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wants TV消閒生活手機討論遊戲地帶影視娛樂校園生活數碼科技寵物樂園學術文化體育世界購物廣場時事投資貼圖影片上班一族美容纖體戀愛婚姻汽車討論成人資訊博彩娛樂資源交流站務管理
發帖
註冊 登入/註冊 微博



追帖 打印

[小說] 三十世紀神鵰俠侶



[隱藏]
悍女瞟了楊過一眼後,就逕自坐下。之後又是那個女人,跟她說了一堆同昨天一模一樣的工作安排。

一山還有一山高,那個不太和善的女人稍跟新同事眼神一碰,即時明顯的畏縮退避。跟昨日的氣焰判若兩人,狀甚滑稽。

新同事處處流露出對委派工作的厭惡,口中不時低吟著什麼什麼沉悶不堪沒趣味工作之類的投訴。

楊過好奇心起,不時打量著她的舉動。新女同事意識到他的偷窺,立刻以凌厲眼神還擊。不過當兩人四目交投之際,女同事的眼神突然間急劇軟化,更發抖的指向楊過道:

「你……你是楊大哥嗎?我找得你好辛苦呀!你怎麼會在這裡?」她越說越大聲,更驚動了工作間內的男主管,他二話不說就跑過來。

「你們工作時間談話,要扣今天十分之一工資!」主管的咆哮震懾了附近的好奇眼光,不約而同收起了八卦神態。

「憑什麼要我們工作?你們跟歐陽鋒都是蛇鼠一窩的。我根本就不想在這裡!」

張無忌見到新同事發難後大為緊張,意圖勸阻,不過為時已晚,好幾個身材魁梧,穿著軍人服裝的男人已經跑了進來,團團包圍住女同事和楊過。

那些軍人好像一早得知自己要做拘捕行動,預先拿出了兩對應該是一早準備好的手銬,其中兩位先鋒更有所行動,出手意制服兩人。然而兩人不知如何被摑了幾記耳光,當中較高大那個的右耳更滲出鮮血,痛楚不堪。

其他人意圖一哄而上,但還未踏前一步,就已經啪啪啪的吃了悶棍。

軍人立刻將武力升級,掏出了激光劍,意味著要格殺勿論。不過劍還未發亮,就被一團身黑影光速的奪走了。

「你們不覺得可笑慚愧的嗎?人類本來已經可以和平又公平的共處,但現在竟倒退到一千年前的景況,不要再助紂為虐了!」勸諫的是拿住一堆激光劍的張無忌。

外邊突然間傳來一些刺耳的聲音和奶白色強光,明顯是軍方的增援…………

回覆 引用 TOP

密集死光從四方八面射進,張無忌雙手一揚,築起了一道紫色的能量牆,擋住了使人目眩的致命攻擊。



局勢似乎化險為夷,但當死光攻擊漸漸休止之際,有人卻從迷漫煙霧中,突竄進了出來。此人身形巨大,頭上戴上了一頂尖錐狀金色帽子,而雙手各拿著一片金黃色圓輪狀物體,不住發出詭異笑容。



「張無忌,終於有機會跟你交手了。」說罷更發功運勁,刹那之間周遭夷為平地,而震波更摧毀了張無忌的氣牆,幸張功力深厚,只退後了兩步,並未受傷。



張大驚,立刻看看身旁兩人的安危。楊過無恙還算是預料之內,但那新女同事竟也是絲毫無損,兼容貌鎮定。除了身懷絕技,別無其他解釋。



張也來不及再作分析,因為新一輪的攻擊又來了。該人以一對金輪做武器,橫掃過來。



張沒有閃避開來,反而冒險地從兩塊金輪的空隙中借勢還擊,掌勢直攻該人中線。那人沒想到張竟然可以有這樣的反擊,竟極速的退後。



該人止住了攻擊,眼神一沉,之後流露出懊悔神色。他驚覺剛剛輸掉了一場心理戰,若果他不閃退,大不了吃他一掌,但張無忌將無法及時地收回那攻擊中的左手,到時張的左手,一定會被自己的金輪軋斷。



