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廢港 >>( 更新至<< 7 >> ) - 原創故事( 一週兩章連載中...)想唔想知人性可以有幾醜陋

里約熱內盧 2018-9-15 10:42 PM

<< 廢港 >>( 更新至<< 7 >> ) - 原創故事( 一週兩章連載中...)想唔想知人性可以有幾醜陋

[b]序[/b]


神創世以後人類本來係一種可以長生不老嘅動物,世界上亦只有亞當同夏娃兩個名為人類嘅生物,

佢地唔需要為錢而煩惱,亦唔需要為飢餓而困擾,同時亦冇生與死概念。直到食左禁果後,人類被神遺棄,神奪去人類長生不老嘅禮物,但禁果換黎嘅係人性同創造嘅能力。人類以呢兩種能力一直進步演化,經過幾千年發展將人類文明推至一個接一個高峰,但代價係生存環境破壞,資源搶奪戰爭,人性墜落。地球漫長壽命見證唔同時代誕生同結束,每一個時代命運到達高峰都難免要經歷結束----<大清洗>。


2023年,世界現左一種未知病毒,人類死亡人數以一年5-600萬直線下降,具傳染性,受感染患者飢餓感會比正常人大幅提高8-10倍,對飢餓感極為煩躁,飢餓感愈高攻擊性愈高,新陳代謝比正常人快7-10倍,經體液傳染,潛服期因身體抵抗力而不同,平均為48小時。爆發其間造成無數宗人咬人或人咬動物事件,造成病毒快速向世界漫延,可幸嘅係,科學家係病毒爆發後3個月研發出暫時控制病毒抗體,可以壓制病毒發作但暫時未能清除病毒,患者需每48小時接種抗體一次。在最初爆發3個月期間,全球死亡人數統計為280萬人,以為清洗以經完結?唔係,抗體疫苗造就大量潛伏者以及有限疫苗爭奪先係大清洗嘅開始。因為每年不正常5-600萬死亡人數病毒感染岩岩講過只佔280萬人,而期間戰爭,搶奪,各種因社會動亂而發生嘅死亡數字先係往後死亡數字直升真正原因,而戰亂中失蹤者更不計其數未入統計。


到底,病毒可怕定係人性先係最可怕。


----------------------------------------------------------------------------------------------------


本篇故事暫定每週更新兩個篇章

作者不求任何金錢回報,只求有機會向每一位讀者說故事

在這現實世界分享一點點希望與幻想

喜歡呢個故事嘅朋友,希望可以按下LIKE與SHARE

老套D都要講,的確係創作原動力
----------------------------------------------------

本故事純熟虛構,如有錯誤指出歡迎INBOX作者


FB : 里約熱內盧

IG : MTDCT.RIO

[[i] 本帖最後由 里約熱內盧 於 2018-9-24 01:38 AM 編輯 [/i]]

里約熱內盧 2018-9-15 10:43 PM

[b](一)[/b]


2022/10/18


飲完手上呢杯咖啡我就出門口,同往常一樣住元朗嘅我如果要係8點前返到紅磡公司就要天都未光就出門口。


相信好多元朗人都明白新界出九龍或港島返工來回就走一轉台灣嘅道理,但冇計啦,鬼叫你窮咩,又冇咁厚面皮留係屋企做廢青,唯有早D出門返遠D搵份人工高D嘅工,起碼講出黎都威D呀麻。


幸好我間公司同紅磡港鐵站唔係好遠,出車站大約行多15分鐘就返到,好多同事問我:『點解你唔搭巴士呀?訓多陣都好呀。』我每次都會諗鬼唔知可以搭巴士咩,港鐵年年加又唔減,元朗上車要由站頭企到站尾,有時重要有位都唔敢坐,但巴士一塞車真係分分鍾勤工獎都冇埋,當然我係冇咁講啦,而家門面說話不外乎都係講下天氣住邊,同事唔講呢D可以講邊D丫。


