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我忽然間變成了女人

天痴 2018-2-28 09:42 PM

我忽然間變成了女人

「我忍夠了你,分手吧!」
「求求……你給我……多一次機會吧」我已經哭得死去活來了,手拖住她死也不放。
「夠啦!別再煩著我!我不想再跟一個Les拍拖,我不想再給朋友恥笑!」她費盡氣力想掙脫我。然而我如何娘娘,手力也因為自己始終有一點點男性荷爾蒙分泌,而比她強。
「你究竟想怎樣?難道你要我嫁給一個女人?」 她累得臉紅紅兼喘氣。
「我不是女人,我不是女人!」 我詞窮,只能不停重複著。
她趁我沒為意,狠狠的對我重要部位,蹬了一腳。我已經痛得倒在地上,但她全沒同情心的,在我腰間補多一腳,我整個人陷入無窮恐懼,到了可以站起來的時候,她已經溜走到千里遠。
這一刻,我淚已乾,心已死!!
我沿著剛下暴雨後,地面漬水已幾浸上小腿的城門河畔,漫無目的,發著呆地一路向著大埔方向漫步,在馬場附近,不小心被甚麼鬼東西一掃,整個人立刻跪在地下。
看著又再排洪的灰暗蒼天,我再次大哭起來。
我邊哭邊想著,自己是否真的這樣娘娘,很快就有了答案:
「一百巴仙對!!」
記得那次她被的士司機辱罵下車付錢慢,坐在旁邊的我啞巴般,我懦弱;幫她處理搬屋事宜,把她的東西塞進紙箱,竟無端白事弄得手臂脫臼,我無能!!
還有她最常揶揄我的,就是我常常抱住動漫人物Figure,拍Facebook或Whatsapp大頭照。她說完全受不了這種類女性的行為。
由於她有不少八十前的男性朋友同事,那個年代這樣做,的確會被人恥笑到體無完膚。但我是九十後,不是那個年代的人,這樣批評我不公道啊!
當然這些想法只會收藏在心裡,我絕對沒有膽量,拿這番話去駁斥她。就算給我豹子膽,我也不敢。
有谷友直率地說我製造了一位港女,不過我心甘情願。但可惜,我還是失去了她!
雨大得有點不尋常,我很快被洪水浸沒,不懂游泳的我拚命掙扎,但我完全無法脫險之餘,更被兇猛漩渦吸進城門河床,意識漸漸消失過去……

