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wants TV消閒生活手機討論遊戲地帶影視娛樂校園生活數碼科技寵物樂園學術文化體育世界購物廣場時事投資貼圖影片上班一族美容纖體戀愛婚姻汽車討論成人資訊博彩娛樂資源交流站務管理
發帖
註冊 登入/註冊 微博



追帖 打印

[小說] 拯救受詛咒的甜品店



[隱藏]
第九點九點九章 雕啲咩上去個甜品碟度表白好?(唔夠創意?雕啲公仔上去囉...」

「好!」醫生仔交叉拍了拍雙手,手上的粉團如煙般散到周圍:「跟住仲有啲咩任務?」

「任務?你唔駛抖吓咩?」

「唔駛啦,我而好精神呀,觔斗都可以打八個!點呀?有咩吩咐我做?唔怕講喎?」

在旁攪拌着朱古力醬的大口環聽罷即說:「咁你而家就打八個觔斗先。」

「妳講真架?」醫生仔呆望着大口環:「我其實唔識打觔斗架喎...不過打觔斗同整甜品有關係架咩?定係妳...講笑咋?」

大口環微笑般望着盤裏的朱古力醬:「唔通講真咩...」

玉女望了望大口環:「妳啲朱古力醬差唔多喇可?」

「都得架喇,妳想點吖?」

「妳交俾醫生仔啦...」玉女再面向着醫生仔:「你將啲朱古力漿用個羹勺出蒞,再倒入個焗爐盤度,再慢慢擺入個焗爐裏面就ok。之後先再交俾我,得唔得?」

「ok!」

大口環聳了聳背,再將手裏的盤交給醫生仔。

業主向卜卜脆說:「妳知唔知呀?其實個醫生仔對朱古力敏感架,不過佢都肯為妳而整...」

「咁佢會唔會有事架?」卜卜脆望向廚房方向。

「放心...佢唔食落口嘅話都唔會有事嘅。」

「佢好似未食野架可? 咁佢一陣食咩呀?」

「又係喎...」

「叫佢地整啲冇朱古力成分嘅甜品咪得囉?」

「算喇,唔好煩到人啦...」業主搖搖頭:「係喇!啱先醒起醫生仔好鍾意食Cel-CM 嗰隻芝心曲奇,不如妳去買俾佢食啦?人地咁肯為妳整甜品,妳應該都為返佢做啲野, 係咪?」

老闆等人見卜卜脆欲往門口走去,老闆便行了過去:「咦?妳又要去買野咩?我地依度已經好齊全喇喎?」

仍舊坐在位裏的業主向他說:「唔關你地事,係阿女要幫醫生仔買佢最鍾意食嘅曲奇...」

「哦...」老闆望着卜卜脆:「唔錯, 娶得過。」

「你講咩呀?佢對朱古力敏感,我驚佢一陣冇野食咋嘛...」卜卜脆拉開了大門:「費事同你講喇,我行先喇...一陣見!」

業主一路望着她出了去,一直到她過馬路到對面街口處。

回覆 引用 TOP

「差唔多架喇,依個距離啱啱好。唔會俾佢發現到又唔會跟唔切...」阿源邊望窗口邊望着業主。

「醒咗好多喎阿源!」業主站了起來:「咁我都行先,做返場好戲我睇, 收唔收到?」

不消一分鐘,餐廳的門已再次繞過弧度並慢慢合上。

老闆即走過去廚房,其餘人都緊隨在後。桃哈多除外,他正在擦拭着椅柄。

「醫生仔?」老闆從口袋裏拿了樣像水彩筆的東西出來,筆頭卻是閃亮的:「嗱雕刻刀喺度,我尋晚買嘅。趁而家卜卜脆行開咗,走去雕咗佢先,等佢返蒞驚個喜俾佢, 加哂分啦係咪先?」

