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我的靈異經歷分享 (更新在#32)

極霸 2009-12-26 01:36 AM

我的靈異經歷分享 (更新在#32)

[size=4]現在與大定分享一下在下由細到人遇上的一些親眼見過或聽過的靈異事件與大家分享一下,歡迎各位交流有沒有一些能夠以科學原理解釋到的理論如有又是那一個科學原理。第一個靈異經歷我覺得最無奈的睇又睇唔到淨係晚晚俾d野嘈住訓教。[/size]
[size=4]之前這個貼版主大大錯誤刪貼重新再貼過及有一個更新貼。 :loveliness: [/size]
[size=4][/size]
[size=4]目錄
1) 小時候觀龍樓家中午夜的靈異事件 (這一個不太驚險因為只有聲音而沒有看過實際靈體)
2) 觀龍樓屋村內走廊遇上的靈異事件 (這有小小驚,因為第一次親眼看到靈體)
3) 小時候小西灣軍營遊玩的靈異事件
4) 龍虎山行山的兩則靈異事件 (嚴重靈異事件簡介及提要)
4A) 《龍虎山第一次靈異事件》
4B) 《龍虎山第二次靈異事件》
5) 觀龍樓屋村內換單位後的靈異事件
6) 東邊街佐治五世公園的靈異事件
7) 摩星嶺舊炮台靈異事件
8) 跑馬地陪朋友睇樓的靈異事件
[url=http://www.uwants.com/viewthread.php?tid=9189405&page=2#pid132640638]9) 澳門X京酒店的親友疑似集體被鬼壓靈異事件[/url] (在貼#20 ~#23)[/size]
[size=4][url=http://www.uwants.com/viewthread.php?tid=9189405&page=3#pid133965652][size=4]10) 新增轉述朋友在2004年南亞海嘯的泰國親身經歷[/size][/url] (在貼# 32)
11) 父親癌症危殆後的疑似靈魂出竅的靈異事件[/size]
[size=4][/size]
[size=4]1) 小時觀龍樓家中的靈異事件
我小時候住的是一間位於一個叫觀龍樓的公共屋村的一個小單位,這個觀龍樓的原址在我後來翻查典故/歷史才知道原來前身是亂葬崗及一個舊的屠場。那時我的單位是在E座的12樓其中一個單位,因為全個大廈也只是21樓所以那已經算是中層了,我住的單位的一個封閉式露台遠遠面對著摩星嶺之中的一個堅尼地城配水庫的遊樂場之下的山坡,斜坡上仍然見到殘留著的墳墓,這些墳墓相當殘舊所以我相信是一些早年在這居住的原居民的墳墓在建設公屋時遺留下來的剩餘的舊墓穴及墓碑。
我自小便身體很差,所以每天也要食中醫的藥方及西醫開的藥物,而中醫說我是身體虛寒及血弱,中醫建議了為了補身又要在夏天每天較平價的補品,我每天也吃半個榴槤及吃混了榴槤核來煮的粥,可能長期吃這些藥及有進補成份的食物我經常都感到身體如火一般,所以我晚上總是睡不得太安靈而不會太早入睡,我記得在我小學二年班時有大約大半年左右,每當晚上家人都睡著了一段時間之後,總是會聽到有人在單位內活動的聲音,但我探頭出去床篷外面望時又看不到任何東西。
我記得第一次發現時是這樣子的,有一天晚上我剛睡未睡的時間我好像聽到有人開櫃桶及關櫃桶的聲音,就像不停開關一樣,這令我心中不由驚覺起來想道難道是有盜賊入了屋開櫃偷東西,於是我輕輕的拉開一床帳張望屋中的抽櫃位置,但沒有看到有人在櫃的附近而屋內也看不有任何人活動的現象,我以為是走了入到露台逃跑於是便跑到了露台,但走了出去看也見不到有任何人影。再望到露台旁的廁所也不見到有人。我見看不到任何人便不了了之的回床睡覺。
我第二天早餐時問父母昨晚半夜是否有開過櫃桶,但他們都說沒有起過身。我聽到後是十分奇怪的,照道理賊是沒有辦法這麼快逃得出我在12樓的單位外,若非父母曾經起床找東西那是誰來開關櫃桶數次,而且是開關了數次之多呢?
第二天晚上我也忘記了昨晚的事而如常睡覺,但是睡在床上一段時間後就在剛入睡後我聽到了有人在屋內行走的聲音,我心想家人都應該比我早睡那是誰在家中行走呢?想到這裡我又探頭到床帳外面張望,這時聲音立即停止了。我以為聽錯了,於是又睡回床上。就在睡了不久,我又聽到有人在屋內步行,那是十分輕微的鞋聲,我們家中沒有人會在家中著鞋走動的,我立時再申頭出床外望,也是聲音立時消失了一般變得十分靈靜,就這樣經過了數次的聲響及探索而沒有發現,我在另一次聲音一起時立即走出床外望是否有人避開,但找了屋中及露台及廁所也沒有發現,我不由無奈地回床睡了,睡了一陣又有步行的聲音,那時我也十分疲倦看一下大鐘見已經是深夜三點多,我不由倦極而睡,我那時未懂得驚只是有點莫名其妙,但疲倦勝過了好奇及疑惑,於是我也睡著了。
第三晚我是十分疲倦地較早睡了,睡到半夜突然聽到屋內有人傾計的聲音,但聲音聽來不像是家人的聲音,我也不期然驚醒過來了,探頭張望但卻完全看不到有人,而聲音也停止了。我輕聲問:"甚麼人連續搔擾我三晚?咪再搔擾我屋企。" 但卻沒有任何人答我,我於是查看了之後便再無可奈何地再睡了。
第四晚我大約12點便睡到床上,在床上看了一陣書便又睡了,過了不久屋中響起了移動飯桌及椅子的聲音,我這時心中想道:"這些鬼也太過份吧,這次是搬桌椅的聲音"。我也被迫要看一下桌椅是否真的被搬動,否則搞不好會被鄰居拍門責罵投訴噪音(那時很小人會報警投訴噪音的),申頭出去望也望不到有任何動靜,我便再睡了,睡了一回聲音再次響起,這次除了搬桌椅的聲更有波子跳動的聲音,我再次看不到有任何人在屋中。我這次真的沒有好氣便睡了。
如是者每晚也在我睡在床上一段時間後侯便有聲響在屋內響起來,但我每次看也看不到甚麼,過了一兩個星期後,我見只有聲音而沒有實質的事發生便也不上心而在聽到聲仍然照在查看一下沒發現便照睡了。後來更理也不理便照睡了,一來我是對這靈體經常搔擾而不滿意,二來見到我真的家中除了每晚夜晚多了怪聲之外也沒有怪異事件發生,所以我完全不再理會這特異聲響。後是經過了一段超過半年的每晚不同聲音的情況我再聽不到晚上有異響了。[/size]

[[i] 本帖最後由 極霸 於 2010-2-1 01:05 AM 編輯 [/i]]

極霸 2009-12-26 01:39 AM

2) 觀龍樓屋村內走廊遇上的靈異事件

[size=4]小時候住觀龍樓的時候,那時是隔若干年便會在D座或E座(間中也有在A座或G座發生跳樓自殺的事件) 附近位置有人跳樓,所以差不多是隔一兩年便有人自殺了,那時有很多人都覺得是搵替身,但因為跳樓的人是在不同層數及座數發生的,我認為那不能組織成一個固定的發生模式所以我到現時也不認為是冤魂找替身,我個人極其量認為只是一連串在不同時間發生了一些意志弱的居民被靈體影響了而做出自殺或錯誤判斷行動的不幸事件,我說的錯誤判斷行動的事例如當一個人受靈體或特異磁場或特異電波的環境影響下做出例如見到鬼魂而有恐懼便自保意識下追打鬼魂而不幸跌了出樓宇之外等。或許幸好我在小學二年級時已經對這種不知是真正靈異事件抑或是個人受特殊電沬波或磁場干擾的靈異情況而不理不睬了,否則我在觀龍樓屋村的走廊看到過靈異的形體兩次也可能會步不幸者的後塵。這兩次見到靈體事件第一次還有可能是我幻覺,但第二次與朋友一起見到,兩人同時在沒有特定的情況下有幻覺的機會應該沒那麼高了。 [/size]
[size=4][/size]
[size=4]第一次見到靈體大約是小學四年級時,第二次已經是我約廿一歲時了。先說第一次在走廊上遇到的靈異物體的事故。那時我仍然在E座12樓居住,那次是我夏天晚上想到樓下士多買雪條吃,於是8點多鐘趕在士多關門前去買雪條,我向父母說到同學仔家中問些功課問題,那時仍不是每個家庭有錢裝電話的,起碼在觀龍樓是這樣子,我出門去找了朋友一起落樓下買雪條別,我和朋友一起坐電梯落了樓下的士多,心大心細的揀了一陣雪條,揀了一陣士多的老闆提醒我們他們快將關門時,我才揀了一條鳳仙雪條。我在地下慢慢吃雪條,我和朋友慢慢享受這要了我們一至兩天零用錢買來的雪條而不讓自己父母知道我身體不好還去吃生冷野,否則那可能換回一場責罵及刑罰;註那時沒有小朋友會控告父母體罰的。我和朋友吃過了雪條後看一下電梯大堂的鐘發現已經10時多了,我於是便與朋友話別各自回家了,朋友住21樓B座所以與我是乘坐不同的升降機的。[/size]
[size=4][/size]
[size=4]我因為住12樓,所以乘回12樓的電梯回到12樓後出電梯便行回家,在D座快轉E座的位置我看到了有一個大概是穿白衫的人迎著向我行過來,因為在屋村有人行是很正常的,我起初也沒留意對方的面貌及身形,只顧自己慢慢行回家,就在擦身而過的時候我眼睛留意到那"人"只是像行的慢慢移動而不是行,因為我發現到"他"沒有把腳放在地上行走的,或許說是我完全看不到"他"的腳  。我突然發現了這情況,心中正是盤算好不好看清楚是否眼花,心怕萬一看到鬼樣便可能會嚇死自己,就在我與那"人"擦身而過之後 我決定回過頭看那人來避免作正面對望,但那"人"已經突然不見了  。我不禁心頭震了一下,忖度那裡離樓梯口也足有十多至廿尺以上而離電梯口更有三十尺以上,那個若是人怎可能走得這麼快,不由心中爆了一句粗口 "小佢老X,唔係咁能邪掛!",自己腳軟了一下便急急腳趕回家入屋。家人看到我面青青不期然問我 "仔,做咩事面青青,又唔舒服嗎?" 我支吾其詞便推說可能回家走得快才會面青,我一直都不敢對家人及父母說那時遇到了這怪事,怕他們以為的精神錯亂而帶我去青山醫院(那時細路聽到青山醫院便很驚的)。但那次第一次親眼看到解釋不到的事情,那次我真的有點驚,幸好之後都沒有在回家途中遇到靈體。  [/size]
[size=4][/size]
[size=4]另一次在屋村走廊上遇到靈體的經歷是到了我13歲那年,那時我的身體仍然沒多大起色,仍是很差而要經常看中西醫的。有一晚悶悶地與一個由幼稚園一起識的老友上天台乘涼,那時多數的人不多開冷氣以免電費過高,所以屋中一般會較熱的,晚上到天台乘涼是很常做的每晚例行工事。那晚我一如往常與朋友乘涼,後來我向朋友說:"我偷偷帶了煙仔出來,不如一齊煲返飛煙先。" 但我們又怕被到天台乘涼的鄰居看到而向父母報串,於是我們走去G座幼稚園後面一個的小平台,有幼稚園擋著及距離還的情況下應該不會被鄰居看到了,我與朋友由E座與G座柊鄰的樓房行落回21樓就向G座尾後行過去。[/size]
[size=4]後來到了G座尾我便與朋友一起推閘上去,我與朋友上了半層樓梯看到了在天台的小平台那裡有兩個看似是穿青灰色衫的人摟在一起那裡,我與朋友都看到有人以為他們是熱戀男女在親熱,便與朋友停了腳步在21樓與天台中間煲煙吹水,吸到了第二支煙時我和朋友都十分奇怪,因為正常而言那時D人都未開放到有人仍然會親熱的,所以我便好奇的走多幾級樓梯看一下天台的男女是否真的情到濃時在搞野,但我偷偷上到了望到那個小天台的位置時,我見到那兩個像穿青灰亡服的男女 其實是有點迷濛看不清楚面孔的,我叫朋友道:"成,你看到嗎?" 朋友已經嚇得出不到聲,那兩個青灰衣服的人形就在這時突然消失了。[/size]
[size=4][/size]
[size=4]我與朋友都嚇得要企一陣才定過神來(我是既有點驚但又有點好奇想去看的 ) :027: ,相視而有點不敢發言,深怕觸怒了靈體(那時未有研究只會叫見鬼)。我只輕軾問朋友:"你見到嗎?" 朋友仍然驚慌地只點頭表示看見,我們企了一陣煲多一支煙便走回家中。後來我因為身體不太差而開始接觸中西醫以外的方法,我開發研究氣功及後一些密宗鍛鍊的心法,後來再住禪後便再也沒有在回家途中或走廊見到靈體了。後來隨著多住戶住了長時間後,自殺的人數也小了很多,直至1994年才發生山泥傾瀉的不幸事件之後才再有鬼怪事件傳出。[/size]

