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wants TV消閒生活手機討論遊戲地帶影視娛樂校園生活數碼科技寵物樂園學術文化體育世界購物廣場時事投資貼圖影片上班一族美容纖體戀愛婚姻汽車討論成人資訊博彩娛樂資源交流站務管理
發帖
註冊 登入/註冊



追帖 打印

[長篇小說] 【原創】《請正視真正的我》第九章



【原創】《請正視真正的我》第九章

[隱藏]
柳卓然才踏進班房,坐在課室後方的眼鏡男就注意到他手上的雨傘了,「粉紅色,真可愛。」
明明是木無表情地說這番話,但比嘻皮笑臉地嘲笑他來得更噁心,更來得刺骨。
柳卓然立時黑起臉,咬牙地說:「有意見嗎?」
「為什麼擔了雨傘也能弄得混身濕透?外面刮颱風嗎?怎麼我不知道?」眼鏡眼依舊臉上不帶一絲情感地譏笑他。
「不覺得這樣的我很可憐嗎?」
「可憐得像小狗。」
「那為何那個陰暗女卻不為所動?看到濕透身也冒雨找她的我,應該會感動吧?為什麼她可以這麼冷血?你知不知道,起初她還想扔下我啊!我沒帶雨傘呢!」
「正常的反應啊。」
「什麼?!」
「你這行為,任誰也覺得你是個變態吧?不帶雨傘是你自作自受,她願意借雨傘給你,你理應謝--」眼鏡男話未說完,下巴就先被捏住了。
柳卓然危險地瞇起眼睛,露出陰險的微笑說:「你真的清楚自己在說什麼嗎?」
眼見那叫他嘔心的俊臉將至,眼鏡男迅速躲開,在逃離那魔爪的一瞬間,卻發現卓然手腕上的『異物』,不禁愣住。
「你們究竟想在班房裡做什麼啊?」班上的一個女生突然湊過來,而且臉帶難色。
「我早就覺得你們有一腿了,老是講悄悄話--你們終於要在我們面前表演了?」另一個女生同樣黑着臉地笑着說。
明知道這兩個女生為什麼而生氣,柳卓然還火上加油,緊握着眼鏡男的手,更顯親熱,「我可是深愛着他的,你們不知道嗎?」
「他們接吻又不是第一次,有什麼出奇?」旁邊的光頭仔說得平淡,可是眼鏡男的臉倒頓時刷白,似乎想到不好的回憶了。
粗眉仔立即驚叫,「什麼?!他們已經--柳卓然也罷,一本正經的林書豪竟然會--」
「什麼叫『柳卓然也罷』啊?」卓然皺起眉,不滿地說。
兩位當事人的心情不多好,眾人立即將目光放在目擊者──光頭仔身上。
光頭仔無奈地解說:「不過那已是小學時的事了。那時學校演話劇,我們班演《睡公主》,而主角當然就是他們兩位了──」
其中一位女搶着說:「柳卓然是王子吧,那麼林書豪就是公──」
「對,公主。小學生演話劇,最後那場接吻戲當然是造假的。不過當時柳卓然卻一時興起,真的吻上去了,結果睡公主真的昏睡了。而更離譜的是,柳卓然竟說『因為見他這麼緊張,所以才好心吻上去呢!』。」
這種理由......竟然是作為一個小學生所說的......更做了出來......
眾人皆用難以置信的目光看着柳卓然,不約而同地心想:『假如「三歲定八十」此話當真......這個人注定是個變態魔王。』
被朋友們以怪異的目光盯着,卓然甚是無奈,笑着解釋道,「別聽這個白痴胡說,小學生那裡來話劇啊?吻是吻了,但那純粹是意外。當時是學校運動會,正當他想將接力棒交給我的時候,剎不住腳,我又來不及躲開,結果他就這樣撲向我──算了算了,我不會為此而記恨的。」
他說得如此認真,但光頭仔立馬按住他的嘴巴,驚告他說:「你再胡說下去,林書豪一定會找個地方靜靜地將你幹掉的。」
沒錯,原本臉已刷得白如紙的林書豪現在臉上又青又紫,還起青筋,似乎氣得嚴重內傷了。
「即是什麼啊?究竟為何會吻上啊?!」女生叫道。
光頭仔終於認真說明事實了,「當時我們一班男生見林書豪十分孤癖,所以就打賭誰能跟他做朋友,就可以免費吃十餐麥當勞。結果這個白痴馬上自薦,走到林書豪的跟前笑了一下,就將他吻住了。不消一刻,林書豪就立即暈倒送往醫療室搶救。」
「為﹑為什麼要這樣做?」
這時兇手出聲了,還一臉自豪地說:「所謂『一吻定情』,這樣一吻了,現在我們不就做了多年的好朋友嗎?」
「純粹因為好玩吧?」光頭仔立馬揭穿他的真面目。
柳卓然那無賴的笑容依舊不退,「但至少因為我這一吻,林書豪的臉上才出現戀愛中的少女般的表情,你才能跟他成為朋友啊!無論怎樣算,我也是功臣。」
「真無賴呢......」
男生們啞掉之際,女生的眼神和語氣卻更加銳利,「跟林書豪明顯是假的,那麼那個女生呢?」
「誰啊?」那無賴假裝一臉不解地問。
「四年丁班那個老土怪啊!」怒火都湧到女孩們的頭頂了,另一個女生接着質問,「這幾天你都追着那個女生跑,究竟是什麼一回事啊?」
眼見女生們都快要噴火,柳卓然竟還理所當然地回答,「追着她當然是為了追求她啊!」

