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wants TV消閒生活手機討論遊戲地帶影視娛樂校園生活數碼科技寵物樂園學術文化體育世界購物廣場時事投資貼圖影片上班一族美容纖體戀愛婚姻汽車討論站務管理
發帖
註冊 登入/註冊
追帖 打印

[政治] 陳端洪:由治及興的邏輯(香港國安法與全國人大常委會的罪孽)2023年12月14日



[政治] 陳端洪:由治及興的邏輯(香港國安法與全國人大常委會的罪孽)2023年12月14日

[隱藏]
陳端洪:由治及興的邏輯(香港國安法與全國人大常委會的罪孽)2023年12月14日

引用:
【香港01論壇】陳端洪|由治及興的邏輯 2023年12月7日

在單一制國家,中央對全國各行政區域擁有全權,和地方自治權的非主權性、非固有性、有限性、法定性、次級性、從屬性相對。一般來說,這是不言自明的道理,講法治足矣。只有在地方自治出現問題的時候,才會從源頭上重述中央的全面管治權。講中央全面管治權實質上是講國家理性。...

溫馨提示
1、2023年11月23日,“第八屆‘一國兩制’與香港基本法研討會”在香港舉行。北京大學港澳研究院院長陳端洪發表演講,主旨是國安法和「香港由治及興的邏輯」,演講道出中央對香港走向衰亡的憂慮,並將責任推諉特區政府。陳端洪的闡述,是一篇上佳的法治反面教材。

2、陳端洪宣稱:「在單一制國家,中央對全國各行政區域擁有全權,和地方自治權的非主權性從屬性相對。一般來說,這是不言自明的道理,講法治足矣。」

3、中央對全國各行政區域擁有全權?中國是中央集權型的單一制國家?從中國憲法的具體規定,就清楚看到陳端洪並不是什麼憲法權威,而是名符其實的「法律磚家」,在不同的時期按不同的政治需要砌詞狡辯顛覆法律規範。

4、《中國憲法》第二條規定訂明:「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切權力屬於人民。人民行使國家權力的機關是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和地方各級人民代表大會。」

5、《中國憲法》第三條規定:「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和地方各級人民代表大會都由民主選舉產生,對人民負責,受人民監督。國家行政機關、監察機關、審判機關、檢察機關都由人民代表大會產生,對它負責,受它監督。」

6、人民行使國家權力的機關是全國人大和地方各級人大,國家行政機關、監察機關、審判機關、檢察機關都由人民代表大會產生,對它負責,受它監督。

7、地方人大由地方民主選舉產生,地方人大是地方人民行使國家權力的機關,地方人民政府由地方人大產生,對它負責,受它監督。地方人民政府是對地方人大負責即是向地方人民負責,並不是對中央負責。

8、中國憲法的規定清楚說明,中國是奉行單一制只有一部憲法一個中央政權,但地方的權力是來自地方授權而不是由中央授權,中國不是中央集權型的單一制國家。中央與地方的權力不存在從屬關係,中央對全國各行政區域並不擁有全面管治權。

9、廣東人大由廣東民主選舉產生,廣東省人民政府官員任免,是由廣東人大決定對廣東人民負責,而不是由全國人大決定,事實已經清楚說明中國的政體


10、全國人大常委會制定《香港
國安法》同埋加入《基本法》附件三,授權與受權都是深度顛覆中國憲法和香港基本法,常委會的罪孽非常非常深重,充分說中華人民共和國從來不是法治國家。(待續)

[ 本帖最後由 中道 於 2023-12-16 01:45 AM 編輯 ]

回覆 引用 TOP

【香港01論壇】陳端洪|由治及興的邏輯(之一) 2023年12月7日

關於「由治及興」,不要停留在政治情緒上,更不能作有口無心之念頌。在政治層面,要看到行動;在學術層面,要講出有邏輯的和有意義的話。

一、亂、治、興釋義


由亂到治,翻譯成英文是from chaos to order。「亂」和「治」是反義詞,「亂」是失序,「治」指的是秩序。這個成語是中國古代關於緊急狀態或例外狀態終結的一種描述。直接針對緊急狀態的格言是治亂世用重典,這道出了緊急措施的嚴酷性。

現代的緊急狀態法律制度有兩個基本的制度,一是決定和宣布緊急狀態的程式制度,二是時間限制。由亂到治,包括兩個時間段,一個是制亂,即緊急狀態,一個是恢復期。緊急狀態一般不超過半年,這是一種規範,不是描述。


類比經濟的蕭條——復蘇,由亂到治,是秩序的恢復(recovery)。恢復秩序,不是簡單的回到從前,一定程度上需要建立一種新的政治秩序形式和法律秩序形式。                     

香港由亂到治的過程涉及到強力的使用,也涉及立法,涉及到香港特區政府,也涉及到中央,最終形成一種新的道德共識和政治共識,並以立法形式——香港國安法和新選舉制度——予以理性化、制度化。

