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 微博



打印

[小說] 鄰家的男孩黏上來(男男小說 十八禁 不喜勿進)

鄰家的男孩黏上來(男男小說 十八禁 不喜勿進) E-mail 此主題給朋友

[隱藏]
清晨,晨曦悄悄潛進房間,照得室內一片金黃。
  我睜開雙眼,看到窗外一片蓬勃的晨曦,心中也充滿了衝勁。就在我正想起來的時候,卻驚覺一條粗壯的手臂擱了在我的腰上。
  原來又是他,想必又是在昨晚半夜偷偷擠上了我的床上。
  他叫范信恆,住在我的隔壁,最近因為父母出國旅行去了,而寄居在我的家裡。他的父親和我爸爸是認識多年的好兄弟,又是他經營酒吧的合夥人,所以在知道他們夫婦要出國的時候,便毫不猶豫地收了他們的兩個兒子過來這邊住。
  明明他就和他的弟弟住在客房的,可是卻不知道是什麼原因,他總愛過來我的房間,睡我的床。兩個男人真不知道為什麼要睡在一塊兒。
起初我很不習慣,可是我責怪他的時候,他總是不痛不癢,一副嘻皮笑臉,第二天早上又同樣出現在我的床上,所以我也不管他。反正大家同樣是男人,又不會吃虧。
  我掙開他的手臂,趕緊到樓下的廚房做早餐,我可不想上課遲到。
  在廚房中,我專心致致的看著香腸在滾油中輾轉反側,突然一個溫熱的物體貼在我的背脊,並圈著我的腰。那又是厚顏無恥的傢伙──范信恆。
  “早安,寧寧寶貝。你穿著圍裙的樣子真可愛。”他用那未睡醒的含糊聲音對我說。
  “拜託,你別叫得這麼惡心。”我的名字是葉柏寧,他要麼就叫我全名,要麼就跟我的同學一樣叫我柏寧,幹嘛要叫得這麼惡心。“還有,放開我,別阻礙我工作。”
  “別這麼冷淡啊!”他抱怨道,並把我抱得更緊。
  說實話,他的確長得很帥,要是我是女孩子的話,我一定抗拒不了他這麼親暱的舉動,偏偏我卻是男孩子。“我從來沒有對你熱情過。”
  我想掙開他的懷抱,可是我和他的力量懸殊了,他長得又高又壯,身高一點八米多,而我則只有一點七,只好認命的被他擁著。
  “住手!”一把尖銳的聲音響起。“你別輕薄我的哥哥。”那是榕靜──我的妹妹。通常每朝早上的這個時間,她就會起床,下來廚房救我。
  “寧寧,你妹妹欺負我啊!”范信恆告訴我。我心想,被人欺負的是我。
  “你胡說八道,我警告你,你再不放開他,我就告訴爸爸媽媽。”榕靜义著腰說。
  “完成了,你們幫我拿出去,好嗎?”我說。然後把做好的香腸、雞蛋和麵包放上碟子,著他們幫忙端出去。
  爸爸、媽媽、還有范信恆的弟弟范諾恆已經到了餐桌,期待著我做的早餐。
  “媽媽,哥哥今天做了你最喜歡的德國腸啊!”榕靜說。
  “嗯,柏寧真乖,來,讓媽媽親一個。”媽媽笑逐顏開。
  “不要了,我已經這麼大了。”我拒絕了,尷尬一笑。媽媽是一個時髦、熱情的女性,十指不沾陽春水,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家務便成為了我的工作。
  用早餐的時候,一般都是十分熱鬧,大家暢所欲言,談天說地。爸爸媽媽有時會在打情罵俏;范信恆坐在我身旁,不停提出話題,而我則有一句沒一句的答著;冷淡而安靜的范諾恆卻和活潑的榕靜十分投契。
  “諾恆,你知道嗎?你哥昨晚又黏著我哥了。”榕靜說對諾恆說。
  “榕靜妹妹,我和你哥可是很好的朋友,偶爾通霄促膝暢談,也很正常的。”范信恆笑著說。
  “哥,你就收歛一下。”諾琝N冷的說。
  范信恆聽罷,只是淡淡一笑。
  吃完早餐之後,我們便一同上學了。這就是每天早上的情況。


[ 本帖最後由 kakeemi432 於 2008-7-18 10:31 PM 編輯 ]



實用相關搜尋: 旅行 手臂 酒吧

TOP HOME

噢.....正啊
樹熊范信恆

做得好啊~

何時范信恆會吃了葉柏寧的?