回覆 引用 TOP

「你傻了嗎?那種人你也有興趣?!......我的天.....你太無聊嗎?別跟我說你喜歡她啊!」
「哈哈,我挺想試試跟貞子拍拖啊!或許交往後,我也能看到靈異現象呢!」
正當女生想繼續追問,老師卻來了,朝他們的方向罵道,「柳卓然你們聽不到上課鐘聲響起嗎?還不返回座位?!」
眾人返回自己的座位,開始今天的課堂。
女生們依舊生氣,男生們竊笑,林書豪的情緒也回復平靜,凝視着柳卓然的手腕,眼神變得更銳利了,「那隻手錶是什麼回事?還要是沒有計時功能的不銹鋼名牌腕錶?」
這話叫卓然愣了愣,笑得更是燦爛,「漂亮嗎?」
可是這笑容放在林書豪眼裡只如一副面具,很刺眼,這種苦笑叫他有點生氣,「這根本不應戴在你的手上。」
話畢,只見卓然的嘴角緩緩垂下,似想着什麼那樣,默默地凝視着那被陽光照耀得更耀眼的手錶,然後喃喃說道,「是媽送我的生日禮物啊。」
此話叫林書豪不禁好笑,「你的生日不是上個月九號嗎?」
卓然的臉色被剛才更難看,心頭的大石壓得他更喘不過氣來,「至少......她為我而花時間去買生日禮物,這也代表了我在她的心目中還是有地位吧?」說着說着,那無奈又幸福的笑容又顯現在他的臉上。
「你不是討厭戴手錶嗎?」更怒了,隨即朝卓然的書包伸手,片刻就摸出出一隻黑色的電子錶來,放在卓然的桌上,「要不是為了獨自練習田徑,你也不會買它吧?」
☆★☆★☆★☆★☆★☆★☆★☆★☆★☆★☆★☆★☆★☆☆★☆★☆★☆★☆★☆★☆★☆★☆★☆★☆★☆★☆★☆★☆★☆★☆★☆★☆★☆☆★☆★☆★☆★☆★☆★
「Suzy!有人找你啊!」站在門口的男生朝座位上的阿詩大叫道。
不過阿詩沒有作出任何回應,心裡感到萬分奇怪,『有人找我?平日小息那班「朋友」都不會來找我的,究竟是誰啊?--怎麼會是--』
走到班房的門前,映入眼簾的無他,當然是那個無賴,還嘻皮笑臉地說:「剛才我說找『夏彩詩』,他想了很久呢,好像不記得有這個人啊。我說Suzy才--你怎麼回去啦,我還未說完啊!」
話未說完,阿詩已怒氣沖沖地跑回座位上,『我知道我的存在感很低--應該說班上人就連我的名字也記不到,能夠記得我叫Suzy已經令人慶幸......不過!你也不用對我說得這麼明明白白吧?!你不讓我傷心﹑生氣就不滿意嗎?!』
然而怒火未消,門口又傳來無奈的聲音:「Suzy!那個人又找你啊!」
阿詩低着頭,死命黏在椅子上,『我管他就真的笨了!』
話才在心裡想完,無賴的臉就冒在眼前。
沒錯,在她的眼前!
