢?……對了!我替妳工作,不就可以當作是賠償給妳了嗎?」
老闆娘見她只不過是個小女孩,而且自己也一直不夠員工,只好答應。
「好,我就答應妳的要求,不過我看妳還未讀完書,妳要替我在晚上工作一星期,可以嗎?」
「可以!」
一場虛驚算是過去了,玉亭鬆了一口氣。
就這樣,她開始跟隨老闆娘學習這間店鋪的營運了。
「我們店鋪很重視衛生,因此每一個員工也要帶著手套工作。」
當她帶上手套後再次拿起那些擺設時,她驚訝地發現,那股怪風不再出現了!她可以像往常一樣,牢牢地拿住東西。
到底為什麼會這樣?我剛才明明不是這樣的!剛才無論我想伸手拿起什麼,那件物品都會被吹起來的!
          
「老闆娘,我想去一下廁所。」
上廁所之前,她慣於先照照鏡子,看看自己的美貌。不過,這次她竟然看到恐怖的事情出現!
「天啊!怎麼我的右眼是綠色的?而且還會發光的?」
她害怕得心也跳了出來,滿腦子第一時間就在猜想各種眼疾。
「今天早上還不是這樣子的,為什麼會突然間病發的?好可怕呀!」
          
「我回來了!」
凌晨十二時,玉亭回到家裡,按下門鈴,開門的是比她大三歲的哥哥龍鬥虎。
「怎麼這麼晚的?我們擔心了妳很久了!」
「說來話長啦!」
「怎麼了……」鬥虎又摸她的頭,又摸她的臉,「妳快看看妳自己,怎麼有束頭髮遮蓋著右邊臉的!哦,我知道了!妳一定是去做鬼了!」
「我無端去做什麼鬼!」她抱著鬥虎,又湊近他的臉,他們兩兄妺是習慣這般親熱的,「我懶得理會你這隻無聊鬼!」
「好啦好啦,快去洗澡吧,很晚了!」
她脫光衣服後走進浴室,正想彎腰拿起洗頭水,那陣怪風又出現了,把瓶子吹了起來,好一會兒才掉落地上,裡面的洗頭水全部流了出來。
「又搞什麼呀!那陣怪風不是已經消失了嗎?怎麼現在又出現了的?」
她仔細地思考,慢慢發現了一個問題。
「今天早上,我連續三次遇上了怪風,後來我在店鋪工作時帶著手套,一直都沒有怪風出現。直至我下班後脫下了手套,怪風再次出現……這難道證明了,這陣怪風就是出自我的手?!」
她望著自己普通不過的一雙手,無論怎麼想下去都不明白。

