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wants TV消閒生活手機討論遊戲地帶影視娛樂校園生活數碼科技寵物樂園學術文化體育世界購物廣場時事投資貼圖影片上班一族美容纖體戀愛婚姻汽車討論成人資訊博彩娛樂資源交流站務管理
發帖
註冊 登入/註冊 微博



追帖 打印

[小說] 機戰系科幻小說...ENDLESS FLAME PROJECT–Alpha----第二十七章更新中...



[隱藏]
「喂!你這也算得上神嗎?只不過是比我更卑鄙的小人罷了!」雷米吐糟道。

「你就別在這種時候才有自知之明好嗎?…」就連阿斯洛也忍不住吐糟了出來。

宙斯沒法反駁只能趁機逃走:「要撤了!」說完便立即與拉斐爾消失在光芒之中。

「哈哈哈!!~~~」看着神在自己的面前夾着尾巴逃跑,克羅洛斯瘋笑了起來。

「那傢伙!!」雷米看着他那囂張的樣便想衝過去揍他一頓。

「住手!我們不是那傢伙的對手!…」阿斯洛雖說不知道他的力量是什麼,但他卻知道這種的可怕程度。就像十年戰時“那個人”所用的力量一樣!阿斯洛在心裡說道。
 
雖然眾人不敢向他動手,然而對方卻不是…還在他們未回過神來的時便被大量的Rose Thorn包圍。

「克羅洛斯陛下!」蒂娜駕着一般的Rose Thorn與克羅洛斯會合。

「哦!竟然在一晚之內就連同新系統一起量產成功了嗎?真不愧是科學怪人!」一想到自己計劃了那麼這麼久,量產的進度也未如理想,但她只需一晚就完成到這個程度就有點氣憤。

算吧!反正也是自己的東西,沒有妒忌必要。

「我們也撤退吧!」

「但是…」

「這是命令!」

「明白了!」

「看來這次是我的勝利呢,始名命!我已經按照我們約定替你把敵人消滅了!接下來就隨你們喜歡吧!」說完克羅洛斯便帶着Rose Thorn們離開。

「喂!等一下呀!」命抱着受了傷的雅莉斯向他喊道,可是他卻沒有回應離開了。

【麥克白號-醫療室】

賽克絲夢見的宙斯那猥褻的樣子便立即嚇醒並撞到真一鼻上。

「白痴!你把頭探到這麼近幹什麼啦!」

「我只是好心想替叫醫生來罷了!」

「是了!命他在那裡呀!」

「他好像被隊長們叫了出去!」還在留醫的靜子向賽克絲說道。

「是嗎?…」
 
在戰鬥結束了後,命被里奧等人捉了去問話。

「也就是說引爆炸彈的人是你?」命把所有事情一五一十的阿斯洛他們交代後,阿斯洛只問了一件事。
命什麼也沒說,只是點了一下頭。

「明白了!你先回去吧!」里奧說完命便離開了房間。他站在窗前看着那些“榮譽理想人”被逐個槍決,整個事市區變得亂七八糟的樣子,心情就變得有點複雜。

「這就是所謂的人類嗎?」雅莉斯冷冷的說道,雖然這裡已經得到了“解放”!但是她不覺得有一絲的興奮,因為眼前的景象已經遠遠違背了她所渴望的東西。
 
本來她以為解放了一切就可以回到以前那樣,但最後卻變得更糟,虛偽的和平消失了,換來的只有冷血無情的殺戮。熟悉的一切也消失了,留下的只有憤怒和憎恨。

「克羅洛斯那傢伙就由我親手幹掉!!」雅莉斯握緊拳頭,咬牙切齒的說道。
 
命看到她的樣子也不知道應該說什麼!他很明白雅莉斯的感受,但正因為比明白就更加不知應該說什麼!他只能靜靜的看着她站在窗邊強忍着眼淚的樣子…
 
在使徒爆炸的瞬間衪強行把自己的靈魂分離傳送到數公里之外的城鎮,衪躲在暗角,坐在污穢的地上,等待消失的瞬間。

「真是諷刺呢!自命不凡的神竟然結局是這樣!」克羅洛斯展開了魔瞳,冷笑着的說道。

「想笑就笑吧!臭惡魔!」

「不!一點也不想笑,只是替你可憐罷了!難道你不想復仇嗎?向那傢伙,向那些捨棄你的混帳神明復仇!」

「只不過是一名惡魔…」當衪抬起頭來的時候才看到他的眼睛,那是衪不知道的力量,那傢伙並不是惡魔,那傢伙到底是什麼?…

「還沒不明白嗎?“神”也好,“人”也好,也只是同樣的存在罷了!那種卑劣的存在真的值得你為他而死嗎?!」克羅洛斯看着街外的人類冷冷的說道。

「服從我吧!然後去找捨棄你的人復仇,盡情去找讓你墮落到地獄深淵的人類復仇吧!!!」克羅洛斯說完,路西法靜了下來,最後“他”只是冷笑了一下:「Yes!Your Majesty。」

(待續)

回覆 引用 TOP

第二十六章-不可思議的人們

【亞克迪斯-艦橋】

留着一頭綠色長髮,身穿粉紅色外套,黑裙子的女性走進艦橋:「真是的!你們可以不要四處惹麻煩好嗎?」

「是空姐姐嗎?我們很久不見了!」

「你又遲到了,空!」和馬向女性冷冷的說道。

「還不是因為你們擅自出航嗎?你知不知我要在中東幫你做多少善後工作啦!」

「反正你也只是為了和馬而做的,不是嗎?」彌生冷笑着的說道。

「你就給我住口吧!!」和馬和空異口同聲的向彌生喝道,兩人同步的樣子令彌生忍不往笑了出來。

「是了!鈴音那傢伙呢?」

「她剛剛睡了!那傢伙自出航之後就一直顧着到處跑,完全沒有休息過!」雅人坐在電腦旁向空說道。

「無法吧!那傢伙就是這樣…總是愛管別人的事,卻忽略了自己。」

「行了!我沒有興趣聽你說她的事!我這次回來只是履行我的任務,順道替刀真那傢伙傳話:『“永恆”的使者們已經開始行動了!』」空的話令眾人的臉色變得凝重起來…這遠超了“計劃”預定,和馬開始為提前實行的“計劃”感到擔心。

