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 微博



 18 12
發新話題發佈投票
打印

[小說] 《偷襲女生宿舍》(完)

《偷襲女生宿舍》(完) E-mail 此主題給朋友

[隱藏]
《偷襲女生宿舍》第一章 一節阿生是平凡的上班一族,終日沉迷武俠小說,即使擦身而過,也難以發覺,甚至跟報章上被高利貸斬死的爛賭鬼一樣,全不起眼。天生下來,父母也覺得他只會是平凡人,因此給他平凡的名字──何尚生。大學二年級,他在宿舍參與過一場驚天動地的起義。現在,他只能以模糊的記憶,加上幻想的武俠世界,把這件事告訴其他人,然而從沒有人深究箇中真偽。宿舍座落紅磡,交通方便,步行十分鐘,便有二十四小時營業的商店、酒吧和食肆,因此深夜跟隔鄰的屋苑相比,仍然燈火通明,稱得上不夜城。宿舍樓高十五層,一樓是飯堂和禮堂,其餘均是宿位,每兩層為一個舍堂,共七個堂。除了二三樓是男生宿舍,以及十四十五樓是女生宿舍,其餘都是男女混合宿舍。住男生宿舍的,大多是沒有女朋友但渴望有女朋友,於是選擇男宿,表示仍然獨身。阿生的同房鼎爺比較特別,他已有女朋友,卻表示獨身。鼎爺是男宿的宿長,中等身形,膚色黝黑,算不上帥,但為人幽默,經常掛上陽光般的笑容,予人活力十足的感覺。經常對女生說:「一下課,便回宿舍溫習。逢星期六日,不是賣旗做義工,便是探訪老人院。」當然,鼎爺的私生活有多檢點,阿生最清楚。阿生的原因也很特別。他是糊婼k塗住起來的。一年級學期末,鼎爺提議一同入住宿舍,阿生在沒有反對的情況下,便跟鼎爺付款申請。