「OK唔該...」醫生仔拿過了雕刻刀:「等我諗吓雕咩好...」

「會唔會對住度門會好諗啲呢?」

一個守在樓面,另一個守在廚房,其餘人都守住女廁門外。

醫生仔望着女廁門的那道凹痕:「咦?有個痕嘅?」

「我地見有個凹痕喺度先順便借俾你雕靚佢咋...」老闆的眉頭皺了皺:「個痕就...說來話長喇...」

「問吓啫, 唔講都冇所謂...」醫生仔拿着刀尾頂住下巴,刀鋒向着門:「有咩係可以好美之餘又簡單易雕呢? 我又唔可以花太多時間去雕...」

玉女望着門的中央:「可以雕個心先,跟住再喺心形裏面雕個卜卜脆嘅馬尾髮型吖?」

阿源搖搖頭:「咁樣太簡單喇,我驚卜卜脆未必受落...」

輪到玉女搖頭:「只要簡單咁將段message帶出蒞咪得囉?」

「我知...但有其父必有其女,我覺得追卜卜脆依啲女仔係要花啲心思,同埋衰啲講句...要夠騎呢。」

「其實你會唔會諗得複雜咗啲呢?有時簡單嘅野都可以好感動囉。」

「但妳唔覺卜卜脆係鍾意有個性嘅人咩?」阿源搭着醫生仔左肩:「所以我認為咩都唔重要,最緊要係你自己認為應該點。」

「我自己?」

「冇錯。你認為乜野係又美得蒞又簡單嘅,就用你自己嘅方式雕出蒞。」

醫生仔點頭:「我諗到要雕咩喇。」

女廁門前的地板已滿佈木屑,直到醫生仔雕完最後一筆後,刀鋒連同木屑一同落到地上。






回覆 引用 TOP

阿源見狀即踎低拾下刀鋒:「嘩好在啱啱雕完啫,咁易斷嘅老細?喺邊度買架?」

老闆捽着鼻翼:「屋企樓下...平吖嘛...」

「你又快咗啲喎藝術家...」大口環瞇着眼看着門上的雕刻:「話時話喇,你雕咩啫?」

玉女亦歪側着頭用不同的角度去看。

「咪住...我好似見過依樣野架喎...」白日夢指着那雕刻:「超正立方體!係其中一個四維圖像嘅投影蒞!」

「好野!果然識野...」醫生仔指着她笑了笑:「冇錯!依個就係超正立方體!你地可以見到依度有個大嘅正立方體,大立方體裏面又有個細立方體連住,你話係咪好奇妙喇?」

「奇就幾奇在...」阿源捽着前額:「你雕個超立方體出蒞做咩啫...」

「你話嘅?將我認為最美又簡潔嘅野雕出蒞。我認為依個超立方體真係好靚喎,而且又簡單,兩個立方體合埋一齊再加幾條線就做到個效果咯,何美而不為?」

餐廳內的聲音現分為兩類,一類是桃哈多擦拭枱面的聲音,另一類則是金童拿着勺子碰着鍋邊的聲音。

現在又有新一類,就是大門繞過弧度的聲音。

眾人即往門口看去,業主在門前呼了口氣:「好彩趕得切返蒞,冇俾個女捉到...」

「你地搞咩呀?」業主見大眾都聚到走廊的一邊,便走了過去:「嘩乜地下咁污漕嘅...」

直到他往上望,一個又美又簡潔的圖形攝進他眼裏。

業主指着它:「你就係雕依件野呀?」

「係呀世伯!」醫生仔仍在欣賞自己的作品:「依個係超正立方體嘅圖像。你知唔知呀,依個其實唔係全像...」

「我明白哂你講嘅野...」業主再說:「揾第二個位再雕過。」

「點解呀?」

「阿女最唔鍾意數學架,尤其是依啲數學圖形...喂再講,邊有人會整個超立方體蒞冧女仔架啫?」

「但係把刀...」

老闆緩緩走上前來:「個刀鋒呢...頭先就...斷咗喎?」




回覆 引用 TOP

「Shxt!」業主攤開了雙手:「你地真係衰完一鑊又一鑊嘅,你叫我點幫你地?死哂啦?冇得救啦?」

「仲得救...吖係!」阿源亦走上前去:「唔知樓上間雜物房有冇類似嗰啲刀仔呢?」

「快啲揾個人上去睇啦,阿女仲差條街就到喇!」業主再轉頭向醫生仔說:「最好喺佢未返蒞之前劃花個野先呀,唔好俾阿女知你雕個超立方體俾佢咁戇居...」

「我地都揾下個廚房有冇類似嘅刀仔,白日夢掃返啲木碎先...呃...」老闆見阿源仍被業主碎碎唸,於是往外看了看:「桃哈多,你上去雜物室睇吓有冇類似依啲嘅刀仔...」