天痴 2018-3-12 07:00 PM

我一怒拂袖而去,遠離了那個窩囊,沿著城門河畔,一路往大圍方向疾走,心裡瀰漫著一種離開監獄般的解脫快慰感覺。
但那些越來越大的雨,卻將我重新推進回憶的深淵。畢竟跟一個人已經一起六年,我還未至於無情到一分手,就可以完全刪除掉對他的林林總總回憶和感受。
數要跟他分手的原因,就好像JW那首「矛盾一生」的歌詞般:他不改變,就讓我改變吧!就讓我自私好嗎?
可能我自幼就接觸到不少比我大十多年的男性,受到了他們的熏陶,總認為理想的對象,除了要有雄赳赳的形象之外,最重要的,要懷抱著濃重的事業心。我那些朋友對追求事業方面,顯得十分著緊專注,男人以事業為重的老話常掛在口邊。
他們專注工作時所散發的魅力令我著魔。 若非他們早有家室,我一定會全力以赴,纏住他們任何一個不放的!
可惜的是,跟我年紀相若的男生,不知是否社會富庶了不用憂柴憂米,追求事業的慾望近乎零。整天專注於打機,但又矛盾地完全沒有任何大志,去當職業電競手,或者學習編寫遊戲程式。如果有其中一項,至少會覺得他們還有一點點的上進心去吸引我。
可惜這種稍為像樣的男生,不知道是否自己運氣差,還是根本絕了種,我一個也碰不上。
本來對他沒特別好感,沒想過要接受他。但那些討厭的情人節宣傳和周遭的氣氛,好像要把那些沒拖拍的人,定性為罪人般,我受不了這被孤立遺棄的感覺,碰巧見到他樣子還可以,對我又算是有心思誠意,肯弄甜品給我吃。於是乎,就當是挽回自己面子又好,找個觀音兵服侍自己又好,暫時找他充塞時間。
起初跟他還算開心,但後來漸漸發覺到他的性格十分之幼稚,沉迷打手遊到走火入魔。跟他一起當兼職的時間,親眼看見他拿住手機不放,連上司催促他埋位工作也充耳不聞,我忍不住搶走他的手機,作勢要摔壞它,他才慢條斯理地埋位工作。
我三不五時會忍不住咆哮:
「你不應該浪費時間在這酒店當侍應,你應該去做全職打機手!」
「老闆不是出糧給你打手遊的!你怎麼一點責任心也沒有?」
「有想過我們的將來嗎?」
他每次會好像真心真意地道歉,並親口承諾會改過。但之後......唉!最終又是故態復萌!!
他還有一點使我感覺丟臉的,就是十分之愛哭。看了稍為傷感的劇集情節,又或者聽了一首傷感歌曲,他就會淚如泉湧。
有一次跟他逛街,看到一頭八哥衝出馬路被車撞倒,他竟哭得比那女主人還厲害,最後反而要勞煩那女主人安慰他。
雖說男兒有淚不輕彈這句老話已經過時,但這樣的感情豐富,教人完全吃不消。
我當時抱住騎牛搵馬心態,但意想不到一騎就騎足六年!直到最近到了極限,無法再忍受他的行為,決定來個了斷。
雨大得有點不尋常,我身子跟沒拿雨傘的人完全無任何差別,內衣褲也完全濕透。心想早知坐一個站東鐵就算,無謂節省那幾塊錢,弄得自己狼狽不堪。
「槽糕!我完全無法過橋!」我無法相信自己的眼睛:那些通往對大圍的行人橋已經被河水淹沒。
看看手機上的「我的天文台」,才知道一早發了黑雨。不過為要跟那女人形來個徹底了斷,我完全忽略了這個重要資訊。
耳邊傳來隆隆巨響,還未及了解發生何事,我整個人突然被雨水沖走了,更很快失去了意識…………

天痴 2018-4-10 09:22 PM

太陽的灼熱狠狠地弄醒了我!

我從迷濛中甦醒過來,只感覺渾身灼痛,好像被曝曬良久。除此之外,我身子還有著一種難以言喻的感覺,好像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呀!我真的變成了另外一個人,而且還是個女人! 怎麼會這樣呀?嗚……」我望著那無故隆起呈竹筍形的胸部,驚駭得不懂說話,只懂放聲大哭。

這時的我全身赤裸,哭得死去活來之後,偷窺一下自己下體,慘了!連小兄弟也消失掉!!

我起初還以為是幻覺,趕緊撥開那堆本來已經稀疏,但現在更少得好像剛發育般的陰毛,希望一切沒變樣。可惜,那話兒真的完全不見了。還築成了跟女性私處一模一樣的小坑子,緊緻得來呈粉紅色的!

我徹底變成了一個女人!!!

我哭得更加崩潰!誰這樣作弄我?

但究竟是作弄還是天意,我真的無法分辯!

我從小到大就被人取笑行為像一個女人,已經聽到完全麻木!無論前度又好,爸媽又好,總揶揄我比某些女人更女性化,動輒哭哭啼啼,又愛抱公仔。我甚至被臉書上一些同志谷友挑逗,誤會我是基的,使得我哭笑不得。

我愛哭好像是天生的,一看到感動到我的電影電視劇,或者聽到動人的歌曲,就會完全控制不住淚腺,這點連我自己都莫名其妙。

但上天因何不讓我一出世就是女孩子?衪當我是玩具嗎?莫非現在玩厭了,才讓我變回女兒身?

「槽糕!我的手機呢?我的關羽剛跟趙雲合了體,戰鬥值增加了三倍。我沒手機怎支援我的隊友呀!」我又急到哭起來了。

暫且放下自己變了女孩的問題,現在第一時間要找回我的手機,否則我們過不了關,這點比任何東西都重要。

我沿著石灘一路跑,才發現自己身處西貢泥涌,原來我被沖到那麼的遠。由新城市廣場坐299巴士到泥涌起碼要二十分鐘!