噢噢...極品
累世無名 無名者;累世沉默 沉默者

「千人的眼光注視我代替你幼稚的熱情,千人的靈魂在釜中能燒出什麼樣的新奇。

   邀我共舞前,請先準備好一千人份的首級。」

TOP HOME

  晨曦映照在地上,兩道長長的身影在金黃色的道路上緩緩移動。
  范信恆總是親暱的把手臂搭在我的肩膀上,有時候有些街坊經過的時候,我也會有點尷尬,不過他卻依然故我,我的力氣不及他,掙不開他,也只好由他了。
  這就是我和他相處的情況。
我們相識了已有五年,還記得那是在小六的時候。
那天,在我家旁的房子,有了一戶人家搬了進去。在房子還在裝修時,爸爸已經十分興奮,他說,那是一個他的好兄弟要搬來。我也受到了他的感染,期待著他們的來臨。
“柏寧、榕靜,范叔叔一家到了,我們趕快去接他們。”爸爸說。
我們一家人便進了范叔叔的家。范叔叔是一個很豪邁的人,和爸爸的風格很像,而且同樣也十分高大,說話的聲音很雄壯。而范嬸嬸則是一個很溫柔的家庭主婦,和媽媽的時代女性形象截然不同。
“范叔叔、范嬸嬸好!”我們有禮地打招呼。
“很乖巧漂亮的孩子啊!”范嬸嬸說。
那時候的我和榕靜長得很像(現在也是),榕靜的確是一個很漂亮又活潑的女孩,而我則不怎樣帥,小時候常被誤會為女孩子,到現在情況才稍為改善。畢竟一個常常被誤以為是女孩的男孩子,怎樣也算不上是英俊。
“這就是信恆和諾恆嗎?好厲害啊!范哥,生了一對雙生子。”爸爸說。
“葉叔叔、葉嬸嬸好!”兩個比我和榕靜高大的孩子說。他們的容貌很相似,真不愧為雙生子。粗眉大眼,典型的帥哥,可是一個的臉上總掛著陽光般燦爛的笑容,另一個則板著臉。
在大人們在談天的時候,我們一群小孩就很自然地在一塊兒玩。
“你好!我叫范信恆,這是我的弟弟范諾恆,以後我們做好朋友,好嗎?”那個一面陽光笑容的男孩說。
那時他還是一面誠懇,而且又和藹可親,沒有露出他無賴的真面目,我毫不猶豫地說:“好,我們以後就是好朋友。”
想不到這句好朋友,就成為了日後的夢魘。


[ 本帖最後由 kakeemi432 於 2008-7-11 09:41 PM 編輯 ]