Endless Flame-alpha       
第二十六章-不可思議的人們       

【第十三平行宇宙-地球】
這是我們熟知的星球,孕育着無數生命的星球!但這只是曾經的事情…

「果然沒有任何的生命反應!」少女站在焦土之上向阿薩基姆說道。

「那接下來就不用留手了!」阿薩基姆向那留着藍黑色長髮,束着短馬尾,穿著淺紫色的校服的少女喊着。

Spirits以黑洞加農向站在沙丘上的巨人攻擊,可是長着“狗頭”的巨人揮舞手杖把光砲打散,巨人的怒吼令這個死星開始瓦解。

衪只是隨便把手杖一揮就把整個地面翻起,隨着手杖不斷的轉動,灰塵滾滾的天空化成一片星空,星體逐一被粉碎,整個星空捲進黑暗之中,衪高舉手杖,只要再揮一下就可以把整個世界給毀滅。

「是時候了!」

「承知!!」少女一躍躍到衪的眼前。

「破壞神-阿努比斯!我以這“葬神刀”[1]之名,把你葬送於此!!」舞衣慢慢蹲下,以反手拔出腰間的小太刀,在蒼藍閃光之下衪的手被一下斬斷。

蒼色雷光纏上衪的身上,少女在一秒之間隨着雷光,出現在衪的眼前。「絕刀!天鎖之舞!!」少女一下轉身,一刀斬到衪的身上,再以刀鞘上的利刃把衪斬殺,少女蹲在地上慢慢把刀收回。

衪倒下的瞬間就是這顆死星之被雷光分解的時候,Spirits立即帶着舞衣離開,兩人在宇宙中看着星球逐漸的崩裂,整個宇宙也不斷的出現裂痕,就算已經把衪幹掉,但宇宙的收縮和崩塌也沒有停下。

「看來衪們真的決定把所有人類消滅呢!」舞衣站在Spirits的手上自言自語的說道。

「但這樣反而令時空扭曲影響變得越來越嚴重,再是這樣的話整個多元宇宙也會步這裡的後塵!」阿薩基姆以Spirits的量子電腦分析着時空的扭曲的狀況。

「不管是世界也好,還是神也好,也要成為人類的敵人嗎?…」

「我們還是先回去吧!」阿薩基姆駕着Spirits把手雷拋出,手雷炸開了一道由時空的裂縫,兩人穿過了裂縫回到F.S的總部。
  
經過數天的時空穿梭,兩人總算回到了這個世界,舞衣拖着疲累的身心回到了平衡局內,對她來說這裡就像家一般的地方,只是她沒想到就連回到家裡也沒有能放鬆的時間。

「小舞衣,你回來了嗎?」留着一頭淺藍色及肩的頭髮,並在後方綁上了長長的麻花鞭子,女性從後襲來,抓着她的胸部。

她身穿一身黑色軍服,卻配着像旗袍一樣長裙,在那裙子下不止能看到那白色蕾絲的高筒長襪,就連內褲的帶子也能隱約看到。

「局…局…局長!!」

「又忘記了嗎?要叫媽媽才對哦!」

「那會有母親像你這襲擊女兒的胸部啦!」

「吓!關心女兒的發育有什麼錯啦!?」看到那個大條道理的樣子令舞衣無法反駁她的說話。

「路芙局長!我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報告!」阿薩基姆的話令兩人也靜了下來。

「跟我來吧!我也有重要的東西給你們看!」

三人乘着電梯經過了船舶,船舶上有着各色各樣的艦船,由於這裡不止是平衡局的總部,同時也是F.S的總部,更是個巨大的殖民地,所以出入船比一般的殖民地還要多。

他們乘電梯穿過了船舶直達總局的深處,看這個像一片藍色星空的地下基地令舞衣不禁感嘆起來。

「這裡才是平衡局真正的總部,在這裡收藏着大量人類沒法理解的存在!」舞衣看着數部像鳥一樣的船艦在不同的升降台出入,它們不斷的在時空的狹縫中穿梭。

「怎樣了?吃驚了嗎!?」路芙笑着的說道,舞衣好像很吃驚樣子,但阿薩基姆卻一點反應也沒有。

「這裡真的是平衡局嗎?我還以為總局只剩下首都塔的部分!」一直被“教會”保管的她從來沒見過平衡局以前的總部。當她被路芙領養的時候,總部己已經成為F.S首都塔的一部分,是個就連穿越到其他時空也要借用F.S的技術才能實行的附屬組織。

「當然不是啦!雖然沒有以前那麼鼎盛,但時空監測和開拓的事情也如常的運作的哦!」

「而且這裡也不是你們尊享的地區哦!這裡同時也是我們收藏和研究的重要地方!」靜琉以F.S代表的身份向舞衣等人歡迎道。

「你說重要的東西在那!」一早知道這些的阿薩基姆向兩人問道。

「跟我來吧!」路芙帶眾人來到研究所的部分。

「你們應該也知道現況吧!現在時空的扭曲隨着“特異點”的活躍而擴大!」

「嗯!這也是我們要報告的東西!自“神界”出手以來,不同世界的過去開始發生改變,令人類加速了自我毀滅的速度!這股“惡性”不斷循環,間接令其他時空的扭曲越來越嚴重!現在除了這個世界之外,大部分已知世界的生命已經停止了進化,文明也逐漸消失!」

「更大的問題是,為了毀滅這個世界,其他世界的神也紛紛集中到這裡,扭曲也變得更加嚴重,再是這樣的話這個世界也會步上一樣的後塵!」舞衣開始為未來感到擔心。

「這點你又不用太擔心,這個世界已經成為“特異點”的本身,“時間”和”空間”被分開的狀況下,就算衪們怎樣把因果改寫也好,也只會產生令的“特異點”扭曲更加嚴重罷了!」舞衣不太明白路芙的話。

「簡單來說就是改寫了過去也無法令任何東西消失,反而只會令這個世界的多了更多異物!」靜琉向舞衣解說道。

「這也是衪們為何要集中過來的原因,也是我們平衡局留在這裡的理由!」

「可是現在的我們除了技術研究及監察其他時空的變化之外,已經沒有可以做的事情,畢竟戰鬥已經不是我們的專長!」說到這裡路芙不禁想起十年戰時傷亡慘重的景象。

「也正因為這樣我們才需要這東西!」靜琉讓屏幕投現出Delta殖民地[2]那個呈八角星的外觀,並在上下兩方各加上一伸出了六道尖刺的巨輪。

「那是…“星際之門 "!?但這東西應該只是理論罷了!」阿薩基姆有點愕然。

「是的!但用上“那孩子”送來的東西,就有可能做到也未定…」

[ 本帖最後由 夢行義人 於 2018-5-26 08:16 PM 編輯 ]






