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wants TV消閒生活手機討論遊戲地帶影視娛樂校園生活數碼科技寵物樂園學術文化體育世界購物廣場時事投資貼圖影片上班一族美容纖體戀愛婚姻汽車討論成人資訊博彩娛樂資源交流站務管理
發帖
註冊 登入/註冊 微博



追帖 打印

[小說] 爆發 [殺手+鬥智]



[隱藏]
鬼豹再說:「冇絕對把握嘅野我唔會去做。尤其是而家依個情況,我一行錯步就會死,我唔會冒依個險。」   

「咁即係點呀?妳唔係要同我地同妳試呀嘛?」男生即問。   

「唔怕同你講,係。」

「嘩痴真係奉旨傻啦根借我地過為橋啫?」

「聽我講先。」鬼豹稍舉高右手, 再繼續說:「我希望大家明白,我唔係借你地過為橋。依個決定唔只係為咗我自己同埋我老公,而係為左整體。因為我先前都講過,就算我地死左,你地都係走唔甩。我先前都講過個女仔揸住學校地雷嘅開關,你地係冇可能夠佢玩。我唔怕講多樣野俾大家聽,我地兩公婆其實係殺手,依啲情況我地經歷過不下十次。要走出依間學校嘅地雷,其實唔難,不過要有啲技巧。但我地兩公婆困住咗喺度,根本唔能夠做到任何野。」   

大家相互望了幾眼後,那男生再道:「咁喂 ...冇理由真係揾我地試呀嘛?」   

「放心。唔會係你地,係佢地。」     

雙魚幸美與後方一眾學生乘電梯到上方的房間,通往校長室的門早已被打開。   

首先進去的雙魚幸美瞥了眼桌子下方位置:「你地個校長死咗喇。」   

後隨的一個女生說:「咩呀?妳又知嘅,佢都唔...」學生們陸續行至㮚前附近, 繞過地上的物體。

雙魚幸美問:「教師室係咪喺隔離?」   

轉向後方再次問:「係咪喺隔離呀?」   

「sorry...」後面的女生左手扶著桌邊,頭擰了過去桌子的相反方向:「喺隔離...」   

「跟我過去教師室。」雙魚幸美出門而去,隨即走進隔方的房門。  

教師室的門口被前方的課室遮擋著。若處於靠操場的走廊望向左方盡頭,視線只能觸及教師室,卻不能見其門口。

人龍緊跟雙魚幸美入教師室,待在樓梯口的三朝千代子等人依然觀察著下方的舉動。   

裏面剩餘的幾個老師望著她與學生們徐徐進來。   

老師之一的Miss 蕭見罷遂問:「你地...係頭先嗰班人定點架?佢地聽到把女聲就個個走哂...你地究竟係點架啫?」   

此時再集中於前頭托著麻袋的女生:「妳又係邊個?」

學生們已全數進入,雙魚幸美放下了麻袋到地上。

回覆 引用 TOP

蘇sir見其餘四個老師都望著自己,遂慢慢行至雙魚幸美跟前:「妳係咩人?依袋又係咩蒞?」   

雙魚幸美旁邊有張學生椅。   

她伸手向椅柄撫摸,注意力由椅柄轉向蘇sir前額,再轉回椅柄。

蘇sir再上前些問:「妳唔係學生蒞架喎?妳蒞依度...」雙魚幸美舉高椅子,用椅柄與坐位之間的空位套住蘇sir的頸,並一直拖,拖,拖,     拖到後方的一張桌邊時,便猛力一拉,  再拉,拉,拉,拉拉拉拉拉拉拉拉