極霸 2009-12-26 01:52 AM

3) 小時候小西灣軍營遊玩的靈異事件

[size=4]這次沒有之前的那麼長,因為事情發生得幾突然我也沒有太留意當時的細節所有只有一概略得很的記憶。[/size]

[size=4]小時候我媽媽每年暑假都會帶我和我的弟妹到她一個做了華藉英兵的舊同學的一眾舊同學家庭聚會,那時除了學校去旅行之外,因為經濟問題是較小到郊外旅行,最多的父母帶領的戶外活動極其量是動植物公園(那時因為公園門口有一個士兵的頭像我們叫兵頭公園)或維多利亞公園 (那時沒有維園阿伯所以又比較清靜),所以能夠到小西灣軍營那裡有一大片草地而又有小山、也有練靶場及一些特別體能鍛鍊等設施是十分難得的,再加上會接觸到英藉英兵小朋友及一些鬼妹仔在草地上沒有種族歧視無拘束的環境下玩成一片踢足球等等,在我那個小不更事的年代小孩有極好奇來說是很吸引很新鮮的,所以我每年也有跟媽媽到小西灣軍營玩一天玩個痛快。[/size]
[size=4][/size]
[size=4]在我中四升中五的那個暑假時,我們照舊在一個週末到了軍營去參與那一年的軍營聚會,我們去到已經是早上11時了,去到軍營的英兵Uncle那裡,媽媽與一眾舊同學閒話家常起來。英兵Uncle閒談了一陣便讓他的太太與其他同學繼續閒談而自己就到了屋外搭起BBQ燒烤爐,過了一陣爐火便燒起來了,我們便開始先燒野食當作午餐。燒野食有很多食物,我們一班大人細路吃吃喝喝了好一個小時多各人才有點飽意的,一些便開始打麻雀,一些便又閒談將這兩三個月沒見到想傾既事好像要一次過傾返晒一般。我們一班細路其實都分了幾個年齡組別,有一些較細的留在屋內玩玩具,一些如我較大的在屋內玩了一陣便有點兒悶於是便出外面玩了。[/size]
[size=4][/size]
[size=4]我和另外兩個小朋友到屋外跑跑四處看一下,行了一陣子我和另外的一個小朋友找了一些正在踢波的外籍小孩說想一起踢波,而其餘那個小朋友被迫坐在一旁看我們踢波,他們剛好差了兩個人所以就讓我們加入了。踢了一個小時左右,我那天似乎身體不大好,所以踢了這不足一小時便十分疲倦,我便讓另一個小朋友代我的位置踢落去。我行到了草地一旁休息看著他們踢波,休息了一陣子便又四處去觀看一下,走下走下我便到軍營了較深入的地方。記得那天看到了練靶場沒有標示警告字句,於是我便走走過了練靶場打算到海邊看一下海,我行著行著,海是找不到而我在一條小路行得很倦於是又便在小路旁坐下休息。休息了一陣我看到小路上不遠處有一個穿軍服的人走過,但我當時細路又坐著被長草擋了一點視線。我於是便叫道:"Excuse me. I ......" [/size]
[size=4][/size]
[size=4]我的話說到這裡已經完全停頓了,那穿軍服的人走近了,我這時完全不敢再出聲了,我眼前見到的這個跑步的軍服人是面目不清楚的,大概只是最初較遠看起來才會以為是人...但近看便知沒有可能是人了,而且我完全聽不到那軍服人巨大身材跑步時所應該出現的快速跑步聲  。我被這突然其來的驚嚇嚇得整個人也凝住了一般目定口呆而動也不敢動,像一頭驚慌的小動物定住了,只能夠心想"福街啦,唔係掛無能野 馬,軍營都咁能猛鬼....下午三四點鐘都撞到野 ..... "。(註:我雖然身體不好但卻是由小二開始已經是喜歡到街上留連玩耍的街童,再加上的爸爸是做地盤的打鐵師父,我那時的粗口是多了一點)  。軍服人也沒有望我,只是繼續他自己的跑步動作,當時日光日白近距離迎面看到鬼,我很自然的嚇到透不過氣來,我雙腳很自然的軟起來,是驚到完全沒氣力的那種,令到我完全要繼續坐在長草叢之中,我坐了好一陣子才定過了神令軟軟的雙腳能夠有回一點力量。 [/size]
[size=4][/size]
[size=4]我定過神來這時便細心想一起剛才實際上是見到甚麼東西,但我真的想不出合理的解釋,我非常小心的慢慢探頭到草叢上看一下那軍服人在那裡,我看了四周也看不見那軍服人。我才緩緩舒了一口氣,慢慢沿先前行來的路跑走回去剛才踢波的草地。也不知道是行得遠了還是被整蠱,剛才覺得只走了一陣的路足足跑了接近半小時才回到出去,跑得我差不多虛脫一般。與我一起走出來踢波的小朋友也踢完波回到英兵Uncle的家中了。我記得一些剛才同我一起踢波的鬼仔見我跑到面色蒼白活像虛脫的樣子不由問我 :"Are you ok?"之類的問題,我見到有其他人便感到頂唔順的坐在短草地上,休息起來,勉強道 :"OK。" 我坐在草地上足足坐了15分鐘才回過氣行回英兵Uncle家中,事件才告一段落。我也從來沒有向家人說過這件怪事。但這次事件打破了我由細到大覺得夜晚先會遇鬼的觀念,因為我發現原來下午三~ 四點也可遇到靈異物體的。 這事之後我也只在小學六年級再到過小西灣這軍營玩多了一次,那次再也不敢再四圍走,而只敢乖乖的在屋內或踢波的草地上玩。[/size]

極霸 2009-12-26 01:56 AM

4A) 龍虎山行山的第一則靈異事件 (嚴重靈異事件)

[size=4]那時龍虎山到山頂中間有一間行山人士起的廟,當我自己行山時我一般會行到那裡去,一來是為了練身而控制好上落山的時間以免太夜落山,二來一個人行不想去太遠以免有危險,三來有點兒貪玩好奇為的是時常到廟中免費求一下簽看一下求得的簽文是隨機出現抑或真的有神靈安排。那時不知道為什麼好像樂此不疲。我記得出事的那天是廿多三十年前一個春夏天交界的其中天陰的一日,那天天氣相當潮濕但卻有點悶熱令到我整個人覺得濕漉漉的,地下也是濕淋淋的。我上完小學上午班之後,便我回家吃了午飯略作休息,原先打算快一點手腳做好功課便開始去行山鍛鍊身體。誰知濕濕的悶熱天氣令我無精打彩的用了個幾鐘才做完三份功課,這時看一看屋企既鐘見到差不多三點便隨即換去街衫穿上白布鞋便出門口去找同我由細到大的老死黨阿成及另一個朋友賢偉一起行山,阿成見我身體不好也經常陪我行山的,開始上山行了。我上去的時候見到蒲飛路上龍虎山的樓梯仍然有不小人上落,我於是便不怕山可以有霧便照行無誤。我行過了長長的過百級樓梯上到了第一層的小徑上時仍見有小量的行山遊人行走,我們也不餘有他的便開始行上山了。我們由一個有一個小瀑布那一邊個深水的水溝旁行上山去以抄捷徑,那是有點危險的山徑,但我們間中都有在那裡與朋友玩捉小魚或淡水小蝦。[/size]