回覆 引用 TOP

二 烈火之手

今天是教堂的禮拜日,鬥虎一邊看書一邊走路,因為臉是一直向著地面的,所以走到天后銀幕街時,他發現了地上有一張很長的紙。
「是誰在廁紙上寫了那麼多字?」
他彎下腰把紙撿起,略讀了一遍。
「尋找寶藏?哈,這麼虛假的謊話,哪會有人相信!而且,如果那個寶藏是真的存在的話,這張紙早就給別人撿走了!」
他不以為意,便順手把它丟進廢紙回收箱。之後,他繼續低著頭走路,直至到達教堂門口。
「這位弟兄,請抬起頭來,我要先替你量體溫!」
他抬頭與教會事工有眼神接觸時,事工卻不是立即替他量體溫。
「弟兄,你戴了有色隱形眼鏡?」
「我哪有呀?」他感到很奇怪。
「你加入了幾多年了,還不知道規舉列明不許戴有色隱形眼鏡嗎?」
「我說了我沒有!」
「你還敢狡辯?」說完,就把一面鏡子伸到鬥虎面前。鬥虎一瞥,就看見自己的左眼竟變成了會發光的綠色!
「怎會這樣的?我的眼睛怎會變成這樣的?」
他被嚇得不知所措,便回想自己之前是不是做了什麼惹來了眼疾。
「弟兄,你聽著,由於你違反了第二十七條有關衣飾方面的規則,我現在要阻止你進入教堂!」
「喂!你這是什麼道理?我也不想的!我也不知道我的眼睛發生了什麼事!」他很委屈。
「你們在爭吵些什麼?」
這時,一名資深牧師出現了。他一看見鬥虎的左眼,就立刻指著他。
「龍鬥虎,你十七歲的了!還不知道不准戴這種古古怪怪的『大眼仔』來教堂嗎?」
「夠了!你們胡說八道夠了沒有!」
連第三者第一眼望過去也認為他是戴了隱形眼鏡,他簡直氣瘋了,就用力地拍了接待處的桌子一下。隔了一秒,事工和牧師看著他拍桌子的手,兩人都目瞪口呆了起來。
他覺得很奇怪為什麼兩人會不作聲,便望了望自己的手。
「嘩!發生什麼事?怎會無端著火的?」
他馬上把手鬆開,桌子上的火以高速繼續蔓延下去,不消一會就把整個接待處都燒著了。
「來人呀!這裡著火了!」
其他剛剛走進教堂的信徒看見了,都加快腳步逃離現場。
事工們收到指令後捧著水桶走來,把水灑到火種上。
鬥虎知道自己不是有心做的,他擔心別人會誤會是他放火,便主動從事工手上取過水桶,但豈知道他一碰到水桶,水桶就著火了!
「怎會這樣的!」
他只好自行走進廁所取另一個水桶,但當他推開廁所的門時,竟然連門也著火了!
「嘩!發生什麼事?外面火燭呀?」裡面的人都被嚇了一大跳。
「不好意思!我只是想進來取一桶水!」
他走到洗水盤前,一碰到水龍頭,火又出現了,把水龍頭燒著了!
「救命呀!火燭呀!」裡面的人們慌忙走避,卻見外面的正門正燒著熊熊烈火。雖然事工們已在不斷地灑水,但他們還是不及火燒得快。