我嘅工作好多時都係坐係接待處,間唔中帶下D家屬,間唔中又做下打雜搬下野掃下花瓣,或者你已經估到喇。


UM,,簡單D黎講我係係殯儀館返工,或者你呢一刻睇到呢道以經用另一種目光望我,但我已經慣左呢種目光,冇辨法啦,呢行冇人入行又人工高,一入職人工分分鍾高過D大學生出黎社會第一份工。但所有野都係有代價,人工高係換黎以後惡夢嘅開始。


----------------------------------------------------------------------------------------------------


『特別新聞報導,今早大嶼山多處發現牛隻屍體,屍體上多處啃咬痕跡,專家未能以咬合痕跡判斷出動物種類,警方亦呼籲當地居民小心自身安全,若遇到危險請通知警方跟進......』


『報警有鬼用咩,叫得黎都走曬啦,而家D警察信唔過架喇~』:祥叔


祥叔係我前輩,由我入職果日開始無論有咩事我都會問祥叔,雖然祥叔講野好直白,但都好照顧我呢個新人。


『近排新聞愈來愈多呢D唔知乜野咬乜野新聞,墨仔,你住元朗果D鄉郊地方小心D呀。』:祥叔一邊放低對筷子一邊講


『祥叔,都話左好多次元朗而家唔係鄉下荒野咁架喇..唉..算喇。』:我差D成啖咖啡噴出黎。


『總之小心D啦,呀!我醒起經理叫我問你想唔想返埋輪更,多3000幾蚊架~墨仔你都返左年幾啦~唔係重怕唔敢返夜下麻。』:祥叔


『又唔係怕嘅,最初係貪呢份工定時收入又好摭,不過好多朋友聽到我返呢份之後都冇點再聯絡我,而家冇所謂喇,重有人工加,輪就輪啦。』:我


『咁我地一陣食完飯返去就同經理講架喇。呀叔話你知啦,你果D酒肉朋友黎架摭,邊有話做殯儀就唔做朋友,同呀叔一齊孖更返下夜啦,成晚流流長兩個人吹下水都好。就咁話啦。』:祥叔


就係咁,往後惡夢就開始發生....


----------------------------------------------------------------------------------------------------


今日係我轉輪更後第一日返夜更,可惜嘅係,祥叔唔係道,而我返到先知今次中伏了。原來殯儀業除左我呢D後生唔夠,原來忤工都唔夠,夜班同事有時係要幫手接收新遺體放到化妝室等化妝。


『有怪莫怪,我都係新人想送你最後一程咋,千祁唔好嚇我。』:我一路幫手搬一路心諗。


『墨仔你唔係驚下麻,手又震腳又騰咁,呀叔呢邊好重呀,比D力水呀師兄!』:寶叔


『唔係呀寶叔,我怕...怕整親人就唔係幾好麻。』:我


『咪生人唔生膽啦,不過講樣野你新人知,間唔中行過化妝間聽到有聲唔洗驚嘅,人死後有靜電,間唔中因為反射神經所以重有D抽搐先有機會整到D聲出黎摭,不過呢~~近排都多左聽到呢D聲,同埋有好多禁忌同神化野,呀叔遲D慢慢講你聽,哈哈。』:寶叔


『嗄~~~~~~~~~~』


『呀!~~~~~~~~~~』:我嚇到即刻放手遺體下半身趺左落地


『咩料呀你,冇事,唔洗驚,講聲唔好意思扶返上黎,爽D手!!!!』:寶叔


我手都震埋咁抬返個遺體上化妝枱。


『寶..寶..寶叔...佢......』:我


『冇事,好多時遺體入面重有好多氣係入面,平訓果時就冇事,但有時一郁佢就呼返D氣出黎摭,呀叔我岩岩入行都有比佢地嚇過,耐左就慣架喇,哈哈。』:寶叔


雖然唔知寶叔講嘅野係真定係假,但起碼有個聽落稍為科學嘅理由比自己都冇咁驚。日子一直過不知不覺又返多個幾月都開始習慣,當然祥叔間唔中都會同我孖更惡補下,但你話唔驚就呃人嘅,間唔中經過聽到有聲都扮冇事急急腳行過就算,直到有一日我先發現,好奇心原來真係會害死貓.....

