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十年未晚

小熊喵喵 2018-9-27 04:35 PM

十年未晚

一.案發現場

晚上十時,北風呼唬,街上行人稀少,陳大文繞過護士牆,轉往小徑回家,這可縮矩
回家路程,但小徑兩旁野草叢生,街燈遠離,路爛而斜,極不好走。故此時小徑上空
無一人。
「救命!救命!」聲音微弱,是女聲,聲自左邊草叢處,陳大文快步走前,看見一個
男人正壓著一個女子,男人的褲子褪到露出屁股,左手正有所動作。
陳大文見狀大喝一聲:「幹什麼,快停手!」男人轉過面來,是個相貌極醜陋的中年
漢,充滿慾火的雙眼轉瞬間變為怒火。男人一手抽著褲子,一手拿塊大石頭,緩緩地
站起來,是個很高大的漢子,比陳大文高出半個頭有多。中年漢一聲怒吼,舉起石頭
向陳大文衝過來。
有說台上一分鐘,台下十年功。練武何嘗不是?十數年的苦練,可能真正用來只有幾
分鐘,用來自救,救人。
陳大文自十二歲習武,打過「街頭交」無數,曾得業餘散打冠軍。
陳大文脚踏丁字步,氣聚丹田,運勁於腰,上身微側,迎著撲來的大漢,猛然起脚踢向大漢小腹。快,狠,準!大漢悶啍一聲,痛得彎下腰來,對付這種禽獸下手怎可留
情?非要消除他的攻擊力不可。陳大文再踏前半部,把大漢左手臂提起,自己右手作成手刀,對準對方前臂骨骹重擊下去,「咯」的一聲響,大漢殺猪般的叫出來。
陳大文轉過身去,看見那個女孩子,不禁罵了一聲「人渣」,那女孩看來最多十五六
歲年紀,穿著校服,校服裙給撕爛了。陳大文連忙脫下外衣給女孩子披在下身,又看
到她手腕在流血,取出紙巾為她按緊傷口,窒了一下,發覺女孩子的尾指是少了一
節。大漢倒在草旁痛苦地大聲呻吟,這令陳大文更怒不可遏,走過去對準大漢大陽穴
踢出一脚,令其昏迷過去才打電話報警。
警車很快到達,走來两男一女警察,陳大文這時才發覺那個大漢不知所踪。女警走向
安慰女孩,受害人嚇得祇在哭泣,不能說話。
一男警向陳大文問話,另一男警手按  槍柄走往草叢。                                    
                                   
「你認得那人嗎?」
「高一米八左右,身材粗壯,國字面,小眼睛,黝黑皮膚,扁鼻,大口,短髮,上身
灰色雪褸,內是樽 領 紅色毛衣,藍色牛仔褲,白色三間波鞋。」
「你是那個環頭師兄?」警察揚眉問陳大文。
「不是!我在澳門賭場做保安。」這時女警走過來,手拿著件灰色風褸,向同伴說:
「疑犯留下這個.......女孩說不出話,剩是哭泣,又找不到她的身份証」
「無論如何,先和她去醫院驗傷,同時請陳先生到警署落口供和做拼圖。」


二.警署
陳大文再一五一十向當值警長詳細覆述當時情況,亦做出個達七分相似的拼圖。警長立刻發出通緝令,亦提及疑犯左手給打斷了,要求各註守醫院急症室同事
們特別留意。
陳大文走出警署時天己亮,急忙連衣服也沒有換就搭船過大海返工。
三.醫院

女醫生走出病房,指示女警到她的辦公室。
「女孩子祇是擦傷了手腕,沒有大碍,也沒有受到性侵犯。」
女警舒了口氣,但看到女醫生面色有異。
「不是還有什麼事吧?醫生。」
「女孩子不是處女」女醫生頓了一頓:「她下體外陰部有曾撕裂過的傷痕,不過疤痕
很淡,應該不是近期弄的,估計是一两年前吧,那時這女孩應該只得十三,四歲。」
「醫生,怎樣會發生這種情形?」
「一是墮胎手術粗劣,一是......給人過份激烈强暴時.........」
「啊!」女警色變,「一定要報告上給阿頭知」