回覆 引用 TOP

當路芙的說到“那孩子”的時間,正在昏睡的鈴音突然被一個“乞嗤”給弄醒了。

「是着涼了嗎?」鈴音擦擦眼睛,讓自己清醒過來。

鈴音走到食堂,那裡就像五星級酒店的自助餐廳,食物放滿了餐桌,整個食堂也十分熱鬧的樣子。

「很厲害!」食堂好像翻新了樣子,令鈴音眼前一亮。

「醒來了嗎?坐這裡吧!」彌生向鈴音招手,但空卻露出一臉不爽的表情。

「很厲害吧!全部也是零一個人做的哦!」

「知道嗎?這傢伙超大膽的,竟然帶個男人回來,而且還是個帥哥!」雖然還是一大清早,但彌生已經是醉醺醺的樣子,空乾脆的把這酒鬼給無視。

「是哦,真的超帥氣!可惜有點心理變…態…」捷特突然跑出來,可是他的話還沒說完便被針筒刺到頸上。

「真是的!有病就不該四處跑嘛!不乖的病人可是要受罰的哦!」零拖着反了白眼,口吐白沬的捷特離開。

「那我們就不阻礙各位美女愉快的用餐了!」看着捷特的“死相”,還未睡醒的鈴音也立即清醒過來,零那紳士般的笑容反而令她更加害怕。

「像和馬這一點的確是挺帥氣的!」

「像嗎?是帥哥這一點是的確的!」

「重點在這裡嗎?…」兩人完全無視了捷特,那冷血的態度反而令鈴音覺得更加可怕。

「對了!安緹醬和諾亞在那?」鈴音在食堂裡四處張望,幾乎所有人也這裡休息,就是不見他們。

一向不喜歡吵鬧的諾亞,獨自一人在房間內看書。

「是誰?」諾亞突然感覺身邊的氣息,立即拔出長袍下的特製手槍,

金色的光彈在一瞬間把整道外牆蒸發,嚇得安緹倒在地上。

「是你嗎?胡亂的走近我的話,可是會被制裁的!」

「對不起!但這樣又好像過分了一點吧!」被嚇到的安緹有點猶豫該不該走過去。

「說吧!在這裡幹什麼了?…」

「沒什麼…只是四周一個熟悉的人也沒有,有點害怕罷了!」諾亞什麼也沒有,只是靜靜的把槍收起。

「是了,諾亞你喜歡看書嗎?要我幫你打理一下書櫃嗎?」

「不用…」

「真厲害!全部也是有關法律的書呢!」安緹完全無視了諾亞的答案,擅自的打掃起來。

「你到底在幹什麼?」

「收拾書櫃哦!」

「給我放下!」看到諾亞拔出槍來,安緹也只能靜靜坐到一旁。

「有什麼要我幫忙的嗎?」

「沒有…」

「真的沒有?」諾亞不再回應她的問題,兩人又陷入沉默之中。

「對了!我在船裡找到了這孩子,你說牠可愛不可愛?」安緹不知從那裡拿出一隻像白色、肥嘟嘟、毛茸茸,長着羽翼,耳朵和尾巴也掛着象星星掛飾的兔子,並向他問道。

「那不就是…鈴音的…」諾亞還沒說完,兔子的口中便集束了一顆光球,房間發生巨大的爆炸。

「發生什麼事?敵襲嗎?」強烈的震動就連在艦橋的和馬也嚇了一跳。

把諾亞的房間給炸了後,安緹被趕到倉庫那兒。她怎樣也想不到只是一隻“兔子”竟然能在牆上開個大洞!

「你真有一手呢!竟然有種帶毛毛太郎去找諾亞!」英治以開玩笑的語氣向她說道。

「有勇氣開罪這個艦隊三大不思議的人,恐怕只有你一個了!」鳳治也走到她的身旁,露出陰險的笑容並向她說道。

「誒!!三大…不思議!?」聽着兩人的語氣,安緹變得更加害怕。

「對哦!~~~擁有少女臉孔的老太婆、醫療室裡的殺人魔,還有的不知從那裡跑來的審判狂!得罪任何一個也不可能活下去的哦!~~~」鳳治以陰陽怪氣的笑容說道。

「殺~~人~~魔~~你是說我嗎?…」零的聽音傳到兩入耳邊,當鳳治慢慢的轉頭過去的時候,當他看到零那個死靈般的樣子,想跑的時候,已經“死”在零的手上。
  
英治嚇得哭着的跑起來,但不知從何而來的金色光彈直擊到地上,把他給炸飛。看到兩具的“死屍”被拖走,安緹己經被嚇到靈魂也快要跑出來。

「放心吧!最初嚇一跳是正常的,但很快就會習慣了!所以不用太緊張的,儘管把這裡當家來看待吧!」托爾拍了一拍安緹的膊頭,把她「召」了回來。

「但…但…我好像開罪了一些很可怕的人哦!」

「你是說諾亞?沒事的,那傢伙只是有點怕人罷了!在這裡的雖然大多數是“怪咖”,但也不是什麼壞人,放心吧!」

「傳說中的進化人竟然說別人是“怪咖”,真是失禮呢!」小姬在兩人的身邊經過,那冰冷的眼神就像刀一樣向托爾盯去。

雖然托爾不覺得有什麼問題,但那充滿殺意的眼神已經令安緹覺得自己離死亡不遠了!