「興」作為動詞,可以翻譯為rise、raise,最基本的意思是由下往上;用於描述社會,西方人更喜歡講進步(progress),而進步的字面意思是由後往前。由治及興,即由秩序到進步。「興」字在中文裏給人一種空間感,進步則蘊含時間意識和歷史意識。兩種文化在思維方式上的差異由此可見一斑。

「興」字作為名詞,英語一般意譯為prosperity, 翻譯回中文,是繁榮的意思。由治到興,即由秩序到繁榮。人們普遍認為繁榮與經濟增長相關,而繁榮在外延上不限於經濟方面,且沒有經濟增長的繁榮也絕非不可想像。

綜合起來,在社會科學上,我選擇從(經濟)增長、(社會)進步和(社會)繁榮三個方面來理解「興」字。

二、由亂到治的法律邏輯≠由治及興的法律邏輯

香港由亂到治,沒有走緊急狀態或例外狀態的程序,中央主導立法在法理上名正言順,但也未循常規套路。

2014年《「一國兩制」在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實踐》首次提出,「中央對香港特別行政區擁有全面管治權」,揭示了國家對香港恢復行使主權的應有之義。這對當時已經出現的只知有基本法、不知有憲法,只講自治、不講一國的錯誤傾向,是一記警鐘,也為2019年之後中央出手制亂提供了理論依據。

全面管治權,官方翻譯為overall(comprehensive)jurisdiction,jurisdiction一般指的是管轄權,相對於其他主體而言。其實在公法上有一個對應的概念,拉丁文叫plena potestas,英文翻譯是plenary power,也有人譯成full power,中文字面意思是「全面的權力」(全權)。什麼時候用這個概念?

在單一制國家,中央對全國各行政區域擁有全權,和地方自治權的非主權性、非固有性、有限性、法定性、次級性、從屬性相對。一般來說,這是不言自明的道理,講法治足矣。只有在地方自治出現問題的時候,才會從源頭上重述中央的全面管治權。講中央全面管治權實質上是講國家理性。

在聯邦制國家,一個地區擬加入一個聯邦國家,在憲法上的地位未確定時,可以說聯邦對該地區具有全面權力;

在一國領土之內的外國人,不具有公民地位,不享有公民權利,該國對此等外國人行使全權。美國最初對印第安人也用過這個理論。


緊急狀態或例外狀態下,公民權利受限制,政治哲學上可以講全權。

常態下,講權力就是講(憲定)憲法權力、法定權力。特別行政區的管治應該區分統治(rule)和治理(governance)。在一國兩制之下,統治權主要歸於中央,日常治理以特區自治為主。統治服從國家理性,治理則講究治理理性。


做了這麼多闡釋,意圖是想告訴大家,中央直接訴諸全面管治權理論來處理香港問題,不是常規手段,由亂到治可以動用,但由治及興則需要依靠另外一套邏輯,那就是法定權的邏輯,重點在特區自治。統治問題,主要責任在中央;日常治理,主要責任在特區。

換言之,由亂到治如果解決不了,那是中央的責任,由治及興能不能實現,主要責任歸於特區。因此,當我們把由亂到治、由治及興兩個成語連在一起講的時候,背後其實有分工的。

鑒此,要注意:一是常態下不要把全面管治權當作口頭禪,要講憲制法治,尊重特區依法自治;二不要用國家理性打壓和替代治理理性,更不能用表面化獻忠誠來貶低和替換治理能力。

三、由亂到治的治理邏輯≠由治及興的治理邏輯

由亂到治和由治及興是兩種治理模式,行使權力的方式不同。第一種模式針對的是具體個人和組織的違法犯罪行為,是人的惡的方面。為了制止破壞行為,恢復秩序,政府站在道德高地,制定法律、發布命令、採取強制措施、實施懲罰。

第二種模式針對整個社會,政府作為社會的代理人需要分析社會各階層的訴求,觀察他們的行為模式,發現他們行為模式的規律。同時,作為一個高度國際化的大都市,香港的治理需要根據區域的、國家的以及國際的政治經濟形勢,重新規劃,以便及時改善條件,吸引人才和資金。


由第一種治理術到第二種治理術的轉變,是一種知識模式的改變,也是一種思維的革新。不可否認,規訓的任務並未終結,因此,香港治理很長時間內兩種邏輯將並存。

因此,需要明確兩點:第一,要因時制宜,抓住主要矛盾;第二,要防止兩種邏輯打架,把一種治理術濫用於另一種治理任務。


香港01論壇:陳端洪|由治及興的邏輯
https://www.hk01.com/article/969290?utm_source=01articlecopy&utm_medium=referral


[ 本帖最後由 中道 於 2023-12-14 02:08 PM 編輯 ]