另一邊廂,鬥虎在廁所裡一直想努力地扭開水龍頭,但是他根本不能碰它,因為他一旦稍微碰到它就會著火。
望著火勢越來越猛烈的廁所,他突然間急中生智。
「難道…火是從我的手而來?如果我可以把自己的手包紮起來,不就可以阻止它繼續生火了?」
於是,他取了很多廁紙,把自己的雙手都包紮得牢牢的。然後,他再試一次把水龍頭扭開。
「真的!它真的不再生火了!」
於是,他就盛來一大桶水,然後跑回出去。
正當他要用力把水灑出去時,他竟看見了大門只燒剩支架。
「怎會燒得這麼快的!」
  「龍鬥虎!你躲到哪裡了?」
  牧師看見他出來了,便氣沖沖地走上前。
  「我只是想去取點水而已!」他指了指廁所。
「你去取點水?」牧師一看見連廁所也燒焦了,「你這個龍鬥虎!你到底想怎樣?燒完接待處又去燒廁所!你今次太放肆了吧!你知不知道什麼是可以玩,什麼是不可以玩的?」
「這不關我事!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會無端著火了!」
「你不知道?你還不承認!你根本就是因為不滿剛才我和事工指責你戴了『大眼仔』,你就一時之氣放火燒教堂,我有沒有說錯?」
「我早說了,全部我都不是有心的!你們相信我好嗎?」
「現在已經證據確鑿,你叫我怎樣相信你?你給我好好聽著,我現在不僅要阻止你再進來,還要報警!」
「什麼?!」
這到底是什麼怪事?為什麼我的左眼會無端變了樣?為什麼我的手可以放火?到底為什麼?
          
玉亭望著鏡中的自己,她知道不能再向家人隱瞞下去的了。她撥開一直遮蓋著右眼的頭髮,望著綠色發光的右眼堅定地點了點頭。
另一邊廂,鬥虎望著鏡中的自己,他知道不能再向家人隱瞞下去的了。他撥開一直遮蓋著左眼的頭髮,望著綠色發光的左眼堅定地點了點頭。
兩人一走出自己的睡房,就遇上了對方。
「阿哥,其實我有件事想告訴你很久的了。」
「阿妹,其實我有件事想告訴妳很久的了。」
兩人幾乎是同一時間說出來的。鬥虎畢竟是較年長的那個,便打算讓玉亭先說。
「妳先說吧。」
「不,你可以先說。」
「傻妹,妳別禮讓啦!」
「好啦,那我就先說了,」她摸了摸那束垂在臉上的頭髮,「其實,那是不用說出來的,我只是想讓你看點東西而已。」
「我也只是想讓妳看點東西而已。」
既然不須說話,兩兄妺就同時間把自己那束垂在臉上的頭髮撥開。
「怎麼……我們的眼睛一模一樣的?!」
「阿哥,你的左眼什麼時候變成會發光的綠色的?」
「阿妹,妳的右眼什麼時候變成會發光的綠色的?」