----------------------------------------------------------------------------------------------------

本篇故事暫定每週更新兩個篇章

作者不求任何金錢回報,只求有機會向每一位讀者說故事

在這現實世界分享一點點希望與幻想

喜歡呢個故事嘅朋友,希望可以按下LIKE與SHARE

老套D都要講,的確係創作原動力
----------------------------------------------------

本故事純熟虛構,如有錯誤指出歡迎INBOX作者

FB & IG 優先更新,中意呢個故事嘅朋友可以FOLLOW下~


FB : 里約熱內盧

IG : MTDCT.RIO

里約熱內盧 2018-9-15 10:43 PM

雖然唔知寶叔講嘅野係真定係假,但起碼有個理由比自己都冇咁驚。日子一直過不知不覺又返多個幾月都開始習慣,當然祥叔間唔中都會同我孖更惡補下,但你話唔驚就呃人嘅,間唔中經過聽到有聲都扮冇事急急腳行過就算,直到有一日我先發現,好奇心原來真係會害死貓.....

----------------------------------------------------------------------------------------------------


[b](二)[/b]


『嗄..嗄..嗄..嗄..』


今日我經過其中一個停屍間嘅時候我又聽到呢種聲,以往我都會以上次寶叔講嘅理論同自己講冇事,但今次個呼氣聱又同我記憶中唔同,而今日我唔知係邊傳黎衝動想一探究竟。


『嗄..嗄..』


當行得愈近,傳黎我耳邊聲音就愈大,而一時嘅衝動係行過去呢7,8步距離愈來愈短,而相信大家去過喪禮都知,先人遺體只係停放係靈堂後一薕之隔玻璃化妝間內,而係呢幾步之後出現係我眼前嘅係預早停放出黎等化妝師最後妝扮嘅先人。而當我打開布薕,出現係我眼前畫面係我一世人最唔敢相信嘅畫面.......


床上一對無神嘅雙眼直接同我對望,繼而望到就係屍體有定律前後震動,之後就見到原本應該著住嘅壽衣凌亂掛係身上,露出冰冷毫無血色下半身,以及抓著屍體腰部不停前後擺動嘅........寶叔?


而『嗄』呼吸聲今次係係寶叔口中呼出,而呢一刻我由驚慌,呆滯,到憤怒,係幾秒間涌出黎。


『喂!你做咩呀!』:我


寶叔以不可思意嘅眼神望向我,好似唔明點解我會出現係道同埋出現而家呢一幕


『你唔好走呀,我報警!』:我


寶叔係我講出呢句話後甚至褲都未著返就仆住黎到我面前跪低。


『墨仔墨仔,唔好呀!寶叔係一時衝動先做錯事咋,寶叔50幾歲人因為返呢份工一路都未有老婆,一時衝動架咋,唔好報警呀,比次機會寶叔,寶叔發誓唔會架喇!!』:寶叔


我望住係地下毫無尊嚴捉住我褲腳嘅寶叔,當時腦海一片空白。


『墨仔墨仔,對唔住呀!對唔住呀!....』:寶叔


耳邊聽到寶叔不停衰求嘅聲音,原來人情緒受極大刺激當下整個世界都會好似靜止曬,唔知過左幾耐,可能只係2秒又或可能係幾分鍾,當我回過神眼前畫面只有,,


─ 慘白嘅牆身。


─ 潔白嘅床布。


─ 地上嘅寶叔。

─ 遺體睜開與我對望而無神嘅,,,,,,,,雙眼。


『墨仔你收工走先啦,今晚當咩都冇發生過,寶叔會搞掂返所有野,冇人會知,你返去訓一教,所有野就會冇發生過架喇!走啦走啦!~』寶叔


結果係,我的確唔係好似電影故事情節入面主角報警拆穿寶叔,而係寶叔不停推走我,而我竟然轉身就跑,目的地只有一個,


就係返屋企。係,人類的確只剩低寮寮幾種動物本能 ─ 逃避。


----------------------------------------------------------------------------------------------------


『嗄!』


『嗄!』


『嗄!』


返到屋企直至上床途中甚至唔記得係點訓著,腦海中只有不停回放當時畫面。


正當我浸係半睡半醒嘅夢中...