明明阿詩已低着頭,盯着桌子看,那個無賴就偏偏像隻小狗一樣蹲在她的桌前,用一副可憐兮兮的表情看着她,「難得我來找你,你就不能好好聽我說話嗎?」
阿詩心裡一動,立即別過頭,「你怎可以進來......」
見她如此緊張的反應,無賴笑了,「門口那個人叫我直接進來找你啊。」
『大哥,你即使嫌麻煩,也不用將這隻狼放進來吧?!』逃不掉,阿詩只好在心裡對那位同學來個遠距離兼心靈責罵。罵了,但身體就是不由自主地發抖,戰戰兢兢地問,「......找我……有什麼事?」
問上重點來,卓然燦爛地笑,「不懂得做功課,所以來請教你。」
『你是白痴啊?!有學習上的問題當然是找老師吧?!再說,教員室正正在你的班房對面,這麼近的不去,偏偏要跑六層樓梯來找我這個成績平平的人?!』
不理會他,阿詩立馬將頭垂得更低,假裝在抽屜裡找東西,喃喃地說:「我不懂的,找老師吧。」
「你又未看題目,怎知道不懂?看看再說吧。」
阿詩斜眼偷看他舉起的東西──她立即坐直身子!
『腦袋有問題嗎?!這不就是美術社的功課嗎?!找我幹--麼……』
心裡正想大罵他一頓,怎料一張可憐兮兮,深受傷害的樣子又映入她的眼簾了,嘟着嘴說:「你老是逃避我,我完成不了這份功課啊。」
無賴,這個人果然是無賴。
明知道阿詩拒絕不了他以可憐的表情的請求,偏偏就攻擊她的弱點!
正當她心裡有所動搖之際,她卻發現窗外站着一群黑影──不,是女生,一班女生正努力以目光殺死她!別說感到害怕,怒火先來,「只要你說一句,不少女生會立即投案吧?」
「啊?你妒忌了?」卓然邪邪一笑。
『這個人的腦袋是否只有情愛啊?!不想就是不想,難道不想就等於妒忌嗎?!他確定自己的腦袋沒問題?』
這時上課預備鐘聲響起,阿詩也不跟這個人多說廢話,直接抱起課本和文具起身離開。
「你要去那啊?」身後的人嚷着。
「上課。」
「你就不怕我被老師罵嗎?」
他語帶哽咽地叫道,她狠下心地抱書離開。

回覆 引用 TOP

google blog 較完整&更新較快:

http://michisecret.blogspot.hk/

[ 本帖最後由 匿名好友★MiChi 於 2013-10-31 11:22 PM 編輯 ]




回覆 引用 TOP



伸延閱讀
[按此隱藏 Google 建議的相符內容]
 提示:支持鍵盤翻頁 ←左 右→ 發新話題發佈投票
請先登入
小貼士:
依家可以用“@”tag會員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