[size=4]我們三個細路由行山都算快,過了大半個小時已經到了那間廟了,我向他們說:"我有時自己一個人行山都會到這裡求簽,雖然我自己不太信求簽這事,但有時又感到這廟好像有點靈氣一般。一個不太相信的人卻又覺得好像有點靈氣,這是有點芧盾而又很奇妙的"。說著三條O靚仔搞了一輪求了簽解了簽文便見開起霧於是便說了一聲: "起霧,快D閃人啦!"。於是我地三個細路便立即起行落山,在落山時我們都行別的一條路以免行原先較危險的山路落山。我們三個人一直落山,行了約十幾分鐘我們發現霧越來越大越濃了,我們三人與時間的競賽似乎失敗了,我們開始被困在濃霧之中,那時若是手機已經普及的話,我們必定會用手機撥打999來求助;但那時手機是貴價東西所以我們這種窮小孩想也別想了。我們唯有盡量落山,行了十幾分鐘後,我們終於在山中被霧掩蓋了去路,我們的視野不超過10呎。我們在濃霧之中小心地慢慢行山路落山,有部份泥路的我們也沒有辦法知清楚方向是否正確。行行重行行,只見霧又再大了一點,這時我們三個正在愁著如何下山。就在這時我們看到低我們一層的山坡地的平台好像隱約的看到一隊約7~8個人穿黃白色運動裝的類似行山隊看來很熟練地一般自如地前行,我們三個以為他們是訓練有素有識地形的行山專家便商議道:"跟他們行叫他們等氐下我們好嗎?" 我們三人見有救星當然感激得流淚啦,我叫道: "唔該!你們可以等一下我們嗎?我們迷路了!"但那群行山隊沒有理會我們照樣如他們的路線行走,我們三個人見狀怕真的在山中迷路要被困不知多久,連忙跟著追去希望盡量追著這班不理別人死活的行山隊盡量行到落山。[/size]
[size=4][/size]
[size=4]行著行著,我們當時也沒發現一件奇怪的事情,他們雖然好像行得很熟悉很快的,但與我們的距離卻是保持著一定距離令我們隱約仍看到他們而沒有拋開我們。行了好一段時間,我們走過一段有點滑但不算太斜的石屎窄路,雖然這段路我們相當陌生但我們既是仍然不辨東西,那唯有跟著唯一的希望前行,那是跟著那些行山隊了。我和朋友再行了不久,忽然見到前面不遠處有一條路向下落可能落到下一級山坡平台的,而那群行山隊由於行在我們前一點位置,他們也由那個鈄坡各下快速走落去,我們三個正想要行落去時,突然聽到下面應該有一下貨車的大響喇叭聲及一下類似私家車的緊急剎車的響聲,我這時十分奇怪有點嚇了一跳,在山路上為何會聽到這麼大的響號聲及剎車聲,同時當我細心聽的時候我還聽行隱約的一連串的行車聲,那聲令我覺得我們好像距離馬路不是太遠的。我見到兩個朋友正想行落那個坡時,我叫停了他們問兩個朋友道:"你們有沒有發現有車聲,照計我們沒行錯路而家唔應該有這麼近的車聲的,我們走到那才會聽到車聲?" 我們站著正盤算如何是好的時候,忽然我們發現剛才的落山坡竟然是配水庫以下近 寶X園及潮X中學對面的險要石坡,那石坡在潮州地滑加上有點青苔是不可能快速向下落坡的而那坡不遠處是一個很高的馬路邊防水石牆(石牆的高度大約是街燈的高度),我們要是剛才跟那些行山隊快速的跑下去可能已經滑倒在鈄坡上而掉落去石牆下死在薄扶林道的馬路邊。但那些"人"是如何做到快速由那裡落下去而沒事的?我們也沒有看到馬路邊有屍體,那他們為何不會跌死而且短短時間竟然消失無影? 我們三個小子定一定神,回頭嚇然看到了 ...... 我們剛才原本是行過了舊薄X林水塘的引手道.... 我們剛才以為行著的是石板路究竟是我們當時心急下山而太粗心大意抑或是看到了幻覺嗎?[/size]
[size=4][/size]
[size=4]說實在的,現時我回心想起來覺得我第一次在龍虎山遇到靈異事件是有點像被鬼迷的在山霧之中有點迷路追著幾個穿白衣的行山隊伍問路,若我醒覺得遲一點說不定跌了落山也說不定。但就在那個時間有車急剎車及響喇叭令我們三個突然驚醒所在的位置,那都似乎是幸運的巧合安排。至於那幾個行山隊為何在霧中仍然看似活動自如及為何他們對我們叫喊也不理會?又他們為何與我們保持一定距離而讓我們跟著?他們如何在濕滑的斜坡快速落山而很快不見了?若他們不是人那他們又是甚麼嗎?我大個了後來與我太太的姊夫談起行山怪事,原來他細路時與他的哥哥行山也曾經遇到過幾個著黃衫的人引他們到了引水道等他們被困著好幾小時等到天氣回復正常一點才脫險。位置大約是我們之前行經的引水道,但他遇到那班行山隊是在我那事件前數年了。我後來大了Search資料翻查報紙沒見到過去曾經有行山隊失足死亡的事件,是真的有人行山失足死了沒有人知還是其他靈體惡作劇?抑或是隔數年俟有人在那裡產生幻覺嗎? [/size]

[size=4]有沒有朋友在龍虎山到潮x商中學那一帶有遇過這行山隊伍嗎?若一切發生的事總有一個緣,那我與他們相遇的緣份又是甚麼嗎?或許就讓一切隨緣吧,希望那裡若真有行山失足人士死去而沒被人發現,就願他們早日往生。南無阿彌陀佛!
[/size]

極霸 2009-12-26 01:58 AM

4B) 龍虎山行山的第二則靈異事件 (嚴重靈異事件)

[size=4]自從上一次行龍虎山遇到靈異事件差點出事後,我便不會再在陰天潮濕有霧的日子行山了。[/size]
[size=4]這次是在那次事件之後一年有多了,我是小六學剛畢業快升中一了。經過了兩年的行山習慣我覺得身體真的是好了很多,最起碼我那時不會跑一百公尺已經倦得像奄奄一息那樣子差勁。這天我一如平日行龍虎山但這次是我自己一個人行的,那天是晴天但太陽不算猛烈。我兩點鐘左右便開始起行,在上到蒲飛路到行了那百級長長樓梯便又上到了行龍虎山一般人行的沿山平台。行過龍虎山的朋友都會知道當年由龍虎山上山頂是至小有兩條路可上,連帶那個有一個小瀑布的一半淺水一半好深水(深得望不到池底)的小水池一共起碼有三個上山的點。我這次也是行小水池那條路,上小水池的路是介於蒲飛路上到龍虎山與瑪麗醫院的中間但較近瑪麗醫院的,現時政府樣樣事基於安全也不知道有沒有封了爬上這山澗的路了。說回正題,我上到了水池也是照舊隨手拾些舊膠樽用來捉魚仔及淡水蝦玩樂一陣。[/size]
[size=4][/size]
[size=4]跟著我便再上介乎於龍虎山與山頂的那間廟。我細個時祖母是很熱心拜神上香的,我也習慣了見到神位便上香。上了香便又求一下簽看求得我簽與上一次是否一樣,也順便休息一下看一下風景,到這時也一切相安無事的,我也從沒想到會再在這裡遇到奇怪的事。休息過後,我又從另一邊落山行了一大半個小時,未知何故突然天色轉陰,我見天有點陰便覺得難得天陰那在7月暑假的熱天未嘗不是好事,於是便繼續落山就在離開山頂範圍剛落回龍虎山的範圍時,我看到了一座墳墓座落在上落山的路旁,我雖然奇怪點解會有人在咁多人行的山路起了一座山墳。墳墓的樣子不是太新又不是很舊,我奇怪的是為何之前好像沒有見過的,難道每一次也眼大睇過籠看不到嗎?我沒記著那墳墓碑上的名字,只記得好像沒有相片而只有名字,總知是與我細個那時在和合石拜山的墓碑有點分別,總的感覺就不是一個新起的墳墓。我見到無啦啦看到有一座墳也學我祖母同阿媽教的向墳墓拜了一拜,以示對死者的尊重。我之後便如常繼續落山,相安無事的回家了。我點想都無想到這事會有下文的。[/size]
[size=4][/size]
[size=4]但奇怪的事是第二日起床時我發現卻突然面色蒼白的,全身不大提得起力;是病到連落床行去廁所都有點腳軟那一種,看西醫醫生知我行過山便以為的感染了感冒之類的病,便開藥給我吃,吃了兩天仍沒有起色。於是我媽媽以為是不是外感傳裡所以西藥醫不好。於是又帶我去熟悉的中醫把脈檢查,但中醫卻不知就裡的也不知如何開藥,只勉強開了藥方來清一下感冒。睇過了兩三個中醫及西醫(包括了些較出名的醫生)也沒有好轉,個多星期之後我開始病到連落床都有困難,這時病況似乎有越來越重之情形。[/size]
[size=4][/size]
[size=4]我父母正打算帶我去醫院急症室檢查,但我媽媽又問我:"你病之前行山是否到過那裡食過甚麼特別野?" 我當時想了一陣便說:"我病之前那天沒有特別到那裡....只是正常的行龍虎山,也沒有...在街上或山入面也沒有食過甚麼..... 是了,那天我唯一與平時行山唔同既係.... 我見到有一座墳墓而.....之前未見過的....看起來卻不似新墳墓.... "。我媽媽開始擔心的同我爸爸講:"唔知個仔係咪撞到污穢野,我試下去佛堂起飯啦"。我爸爸一向是抗拒怪力亂神、拒絕迷信的人,但那次佢竟然不反對我媽媽去做些求神的野,可能他見我的情況心中也開始有點亂吧所以讓我媽媽試一下這種不問蒼生問鬼神的辦法吧。[/size]
[size=4][/size]
[size=4]後來第二天晚上,媽媽叫醒了我起身飲一碗水。我記得還問她那是甚麼藥?她只說是求返來既香爐灰,對我好的。我還想推卻不飲說:"香爐灰這麼唔衛生,唔飲..." 媽連忙說:"聽話快飲左佢,你可能撞到污穢野,這是幫你驅邪的,唔係有可能無命。" 我無奈地飲了下去。第二天又真的回復了很多,而且開始有胃口食返食物。第三日便已經差不多回復正常了。[/size]
[size=4][/size]
[size=4]我事後有問過媽媽甚麼是"起飯",她只簡單說是找了佛堂做了法事。我沒有問她用了多小錢,但那時我爸爸做地盤收入不多而且沒有積蓄所以佛堂收費應該是隨緣樂助那一種,否則經濟負擔唔起得話在下當時或者小命不保了。這是除了總共四五個中西醫都醫不好的的病之外,就是若說我被邪靈搞到病倒,但我卻完全沒有像一些人既撞鬼經驗那般隻鬼會報夢叫他燒呢樣個樣,那個幾兩個星期我完全夢都沒有發過一個的。而我病好後一個月左右再回到我之前見到墳墓的位置前後試過找了三四次也不再發現到這座墳墓的存在。究竟這座墳墓是否在我上次行山真正存在過嗎?抑或只是我的幻覺?但幻覺又如何會巧合到令我病起來?別說我是被嚇親所以病因為我當時完全沒有驚的感覺。 若說我撞鬼了,那為何鬼沒有向我表示要求的祭品嗎?當時有何因緣會令我與靈異事件相遇嗎?
幸好這次事件之後,我在龍虎山行山也沒有再次遇到任何靈異事件了。[/size]