「嗶!嗶!嗶!」托爾和小姬的手錶同時響起。

「大家到艦橋集合吧!有要事商量。」和馬的聲音傳到眾人的耳邊,所有人也到艦橋集合。

「大約在十五分鐘前,平衡局那兒偵測到距離我們太陽系三百光年以外出現了巨大的時空扭曲。」一頭沒有實形,像星河一樣的怪物從黑洞裡跑出來的相片投放在屏幕上。

「那是…外神-阿撒托斯…」安緹看到之後好像點驚訝。

「是克蘇魯神話的主神嗎?」

「在精靈界的時候聽過衪的傳說。據說在宇宙誕生之前衪就已經存在,是不屬於任何宇宙和時空的神明,是絕對不滅,獨一無二的存在!」

「但那種“大人物”為什麼會來這裡?」昭叔想不通衪的目的。

「應該是為了破壞“特異點”而來吧!」雅人把阿撒托斯的路線圖顯示到屏幕上,按圖像的顯示那沒有實形的怪物,正以超越光的速度接近這個銀河系。

「不管怎樣,那傢伙已經成為了威脅,衪完全無視了身邊的一切,只要是衪經過的地方,所有星體也會全部被衪吞掉!」

「喂!喂!太陽系三百光年之外的事關我們什麼事了!」

「對哦!鳳治哥說得對,關我們什麼事啦!?」英治一臉沒興趣的樣子,一邊躺在地上,一邊掘着鼻垢的說道。

「如果衪能會在一日之內跑到你面前然後把你吃掉,那也關不關你事呀!?~~~」和馬蹲下來捉住英治的手用力一推,讓手指深深的“插入"鼻內。

「不管怎樣衪已經為我們構成威脅,在衪進入到這個太陽系之前,一定要把那傢伙幹掉!」和馬無視了鼻血四淺的英治,拍了一下手繼續的說道。

「但是衪可是永劫不滅的存在,就算神體被破壞,精神被消滅,衪也會立即復活,因為衪可是多元宇宙的本身哦!」

「若是虹粒子兵器的話,應該能做到!」托爾的話令安緹有點驚訝。

「嗯,的確是這樣!在虹粒子排除能力下,就算是神的“存在”也會被徹底消滅,畢竟就算是神也屬於生命和文明。」

「但衪死了的話宇宙也會破滅的!」

「放心吧!若是被虹粒子消滅的話,即使引致宇宙的結構崩壞也好,只要被虹粒子視為危險的話,就算是“特異點”也會被排除消滅!剩下的因果問題也會以虹橋的方式,被虹粒子中和並進行修正,無法修正部分就會形成新的“特異點”留下,就像半年前的六本木一樣!」雅人繼續的向安緹解說道。

「但問題是我們有這樣大威力的虹兵器嗎?」捷特知道單靠Flugel那種安定型的虹兵器是不可能把那傢伙幹掉的。

「若是VEDFOLNIR的話…」和馬只能想到這個。

「不可能的!那傢伙現在還在封印狀態,要拿出來也不是易事!」

「更何況那傢伙還不是完好狀態,不太可能做到這個程度!」托爾也認同的大叔的話。

「那就由Last Judgment來吧!」

「雖然就是夸克子兵器也有着比虹兵器更高的破壞力,但也無法狙擊那樣遙遠的目標。」

「使用Judgment System吧!」諾亞的提議令眾人有點吃驚。

「這…的確是可行的!若限制在1%的粒子出力之下,再提供大量的能源來保持激活狀態的話,或許能做到也未定!」

「但是用上那武器的話,四周的所有東西也會被波及的!」鈴音不認為這是一個好方法。

「能在太陽系以外的地方使用嗎?」索菲婭也有着相同的想法。

「恐怕是不可能了!在我們商量的時候,衪已經把距離縮減了一半。現在已經沒有時間考慮太多東西,我們只能以命中為前題,盡量減少對外界帶來的傷害!」

「作戰在十分鐘後開始,全體作好出擊準備!」和馬向眾人命令道。

雖然不願意,但鈴音也只能跟從...


[ 本帖最後由 夢行義人 於 2018-6-18 10:44 PM 編輯 ]




回覆 引用 TOP

【E.U-加拿大】

Last Judgment從上空降落,巨大的身影把街上的民眾立即嚇得雞飛狗走!

才剛降落大量達爾斯便向他攻擊。神翼與托爾立即前往迎擊,其他的成員則負責在地面協助疏散。

「作戰的地點為E.U的地區,由於沒法安排疏散,所以我們要先進行佯攻!儘量爭取時間,讓民眾到安全地方暫避。」在街上的鈴音回想起和馬的話。

「真的不能在其他地方進行作戰嗎?」

「由於夸克子兵器是不受物理效果影響,光砲不會作出任何的偏折,就算只是些微的偏差也好,也會有很大的差距。所以我們只能以命中目標為優先,其次才是盡量減少受到波及的地方。」

「一個市的人和太陽系所有人,你自己選吧!」和馬的話令鈴音沒法反駁,但她始終不認同的和馬的想法。

「亞克迪斯到達預定位置!」操着舵的空向和馬喊道。

「作戰是以LJ為中心的防衛戰!在避難完成後,四枚的衛星加農能量將集中到亞克迪斯,並傳送到LJ的身上。」眾人回想起和馬的指令,盡量讓人們疏散。

光束向LJ飛來卻被太牙擋下,太牙輕輕敲打了一下,還沒過來的達爾斯們就被一下撃飛。

Flugel以雙槍把敵機的武器逐一破壞,儘量把他們逼退。翼還未瞄準,光束就把他的目標破壞。

「托爾前輩,真的很厲害!」看着太牙和托爾兩人就把守軍給擊退,就連插手的機會也沒有,神翼除了佩服之外就不知可以說什麼。

「呵呵~~~有他們兩人就夠啦!根本沒有我們出場的機會!」坐在Blade Knight的鳳治一邊打着呵欠,一邊把走近的達爾斯打倒。

「同樣是王牌,鳳治哥就丟臉得多了!」在地面疏散居民的捷特與英治偷笑道。

「給我住口吧!!」

「80%的居民已經完成避難了!」小實向和馬報告道。

「距離作戰開始的時間還有多久?」

「還有半小時。」和馬聽完看一看手錶,以這進度的話應該能提早一點,他沒想過只是想一想就能實現。

「雷達偵測到異常反應!」索菲婭向和馬喊道。

「什麼!?」

「目標突然開始加速,並向着我們高速接近中!!」突發的狀況令和馬不知所措。

「Judgment System...Stand by!」LJ背後的巨砲,拉到了肩上,駕駛倉的右方伸出了一把特殊的手槍。屏幕改為了阿撒托斯的畫面並把衪鎖定,下方的小形屏幕則顯示了LJ的身影。

「衛星加農1號至4號,準備完成!」

「同調傳輸系統起動,傳送開始!」四道光束貫穿了雲層,集中到亞克迪斯的身上。

「能量到達臨界點,發送開始!」艦首的尖端發出一道白色的光芒,直擊LJ背後的水晶上。

「充填開始!物理干擾器出力最大!」小屏幕的LJ的能量計開始填滿,腳掌的部分展開把四枚貫椿打進地上,小腿的後方也伸出貫椿刺進地上,巨大的氣場令四周的地方開始崩塌,地面也慢慢的浮起來。