『嗄!』


『嗄!』


『嗄!』


聲音愈來愈近,由廳到房門口...

----------------------------------------------------------------------------------------------------

本篇故事暫定每週更新兩個篇章

作者不求任何金錢回報,只求有機會向每一位讀者說故事

在這現實世界分享一點點希望與幻想

喜歡呢個故事嘅朋友,希望可以按下LIKE與SHARE

老套D都要講,的確係創作原動力
---------------------------------------------------

本故事純熟虛構,如有錯誤指出歡迎INBOX作者

FB & IG 優先更新,中意呢個故事嘅朋友可以FOLLOW下~


FB : 里約熱內盧

IG : MTDCT.RIO

里約熱內盧 2018-9-15 10:43 PM

正當我浸係半睡半醒嘅夢中...


『嗄!』


『嗄!』


『嗄!』


聲音愈來愈近,由廳到房門口...

----------------------------------------------------------------------------------------------------

[b]
(三)[/b]

『嗄!』


由房門口至床邊....


『嗄!~』


床邊至枕頭邊...


甚至以棉被蓋過全身嘅我都可以清晰聽到係耳邊嘅...


『嗄!~~~~~~我。。。認。。。』


『得。。』


『你。。』


如果話發現寶叔果時係受所有情緒衝擊而一片空白的話,而家我相信只剩低人類最本能反應......


跑! ─


翻開被轉身落地甚至眼都唔敢打開眼直奔房門口,以在旁如果有計時員相信能夠列入世界紀錄嘅速度衝出屋企門,被寒氣直迫背脊嘅我以人生最快速度打開  


─   木門  


─   鐵閘。

面臨人生最難選擇題─

逃生防火門?


升降機?


機會只有一次。


----------------------------------------------------------------------------------------------------


防火門推開可以立即繼續跑,但以人生20年鬼片經驗,短短6層到地下代表要面臨更多未知,而且多數陷入更差困境。


屋企係6樓而家升降機係8樓就算以最快速度按升降機到入到去都要20-30秒。


由推開鐵閘踏出門口呢半秒我作出左自以為最聰明決定。


先按升降機等,直到假如見到屋入面嘅野走出黎為止,再跑入防火門。


當我正係望住數字等待佢變成7嘅時候。


『嗄!~』


當我聽到呢一下聲嘅時候已經下意識轉身想忙命狂奔之際。


『叮~~~』


清脆一聲係走廊回響,而我當然立即打消跑樓梯念頭,再一次轉身向升降機。


正當等待開門1,2秒 ─


『嗄!~~~~~~』


比之前更近!


而當我終於可以跑入升降機嘅時候,我終於見到係屋企門後嘅『佢』


黑色。


黑色瞳孔。


曾同我對望嘅黑色瞳孔。


伴隨而黎係一隻慘白瘦至見骨嘅手。


───女遺體


而呢刻我又再一次四目交投,而佢亦好似知道我可以逃走。


『丫!!!!!~~~~』


超高分貝從佢口中發出,而我亦正式步入升降機。


從來未試過一秒原來可以好漫長,以上由床起身直至而家身處升降機其實只不過1分半鍾以內嘅事,門正一分一分關上,直至最後一個手掌空隙。


黑色眼睛再之出現係門外,同時一隻手亦伸入升降機中阻止門關閉,而我竟然做出一個不可置信嘅決定,一腳伸返隻手出去!!!


可幸係手以經踢左出去,但不幸係我腳掌正卡係門中間。而更發生左唔知係可幸定唔可幸嘅事 ─ 升降機門冇打返開而且升降機慢慢向下降落。


痛!───


深入骨髓嘅痛──


我滑落地板望住自己隻腳慢慢爬升


機械無情擠壓發出骨頭斷裂聲音


一下又一下碎裂聲


慢慢上升倒吊嘅我望住一瞬鐵板染成紅色

耳邊傳黎


『嗄!嘻嘻..』『嗄!』『嘻嘻!』

而我因腳掌斷裂再次回到冰冷鐵皮地面

『走...得...甩...咩...嘻嘻..嘻嘻........』


我因失血以及突如其來痛楚以至雙眼發黑......