TOP HOME

之後,我和他上了同一所小學。
  說起上來,也真的是十分湊巧,我們是鄰居,在課室裡也是鄰座。他的學業成績很好,運動又出色,加上高大英俊的外表,總是擺出一張陽光笑臉,所以在學校裡是萬人迷,不單是同學愛親近他,老師也十分欣賞他。
  可是,就沒有人看得出他的真面目──一個不折不扣的無賴痞子。
  我那時也不知道,所以也不抗拒他,而他又常常對別人說我是他的好朋友,我也有一種虛榮感。我的成績只屬中上,運動又不濟,只是美術的成績比較突出,雖然也有一群相熟的同學,就是不及他受歡迎。
  直到後來,他當上了男班長,他的惡劣性格就逐漸在我面前披露。
  “柏寧,你下課之後有事嗎?”一天他下課後問我。
  “沒有,有事嗎?”我問。
  “我想請你幫我一個忙,老師叫我替他收拾教師桌,可是我下課後沒有空,你可以幫我去嗎?”他擺出他那張令人不容抗拒的笑臉。
  我一向也不懂拒絕別人,況且又有空,所以便答應了。
  就在我收拾好教師桌之後,卻驚見他正在樓下和同學打球,原來這就是他所謂的沒有空。
  我頭也不回的走出了學校門口,他卻面不改容地向我揮手打招呼。
  又有一次,放學時,他突然拉著我,帶了我到樓下的小賣部。
  “那天你幫我收拾老師桌之後,他稱讚我拾得井井有條。”他微笑著說。
  哦,看來配在他是要買食物慰勞一下我嗎?原來他也有點良心,也懂得報答我。
  “不用客氣了,那只是小意思。”我說,那的確是舉手之勞。
  “是啊,不過我向老師提起了你的名字,告訴了他你有份幫忙,他說他下一次要請你吃東西,所以現在是你要報答我的時候了。”他喜孜孜地看著小賣部的食物。“你說我要你請我吃什麼好呢?”
  我差點當場氣絕身亡,大吼:“豈有此理!我幫你工作,都不計較你只是去打球,現在你反而要我請客?”
  我隨便給他買了包薯片,便逕自回家了,並沒有看到他臉上的奸詐笑容。


謝謝”魅幻紫夜★空靈”的回覆!!有你的回覆,我會好好努力!
回應你的問題,范信恆會在中後段才吃到他的小寧寧...


[ 本帖最後由 kakeemi432 於 2008-7-11 09:39 PM 編輯 ]



實用相關搜尋: 運動 食物 薯片 小學 老師

TOP HOME

[隱藏]
  到了第二天,我到訪范家。從他們搬來後,我不時會去找范嬸嬸,去跟她學做菜。我原本對烹飪頗有興趣,加上家裡沒有人會做飯,所以都是由我負責。范嬸嬸是一個很棒的烹飪老師,待人又很親切,不像她那個無賴的大兒子。
  不過這些我是不會對她說的,免得別人說我搬弄是非。
  完成後,我會和范嬸嬸分享當天的學習成果。
  “柏寧,你的波羅咕嚕肉做得很不錯啊!”她稱讚道。
  “是嗎?都是嬸嬸妳教的好。”
  “你真是個好孩子,會幫忙做家事,我的那兩個兒子真的要好好向你學習。他們動不動就把房子弄得亂七八糟,我常常要替他們整理,要是他們像你的話,那麼好呢!”
  我有點不好意思:“其實他們也很厲害啦,讀書成績那麼棒!”
  “你的成績也不差啊!加上性格又好,你比他們好多了。你就在這裡慢慢享用吧!我先出去了。”她要到超市掃貨。
  “好的,沒問題,我會幫妳洗好碗才離開的。”
就在我吃咕嚕肉的時候,遇到剛回家的范信恆。
“看起來很好吃啊!”他一臉貪婪。“讓我試一下。”
“不可以!我的氣還沒有消。”想到他不但要我收拾老師桌,還要我請他吃東西,便無名火起。
“別這麼殘忍啊!我知道我不對了,你就看我是你的好朋友份上,原諒我吧!”他又使出他的招牌友好笑容。
就是因為那句好朋友,我又原諒他了。“好吧!我就請你吃,反正食材都是你家的。”其實我也希望多一些人和我分享我的學習成果。
“太好了!無論是什麼時候都是柏寧最好人。”他臉上的笑容更燦爛。看著他一臉滿足的吃著我做出來的菜,我也會有一點點的成就感。
當他吃完之後,他不亡稱讚我:“真好吃啊!柏寧很厲害!”被這個全級第一名稱讚,我也有點虛榮感。
“對了,我有些事想向你請教。”他說。
“什麼?”但願他便再佔我便宜。
“其實是這樣的。我媽常常說我的房間太亂,又說我應該學學你。她讚你是很會做家事的男孩子,你可以教教我如何收拾房間嗎?”他一臉懇求。
“哦,沒問題,我可以教教你。”
上到了他的房間,確實大吃了一驚,他完全將“一塌糊塗”表現得淋漓盡致。衣服散落在床上和地上,還有模型和課本傾瀉一地,書架上的書雜亂無章,整間房間發出陣陣惡臭...都不明白他如何在這地方生存這麼久。
“這裡的災情十分嚴重。我看我還是先教你摺衣服好了。”我讓他跟著我一步步的摺衣服。
“是這樣嗎?”他把一件摺成一團的衣服遞給我看。
“當然不是啦!”我教了他幾遍他還是不會。“算了,還是我幫你摺,你不要碰好了。”於是我只好讓他看著,我獨自把他的衣服摺好,放進櫃子裡。我不禁懷疑,他讀書那麼行,甚麼這幾件衣服就是不會摺,到底是不是裝的?
“算了,現在收拾地板。”我把他的課本拾起來,問:“這些平日是放在那裡的?”
“沒有特定的位置,不如你幫我決定。”
“那就放在這裡。”我把它們放進書架。
他在地上收拾模型,速度奇慢,我只好替他做好了。之後,他不是做得慢,就是把原本已收拾好的東西再次弄亂。結果,幾乎整間房間都是由我整理,他只有站著看的份兒。
我開始懊惱,明明我只答應教他,甚麼到了最後,卻只有我在工作。算了,下一次一定不幫他。我是這樣對自己說的,可是,下一次他來求我的時候,我卻又再次來幫他。
我也不知道為何,我總是被他欺負,總被他佔便宜,而他的這種無賴性格卻只在我面前顯露。


