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wants TV消閒生活手機討論遊戲地帶影視娛樂校園生活數碼科技寵物樂園學術文化體育世界購物廣場時事投資貼圖影片上班一族美容纖體戀愛婚姻汽車討論成人資訊博彩娛樂資源交流站務管理
發帖
註冊 登入/註冊 微博



追帖 打印

[政治] 港英餘孽的實事求是(之五)



港英餘孽的實事求是(之五)

[隱藏]
吳漢華:實事求是看「佔中三子」
【明報專訊】「佔領行動」9名被告被判有罪後,我看到、聽到的評論,一邊是:破壞社會安寧,荼毒青少年,罪有應得;另一邊則是:政府政治檢控,被告正氣凜然,為香港市民背上十字架。

在香港現况,這些兩極化的意見是意料中事,但仍使人感到唏噓:所有人都說希望有民主,為何每個人對爭取民主人士的意見,不是南轅,便是北轍?這些言論使社會更加分化,也妨礙反思「如何爭取民主」這問題。

自「佔中行動」萌芽至今的數年間,我曾在閒談時及致函英文報章表達對「佔中」的己見,僅整理為文,作為對「佔中三子」的第三類看法。總的來說,我尊敬他們無私地為香港爭取民主作出努力;他們失之於政治判斷不足,亦高估了自己能主導群眾的政治能量。

大多數群眾運動的話語權,最終會落入理想化、較激進的參與者手中。當「佔中」發展至「公民提名、政黨提名,缺一不可」這口號時,預測應驗是指日可待之事。叫價那麼高,會使中央政府覺得提出者視《基本法》如無物,及無意商議。

「佔中」帶來8.31方案

「三子」宣布籌備「佔領中環」那一天,我剛好和幾位朋友晚膳。席間有人問我對這行動的看法,我的反應是:「好心做壞事。」中國政府在國際談判上的往績,顯示她在對方公開施壓時,態度會變得更強硬。國與國間的談判况且如是,和國民的互動只會更甚。而香港的政制發展,歸根究柢是中央政府通過特區政府,和香港立法會議員(尤其是泛民議員)之間的談判。及後,亦有評論員預測「佔中」會帶來反效果。

大多數群眾運動的話語權,最終會落入理想化、較激進的參與者手中。當「佔中」發展至「公民提名、政黨提名,缺一不可」這口號時,預測應驗是指日可待之事。叫價那麼高,會使中央政府覺得提出者視《基本法》如無物,及無意商議。

當時曾有人說:基本法雖然說普選行政長官須由提名委員會提名,但沒有說不可以同時用其他提名方法。以我有限的法律知識,這說法在法理下站不住腳。也有人說提名委員會可以通過全民直選產生。這在文字上可能說得通,但法理上可能不符合「立法原意」,而政治上更絕對沒有獲中央政府接受的機會。在我看來,那個極度保守、令人難以接受的8.31方案,便是中央政府「你做初一、我做十五」的回應。

我和一位資深時事評論員說上段最後那句話時,他非常不以為然,並反駁說:縱使假設「公民提名、政黨提名」不符合基本法,有學者提出很多符合基本法的方案,為何不可以採納其中一個?

談判策略守則之一,是除非可以換取自己想要的東西,否則不應付出籌碼、作出讓步。對中央政府來說,「祝福」某一個民主成分高的方案,是一個讓步,但這讓步不會換來什麼,因為泛民立法會議員及其支持者已說得很清楚,如非「公民提名、政黨提名」,不會投票通過。我猜測如果泛民議員當年肯選擇一個符合基本法的學者方案,作為和特區政府談判時的底線,最終結果不會是現在的8.31方案。

「三子」政治能量不足

及後的發展,顯示「三子」政治能量不足。當戴耀廷先生宣布「佔領中環正式啟動」時,他是為勢所迫。而隨後的「雨傘運動」,亦脫離他那「愛與和平」的良好意願。

「雨傘運動」展開後,在中間人努力斡旋下,政府和學聯領袖會面,並在會上提出建議。當學生對這些建議嗤之以鼻,而中間人陳祖為教授亦退出後,很清楚運動不會帶來任何成果。為不再延長運動對市民帶來的騷擾,「三子」應該盡快帶頭宣布撤出,及兌現承諾,向警方自首。他們沒有這樣做,似乎是以為還有能力去理順一些激進人士。但事與願違,其後出現暴力抗爭,至12月初,「三子」方才宣布退出及自首。