極霸 2009-12-26 01:59 AM

5) 觀龍樓屋村內換單位後的靈異事件

[size=4]中二那年,因為我們三兄弟妹(我有一個細妹及一個弟弟)開始長大了,以前的五人單位已經不足以應付需要了。那年我的父母便申請調遷去較大的7人單位。我們揀了B座的一個中高層的單邊單位,那個單位上手的戶主已經間了一個板間房,但全屋油上綠色的,令我成家都覺得不太好看,所以沒太多錢都打算裝修一下才入住。在收到單位準備裝修之前,我因為要溫習功課應付中期試,我便搬了一張小書桌、帆布床及由爸爸更換了大門的鎖芯便讓我去新屋溫書了,我每晚都溫書溫到大約1點多鐘左右才上床睡覺。我那時當然暫時睡帆布床而懶惰的我也只將那房間清潔了,而其他地方沒有清潔,所以我活動的範圍除了去廁所之外便是在房內。由於我一般都會溫書溫到一時多,所以我每晚都是在舊屋吃完晚飯沖好涼才會帶一樽飲用水過去新屋溫書。由於我溫書溫到一點多才睡覺所以一般我會溫完書便書桌及椅子都唔執就轉身落床去睡。第二天醒來我便衝忙地回舊屋更換校服返學,我沒發現不妥當。一直在新屋溫書溫了數天。[/size]
[size=4][/size]
[size=4]有一天晚上我又如舊溫習到一點多鐘才睡覺,那晚是星期五晚所以我沒有較鬧鐘便睡了。書桌及椅子當然是不執拾而保留在房中便睡去了。我第二天睡醒時看見鬧鐘已經10點幾了,我見反正錯過了早餐時間便索性溫習多一陣才回舊屋吃午飯,但正當我準備回副書桌溫書,我發現椅子竟然不在房中。我不禁奇怪的便出房找回椅子,我出了房見到椅子竟然在屋中間,我雖然奇怪但那時仍是細路所以還以為自己睡醒忘記了昨晚曾經執拾過將椅子搬了出去。所以我也沒太留意只是拎返張椅回到房中再溫書。溫了個來鐘我便將書本拿回舊屋放好吃午飯了。在我吃過了午飯在家中休息了一陣便在舊屋繼續溫一下書,當時我是將半年的書溫返,所以都頗為吃力及要抓住時間。我在舊屋溫書溫得天昏地暗,直到五點鐘才休息一下看了一會兒電視等食晚飯。等著等著,因為爸爸夜了收工所以我們一家等到8點多鐘才吃晚飯。我吃過晚飯見到9點幾於是便又沖涼帶了教科書及精讀及一些飲用水及小食返過去新屋那邊繼續努力搏殺。  [/size]
[size=4][/size]
[size=4]我走向新屋那裡,當我行到了轉入B座的走廊時在離遠新屋發現新屋的燈開了,因為新屋暫時只裝了兩個40Watt及一個60Watt的燈泡而仍未裝光管寬昏黃是而與我新屋旁邊的單位的白光管光是斷然不同的。我相當奇怪新屋為何會開了燈,因為在我記憶之中回舊屋時沒有在新屋開燈的,我正在疑問著為何現在新屋會著了燈。我起初還以為爸爸放工後過來看了一下而走時忘記了關燈罷了,我發夢也想不到這是另一個離奇的事件的新開始。我入到新屋發現只有屋中間的燈是開著了而房間及廁所的燈是沒有開的,其實懷疑我爸爸放工上來看完忘了關燈也是不太說得通的,因為燈掣是在大門邊的,而要關大門就一定要回身才可以關門的。那不可能望不到屋中間沒有關燈的。但當時唯一的合理解釋就只有這個理由,所以我那時也假設了是這原因而沒有深入研究了。而且我發現了原本應該是放在房中的木椅子又被搬了出房外的屋的中間了。更加奇怪的是,即使爸爸去看屋的情況也沒有需要將木椅搬出去房外面的。但邵是當時的唯一較合理的解釋,因為另一個解釋會是我中午離開新屋是開了燈而自己忘記了關燈,但日光日白我開這種微弱的黃光燈幹甚麼嗎?另一個解釋當然便是一些不能解釋的超自然現象啦。我那天晚上在溫習之後臨上床睡前便記下了我將木椅保留在房之中的記錄才開始睡覺。

星期日早上我醒來時都已經11點多鐘了,我揉揉眼卻發現了房中的木椅又不見了,我打開記錄一看,果然昨天晚上我寫上了木椅子留在房中。我出了房外看木椅子究竟去了那裡,我剛出門口便見到了木椅子在房外不遠處。而我望到大門仍然是在內反鎖了的。這時我有點心亂了,心想:"唔係咁邪MA,又撞到野?.... 唉... " 但我也不是一個迷信的人,我這時聯想一下究竟是否仍然有其他的合理解釋呢?我不久便想到有一個可能性,那會不會是自己半夜夢遊將木椅搬了出房外面呢?這時自己安慰了自己一下勸自己還是先不要自己嚇自己,先行驗證一下是不是這個可能性。我第二天於是便到了附近文具舖買了一些粉筆在臨睡前便用粉筆畫到整張木椅子上也滿是白色粉末,我搞完後到廁所洗了手才睡覺。這晚我如常睡覺,也沒有特別情況發生。但第二天早上當我睡醒時,我看了雙手發現沒有粉末但木椅又再在房中消失了,這說明了我沒有在睡夢中搬動木椅出去房外而是.....。 這時一來那天仍然要返學,二來君子不立危牆之下,我唯有不動聲色扮作若無其事帶埋書本返舊屋換衫返學。那天晚上我放學回家,我同阿媽講起這事。我阿媽聽了我講的情況之後便大為緊張,找了一些有拜神經驗的長輩問如何解救。其中一個長輩說到任何新住的屋前都應該拜四角,即使我們不迷信也可以當是對傳統習俗的一種尊重。長輩教我阿媽先去買些祭品及金銀等試一下拜四角。長輩教拜四角的方法是在四隻屋角及堅中間拜祭,拜的次序年代太久我也記不清楚了。我只記得當時總共買了五份相同的拜祭品,大約有 蘋果、梨及橙,紅棗,鴨蛋,豬肉,米。水一瓶,茶及酒各三杯,金銀衣紙及壽金一大疊。個別物品的數量我也記不清楚了。[/size]
[size=4][/size]
[size=4]不知是巧合抑或我當時真的遇到鬼神作弄,在我阿媽拜了四角之後再沒有發現無故自動有燈開著或椅子自行移位。我們於是便在中期考試後開始找裝修師父裝修新屋了。後來搬了入新屋後,本來也相安無事的。但住不了半年之後,我養了四五年的買隻大陸草龜卻陸續死去。那是我由牠們很細時開始養大的,我也搞不清楚牠們是不是被這屋的鬼魂索命而幫我和家人擋了殺抑或是事有湊巧,但在拜四角前發生的開燈事件及椅子搬動事件又是否可以有靈體以外的合理解釋,我未有大智慧不敢妄下判斷。現在想起來這次靈異事件也不算是太恐怖的,一來沒有靈體的實像出現,二來在下當時也沒有生命危險或病痛。唯一我到現在仍然感到可惜的是當年那四隻養了三四年的草龜離奇地死亡了,那是我由牠們很小便開始養了,一直養牠們有7吋左右的長度。現在希望牠們現時早已經往生了。而牠們的死又是否真的如一些老人家講的替我們擋了一次劫數?有沒有朋友能夠幫我一起分析一下嗎?[/size]

極霸 2009-12-26 02:00 AM

6) 東邊街佐治五世公園的靈異事件

[size=4]可能未必每個人也知道這次發生事件的東邊街佐治五世公園在那裡。這公園是位於大家稱為 "高街鬼屋"的一個廢置了的舊精神病院及西營盤醫院之間。這次的事件因為發生的時間(應該說發現的時間過短)所以篇幅是比較短的。[/size]
[size=4][/size]
[size=4]這事是發生在我升上中三的那一年,在中三時我因為已經有數年行山的習慣及每天會緩步跑大約半小時。而且開始跟了一個氣功師練了三四個月氣功,所以身體可以較正常的去運動了,最起碼我參加校運會跑步不超過1,500米的比賽也是沒有太大的問題了 (但那年校運會跑3千公尺仍然跑到吐血);當然成績不會太好了只是完成得到那一隻而平日緩步跑千來米也沒有問題的。因為身體好了,所以我開始玩羽毛球以外的球類運動例如足球及籃球等,因為我較遲開始打籃球所以技巧不是太熟悉而且可說是有點差勁,所以我在功課不太繁忙時便會約一兩個同學打籃球練波以免被同學同FD經常笑我屎波。一般我會和朋友或同學在屋企樓下的籃球場打波,但那次較特別的是到了西營盤那裡打沒。[/size]
[size=4][/size]
[size=4]我記得那天好多同學及朋友都唔得閒,我唯有約了一個住得較遠住西營盤的同學在晚飯後約8點左右去打波,因為要同學陪我夜馬馬的練波,我唯有遷就他住的地點去位於高街與第醫院道之間的佐治五世公園那裡的籃球場練波了。去到那時見到有一些人打籃球,於是我和同學也加入去打波了。大約打了一個小時,之前打波的那些人也打完要走了,而足球場那晚也出奇的D人很早約9點左右便走了。我和同學於是便兩個人自己打一打一的籃球,打了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我不知道是體力下降了還是論盡,我在一次投籃後唔入之後籃球撞返落的度,我避不開眼鏡中了波餅而變形了,當然鼻也流了鼻血,我的同學便連忙扶我到籃球架底下休息及止鼻血,在休息了接近半小時後我的鼻血便停止流出來了。我這時便用手調較一下變了形的膠眼鏡,一邊調較便一邊望遠又望一下近距離的景物以確定調較是否得宜。望著望著之際,我忽然看到了籃球場旁邊的足球場的另一邊的旁邊的山邊地方有兩個似乎是穿了黃白色運動裝的人在打羽毛球,一上一落的玩得很起勁的樣子,我最初也沒有為意,而同學也一心幫我抹去面上的鼻血漬也沒有四圍望,後來我再調較多一陣眼鏡的時候,我再次望一下遠望一下近的,這時我一眼望到 .......... [/size]