「等等!還有很多的居民未撤離的!」鈴音把浮到半空的居民救下來,並向諾亞喊道,但他完全沒有理會。

「沒時間了!你也快點回來吧!」和馬向鈴音說道。

「但是…」

「這是命令!」

「能量充填率百分之一百。」LJ的背後的引擎噴發出一對金色的光翼,粒子的散佈開始波及四周的建築,讓四周的物質崩解。

「所有的東西已經遠離射線軸!」索菲婭向和馬喊道。

「味方人員回收完畢,發射準備完成!」

「Judgment System 出力調整,
夸克子濃度上限為1%!」

「果然…不行!」回到艦內的鈴音最後還是沒法放着不管,從艦內瞬移到LJ的身後,為了阻止鈴音魯莽的行動,安緹也立即離開安全地帶向她跑去。

「Shiamaim、Akaira、Shehkim,七大至善之地哦!請應七德之光降臨於此,守護地上的生命吧!Seventh~~~~Heaven!!~~~」七種不同的光芒在地上展開了一個巨大的魔法陣,在昏暗中的大地化成天空,被金色的晨光照耀,鐘聲傳到人們的耳邊。

「審判開始!」諾亞扣下板機,金色的強光從砲門釋出,光翼最大噴發的瞬間,大地被粉碎,天空的光芒也開始消失,空間開始被撕裂,就連“天國”也要被粉碎,鈴音前方的魔法陣也開始出現裂痕。

「白痴!!快逃吧!」不管和馬怎樣叫她,她也不願後退一步。

「太牙!」小姬大喊一聲,太牙立即趕到鈴音的面前,拉出一道炎牆為鈴音擋下衝擊。

兩道金色的光芒超越了物理界限,以超越光的速度突破了太陽系向宇宙一直飛去,光芒把漆黑的宇宙貫穿,破壞已經大到不用擊中也能令數公里內的星體破壞,並直撃到那頭長滿觸手,和宇宙一樣,體內滿是銀河的怪物身上。

「嗚!!~~~~」怪物發出悲鳴,衪的身體不斷再生,但只要開始再生衪就會立即受到排斥,強行被分解成碎片,分解出來的部分會發連續的爆炸,直到衪光芒完全吞噬,就連一點殘渣也不再留下。

「命中確定!」爆發的金色光環把附近的星球也給波及,巨大的光環就連在太陽系內的人們也能清楚看見,有一瞬間宇宙就好像裂開了一樣。

「消…失…了…」安緹突然感覺好像少了什麼似的,雖然不知是什麼,但已經感覺不到他的氣息,好像在世界上完全消失了似的。

「虹橋發生確定,特異點產生反應!」虹橋消失的瞬間,宇宙的裂痕也消失了!

「特異點修正完成!目標消滅確定!!」索菲婭向眾人報告道,聽到他的話眾人才放心下來。

「審判結束!」LJ的機身噴出大量的熱氣,它所站的位置就像熔岩一樣熾熱,地面也快要溶掉似的。

“天國”般的界境完全消失,天空又再變回烏雲密佈的樣子。


「滴...」水點落在鈴音的臉上,她不斷的抖着大氣,就連向太牙道謝的氣力也沒有。

雨慢慢的落下,濕透了鈴音的
身子,令她慢慢的放鬆下來。她站在焦土之上,看着化成廢墟的市鎮。

「給我滾呀,混蛋!」小孩把石頭向鈴音拋去,卻被太牙一手擋下。

「對呀!你看你們把這裡弄成什麼樣?」

「不報答也就算了,但怎可以這樣的?她可是拼了命來保護你們的哦!」

「有誰要你們救呀!」

「對呀!」失去家園的民眾開始把憤怒發洩到鈴音的身上,看着他們隨手拾起石頭向她拋去。

安緹實在看不過眼,立即展開魔法,想以光箭迎擊。

「住手吧…安緹醬!」在鈴音的要求下,安緹只能把魔法關上。

「對不起!是我們錯…我代大家向你們道歉!」鈴音向所有向市民們鞠躬道歉。

「你以為道歉就有用嗎?我們失去了的東西你怎樣賠呀!」石子擊到鈴音的頭上,血慢慢的落下。

憤怒的人們不斷以石子向鈴音拋去,鈴音什麼也沒有做只是任由他們發洩。

「你們通通給我滾吧!」石子向安緹拋去,但卻被光箭擊碎。

「對我怎樣也沒所謂…但請不要波及其他人!」鈴音慢慢的抬起頭來,天色也開始放晴。

「若你們敢傷害其他人,那我就沒有道歉的理由囉!」鈴音說完LJ立即拔出槍來向眾人指着,那眼神嚇到他們手也抖起來。

「走吧!這次就算吧!我們走!」民眾開始各散東西,看着他們離開,放心下來的鈴音立即倒下。

「喂!喂!」太牙抱着她不斷喊道。


[ 本帖最後由 夢行義人 於 2018-6-18 10:48 PM 編輯 ]






回覆 引用 TOP

[隱藏]
【太平洋-亞克迪斯內】

「那傢伙怎樣了!?」和馬向零問道。

「還沒退燒,小實正在照顧她!放心吧!那傢伙只是力量耗用過度,休息一下就沒事。」

「太好了!」安緹聽到之後才放心下來。

「哼!這真是便宜了她!」

「空!這樣說也未免太過分吧!」和馬立即向空喝道。

「雖然不想這樣說,但我也認同空的話!如果不是太牙的話,她可就要和那些救來也沒用的“野蠻人”一起歸西了!」小姬以冷漠的語氣說道。

「但不是她的話,今日就會出現多餘的犧牲!」

「這點我當然明白,所以我不打算怪她!但對我們來說,她才是我們必需守護的,那種魯莽的行為可會令我們很麻煩的!」

眾人的話留在了安緹的心裡,她不明白為何鈴音沒做錯事,卻要受人責罵。明明那麼努力的幫助別人,最後卻只是變成了一個討厭鬼罷了!她坐在甲板上看着暗淡無光的夜空,思考着這個世界的事情。

「喂!怎樣了,沒什麼?好像沒什麼精神似的!」路過的鳳治向安緹問道。

「不,沒什麼!只是覺得這裡和我認識的世界很不同呢!在我的世界裡,精靈們很懂得感恩,只要得到神的恩賜,他們就會很高興!大家也很融洽,戰爭什麼的根本就想像不到!」

「是嗎?真是一個好地方呢!」

「但是這裡的人卻很怪,不會感謝別人的努力,也不會體量別人的感受,他們只會為自己着想!到底是這裡的人太奇怪,還是我們不像人類呢?」

「那精靈們有沒有吵架的時候?」

「有就是有!怎麼了?」安緹不明白鳳治的想法。

「那就和我們差不多了!」

「只要是有獨立意志的生命也難免會有這樣的事情!當想法有衝突,沒法說服對方的時候,就會很生氣。為什麼不跟我說的來做?為什麼不站在我的立場上看看呀?然後就會不自覺的把憤怒發洩到對方的身上。」