實用相關搜尋: 大學 酒吧 女朋友

TOP HOME

《偷襲女生宿舍》第一章 一節




阿生是平凡的上班一族,終日沉迷武俠小說,即使擦身而過,也難以發覺,甚至跟報章上被高利貸斬死的爛賭鬼一樣,全不起眼。


天生下來,父母也覺得他只會是平凡人,因此給他平凡的名字──何尚生。


大學二年級,他在宿舍參與過一場驚天動地的起義。


現在,他只能以模糊的記憶,加上幻想的武俠世界,把這件事告訴其他人,然而從沒有人深究箇中真偽。


宿舍座落紅磡,交通方便,步行十分鐘,便有二十四小時營業的商店、酒吧和食肆,因此深夜跟隔鄰的屋苑相比,仍然燈火通明,稱得上不夜城。


宿舍樓高十五層,一樓是飯堂和禮堂,其餘均是宿位,每兩層為一個舍堂,共七個堂。

除了二三樓是男生宿舍,以及十四十五樓是女生宿舍,其餘都是男女混合宿舍。

住男生宿舍的,大多是沒有女朋友但渴望有女朋友,於是選擇男宿,表示仍然獨身。

阿生的同房鼎爺比較特別,他已有女朋友,卻表示獨身。

爺是男宿的宿長,中等身形,膚色黝黑,算不上帥,但為人幽默,經常掛上陽光般的笑容,予人活力十足的感覺。

經常對女生說:「一下課,便回宿舍溫習。逢星期六日,不是賣旗做義工,便是探訪老人院。」

然,鼎爺的私生活有多檢點,阿生最清楚。

阿生的原因也很特別。他是糊婼k塗住起來的。

一年級學期末,鼎爺提議一同入住宿舍,阿生在沒有反對的情況下,便跟鼎爺付款申請。



實用相關搜尋: 大學 酒吧 女朋友

TOP HOME

《偷襲女生宿舍》第一章 第二節

《偷襲女生宿舍》第一章 第二節



鼎爺交遊廣闊,生活多姿多采,阿生是他眾多朋友堛漕鉹中@個,而鼎爺卻是阿生唯一一個朋友。



阿生替他解決生活所需,小至抄功課,打掃房間,大至冒險買「吹波糖」。



「吹波糖」如此重要,鼎爺只會交託最可信的人。



鼎爺說:「用人不疑,疑人不用。」



這一晚,阿生聚精會神替鼎爺抄功課,褲袋忽地發出震動。



他掏出手機,細閱鼎爺的短訊:「吹波糖,女宿十四號。」倒抽一口涼氣。



女生宿舍。



千選萬選,偏偏選該死的女生宿舍。



他知道,這一刻,必需冷靜。只有冷靜,才可以作出正確判斷,完成任務。



獃頭獃腦的阿生,一瞥間,眸如蒼鷹,隱隱散發懾人寒氣。



他打開衣櫃,換上黑色外套和長褲。



阿生微微開啟房門,探頭出走廊,確定水淨鵝飛,全無人影,便用最輕盈的步法,竄進垃圾房,沿廢物槽往下爬。



他絕不能發出絲毫聲音,不能讓人發現他離開房間。



由廢物槽如靈蛇般下游到一樓,探出身軀,一個閃身,從後樓梯奔到停車場。



出入口有保安和閉路電視,要神不知鬼不覺地離開,只有越過數丈高的鐵欄。



阿生定了定神,頓然發勁,如箭離弦,疾走向鐵欄。



快到鐵欄,一躍而上,將到欄巔,伸出四肢,如靈猴般抓緊欄枝,乘著餘勢,再往上躍,翻身越欄,僅僅避過欄頂利如薄刃的玻璃,雙手後抓,減輕下墮之勢,向下直滑,輕輕鬆鬆的著地。