[ 本帖最後由 kakeemi432 於 2008-7-11 09:37 PM 編輯 ]



實用相關搜尋: 地板 讀書 衣服 學習 老師
My blog: http://hk.myblog.yahoo.com/kakeemi432
歡迎各位來臨我的blog!!

TOP HOME

有錯字喔

依然故我非固我

不容拒絕非不鹿拒絕

這人真的很無賴喔,但他何時纏上寧的?



熱門搜尋: 大阪 酒店 北京 london 新加坡 機票
累世無名 無名者;累世沉默 沉默者

「千人的眼光注視我代替你幼稚的熱情,千人的靈魂在釜中能燒出什麼樣的新奇。

   邀我共舞前,請先準備好一千人份的首級。」

TOP HOME

上了中學,很不幸地,我又是和他讀同一所中學。
初中的幾年,他依然習慣性地佔我便宜,可是高中之後,我覺得他對我的態度,似乎有些改變。
自小學開始,我和他早上都是一同上學的,可是放學則不會同行,因為有時有些學會活動,有時他又會約了同學去打球。可是,他那時候卻每天也和他一起回家,即使我要參加學會活動,他也會等我。
另外,似乎他開始不那麼愛佔我的便宜,雖然,有時候他也會叫我幫他做這樣做那樣。不過,之前他通常有事求我才來找我,但他卻時刻粘在我身邊。在學校裡,他總在我身邊,無論是在上課、小息,還是午膳。
他常常把手搭在我的肩膀上,在午膳時又常常把自己的食物送給我吃,有時去辦學會活動時,他也會跟來。有些同學開玩笑說他是我的護花使者。我有一點點尷尬,但沒有覺得反感,畢竟人家都只是開玩笑。
不過,有時他會問我一些奇怪的問題。
有一次,我又上他的家替他收拾房間。換轉是之前,我一定會在完成之後向他告辭,不過,那一次他卻叫我留在那裡。
“我都完成了,你怎麼不讓我走?”我問。
“沒什麼,你幫了我這麼多次,我卻一次也沒有好好招待你。”
什麼?他竟然良心發現?
他看到了我的驚訝表情,說:“別驚訝!你就留在這裡好好的玩吧,這樣我們才像好朋友的啊!其實我一直都很想認識你多一點。”
我更疑惑:“你想認識什麼?”
“我想知道,你有女朋友的嗎?我想是沒有了,我每天都和你一起,也沒有見過。那麼,你會對誰有性幻想?”他臉不改容的問。
可是我的臉快要著火了,說:“你怎麼可以問這個...你是開玩笑吧!”
“你快告訴我吧!我很想知道。”
“那麼...你先告訴我吧!”我看他應該不敢回答。
“嗯,說出來可能會嚇著你。那個人,是常常在我身邊的,長得很漂亮。他不及我高,只有一點七米左右。他很瘦的,所以每天午膳我也會叫他吃多一點。他很溫柔,又會做家事,又常常替我收拾房間。你知道我說的是誰嗎?”
那分明是說我!那個...他應該是開玩笑的吧。“不知道!”我低著頭說。然後便借故離去。
又有一次,我正在美術室外佈置壁報板,這是我身為美術學會幹事的責任。
這一期是以文藝復興時期的雕塑為主題,所以壁報上釘上了林林總總的裸體雕塑的圖片。
范信恆也在我身邊,原本他說要幫我的忙,不過他的美術真的...很爛。
“你很喜歡這些的嗎?”他問。
“這些不錯啊!很細緻、很華麗,雖然我最喜歡的不是這個時期的藝術,不過這些的確很出色。”
“是嗎?我也很出色啊!”
“什麼?你有什麼很出色?”我有點跟不上。
“當然是身材啦!我的身體也有他的標準。不信?要我脫給你看看嗎?”他一臉笑容(奸笑),指著大衛像問,還動手開始解自己的襯衣。這是什麼一回事,我明明在和他討論藝術,怎麼會變成了這個。
“不用了,謝謝。”我有點不知所措,唯有用手按著他解自己衣服的手。
“那麼,不要緊吧!你什麼時候想看,就來找我,我十分樂意的。”他的手不知在什麼時候握上了我的手。他專注的看著我,看得我連臉也紅了。
“對了,我之前曾問你,你的性幻想對象是誰,該不會就是他吧?”他指著大衛像問。
天啊!這傢伙的腦袋可不可以正常一點?
日子一天天的過著,我和他相識已經五年。