「真的很愚蠢呢!」

「是呀!是很蠢的啦!誰叫人類是這種愚蠢的生物!但有時盡情的吵一架,打一場,或許真的能明白他們的想法哦!」

「誒!?真的嗎?」

「哈哈!說笑的!」

「但是呢!如果沒有了這種想法的話,那我們就什麼也做不了!想去理解他們,想去守護他們,相信他們心中的光芒!只要光還沒有熄滅,我們就有理由戰鬥下去,就算最後給我們的酬勞只有一顆爛石子也好啦!」鳳治笑着的向安緹說道。

「你們真很奇怪呢?…」安緹聽完後總算是回復了笑容,然後立即跑回艦內。

「喂!到那裡去啦!」

「去愚蠢一下!」說完安緹就跑了去。

安緹找遍了整艘亞克迪斯,才在走廊上找到諾亞。

「諾亞,能告訴我嗎?那時為什麼要開槍啦?」安緹向諾亞問道。

「這不關你事!」

「那請你跟我戰鬥吧!」

「白痴!」諾亞決定無視她離開,但冰箭卻擊在他的腳邊。

「那請你跟我戰鬥吧!我想了解你的事情!」

「根本沒有這個需要,給我滾吧!」

「不!有這個必要,所以那請你跟我戰鬥吧!」

「你再是這樣我就制裁你!」諾亞拿出長袍下的夸克子手槍指着她。

「務必請你這樣做!」安緹雙掌交疊,作出準備戰鬥的姿態。

「審判開始!」諾亞毫不猶豫扣下板機,安緹立即消失在光芒之中。

看着燒焦的甲板和血跡,諾亞才感到驚訝。他沒想到那傢伙竟然會呆站着,躲也不躲的吃下這槍。

「唉!」諾亞只是嘆了一口氣,便把槍收起離開。對他來說那傢伙由見面那天開始就已經是個死人,現在只是回到原本的狀態罷了!

「沒想到了解別人是這樣痛的!」安緹的聲音再次傳到耳邊,把諾亞嚇呆。他回頭過來呆看着坐在血跡上,沒有受到一點傷的安緹。
 
雖然沒做出來,但在這一瞬間,諾亞的心靈已經化成了一幅名畫-“吶喊”。看到諾亞那奇怪的表情,安緹卻完全不明白發生什麼事!
 
啟敬:親愛的神明大人
 
我來到這個世界已經有一陣子了!雖然他們是我見過最不可思議的人,但是全部也好人,多虧他們我每日也過得高興!安緹在事後回到房間,換上一套白色,紫邊,長着長長的耳朵,和毛毛太郎一樣的睡袍,想着今天發生的事情。

「對了!話說回來,諾亞那時為什麼會那麼吃驚呢!算吧!反正也不是什麼重要的事!」安緹繼續很高興的寫着信,完全察覺不到重點…

(待續)

備註:

[1] 葬神刀-顧名思義就是葬送神的武器。對神兵器的一種,它們通常分為:對神、弒神、滅神,而葬神則為最高的等級,只有最高等的神明才有機會與此等神兵對抗,當然能否做到那個程度,還得看使用者的本身。

[2] Delta殖民地-F.S的總部,連接着八個殖民地的一個巨大衛星,中央的市區是F.S的金融及軍事地帶,中心的首都塔則是F.S的指揮塔,在這裡收藏了很多這個世界不為人知的秘密。

回覆 引用 TOP

Endless Flame-alpha 第二十七章-終結世界的聖劍

【日本海域附近-亞克迪斯內】

「40:0。」鈴音坐在裁判席上觀看着索菲婭與小實的比賽。

兩人穿著着白色的運動服和迷你裙,互不相讓的舞動着球拍,為了勝利在球場上揮灑着汗水,在球場上閃閃發亮。

「比賽結束!勝方-索菲婭醬!」雖然比賽是一場激烈的比賽,但依然無損兩人之間的友誼,兩人保持着笑容走到網前握手,兩人大方得體的表現取得了觀眾們的掌聲。

「果然還是春天最好呢!」鳯治和英治在場邊眼瞇瞇的看着手機的畫面,露出副十分幸福的樣子。

「你們兩人在看什麼啦?」索菲婭走到兩人的背後好奇的向兩人問道,但當索菲婭也看到手機中的片段後,臉便立即紅了起來。

「天使的小褲褲…」兩人只顧着看手機裡的偷拍片段,沒有看到索菲婭在身後一臉不滿的看着兩人,直到說完的那一刻才感覺到身後傳來的一股寒意,慢慢的轉身過來。

「鏘!」索菲婭輕輕的揮動球拍,鳯治看着自己的手機被一分為二,立即像石化了一樣,英治就連靈魂也嚇了出來。

「這次就放過你們吧!下不為例哦!」索菲婭的笑容就好像一把利刃一樣,令兩人抖震起來。

「公主大人,是你的毛巾哦!」艾米把毛巾拿到索菲婭的身邊。

「謝謝你,艾米!」索菲婭笑着的拿起毛巾,抹乾被汗水沾濕的秀髮。

「索菲婭真是很厲害呢!真讓人羨慕,人又美、人緣又好,頭腦又聰明、簡直就是完美。唉!如果我和你一樣,你說多好呢!」聽到小實的話,索菲婭反而想起了在舞會那個無能的自己。

「人家怎會和你這隻母猩猩一樣啦!明明是初中的全國大賽的亞軍,卻被一個新人秒掉!還敢說…」英治走到兩人之間,跳着舞的向小實嘲笑道。

「白痴哥哥就給我閉嘴吧!」但話還沒說完小實便拿起球拍一下把英治的頭陷到地上去。

「才不是呢!能自由自在的生活,見識一下這個世界,要羨慕的人是我才對。」索菲婭看着艦內的人,這裡大家就好像家人一樣,一起歡笑,一起努力,這樣溫馨的大家庭才是索菲婭所嚮往的。