老闆拾起了那把沒有刀鋒的雕刻刀並向桃哈多飛過去。

桃哈多接住:「我即刻上去睇!」

第二下開門聲隨即襲來,卜卜脆拿着兩個長方形包裝的東西:「Hello!我返蒞喇!」

業主低聲向阿源說:「諗計駛走阿女,唔好俾佢埋到女廁度...」

「我...我盡量啦...」

「死得未呀你?」

「仲有排...仲有排...一定唔會俾佢埋到蒞...」

「咦?」阿源向卜卜脆行去,並望着她手上那兩盒東西:「買咗咩返蒞呀?」

「依啲係芝心曲奇蒞架!好好食架!你都試啲吖不如?不過唔好食晒喎?」

「我唔食喇...係呢,老細都有食開依隻曲奇架。佢每次食嗰陣都會加啲唔知咩料落去,話會更加好食架喎...」

「咁得意?咩蒞架?」

「依層我就唔太清楚...」

「唔緊要, 我問問佢。」

「唔好喇,我地做緊...」阿源再望向樓梯上方:「不如妳去老細間房度睇啦?就係樓上右手邊咋嘛!我諗佢應該會擺喺入面...」

卜卜脆和他望向同一個位置:「唔係幾好喎, 貿貿然入人地間房...」

「我都成日入佢間房架啦...佢唔介意架,不過妳唔好搞佢部電腦就得...」

「咁...」卜卜脆開始走上了樓梯口的第一階:「我唔客氣架喇喎?」

「唔駛客氣啦, 不過要俾啲耐性。佢間房好多笠雜野架,仲有啲笠雜零食添,覺得啱食咪食囉,幫佢清咁啲吖嘛!」

「ok!」






回覆 引用 TOP

[隱藏]
桃哈多發現橱架的右上方角落裏,有隻杯。杯裏面擺放了支跟手裏那欠缺刀鋒的雕刻刀非常相像。

在陰暗的燈光下,當牙刷的輪廓顯露無遺時,便即時被丟回杯裏。

旁邊有個綠色迷你樽吸引着他目光。他笑了笑,打開樽蓋並倒了幾粒粉糖入口。

後方突然傳來了腳步聲,他回頭一看,是她。

「咦?」卜卜脆微微張大了雙眼,再笑了笑:「原來你匿埋喺度呀?」

桃哈多拿着迷你樽呆望着她:「哦...佢地叫我入蒞揾野吖嘛...」

「我又係喎!我喺隔離房,一陣見! 」

醫生仔的雙眼仍然站在女廁門前注視超立方體。

業主捲曲了的食指敲了三下女廁的門:「醫生仔,醒未呀?」

醫生仔快速望望四周,最後才聚焦到業主身上:「咩事?」

業主搭住了他,在走廊裏踱步:「世伯唔係想話你戇居,我知我頭先嘅語氣係重咗少少。但你都冇理由咁戇居雕件咁嘅野上去架?你要雕就雕啲同情愛有關嘅野,唔好太過標奇立異,明唔明呀?」