而張暗地裡也抹了一把汗,剛才對方的金輪,跟自己的肉身只不過相差毫釐。假若對方不肯罷休,又或者是遇上功力較遜,反應較慢的對手,自己的左手必定報廢。



這個時候,那不速之客把視線轉移到張身旁兩人,之後更露出了驚愕神色。



「要不要再看雙劍合壁的威力呢?」那新女同事突然插口,想不到這話的殺傷力更甚於張的武學,使得那人匆匆拋下一句,就逃之夭夭:



「張無忌,改日再與你一決高下。」



本來嚴肅刻板的工作間,現在已經變成了一埋廢瓦,而其他同事一早已經避走,不知所終。不過女同事反而開懷大笑,她似乎真的很討厭這裡。



「金輪國師今非昔比了,以前那會這麼膽小!」她帶點感嘆地道。



其實張無忌從那人手持的武器,已估計到他就是金輪國師。不過剛才那種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兇險,和國師功力之深,身旁的女子還未洞悉得到。估計她有深厚內功根基,但整體實力還未至於去到高等級。



就在兩人各自沉思之際,身旁一路不發一言的楊過,突然昏倒過來,使兩人大吃一驚…………






回覆 引用 TOP

張無忌把楊過拉到一暗角,脫去上衣,叮囑新同事在旁邊把守,就運起內勁,雙掌拍向已經深度昏迷的他。

可惜過了大半個小時,仍然未有任何起色。遠處更傳來了飛行器的巨響,有可能是金輪國師的援軍。

正當女同事凝神以待之際,不請自來的,原來是一位看來弱不禁風的年輕女郎。

她的模樣看來相當之忐忑不安。

她呆望著正在運功,已經弄得滿頭大汗的張無忌,和那半身彎下毫無氣息的楊過,眼眶淚珠滾滾而下。

「你是誰?」那少女看來並無任何惡意,但新女同事對這不速之客,仍懷著濃烈戒心。

「芙兒,我是完顏萍。不要說那麼多,先救楊大哥要緊。」

郭芙鎖住眼眉,再細心打量那位得悉自己身份,和跟在大宋認識那位同名同姓的女子。心裡表面上是恐防有詐,但內裡還有更深層的私心作祟。

「張無忌,我來助你。」那自稱完顏萍的女子火速在張背後推上一雙掌。

性格依然衝動任性的郭芙,不明就裏地發掌轟向完的腰間。完只顧幫助張無忌,完全無法預料她會乘人之危,硬生生接了那掌水後,倒在地上痛苦呻吟。

「你……你還是這樣的脾性,你害了楊大哥一次還未夠,現在還要來多一次?」幸好郭芙沒有運足勁,完顏萍咳了幾聲之後,就安然無恙地站起來。

「我怎知你是不是真的完顏萍呀?」郭芙一貫地散野。

正全力以赴醫治楊過的張無忌,可能被她倆的行徑騷擾到,突然間哇的一聲,吐出了滿口鮮血。

兩女大吃一驚,慌忙扶起他,但張已經陷入了半昏迷,而楊過依舊毫無動靜。

「你做了那麼多世人還是這種品性,第一世你弄到楊大哥丢了右手,如今你更一次過想弄掉兩位大俠性命?

完顏萍按耐不住摑了她一記耳光,知道闖出禍來的郭芙沒有還手,跪倒在楊過跟前啜泣。

「你們不要這……這樣,不關你們……的事……」張無忌還未說完,立時失去知覺。

兩女不知所措,互相呆望。

但更糟糕的是,金輪國師無聲無息地回來,不假思索就雙掌轟向兩女…………




回覆 引用 TOP

還是完顏萍反應較快,她一手推開郭芙,自己連消帶打,反手轟向國師面門。



但可惜她還未有張無忌楊過的功力,金輪國師突來一記沉肘,正中完顏萍手腕,劇痛之下一縮手,反而中了國師圈套,臉上連吃兩掌,弄得金星直冒,一時間消失了知覺。



郭芙暗地從裙袋掏出一些圓形東西,手指一運勁,統統轟向國師。



兩人相距只不過一個身位,可惜國師技藝超群,一息間就以他最拿手的兩道金輪,將所有暗器打成粉狀。



「郭大小姐,千多年來,你的功夫還是這樣平庸,真是令你爹爹蒙羞。」



郭大小姐本性早被毒霧還原,那還受得這樣的抵毀!她不理得功力跟他的大幅差距,將袋裡的暗器全數轟出。目睹他絲毫無損之後更大發蠻勁,赤手空拳毫無章法地擊向國師那被金輪護得密不透風的身子。