回覆 引用 TOP

三 十二生肖之謎

「請問這個多少錢?」
有一個顧客拿著一個兔子形狀的擺設走到玉亭面前。
「讓我查查看……四百元一個。」
「四百元這麼貴?我還是不要了。」
「不打緊!」
顧客放下不買的貨品離開後,她要把它們放回原位。不過這次,她卻一直拿著它不捨得放回原位。
「怎麼上面的圖案這麼面熟的?」
她仔細地讀下去,終於讓她想起了。
「這些不就是尋寶圖上的字嗎?」
尋寶圖,她真是幾乎忘掉了那張長長的尋寶圖。這次再次讓她看見它上面的字,她尋寶的決心又再來了。
可是,那張珍貴的尋寶圖已經消失了!
「喂,你在看什麼?想偷懶嗎?」
突然,老闆娘走過來叫喊她。
「對不起!」
她只好迫於無奈把擺設放回原位。
「這是要放在哪裡的呢?」
她在架子上搜尋了一會兒,突然讓她發現了更厲害的東西!
「咦?原來還有別的擺設也有尋寶圖的文字?」
她數了數,連同她手中的兔子,總共有十件擺設都是印有尋寶圖的文字的!
「鼠、牛、兔、蛇、馬、羊、猴、雞、狗、豬…這不就是十二生肖了嗎?不過,怎麼會欠了龍和老虎的?不過也不打緊吧!反正我上次只讀了尋寶圖的一點兒,現在總算是比不能再讀下去好吧!」
她環顧四周,確認老闆娘不在之後,便把這十件擺設拿到自己一直坐著的收銀處,逐個讀了起來。
「哦,原來是這樣,第一段是印在老鼠身上的,這段我已經讀過了,之後第二段印在牛的身上……」
為免老闆娘會突現回來,她以最高速掃讀下去。
「我想中間的好幾段該不會太重要吧,只要我能找到地址就行了,不是嗎?」
直至她讀到小豬身上的字,她終於看見地址了!
「寶藏就是在…林士站?有這個地鐵站的嗎?」
她於是用手機上網搜尋一下。
「原來上環站最初是打算叫做林士站的!而如今,這個轉車月台尚存,只是位於上環站裡一個嚴禁進入的地帶?」
一讀到「嚴禁進入」四個字,她就馬上失望了。
「要是真的嚴禁進入,那我不就白費心機了嗎?不行,既然已找到寶藏的位置,我就一定要堅持到底!」
她再次讀一遍小豬身上的字,看看可會有辦法進入林士站。
「『由於林士站是嚴禁進入的地帶,因此必須以特別的方法攻破它,而這秘技就寫在第三及第五段』?第三及第五段,不就是印在龍和老虎的身上嗎?天啊!為什麼最重要的內容偏偏就印在這裡沒有的那兩個擺設身上?」
忽然,她聽見老闆娘的腳步聲,便以九秒九的速度將其餘十個擺設放回原位,然後端端正正地坐在收銀的位置,假裝什麼也沒有發生過。
同時間,她也想到了一個點子。
「老闆娘,我想問那套十二生肖擺設的龍和老虎什麼時候會返貨?」
「妳問來幹什麼?」
「是這樣的,剛才有顧客說想買。」
「哦,我想大概是一星期之後吧,返貨這些事情從來都不穩定的。」
什麼?一星期之後?那我不就已離開這裡了嗎?
從那時起,她知道她跟寶藏是沒緣份的了。但是那個神秘的林士站,她真的一直都忘不了。