TOP HOME

《偷襲女生宿舍》第一章 第三節

《偷襲女生宿舍》第一章 第三節


他沒有往大街走,卻沿海旁,專選小路,如脫韁之馬,加上黑色外衣,瞬間隱沒黑暗之中。



「吹波糖」隨處買到,但阿生沿著海旁,經過碼頭和住宅,走到半數空置的工廠區,穿過大街小巷,到達麻雀雖小但五臟俱全的便利店。



他戴上外套的帽,生怕閉路電視拍下容貌,微微俯首,隨手拿了數包小吃,便往收銀處。



店員點算總數,卻見到一小盒啡色的「吹波糖」,露出瞬間奸笑便平靜下來,很識趣地繼續點算。



付了款,再次展動身法,奔回宿舍。



從停車場後樓梯,一口氣往上跑,如履平地,頃刻便到女宿的後梯門外。



真正的考驗才正式開始。



沒有男生可以深夜潛入女生宿舍。



有住滿渴望女生的男宿,一樣有住滿渴望男生的女宿。有男生深夜來訪,理應高興,可是女生總有鬧小性兒的習慣,喜歡保持矜持,令男生猜不透。



她們相信每個男人都是犯賤的。



「自己的不及別人的,別人的不及搶的,搶的不及偷,偷的不及得不到。」



拒絕男生,只為得到男生。



入夜的女宿戒備森嚴,由四位女生把守,人稱四大護法。沒有人知道她們的底蘊,師承何處,因為沒有人希望知道。



見過她們出手的都已成死人。



何尚生是第一個晚上潛入女宿的人,但絕不希望與四大護法正面衝突。



他還年青,未想死。



實用相關搜尋: 電視

TOP HOME

《偷襲女生宿舍》第一章 第四節

[隱藏]
《偷襲女生宿舍》第一章 第四節



他凝氣屏息,呼吸稍用力,便會觸動四大護法野獸般敏銳的神經。

阿生絕不能被發現,萬一被發現,非但賠上性命,更連累鼎爺,甚至拖跨男宿的名譽。

他閉上眼,腦海模擬到十四號房再離開的過程。

四大護法每十五分鐘便調換站崗,順道巡邏,就在剎那間,會出現少於五秒的視盲。


五秒──


由後樓梯到十四號房,放下「吹波糖」,再逃走。


五秒,對於阿生,足夠有餘。

阿生撕開「吹波糖」紙盒,掏出一小片錫紙包裝的東西。


深夜十二時,四大護法離開站崗,四下巡查。


其中一個途經後梯,阿生矮身躲在門後,心跳加速。


說時遲那時快,視盲已然出現。

阿生穿門而出,用最輕盈的身法,竄向十四號房。

電光火石間,向前一撲,從眼睛近乎看不見的門隙,把那小片錫紙東西掉進去,乘著餘勢,翻身躍起,向另一翼後樓梯狂奔。

一切比想像順利,然而阿生千想萬想,也想不到身法再輕,身上還是隱隱散發男兒氣息。
四大護法宛如鷹犬的嗅覺,立時察覺不速之客,拔足跑向十四號房。


變起俄頃,阿生不及細想,死命的逃向十三樓,用力推開後門,卻沒有閃進去。

便在這時,四大護法趕到,卻見到傻獃獃的阿生,輕鬆地由十二樓往上走,而十三樓後門正自動關上。



實用相關搜尋: 眼睛

TOP HOME

《偷襲女生宿舍》第一章 第五節

《偷襲女生宿舍》第一章 第五節


其中一個護法見到阿生,厲聲質問:「我認得你是男宿的,幹甚麼晚上在這堨X現。」



生從容答:「找朋友。」



另一個問:「有沒有見過其他人經過?」



「不太清楚,剛才好像有個黑影,鬼魅似的閃進十三樓。」



「沒有別的事便盡快離開。」



「嗯!」阿生勉強擠出個笑容。



四大護法旋即進入十三樓,四散搜查。



阿生捏了把冷汗。



她們行動敏捷,卻忽略了最明顯的端倪──



為何一個普通人會從二樓徒步到十三樓?



當然,即使她們懷疑,也不會把外表平凡的阿生聯想到入侵者。



翌日早晨。



疲憊的鼎爺返回房間。



阿生沒理會鼎爺,繼續埋首做功課。



鼎爺搔了搔頭,老不在乎說:「謝謝。」



阿生淡淡言:「反正不是第一次。」



也不是最後一次。



「昨晚開心?」阿生簡單地問。



「昨晚開心。」鼎爺簡單地答。



鼎爺聞言察色,問:「不滿?」



「你知不知『吹波糖』是宿舍違禁品,保安經常搜查進入宿生。」



「當然知。」鼎爺說:「所以要越過鐵欄,避開耳目。」



「你知不知不可以在附近便利店買?」



當然知。」鼎爺說:「因為附近便利店有宿生兼職,所以要到死寂的工業區。」



「你知不知四大護法非易與之輩?」



「當然知。」鼎爺說:「但你沒有令我失望。」



阿生從沒有令鼎爺失望。



語畢,鼎爺大字形的攤在床上死睡。



他確實需要好好休息。



熱門搜尋: botox 瘦 面 價錢 eye cream 邊 隻 好 抗 氧化

TOP HOME

《偷襲女生宿舍》第二章 第一節

《偷襲女生宿舍》第二章 第一節鼎爺還有很多事需要阿生。
例如乘升降機。



這一晚,鼎爺又要阿生陪乘升降機。




他們在地下停車場等候。晚上的停車場蕭瑟寂靜,令人慄慄不安。




鼎爺打破沉默,單刀直入說:「你仍不滿我。」




阿生沒有回答,反問:「有沒有數過總共跟多少個女孩睡過?」




「你是問,我這個月跟多少個女孩睡過?」這是鼎爺的反應,「沒數過。」




面對嬉皮笑臉的鼎爺,冷冰冰的阿生顯得無奈。




阿生又問:「其實你何時開始不是處男?」




鼎爺的答案是:「本質上,這一刻的我仍然是處男,因為已經有一整個星期沒有接觸女人。」




阿生感到自討沒趣。




升降機門打開,他倆走進去,門關上,冉冉上升,鼎爺異常雀躍。




一樓大堂,門一開,大班穿了緊身性感晚裝,濃妝艷抹,噴了如春天繁花的香水,微有醉意,紅暈雙頰的女宿生蜂擁而進,升降機內擠得喘不過氣來。




門正要關,外面的女生仍爭相進入,興奮叫囂。




鼎爺雙手插入褲袋,裝出緊繃繃的模樣,骨子堳o血脈賁張,希望更加擠迫。




阿生閉上眼,沒有半句言語。




鼎爺膽子再大,也不會明目張膽乘到女宿,到達十三樓,便裝作不好意思,躡手躡足的和阿生離開。



實用相關搜尋:

TOP HOME

《偷襲女生宿舍》第二章 第二節

《偷襲女生宿舍》第二章 第二節



女宿辦高桌晚宴,請來女權組織總幹事演講。席散,大班女生趕回房間卸妝,餘興未盡,談笑風生,全沒察覺升降機內還有兩個男生。




他倆又再等。




這回到阿生打破沉默:「我非常樂意買『吹波糖』,亦無意干涉你的私事。只是,下回翻雲覆雨,請別到女宿。若果要到女宿,請入黑前離開。若果要躲起來睡,請自備『吹波糖』。」




