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wants TV消閒生活手機討論遊戲地帶影視娛樂校園生活數碼科技寵物樂園學術文化體育世界購物廣場時事投資貼圖影片上班一族美容纖體戀愛婚姻汽車討論成人資訊博彩娛樂資源交流站務管理
發帖
註冊 登入/註冊



追帖 打印

看不慣世界平等的西方政客 |中環一筆



看不慣世界平等的西方政客 |中環一筆

[隱藏]
看不慣世界平等的西方政客 |中環一筆
國父孫中山先生於1925年3月12日在北京病逝,臨終前一天簽署了由他的秘書汪精衛為他代書的《總理遺囑》。《總理遺囑》後來被稱為《國父遺囑》。
年少時我的父親受國民黨教育,在我求學時期不止一次向我說他讀書時所有中學生都要背誦《國父遺囑》。受我的父親的影響,我也背誦了只有簡短兩段內容的《國父遺囑》。
《國父遺囑》的第一段說:「余致力國民革命,凡四十年,其目的在求中國之自由平等。積四十年之經驗,深知欲達到此目的,必須喚起民眾,及聯合世界上以平等待我之民族,共同奮鬥。」
1925年的中國,是剛推翻五千年帝制創建共和,中國仍承受著西方列強對中國的半殖民侵佔與掠奪苦況。孫中山先生深知在短期內,剛推翻封建帝制、仍面對帝制封建殘餘影響的軍閥割據,積弱百年的中國,並沒有能力獨自完成國民革命及廢除西方列強套在中國人民頭上的不平等條約。一句「必須聯合世界上以平等待我之民族,共同奮鬥。」其實是發自當時俯伏在列強橫行中國下,中國人仰視哀求高高在上的西方列強以平等待我的哀鳴。
20世紀初葉的中華民族,要求的和可以得到的民族平等對待,並非華夏與西方族裔之間平視的相互平等對待,而只是西方列強絕對優越下憐憫式施捨給中華民族的平等對待。
西方人高高在上的「普世價值」
即使是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西方列強開始非殖化,一步一步掃除種族間的不平等,但伴隨殖民主義而強化的白人至上主義 (White Supremacy) 並沒有隨殖民主義結束而消失。因而掃除種族間不平等的其過程也只是在代表西方的白種高加索人從來沒有放棄過的優越感基礎下,俯視式的給予其他族群的平等對待而已。
這種以白種高加索人為代表的西方文明絕對優越感為基礎、憐憫俯視方式授予其他族裔的平等,在過去大半個世紀以來基本上沒有改變。從美國在上世紀60年代給予黑人完全平等的投票權、到上世紀70年代香港英國殖民地政府給予中文與英文同等地位,都是白種西方人高高在上對一直被他們不平等對待的異類授予的平等。
過去大半世紀以來,西方國家通過強大的軍事、經濟力量主導建立國際秩序、以強大的媒體滲透力向全球推銷「普世價值」。其實,以西方國家的經濟制度、政治與宗教信仰和文化價值體系為藍本的「普世價值」,對西方人來說最重要的作用便是強化源於西方的政治與宗教信仰和文化價值體系的絕對優越地位,而要與他們不同的族群也必須接受,才可以獲平等對待的待遇。對西方人來說,他們通過推行「普世價值」而獲得的絕對優越地位不容挑戰。
對自身制度與文明兩個世紀以來充滿優越感的西方,在中國近崛起前,根本從沒有把包括中華文明的其他文明放在眼內。直至中國近40年來迅速崛起,才出現了如美國國務院政策規劃主任基隆 . 斯金納 (Kiron Skinner) 所說的中國崛起後的中美關係是「美國首次以一個由非高加索人種構成的大國作為競爭對手」。
應對新冠疫情的差異
新冠狀肺炎病毒疫情去年11月開始在中國武漢開始出現,今年1月開始在國內蔓延,並且在今年2月底開始在全球大爆發大流行。中國在不超過10萬人被確診感染的情況下,在兩個月內迅速把疫情控制住,及阻斷了傳播;相對於美國國內的疫情至4月底已過百萬人確診感染和部份西歐國家對疫情肆虐反應遲緩,中國在控制疫情上的表現無疑比起歐美任何一個國家都要好。無論現在美國與西歐國家如何嘗試把自己國內疫情肆虐歸咎甩鍋給中國,這些國家控制疫情不力的事實,已被冷冰冰的龐大確診與死亡數字講得清楚不過。
在今年2月到中國考察疫情的世界衛生組織中國考察專家組組長布魯斯 . 艾爾沃德(Bruce Alyward)便曾經驚嘆他在中國不同地方接觸到在不同崗位的中國人都很清楚知道政府處理疫情的指示、和清楚知道在控制疫情的努力中自己需要做的。新冠肺炎疫情肆虐中,人們最深刻的印象,是不同國家的應對方式、產生的效果、以致反映出國家的治理成效。