回覆 引用 TOP

四 黑暗小醫生

「阿媽,妳相信我吧,我真的不是有心放火的,我連打火機也沒有帶,又怎能放火呀!而且,我真的沒有戴什麼有色隱形眼鏡,妳每月也只不過給我二百元零用錢,這又怎麼夠買一對隱形眼鏡呢!」
「阿媽當然相信你,你是乖孩子來的嘛!你是很循規蹈舉的,是不是?」
「所以,這一定是眼疾,一定是因為我的眼睛患了重病,才會發生這一連串的怪事!」
鬥虎和母親從北角站上車,直至到達上環站時下了車。
「鬥虎呀,你儘管放心吧,我這次找給你的是眼科名醫,他一定能夠醫治你的!」
兩人走進了信德中心,登上了十一樓。
「就是這間診所了!」
母親指著其中一間診所,門上掛著的牌子寫著「列德艾.柴爾德萊克.布拉克維舍德醫生診所」。
「列德艾.柴爾德萊克.布拉克維舍德……這醫生的名字,怎麼這麼長的?難道他是外國人?」鬥虎心想。
他一推開門,就被眼前的景象嚇住了。
「嘩,這是什麼地方來的?怎麼這麼像科學怪人的實驗室的?阿媽,我們是不是來錯地方了?」
「沒有呀,地址明明是這樣寫的!」
他只好懷著疑惑的心情走進去。趁母親替他掛號的時候,他走到一旁坐下,並拿些雜誌來看。他一打開,竟看見裡面滿佈古靈精怪的字句。
「這些是什麼來的?是達文西密碼嗎?……慢著,我好像在哪裡見過的?」
「鬥虎,輪到你了!」
「哦!」
他只好暫時放下那些神秘的字句,跟隨母親進入醫生房。
他們一推開門,竟看見……
「什麼?是個小孩子?!」
他打量起這個坐在桌子面前,穿著醫生白袍的小孩子,無論怎麼看,他分明就只有七、八歲,根本就不可能當醫生!
「鬥虎,不准對醫生無禮!」
鬥虎心想,這到底是什麼怪地方,母親怎會帶自己來這裡的?
「龍鬥虎,你好,你有什麼不舒服?」
「我前幾天發現自己的左眼不知道為什麼變成了會發光的綠色!」
「吓?會發光的……綠色?!」布拉克維舍德露出驚喜的表情,他拿出放大鏡來,仔細地望進鬥虎的左眼。
030684?…這個編號真面熟!」
「什麼編號?」
「我說的是你眼睛裡的編號!」
「你真是胡說八道,」鬥虎不以為意,「我的眼睛裡面又怎會有字的!」
「有!會發光的綠色眼球底下是有編號的!不過,我實在覺得這個編號真的很面熟,而且更是我一直在尋找的編號……」
鬥虎和母親真是聽得一頭霧水,同時間,布拉克維舍德從書櫃上拿出一本很厚的書,他翻了一會兒,就在某一頁停了下來。
鬥虎好奇地看看那是什麼東西,竟看見那一頁紙跟他的左眼一樣,都在發著綠色的光!
030684!真的是你!」布拉克維舍德站了起來指著鬥虎,神情十分兇惡。
「你到底在胡說些什麼呀!我以前都不認識你,我們又怎會有仇的呀!」
「對呀,醫生,你到底在說什麼呀?什麼眼睛的編號,又說什麼認得我兒子!」連母親也覺得很不可思議。
030684,你來告訴我,201658日上午948分,你在哪裡?」
「你說是上星期日早上?還未到10時,我是在前往教堂的路上,大概是天后附近吧!」
「那麼,當時你有沒有在地上發現了什麼?」
「地上?」他努力地回想,「啊,好像真的有!我記得那張寫滿怪字的廁紙了!」
「什麼怪字,什麼廁紙!」布拉克維舍德憤怒地拍桌子,「你怎能拿這麼難聽的字眼侮辱我的尋寶圖的?」
「尋寶圖?哈哈!我真沒猜錯,你真是個小孩子來的,那些玩意兒,你真的當真!」鬥虎被逗得大笑起來。
「你真是小覷了我的尋寶圖!」說著,布拉克維舍德的眼睛變成了會發光的紅色,鬥虎一看,嚇了一跳,「我親手寫的尋寶圖,又豈是你這種凡夫俗子能明白的!」
「醫生,我拜託你言歸正傳吧!」母親也忍耐不了,「你能告訴我,我兒子到底是患了什麼病嗎?」
「你兒子沒患上什麼病,」布拉克維舍德的嘴角向上翹起,「只是,凡是親眼目睹過尋寶圖的人,他的眼睛都會變成這樣!」
「那麼,能夠復原嗎?」
「說得沒錯,醫生你知道嗎?正是因為這隻眼睛,害得教堂以為我戴了有色隱形眼鏡,要趕我離開!」
「你這可惡的凡夫俗子!」布拉克維舍德越來越憤怒,「你呀!你拿了我的尋寶圖去廢紙回收,我還未懲罰你,你還敢跟我談復原?」
「喂!我是無辜的,你不要冤枉我!」鬥虎覺得他很沒道理,「我怎麼知道你那張尋寶圖是真的!」
「所以我便說你是凡夫俗子囉!凡夫俗子就要受我懲罰的了!」
「你要怎樣對待我?」
「讓我來告訴你,其實我是個黑暗巫師!我擁有世上所有的魔法,我想怎樣處置你,我都可以!」布拉克維舍德甚至開始從人的外形變成怪獸,「我要你的眼睛一生一世都是這個模樣!不僅如此,你的整顆眼球都要變成黑色,是最可怖的那種黑色!可怖得,全世界人看見你,都不得不馬上躲開!他們要把你當作妖魔鬼怪,永遠也要害怕你!」
說完,他一向鬥虎的臉揮手,鬥虎的左眼眶內就變成了一大片黑色,而且還有黑色的液體從眼瞼流出來。