醫生仔點點頭。

他們已踱到近住後門的男廁門前,業主放開了搭住他的手:「你就喺度再諗吓雕咩啦,一陣再喺依度門上面再雕過。」

業主回過頭來,望見老闆等人正望着自己:「你班友仲望咩呀?仲唔揾刀?」

「我地都想...」老闆向着業主和廚房兩邊看去,再定眼望向金童的側影:「之不過...」

「講你就講啦,扮哂有苦衷咁...」

阿源亦望着廚房裏的金童,低聲向玉女唸道:「係妳架喇...妳先搞得掂佢架咋...」

玉女欲步又止,並不斷在東張四望。

「喂!」後方有雙手把玉女推進了去,玉女即回頭問:「邊個?」

在她的後方就只有兩個人,左邊的大口環和右邊的白日夢。

玉女唯有再舉步向前。金童從鍋裏勺了羹黑色的醬汁,再把匙羹放到嘴前時,他止住了動作,眼尾望向下方離他幾步的腳尖。

再望向玉女的雙眼。

玉女望着自己扶在枱邊的右手:「我地想睇吓依度有冇啲刀...可以用蒞, 雕刻?」

說到「刻」字時,便望着金童的雙眼。

金童瞥了後方的人一眼後,望着她再聳聳背,並把匙羹裏的醬汁放到嘴邊。

回覆 引用 TOP

回覆 1#  骨折入院 的帖子拯救甜品店





回覆 引用 TOP

第九點九點九點九章 雕啲咩上去個甜品碟度表白好?(咁又唔好咁又唔啱...索性咪鬼雕啦!」

桃哈多悄悄伸出頭來,望向隔壁的老闆房。

卜卜脆正背對着她,彎下腰搜着抽屜。

在毫無預兆的情況,卜卜脆轉了個身並指着他:「仲唔俾我見到你望我?」

桃哈多把頭縮回到門後。

1...

1.5...

2...

2.5...

3...

他把頭伸回出來:「冇,我睇妳做咩啫...」

「頭先我去買咗啲芝心曲奇,依啲呀!」卜卜脆向他揮了揮手裏的長方形東西:「咁阿源頭先又話...」

桃哈多只看到卜卜脆的嘴唇在動,以及感受手裏的綠色樽正在發熱。

「....就係咁喇。」卜卜脆的嘴唇終於靜止。

「原來係咁...」桃哈多點點頭:「咁我唔阻妳喇...」

兩人快要彼此背對期間,桃哈多旋即轉回過去:「可唔可以入蒞同我傾陣計?」

「好呀!」卜卜脆再望着房裏的兩張椅:「不如你入蒞啦? 依度啱啱有兩張櫈,好冇?」

「我知...但我依間房...」桃哈多望望雜物室的周圍:「暗啲喎?」

「我入蒞你度啦咁...」

兩個人在陰暗的雜物室盤膝而坐,坐在地上。

卜卜脆把那兩盒芝心曲奇放到地上,並開了其中一盒:「你食唔食呀?好食架喎?」

桃哈多搖搖頭:「唔駛...」

「你唔係有野想傾嘅咩?」卜卜脆從口裏漏了些曲奇碎出來。

「有架喇...諗到架喇...等陣...」桃哈多手上的綠色樽正冒出温熱的汗水:「有!之前白日夢係咪同妳講有關度女廁門個凹痕嘅?」

「凹痕...」卜卜脆的眼珠轉動着:「哦,  我好似隱約聽到咩子彈咁架嘛...」

「係呀!子彈蒞架!我不如講返件事俾妳聽咯!前幾日我地舖頭蒞咗個...」

眾人仍在廚房裏搜來搜去。醫生仔仍舊站在男廁門前,雙眼卻望着那個又美又簡潔的超立方體。

見還未有進度,業主嘆了口氣:「我都唔明你地咁急做乜?等我返蒞先吖嘛...」

搜着抽屜的阿源向業主低頭:「我地諗住俾個驚喜你地吖嘛...」

「點驚喜呀?求其整個心咪算囉!個醫生仔係就係騎呢啲,咁你地無理由唔識喝住佢架啫?」

玉女和阿源互相對望着,她就在正對面搜着抽屜。






回覆 引用 TOP

「sorry...」阿源向玉女唸道。

「唔關你事嘅其實...係醫生仔...」

「唔駛講喇...係我嘅錯。如果我冇同佢講嗰啲野佢或者唔會咁做...」

「咁驚險?」卜卜脆那隻準備把曲奇放進口的手止住:「咁你地冇野吖嘛?」

「好彩冇咋!個賊仔揾支鎗指着我地,我以為我地今鋪死硬啦,好在佢都醒目,最後都識趁機攬住袋錢走人...」

「咁其餘salon啲賊呢?」

「佢地出哂去,妳知啦嗰陣出面其實仲有差佬巡緊架嘛,我地依邊睇得好清楚...咁跟住佢地梗係捉到正啦!跟住成條街咪bang bang聲囉,嗰陣我地舖嗰個金童同玉女又喺出面條街喎,咁好在...佢地冇事啦,班賊就都俾人打死哂!」