其餘老師擠到一起, 蘇sir後腦撞向桌邊,再撞,撞,撞,撞撞撞撞撞撞撞撞。雙魚幸美把椅挪開,放到地上 。   

忽將椅側豎起至左臂上方,向攤靠桌邊上的頭頂連續揮下。   

隨學生的視角看去,不見蘇sir的頭,只見身軀顫了下,又顫,再顫。   

把椅挪開後,扭了下頸,便拖椅向學生方向慢行去。   

那學生頻眨眼皮,遂低頭褶皺衣角,幾個學生轉過身。

她終於行至最前頭的一個學生跟前,忽轉身奔至相反方向,

/舉椅,躍身,往下揮落,繼而向前踱着數步,一躍而站上桌。
/////////椅子被反彈至某處, 後再墜落至蘇sir腳邊

雙魚幸美掃視畢眾人,再說:「我相信在場咁多位學生唔多唔少都聽過勒希曼依個教派。只可惜因為一啲傳媒渲染,將勒希曼教改成邪教之類嘅野。我想大家喺度問自己一個問題,你係咪一個有自由意識嘅人?」         

「你答我,」左手直指遠處一個學生:「你係咪?」   

「我?」該學生向其餘揚眉,並道:「我呃...唔,唔算係。」

往其旁指:「你係咪?」「唔係...」

再往旁指:「你?」 「唔係。」      

再過些指:「你,你答我。」「唔係!」雙魚幸美躍回落地:「我地明明係人,大家都係咁高咁大,點解要困喺依個咁嘅鬼地方受人束縛?」指向另一邊的老師們:「點解要俾啲咁嘅人禁錮住我地,點解要俾啲咁嘅人掌握住我地嘅生死?」老師依然擠到一球。






回覆 引用 TOP

她把手指放回,踱了數步再說:「你地睇下全世界有邊度地方係好似我地咁,全世界有邊度地方係好似我地咁離譜,返學返到好似入勞改營,日日擔驚受怕, 驚唔知有日講錯啲乜,就即刻俾學校判死刑,有時甚至會連累到屋企一齊死!」

雙手放到背後,踱至某處即又踱回來,視線未曾離開學生們。   

步止,再道:「係邊個,係邊個搞到我地咁嘅情形,係邊個? 就係依班自以為是嘅老屎忽。累到你地今時今日生唔生死唔死嘅就係依班人渣,就係依班元兇,」

跨步至老師們跟前,手腕猛地晃搖指向他們:「依班殺人兇手! 我問你地,你地係咪仲要俾依班人統治,繼續俾依班人玩落去?」再抬頭盯向學生。

學生幾乎一致定眼望向眼前的老師們。雙魚幸美瞥眼間見牆上一幅喬老師肖像的相架。   

她略低首,雙手互靠腰後,行至掛有肖像的牆壁跟前。   

稍加發力,相架已從牆中甩出來。   

雙魚幸美望著手裏的相架,邊踱步邊將架裏的相片取出。   

右手一丟,相架撞至一電腦熒幕邊繼落到地上。
///////Miss 蕭顫縮兩肩:「豬!」   

雙魚幸美再踱步回來,期間望望眾人再轉回喬老師。   

踱至學生堆前方停,舉起肖像於眾目前:「依個人,係你地最尊崇,又或者係你地被迫最尊崇嘅喬老師。不過我話俾你地知,如果你地係決心想做返個人  決心想做返個有自由意識嘅人,   你地就要將以前固有嘅諗法全部拋棄  全部撕攔!依個喬老師係促成我地依個制度嘅人,嚴格蒞講佢先至係真正嘅元兇。由而家開始,我地就要建立我地自己嘅制度   我地係俾人踩落地底嘅靈魂   係時候要爬返上蒞!大家記住  俾人長期踐踏嘅人  即係你地   先係最有力量嘅人   你地嘅力量係冇人可以阻止到!」




回覆 引用 TOP

晃搖的食指瞄準老師:「依班人   依班長期當你地係地底泥嘅人   我地唔應該當佢地係人   佢地只係依個地球上面最低等嘅生物   係最低  最賤嘅生物   佢地嘅存在係用蒞俾我地殺, 同埋當奴隸咁差遣!我事先聲明,我地嘅任務係神聖。任何人,包括係我地自己人   如果佢妄想要阻撓我地任務   佢亦都會同互助會班老師一樣被視為最低等嘅生物!」