回覆 引用 TOP

[隱藏]
五 龍與虎

從這天起,玉亭不用再上班了,因為她之前欠老闆娘的已經還清了。剛好今天是星期六,她終於可以休息一下了,便一睡就睡到十一時。
「唉,還是起床吧。」
她一走出房間,就看見了飯桌上放了一張便條。
「噢,原來我忘了,阿媽今天要帶阿哥去看眼科醫生呢!希望他的病可以治好吧!」
站在一個人也沒有的家裡,她忽發奇想。
「我好像很久沒有偷進過阿哥的房間了,不如就趁他今天不在進去看看吧!我真想知道他有沒有女孩子追求!」
她推開門,環顧鬥虎的房間四周,當然找不到什麼被女孩子追求的證據,但是他書架上的兩個擺設吸引住了她。
「咦,這兩個…不就是我之前一直在尋找的龍和老虎嗎?原來阿哥他有!」
她把它們拿下來,就看見它們的底下貼著一張便條,上面記錄了這兩個擺設是鬥虎的朋友送的。
她小心地撕開那張便條,好讓自己能看到全部的字。
「我找到那個攻破林士站的秘訣了!原來,就是要帶這兩個擺設前往現場!」
          
  「鬥虎!鬥虎!你要去哪裡呀?」
  「妳不要跟著來!」鬥虎狠狠地推開母親。
  「兒子他怎會變成這樣的?」母親擔憂得皺起了眉頭,「他平時完全不是這種態度的,怎麼看完醫生之後,好像變了另一個人似的?」
  現在的鬥虎連外貌也不再像從前的鬥虎了。他不僅是左眼變了黑色,會流出黑色液體,更是連內心也徹底改變了。他不再喜愛他的家人,也不再是個思想正直的少年。
  他離開信德中心後在干諾道中上緩慢地走,在他眼裡所看到的人和事都已變成黑色。他多麼的想摧毀眼前的一切,好成全他黑暗的內心。所以,現在就只欠一個可以引起他發怒的導火線。
  突然,一個非常熟悉的人在他的眼裡出現了。她束著曲髮雙馬尾,臉上掛著天真的表情,跑起來真是嬌俏可人。
  她,就是他從前最愛的妹妹。
  咦,慢著,她手裡拿著的是什麼?他走近去一看……
  「龍玉亭,妳幹什麼拿著我的東西?」
  被哥哥發現了,玉亭心急如焚。
  「對不起,阿哥,其實是這樣的,我差這兩件擺設就可以找到寶藏了!」
  見鬥虎的表情仍然很嚴肅,玉亭覺得很奇怪,因為平時來說,就算是冒犯了哥哥,只要向他撒嬌,他便不會生自己的氣。
  「阿哥呀,我知我今次頑皮,但是這個寶藏對我來說真的好重要的唷!你就原諒我這個阿妹一次,好吧?其實我好愛你的!」
說完,就如常親了親鬥虎的臉頰。
「滾開!」
「阿哥,你…你推我?!」玉亭坐在地上望著自己親愛的哥哥,完全不敢相信剛才的是他做的。
「阿哥,你怎麼了,我不是已經跟你道歉了嗎?」她悲傷得哭了起來,「如果是以前,無論我做得有多錯,你都不會向我動粗的!為什麼你會突然變成這樣的?為什麼呀!」
「妳這個無聊的丫頭,我不知道妳在胡說什麼!」他的表情是多麼的冷酷無情,「總之妳快點滾開,不要再碰我的東西,否則我對妳不客氣!」
「阿哥!」她繼續坐在地上哭鬧個不停。
鬥虎彎下腰來,一碰到跌在地上的兩個擺設,雙手就生出火來。
他咬牙切齒地望見這兩個情如兄弟的朋友送他的擺設如今身陷火海,心裡依然無動於衷。
然後,他用力一扔,把它們拋出馬路。星星之火一碰到車子和瀝青路面就蔓延起來,不消一會,整條馬路都陷入了熊熊火光。
「嘩!這裡發生什麼事呀?」
「火燭呀!快打999!」
周圍的人正要慌忙逃生,火就越燒越旺,令信德中心一帶的一大片地燒得不剩可以站立之地。最終,不論是路面的行人還是馬路上的車子,都因為地陷而跌進了地底下面。
「地底下面……不就是上環站了嗎?……」
還沒說完,玉亭就跟其他人和車一起跌下去了。

[ 本帖最後由 是仁 於 2019-10-12 10:35 AM 編輯 ]