「我的手機呢?我的手機呢?」我一失平衡,幾乎又掉進水中,但我一心想找回手機,沒空間顧慮那麼多了。

已經跑到很累呼呼喘氣,被迫停下來四周打量一下。剛好發現有一位穿著灰色短褲的老伯伯,正坐在我前方不遠的一塊平坦大石上垂釣。我心急如焚,立刻跑到他那裡,探問一下有否看過,又或者打撈到我的手機。

「想借問聲,有沒有......」那老伯轉身一看,臉色莫名一變,竟立即放下手中的魚竿,更開始目不轉睛的打量著我的身體,露出猥褻的笑容。

這時我才醒覺到自己已經是一位女孩子,而且還是光脫脫三點盡露。

我就算怎樣的娘娘,瞥見一位好像我現在這一副年輕女性的嬌體,一定會有生理反應。

我明白到他下一步會怎麼樣,於是轉身就跑,但可惜慢了一步,被他狠狠的摔倒…………

天痴 2018-4-30 08:36 PM

我醒來的時候,身子忽然間變得輕飄飄,連本來困擾了我好幾天的M痛也突然消失。起初以為是這昏迷不醒,使自己獲得充分休息,從而令這親戚遠去。

但一瞥自己赤條條的身子之後,我完全呆若木雞,我竟變了男兒身,而且是徹徹底底的,整個乳房變平,下體還長了一條勃大而粗的陰莖!

難道有人替我做了變性手術嗎?這點我完全不知道。雖然曾考慮過變性這問題,但我著實還未有任何決定。

我有時像精神分裂。雖然跟剛分了手的他拍了六年拖,但不知道是不是因為他的女性化,我常會有些不切實際的想法,覺得如果我跟他對調性別的話,我們的關係會遠比這六個年頭和諧。

如果我是男孩子,她一哭的時候,只會覺得她楚楚可憐而擁她入懷。那是天經地義之事,沒有人會覺得突兀。

但可惜我是女他是男,每當他一哭,我只想一巴一巴的車摑過去。這副樣子,正常普羅大眾一定無法接受。

但是我還未有心理準備變成男性啊!我還想有個男人替我赴湯蹈火,經濟上能夠有一個穩定的依靠。出來社會打滾了一陣子,早已知道自己沒能力攀爬上高等位置。我既不懂撒嬌,更加沒有令上層男人垂涎的樣貌身材。

這也是我要跟這女人型揮劍斬情絲的一大原因。他這副德性,絕無可能會有豐厚收入,若是我跟他結了婚,就只會貧賤夫妻百事哀,天天吵架多過吃飯。

「但他又會不會同一時間變成女人呢?」我不明白自己為何會有這種矛盾想法,我不覺得自己會對他有任何殘留的留戀!

我四處張望,原來正身處在烏溪沙。這一刻的太陽相當猛烈兼萬里無雲,完全不似曾經下過一場世紀傾盆大雨。

「我的錢包,衣褲和手機呢?」橫豎四圍沒人,索性找尋一下,我沒可能維持這樣的光脫脫!

終於在那著名的獨木橋旁,發現到類似是我財物的一堆東西了。我立刻飛奔過去,但一把尖銳女聲口,將我嚇到魂不守舍。

「露體狂呀!救命呀!」只見那高挑穿短裙的女孩,早已跑到老遠,隱約還看到她拿出手機撥動……

天痴 2018-5-18 04:24 AM

我被那老伯壓在地上動彈不得。

我想推開他,但力氣明顯比以前差了不少。對呀!我現在是女孩子,力氣一定不及男孩子。

我感覺到那老伯伯用手撥弄我的下體,之後更將手指插進我那新造的陰道。天啊!我剛變成了女人就要受這種屈辱!

之後他不斷在我身體亂摸,還意圖脫下褲子,我拚命想掙脫他,起初依舊不能動他分毫,但過了半分鐘後,那老伯突然慘叫了一聲,之後更倒在我身旁。

我清楚見到他雙眼翻白,不斷微弱地張口呻吟,更開始湧出白沬。我意識到這老伯伯身體出現了可能是心臟病發之類的嚴重問題,但當時的我也管不了那麼多,走為上著。

我赤條條糊裡糊塗的跑進附近的叢林。這時忽然內急,但我又一時間不記得自己已經變成了女孩子,慣性地站著解決,最終弄得小腿濕透!但現在我什麼東西也沒有,唯有胡亂找塊樹葉揩抹。

「奇怪,怎麼有些女裝衣物掛在樹上?」好像有人故意安排般。

現在的我急需這些衣物,也不理三七廿一立刻穿上。

不過從未穿過胸罩的我,雞手鴨腳的幾乎弄破它!