----------------------------------------------------------------------------------------------------

本篇故事暫定每週更新兩個篇章

作者不求任何金錢回報,只求有機會向每一位讀者說故事

在這現實世界分享一點點希望與幻想

喜歡呢個故事嘅朋友,希望可以按下LIKE與SHARE

老套D都要講,的確係創作原動力
----------------------------------------------------

本故事純熟虛構,如有錯誤指出歡迎INBOX作者

FB & IG 優先更新,中意呢個故事嘅朋友可以FOLLOW下~


FB : 里約熱內盧

IG : MTDCT.RIO

里約熱內盧 2018-9-15 10:44 PM

我因腳掌斷裂再次回到冰冷鐵皮地面

『走...得...甩...咩...嘻嘻..嘻嘻........』


我因失血以及突如其來痛楚以至雙眼發黑......


----------------------------------------------------------------------------------------------------


[b](四)[/b]


我係黑暗中模糊清醒,全身冷汗,張開眼嘅我重新返到黎床邊,痛亦從腳再一次傳黎,腳正卡在床板,原來係因腳卡住同時轉身扭傷嘅疼痛,,,係夢,幸好,係夢。

唔知係太攰嘅關係定係當時比我衝擊太大,直至醒返遺體上無神嘅腫孔仍然好清晰係腦海出現。


時間晚上8點,原來係不知不覺間我訓左十幾個鐘,伴隨而黎係飢餓以及頭暈,我草草爬左碗飯就出門口。


冇錯,今晚我仍然要返夜更,而同樣返夜更嘅重有


—寶叔。


----------------------------------------------------------------------------------------------------


而住新界嘅朋友相信都會有一個習慣就係早出門口,而且加上食煙嘅關係,通常我最少都會早15分鐘就到。當我返到公司門口,正準備點煙嘅時候,祥叔神情驚慌咁行左出公司門口同我迎面撞上。


「呀!~」


經過尋日發生嘅事,驚魂未定嘅我同精神仿佛嘅祥叔同時驚呼而出。而我亦係第一次見平時神態自若嘅祥叔露出咁緊張嘅神情。


「墨仔..墨仔..今次大獲喇..有位先人唔見左!」:祥叔


腦海中閃出第一個畫面係

— 尋日嘅女先人


「係前日因意外事故過身嘅少女。」:祥叔


祥叔帶住我黎到果位失蹤先人嘅靈堂後化妝間。


— 世事會唔會太多巧合


尋日嘅畫面又再一次好清晰係腦內回放。望住雪白床單,無神嘅黑色曈孔正無限被放大。


「祥叔我地返落去再傾。」:強壓住莫名情緒嘅我故作鎮定同祥叔講


—員工休息室—


「祥叔,寶叔呢?今晚唔係佢返夜更咩,而家係邊?」:我扶祥叔坐低同時倒左杯水


「今朝同佢接更果時佢話今晚有d私人事要處理,會晏少少返但照理應該差唔多返到架喇。」:祥叔


「家屬知道未?」:我


「暫時淨係得我同你知,一陣重會通知經理。」:祥叔語調慢慢回復平靜,但顫抖嘅雙手反映出祥叔嘅驚慌重未平伏。


「你大約幾時發現佢唔見左?」:我盡力令自己冷靜嘗試去問出更多訊息,同時我知道呢件事肯定同寶叔有關!


「大約9個字之前,循例周圍行睇下有冇咩要幫家屬打點嘅時候,醒起今晚就係家屬佢地開始守夜,再去重覆睇下嘅時候發現,做咁多年都未試過發生類似嘅事,冇左份工事少,但一個家庭少左一個成員已經好痛心,而家重要最後一面都見唔到,唉~」:滿滿嘅皺紋充斥住祥叔眉心。


「祥叔你坐低抖下先。我出去睇下」:望住愧疚嘅祥叔無名火一下涌上心頭,因為一時懦弱冇即時舉報寶叔,先會令事態發展更嚴重。


----------------------------------------------------------------------------------------------------


─ 靈堂後化妝室


「冇可能架...冇可能架...尋晚明明..」: 寶叔雙手趴在玻璃窗前望住空無一物嘅棺材


「明明已經搞返掂左...」: 不可置信嘅寶叔口中念念有詞不斷重覆呢幾句說話。


一步..