謝謝"魅幻紫夜★空靈"的提醒, 我已更正。


[ 本帖最後由 kakeemi432 於 2008-7-11 10:47 PM 編輯 ]



實用相關搜尋: 食物 衣服 小學 對象 女朋友
My blog: http://hk.myblog.yahoo.com/kakeemi432
歡迎各位來臨我的blog!!

TOP HOME

“柏寧,你在想什麼?”范信恆拍了拍我的肩膀問。我的思緒又回到了現在,我們正在上學的途中。
“沒什麼。”我看了看他說。
他和當年初認識時的模樣沒有多大的不同,只是高了很多,又壯了很多,應該是加入了籃球隊的關係。說起上來,我站在他身旁還真的有點慚愧,我比他矮了半個頭,身上一點肌肉也沒有,像個還沒有發育的小朋友。
而他則有一副標準的健美身材,加上帥氣外表,道貌岸然的模樣,多少女同學都被他俘虜了。
到了學校之後,我們回到了座位,他今年也是我的鄰座,真不知道為什麼會這麼湊巧。
“柏寧,你回來了啦!”那是一個和我挺熟的女同學小美,多年的同班同學,而且今年我當上了美術學會的主席,她則是副主席,所以我們更熟了。
“小美,有什麼事?”我問。
“沒什麼,只是想提醒你今天放學後有學會活動,不要忘記了啊!”
“這個我知道。”范信恆突然說。“他所有活動也會告訴我,所以我會提醒他,不用勞煩妳了。”
小美的臉霎時成了黑色。“那是我們學會的事務,和你無關,今天放學後,柏寧是我的...是我們的學會的,你別跟來。”
很多女同學都對范信恆有好感,不過就是小美好像是對他免疫了,難道她和我一樣,都看到了他無賴的真面目?
“對了,你放學後不是也要開學生會的例會嗎?”我問。他在今年當上了學生會主席。
“那個我在知道了你今天有活動的時候,就把會議延遲到明天了,你不用擔心,我一定會來參與你辦的活動。”
“那個不太好吧,你不會阻礙到其他幹事嗎?”我問。他可真莫名其妙,竟然為了這和他沒有關係的事,而延遲會議。
“對啊,身為學生會幹事,不能整天故著多管閒事。”小美的語氣有點刻薄。
“我只是在關心別的學會的事務,不要忘記,你們的財政報告是要讓我們學生會批駭的,所以我理應了解你們的狀況。另外,我也怕親愛的小寧寧會被扮了。”他說著,手搭著我的肩膀,然後滑向我的背,不停的撫摸。我的雞皮疙瘩都出來了...我撥開他的手,不悅的看著他。
“算了,你愛來就來吧,不過,不要再佔柏寧的便宜。”小美讓步。
“好吧,沒問題,反正現在我每天都和寧寧一起,就連晚上都是一起睡。”他好像是在炫耀什麼似的。
我的血立即湧上了臉,每晚被另一個男人擁著入睡,是一件難堪的事。“別說了。”
“那麼...你竟然已經把柏寧吃掉了?”小美大受打擊。
“什麼吃了?我又不是食物。只是他每晚都偷偷的鑽進我的被窩。”我澄清。
“是啊!我真的很想把他吃掉,不過,我很尊重寧寧的。”范信恆一臉深情的看著我說。我心想,要是你尊重我的話,就應該聽我的話,回到自己的房間去。
“就只是這樣?幸好...”小美鬆了一口氣。
幸好什麼?我被迫分了半張床出去,還算是幸好。
“總之,要是你吃了什麼虧的,我們這班超有正義感的女同學會幫你出氣的。”小美說完,老師便來了。