回覆 引用 TOP

【香港01論壇】陳端洪|由治及興的邏輯(之二) 2023年12月7日

四、亂的動能、治的動能、興的動能之間的不同

推動社會不斷變化的動力,都源於人永不停歇的能量。尋找動能,最終都要回到人身上。在社會過程中,人的能量被融匯、疏導,創造秩序和平衡,或者被導入抗爭和衝突,打破現有秩序,尋找新的秩序形式。在政治過程中,群體的合作與衝突中,人的能量最為強大,能量的表達或應用最充分。


要區分亂的動能、治的動能和興的動能。

亂,也是社會能量的一種表達形式。這種動能衝擊現有的結構和系統,破壞既有秩序,企圖達成新的共識和決斷。由亂到治,就是要用建設性的能量去對抗和壓制破壞性的能量。


2019年暴亂,能量的源流何在?外部敵對勢力是一個方面;反對派是由來已久的對抗力量;作為運動主角的那些青少年臨時彙聚起巨大的力量。除此之外,還有不少零星的無組織形態的能量匯入,參與、配合、支持了運動。

由亂到治,最重要的動能來自中央。由治及興,國家支持固然重要,但必須以自力更生為主。


國安法和新的選舉法把外部敵對勢力排擠出去了,遏制了反對派。但外部敵對勢力,不會消解,反而會增強,只是行為方式發生了改變,這是香港由治及興的阻力。一部分反對力量轉移到了國外,也繼續阻礙香港由治及興。行為構成犯罪的青少年,受到了法律的制裁,對社會能量是一種減損。經過一輪治亂,一些人和資本會外流,一部分社會能量會流失。

由此可見,由治及興,需要調用的能量相比暴亂之前的在總量上會大大增加,換言之,管治成本必然增加。另一方面,原有社會能量會流失一部分。在這種情況下,穩定人心是第一要務,尋找新的動能尤為重要。

五、去哪裏尋找新的動能?

政治和法律秩序是興的必要條件,但不是興的充分條件。其他方面,比如經濟、社會團結、市民信心、國際信譽,等等都可能因亂而受損,故而也都可能需要恢復到原有的水準。如果原有水準本來就很高,那麼,復蘇也就是興。但是,復蘇往往不是簡單恢復原狀,不是一仍照舊就可以達到的,需要發掘新的動能。


去哪裏尋找新的動能?邏輯上不外乎向內和向外。向內,無非民間和政權當局。對民間,要給資本家信心,給專業界安全感,給普羅大眾公平感和獲得感。對政權當局,要給司法以穩定和信任,給立法會換血,給政府增加賦權,增加責任。向外,一是融入國家發展,尋找共同利益;二是參與「一帶一路」,開發新市場;三是引進人才和資金;四是與英美修和,重振國際聲譽。

歸納起來,共十條:第一,用新人;第二,引進人才和資金;第三,融入國家發展,特別是大灣區;第四,內部開發新的區域和新專案;第五,參與一帶一路,開闢新市場;第六,發展高科技,進行經濟轉型;第七,改革政府,提高政府管治能力;第八,對政府增加賦權,推行有為政府;第九,開展社會改革,促進社會公平;第十,與英美修和,重振國際聲譽。

上述十個方面,存在幾個難題。一是地緣政治新格局,二是固化的階層利益格局,三是新一波技術革命下的產業佈局,四是經濟與政治的矛盾。

香港01論壇:陳端洪|由治及興的邏輯
https://www.hk01.com/article/969290?utm_source=01articlecopy&utm_medium=referral




回覆 引用 TOP



[按此隱藏 Google 建議的相符內容]
 提示:支持鍵盤翻頁 ←左 右→ 發新話題發佈投票
請先登入
小貼士:
依家可以用“@”tag會員啦!


重要聲明:本討論區是以即時上載留言的方式運作,Uwants.com討論區對所有留言的真實性、完整性及立場等,不負任何法律責任。而一切留言之言論只代表留言者個人意見,並非本網站之立場,讀者及用戶不應信賴內容,並應自行判斷內容之真實性。於有關情形下,讀者及用戶應尋求專業意見(如涉及醫療、法律或投資等問題)。 由於本討論區受到「即時上載留言」運作方式所規限,故不能完全監察所有留言,若讀者及用戶發現有留言出現問題,請聯絡我們。Uwants.com討論區有權刪除任何留言及拒絕任何人士上載留言 (刪除前或不會作事先警告及通知 ),同時亦有不刪除留言的權利,如有任何爭議,管理員擁有最終的詮釋權。用戶切勿撰寫粗言穢語、誹謗、渲染色情暴力或人身攻擊的言論,敬請自律。本網站保留一切法律權利。


Copyright © 2003- Uwants.com All Right Reserved.
版權所有,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