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暑期工實錄-酒樓侍應生

siuming57 2018-9-20 05:47 PM

暑期工實錄-酒樓侍應生

暑期工實錄-酒樓侍應生

我是Shirley. 記得中五考完會考之後,有三個月的暑假。剛好有朋友介紹酒樓侍應的工作,我便去做了。酒樓位於銅鑼灣,上班時間為十點半至二點半。二㸃半至五點半落塲。然後五點半至十二點。另外一更則冇落塲。十二點中午直踩到十二點。一個月只有三日例假。當時的薪金是六千三百元。制服由工司提供。黑色西裝。至於白色恤衫,黑色西裙,肉色絲襪和黑色高跟鞋就自備。我在屈臣氏買了一對二十元的肉色絲襪,再在旺角花園街用九十九元買了一對黑色牛皮二寸半高跟鞋,在G2000買了一百九十九元的黑色裙和一件九十九元的白恤衫。也去了莎莎買了粉底,綠色眼影,口唇膏。七月一日第一天上班。這也是我一生人第一次著到好似OL一樣。原來絲襪加皮鞋墊行路上來是很滑很「綫」腳的。我對住塊鏡,化了妝,覺得自己好似大人一樣,也覺得自己好靚女,有D似鄧瑞雯。哈哈。二寸半高的高跟鞋闊踭行路都可以。鞋頭有點緊。不過sales 說用耐了會鬆返D。買太大會甩踭的。撘地鐵再行路到酒樓差不多半小時。但由於我第一次著絲襪高跟鞋,再加上天氣熱,我感到我的腳趾已經出晒汗啦。部長may 姐做了簡單的briefing ,就開工了。穿上公司的西裝外套,掛上名牌。褸袋放了點心咭和原子筆。知客帶位,我就問:「幾位?飲乜野茶?」開點心咭,寫上人數,然後去茶房用手抓D茶入茶壺,然後開水喉加熱水。嘩,茶壺好熱,差一點燙傷隻手。找來一個啡色托盤,托盤用右手拿住,放上保洱滾水端出去。幫客落單於早午巿都不難.睌巿客人叫魚蝦蟹就難D,我要請教部長。班地里端菜出來時要我們上菜。埋單找錢,執枱,去布草房拿枱布,再擺架餐----杯,杯墊,筷子,碗,匙羹,這就是一個cycle。十一點半。do,me so do. 職工頭圍用膳。.  半小時食飯,有菜,排骨,蒸淡水魚。白飯任添。一點鐘,人頭湧湧。行步路都要快。茶快,落單快。執枱set枱快.客人多數只有一小時食飯時間。慢D都俾人催。落了order 冇耐又催。「如果落漏了就取消吧。」「幫我打包,」有枱客走了。拿拿聲用一個托盤執晒五呎枱板的十人枱。秘密是先放大碟,杯墊放外面,就好像一朵蓮花一樣,可以砌到很高。 啵𠺘。。。我被凸出來的地墊絆倒了。杯碟都打爛了。嘈雜的環境突然變得寧靜幾秒。我撻低了,連高跟鞋都甩埋。男經理輝哥扶起我,我以為他會駡我,點知他只是說下次小心D啦。他真是好人。我沒有受傷,我立刻著番對鞋,清理現塲,然後再博殺。不過肉色絲襪就因為跌倒時擦破了。。二點半,終於落塲。落塲可以做乜呢?有D人去第二間酒樓飲下午茶,有D就留在貴賓廳訓覺。我冇乜錢,找五張坐位排成一直線,再去布草房拿一些枱布當作枕頭和被。脫了黑色高跟鞋。隻腳舒服晒。以前從未試過著住高跟鞋行這麼多路,又全日不能坐,就好似在中學被罰企全日一樣。鞋頭尖令腳趾公和腳趾尾有D紅和痛,腳踭的archillis tendon 位都因為新鞋原固有點甩皮磨損。由於高跟鞋是新的,所以沒有腳臭味,但鞋籠內由於腳汗多引至甩色,令到絲襪腳尖位黑黑地。令其他人可能會誤會我幾天沒有洗絲襪。除鞋後有的不是腳臭味,而是鞋內的皮革和萬能膠水味。其他冇落塲的人就按照經理的floor plan set 枱,推或摝出一些五至六尺的枱板。收點心紙,換餐牌。洗托盤.切生果盤。三小時其實都唔係瞓得好好。五點半再開工。落單開茶落菜添醬油,換餐碟(蝦嗀,骨).送糖水生果盤埋單執枱set 枱,又是一個cycle. 晚巿來說星期一至三比較淡,四至日都旺。十一點半清塲,摝返D大枱板,set 好茶巿的枱,廚師會煮宵夜,通常是炒粉面飯。布草房同時間是更衣室。