[ 本帖最後由 kakeemi432 於 2008-7-12 01:06 PM 編輯 ]




My blog: http://hk.myblog.yahoo.com/kakeemi432
歡迎各位來臨我的blog!!

TOP HOME

到了放學的時候,范信恆突然被老師叫了去幫忙,所以他叫我先到美術室,他稍後才到。
這一次的活動是陶泥製作,任何同學報名之後都可以來參加。
放學鐘聲才響起,我便到了美術室準備,幹事和參加的同學陸續到達,美術室一片人聲濎沸。
“主席,這個是這麼做的嗎?”
“主席,這樣做可以嗎?”
“主席,為什麼我做的不及你的好?”
一群熱衷於藝術的女同學不停的問,我有點應付不來。幸好,小美及時營救。“你們有什麼問題,也可以問我的。”
“我不要,我要葉同學...”
“不可以,只有我可以問柏寧...”小美也加入了她們。
我唯有一一解答她們。難道我的陶泥真的那麼棒嗎?我看看小美做的,其實和我不相伯仲,怎麼她教就不可?真令人百思不得其解。
“這裡什麼事呀?怎麼這麼熱鬧?”那是范信恆。他應該是剛剛完成老師交帶的工作。
看到被女同學圍著的我,他的臉好像有點陰沈。
“啊!是學生會會長范信恆啊!”他就像是一塊巨型大磁石,不少女同學立即被吸了過去。
“原來會長也喜歡造陶泥的嗎?”
(不,要不是我心愛的小寧寧在這裡,我才不來!)“對啊!藝術可以陶冶性情啊!”范信恆笑著說。
“會長,你造的是什麼來的?”一個女同學指著他手上那團陶泥問。他的藝術細胞真的比較貧乏,搓了半天還是這個樣子。
“那個...是一隻貓來的,不像嗎?”他露出罕見的尷尬表情,臉微微紅了,我也很少看到他不自在的樣子。看來這門玩意真的難倒了我們的會長。
這個活動就在一片熱鬧之中結束了。
在曲終人散之時,我們收拾好東西之後,便一同回家去。
走著,他說:“你為什麼要辦這些活動?”
“吓?當然是要提升同學對藝術的興趣啊!這是美術學會的責任。”美術學會不辦這些活動,可以辦哪些?“而且你看不到同學的反應很踴躍嗎?我們也有責任增加同學接觸藝術的機會,雖然,我們這些陶泥製作有點像小朋友玩家家酒...”
“不是啦,醉翁之意不在酒,你不覺得她們並非真的對陶泥有興趣,是別有用心的嗎?”
“怎麼會?她們很積極的向我發問啊。你不應這樣說她們的。”
“傻瓜...”(要是你那一天被人拐了,我絕不覺得驚奇。)


[ 本帖最後由 kakeemi432 於 2008-7-13 09:09 PM 編輯 ]



實用相關搜尋: 學生 老師
My blog: http://hk.myblog.yahoo.com/kakeemi432
歡迎各位來臨我的blog!!