閉門談判是政改唯一出路

陳健民先生曾在很多場合中說:「佔中」是因為對話的路已經走盡。我覺得奇怪:2013年初開始醞釀「佔中」時,特區政府仍未就政改正式展開諮詢,何來「走盡對話的路」之說?最近,從他和知情人士的言論中,才明白陳先生所指的,是他多年來和內地官員的交往,及在2010年與民主黨一起走入中聯辦、立法會通過民主黨提出的政改方案後,中聯辦和特區政府並沒有兌現承諾,設立平台去討論往後的政制發展。這一點看來中央和特區政府有不是之處,但2010年的結果卻正好證明,對話、談判才是王者之道。

很多泛民議員和支持者大力反對他們所說的「密室談判」、「黑箱作業」。但試問有哪一份政治協議,是在公開場合、全民監察的談判後達成的?國際條約都是由相關政府人員閉門談判,達成協議後草簽,然後帶回各自的國會去尋求確認。

我建議「三子」和泛民議員將來繼續爭取時,應先訂下一條不公開的底線,然後和特區政府閉門談判。如果可以達成一個雙方可接受方案的話,政府需就方案諮詢公眾,議員毋須承諾最終會投支持票,但須承諾向市民解說,或至少承諾不會游說市民反對;而議員亦可在參考公眾諮詢的結果後,才決定是否支持。如果有資源的話,他們甚至可以舉行民間公投。如果議題是「是否支持政府提出的方案」,而公投安排亦具公信力的話,樂意投票的市民,當不會局限於泛民的支持者。

作者是退休公務員、香港大學法律學博士

《明報》吳漢華:實事求是看「佔中三子」
https://news.mingpao.com/ins/article/20190425/s00022/1556114152990



[ 本帖最後由 宗道 於 2019-5-3 08:32 AM 編輯 ]

回覆 引用 TOP

港英餘孽的實事求是

引用:
吳漢華:實事求是看「佔中三子」
【明報專訊】在香港現况,當時曾有人說:基本法雖然說普選行政長官須由提名委員會提名,但沒有說不可以同時用其他提名方法。以我有限的法律知識,這說法在法理下站不住腳。也有人說提名委員會可以通過全民直選產生。這在文字上可能說得通,但法理上可能不符合「立法原意」,而政治上更絕對沒有獲中央政府接受的機會。在我看來,那個極度保守、令人難以接受的8.31方案,便是中央政府「你做初一、我做十五」的回應。 ...
《明報》論壇版近來出現一個陌生人,香港大學法律學博士退休公務員吳漢華,專講政事講法律。退休公務員吳漢華係乜誰?從網絡進入時光隧道探個究竟,吳漢華,一九九六年的政務總署助理署長; 一九九七年的副政務司,港英餘孽是也。

吳漢華先生認為,「佔中」帶來8.31方案, 那個極度保守、令人難以接受的8.31方案,便是中央政府「你做初一、我做十五」的回應。「8.31方案」是中央政府對「佔中」的回應,也就是說香港冇真普選,係 「佔中三子」搞鬼,是香港人自作孽,吳漢華的立論,明顯代表特區政府和民建聯立場。吳漢華的論述,正好說明港英留下的公務員,都是唯命是從的技術官僚,一支超級奴才隊伍是也。

[ 本帖最後由 宗道 於 2019-4-28 07:20 AM 編輯 ]

回覆 引用 TOP

港英餘孽的實事求是

引用:
吳漢華:實事求是看「佔中三子」
【明報專訊】在香港現况我和一位資深時事評論員說上段最後那句話時,他非常不以為然,並反駁說:縱使假設「公民提名、政黨提名」不符合基本法,有學者提出很多符合基本法的方案,為何不可以採納其中一個?