「你怎麼完全只攻不守?難道有詐?」郭芙那種攻擊模式,跟完全不諳武學的普通人無異,但這一點,反而使國師卻步,他以雙輪不停轉動作勢攻擊,但同時間又退避了兩步。



與此同時,漸漸恢復了知覺的元顏萍,打開了激光劍,刺向剛剛後退的國師後頸。但國師豈可這麼輕易被偷襲到?他身子一躍一踢,完顏萍的激光劍已經輕易被踢甩。



幸好兩女沒被嚇到,更心有靈犀般同時左右兩路反擊,而招數一攻一守,異常地充滿默契,恰好互補彼此的不足,竟跟國師對拆了數十招而未落下風。



國師沒料到雙女合攻,功力竟然有這樣顯著的增添。雙眼輕輕斜盯,見詭計已得逞,心想無謂再糾纏下去,於是兩輪一壓,止住了兩女的劍擊。



「老子今天玩厭了,就留你們兩個狗命多幾天吧!」說罷格格大笑,以輕功逃之夭夭。



兩女殺得性起,竟然有追擊之念。可惜力有未逮,轉眼已經失去國師的鬼影。



「如果再打多數十招,說不定可以取去他首級。」郭芙心生不忿。



「郭芙,我倆中了伏!」完顏萍無故變得相當之嚴肅,而這嚴肅,深深喚醒了她。



兩女茫然看著本來躺臥著張無忌和楊過的位置,但兩男已經不知所終…………






回覆 引用 TOP

[隱藏]
公元3218年,歐陽鋒成立新宇宙聯盟,並自稱西毒王。翌年更發動了全面侵略戰爭,正率領一千艘新建戰艦,浩浩蕩蕩向宇宙聯盟成員星系出發,意圖一戰功成,稱霸宇宙,全面恢復君主專制獨裁制度,和舊式資本主義。



宇宙聯盟主力軍統帥郭靖,正在楊過小龍女隱居的小行星,督做新式快艦和訓練新軍,小行星已經成了宇宙聯盟重要的軍事要塞。



小龍女被委任為副帥,將會率領一支為數三百艘戰艦的游擊軍抗敵。



楊過張無忌失蹤已有一段長時間,而根據聯盟所委派的智能間諜蝴蝶所提供的線報。兩人已經被完全洗腦,將過往記憶全刪除掉 更被植入了敵軍意識形態,但同時又增強了功力,估計已經去到九等。



而當日間接使兩人被擄走的郭芙和完顏萍,事後好像人間蒸發般。所有當代偵測系統,皆無法查到她倆蹤跡。



自從別過了楊過之後,小龍女終日以淚洗面。但那些淚水,並非單純因為掛念愛人而流下,而是:



楊過來到地球後的一舉一動,她已經一一親眼看見。無論是他的多番遇險,抑或是他跟公孫綠萼的偷情越軌……。



她知道這是否聯盟不許她陪同楊過重返地球的原因,因為聯盟曾經告訴過她,楊過需要償還一些特別的,關乎命運上的債務。



但因何又要將過程徹底地暴露在她眼前呢?對自己,實在是太殘忍了。如今,那一位最愛,矢志不渝的人,更有可能會成為自己敵人,要跟他在戰場上一決生死。



歐陽鋒深諳兵貴神速道理,其主力戰艦航速可達光速十倍,而郭靖艦艇最高只能去到七倍,轉瞬間敵人已經兵臨城下…………

回覆 引用 TOP

敵人以一支為數一百艦的分隊作先頭部隊,並以鬼門龍王沙通天作帥。而郭靖則遣使武修文武敦儒兩兄弟,以相若數量快艦迎戰。

兩軍於聯盟邊陲交戰。郭靖為防有詐,早已於其他邊陲秘密位置屯了重兵。而妻子黃蓉則作他幕後軍師,畢竟她腦筋轉得遠比她丈夫快。

武氏兄弟千百年來勤修兵法,到了這刻終有用武之地。兩人心知沙通天心浮氣躁,以激將法在太空之中,不斷投影著大量醜化沙通天的漫畫,並且大聲譏笑,弄得沙通天失去分寸,亂耗彈藥。