沒有鏡子在身的我,急不及待的跑到叢林深處一條小溪,看看自己變性後的模樣。


「簡直是不折不扣的女神!」儘管溪水的倒影飄散模糊,但仍能清晰看到自己那白皙得像俄羅斯正妹一般的皮膚,還算玲瓏浮突的身材,還有那比三五歲女孩還純情的臉龐…………我不禁沾沾自喜。

我是不是有自戀狂?我突然想起我還是男孩的時候,樣子其實差不多。但那個她,從未稱讚過不得止,還要連番揶揄我像女孩。我現在真的成為了女孩,可以名正言順擔起這副容貌。

我正穿著一襲連身粉紅色及膝裙子,細看之下,發覺不大跟我現在的樣貌襯托到,太成熟了!但沒辦法,我總不能不穿衣衫走出大街大巷,否則警方一定疲於奔命!這個月的風化案一定大幅上升!

剛才那個老伯就是一例,一看到我的裸體,立刻陷於瘋癲。

「我有這樣的吸引力嗎?」

我好奇地掀起裙子,之後把那一條同樣是粉紅色的內褲,退下至膝蓋位置,坐下並張開了腿,研究一下自己新築成的私處,那裡只有稀疏的陰毛,我輕易就瞥見那呈粉紅緊緻的一線谷!

我本想再把那一線谷掰開,但不知怎的,突然有一種羞恥感湧上了心頭,覺得自己太過火了,正常人不會這樣研究自己的私密處,還看得津津樂道。

往昔男兒身的時候,我好像不熱衷性事。跟她一起的六年,往往都由她作主動,而且遠比我自己投入。有一次我正玩手遊要過關,碰巧她有需要,我唯有邊做邊玩,弄到她破口大罵。

某一次事前,她用她的平板電腦上到某個色情網站,放了一套波多野結衣的AV片給我看。她說要好好刺激我,結果那次如她所願得到滿足。

當然,我沒有如實告訴她,我是因為波多野結衣的樣子身子,而產生極度興奮!!

我想起這一幕,我的身心又不由自主興奮起來。不過我現在沒有陽物,未能勃起,取而代之是感覺到內褲有些濕漉漉。

我想得出了神,沒為意有人走近。當意識到的時候那人已經跑得老遠。

這人留下了一個銀色背包在我身旁…………

天痴 2018-6-10 07:05 PM

我發狂的跑呀跑,跑到一處茂密叢林。不過是剛剛停下喘氣,竟然又聽到一陣沉重的腳步聲。我立刻蹲縮到一堆長草內躲避。那人跟我的距離,估計相距不過十英尺左右,那緩慢但又異常沉重的腳步聲吸引住我的目光。我分不清那個穿著吊帶牛仔褲白恤衫的人,究竟是男還是女。他,或者她,留了一頭長長金色曲髮,沒有明顯隆起的胸部或喉核,但耳朵明顯比一般人大了一截,經過時更散發著濃烈的體香,那體香遠比一般少女所散發的清甜。不過那清甜原來是個陷阱,我的喉嚨突發奇癢,接著是一輪幾乎弄到自己窒息的猛烈咳嗽。但很奇怪,那人沒有因為我的劇烈咳嗽而停下腳步,甚至過來查看。當我的咳嗽停止,那人早已不知去向。這一刻,除了夏蟬的爭鳴,和附近小溪的流水聲之外,已經沒有其他疑似人聲。我蹲下太久,腿開始麻痺,要花了差不多一分鐘才能勉強站起來。趁四處無人,索性周圍探索一下。但大腿左內側突生劇痛,原來被一頭黑色大蟻侵襲。我連忙撥走牠,但被螫處已呈紅腫一片!「我現在一絲不掛出不了外面,身上又沒有財物,怎麼辦呀?」我開始擔心起來。紅腫處變得又癢又痛,我不斷的以手掌拍打,藉此減輕那些惱人的痛癢感。但不小心拍中了自己那新造的陽物,痛得入心入肺!怪不得這裡被稱為男人的要害。真的痛死人啊!!我細心檢查一下有否被弄傷,但當看到自己這剛認識的器官,我不知何故突然臉赤,更立刻把視線轉移。跟那個剛分手的他六年了,但這六年來,竟然全部由我採取主動,要求做愛,但他每次都是敷衍了事。有一次他真的很過分,一路跟我做一路打機,我忍不住破口大罵:「你究竟是不是男人來?居然對性事沒興趣!我重要還是打機重要?」我一路以來多麼渴望:有男人可以雄赳赳地用這種東西,弄到我癲癲廢廢狂叫。我相信我那班七十後男性朋友會有這種能滿足到我的潛能,可惜他們已經有另外一半,更全沒意欲跟我偷情!其中一個更加毫無避諱,說我女生男相,很難勾引到男人。這一點,我是不會否認的。記得有次我嘗試穿短裙給他們看,怎料他們笑到翻地,揶揄我的衣著,比周星馳電影更攪笑!我只能跟分了手的他做,每當做的時候,更要常常幻想著,跟那群七十後朋友做,這樣才能達到高潮。我的新寶貝隨住我的思潮而勃起。為了體驗一下男人高潮跟女人高潮有什麼不同,於是開始嘗試用手上下撫弄,由於是新手關係,好不容易摸索了好幾分鐘,才開始有些舒暢感覺,直到高潮的一剎那…………原來,男人高潮的時間是那麼短!女孩子原來得天獨厚!我走到小溪旁,以溪水清洗那話兒。在小溪處又隱約嗅到一些體香,不過這次是正常的少女體香,完全沒有先前那種奇怪嗆喉感覺。「居然有女孩子來過這裡!」我又好奇四處打量,竟然無意中發現有些男性衣褲,放在溪旁一平坦大石上…………