一步..


面向化妝間一步又一步慢慢退向門口


背後突然撞上 ─


「我..等左你..好耐」


----------------------------------------------------------------------------------------------------


本篇故事暫定每週更新兩個篇章

作者不求任何金錢回報,只求有機會向每一位讀者說故事

在這現實世界分享一點點希望與幻想

喜歡呢個故事嘅朋友,希望可以按下LIKE與SHARE

老套D都要講,的確係創作原動力
----------------------------------------------------

本故事純熟虛構,如有錯誤指出歡迎INBOX作者

FB & IG 優先更新,中意呢個故事嘅朋友可以FOLLOW下~


FB : 里約熱內盧

IG : MTDCT.RIO

里約熱內盧 2018-9-15 10:44 PM

一步..

一步..


面向化妝間一步又一步慢慢退向門口


背後突然撞上 ─


「我..等左你..好耐」


----------------------------------------------------------------------------------------------------


[b](五)[/b]


步出員工休息室後,我點著左一支煙,大概呢個係我當時唯一一個可以冷靜一下理清思緒嘅方法。


─ 寶叔

─ 女遺體

─ 私事要處理

─ 屍體失蹤


主觀上以上每一件事無疑都係直指同寶叔完全有關


客觀上卻尤如煙圈一樣,看似絲絲緊扣,實際上卻一吹即散毫無關聯


最後一口煙飄散於空中


----------------------------------------------------------------------------------------------------


─靈堂門前─

門前一個又一個花牌正無聲地表達親朋戚友對逝者最後一份懷念,昨晚畫面卻又一次在腦海閃現。


每靠近一步拳頭就不自控握緊一分,直到行到靈堂門口手指關節已經發白


─ 緊張?


─ 害怕?


─ 自責?


我唔清楚,直至一個背影撞上我...我搵到答案。


「我..等左你..好耐」


寶叔回頭未趕得切有任何反應,迎接佢嘅係我發白嘅拳頭。扎扎實實打擊感從手中反饋,得到釋放嘅憤怒令全身每一根汗毛豎立。


失去平衡倒在地上嘅寶叔,回過神來發現係我。


「墨...仔?」:寶叔


迎接佢嘅係第二拳


─ 顴骨與拳骨再一次正面對撞


「喂!!!你痴左~」


再一拳


─ 老舊玻璃眼鏡飛到花牌下


當再一下拉弓準備揮出下一拳時,寶叔已放棄說話打算,舉起雙手保護頭部。

擋下一拳後,人精嘅寶叔已撐起身發力逃跑,沒有任何猶豫直接撞開處於硬直嘅我,奪門而出。


而當我轉身準備開跑追上寶叔,估唔到已上年紀嘅寶叔跑得咁快,只剩低一個背影一閃而過。


─ 追


當我追出靈堂門口,只見前後擺動嘅防煙門


當我撞開第一道防煙門準備順勢推開下一道防煙門之際,一道衝力從背後來襲將我推倒在地,原來係寶叔躲在第一道門後埋伏。倒在地上嘅我望住寶叔一腳跨出向樓梯直奔而去。


再一次撐起身追向樓梯,當我追出時已經完全見唔到寶叔身影,一邊追一邊由迴轉樓梯扶手向下望,只聽到凌亂腳步聲,恐怕已無望追上寶叔。


突然 ─


腳步聲停下 ─


立即繼續向下跑!!


下一個轉角後


只見寶叔正背脊正緊貼牆身,雙手緊握扶手,當轉頭發現我嘅時候竟然唔係再一次逃跑,而係向我跑黎!


「墨仔!!」:寶叔


機不可失當下已顧唔上接近半層高嘅樓梯,我由上而下向寶叔飛撲而去,如此強大衝力下,我同寶叔基本上等如人肉風火輪一樣向下滾落樓梯,直至撞在牆上停下。顧唔上全身哀號立即再一次將寶叔按在地上。


正當我準備拉弓補上一拳時 ─


一雙空洞眼睛與我四目交投......