待沙通天部隊彈藥差不多用光,兩兄弟再出奇不意地以五艘快艦突襲,不待半句鐘,竟 殲滅了沙通天大部分戰艦。

沙通天眼白白看著自己率領的艦隊一艘又一艘被轟得粉碎,怒火更加中燒,不理三七廿一,拿起激光劍就衝向武氏兄弟,埋身肉搏。

在南宋年代,沙通天的武藝不算突出,他不過是武藝更加平庸的黃河四鬼,心術不正的小人一個。

但自被歐陽鋒收納之後卻好像開了竅般,除學懂了他的絕技蛤蟆功之外,更自創了總共十式的四鬼神功,功力更達到七等。

武氏兄弟師承郭靖夫婦,除了降龍十八掌,也同時間研發了新招數武穆劍法,現時功力跟對手不相伯仲。

三人以劍展開撕殺,紅紅藍藍的劍氣照亮了無際太空。

武穆劍法仍是一套雙人劍法,一司攻一司守,一剛一柔。兩兄弟無間斷修煉,已經到達爐火純青之域。至於四鬼神功,則由蛤蟆功所演變而來,除了招式奇特,更是剛柔不定難以捉摸。

三人對戰了百餘招後,仍沒有任何一方取得優勢。沙通天艦隊被毀,已對兩兄弟心生恨怨,現在又未能取得甜頭,性子更是急躁。

不過詭計多端的沙通天,很快就想到了對策…………






回覆 引用 TOP

沙通天繼續跟武氏兄弟纏鬥,突然在毫無先兆之下,哇的一聲,口吐了一大啖鮮血,身子倒了下來,飄浮於太空之中。

武氏兄弟起初疑他有詐,未敢走近,但見兩分鐘後,沙通天依舊沒有任何動靜,武修文膽大,打算先走過去看看,順便再補多一劍。

耳邊傳來了郭伯母的聲音訊號,叮囑了一番話後,繼續飄游到沙通天身旁。

飄浮在太空動也不動的沙通天,呼吸相當之微弱,好像真的受了重傷般。

武修文不經不覺飄流到跟沙通天不足兩米距離後,便停止了繼續游近。

之後,他作出一項使眾人吃驚的舉動: 他竟然向住沙通天撒尿!

太空中傳來了一聲悽厲的慘叫,只見沙通天的身子著了火,熊熊烈焰轉眼將沙通天吞噬,只剩下了一堆飛灰!

原來在四鬼神功當中,有一奇特招式,是以龜息大法,使肉身處於彌留狀態,之後體內真氣,會慢慢凝聚於身體每一吋的表皮層。

當敵人以為自己已步進了奈何橋,鬆懈了防禦意識走近之際,聚集在表皮的真氣,就會一次過爆發出極具摧毀性的能量,足以殺光和破壞方圓十公里內的人和物!

沙通天以為這一絕招剛剛創立,沒有人能夠得悉反制之法。心想除了要剷除郭靖等人之外,也準備出奇不意殺害歐陽鋒,搶奪他那征服全太空的企圖。

殊不知黃蓉也同時間研發了一項結合了自己功力,和當代高科技的新絕技,就是透過雙眼內的分析儀,就能知道眼前出現所有人的功力等級,每一招式的流程虛實,和對付招式的種種方法。

因此,她早已知曉,沙通天的新技,最忌的,就是尿液中的阿摩尼亞。當中的分子能有效地阻止真氣的激發,更加使到真氣困住在體內並燃燒,最終使施以者一命嗚呼。

沙通天自己更懵然不知他這一招的弱點,最終命喪於此,只能待來生報復!