「對了!難得回到日本不如我們偷跑出去囉!我們一起出去Shopping好嗎?」小實高興的捉着索菲婭與鈴音的手。

「贊成!!」就連艾米也好像很期待的似的。

「我也沒有異議呢!」索菲婭也表現出很期待的表情。

「安緹醬也一起來吧!」鈴音向坐在一旁,逗着毛毛太郎的安媞叫道。

「嗯!我也一起去!但是去之前有一個問題?」

「什麼?」安緹的提問令眾人停了下來。

「Shopping到底是指什麼?」她一臉好奇的樣子,令眾人也呆了一呆,不知該怎樣回應…

Endless Flame-alpha
第二十七章-終結世界的聖劍


【日本-東京】

皐月經歷了那麼久的旅程,總算回到日本。很久沒有回學校,站在課室的門前反而令她覺得有點兒陌生。

「月月!你到底跑哪了?你知道我們有多擔心你嗎?」少女撲到皐月的身上。

「班長…多謝你們的關心,皐月‧奧斯本現在回來了!」皐月回復了平時的笑容,裝出敬禮的動作向眾人說道。

「哈哈!你怎麼了?病了那麼久其實是跑去當兵嗎?」少女的話令皐月僵硬了下來,不知如何反應。

「月月,你還是和平時一樣有趣呢!」

「哈哈哈…」險些被察覺的皐月除了冷笑之外也不知該怎樣反應。

「對了!難得回來放學我們一起去唱卡拉OK好嗎?」

「對不起,我只能在這裡留一會兒,下午就要回去了!」

「為什麼啦?還不可以出院嗎?」

「嗯…」雖然不想騙她們,但這也是沒法的事。

「放心吧!我一定會盡快回來的!」看着朋友們失望的樣子立即捉着她們的手笑着道。看着她開朗的笑容,大家也回復生氣,一起的笑道。

門聲傳到眾人的耳邊,留着黑色長髮,並把有點凌亂的頭髮,稍為束着起的轉校生走進了課室,那冰冷的氣質吸引着皐月的目光,同時也讓她感受一到強烈的壓迫感。

「她是新來的轉校生,好像叫秋月澪。不管我們怎樣她也不理我們的,總之就是一個怪人。」班長才剛說完,少女便走到皐月的臉前。

「能出來一下嗎,小偷?」

「你是說我嗎?…」皐月不確認她說的到底是誰。

「當然是你啦,企~鵝!」

兩人離開了課室,走到天台上…

「我們是認識的嗎?」

「認不認識又有什麼關係?你是小偷的事實也不會變的!」少女以那灰藍色的眼晴盯着皐月。

「小偷?」

「哼!拿着別人的東西,然後被封為王真的那麼有趣嗎?」澪瞪着掛在皐月腦前的十字架說道。在一這刻皐月才留意到澪胸前掛着一模一樣的黑色十字架。

「作好心理準備吧!很快你就會一無所有了,因為偷回來的東西是不會長久的!」少女說完便轉身離開。

當皐月想追過去的時候,她已經消失了。就連在校外的一直監視着皐月的亞人也看不到她的位置!

「那女孩為什麼在這裡?…」亞人認得少女的樣子,在意大利的少女突然再次出現令到亞人越來越不安。

危機正在慢慢迫近,但誰也不知道…賽克絲一人駕着車子在路上駕着,沿途有不少的人跪在地上向天祈禱。

「最近怎會有這麼多人加入教會的啦!」雖然最近國家的環境狀況不是太好,人民比以前變得更需要精神支柱,但是一下子有這麼多人加入教會,讓人感覺有點奇怪。

「他們相信什麼和我們有什麼關係啦?」命在車上抱怨道。

「唉!是呢!反正你也是一樣要工作呢!」

「沒法吧!打工的就是這樣哦!」賽克絲駛到國會的面前讓命下車,並把里奧要的文件遞到命的手上。

「嗯!那今晚再見吧!」在道別後命便走進國會議事廳,看着他離開賽克絲也開車離開。

「難得回來不如到處去逛逛啦!」賽克絲向着市區駕去,看着四周的商店激起了她無盡購買慾,直至她看到那個不想見的人。

鈴音和索菲婭她們談得興高采列,沒有為意賽克絲就在身邊經過。她們一邊談天,一邊把玩着抱在鈴音懷裡的毛毛太郎。

「話說回來,牠到底是什麼生物來的?是式神,還是使魔之類?」安緹到現在也想不通這傢伙到底是什麼?

「唔…我也不知道!但這孩子應該不是什麼魔法生物!因為我是在其他星球拾回來的!是嗎?毛毛!」鈴音說完,毛毛太郎便:「毛!」的一聲叫道,然後便飛進鈴音的背囊裡。

「我們進去吧!」四人一起拉着安緹的手,跑進百貨公司之中。

她們就好像小孩那樣,整個商場就好像變成了她們遊樂場一樣。她們只要走進場那間衣裝店,那裡就會立即成為時裝表演的場地。

看着安緹,小實和鈴音三人不斷替毛毛太郎換上各式童裝,令牠成為整個兒童天地的焦點,就連索菲婭和艾米也不知該如何反應才對。

眾人走到書店裡,鈴音看着有關克蘇魯神話的書就想起昨天的事情,她輕輕扭動的耳環,以S.F的傳送技術把眼鏡戴上,開始閱讀神話中的內容。

「是克蘇魯神話嗎?我在精靈界的時候也聽過這個故事哦!但是在不同的世界,就算是同一名字神也應該不是同一人物吧!」安緹的話令鈴音有點驚訝。

「安緹醬,這可是和你昨天說的不同哦!」

「昨天?昨天我有說過什麼嗎?」安緹完全想不起昨天發生的事,這種違和感令鈴音開始察覺不妥。


[ 本帖最後由 夢行義人 於 2018-6-16 03:42 PM 編輯 ]






回覆 引用 TOP

平衡局比鈴音更早發覺這個問題,報告也一早傳到了和馬的手上。

「說簡單點,昨天的事件已經把“舊世界"的存在結構改寫了!現在為了取回平衡,所有宇宙也自行對“克蘇魯神話"進行修正,最壞的狀況可以會演變成有一大堆新的舊世界和外神在不同的宇宙誕生。」

「雖然對我們暫時沒有什麼影響的,但對神族們可就不是這樣說了!」

「也是呢!若是一下了出現了大量的比自己更高位的存在,衪們應該也有一段時間也無法行動吧!」雖然和馬是這樣渴望,但是他依然覺得事情不會這麼簡單就結束的。

「對了,還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艾蓮叫我跟你們說:『千萬不要讓公主大人回來!』。」