女....


遺體....


----------------------------------------------------------------------------------------------------






本篇故事暫定每週更新兩個篇章

作者不求任何金錢回報,只求有機會向每一位讀者說故事

在這現實世界分享一點點希望與幻想

喜歡呢個故事嘅朋友,希望可以按下LIKE與SHARE

老套D都要講,的確係創作原動力
----------------------------------------------------

本故事純熟虛構,如有錯誤指出歡迎INBOX作者

FB & IG 優先更新,中意呢個故事嘅朋友可以FOLLOW下~

FB : 里約熱內盧

IG : MTDCT.RIO

rainbowlari 2018-9-16 07:06 PM

默默等更新...

里約熱內盧 2018-9-16 07:58 PM

感謝您地嘅支持:loveliness:小弟會繼續努力,
你地每一個留言都係我最大動力

如果對故事有興趣可以FOLLOW小弟FB & IG, 因排板關係FB&IG會優先更新

FB : 里約熱內盧
IG : MTDCT.RIO

:loveliness::loveliness::loveliness:

尤克哩哩 2018-9-20 04:44 PM

病毒可怕定係人性先係最可怕?

里約熱內盧 2018-9-24 01:35 AM

一雙空洞眼睛與我四目交投......
女....
遺體....
----------------------------------------------------------------------------------------------------
(六)

唔知大家有冇試過面無表情與鏡中自己對望5分鐘,你會發覺鏡入面嘅自己突然好陌生。

混濁瞳孔中反照出被我按在地上嘅寶叔同我嘅畫面。「她」與我們相距只有兩級距離,「她」正四肢著地,慘白嘅雙手緊緊爪著梯級間黑色防滑膠邊。

下一𣊬間,「她」下巴無限貼近地面,弓身背起作儲力動作

— 沒有想像中嘅嚎叫
— 沒有電影中骨骼扭動聲音

就靜靜咁向我同寶叔一衝而黎,距離一分一分靠近,甚至已經可以見到嘴巴張開嘅「她」發黑嘅牙齒....

出於反射動作我立刻鬆開寶叔,雙手推出嘗試阻擋衝過黎嘅「她」,在雙手接觸到「她」膊頭嘅時候,我先發現阻擋呢個動作幾咁無力,看似瘦弱嘅「她」身上似乎充滿力量,下一秒已經將我從寶叔背上狠狠推走!

背後再一次零距離親吻牆壁,疼痛重未黎得切傳入大腦,一張發住惡臭嘅黑色嘴巴已經撲面而黎。

「她」究竟想點?
— 親吻?
— 有野想講?
— 定..咬我?

避無可避嘅我一𣊬間飛出各種不設實際想法,因為眼前情況根本無辦法從正常方向思考

無限地接近我面前一刻

— 「她」停住了.....

仍然躺地地上嘅寶叔雙手緊緊捉住「她」後腳跟,起了緩衝作用令「她」停下。但下一刻,力大無窮嘅「她」再一次帶住恐怖嘅表情向我推進而黎

由呢一刻起我深深感受到時間每一分一秒都好寶貴,因為往後嘅我先知道,正正係呢一秒,係死神手中換返我條命。

已經顧唔上尊重死者之類固有傳統道德,用盡全身力氣掄起右手握拳向「她」左面抽擊而去!

手上傳黎嘅觸感係同之前打落寶叔面上截然不同....