談判策略守則之一,是除非可以換取自己想要的東西,否則不應付出籌碼、作出讓步。對中央政府來說,「祝福」某一個民主成分高的方案,是一個讓步,但這讓步不會換來什麼,因為泛民立法會議員及其支持者已說得很清楚,如非「公民提名、政黨提名」,不會投票通過。我猜測如果泛民議員當年肯選擇一個符合基本法的學者方案,作為和特區政府談判時的底線,最終結果不會是現在的8.31方案。 ...
《中國憲法》第三十一條訂明:「 國家在必要時得設立特別行政區。在特別行政區內實行的制度按照具體情況由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以基本法規定。」《基本法》第十一條規定:「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第三十一條,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制度和政策,包括社會、經濟制度,有關保障居民的基本權利和自由的制度,行政管理、立法和司法方面的制度,以及有關政策,均以本法的規定為依據。」

對中央政府來說,「祝福」某一個民主成分高的方案是一個讓步」,香港實行的制度以《基本法》的規定為依據,中央政府「祝福」某一個民主成分高的方案就是讓步?這就是「港英餘孽」的管治思維。

歷史的痕迹清晰顯示,回歸21年來,「一國兩制」的實行,中央從來不嚴格按照《基本法》辦事,不甘心香港享有高度自治權,而特區政府亦從來只會鸚鵡學舌奉行「非法也是法」,從未維護香港的「兩制」亦從未捍衛自治權。

《基本法》附件一和附件二訂明,二○○七年以後行政長官及立法會的產生辦法如需修改,必須是由特區政府提出, 產生辦法是依據全國人大確立的循序漸進原則修改,或是由普選產生,特區政府必須按照附件一同附件二的規定提出具體方案。

如果泛民議員當年肯選擇一個符合基本法的學者方案,作為和特區政府談判時的底線,最終結果不會是現在的8.31方案。」吳漢華先生讀什麼法律? 法律學博士?吳漢華,香港大學法律學院之恥是也。

[ 本帖最後由 宗道 於 2019-4-28 07:22 AM 編輯 ]




回覆 引用 TOP

港英餘孽的實事求是

引用:
吳漢華:實事求是看「佔中三子」
【明報專訊】閉門談判是政改唯一出路

陳健民先生曾在很多場合中說:「佔中」是因為對話的路已經走盡。我覺得奇怪:2013年初開始醞釀「佔中」時,特區政府仍未就政改正式展開諮詢,何來「走盡對話的路」之說?最近,從他和知情人士的言論中,才明白陳先生所指的,是他多年來和內地官員的交往,及在2010年與民主黨一起走入中聯辦、立法會通過民主黨提出的政改方案後,中聯辦和特區政府並沒有兌現承諾,設立平台去討論往後的政制發展。這一點看來中央和特區政府有不是之處,但2010年的結果卻正好證明,對話、談判才是王者之道。 ...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第三十一條,香港《基本法》第十一條規定,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制度和政策,包括社會、經濟制度,均以本法的規定為依據。 吳漢華先生認為, 對話、談判才是王者之道,這就是「港英餘孽」的管治思維。

《基本法》第六十八條訂明:「香港特別行政區立法會由選舉產生。立法會的產生辦法根據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實際情況和循序漸進的原則而規定,最終達至全部議員由普選產生的目標。立法會產生的具體辦法由附件二規定。」

在特別行政區實行的制度由全國人大以基本法規定,立法會產生的具體辦法由附件二規定,第六十八條的解釋,就必須符合具體辦法的規定。立法會的產生辦法「根據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實際情況和循序漸進的原則」而規定,是指第一至第三屆的產生辦法,具體辦法由全國人大以附件二規定。

「根據循序漸進的原則」而規定,是指第二及第三屆的產生辦法。「循序漸進的原則」,就是減少由非直接選舉產生的議席,對應增加由直接選舉產生的議席,最終達至全部議員由普選產生。循序漸進的原則,由全國人大確立以附件二規定。

附件二訂明:「二○○七年以後香港特別行政區立法會的產生辦法和法案、議案的表決程序,如需對本附件的規定進行修改,須經立法會全體議員三分之二多數通過,行政長官同意,並報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備案。」

二○○七年以後立法會的產生辦法如需修改,就是對第三屆的產生辦法作出修改,可以依據全國人大確立的循序漸進原則修改,最終達至全部議員由普選。「如需修改」,也可以由第四屆開始實行全部議員由普選產生,全國人大並無規定,二○○七年以後立法會的產生辦法,必須按照循序漸進的原則。

附件二(一)訂明,香港特別行政區立法會議員每屆60 人。立法會產生的具體辦法由附件二規定,附件二規定第一至第三屆的產生辦法,議員每屆都是60 人;「立法會議員每屆60 人」,是立法會產生辦法的制度性規定,是循序漸進最終達至全部議員由普選產生不得修改的規定。