鼎爺攤開雙手,一臉無辜說:「你也知道我用那話兒思考,硬起來也控制不了。」




「真不明白,好端端的避孕套,你卻稱作『吹波糖』。」




「因為外形似。」




「但不會有人把避孕套放進口。」




「一定有。」鼎爺肯定說:「如例是那晚的女孩。」




阿生一臉疑惑。




鼎爺懶洋洋說:「把避孕套放在該放的地方,她便會用口吮。」




阿生沒好氣理會他。




鼎爺又說:「真不明白,難道你從沒對女人動過心?平日可以參加宿舍的活動,多認識幾個朋友也好嘛!要不然,女生全都是電器白痴,電腦插掣鬆脫,便呼天搶地。稍施援手,弄電腦卻可以弄出很多事來。」




阿生不言。




鼎爺又說:「要不然,嘗試主動認識大廳那兩個『北姑』。」




阿生滿是疑竇的瞪實鼎爺,示意願聞其詳。




鼎爺說:「你不發覺大廳有兩個穿著緊身吊帶背心和短褲,操京腔普通話的女生,蹺起腿坐在沙發看電視?」




TOP HOME

《偷襲女生宿舍》第二章 第三節

《偷襲女生宿舍》第二章 第三節



「我從不到大廳看電視。」

鼎爺洋洋大論:「這堿O男生宿舍呀!別的社堂也有電視,幹甚麼穿得如此誘人來看?等上釣呀!」

阿生不耐煩說:「為甚麼稱人家『北姑』?她們是內地大學考取好成績,付全費來港交流的。學校經費緊張,沒有她們數十萬的學費,電腦室哪有閒錢買白紙,給你隨意打印。」

鼎爺反駁:「或許不是『北姑』,但別因為成績突出,便以為她們單純。這個年頭,內地的思想比香港開放,人家的宿舍有自動售賣避孕套機,反觀我們的宿舍,真有天淵之別。」

阿生沒心思辯論下去。

門又再打開,他倆又再沉默。

乘了幾趟愉快的升降機,人潮漸見疏落,這一程剩下幾個女生進來。

原本邊站邊睡的阿生,忽然感到難以言喻的衝擊。

他緩緩打開眼簾,幾個盛裝女生言笑晏晏。

阿生眼中,整個世界頓然變成黑白色,唯獨身旁的她,如春天盛開的鮮花,亮麗照人。




窄身短裙展露晶瑩如玉的長腿,高佻的身段,面目如畫,雙頰緋紅,星眸如絲,秀眉如月,銀鈴般的笑聲,令人悸動。


如天上仙子,又如水中洛神。

每一處不算突出,拼湊起來,卻散發動人氣質。

或許,這就是古人所云「情人眼堨X西施」。

阿生木立,傻傻地偷看她的一顰一笑,生怕被發現,更怕褻瀆了她。


十三樓,鼎爺和阿生還是步出升降機,良久良久,鼎爺譏笑阿生:「你看中了女孩。」




阿生橫了鼎爺一眼,表示不同意。

鼎爺肯定說:「剛才誰都看出你不願離開升降機。」

阿生沒有回答。



不回答是另一種形式的承認。

一盆刺骨的冰水,放下小塊火紅紅的炭,也會引起劇烈反應。

阿生不知道她的名字,更不知道她唸那個學系,只知道她住在女宿。

阿生不想對她的認識只得一個「她」,因此暗暗稱她為李英愛。



實用相關搜尋: 大學 電視 香港 短裙 電腦

TOP HOME

[隱藏]
《偷襲女生宿舍》第三章




這一晚,宿舍特別靜謐,鼎爺帶著沉重的心情往女宿。




鼎爺當然知道女宿的禁令,但這回不同,他是被「邀請」去的。




踏入女宿大廳,兩個男生衣衫破爛,分別掛著「淫賊一號」和「淫賊二號」的紙牌,神情委頓,滿身傷痕,明顯曾遭毒打,可憐兮兮的跪在地上。




鼎爺瞟了兩人一眼,老不在乎的掃視站在大廳四角的四大護法,示意有話直說。




其中一個輕佻說:「這兩個龜孫子,違反禁令,深夜潛入,圖謀不軌。」




另一個說:「擅闖者死,上下皆知,見是男宿的人,礙於鼎爺面子,打算廢了他們一雙狗腿了事,然而他們出言不遜,因此邀請你來,請教如何處理。」




鼎爺冷靜問:「他們說了甚麼?」




四大護法沒有回答,詐聽不見。