郭靖聯軍先勝一仗。當然,考驗會陸續有來…………






回覆 引用 TOP

沙通天的斃命,使歐陽峰坐立不安。他不知道郭靖大軍究竟有什麼神技,不費吹灰之力,就能輕易地送他歸西。

他選擇暫時按兵不動,並派出了肉眼不能看見的間諜細菌,到郭靖大軍處搜集軍情。

腦海在思索郭軍有何秘技之際,被洗了腦的楊過,剛沖泡了一壺濃普洱,來到歐陽峰跟前,還恭敬地遞上了茶杯。

歐陽峰嗑上一口茶,然後輕撫著楊過的頭,眼內懷著罕有的慈祥。

起初擄走楊過和張無忌,只一心想增強自己實力勝算。但被洗了腦的楊過,性格變得相當之乖巧,經常討喜自己,再加上南宋時代,他曾經當過他的義父,不知不覺間,又再次跟這位和自己投緣的楊過,再續未了的乾父子情。

他最疼愛的侄兒歐陽克,至今仍不知所終。至於張無忌,一來自己根本不認識他,二來在洗腦過程中,出現了一些困難,無法將他的記憶完全洗掉,更幾乎炸毀了整個實驗室,到現在還無法查明原因。

他思疑是九陽神功作祟。他沒有被毒煙和自己的精密儀器洗腦,很大可能是九陽神功所發揮的作用。

歐陽峰曾考慮過,乾脆一了百了把張無忌殺掉。但若殺掉他,就永遠無法得悉九陽神功的修煉方法,和威力可以去到幾遠幾盡。

他唯有將張無忌關於實驗室內,並將他保持於昏迷狀態。

「義父,可以讓我帶兵出戰嗎?」楊過渴望在義父前,展示才幹。

「還未是時候,待間諜細菌完成了任務再定奪吧!」歐陽峰已經待他如親兒子,不想他貿然冒險。

「過兒,你還記得你小時候,我教過你武功嗎?」歐陽峰有時會試探一下他,看看他所有的記憶是否完全被刪掉。

「義父,以往的事情,已經沒有任何印象了。不過我相信義父過往一定很痛愛過兒的。」

歐陽峰被逗得哈哈大笑,但心中又後悔著,應該保留他兒時的記憶,好讓大家茶餘飯後緬懷一下,多一些話題。

「義父,我有沒有娶過老婆呢?如果未,我就找個媳婦,生個孩子給你逗玩吧!」

「這個時代不用嫁娶的,只要雙方合意的就可以一起生活的了。」歐陽峰臉色一沉,奇怪他會突然有這樣的問題。畢竟他的妻子,正效力於郭家軍中,是己方的敵人。

「義父,過兒正磨拳擦掌,等待第一次出征。快些讓我顯身手吧!」

楊過這一番話,將剛才的顧慮盡除。他又再次放懷大笑。

兩人繼續悠閒地喝茶寒暄,但突然之間,幽禁著張無忌的實驗室,傳出了震耳欲聾的爆炸聲…………




回覆 引用 TOP

嗆鼻濃煙剛散,本來一直陷入昏迷狀態的張無忌,跌跌撞撞地衝了出來。

歐陽峰和楊過大吃一驚。楊過無畏地一馬當先衝前,更擺出了戰勢,準備將心裡認為的敵人制服。

「楊過,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麼?因何要認賊作父?」張無忌凜然訓斥楊過。

楊過聽到張批評自己認賊作父,火冒千丈,立刻發招急攻過去。

張本想以輕功躲過,但室內環境淺窄,只能硬接這一招。而自己因昏迷太久,內勁未復,對戰了十餘招之後,已經漸落下風。

歐陽峰暫作壁上觀,他期待張無忌會使出九陽神功。但見他連中楊過幾拳幾掌後,仍無法扭轉頹勢,心中不禁懷疑九陽神功的威力。

楊過見張無忌漸趨不支,打算一掌斃了他。他稍再運勁,掌心發紫,蓬的一聲,正中張無忌頭蓋。

楊過本已武功超卓,再加上被洗腦後,提升了不少功力。沒人會懷疑張中掌後,仍可生存,張無忌的腦袋,必成熔漿。

但一團紅光突從張無忌的頭蓋拼射而出,其能量竟將楊過那顯示內勁的紫光扭曲後再後射。楊過殺敵不成,反全受了自己的攻擊,震飛到十丈之外,吐血倒地不起。

張看見楊過傷勢極重,呆立於一旁發怔。歐陽峰驚惶的跑到楊過身旁,拉起了他就運功急救。

待恢復冷靜之後,張無忌打算協助救人,但一踏步就被歐陽峰喝停:

「滾開,過兒有什麼三長兩短,我要你永不超生!」

張見歐陽峰的反應,絕非虛情假意,相信他不會乘機加害,唯有安靜站在一旁,讓他繼續運勁療傷。

「你這不知所謂的九陽神功,站遠些。」歐陽峰目露兇光,竟震懾住同樣武功蓋世的張無忌,弄得他退後了幾步。

一般運功療傷,需要施與者高度集中精神。但歐陽峰竟可邊運功邊咆哮,張無忌不禁暗地敬佩。也想不到歐陽峰竟然會這樣疼惜楊過。

眼看歐陽峰手掌漸冒白煙,更徐徐閉上了眼睛,知道他已開始運盡全力,敦厚的他,腦內竟然冒起了一種想法。而這想法,驅動了他慢慢移前…………

回覆 引用 TOP

[隱藏]
「現在很簡單的只需運一下勁,就可以除去這威脅全宇宙的大魔頭了!」

「只是,這樣做就要楊大哥陪葬了!」

「不緊要,反正還會有來生!」

張無忌不斷的猶豫,使得他腳步變得生硬沉重,更觸動到歐陽峰的神經。

「想偷襲!還未夠道行!」一股內勁從歐陽峰身子爆發,想不到他除了邊療傷邊說話,更能發動攻擊。

張見歐陽峰洞悉其意圖後,反而能放低所有的避忌,奮勇還擊。

歐陽峰以單手攻擊,但其招數的變化多端,竟與雙手同時進攻無異,眼花撩亂的內勁重重包圍住張無忌,再加上先前被楊過纏鬥虛耗甚多,使得他很快就處於被動,又再陷入苦戰。

儘管歐陽峰佔了上風,但一來他要兼顧照料楊過,二來剛看到張無忌在生死關頭,九陽神功所發揮的威力。在有所忌諱之下,未敢全力撲殺。

雙方纏戰了不知多少時間,歐陽峰的真氣似乎消耗了不少。楊過明顯受到兩人交戰影響,內脈變得凌亂, 哇的一聲,又吐了不少鮮血出來,臉色變成慘綠。

兩人暫止住干戈,焦慮地急奔到楊過倒臥處。只見楊已經全無呼吸脈搏,臉色更很快轉紫。

兩人嘗試最後努力,扛起他身子,共同運勁。張無忌使出九陽神功療法,以內勁將楊過重重圍住。救人心切的歐陽峰竟疑張有心加害,一掌又發過去。張沒料到他有此一著,硬生生吃了這一掌。

由於他已經運起全力施教,在沒有九陽神功護體之下,立時身受重傷。歐陽峰暗喜大敵已除,臉龐竟露出了詭異難看笑容。

螳螂捕蟬,黃雀在後。兩道金輪,正擊向完全沒防備的歐陽峰……

回覆 引用 TOP

歐陽峰畢竟是老謀深算之人,一早已洞悉金輪國師的狼子野心。他一路假裝糊塗,靜待國師露出馬腳。

果然,國師暗布了大量間諜細菌於司令室,窺探歐陽峰的一舉一動。

不過歐陽峰早已裝設反間儀器,這種儀器能讓間諜細菌失靈,傳送跟現場事實不符的影像,擾亂國師的視聽。

國師無法知曉這個把戲,蒙在鼓裡的以為內裡只有他一人,兼沒有任何奇怪舉動。

但時間一久了,國師也開始懷疑起來。這一天索性扮作有要事商討,試圖走進歐陽峰把守的禁區,一窺究竟。但門竟沒完全關上。就這樣,給他糊裡糊塗地,從門外窺破室內的激戰。

見歐陽峰虛耗極多,心想是天賜的大好時機,索性把心一橫,施以擊殺。若能一舉功成,達成統治宇宙之志,只差毫釐之距。

不過,他大大低估了歐陽峰的真正實力。那兩塊金輪好像成功偷襲到歐陽峰,但意想不到的,兩塊金輪剛接觸到歐陽峰的衣衫,竟應聲粉碎,之後更有一團人型黑色氣團,從歐陽峰的項背竄了出來,更直撲向金輪國師。