《2012年立法會產生辦法》,議席由60增加至70席席,地方直選議席和功能界別議席各增加5席,不符合全國人大訂立的循序漸進的原則,違反《中國憲法》第三十一條違反《基本法》附件二的規定,超越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對香港特別行政區的授權,現時香港的立法會是一個非法組織。

對話談判才是王者之道?吳漢華先生讀什麼法律? 法律學博士?吳漢華,香港大學法律學院之恥是也。

[ 本帖最後由 宗道 於 2019-5-7 11:00 AM 編輯 ]

回覆 引用 TOP

再回樓主

[隱藏]
你話"港英留下的公務員,一支超級奴才隊伍是也"我並不否認,只要睇到佢地好多人至今也暗地裡實質地繼續拜日已落帝國為宗主,暗中助其反中亂港就會明白

而另一方面,為了追求連美歐democratia強國也不搞的所謂"真普選",而斷送了「8.31方案」已經實事求是地容許了初步的特首普選,試問在香港責任除了佔中妖孽之外還能在誰的頭上呢?

回覆 引用 TOP

引用:
原帖由 宗道 於 2019-4-28 07:00 AM 發表
吳漢華:實事求是看「佔中三子」
【明報專訊】「佔領行動」9名被告被判有罪後,我看到、聽到的評論,一邊是:破壞社會安寧,荼毒青少年,罪有應得;另一邊則是:政府政治檢控,被告正氣凜然,為香港市民背上十字架。

在香港現况,這些兩極 ...


神鵰1號:
香港可以有普選,但前提是不容許外國代理人有份參與選舉啫!
美國通俄門調查亦證明美國人也不容外國代理人滲透本國政治呢?

回覆 引用 TOP

請勿灌水

引用:
原帖由 ksskkkr 於 2019-4-29 08:30 PM 發表
你話"港英留下的公務員,一支超級奴才隊伍是也"我並不否認,只要睇到佢地好多人至今也暗地裡實質地繼續拜日已落帝國為宗主,暗中助其反中亂港就會明白

而另一方面,為了追求連美歐democratia強國也不搞的 ...
您發表的帖子被評分,操作理由: A 張貼主題規條, A.1   禁止發佈與近期新聞無關之主題於本版內張貼 , 祇能發佈由發帖日內 , 前後計算7日內的新聞

回覆 引用 TOP

回樓上

你自己灌水而被版主處分,卻在回應的網友貼文時插樓,簡直就毫不知禮貌

[ 本帖最後由 ksskkkr 於 2019-4-29 08:56 PM 編輯 ]




回覆 引用 TOP

“通俄門”為何重要?

劉仰


米國大統領特朗普上任以來,“通俄”就形影不離地伴隨著他。“通俄門”是否一扇真門?會不會打開,打開後特朗普會不會進去,進去後能否出得來?這個事情一直如黑魆魆的幽靈般盤踞在白宮,如一個緊箍咒在特朗普眼前晃悠,也如一根絞索纏繞在米國的民主制度上。

“通俄門”為何重要?因為米國有引為自豪和全球榜樣的民主制度。民主制度最重要的核心是主權國家地理範圍內,所有擁有平等公民權的人,共同決定國家的政策。這個道理很簡單,不是米國公民的人,不能參與米國的民主制度。除了個人權利外,為了防範外國勢力干擾米國公民的思想和行為,米國對於外國媒體的限制也是暗中收緊的。因此,對於大統領選舉這樣的大事,如果“通俄門”成立,米國民主就不再是主權國家封閉的內部遊戲,而變成通風的開放遊戲,米國民主就可能變成世界民主,米國人當然不願意。所以,查清“通俄門”是否真實存在,對於米國的確很重要。


換個角度,我們也可以說“通俄門”不重要。因為,米國對於自己的民主要求嚴格的封閉,不能對外開放,不能讓非米國公民參與和外國勢力的干擾,但是,對於世界上其他國家的民主制度,米國從來都是想方設法地施加影響、實施干擾如果哪個國家政治上、輿論上、文化上封閉起來,令米國無法插手,米國簡直就要跳腳罵娘,甚至直接幹掉,給你格式化以後,裝一套米國版的民主程序。只要哪個國家搞民主,米國就一定要求它是開放的,不能將米國的影響隔絕,目的就是要影響別國的政策