鼎爺雙手插入褲袋,眸銳如刀,瞪實兩個男生。




其中一個囁嚅說:「我們該死,叫她們婊子、母狗。」




鼎爺眉頭深戚,沉思了片刻,厲聲說:「那是你們的錯,錯便要罰,給我好好聽著。」




四大護法大感佩服,仁義天下的鼎爺果然名不虛傳。



鼎爺說:「罰你們清潔男宿廁所一個星期,可有不服?服便跟我離開,別打擾人。」




四大護法大感錯愕,其一個立時說:「不能走,便宜了他們。」




鼎爺昂然說:「他們是男宿的,有錯也得由男宿懲處。」




「惟有連鼎爺你也留下。」




「那要看你們的能力。」



實用相關搜尋: 清潔 廁所

TOP HOME

《偷襲女生宿舍》第三章 第二節

《偷襲女生宿舍》第三章 第二節


「你不怕死?」


鼎爺一字字說:「怕便不來,來便不怕。今晚無論如何,都要保他們安全離開。」


平日嬉皮笑面的鼎爺,嚴肅時卻有一番冷森森的懾人威勢。


「好!」四大護法笑說,登時躍起,用最快、最狠、最準的招式,從四個角度,攻向鼎爺四處要害。


四大護法快,鼎爺更快。


生死俄頃,鼎爺察覺右前方的護法進招稍一遲疑。


就是這瞬間的空隙,鼎爺疾閃向前,搶先出手。


拳,很快的拳。


那護法招使到一半,便中了重記。


密不漏水的圍攻當下崩潰,一個中招,其餘三個頓成不足為患。


鼎爺翻身躍起,用最詭異的角度,打出最快最簡單的招式。


不多不少,三記拳,三人同時中招。


四大護法呆若木雞,仍未相信敗北的事實。


奇怪的是,四人明明吃了重記,卻安然無恙,連忙運氣調息,確定沒有受傷,才定下神來。


原來,表面吃了重記,鼎爺卻在間不容髮之際,硬生生收起拳力,拿捏得恰到好處。


他根本無意傷人,只想她們害怕他。


回程的升降機堙A兩個男生大讚鼎爺武功了得。


鼎爺倒抽一口涼氣,冷冷說:「其實她們武功比我高,只是給我用說話震懾,其中一個出招稍緩,才僥倖勝出。要不然,非但帶不走你們,連老命也得賠上。」


其中一個好奇問:「何不乾脆幹掉她們?」


鼎爺淡淡言:「我藝成以來,大小血戰四十九場,從未誤傷誤殺一個好人。」


兩人聽罷拜服不已,打圓場說:「事情完結便好了,真要謝過鼎爺。」


鼎爺語帶滄桑說:「只怕是戰爭的開始。」


他歎了口氣,暗暗自忖,要贏取宿生的尊敬著實不易。

TOP HOME

《偷襲女生宿舍》第四章 第一節

《偷襲女生宿舍》第四章 第一節

翌日,女宿聯署在民主牆發表文章:

男宿的,全都是毒男,烏龜王八蛋。

他們看日本AV太多,以為滿街都是身段突出,嬌美可人的少女,只要拖進房用強,就可以收服。其實到日本一趟,定必大失所望,放眼所見,盡是「豬扒」,樣子稍標致的,不是女優,便是明星。

所有毒男都不知浪漫為何物,為人粗魯,對女兒家又不夠細心,滿腦子色情,跟人約會,一見面就嚷著上床,只曉用那話兒思考。

生活揮霍,沒有計劃,不會儲錢,所有錢都花到漫畫和遊戲機。男人死光,也不會選男宿的。

男宿當晚撰文反擊:

女宿的,全都是港女。以為略懂化妝,就自喻美女,買了個名牌手袋,就裝作有品味,其實只是庸姿俗粉,拜金主意的奴隸。

老是覺得自己質素高,難得有人追求,跟人約會,又覺得自貶身價,總是神經質,鬧小性兒,要人哄,又不想想自己的情況有多嚴峻。

香港女多男少,內地有學歷、有教養又溫柔的,隨處皆是,港女們還不好好反省,只有死路一條。

女宿反駁:

毒男們,知不知毒男是甚麼?不清楚,到維基百科搜查吧!內埵野鱁搢驉A負一千分便是毒男,若果用來評核男宿,必定是負一萬分,甚至負十萬分。

你以為女兒家很想貪錢嗎?我們最誘人的日子只得十數年,奉獻給滿腦子色情的臭男人,等到人老珠黃,就被一腳踢開。想找個成熟穩重可靠的男人也有錯嗎?