那是歐陽峰新修煉的「離魂大法」,魂魄可以隨意一分為二,一個停留在肉身內,另外一個則跳出肉身,可同時擔當兩項不同的任務

國師痛失兩塊金輪猶如斷了一臂,再加上功力本身跟歐陽峰,本來就有一段大距離。兩人相拚不過三十餘招,國師已漸感不支。

歐陽峰這邊廂教訓金輪國師好像是如魚得水。但那邊廂,楊過仍停留於彌留狀態,沒有起色,使得歐陽峰的正身,不知不覺變得心急如焚。

落於下風的金輪國師且戰且退,但歐陽峰的副身活像肚子空了的餓蚊,盯住
自己不放。這一刻,身軀已經中了不知多少拳腳,步履維艱暈眩非常。

「看來老衲要命喪於此了!留待來生再決高下吧!」想罷更索性閉起雙眼,並停止了反抗。

但不可思議的,是歐陽峰的副身,同時停止了攻擊…………

回覆 引用 TOP

國師張開雙眼,嚇見剛才那團使自己聞風喪膽的黑團,突然間消失得無影無蹤。



他好奇地返回司令室,剛才勢超猛虎的歐陽峰,已經七孔流血,倒臥地上奄奄一息。起初國師恐防有詐,未敢行近。但見他昏迷了近句鐘,依舊動也不動,才敢慢慢移近。挪手指試探氣息,驚覺已是全無。



國師提勁急發一掌,擊向歐陽峰頭顱,見腦漿交織鮮血源源湧出,一路鎖緊的頭眉,漸露歡顏,之後更失控狂笑。



「想不到,想不到,我竟像漢高祖劉邦般,打敗項羽!哈哈哈!天意也!天助我也!」



國師神態漸變瘋癲,胡亂破壞了一些儀器之後,見地上還倒了一個張無忌,二話不說就一掌送了他歸西,之後還有一個楊過,本想一不做二不休,但心念一轉,想起若果不是因他消耗歐陽峰大部分的功力,要殺他猶如雞蛋碰高牆。



楊過很大可能是自己的護身符,更何況可以拿他做人質,要脅郭靖大軍,最終決定留他性命,以作己用。



為防歐陽峰部隊趕至,國師立刻將楊過拖拉到自己寢室,之後用棉袍將他包冚,塞進床下。



不久門外傳出急速沉重的腳步聲,顯然部隊已經有所發現。



國師把耳貼到門邊探聽,正是黃河四鬼的粗魯聲音,四人七嘴八舌高談闊論,話題當然離不開歐陽峰的屍體。



從對話語氣聲調當中,聽得出四人情緒相當亢奮,絲毫沒有一點兒的驚悲!



「哈哈,原來大家都是同路人,在歐陽峰跟前假惺惺,死後就露出真面目!」國師正暗自偷笑。



「你猜猜是什麼高人所幹?我真的想不到。」四鬼之一的吳青烈語氣突然變得凝重。



「宇宙之間,要打敗他,就只能動用武器。但明顯他的頭顱是被重掌轟碎。」到了沈青剛答嘴。



「楊過不知所終,郭靖又在敵艦之內。東邪,南帝北丐更是近千年來都像蒸發了般。」馬青雄也加入討論。



黃河四鬼開始意識到,可能有絕世高手躲藏在指揮艦內,剛才的亢奮一下子消失於無形之中。



「蠢材,我就是那個絕世高手!!簡直是有眼不識泰山。遲一些讓你們見識我的厲害。」國師開始不可一世。



「不如就現在斬草除根吧!以免夜長夢多。」國師心念突轉,更準備打開房門有所行動。



但還未行動之際,兩肩無緣無故麻痺起來,動彈不得……

回覆 引用 TOP



伸延閱讀
 42 123
 提示:支持鍵盤翻頁 ←左 右→ 發新話題發佈投票
請先登入
小貼士:
依家可以用“@”tag會員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