TOP HOME

[隱藏]
好文。沒人推太可惜了

在樓主的blog看到後面那段,某人終於被吃了...寫得真美好哎~

加油努力寫吧。滿期待後面的內容


偶們是同一國哎。



實用相關搜尋: blog

TOP HOME

“我昨天陪了你去你的學會活動,你怎樣報答我?”夜深人靜,范信恆在我耳邊低語。
我吃了一驚,他又不知在什麼時候潛了進來。平日他都在我睡死了的時候才進來。“喂!你是什麼時候進來的?”下意識地推他下床。
“不要這樣啊!我們晚晚都同床共寢,不用怕羞了。”他緊緊摟著我的腰。
“都不明白你為什麼晚晚都來?我的床那麼小,不及客房那張寬敞,你和諾恆一起睡,應該比較舒適。”他們兩兄弟被安排住在客房,那裡有一張雙人床讓他倆一起睡。
“不,抱著你睡比較舒適。諾琤L...”
“我知道了!”我打斷了他。“一定是他不讓你抱著他,所以趕了你出來。”
(傻瓜!我不是人人都抱的...)“是啊!就是這樣。你就當可憐一下我吧...”
“不可以,你常常毛手毛腳,怪惡心的。你下去睡沙化!”
“別那麼絕情吧!畢竟我們同睡了這麼久,人家說一夜夫妻百夜恩啊...”
“喂!誰跟你是夫妻?”
“再說,在沙化睡很易著涼的。哎!我真可憐,弟弟把我趕出來,現在連可愛的小寧寧也要把我趕走,難道我真的那麼討厭...”他的語氣愈來愈悲傷。
“不是啦,我沒有討厭你。”聽到他自怨自艾,我心軟了下來。
“你說謊,明明你還想把我趕出去。”
“你別這樣,我不趕你了。你喜歡的話就一起睡吧!”我退到床的邊沿,讓他睡在另一邊。
“真的?”他驚喜地說,下一秒卻又嘆息:“哎!看你躲到那麼遠,一定是還很討厭我。算了,不必勉強自己,我走了,就讓我獨自在黑暗中舔自己的傷口...”
“不是啦,我真的沒有討厭你。”說著,我靠近他,臉向他側臥著,羞怯地把手搭在他身上,緊緊摟著他。我感覺到在我手臂下他結實的胸膛。
“真的?”他也轉過身向著我,我看到他深邃的眼睛。
我點點頭。他把我納入懷中,我倆沉沉睡去。
翌日早上,我張開眼睛,他已經醒了,側身托著頭俯視著我。
“昨天睡得真好,我想我以後每天也會在這裡睡。”他狡黠的笑著說。怎麼我覺得他好像沒有了昨天的楚楚可憐?
“對了,你還沒有告訴我,你會怎樣報答我?”他邊說,邊搓我的頭髮。
“我為什麼要報答你?”應該是你要報答我陪了你一整夜吧!
“當然是因為我陪你去你學會辦的活動啊!我本來是要去開學生會例會的,卻為了你而改了時間,你不是要答謝我嗎?”他理所當然的說。
“什麼?我可沒有叫你去,是你自己要來的。”我真想他不出現。
“你忘恩負義啊!我只是好心想去保護你。”
“我只是去學會活動,不需要保護!”
“不用說了!我已經決定了,你就今天來陪我開學生會例會吧!”
“不要!”我坐了起來。“我才不要去,我又不是學生會幹事,這樣於禮不合。”


謝謝"蕉虫"的支持, 我會好好努力! 不過, 本人只是個新手, 所以可能有些部分寫得不夠傳神...



實用相關搜尋: 手臂 頭髮 學生 眼睛
My blog: http://hk.myblog.yahoo.com/kakeemi432
歡迎各位來臨我的blog!!

TOP HOME

啊啊啊啊

范信恆你做得好啊!!!!
看這范信恆力追寧真好笑
好文啊好文啊







累世無名 無名者;累世沉默 沉默者

「千人的眼光注視我代替你幼稚的熱情,千人的靈魂在釜中能燒出什麼樣的新奇。

   邀我共舞前,請先準備好一千人份的首級。」

TOP HOME

毛管桐=_="抱歉,我來錯地方了...