[size=4]那裡有兩個似乎是打羽毛球的人在打波,但他們的位置因為不是球場範圍內而且已經10時多了,所以已經關上了燈那裡的環境變得較暗了,我正在奇怪他們為什麼不到足球場上打羽毛球呢?所以我開始留意他們打波是否好勁,勁到連唔夠光都唔怕;即是叻到不用睇都打到羽毛球個種。我細看他們打波便發現有一個很特別的現象,那是他們每次打羽毛球好像要跳起來打,但是由跳起到落回地上的時間是較長的,那時間長到大約是由跳上去到落返地足足有20秒之多,而且又完全看不到他們揮動羽毛球拍的動作而只是慢慢的跳上跳落,這時我問同學; "你見不見足球場另一邊那兩個打羽毛球的人?" 同學說:"見到...."這時他望過去已經嚇到出不到聲,頓了一下才道:"點解咁奇怪?上落好似沒有地心吸力咁....而且唔見有球拍淨係隔住一個距離跳下跳下咁....你睇咁耐都唔出聲架.....呢樣野好邪呀..." 我同個同學講:"先唔好自己嚇自己,會唔會係有人拍戲佢地釣緊威也,D工作人員被高身花盤個D擋住我地視線令我地睇唔到攝影機....行近D睇一下先算,而且就算是有野咪當夜探鬼屋..." (其實那時我已經開始對鬼屋探險----即現時稱靈探或探靈的活動相當有興趣)  [/size]
[size=4][/size]
[size=4]我和同學慢慢行過去,行到了足球場的一半,同學已經嚇到開始有點震,我地開始發現看到那兩個以為打羽毛球的人只是兩個濛濛的光影而不是實體,而且不是打波而只是慢慢飄上飄落。同學跟著我再走多十幾步時,這時跟那兩個光影距離有廿多尺左右,就在兩個光影跳起時那兩個光影突然轉動,看起來好像要轉來望我們一般,這時同學便突然叫起來; "嘩!兩隻野真係飄是無威也架...好能猛..." 說著已經拔足狂奔回籃球場及出口的方向。我回過頭望著同學正思考好唔好行埋去探鬼抑或追回同學以免他驚慌過度而出意外。但這時不到兩秒鐘的時間,那兩個光影便已經消失了,那是在我回頭看完同學之間發生的即是那兩個黃白衫的光影是在大約兩秒之內消失的。說實在的我那時有點抱怨個同學細膽大叫浪費了一次探索靈異的經驗,但既然光影已經消失了我立時跑向同學逃亡的方向去追回同學。追到了佐治五世公園門口才見到同學在對面馬路嚇到傻下傻下咁坐係地下度狂標汗,我走過去問;"德,唔駛咁驚馬。"同學脫口道: "吊你咩!之前見到有污衊野都唔出聲,知道左重要行埋去睇,ON能9架,嚇能到我呀...咁能邪下次咪旨意我同你夜晚打波... "。 我唯有講:"對唔住啦,咪嬲啦。我幫你執返個BAG就走啦。"於是便行回籃球場幫佢及自己拎返運動袋便走了。[/size]
[size=4][/size]
[size=4]這便是我在西營盤的遇到靈異的事件,那時開始對靈異事件有興趣來研究,所以也沒有太驚,反而就失了一個原本肯經常同我玩的同學。一般人話摩星嶺的東華義莊猛鬼,我去過好多次探險也沒有發現。又好多人說高街鬼屋猛鬼,但我入過去幾次探險都只見到有道友的針筒及在一個小室之中見過有一些類似邪教的拜祭儀式及一些特別的圖案(其實我也搞不清楚是不是真的邪教抑或是甚麼宗教,因為那些類似小祭台的物件也有可能是曾經有人在那玩招靈活動或玩例X仙物仙之類而在那裡點了蠟燭來玩也說不定的),但卻從沒有在高街鬼屋那裡遇過靈異事件,沒想到無心插柳之下卻在高街鬼屋對面街的佐治五世公園之內遇到靈體。這算是一個絕不恐怖的遇上靈異事件,當然這事件可能本身是十分恐怖的,起碼我那同學就覺得很驚很恐怖,嚇到事後嬲了我。世間事就讓它隨緣而生隨緣而滅吧。
[/size]

極霸 2009-12-26 02:07 AM

7) 摩星嶺舊炮台靈異事件

[size=4]這件事是在我練氣功及密宗心法之後因為感到精力好似無地方發洩開始修習禪定約半年後發生的。在我坐禪後半年已經開始在坐禪之中神遊物外,但我也搞不清楚那些真是神遊物外(只記得那時打坐時好像親身經歷了好多中國名山大川及一些自然風景一般而影像是歷歷在目的)抑或只是修持時的一點心魄魔相,那時我每次打坐也可以坐上了三、四個小時。我亦因為覺得時常在家中坐禪也未必知道自己的定慧是否足夠,我於是便到戶外開始修持禪坐,有時是到我之前經常到既龍虎山的小廟宇之中或摩星嶺舊炮台附近禪坐。[/size]
[size=4][/size]
[size=4]我記得那一天是中四的某一天,那天應該是聖誕節假期附近,所以我便到了摩星嶺的舊炮台行一下順便打坐,那時我已經開始比較強壯,所以沒有以前那麼怕北風影響我的氣管了。那天如常的在9時多便起床,略吃了一點早餐便開始換衫出門去行山及到摩星嶺打坐禪定。那時未興玩War game的,所以摩星嶺那裡沒有太多人行,只有早上只有小數遲了完成晨運的人士但都差不多是晨運完畢準備走的了,及會有小數去 青年旅舍的青年男女及一些外籍遊客去到舊炮台以下的青年旅舍入住。我經過了青年旅舍後便行去上舊炮台的大斜路,那是一條真的十分斜的大斜路,斜的程度大約是開一架2000cc以下的車大概只可以用1波慢慢上去,但除了一些工程車會有機會上去外當然沒有人會開車上去啦。[/size]
[size=4][/size]
[size=4]我那天大約是11時左右便開始行上去這個大斜路之上,大斜路不是很長但是傾斜度卻很大,上完了這大斜路之後是舊炮台之下的一大片草地及平地,那裡有一些不知甚麼的電信站之類的小建築物 (那時不算太大未識是甚麼設施)。在這平地走了一段路之後便又是一個小斜路,由這小斜路行上去便會到舊炮台的遺址,那時沒有人說那裡有鬼有靈異事件,我細個時都與家人及親友去過青年旅舍之上的地方燒野食,細路仔時最初應該未起青年旅舍的。所以我完全唔會意識到在那裡又可以遇到靈異事件。說回正題吧,當時行上了小斜路後便到了舊炮台上的一個位置,這舊炮台聽說好像是20世紀初建造的而曾經歷過二次世界大戰。但詳細的歷史我沒有考究也不太清楚了。[/size]
[size=4][/size]
[size=4]在這舊炮台遊覽了一陣海景及遠望了南x島之後一陣我便到舊炮台另一邊之下的一面長長的護牆之類及一些一格格的房子,我相信那應該是當年守軍用來防守的掩護牆吧。我本來打算找一個房子入去打坐修持,但當日的天氣乾燥所以房子內都佈滿了從外面被風吹入去的好多泥塵及垃圾,完全不便坐到這些房子之中。於是便在附近找了一下有沒有適當的地方可以坐下來。我找了一陣見到這房子的護牆附近有一個小石級路可以步行落去。步行了數十級石級時,我便找了一個小小的平路開始打坐。[/size]
[size=4][/size]
[size=4]我靜坐了一陣之後便慢慢放鬆而雙眼半閉但仍然可以看到景物的,這時我心中開始默念般若心經以幫助收斂心神。在我諗了兩篇般若心經後,我這時大約看到了遠處有一男一女在觀看我,但因為距離我有接近三十尺所以我也看不清楚他們的樣貌只能憑身材估計是男是女。我有點奇怪為何那裡會有一男一女在看我打坐,難道人家在"打野戰"被我搔擾了嗎?但既然已經開始打坐也不宜這麼快落坐,於是我也沒理他們繼續打坐而開始閉上眼繼續唸般若心經,繼續打坐過了不知多久之後我準備入定時,但這時卻有一男一女出現在我的意識之中,那時我已經閉上了眼睛但未到之前遇到的那種神遊物外的地步,那應該仍是黑黑的一片。但我卻明顯見到有兩個面孔在我的腦海內清晰的浮現,那一男一女面色好像很蒼白沒有血色的、令人覺得他們不太正常不會是一個活人,而且活人也不可能入得到我的腦海意識吧。[/size]
[size=4][/size]
[size=4]他們的嘴好像想說話有一些動作,但是我卻完全聽不到他們說甚麼。那一刻我有點奇怪(實在應該說有點緊張)但也不知是遇上靈體抑或是在戶外修持被外物影響而產生的幻象,剛巧準備入禪定便出現這種怪事,我自然地有點緊張起來,我默默口中轉唸大光明咒,"嗡 啊蒙嘎 微羅恰那 瑪哈姆得拉 瑪尼啪得瑪 界瓦拉 啪拉哇羅 達亞 吽... " 一邊唸一邊左手結金剛拳而右手就手掌散開成像放佛光一樣,總之就學足密宗大師教的法門去做。唸了十多篇之後仍然是那一男一女的影像在我腦海浮現,他們沒有特別動作只是好像不停說話想向我講一些事、但我仍然聽不到他們說甚麼....。[/size]
[size=4][/size]
[size=4]我那時一時也搞不清楚是自己平日沒好好記熟咒文唸錯了抑或是未唸夠108次未有效果,總之就是一大堆問號在腦海盤旋,又怕被魔所乘而變了前功盡廢,那一段時間真的很難平靜下來,修持便立時變得是有相而諸法不空了,打坐時全身開始冒汗水而感覺全身就像被一堆蟻爬過一般麻癢。再唸了廿多篇大光明咒之後忽然想到不論遇上這是靈體也好,是幻象也好,這應該總是因為有某些因緣而生的,既是因緣那不如隨緣,想到這裡我便對腦海中的男女的動作及說話不作抗拒也不追求知道他們想做甚麼。心下放開了一點之後,我仍繼續唸大光明咒 "嗡 啊蒙嘎 微羅恰那 瑪哈姆得拉 瑪尼啪得瑪 界瓦拉 啪拉哇羅 達亞 吽 ..... "咁一邊唸一邊打坐,但心頭放鬆了便沒有如螞蟻咬的痕感覺,我一直坐禪再沒有產生雜念。再坐禪過了不久之後那一男一女不見了,換來是我平日坐禪的狀況了。我又繼續坐禪慢慢入了禪定,到了我出定回復有感官既庛覺時也是已經下午三點多鐘接近四點了。我見四點鐘便開始準備走了。我上慢慢行返上舊炮台再落行到剛才來的路回家。就在到了有一些通訊設施那個平地及草地上,我突然感到一陣刺冷的感覺由身內發出,我知是遇上靈體了。連忙回頭看一下靈體所在位置,那一男一女又在距離我約30尺之外出現,望落都算是有一點實體一般,但就在我回頭看了不足三秒後他們的人形開始淡化而消失了。我繼續一邊唸大光明咒一邊慢慢行落山。我也搞不清楚那一男一女的靈體是喜歡聽經聽大光明咒來消業抑或是看到我在山上打坐修練好奇。而後來再沒有在摩星嶺看到靈體了。[/size]
[size=4]希望那兩個靈體聽了我的經後已經往生吧,萬事隨緣。南無阿彌陀佛! 今次加小小相幫人家了解摩星嶺舊炮台附近的環境。[/size][size=4]
[/size]

AlViN_ChUnG 2009-12-26 05:13 AM

:044: 有香又有紙公仔嘅....