— 冰冷且疆硬嘅皮膚,尤如打在塑膠板上

雖然「她」力大無窮,但身為男生嘅我打出嘅磅數都足以將「她」擊倒,趁「她」失衡向旁倒去之際,我馬上撐起身,與此同時寶叔亦同時爬起。

「墨仔!先按住佢!」:寶叔首先開口

趁「她」仍然未再次起身,我馬上向「她」飛撲而去,以力量制服相信係痴人說夢,唯有寄望體重加上衝擊力可以暫時將「她」壓到

用盡全力將「她」雙手屈曲至背後,膝蓋壓在「她」尾龍骨上

「寶叔!」:死死按住「她」嘅我掙扎著大叫

只見寶叔正解開皮帶!—-

媽的!———

呢個禽獸究竟又想做乜野!——

————————————————-
本篇故事暫定每週更新兩個篇章
作者不求任何金錢回報,只求有機會向每一位讀者說故事
在這現實世界分享一點點希望與幻想
喜歡呢個故事嘅朋友,希望可以按下LIKE與SHARE
老套D都要講,的確係創作原動力
----------------------------------------------------
本故事純熟虛構,如有錯誤指出歡迎INBOX作者
如果對故事有興趣可以FOLLOW小弟FB & IG, 因排板關係FB&IG會優先更新

FB : 里約熱內盧
IG : MTDCT.RIO

里約熱內盧 2018-9-24 01:36 AM

只見寶叔正解開皮帶!—-

媽的!———

呢個禽獸究竟又想做乜野!——

————————————————-
(七)

「寶叔!!」:我用盡全身最後力氣嘶吼著

— 叮叮噹噹皮帶扣聲在樓梯內清脆回響

疆硬而冰冷雙手在我手中正一吋又一吋掙扎而出,即使膝蓋緊壓著「她」尾龍骨,但「她」似乎可以無視人體構造仍然憤力掙扎著。

— 咯

— 咯..咯

「她」頭部正慢慢抬高,胸部慢慢離地

— 咔

「她」面上蓋住一絲絲凌亂頭髮,嘴巴張開

或者你會問點解以我身處角度可以見到「她」面上「近況」

— 是的
— 恐怖電影扭動骨骼聲出現了
—「她」把脊骨扭斷了

正成一個「 L 」字型望住背後一直按住「她」嘅男人...

呢一刻心情唔係驚恐,而係對人生疑惑,點解「她」望住嘅目標好似永遠都係我...

然而失去脊骨支撐嘅「她」又再一次倒落地面...

經過一輪掙扎唔知幾時「她」雙手已脫離我控制,慘白瘦削雙手再一次抓緊地面支撐起「她」的身體,失去脊骨嘅綁蓄,將上半身180度前後扭轉...

一𣊬間經歷太多反常事情已撒底摧毀我固有世界觀認知,我已經唔識比反應。

腦海餘下一個念頭

「寶叔!」:我

只見再一次回望寶叔已手握一條皮帶正彎腰向我走黎!

寶叔一手按住正在發狂掙扎嘅「她」的頸部

「墨仔!㩒實佢下半身!」:寶叔

失去判斷嘅我立即加大力度按緊,其後寶叔立刻將「她」雙手綁緊在「她」頸上,失去雙手支撐,「她」只能像蚯蚓一樣在地上詭異地卷曲扭動

「墨仔!皮帶!」:寶叔對一面茫然嘅我叫喊

尚在當機狀態嘅我回過神來立刻抽出褲頭皮帶

「我㩒住!去綁佢對腳!」:寶叔

我立刻轉身將皮帶穿成一圈套在「她」的雙腿,握緊皮帶末端

寶叔見狀亦隨之起身從我手中將皮帶末端奪去,將「她」成「U」字型拉起,希望與上半身皮帶連接,正當寶叔嘗試將兩端綁緊之際—

「呀!」

「她」竟緊緊咬住了寶叔小腿...

—————————————————
本篇故事暫定每週更新兩個篇章
作者不求任何金錢回報,只求有機會向每一位讀者說故事
在這現實世界分享一點點希望與幻想
喜歡呢個故事嘅朋友,希望可以按下LIKE與SHARE
老套D都要講,的確係創作原動力
----------------------------------------------------
本故事純熟虛構,如有錯誤指出歡迎INBOX作者
如果對故事有興趣可以FOLLOW小弟FB & IG, 因排板關係FB&IG會優先更新
FB : 里約熱內盧
IG : MTDCT.RIO
頁: [1]
查看完整版本: << 廢港 >>( 更新至<< 7 >> ) - 原創故事( 一週兩章連載中...)想唔想知人性可以有幾醜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