猛力放下手,身稍前傾   雙魚幸美再面回學生們說:「想爬起身做返個人,冇人可以幫到你地,我剩係可以扶一扶,但係要起身都要靠你自己。我而家再問一次,你地係咪一個有自由意識嘅人?你答我。」 「係!」

「你!」「係!」 「你呢?」 「係!」

她蹲下身,從袋裏拿出把刀來,行向蘇sir處。

沒有動靜的蘇sir後腦勺貼桌,五官仰天花。

「全部人一齊答我,你地, 係咪一個有自由意識嘅人?」刀鋒左至右劃向屍體喉嚨。

「係!係係,係...」  

「係唔係?」反方向右劃至左。

「係!係係,係係係係係!係係係係係!係」

「聽唔到?」再從左劃至右。

「亻亻亻亻亻亻亻亻亻系系系系系系系系系系」

「你地仲唔攞埋把刀過蒞一齊斬?」

在場的學生一致過去袋前,揮刀衝向蘇sir。

三朝千代子將注意力由操場轉至手上的地雷裝置。

短鼻狗則繼續注意操場情況:「唔對路,佢好似仲未肯罷休嘅?仲有乜好講呀?」

血鯨扶向攔杆外望:「你驚咩啫,嗰兩條友都困死咗喺入面咯。唔炸死咪由得佢地喺入面餓死囉,唔係點呀?」

「咁都唔係辦法啫,佢地一日唔死班學生就一日都會困住喺體育室外面,咁咪一鑊熟?」

三朝千代子抬頭道:「我相信依個狀態唔會維持好耐。佢地要走出依個地雷都唔係冇可能。條白線唔係每個位都會爆,佢地夠運嘅話走得出蒞都唔係冇可能嘅事。」






回覆 引用 TOP

[隱藏]
血鯨身微靠前貼攔杆:「有冇咁好彩呀?」

「當然依個可能性唔高。不過比起依樣,有個可能應該更加貼近現實。」

「最貼近現實咪就係佢兩個當場炸死囉。」

「最驚唔係。我而家擔心嘅係我高估咗班學生嘅智商。睇情況佢地仲好似猶豫緊做佢地嘅替死鬼,蠢人真係最唔值得人寬恕,天生就抵死。佢地做蠢事死唔緊要,最大問題係佢地會令更加多人陪佢地死。」

「萬一佢地真係肯做替死鬼,都對唔到我地做到咩威脅啫?」

「當然有啦。佢地咁多人,兩條白線可以死幾多人?到時仲有大把學生聽嗰兩條友點。」

短鼻狗向三朝千代子道:「不如咁,趁而家依個形勢,佢地又未上到蒞,不如我地落返二樓暫時撤一撤退先。如果唔係我地依個位冇得走架喎?」

血鯨轉向他:「撤一撤退?你要走喇咩?」

「我意思係咁落去唔樂觀,佢地真係上蒞嘅話你打九個呀?點解唔趁依個時候撤退先,再返去從長計議呢?」

三朝千代子搖頭:「冇可能,我話過今日要睇住佢地班人渣死哂先肯算數。咁樣走咗去件事會更加惡化,如果我今日唔能夠解決到依單野,咁我出到依間學校又有乜意思?當然,你要走嘅我唔會留你。」

「即係咁建議下啫,依個只係其中一個辦法,未必係最好嘅。其實就算佢地上蒞,我地都應該有辦法解決嘅。」

「一班學生如果真係咁䘉要同我作對,我唯有殺佢地。」三朝千代子舉起手機:「唔好唔記得,我有地雷,主場喺我手。依度周圍都係地雷。佢地走得出操場,都走唔出其餘嗰啲。冇錯佢地好多人,要諗計,係有啲複雜,不過唔難。」 說完便低頭對回屏幕。

三樓只有一個地雷,就是位於走廊盡頭的教師室。

三朝千代子向左方盡頭的教師室望了眼。

回覆 引用 TOP



伸延閱讀
 提示:支持鍵盤翻頁 ←左 右→ 發新話題發佈投票
請先登入
小貼士:
依家可以用“@”tag會員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