極霸 2009-12-27 03:20 PM

[quote]原帖由 [i]AlViN_ChUnG[/i] 於 2009-12-26 05:13 AM 發表 [url=http://www.uwants.com/redirect.php?goto=findpost&pid=131994971&ptid=9189405][img]http://www.uwants.com/images/common/back.gif[/img][/url]
:044: 有香又有紙公仔嘅.... [/quote]

這些照片是早三年前左右的,那時摩星嶺舊炮台附近也有人遇過靈異事件而且恐怖熱線說的大頭怪嬰好像也在摩星嶺的另一個叫做銀禧炮台的舊炮台附近,所以不知這些香及紙公仔是有人遇上靈體後回到這裡拜祭靈體的抑或是開招魂法會了,我沒對大頭怪嬰式4招魂研究;所以這我也搞不清楚了。:loveliness:

極霸 2009-12-27 03:21 PM

8) 跑馬地陪朋友睇樓的靈異事件

[size=4]這個靈異事件之前都曾經分享過,但是當時因為打字慢所以都沒有太詳細打出來。今次乘上一次打了一點的方便,我就將故事分享得較詳細吧。[/size]
[size=4]那一次是發生於金融風暴前的事(即1997年金融風暴之前)了,距離而家都大約13年了。當時有一個女性朋友約了地產代理到跑馬地附近睇一些約800~1,000呎的單位,因為地產代理是男人而她怕一個人與男性地產代理看樓會有危險於是便約了我陪她一起睇樓。這事發生時,我已經因為修持佛學略有小乘之後,足足有十年沒有見過或遇上過靈體,那次直接看到靈體也著實令我有點意料之外。[/size]
[size=4][/size]
[size=4]那天這女性朋友(我們暫且叫她的英文名 Tamara吧)約了地產代理下午三時左右到跑馬地一帶睇樓,我們到了禮頓中心與地產代理見面後便開始睇樓,說實在的我個人粗心大意,我去看樓也未必可以看到甚麼樓宇的問題;例如窗邊是否有滲水的情況等我也未必看得出來。我當時只想到 Tamara找我一起看要不是看上了我的話(這是諸相皆空、色相未空的例證、罪過!罪過!) 那便是純粹找個朋友壯下膽。看了一兩個單位後Tamara還是看不到心水樓盤,所以我們再去到了一個較深入跑馬地而面向跑馬地墳場的三房空置單位,地產代理推介那個是同區小有的筍盤,較同區的樓價平了接近一成半而且業主是可以交吉的,那時是舊的租務管制而業主大約是看好市道想交吉賣樓所以在前租約完了便沒有再租給人住了。當我們一入到屋後我便立時感到一陣出奇的涼意及一點不自然的感覺,那時是夏天溫度也會有30幾度,入到一間沒有開冷氣的空置單位根本不應該是感到涼意而是應該感到悶熱的。但我不是風水師所以沒帶羅更,故此也不敢肯定是因為這單位有異常的磁場存在而令人感到不自然抑或只是剛才外面太熱而產生的溫差所形成的自然影響。[/size]

[size=4]我們先看了大廳,廚房,一直相安無事,但之後便再到了主人房,我入到房中便感到非常強烈的不自然及溫度似乎是突然的比房外低了很多,令我不期然打了一個冷震,我入到房之後便向Tamara說:"妳若不怕靈界朋友便可以試著壓價買下來住吧,否則便不要沾手這單位了。" Tamara不明白而有點不高興的問:"你胡說甚麼?這不是拿來開玩笑的。" 我笑道:"我不是胡說的,妳看一下這裡。" 說著已經用手指指著天花。朋友與地產代理往上望去的同時便見到一個黑色的女性靈體依附在天花面上,她的面是約略可以看得見的而感覺上是一個實體;但我沒摸過所以也不敢肯定是不是真的實體。只見她是張開眼監視著著我們而且面上帶著一點怨恨之氣。Tamara和地產代理看到這靈體都被這情景嚇得全身震起來,好一陣連話也說不出來。[/size]

[size=4]我望著靈體說了一句:"今日與我朋友來睇樓實在無心打擾你,我們各不相干,我就帶朋友離開吧。南無阿彌陀佛!" 我又向Tamara說:"不用太驚的,靈體若感到妳既氣勢不夠可能反過來影響妳,妳就向這靈界朋友講句﹝對不起打擾了﹞便跟我一起走出去吧。" 我也同時默想大光明咒輪 (當時因為不想Tamara以為我嚇到傻左或以為靈體是很凶猛而會更驚恐所以我當時沒有唸出大光明咒),左手輕握金剛拳,右手微微齊肩現掌成一個金剛相。朋友和地產代理跟著我教她及地產代理向靈體說了一聲 "對唔住打搞晒"便先行離開。那時幸好靈體沒有向我們發難,否則以我的水平勝負會是未知之數。我一邊在Tamara及地產經紀之後走,一邊留意那靈體有沒有發難。總算出了門口也沒有事發生。[/size]
[size=4][/size]
[size=4]這次看樓對我來說也是一次體驗,這是我第一次在距離不足10呎的距離看到靈體的(實在由頭頂到附在屋頂上靈體的距離大約只有約五呎多一點的,這已經豪宅樓頂比較高才會有離頭頂有接近五呎空間的了,我小時與靈體接觸的距離都有接近20呎距離,而試過一些較近距離遇到靈體不是最初擦身而過沒有太留意或就是太驚不太敢看的情況之下發生,這次是近距離而清楚看到有像實體的靈體的一次事故。我事後翻查一些資料及問一些師父據講有黑色光芒發出的是怨念較重或有特殊法力的靈體。我著實也想知道除了大光明咒之外,有沒有甚麼是好快超度得到靈體的。希望原本想看驚嚇靈異事件的朋友沒有被我這些故事悶到吧,因為靈異都接觸其實沒有太大的恐怖,有的所謂被鬼上身的很多時是心中雜念太多或對鬼神有太多不切實際的祈求末會被靈體有機可乘的,希望大家不要因循於不切實際的幻想而沉淪在被鬼迷或鬼上身的苦海。
[/size]

芝麻街;燒豬格格 2009-12-28 01:49 PM

唔係凌靜咩-3-
你第1個鬼故寫左靈靜= =

極霸 2009-12-28 06:58 PM

[quote]原帖由 [i]芝麻街;燒豬格格[/i] 於 2009-12-28 01:49 PM 發表 [url=http://www.uwants.com/redirect.php?goto=findpost&pid=132117901&ptid=9189405][img]http://www.uwants.com/images/common/back.gif[/img][/url]
唔係凌靜咩-3-
你第1個鬼故寫左靈靜= = [/quote]

中文不好 :027: ,我也搞不清楚應該用"靈靜"抑或是 "寧靜" 但一定不會是 "凌靜"這個組合。 :loveliness:

momo5354 2009-12-30 08:15 PM

仲未有新故?:024:

AlViN_ChUnG 2010-1-1 05:31 AM

個經紀唔知仲敢唔敢再帶人去睇嗰個單位哩:092:

冰粒 2010-1-2 07:27 PM

我想睇9) 澳門X京酒店的親友疑似集體被鬼壓靈異事件:loveliness:

Garett 2010-1-3 07:48 PM

[quote]這些照片是早三年前左右的,那時摩星嶺舊炮台附近也有人遇過靈異事件而且恐怖熱線說的大頭怪嬰好像也在摩星嶺的另一個叫做銀禧炮台的舊炮台附近,所以不知這些香及紙公仔是有人遇上靈體後回到這裡拜祭靈體的抑或是開招魂法會了,我沒對大頭怪嬰式4招魂研究;所以這我也搞不清楚了。[/quote]

十卜,:036: 摩星嶺炮台的確是香港其中一有名的猛鬼地.樓主真係勇,自己一個人去坐譂.:030: 不知樓主可不可以多講何謂神遊物外?同靈魂出竅是否相似?因為小弟曾多次出竅,並且見到很多很奇怪有趣的東西,這些是否魔障魅幻呢?:032:

極霸 2010-1-5 01:26 AM

[quote]原帖由 [i]冰粒[/i] 於 2010-1-2 07:27 PM 發表 [url=http://www.uwants.com/redirect.php?goto=findpost&pid=132409133&ptid=9189405][img]http://www.uwants.com/images/common/back.gif[/img][/url]
我想睇9) 澳門X京酒店的親友疑似集體被鬼壓靈異事件:loveliness: [/quote]

我剛剛放完新年假,應該會在今個星期五之前打得晒澳門葡X酒店既事件的。 :loveliness:

極霸 2010-1-5 01:40 AM

[quote]原帖由 [i]Garett[/i] 於 2010-1-3 07:48 PM 發表 [url=http://www.uwants.com/redirect.php?goto=findpost&pid=132468208&ptid=9189405][img]http://www.uwants.com/images/common/back.gif[/img][/url]


十卜,:036: 摩星嶺炮台的確是香港其中一有名的猛鬼地.樓主真係勇,自己一個人去坐譂.:030: 不知樓主可不可以多講何謂神遊物外?同靈魂出竅是否相似?因為小弟曾多次出竅,並且見到很多很奇怪有趣的東西,這些是否魔障魅幻呢?:032: [/quote]

我修持時遇到的神遊物外是在禪坐到相當的時間便會有一些山林風光或一些香港以外地方的景物出現,自己的雖然是閉目而坐但一對眼卻如鳥類一般不停看到不同景物,而景物是十分迫真得令你仿如置身其中,但那些景物的地方或人物是我過去未曾去過的。
總之疑幻疑真,感覺是難以形容的。我覺得不論這是魔障魅幻也好、抑或是你的靈魂出竅或是我口中的神遊物外也好,我們只要不追求這種事也不抗拒這種事,讓一切隨緣而生隨緣而滅便不用怕這是修持的副產物抑或是魔障魅惑了,佛教修持是有關於因果及真理既領悟;一切自然應該隨緣。

極霸 2010-1-6 10:49 PM

9) 澳門X京酒店的親友疑似集體被鬼壓靈異事件 (第一段)