四. 疑 犯
陳大文接到電話:「陳大文先生?我是西區警署汪警長,我們已抓到疑犯,
你有時間到警署嗎?」
「我正在澳門,晚上趕到。」
汪警長四十來歲年紀,面上瘦得連两邊太陽穴也凹進去,八守眉毛斜斜垂下來,眼晴矇成一線,相貌頗為嚇人。
「陳先生,看看是不是他?」汪警長拿著張照片,相上人左臂包著石膏。
「就是他!就是他!沙展,我可以立即去認人!」
「唔,不用了,他有當時不在場証據。」
「吓!開什麼玩笑?不在場証據?他當時確實在現場,那個受害的女孩也可作証,
你看,他的手臂是我打斷的,這點又怎樣解釋?」
汪警長低下頭來,伸出枯瘦的雙手輕按著两邊的太陽穴,良久才抬起頭來,微
張開眼晴,精光四射,直直的瞪著陳大文,陳大文初時也嚇了一跳,但立刻想
起自己句句實話,問心無愧,也直 瞪眼 回敬汪警長。
汪譬長搖頭:「這人是自已打電話叫白車」,時間是當天晚上十點十分,救護
車三十五分鐘到達,救護人員說當時他滿身酒氣,稱是自巳在廁所摔了一交而跌
斷了手臂。」陳大文張開大嘴巴,大得足可以比美吃熱狗時的小林尊。
五. 點,線,面
汪警長搖手阻止陳大文說話,看一下文件,再說下去:「而你當天報警的時間時
是晚上十點三十六分,幾乎是同一時間。而他家在新界北,你報警時身在港島東。」
陳大文口張得更大:「真是人有相似到如斯地步?」再拿起那張相片靜靜地看了
很久,陳大文抬了頭來,以極堅定的目光向著汪警長說道:「這人的確是他,絕
對錯不了,警長,我認人是受過專業訓練,請你相信我。」汪警長點了點頭,
又搖了搖頭。陳大文輕拍一下枱面,說道:「有了,警長,我踢了他腹部一記,力道頗猛,他腹部應該留有瘀痕。」汪警長望了陳大文一眼,神情古怪,點了點
頭:「醫生驗傷的時候確發現他腹部有一大片 瘀痕 ,但此人當時還醉醺醺,他說無法記起是怎樣弄成的。但最主要的是,他如何能在一分鐘之內由港島『飛』到
新界?有人報錯了時間嗎?不可能,警察,救護員,急症室醫生三方都吻合。」
汪警長深深的吸了口氣,又長長的呼出來,再說下去:「醫生為他打好牙膏時巳
是两點了,駐守在急症室的伙記早己收到命令,看到他出來便張他帶返警局。」
汪警長這時面色更加古怪:「一查電腦,他是通緝犯,他十年前嫌疑姦殺了個女學生,有點奇怪,不用我們怎麼審問他就直認不諱。」陳大文猛力搖頭:「也
許我真的認錯人,你叫那個女孩子到來讓她認認真人。」
六.時空交錯
汪警長雙眼精光再現:「那個女孩失蹤了,我們正到處找她,是了,你可留意到
她面上身上有什麼 特徵 ?」陳大文想了一想:「面上倒沒有什麼特別...........是了
!她左手尾指是少了一節的。」汪警長聽後面色大變,但轉瞬即回復正常,從另外
一份文件夾抽了張4R相片,對陳大文說:「手指是不是這樣?」相片是隻女性手的
特寫,看來很年青,根根手指都像青蔥一樣,惟尾指獨缺一節。陳大文這時,心
中忽有種莫名其妙強烈不安的感覺。就是那個女孩的手掌,何故相片是一隻手掌的
大突寫,而且還存在警署內。「怎麼樣?」汪警長再問,陳大文嚥了口唾液,
點了點頭。汪警長再拿出另一張相交與陳大文:一字一字說出:「你要極小心極留心看看此相中人是不是你救的那個女學生?」陳大文拿起相來,是張放大了的學生証件相。陳大文幾乎連呼吸都停止,一寸一寸地搜看著相片。那女孩穿的校服,髮型完全和當天一模一樣,只是相中她笑得很可愛而那天哭得很利害。
慢著!相片右下角看到小部份圓型圖章印,隱隱看到 小小的2002字樣。
「是她,她當天也穿這校服」陳大文開始背心發麻,不安的感覺更强感。
七.追兇十年
「犯人於十年前在你報警的地方強 姦 了個女學生,更在施暴時將女學生弄死。」
陳大文全身發抖地望著汪警長,再次張大咀巴:「她............」
汪警長點了點頭,裝作若無事的樣子,但誰也看得出他假裝得太勉强。
「是的!.......她就是十年前被強姦至死的女學生。」
砰的一聲,陳大文連人帶椅摔倒在地上。
是犯罪人陽壽未了?倩女復仇,要等十年。抑或時空交錯,當事人誤入了四維空間?
頁: [1]
查看完整版本: 十年未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