有D人會換衫先走,有D人會除佐件制服外套就走。入到更衣室,一陣陣臭腳味漂來。當然啦,著住不吸汗的尼龍絲襪再加不透氣的黑色高跟鞋由朝企到晚,冇臭味才怪。而且我見D做長工的女同事除了絲襪就放返入locker, 似乎是打算明天開工時再著返。我今天沒有帶便服,除了外套就走了。因為如果趕不到尾班車的話就要坐小巴或N車,N車和小巴都比較貴。返到屋企都一點了。腳痛小腿痛腳踭損乜都齊。。一除高跟鞋,被絲襪包住十五小時的腳在地板留下汗水腳印。我以為著新鞋腳不臭,我錯了,酸臭味從腳趾位滲出來。絲襪的前半腳掌被汗水浸濕了。用手摸鞋籠內也是濕的。。時間過得很快。一個月過去了。我也成為熟手的酒樓侍應。人工加到七千元。不過由於工作時間長,同學門都埋怨我好像人間蒸發。不過和同事開始熟絡,有二個同事和我一樣都是暑期工,一個中五一個中七。爸爸和媽媽會回鄉三星期,所以每日回家都是自己一個人。踏入八月,睌巿生意差了。公司今天派我出軒尼詩道派傳單。我今天是冇落塲更。三點開始著住制服褸絲襪高跟鞋在烈日當空之下派傳單派到六點。本身大汗的我派完傳單後全身濕晒.背脊D汗水令白色恤衫濕透,件裇衫直情係成件黏住我背脊,我的腳被絲襪高跟鞋包住企街晒大陽,對腳焗到又熱又濕。再加上這對絲襪我已經連續穿著了二十天,絲襪上的老泥早已黏住我高跟鞋的鞋墊,而我的腳汗攪到我好似擦了肥皂再著鞋一樣滑嘟嘟。返到酒樓除下黑色西裝外套。立刻聞到背脊和腋下的酸臭汗味,就好似以前中學五年經放學後著住校服在學校打了二小時排球一樣的那種酸臭汗味。為了掩蓋這臭味,我唯有著返件外套。去厠所補一補妝(D化妝一早溶哂),繼續開工。 今晚有雀局。 酒樓要找人看夜。平時做開看夜的魚王和電工都唔得閑。經理叫我做,有四百元。我答應了。打麻雀的人凌晨三點離開。我落閘。然後用十張椅和枱布砌了一張床。我脫下制服外套,雖然汗水已經乾了,但還是聞到自己的臭汗味。我除下穿了十六小時的黑色高跟鞋,惡臭的臭腳味差一點使我暈倒。絲襪腳板底已經發黑,那是汗水和腳趾老泥的製成品。那種酸臭味就是二十天沒有洗絲襪加穿著臭高跟鞋行行企企十六小時的成果。我怕我的臭腳會弄髒桌布,我唯有著住高跟鞋睡覺啦。 睡到早上十點,去厠所洗面梳頭補妝,又另一天的工作。「點呀,Shirley, 昨晚情況如何?」Michael 問我。Michael 就是中七的暑期工,樣子有點像黃浩信。「昨晚三點有得訓。但是昨天下午派傳單出了成身汗,又冇得沖涼又冇得換衫。而家成個人黏luplup同埋成身臭汗味,好辛苦囉。」我說。今日又再派傳單,本來已經臭的我再出汗,回到酒樓時幾乎中暑。好難先捱到十二點收工。「Shirley , 妳個樣好像好唔妥,不如我送你返屋企啦。」「好呀。」我說。其實我對Michael 有點好感。我估他對我也有點好感。不過他很喜歡偷望我的腿,這是我知道的。我邀請他上來我家。由於爸爸媽媽不在。到我家已經一點。所以他這晚會在我家過夜。我家是四百尺公屋單位,沒有梳化。我和他坐在床上看明珠台。而明珠台正在播放愛情片。他輕輕地攬著我的腰,我感到心跳加快。我們很快便攬埋一舊。他錫我的咀。我感到全身痲痹。我忘記了。我還沒有更衣。我還是穿著那件連續穿著三十小時的汗臭味白色恤衫,黑色裙和二十天沒有換的絲襪和被絲襪高跟鞋焗了三十小時的臭腳。「我不臭嗎?」我問。「我喜歡妳的汗味。」他說。我感覺到他黑色西褲內的東西發大了。 他聞我的腋下,背,他脫下我的高跟鞋,聞我的臭腳。我的腳臭味升級了。是咸魚味。他聞了很久,聞到完本被腳汗浸濕了的絲襪都乾了。他脫掉我的襪褲,脫掉我的底褲,再聞我底褲上黃色的分䏟物。再聞我的妹妹。然後他幫我的右腳穿著絲襪,他進入了,他一邊聞我的右腳,一邊射。
頁: [1]
查看完整版本: 暑期工實錄-酒樓侍應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