[size=4]這事是發生在千禧年的聖誕節假期,那一年的年初我剛舉行了一個千禧婚禮,那年的聖誕節便是趁機會搞一次聖誕節治活動來與太太家人混熟悉多一點及多謝一下結婚時有幫手的好朋友的一次團體活動。那時因為我太太的大哥能夠向澳門的疊碼仔拎到一些去澳門的免費船票所以我們便很自然揀了去澳門這地方了,我們起初預計大部份人會玩通頂的,所以只在葡x酒店租了一間房間,說實在的層數及實際房號我也記不清楚了。我的計劃行程是這樣的,第一天是在下午約二時左右便由香港上船出發,那大約三時多便到澳門,到酒店Check In之後放下明天更換的衣服便去行一下澳門大街附近,若想買手信的可以在入賭場洗袋前買定一點手信。於是便問了一些朋友看那些朋友有興趣參加澳門兩天遊。因為由決定到出發只有三四天,所問了一些朋友之後好多朋友都早有聖誕節目而沒有參與,參加的是我太太的家姊Ida及姊夫Eddie、我太太的二哥Dicky及他的女朋友Irene,有一對因為我結婚而認識的情侶朋友既FD 文峰(阿峰的英文名很特別在IT界的朋友會知我講邊個了所以用返中文名的同音字)及Apple參加、Connie、同埋一個平日好喜歡去過大海(澳門)及大陸二線玩既朋友"布明";於是我們一行10個人便在千禧年的12月26日由信德中心出發過澳門。我們乘坐兩時的船便過澳門了。[/size]
[size=4][/size]
[size=4]我們落了船過埋關口出到澳門碼頭已經是三點幾了,我們先到了葡x酒店Check in之後便分批上房(因為酒店不會容許10個人住一間房的所以要分批上房以免被迫要租多一兩間房間);分批入房放好了行李之後我們便計劃出去遊一下。雖然布明常到澳門但他到的地方一般是不適宜家庭活動的,所以就由我與文峰帶隊先行一下街在賭錢之前先買點手信,帶他們去拜一拜媽祖廟及行下大三巴那些澳門必備的地方,再去"西南"食下魚翅及其他海鮮等等先用一下錢。行完街飲食完都已經是晚上8至9時了,我們畈到葡x酒店放好了手信之後,我便和文峰先去探一個共同認識的朋友;那朋友是在葡x酒店的一個貴賓廳(無記錯應是鑽石廳)之中開了一張賭桌的大哥大。和他談了只一陣子我便回房間與這群團友先談了一下其他同行的人是否支持我的賭錢策略,那是每人拎一定數目的賭本出來,例如每人出五千或一萬元出來做賭注一起到其中一張BJ桌合起來煲爆個莊家賺返幾萬便收手當搵返D使用,而我會在旁提供意見;因為這裡有好多未夠18歲的朋友那就不講賭錢策略的細節了。太太的家人都只是對賭有一般程度的認識所以沒有接受我的方案;隨緣之下便決定在賭場內先各有各玩。在各自為政之下賭錢當然是輸多贏小啦,我因為信佛修持後試過鈤錢贏錢後發生了一些不太愉快的經驗,所以我當時已經沒有作勝負的遊戲接近9年了,這晚我仍然沒有賭博的打算最初也只是建議他們賭錢較高勝算的方法。所以那晚我也沒有點賭錢而只是隨意拎了兩千出來玩一下大細及老虎機來打發時間。玩了個小時之後便由得太太與Ida及Irene在角子老虎機玩一陣。[/size]
[size=4][/size]
[size=4]行了一個圈看了其他人賭一下,姊夫Eddie賭了兩個小時已經輸了四千幾,而Dicky也輸了五千幾。文峰較好賭所以與Apple合共也輸了過萬元,布明小勝了千幾而Connie也小勝了一千左右。我一路行一路見有好多俄羅斯*女及北姑在酒店及賭場內四圍行搵找男人問野生意擔心會有人搔擾到太太她們。又見都已經11點幾了,於是便找了各人先休息一下輸錢的可以回一回氣沖個涼,回到房間我笑說:"早知道你地賭到咁大就一早買埋泥碼等送多一兩間房住下都好啦。"輸錢的人不由被我氣得血都差點嘔了出來。這時Connie宗知是不是贏了錢的關係,主動提出搵埋我太太及其他女士去見識一下澳門的正宗女賓Sauna,家姊同Irene因為見另一半輸了幾千不想亂使錢便沒有跟Connie出去,只有我太太及Apple跟Connie出去了;我因為Connie也經常過大海而且同一些澳門朋友交帶了一聲知道太太會安全便任由她們三個去女人Sauna了。太太同Connie她們三人出去一段時間之後,布明便問:"出唔出去見識下,帶你地去威下。" 文峰一早已經見識過晒澳門既夜生活所以完全沒有興趣,何況我們又與他女友好熟所以她不為所動。姊夫與太太的二哥有另一半在當然不敢做次。 布明見沒有人陪他出去玩也是興趣失了一大半了,於是也留在房中玩了一陣大Dee。這房間只是雙人房所以只有兩張床,我們要向服務員取了兩張被同埋毛毯便開始搬床等有足夠10個人睡覺的空間,我們將兩張床搬過去較近門窗的位置而近廁所的牆於是便有足夠空間讓我們床邊到廁所的牆有睡到四五個人。而這打地鋪的位置便是房內近廁所的牆角,家姊及姊夫因為拜神而相信較多靈體會躲在牆角那裡所以唔俾姊夫睡牆角(但他們當時不是說驚靈體而只是說要姊夫陪她睡床),睡牆角及近廁所的打地鋪這重任於是便落在我和文峰這兩個信佛的隨緣人身上,我睡在廁所傍的地鋪上而文峰就睡在牆角那邊,布明就睡在我們兩人中間。我看了一陣電視見到都有點幾鐘於是沖涼睡覺了。[/size]

[size=4]《未完待續 ~~ 》[/size]

極霸 2010-1-6 10:52 PM

9) 澳門X京酒店的親友疑似集體被鬼壓靈異事件 (第二段)

[size=4]我臨訓前照常先修持了一陣晚課唸了幾次般若心經,那晚我修持完一睡覺便睡到了接近天光時我太太與Apple及Connie她們返到入房才嘈醒了我。我醒來之後這時才知道太太她們是在做完女賓Sauna之後在那裡休息了一會兒便因為睡不慣那裡的床而約在三點幾回程到酒店,回到了酒店房間之外便因為原先以為我們會出去消夜所以沒有帶房間鎖匙出去,回到酒店房間外便開始拍門拍了接近一個小時才由被嘈醒了Dicky起身去開門,期間拍門聲嘈醒過隔離房一次差點便被人向服務台投訴。而原來由我們睡著了之後到我太太入得到房間之時之間的時候房中原來發生了一件事,那是......。 [/size]
[size=4][/size]
[size=4]我看到Ida、Eddie、Irene及布明 四個人都是滿頭大汗,而Ida、Irene及Eddie眼角都好像有點淚光(應該說是乾了的淚痕),我於是問他們甚麼事。但他們四個仍是十分驚慌及緊張的呼吸起伏不定。Dicky說:"佢地四個話睡左無耐之後就成晚俾鬼壓住連阿May佢地返到門口想起身開門想出聲都完全做唔到。你同阿文有無事?" 我說:"沒有,睡得好好,而且我完全感覺唔到有靈體接近的跡象,例如溫度突然低左同埋由心發出陰冷的感覺之類;應該沒事既,會唔會係發惡夢太真實所以當左係真實?" 文峰也說:"我尋晚都訓得好好,完全唔覺有鬼怪,而且我訓係牆角都無事,Andy佢訓係牆邊近廁所位都無事,無理由訓床同訓中間既先有事。" 我問:"Dicky,咁你有無事?" Dicky話:"我應該無事,我尋晚臨訓前有d唔舒服食左感冒藥先訓,訓得好熟睡。係阿May佢地返來拍左好耐門嘈醒左我先起身開門俾佢地返入來個時先醒,你兩條友無事無幹就大覺訓重訓得熟睡過我,連老婆係出面拍門都唔醒,之前重成日話醒訓。" [/size]
[size=4][/size]
[size=4]我笑說:“我只是對有危險先會醒,無事無幹都醒訓個d叫失眠或睡眠問題。”Ida、Irene、Eddie同埋 布明四個人仍然十分驚慌似的不太敢說話。我對他們說被鬼壓仍然是半信半疑,於是便問他們:"尋晚入房既時候,有沒有人留意到有沒有聖經或宗教既經書是打開左而多手關返佢?" 各人都同時搖頭說沒有見過。 [/size]
[size=4][/size]
[size=4]我開始分析起來:"照道理如果這房間鬧鬼那應該會有聖經或其他宗教經藉打開用來鎮壓靈體才對,而且我尋晚真的完全感覺唔到有靈體接近,每次有這種靈體接近我都會由心底發出極之陰冷的感覺個種是訓左都會凍醒咁厲害個種,我真係試過訓著左有棉被都被靈體接近凍返醒。當然我唔敢講我感覺唔到一定就無鬼,但機會卻係較低了。" Ida這時回復了小小鎮定但仍然口震震的道:"我唔想講住....一陣落左樓下食埋早餐後等我地...定一定神先再講啦。而且係呢度想起都好驚咪話講啦....硬係覺得間房唔知點咁.....。" [/size]
[size=4][/size]
[size=4]我們其他六個沒有遇到怪異事件的人見到當事的四個人仍然好驚咁所以暫時也沒有再追問了。我地靜靜地陪他們坐著休息,我也閉目靜坐一下看是否能夠感受到房中的任何異常,坐下坐下便到了早上7點幾了。咁我地便開始分批沖涼梳洗,因為有四個人說被鬼壓所以一眾女性都唯有兩至三個一起入去沖涼互相壯膽。當大家沖完涼我便壓軸的去沖涼,當我沖完涼都已經是早上9點多了。為免四個當事人疑神疑鬼心驚驚咁食早餐,我地索性去到酒店外面,行一段路去到接近大馬路那邊食早餐。我們慢慢食早餐,等Ida、Irene、Eddie及 布明 他們四人再多點時間休息定返神先問他們。[/size]
[size=4][/size]
[size=4]《未完待續 ~~ 下一段為保留當時人的生活用語我盡量用返左佢地講野既粗口》[/size]

極霸 2010-1-6 10:55 PM

9) 澳門X京酒店的親友疑似集體被鬼壓靈異事件(第三段)