回覆 引用 TOP

六 林士站之戰


「我在…什麼地方…」
玉亭一睜開眼,就看見了一個廣闊的地方,很像一個普通的地鐵月台,淺啡色的,尤其是像上環站。可是,明明牆上有空位,卻沒有寫上是什麼車站。不過,如果它真的是個車站的話,月台邊緣沒理由會有圍欄的。
這一切的條件,正是符合了林士站的特徵。
「林士站!我終於能進入林士站了!」
她真想不到自己竟然不須靠那兩個擺設上的什麼秘訣,也能輕易進入這個神秘的地方。
「好了,現在正是找出寶藏的最佳時機了!我親愛的寶藏,你在哪裡呀!」
她發現了月台邊緣旁邊有一道樓梯,原意該是讓清潔工人走下去的。
她沿著從沒有人走過的樓梯走到路軌的位置。由於這裡一片漆黑,因此位於不遠處的一個光亮的寶盒,就很快地讓她發現了。
「是你了!是你了!我親愛的寶藏,我們終於相遇了!
幾經辛苦,為尋求而花了許多時間和精力,現在終於修成正果,她真是興奮得不能控制自己。
裡面,到底會是什麼呢?會是許多美麗的衣服嗎?還是可愛的洋娃娃?
她慢慢地把蓋子打開,心跳得極快,快要跳出來了。
「什麼?」
她一看,裡面竟然空空如也!
「不是吧!」
找得這麼辛苦,寶藏竟然不存在?
「哼!到底是誰開個這麼大的玩笑!我還以為是什麼這麼了不起!」但想了想,她又安慰自己,「唉,玉亭,妳就別這麼天真啦,這世上哪有什麼寶藏的呢!全部都是騙人的!」
就在她失望得要馬上離開之際,月台上的燈光一轉,就射到盒子裡的一個平面上,映照出一段句子。
「咦?原來裡面不是什麼也沒有?」
她再次跪下來,仔細地讀了那段句子。
「什麼,原來這個盒子本身就是寶藏?!……『凡是任何因為讀過尋寶圖而眼睛變色及獲得生風生火的超能力的人,只要躲進這裡,便可解除身上所有法力,變回正常人,過回正常的生活……』」
第一時間,她當然想到自己的情況。不過,現在更急需要這個盒子的,似乎不是自己。
因為,她突然間記起了哥哥的左眼已經不僅是綠色,而是會不斷流出可怖的液體的黑色!
「其實,阿哥他不是變了的,他只是被魔法影響了,才會變得連人也不像!」她站了起來,握緊拳頭,心裡充滿希望,「所以,只要我能夠想辦法引阿哥進入這個盒子,他便可以變回正常人了!」
就這樣,她抱著大大的盒子,回到許多人都跌了進去的上環站月台,看見鬥虎仍在那裡瘋過不停。
「阿哥!」
鬥虎縱使聽見了世界上最甜美的聲音在呼喚他,剛硬的心仍然不被打動。
「又是妳這個丫頭!」他走向她,「妳躲到哪裡了?」
「阿哥!你先不要這樣,你聽我說,我是不會傷害你的!…呀!放開我,你別這樣!」
鬥虎著了火的手捉起了她的衣領,她的衣服馬上就著火了。她嚇得不知所措,只懂得向它撥風,當她的手不小心碰到胸口上的火時,卻驚訝地發現她的手是不會燒著的,而且她的胸口不痛,也不會燒傷。
「阿哥,」她沉重地望著他黑色的左眼和爬在臉頰上的黑色液體,「既然你狠心到一個地步連自己的親生妹妹也傷害,那我也對你不客氣了……」
說完,她就脫下可以阻止風吹出來的手套,向他伸出手。接著,一陣怪風就從她的手吹出來,風力越吹越大。
「嘩!好大風呀!」
壓在兩邊月台的人都不敵她的手吹出來的強風,不僅如此,連地鐵車廂也左搖右擺起來了。
然而,就只有鬥虎,無論風力有多大,他都還能站著不動。
「怎會這樣的……阿哥……你的心腸真的可以變得這麼僵硬……」
她閉上眼,用思想將最大的力量推出來。一回想到從前和哥哥的快樂回憶,她的手吹出來的風力就一級一級地上,超越了十號颶風,甚至是香港史無前例的烈風,一個可比龍捲風般力量強大的超級暴風。
這種風力實在是太大了,大得整個月台也受不住了,柱子快要斷了,地面快要裂開了,而鬥虎,也開始站不穩了。
「阿哥,為了你,也為了我,原諒我最後一次吧!」
她意識到她已向成功邁進一大步了,便乘機對準一早就放好在遠處的盒子,將鬥虎吹起。鬥虎隨著強烈的熱帶旋渦,最終跌進了盒子,盒子也自動關上了蓋。
就在這一刻發生的同時,剛才一直被火燒著的地方,火全部都自動熄滅了,被燒焦了的東西,也都自動復原了,就連玉亭胸口上的火,亦都消失了,連一絲煙也沒有。