「個賊仔呢,佢走唔走得甩呀?」

桃哈多聳了聳背:「唔知呀...不過希望佢走得甩啦,話哂我地個網站都係佢幫手搞...」

卜卜脆點點頭。

他的姆指正擦着樽的汗水,她的姆指和食指搓動着曲奇的微碎。

「呃...佢ok呀可?」桃哈多不再看着樽的汗水。

「佢?」

「醫生仔呀...」

「我覺得佢都幾得意吖...你覺得呢?」

「得意囉。」桃哈多把頭垂低再點頭:「我見妳都...好似好鍾意佢咁...」

卜卜脆望了望他,再向他遞了塊曲奇:「食塊啦?」

桃哈多依然低着頭,再向她搖手。

「點呀?揾咁耐架?有冇啫究竟?」業主繞起了雙手。

「我地似乎未揾到...」老闆捽着太陽穴:「咦?我頭先叫咗桃哈多上雜物室揾,唔知佢揾唔揾到呢?」

「乜桃哈多喺雜物室咩?」阿源呆了一呆:「頭先我專登駛開卜卜脆,叫佢上去你間房喎?」

「點解我唔知架?咁...你估佢地撞唔撞到吖嗱?」

「仲估咩呀上去啦!」業主喊着。

以業主為首等人離開廚房出走廊時,醫生仔正想過來。

但被業主制止:「你企返喺度專心諗點雕啦...」

「對唔住世伯...」業主的話被醫生仔制止:「我要打一打斷你。我諗過,我覺得我嘅作品應該原原本本咁同卜卜脆交代。兩個人一齊最緊要係坦誠,所以我有必要俾佢睇我嘅作品。」




回覆 引用 TOP

將口裏的曲奇嚥下去後,卜卜脆便說:「不過呢...我覺得醫生仔係嗰啲好講邏輯,好實際嘅人。但我就比較鍾意啲科幻...無無聊聊嗰啲野,咁可能呢度會有啲唔夾咁囉...不過佢其餘方面都ok嘅...」