天痴 2018-8-20 03:45 PM

我好奇想拾起那銀色背包,但一輪密集的男性咳嗽聲響徹整個密林,我嚇得縮到一堆亂草內。我不知那個男人會不會同樣心懷不軌。



但很奇怪,那咳嗽的風格,有一種難以言喻似曾相識的感覺。



「是我太掛念她嗎?但明明那把是男人聲!」我直覺認為自己想多了。



「但是,她會不會跟我一樣轉換了性別呢?」我突然間一鼓衝動,想印證我想法是否正確。



不過,近年被養成,對著她那股莫名怯懦,鎖死了我四肢每一分關節。



四周回復了寂靜,而天色亦漸漸入黑, 還有的是我肚子已經開始無間斷地打鼓。



這時才重新留意到那個銀色背包。我碰碰運氣打開它,很好運的,內裡果然有一袋極像剛新鮮出爐,香噴噴的牛角包,更伴隨一盒375毫升檸檬茶。



我立刻取出牛角包和檸檬茶狼吞虎嚥,吃飽後望著銀色背包心生好奇,於是逐格打開研究。



終於有個驚人的發現,就是其中一個內格,竟然放了一張身份證。那身份證印著我的名字,但樣貌卻變成了我現在的女孩模樣,連性別一項也變成了女!



但身份證號碼,出生日期還沒有絲毫改動。



這就證明了我的性別轉換,是有人故意精心安排。我亦深深相信,那一定不是地球人所為。



以現時人類的科技,還未能炮製到這樣的事情。而我由懂事開始,已經相信整個宇宙,一定不只地球有生命存在。



之後我又在另外一內格,找到了三萬元港幣。那就好了,至少在吃方面,可以應付到一段時間。



不過,那最重要的東西,為什麼不一併提供呀?我要過關呀!!我的戰友一定駡到我狗血淋頭!



我因此事懊惱了一陣子。我很糊塗,竟然忘記了我有三萬元在身!



到我想起了這點,就連銀色背包也沒拿走, 慌慌張張衝出密林, 盡最大努力趕去新港城商場購買手機,但可惜越急就越亂, 虛耗了不少時間找出路,當跑到商場時,所有店鋪已經關了門。



商場保安催促我儘快離開,我唯有走到新港城樓群中央的小花園坐坐休息。剛才的疾跑,我已經累極想倒下來。



我坐在椅子上休息。這時腦子才想起:我怎樣回家去?我本來是爸媽的兒子,但我帶著一副女兒身回家,不嚇壞他們才怪!



我還繼續沉思如何是好,突然一位男孩子,跟我先前般同樣跑到喘噓噓,倒坐到距離我約十英尺的另一張椅子上…………
頁: [1]
查看完整版本: 我忽然間變成了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