就如日裔美國政治學者福山(Francis Fukuyama)所說:在新冠疫情下決定不同政府表現的,不是哪一種政體,而是這種政體頂層官員的判斷與執行能力;和更重要的是人民對政府的信任,讓人民相信為政者清楚知道自己正在做什麼。而根據福山所言,這一點正是美國社會所欠缺的。
然而,無論在應對新冠肺炎疫情上表現是如何糟糕,由政客主導的西方國家、民粹政客為了在選舉中保住權位,絕不會承認自己決策與執行上的錯失,也不會接納民粹主導下應對疫情時決策與執行體制上的制度失效。甩鍋給中國變成了最垂手可得的卸責工具。
在這次世紀疫情大爆發大流行中,非常清楚地顯示在控制疫情上,中國、韓國、日本以及香港、台灣的東亞及華人地區的表現,遠比美國與歐洲國家優越。但是在西方國家,那些西方政客植於骨髓中的西方優越感與傲慢並沒有因這次疫情而改變。無論世衛如何稱讚中國在處理疫情的高效與高透明度,西方國家無理與無證據指責中國隠瞞疫情,和無理指責世衛失職,已成了氣急敗壞的西方政客賴以仍然抓住他們在疫情下快要失掉的優越感的最後依靠。
其實,西方媒體基於他們迷信西方民主制度必然優越和盲目判定中國因沒有民主所以必然低下,而覺得他們可以以這優越感隨便有理沒理、甚至以猜測為依據對中國的一切作出主觀偏見的判斷,以此為基礎對中國進行批評與抹黑已成了他們理所當然的習慣。
心態失衡的西方
習慣了深信西方制度與文明高人一等的西方政客,在他們明顯地處於優越地位時他們可以傲慢地憐憫式的以平等對待與他們不同的其他文明。這次疫情顯示了他們毫不優越,但這一點沒有改變他們深植於骨髓的優越感與傲慢。推卸責任甩鍋中國變成了他們仍然維持他們那種自我感覺良好的優越感與傲慢的最好方法。
120年前庚子年八國聯軍借義和團作事攻佔北京紫禁城,瘋狂掠奪後更迫清廷簽署《辛丑條約》讓中國老百姓向十四國列強作出賠償白銀四億伍千萬兩的《庚子賠款》,當中單是美國便拿了三千二百萬兩。同是庚子的2020年,120年後白人至上主義的幽靈不散,西方優越感與傲慢不變。美國與歐洲一些國家以至澳洲的政客又準備借新冠疫情炮製另一次《庚子賠款》向中國人民作另一次敲詐。
對中國人來說,中華民族迅速復興,中國越是進步,越是與西方接近平起平坐的時候,失落了的優越感與盲目的傲慢導致心態不平衡的西方,將越是更以不平等待我。
崇尚白人至上的民眾需放下傲慢
近百年前國父孫中山先生已看得很清楚,在他遺書中要求聯合世界上以平等待我之民族,對象不是在全世界都有殖民地的西方列強。孫中山要求平等待我的民族,表達在他臨終前除了《總理遺囑》與個人財物的囑書外的《致蘇俄遺書》中。近百年前的美國與殖民地遍佈全球的歐洲列強並不是國父孫中山先生心中會平等待我的民族。100年前如是,今天也如是,特別是在感受到其絕對優越地位已受到前所未有的挑戰時,西方國家只會懷著更大的偏見對待中華民族的復興。
21世紀的中華民族並不需要別的民族平等待我,而是要那些放不下白人至上幽靈的西方政客、媒體以至民眾放下他們的優越感與傲慢,老實地接受不同的文明與制度根本從一開始便是平等的。西方的也好、非西方的也好,不同的文明與制度各有優劣,從一開始便是平等的,西方並沒有高高在上以他們的標準為唯一標準品評與他們不同的文明與制度的傲慢特權。
對已慣於以西方價值為中心的一些西方國家來說,要求他們接受那些不論是文化、政治和宗教信仰均與他們相去甚遠的文明,一直以來便具有與與西方文明同樣的平等地位,是變相要求他們接受西方文明代表的並非唯一的「普世價值」。以那些西方國家的傲慢,要他們接受這一點,恐怕仍需一段非常非常長的時間。
也因如此,民粹政客主導的美國與西歐一些國家以各種方式遏阻迅速不斷崛起的中國與中華文明,不會因為這次世紀大流行的新冠疫情而改變;反之會以更大力度在更大範圍對中國的崛起進行遏阻,而且會更為激烈。這一點中國人必須拋掉幻想,以清晰頭腦面對。

回覆 引用 TOP



伸延閱讀
[按此隱藏 Google 建議的相符內容]
 提示:支持鍵盤翻頁 ←左 右→ 發新話題發佈投票
請先登入
小貼士:
依家可以用“@”tag會員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