[size=4]食完早餐過了一陣之後,Eddie首先發言講返先一晚的經歷:"我禽晚訓左一陣之後,便半夢半醒之間發現好似被一個人壓著,我於是便驚醒左。我開頭以為你班友玩野,咪想張開眼望係邊個搞事,但點知就係開不到眼而且手腳都好似好重咁連郁都郁唔到...但我沒有感到手腳被壓住的...只係郁唔到...個時我就知多數係奶左野,好快我就開始打震係唔停咁震...我一路想掙扎但用盡氣力也掙扎不到手腳的任何郁動... 無幾耐之後我當時只感覺到個身好似俾野穿過入到身入面咁...感覺上又有點快感 ...總之就好似搞野咁...但呢次係我自己被人搞咁...咁大個人第一次係咁樣... 唉,後來阿May佢地返來時係外面等我想叫也叫不出聲 ... 後來Dicky俾阿May佢地嘈醒左起身去開門開燈我先開始慢慢郁得返。總之隻野好恐怖,我細個試過俾鬼壓都無試過咁耐既…" [/size]
[size=4][/size]
[size=4]過了一陣Irene 又接住講:"我都同Eddie係差唔多,但我最初既感覺是好像有人摸我咁,那似是輕輕的掃我個身一般,我初時都不以為意,以為是Dicky摸我,但過了一陣仍然是這種輕摸的做法令我覺得感覺那不似Dicky,而且感覺好像直接在皮膚上摸但卻感覺不到有人伸手入我既衫入面....而且我發覺Dicky那邊的床好像沒郁動過,於是我便想打開眼望係邊個能樣抽我水,但這時發現我的眼係睜唔開,而且手腳想移動小小都郁唔到,不久我感到全身被野重重壓住,壓得我好像沉入床褥下面咁...這時的感覺好似被人按住來扑野咁能百佳,但眼又開唔到,手腳完全郁唔到,連叫都叫唔出聲,想掙扎都有困難咁。我一路被野搞一路都想問出聲來叫醒Dicky但一直都完全出唔到聲...一d都聽唔到自己把聲....個種感覺真係好能無助...俾咩9野搞未唔知,連俾隻野搞左幾能耐都唔知...總之感覺到被搞左好能耐尋晚真係漫長既歲月...總之就好佚俾人姦能左一晚咁啦...後來都係到左Dicky起身應阿May門開門俾佢地入來開燈之後我先郁得返...尋晚既感覺好能慘搞到我喊左出來但喊又喊唔出聲....搞到只係猛咁係度流眼淚 ... 咁能邪以後咪使旨意我來這酒店住,痴能線既...而家重好攰 (看不到香港字的朋友將 支力 合返起來便知我打咩野字)。" [/size]
[size=4][/size]
[size=4]布明 都算跑慣碼頭,而且佢係蛋家人,細個曾經跟過佢老豆出海捕魚在海上好多時都見過d奇怪既事,這時也回過精神來,略為冷靜的也跟住講:"百佢個街呀,間房真係好能邪架,我雖然唔係好經常返教堂望彌撒個隻而又成日去尋歡...” 我插口笑道:“哈哈,呢樣野睇得出,唔通你就係聞名已久既 布尋歡大俠...”, 布明望住我差點想xyz我咁樣,我唯有收聲等他繼續講落去:“我繼續講啦…但我總算是經常有諗下聖母玫瑰經同埋間中都有睇聖經,但係尋晚訓訓下都突然感覺到被壓住,想叫都叫唔出聲,我用盡力不停想掙扎但係只感到隻野好大力...你地三個都無可能會咁大力壓到我郁都郁唔到...個一刻真係好能驚...我想伸手去拎頸上既十宇架出來驅邪但手完全郁唔到,連叫小小聲都叫唔到,唸經都無反應....咁大個仔搞人就好多次但....俾人搞9左成晚都係第一次...慘能過做女...咁到成幾十歲人都差d喊出來。" [/size]
[size=4]
我太太的家姊Ida其實係最細膽最驚青的一個,等佢老公同埋Irene同布明都講左大概既情況,就只係淡淡講左句:"我都差唔多,好恐怖,呢d野我唔想提起啦...一陣你地唔怕既返去酒店拎返d行李出來就得啦...我唔會返去酒店度啦..."
[/size]
[size=4]我唯有講:"唔緊要啦,下次遇到這種事可以先試一下唸 般若心經等自己心境清平。或者默想大光明咒輪;有的叫 不空羂索毘盧遮那佛大灌頂光真言”說到這我便在錢包取出了兩個大光明咒輪的式樣 (見附圖)。這時我繼續講:“一陣我同阿峰同埋Dicky返入房拎返d行李出來順便Check Out啦,你地四個咁攰唔好四圍行啦。但呢次經歷真係好奇怪,我完全感覺唔到有鬼但你地四個都俾鬼壓,一陣我都同研究下間房有無野先..." 這時我太太已經忍唔住搭口講道:"老公你咪傻啦,而家唔係叫你驅邪,咪去搞搞震惹d污穢野,佢地講到咁恐怖好得人驚。" 那天我同Dicky同埋文峰返房拎行李時我都只係略略找了一下是否有d鬼降頭之類的物品留係房中或有沒有打開既聖經收埋左咁,我也留意看一下有沒有地方是有曾經突然溫度跌左十度八度那類不正常的濕氣痕跡,又略略睇左有沒有出現鬼佬講既硫磺之類的殘留痕跡等,但卻真的一無所獲,我之後便落樓下Check out同Dicky及文峰拎行李過去食早餐既餐廳了。那天都只是到了跑狗場同埋參觀一下便走去木偶餐廳別午飯之後便回香港了。 [/size]
[size=4][/size]
[size=4]到現在也搞不清楚他們四個當晚是不是真的俾鬼壓抑或是偶然發生的集體幻覺,而Ida當時又發生甚麼事也不太知道,只知她說被鬼壓,她之後也沒有再提起了。但不論是俾鬼壓抑或是集體幻覺都有可能但又都有疑點。而我也完全感應不到靈體亦發現不到靈體出現過的痕跡,究竟那一晚是他們自己的春夢了無痕抑或真的被鬼壓抑或遇上其他有靈力的靈體的侵擾那不得而知了。可能性及疑點的分析如下一個貼上:[/size]

[[i] 本帖最後由 極霸 於 2010-1-6 11:26 PM 編輯 [/i]]

極霸 2010-1-6 11:00 PM

澳門X京酒店的親友疑似集體被鬼壓靈異事件理性分析

[size=4]被鬼壓的可能性:四個人的感覺都好真實而且都如時是在Dicky應門之後開燈才開始解除了他們俾鬼壓的情況,這有點符合有聲或突然既光驚動了靈體的慣例。
[/size]
[size=4]被鬼壓的懷疑點:[/size]
[size=4]1) 我完全沒有感覺到任何鬼的陰冷感覺這與我過去遇到所謂鬼魂的靈體是不一致的。而且完全沒發現任何鬼的痕跡。
2) 我和文峰訓係地下,重係一個訓係牆角而一個訓係近去廁所的通道邊的牆也沒有被鬼壓,而且身邊既人完全沒有感覺等等。[/size]

[size=4]集體幻覺的可能性:這是基於一般所謂有科學頭腦的人的講法 --- "這世上未證實到有鬼魂靈體這種事之前便是沒有鬼,既然沒有鬼魂靈體那來俾鬼壓。"[/size]
[size=4][/size]
[size=4]集體幻覺的懷疑點:
1) 四個受害人沒有共同宗教信仰,他們產生的幻覺為什麼會這麼接近?
2) 四個人事前沒有看到任何打開的聖經等物品作為集體幻覺的觸發點。而且四個人同時產生集體幻覺發生這事的或然率只有6.25%。而計埋要房中另外三個人沒有同時產生幻覺的機會率便變成了0.78%。
3) 四人之中有三個都是經常往返內地住內地酒店或內地Sauna房的。而Irene就好小出門四人有相同幻覺的觸發點的機會是很低的。而且Eddie、Ida同埋Irene都習慣左成班朋友有時玩到夜迫埋一起訓個隻,所以四人因為住房環境迫而產生幻覺的機會便減少了,何況兩張床由佢地四個訓根本就唔迫既。[/size]
[size=4][/size]
[size=4]初步來看,集體幻覺的疑點較多較不可信。這次10個人之中我太太的家姊及姊夫是熱心拜神的人,拜神大概可說是道教吧。而我太太的二哥是契了給觀音的;大概也算是道教吧。我太太、Irene、Apple及Connie是沒有宗教信仰而沒有神鬼思想的普通女仔。文峰雖然與林以諾牧師很熟悉的但本身卻是信佛教的,但他所信的宗派我也不記得了。布明是天主教信徒。這次事件分別有兩個道教、一個天主教徒及一個沒有宗教信仰的人同時疑似被鬼壓,這或許有點啟示說出了不論你信不信鬼、有沒有宗教信仰也是可以遇到一些不可思議的事情,如果想藉著宗教得到護佑的朋友或許真的是想多了;因為那是沒有必然的關係的。[/size]
[size=4][/size]
[size=4]這次之後,這班親友很小再去澳門了,直至最近我們才再打算去見識一下威尼斯人那類較新的賭場及酒店。[/size]
[size=4][/size]

pong62195095 2010-1-7 11:50 AM

樓主的靈異經歷真的很多~~
thx分享   
澳門酒店真的 幾猛~~

極霸 2010-1-7 12:02 PM

回覆 24# pong62195095 的帖子

多謝回應。其實那一次經驗我都覺得好奇怪,四個人都俾鬼壓。但我和另外兩個人又完全沒有任何感覺。我有一個澳門人既弟婦以前都講過以往既澳門好多呢D野,唔知係咪同好多時D人輸左大錢睇唔開做出傻事有關係。希望而家D人賭錢能夠睇開D輸贏唔好再做咁多傻事啦。 :loveliness:

Garett 2010-1-8 02:41 PM

謝謝回覆.因為接觸得多所以我現在對這些事都是順其自然.不過你說到你家人集體被鬼壓的經歷和我都差不多.我還在讀中學時,差不多每星期被壓床三四晚,有時一晚更可能壓三四次,後來托人找神婆問先知原來係我一個未出世的弟弟和我開玩笑呢.(我當時唔知道我有個弟弟,係做了法事之後,我問阿媽才知道原來生我之後還有意外懷有弟弟.因為環境問題而打掉了):025: 希望我弟弟能夠再次投胎去過一個好人家,不要像我這樣窮苦就好了.:035:

resident1997 2010-1-14 01:23 PM

呢到好似拍過劇

carmen9503 2010-1-17 11:55 AM

多謝樓主分享

vinette 2010-1-23 01:12 AM

回覆 23# 極霸 的帖子

你d鬼故真係好正,又詳細又生動!我以前住謝菲道間屋都好猛,都想好似你咁同人分享,等我搵個陽光燦爛既中午先打啦~

kaizx 2010-1-25 07:48 PM

真係好正啊!
好好睇
我想問下樓主咩叫打坐?
同香港有大頭怪嬰?
可唔可以講下有關香港大頭怪嬰ge故仔啊
頁: [1] 2
查看完整版本: 我的靈異經歷分享 (更新在#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