「好像是“十字聖教”那邊有了什麼動靜!」路芙的神色突然變得凝重。

「什麼?…」聽到這裡和馬也突然臉色變黑,時間可能已經所剩無幾。

在和馬不在的時候,小姬只能代他留在艦橋處理艦內的事務。

「喂!社長妹子,你要東西已經在送過來,大約明天就會到啦!」巴洛尼亞大叔把表格遞給小姬簽收。

「哦~~~總算肯送來了嗎!?有了這傢伙,那太牙就可以盡情戰鬥了。」

「難道是ZEROSAIGAR[1]嗎?」彌生走到小姬的身旁,看着小姬電腦面前的設計圖。

「嗯!雖然只是仿造品,但是總比沒有好吧!那你呢?不用去和雅人拍拖嗎?」小姬語帶諷刺的說道。

「唉!那個只愛電腦的白痴就算吧!那像你和太牙那樣每天也要秀恩愛啦!」彌生喝了一口啤酒,嘆了一口大氣。

「你…你…你在說什麼啦!我…我們那…那…那有每天秀恩愛啦!」看着小姬面紅紅的“彈”到老遠,彌生就忍不住笑了出來。

「別老是這麼單純吧!你年紀也不少囉!」

「你…你說誰單純呀!」

「唉,老處女果然就是特別麻煩呢!那這裡就交給你了!」彌生說完便笑着離開,就連站在一旁的大叔聽着也忍不住笑了出來。

「我有批准你笑嗎?」那充滿殺意的眼神令大叔感覺到一股寒意,為了自保大叔也決定靜靜的離開。

逃出生天的大叔跑到了第五格納庫內,話說回來亞克迪斯的船身結構比一般的艦船複雜。

由於中央的備有光量子動力爐與光量子電腦的機關部之外比較巨大,令生活設施比一般的戰艦細小,雖然如此設備依然一應俱存,運動場、訓練所、泳池、甚至連溫泉等也應有盡有。

在中心部的兩側為兩個雙層格納庫,每層也大約有五十公尺的高度,機體的安放位置也很隨意沒有什麼規律。由於機體大多也是靠着牆邊罷放,所以格納庫內剩餘大量的空間。

除了兩個雙層的格納庫之外,亞克迪斯還有四個大小不一的特殊格納庫,除了最底部被捷特佔領的第七格納庫,與最大的第五格納庫外能隨意進入之外,其他的特殊格納庫一律只有特定的人物才能進入。

「Last Judgment的檢查已經完成了嗎?」大叔向托爾問道。

「還沒有!不過那種出力本身就對機體的就沒什麼影響,檢查也只是例行工作罷了!」

「應該沒有什麼問題的。不過在保證安全之前,還是不要出擊比較好!」昭叔駕着工程用機械人,一邊進行整備,一邊跟大叔說道。

「也是呢!這東西始終不是一般貨色!」看過它的力量之後,大叔對這傢伙就更加害怕。看着在駕駛倉的諾亞,想像着他變為毀滅世界的怪物,就有一種毛骨悚然的感覺。

【東京-市區】

賽克絲在附近不停的尋找鈴音的蹤影,可是不管跑到那裡也看不到她的蹤跡。

「那傢伙到底跑到裡去啦!」

「你想知道那傢伙在那裡嗎?」一把聲音傳到賽克絲的耳邊,那聲音給人一種莊嚴而且神聖的氣息,那把無法分辨出是男是女的聲音在她腦海之中徊響。

一名留着棕色散亂長髮,披着白色頭巾和長袍的女性,站在賽克絲的身後。那強烈的壓迫感,令賽克絲毫不猶豫的轉身開槍。

子彈在人群之中穿過,卻停在了女性的臉前。白色的光芒在賽克絲的面前閃過,整個市鎮化成一個潔白無霞的世界,所有人也在白光之中消失。

「連真正的“法”和“術”也分不懂就算找到又怎樣?你認為你真的能打倒她嗎?」

「給我住口吧!」賽克絲展開戰鬥服,把魔法陣展現雙槍之前,不繼向光陣開槍把子彈送到女性的體內。

子彈擊在她的身上,整個人立即被炸成碎片,雖然身體已經被消滅,但她聲音依然不停傳到賽克絲的腦袋之中。

「嘿…哈哈哈~~~只懂這種程度也想和贏到她嗎?」賽克絲四周張望也找不到女性的身影,只有嘲笑聲不斷傳到她的耳邊。

女性化成光重新融合起來,並出現在她的身後。

「哈!看來你還沒搞明白呢?對她來說你那半調子的“術”可能連遊戲也算不上呢!」

「你到底是什麼意思呀!?」

「也就是說憑你是沒法戰勝那女孩的!」一聽到那句話,賽克絲想也不想便扣下板機,可是當她扣下板機,連續的閃光卻在自己的身上閃爍,連續的爆發把她炸飛,直墜到廣場的中央。

「放棄吧!想以吾等賜予的力量來反吾等,你還沒有這個資格!」 女性慢慢走到賽克絲的面前向她說道。

「你所謂“人類無法達成的事",全部也只不過是你以沒法認同的“常識"把現實重現罷了!只有吾等才能擁有的“奇蹟",你是不可以擁有的。」女性慢慢蹲下來向賽克絲說道。

「難道…你是“十字聖教”的…」當賽克絲看到她眉心的十字紋章的時候,整個人就被一下轟飛。

「到了現在才發覺嗎?你真是遲鈍呢!所以才說你是不可能戰勝那傢伙的。」

「你這傢伙…到底想說什麼呀!?…」

「不就是字面的意義嗎!?她可是和你這種凡人是不同的!」

「就算我贏不了她又關你什麼事呀!?」

「那一輩子也只能追在她的背後你也沒所謂嗎?」女性的話令賽克絲沒法反駁,要她一輩子也在追尋她的身影,賽克絲實在沒法接受。

「知道自然能量是什麼嗎?」

「自然能量?」

「不管是魔力、靈氣,還是生命力也好,也只是自然界的一種能量,無數的力量構成不同的世界。」女性慢慢走過來,然後繼續的說道。

「然後在不同的世界,自然能量又會有着不同的比例和濃度,應用的方法和本質也會隨之而不同。但是,那些不管是怎樣也好,這些東西最終也只不過是吾等給予你們的力量!」

「那又怎樣了!?」被女性扶起的賽克絲,一臉不耐煩的向衪問道。

「不要那麼激動吧!讓吾來教你戰勝她的方法吧!讓你得到能支配“自然"的“奇蹟"。」女性的話令賽克絲有點驚訝,特別是當女性的指尖放到賽克絲的眉心,智識湧現在她的腦內的時候...

Part2完...待續...


[ 本帖最後由 夢行義人 於 2018-6-18 10:50 PM 編輯 ]






回覆 引用 TOP



伸延閱讀
 提示:支持鍵盤翻頁 ←左 右→ 發新話題發佈投票
請先登入
小貼士:
依家可以用“@”tag會員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