所以,我們清晰地看到米國對於自己的民主和別人的民主的雙重標準別人的民主結局往往很慘,道理也就在這裡。我們之所以說“通俄門”不重要,是因為我們希望米國能言行一致、表裡如一。事實上,我們也知道這不可能。所以,“通俄門”不重要,只是我們對米國的調侃。

由此產生一個很簡單的道理。如果一個主權國家的民主、人民當家作主,必須是本國人民自由意願的選擇和決定,必須是主權國家獨立自主的前提,那麼,當一個國家對外國開放媒體,開放信息自由流動,會有甚麼結果?這個道理再簡單不過——結果一定是受外國的影響,被外國勢力牽引著走向外國勢力需要的方向。我們還不能忘記一個事實:以米國為代表的西方國家,他們的媒體壟斷勢力是全球最強大的、傳播最有效的,滲透最無邊的。所以,只要媒體、信息對外國完全自由開放,幾乎一定就是被外國操控。從來沒有例外。

可惜,我們很多人被洗腦,聽信了新聞自由、媒體自由、言論自由之類陳詞濫調。米國人說那些只是文化產品,在市場化的原則下,新聞、輿論、信息等等只是普通商品。相信了這個說法,就等於開門揖盜,從而發現我們自己:
身處一個臻臻日上的時代,
見證一個國無寧日的荒誕。


http://www.cwzg.cn/politics/201808/43652.html


所以,那些大罵香港普選"不自由"、"不對外開放"云云的公知、外敵應聲蟲之流,還是先去用同樣邏輯來大罵美帝的「通俄門」調查是違反democratia吧

回覆 引用 TOP

請勿灌水

[隱藏]
引用:
原帖由 ksskkkr 於 2019-4-29 08:38 PM 發表
劉仰

米國k大統領特朗普上任以來,“通俄”就形影不離地伴隨著他。“通俄門”是否一扇真門?會不會打開,打開後特朗普會不會進去,進去後能否出得來米國大統領特朗普上任以來,“通俄”就形影不離地伴隨著他。“通俄門”是否一扇真門?會不會打開,打開後特朗普會不會進去,進去後能否出得來?這個事情一直如黑魆魆的幽靈般盤踞在白宮,如一個緊箍咒在特朗普眼前晃悠,也如一根絞索纏繞在米國的民主制度上。 ...
您發表的帖子被評分,操作理由: A 張貼主題規條,
A.1   禁止發佈與近期新聞無關之主題於本版內張貼 , 祇能發佈由發帖日內 , 前後計算7日內的新聞

[ 本帖最後由 宗道 於 2019-4-29 08:42 PM 編輯 ]

回覆 引用 TOP

誰人不知羞恥為何物?

毫不知禮貌?係自己經常灌水將啲垃圾在別人貼文插樓,是誰人不知羞恥為何物?

回覆 引用 TOP

你重好意思賊喊捉賊
開主題只畀自己貼埋尐垃圾文,其他版友一作立場相反的回覆就大罵人對方灌水插樓,然後就黐線到delete咗原先主題的內容再開新主題去貼,可見你才是不知羞恥

回覆 引用 TOP

誰人不知羞恥為何物?

引用:
原帖由 ksskkkr 於 2019-4-29 08:56 PM 發表
你重好意思賊喊捉賊?
開主題只畀自己貼埋尐垃圾文,其他版友一作立場相反的回覆就大罵人對方灌水插樓,然後就黐線到delete咗原先主題的內容再開新主題去貼,可見你才是不知羞恥 ...
點解閣下要回應嗰啲垃圾貼文?是誰人不知羞恥為何物?

[ 本帖最後由 宗道 於 2019-4-29 09:23 PM 編輯 ]




回覆 引用 TOP

咁點解閣下要怕嗰啲所謂"垃圾回貼文"?重要怕到剷了原先個主題再開個新主題重貼來搏大懞
可見,論不知羞恥為何物,你才是佼佼者

回覆 引用 TOP

[隱藏]
就話歸正題吧
樓主就算如何搬某某條文出來死磕、大罵政府某某人士,也是無法為佔中及其黑手洗白的啊

回覆 引用 TOP



伸延閱讀
[按此隱藏 Google 建議的相符內容]
 44 123
 提示:支持鍵盤翻頁 ←左 右→ 發新話題發佈投票
請先登入
小貼士:
依家可以用“@”tag會員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