回覆 引用 TOP

「啊呀!剛才簡直是嚇死我了!」人們見危機已過,便盡快脫離,最終走剩玉亭和她的母親。
「玉亭!」母親跑上前與她的女兒擁抱。
「阿媽,妳沒事嗎?」
「我沒事,能夠在這裡再次遇見妳,我實在太感恩了!我還以為妳已經葬身火海了!」
「阿媽,妳別這樣說,瞧我多麼堅強!我是不會有事的!」
「可是,你阿哥他……」
兩人走到盒子面前,跪了下來,慢慢地打開蓋子。
「阿哥!……」
望著滿臉灰燼、已經緊閉上了眼睛的鬥虎,玉亭再次悲傷地流下眼淚。
「阿哥!你快醒過來吧,事情已經過去了!你已經復原了,但為何你仍然不能醒過來呢?」
「玉亭,盒子裡面沒有寫嗎?」
「沒有!」她搖頭,「裡面只寫了它可以使人復原,卻沒有寫如何甦醒!」
「玉亭,」連母親也流淚了,「妳是為了拯救無辜的路人逃離火災而犧牲妳阿哥,是嗎?」
「不,我正是為了拯救他脫離黑暗魔法的束縛而迫於無奈這樣做的……」
忽然間,一個矮小的影子在兩人面前出現了。玉亭抬頭一看……
「你是……列德艾…柴爾德萊克…布拉克維舍德?」
她想不到,自己竟還記得他那般長的名字。
「玉亭姐姐……」
這時候的布拉克維舍德,身穿的不再是當天兩人相遇的童裝,而是一套黑暗巫師的服裝。
「列德艾,其實,你到底是什麼人來的?」
「妳現在看見的這一切,歸根究底,都是因我而起的,」他的眼睛再次變成紅色,令玉亭猜想自己的綠眼睛是不是跟他有關。
「從妳拾到尋寶圖的那天開始,到你兩兄妺的眼睛變成會發光的綠色,甚至是你們的超能力,這一切都來自我的魔法。」
「為什麼…為什麼你要這樣做?你知不知道,你這樣地破壞我們的日常生活對我們而言是多麼的麻煩的嗎?」
「玉亭姐姐,如果妳還是這樣想的話,證明你們這些世人仍是那麼的天真!」布拉克維舍德指著她說話,她覺得他真的很沒大沒小。
「我做了這麼多,都是希望你們能夠知道這個世界上其實是存在著魔法的。結果你們一看見奇異的現象,就只以為是自己病了,或者是自己看錯了,多番隱瞞、甚至否認魔法的存在。事實上,魔法有什麼不好呢?魔法不是可以幫助你們在日常生活更加方便嗎?為什麼你們仍然不肯相信魔法,只主觀地以為魔法是假的、只存在於故事中呢?」
「經過了這幾天這麼多的事,我們還敢不相信嗎?」玉亭站起來,彎下身,捉著布拉克維舍德的小手,「列德艾,你就當憐憫一下我們,救救我阿哥吧!我們不知道怎樣令他甦醒,我不想他就此一睡不醒啊!」
布拉克維舍德鬆開被捉著的手,走到鬥虎面前,用手替他抹去臉上剩餘的黑色液體。
「龍鬥虎,我知道你本來是個光明磊落、樂於伸張正義的好少年來的,希望你藉著這一件事,能夠記得其實在這個忙碌而紛亂的世界裡,尚有我們這一群為魔法而努力不懈的人。」
他又轉向玉亭,「加上,玉亭姐姐妳當天在我跌倒時扶起我,還送我回家。妳這麼溫柔、這麼有愛心,我又怎能不報答妳呢?念在妳對我的恩情,我決定答應妳們的請求,讓他甦醒過來。」
玉亭和母親一聽,都欣慰得笑了起來。同時間,布拉克維舍德左手按著鬥虎的胸口,並舉高右手向天誦讀咒語。不消一會,鬥虎就慢慢地睜開眼睛了。
「阿哥!」
「鬥虎!你終於醒啦!」
兩母女緊抱著鬥虎,激動得不停流淚。
「我…我在什麼地方……咦?我怎會無端睡在盒子裡的?到底發生過什麼事?阿媽、阿妹,妳們又為什麼哭成這樣?」
「你不知道發生過什麼事不要緊,」玉亭的眼淚流到鬥虎的衣服,「只要你能平安地回到我們的身邊,我們就已經很滿足了!」
「咦?」母親轉頭一看,「玉亭,怎麼列德艾不見了的?」
「對啊!」玉亭也看不見他,「他這小孩子,竟然這麼快又消失了!」
兩母女扶著鬥虎起來。
「列德艾是誰?唉呀,阿媽、阿妹,妳們在說些什麼呀,可以告訴我嗎?」
「唉,好吧好吧,你想知道多少,我就一一告訴你吧……」
……什麼?這是真的嗎?傻妹,妳是在作故事給阿哥聽而已,是嗎……」
三個人有說有笑,便離開了上環站月台,將那個神秘的寶藏盒子,遺棄了在神秘的林士站。


-〈完〉-


備註:
「列德艾.柴爾德萊克.布拉克維舍德」的意思是
Red Eye Child-like Black Wizard

回覆 引用 TOP



伸延閱讀
[按此隱藏 Google 建議的相符內容]
 提示:支持鍵盤翻頁 ←左 右→ 發新話題發佈投票
請先登入
小貼士:
依家可以用“@”tag會員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