桃哈多的身子稍微向前:「乜妳都鍾意啲科幻野架咩?」

「係呀!乜你又係咩?」

「當然啦!科幻小說呀...電影呀嗰啲係我最鍾意嘅類型蒞架!不過我鍾意睇戲多啲,我冇乜耐心睇書...」

「我又係喎!你知唔知呀,我有幻想過呢,如果有一個由唔知咩時空嘅人向我求婚,究竟會點呢?」

「乜...乜你覺得會有可能咩?」

「坦白講, 我覺得有可能架。」

桃哈多咬着下唇,手裏的樽不斷往膝蓋捅去。

「咩蒞架?」卜卜脆稍微歪側着頭:「你揸住啲咩呀?」

「哦...」他左手舉起,向她顯示了綠色小樽:「汽水粉糖蒞咋嘛...妳食唔食呀?」

「好呀!」卜卜脆向他遞了塊曲奇:「不過你都要食一塊喎?」

桃哈多點了點頭。

大直路位置時,頭三名的排名分別是業主,阿源和老闆。

直到樓梯口彎位時,老闆後來居上,得第二。阿源落得第三名,業主穩守第一。

終點是在一間陰暗的雜物室門外,而裏面有對男女盤膝而坐。

女的正舉樽倒糖到口裏,男的正咬着半塊曲奇。

「唔駛睥喇, 我識做。」老闆向業主低喃,再對桃哈多:「你,落去廚房睇吓有咩要幫手...」

「阿女呀...起返身先...」業主扶起了卜卜脆:「做乜蒞啲咁污漕嘅地方呀?仲要坐地下...」

「都唔污漕...哎呀得喇...唔好再拍我條褲啦daddy!」

正當卜卜脆要下樓梯時,各人都靠到一旁,有個人正站到樓梯中間。

站在樓梯中間的醫生仔向卜卜脆說:「我想帶妳睇我嘅作品。」

回覆 引用 TOP

[隱藏]
女廁門上的圖形,令卜卜脆不斷歪側着頭:「邊度係頭邊度係尾呀?」

「依個係一個超立方體,妳由邊個位睇都得架...不過我想講嘅係,好對唔住!」醫生仔向她彎下了腰。

卜卜脆向後退了退:「你做咩呀?」

醫生仔未有抬起頭:「我唔知妳唔鍾意數學,係世伯頭先話我聽我先知咋...我應承妳,我以後都唔會再喺妳面前雕依啲圖形,請妳原諒我!」

「得架喇...你起返身先啦,我冇野架...」

「好喇!」業主向醫生仔說:「你返入去廚房整埋碟野出蒞啦...」

桃哈多聽罷即緩緩行出廚房,其他人除玉女外都行到樓面去。

業主看在眼裏,便向阿源低喃着:「你地嗰個咩哈多同我個女好好傾架咩?佢好似要出蒞咁喎...阿女又喺出面喎...咁你應該點做呀?」

「冇問題!」之後再走到桃哈多跟前:「入去廚房幫手啦...」

「冇野要幫手啦...」桃哈多壓低了聲線:「醫生仔喺裏面...」

阿源比他壓得更低:「仲講?你頭先搞咩啫?卜卜脆而家喺出面...業主唔想喺樓面見到你呀...即刻入去, 咪再拍曱甴同戟親腳...」

醫生仔望着廚房四周:「仲有咩吩咐咁呀?」

玉女亦望着廚房四周:「你就抹返乾淨張枱同埋洗返啲盤就得架喇...」

這時桃哈多進了來,醫生仔正好轉過頭來望着他。兩人都向彼此點點頭。

廚房的另一角,金童正打開着焗爐,並把焗爐盤捧出來擺在枱面。玉女則把粉紅的汁液倒進高杯裏,並放了幾粒士多啤梨。

一個洗手盤有兩條水柱,兩條水柱正射向兩個麵粉盤,兩個麵粉盤正被兩雙手擦拭着。

醫生仔望了望旁邊的那雙手:「唔該哂...你叫做咩名話?」

回覆 引用 TOP

「桃哈多。」

醫生仔向他點頭,桃哈多亦望望旁邊的雙手:「係喇...你地做醫生嘅好忙架可?」

「ok啦。有時試過連續三四日都要留院架。」

「都幾忙喎...不過都唔好花太多時間放喺工作度...始終...」桃哈多以逆時計擦拭着盤底:「始終都要休息嘅,得閒都要沖個涼陪吓人咁架嘛...你平時有冇睇戲架?」

「戲就少啲...書就多啲,依排就睇緊條條血路通心粉。」

「你鍾意恐怖小說?」

「唔係恐怖野蒞,係關於醫術,我做通心手術架。」

「哦,通心...咦?咁關粉咩事呀?」

「我都唔知呀,我都未睇哂本書...」

「咁你其實可以睇吓其它書嘅,即係工作範圍以外嘅書呢,例如科幻系列嗰啲囉...記住係科幻喎?」

「明白。」醫生仔低頭喃喃自語:「科幻...」

一件奶油焗夾心餅以及一件朱古力雞翼心太軟分別被擺上兩隻碟上。