男宿還擊:

十個港女,九個貪錢,第十個只是口中不貪,其實最貪。

既是港女,又強調自己不是港女,豈不是比港女更港女?

不斷提倡男女平等,她們所謂的平等只從自己出發,是有限度的平等。

若果真的平等,約會吃飯,幹甚麼不是各自付款,而要男士顯顯風度。

若果真的平等,老來便不用想著靠男人。

港女們,醒來吧!面對現實。



實用相關搜尋: 化妝 遊戲 漫畫 香港 名牌

TOP HOME

《偷襲女生宿舍》第四章 第二節

《偷襲女生宿舍》第四章 第二節

原本小事一樁,卻演變成罵戰,曾經發生在某討論區的毒男港女激辯,在大學民主牆重現。

箇中論點,是大學生的創見,還是拾人牙慧,見仁見智。

罵戰維持了一個星期,各人以為隨著一年一度男宿女宿聯合高桌晚宴來臨會平息,誰知晚宴前一晚,男宿非但未收到邀請,還傳出噩耗──

高桌晚宴,女宿邀請港大的男生宿舍合作。

晚宴過後,她們在民主牆寫道:

八時許,數輛滿載港大男生的旅遊車魚貫駛進,各男生穿上一式一樣的筆直西裝,胸口掛著鮮艷的玫瑰花,頗有紀律地進場,不像某些男生如散沙般。

他們各自備有小禮物,細心體貼,不像某些粗魯的男宿生。

港大男宿上知天文下知地理,整晚談笑風生,詳談之下,才知他們每星期都有高桌晚宴,請來名人校友演講,長期訓練有素,盡顯男士風度,不像某些如井底之蛙的男生。

還有,他們習慣打開房門,主動了解宿友是否有需要幫忙,氣氛融洽,不像某些男宿生,老是關門看AV,門外雪,各自掃。

原來,香港還有值得我們愛的男人。

為安撫男宿,鼎爺聯絡護士系,另辦高桌晚宴,定名「護士之夜」,標明來賓會穿上潔白的制服,弄得男宿生心癢難當。

可惜宴會當晩,男生們呆等了數小時,都無半個賓客,不斷致電護士系主席,又無人接聽。更奇怪是,連一個護士系女生的電話都打不通。

良久,大家才意識到,一切一切都是女宿指使的。

大家沮喪,大家氣憤,卻無人對鼎爺有半句怨言。鼎爺表面從容,心中卻非常激動,大罵自己上了大當。

事情鬧到如此地步,校內早有聲音,要求學生會介入調停。

學生會會長以宿舍和學生會是兩個獨立組織,不便插手為由,獨善其身。

愈來愈多學生關注事件,學生報見有新聞價值,便派員訪問鼎爺。

記者劈頭便問:「有傳今次衝突起因,是男宿的生活太過荒淫,更有報導指男宿有妓女,請問你有甚麼回應?」

鼎爺懶洋洋答:「男宿有妓女是公開的秘密,所有妓女都在頂樓。」

出人意表的答案,令學生報當晚趕印號外,男宿無不拍案叫絕,卻引來女宿譁然。

這句說話非但指所有女宿生都是妓女,更暗指女宿是男宿的管轄範圍,無疑蔑視女宿主權,公然挑釁。

明知會遭報復,但鼎爺身為宿長,要向宿生交代,不得不還以顏色。

可是,誰都沒料到,報復來得如此迅速,如此突然。




TOP HOME

《偷襲女生宿舍》第五章 第一節

《偷襲女生宿舍》第五章 第一節

翌日清早,鼎爺頭髮蓬鬆,眼簾半合,走到大廳,端著熱騰騰的咖啡,收看早上新聞。

忽覺男宿跟平日不同,但左思右想,又找不出半點不同。

良久,鼎爺站起,走到中央,抬首望向橫樑掛著代表男宿尊嚴的牌匾,大是駭然。

原本寫著「一柱擎天」的牌匾,竟變成「二樓病夫」。

這是對男宿何等侮辱,在在教人髮指。

時間一秒秒地過,愈來愈多男生醒來,圍觀的人漸漸增多。

他們怒火中燒,冷靜下來,卻惴惴心寒

是誰幹?可以無聲無息地掉換牌匾,定非泛泛之輩。

他們意識到,一直小覷女宿是愚蠢的錯誤,更意識到真正的戰爭如劍拔弩張,隨時爆發。

晚上召開全體大會,鼎爺站在大廳中央,意氣激昂朗聲說:

「五十年了,五十年了。

「所謂的女權運動已經興起五十年。那些女人以平等為借口,不斷欺壓男人,我們長期啞忍。就在今天,我們要向女人決一勝負,一齊起來挑戰不平等思想。

「這一戰,不單為我們而戰,更為了所有男人,為我們的下一代。

「回顧歷史,五四運動,六四事件,全都是大學生帶頭,因為我們有知識,有活力,無負擔。我們正站在歷史的最前,因為我們要創造歷史。

「情況愈嚴峻,我們愈團結,意志愈堅定。那班女宿,只不過是一班有嚴重自我膨脹他媽的老處女。我們就算要當毒男,也要當最毒、最大、最惡的。」

眾男生鬥志高昂,高舉拳頭,齊聲大喊:「破女宿,破處女。破女宿,破處女……」



實用相關搜尋: 大學 運動 頭髮 學生 新聞

TOP HOME

《偷襲女生宿舍》第五章 第二節

[隱藏]
《偷襲女生宿舍》第五章 第二節

鼎爺把男宿分成八組,每組派發一個信封,著他們回房才看。

眾人散去,阿生憂心忡忡的搭著鼎爺肩膊,凝重地問:「真的要偷襲女生宿舍?」

鼎爺冷冷反問:「還有選擇嗎?」

「最少安靜坐下來,大家好好談談。」

鼎爺堅決地說:「泡妞不是請客食飯,何況是搞革命。」

「你有信心?」

「我有能力。正如莎翁所言:整件事只欠缺過程一環。」鼎爺安慰阿生,柔聲說:「你也想盡早見到李英愛。」

阿生動容。

他不禁反問,各男生是為私利還是公利才團結起來?若果每個人都抱有同樣的私心,團結後又是不是真正的團結?

晚上十一時五十九分,男宿生旋即掩至各後梯,通訊房、電錶房,天台和供水房的男生亦已就位。

十二時正。

女宿供電中斷,固網電話、互聯網,甚至手機訊號亦遭干擾,天台登時放下大塊黑布,阻擋窗戶,女宿頓成漆黑一片。

同一時間,自動灑水系統受破壞,水壓驟升,玻璃塞抵受不住而破裂,水花四射。

大家高聲叫喊,準備破門。

那知鐵鎚撞了幾下,後門都紋風不動,用手輕拍,才發現是鋼門,而且牢牢鎖上。

便在這時,宿舍外把守的男生急報,學生報記者正前來採訪。

被外間知道他們如此欺負女生,難免蒙羞。



實用相關搜尋: 電話 互聯網 學生

TOP HOME

伸延閱讀
 18 12
 提示:支持鍵盤翻頁 ←左 右→ 發新話題發佈投票

重要聲明:本討論區是以即時上載留言的方式運作,Uwants.com討論區對所有留言的真實性、完整性及立場等,不負任何法律責任。而一切留言之言論只代表留言者個人意見,並非本網站之立場,讀者及用戶不應信賴內容,並應自行判斷內容之真實性。於有關情形下,讀者及用戶應尋求專業意見(如涉及醫療、法律或投資等問題)。 由於本討論區受到「即時上載留言」運作方式所規限,故不能完全監察所有留言,若讀者及用戶發現有留言出現問題,請聯絡我們。Uwants.com討論區有權刪除任何留言及拒絕任何人士上載留言 (刪除前或不會作事先警告及通知 ),同時亦有不刪除留言的權利,如有任何爭議,管理員擁有最終的詮釋權。用戶切勿撰寫粗言穢語、誹謗、渲染色情暴力或人身攻擊的言論,敬請自律。本網站保留一切法律權利。


Copyright © 2003- Uwants.com All Right Reserved.
版權所有,不得轉載。

10.0.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