金童盯看刻有字的碟上,啡黑的心太軟,並拿起小竹簽在心太軟的下方指了幾個位:「就係依幾個位喇,一拮落去啲汁就會準確咁流入啲字度。」

「咪住!你頭先有兩三個位都同啲字唔啱位嘅?」玉女拿過了小竹簽,再指了幾個位:「應該依幾度吖嘛?」

「妳信我啦小姐!我通宵試過幾次架喇,一定係依幾個位!」

「你就係因為通頂做野,先搞到你攰到滯,咁咪出錯囉阿先生。依個位擺明唔啱啦?」

「唔咩啱啫?妳憑咩質疑我會出錯?」

「又喺度發脾氣...有啲野叫忙中有錯, 有時唔係一定你啱哂架,你唔可以因為要維護你嘅自尊而搞禍件事架。」

「而家發脾氣嗰個好似係妳喎?」

「我咩啫?我邊有發脾氣呀?」玉女拿着的竹簽猛然一揮,黑色的醬汁立時濺到碟的四周,並仍然不斷滲出醬汁。

「Sor...sorry!」玉女望着他倆圍裙上啡黑的漬。

「算喇...唔駛同我講依啲野喇...」金童呼了口氣,摘下了圍裙並瞥了已流得七七八八的心太軟一眼。

「我依句sorry其實唔止剩係為咗頭先嗰下...仲有之前嗰的...我知道我依幾年亂發脾氣嘅次數唔會比你少...我知道...」玉女沒有再說下去,只繞起雙手垂下頭。金童則雙手扶着枱邊。

回覆 引用 TOP

一杯粉紅的士多啤梨汁、一碟已流滿醬汁的黑碟、一碟染了一半啡黑的夾心餅以及仍滴着醬汁的枱角。

「妳其實有冇諗過上次出面街個鎗戰呢...點解我地會冇事呀?」金童望了望上方:「我以為連個天...連個大氣層...都俾次機會我地...我地再喺埋一齊...」

見玉女依舊垂低頭,金童便繼續:「我估唔到妳仲有陣朱古力香水味...」

「今日啱啱用哂...所以用埋今日...」

放了那兩碟甜品和飲品在醫生仔和桃哈多的面前後,便旋即回到與玉女在一起的角落。

桃哈多望着下方:「呃...」

「算啦...不如捧咗出去先啦...」

醫生仔在前捧着黑碟,桃哈多則捧着夾心餅和那杯士多啤梨汁在後。

當黑碟經過每個人時,他們的表情都隨它經過時凝住。

桃哈多注意到遠方的那一枱,只有業主坐着。

他立時東張西望,並在這時撞到後方的椅腳,「哎!」

手裏的杯碟已在半空。

廚房如今只剩下滴着醬汁的枱角,以及一對男女。

他伸出食指與中指前後擦着附有醬汁的枱角:「既然支朱古力香水妳都唔再需要用...不如...用蒞擺喺舖度賣...好似啲cupcake咁...好唔好?」

她聳了聳背,再點點頭。

他望着她,再笑了笑:「仲有樣野。有件事我都唔瞞妳喇。唔知妳依一兩日有冇發現,出面地下多咗幾個凹位。其實係我雕咗啲野喺上面,原本諗住今晚送俾妳...」

當杯碟落到地上時,已不再是杯碟。

外面所有人都往這兒看。粉紅的士多啤梨汁看來沿住了一個方向行走着。

桃哈多一直追縱着方向,見在旁有些椅腳擋着汁液的去路,便邊追邊移走椅子。

女廁的門把被扭動着,卜卜脆從走廊出了來。

粉紅的汁液走到幾個凹位上,並逐漸成形。一看之下,桃哈多的兩堂眉把五官都微微戚起上來。

卜卜脆呆站着。她不需要歪側着頭,都能看得出地板上有着兩個粉紅的英文字和一個感嘆號。

Merry me !

卜卜脆再望着站在Merry me !對岸的桃哈多。桃哈多的視線亦從Merry me !搬到卜卜脆的雙眼。

「卜卜脆小姐!其實我係由三十年後嘅未來過蒞嘅。嗰陣時我同妳已經係夫妻,不過當時嘅妳已經患cancer死咗,我唯有時光倒流返去我同妳求婚嗰日再同妳求一次婚,即係今日。妳....可唔可以幫我一個忙呀?」                                                                  

                                                                      <第九章完>

回覆 引用 TOP



伸延閱讀
 提示:支持鍵盤翻頁 ←左 右→ 發新話題發佈投票
請先登入
小貼士:
依家可以用“@”tag會員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