樓主是男的...?




TOP HOME

可是,到了放學的時候,我依然被他強行拉到學生會辦公室。今天,鄰校的學生會代表也來了,因為我們將和他們合辦一些活動。
我一進到了學生會辦公室,就感受到一道炙熱的目光,緊緊的盯著我。那是鄰校的代表,他的頭髮梳得一絲不苟,身上穿著整齊的校服,襯衣西褲都熨得筆直,臉上架著一副粗匡眼鏡,卻遮不住他銳利、自信的眼神。
我想他盯著我,是因為他不想我這個沒有關係的外人留在這裡聽他們開會,於是我便起身出去,卻被范信恆拉著,不著痕跡地被按回座位。
范信琣陵氻]會強迫我陪他開會,其他幹事只會好奇的看著我,然後臉上露出耐人尋味的笑容。可是,這個人,他表現出來的不友善,似乎太明顯了吧,害我有點覺得芒刺在背。
“各位幹事,今天我們很榮幸請到xx中學的代表來臨本校,參加今次的會議,歡迎沈力行同學。今天的議題包括...”
范信恆開始了會議,人們都積極地發表著自己的意見,只有我靜靜的坐在一旁。那個叫沈力行的人,雖然好像是在認真的開會,但他卻一直盯著我。
終於到了小休時間,我馬上衝出了辦公室,打算到洗手間,暫時避開那使人窒息的注視。
在洗手間中,我洗著自己的手,無意中發覺,鏡子裡出現了一張臉孔,那是沈力行。他直視著鏡中的我,臉上浮現了一個若隱若現的笑容。
我和他都沒有作聲,我假裝沒有見到他,轉身便離開,他卻在此時拉著我。
他雙手按在我的肩膀上,使我動彈不得。“你是他的嗎?”他問我。
“誰的?”他離我很近,我不敢抬頭。
“范信恆。”
“我是他的朋友。”什麼叫做我是范信恆的?
“就此而已?”他的語氣有點懷疑。
我抬頭看著他,不解的問:“還可以有什麼?”
“哦,沒什麼。你叫什麼名字?”他說著,放開了我,並退後了一步。
“葉柏寧。”我雖然不明白他為何這樣問,可是還是回答了他。
“我可以叫你做寧嗎?”
“隨你喜歡吧。”反正都只是一個稱呼。
“寧,很高興認識你,後會有期。”
之後,我們回到了辦公室,繼續會議。不過,也許是因為曾經和他對話,所以覺得他的注視沒有以前那麼可怕。
“好,我們就這樣說定了吧!”范信恆說。
會議結束了,我們把沈力行送到校門,一路上談些客套話。
在道別時,沈力行說:“其實我滿欣賞你的。”
“什麼?”范信恆一時沒有反應過來。“哦,我也很欣賞你。”
“可是,我和你要成為競爭對手了。”
“你是說...”他們兩人的目光同時看向我。
“沒錯,寧真的很可愛。”
我被他的話嚇倒了。怎麼又多了一個和范信恆一樣的怪人?
“英雄所見略同,不過我一定不可能輸給你。”他說著,伸手摟著我的腰。
“哼,拭目以待。”他說。說罷,他便離開了。
“到底你們在說什麼?”我問范信恆。怎麼他們的對話,我一句也聽不明白?
“沒什麼,你只要記著,無論是什麼時候,都要待在我身邊。”他說,雙眼直直的看著我。平日我通常只會看到他嘻皮笑臉的樣子,很少看到他這麼認真的模樣。
“哦。”
“好了,我們現在要去喝下午茶了!”他笑著說,又變回了平日的模樣。



實用相關搜尋: 頭髮 學生 眼鏡
My blog: http://hk.myblog.yahoo.com/kakeemi432
歡迎各位來臨我的blog!!

TOP HOME

[隱藏]
下課鐘聲響起,同學們都收拾著自己的東西,準備回家。
“小寧寧,今天你自己先回家去吧,不用等我了。”鄰座的范信恆說。
“什麼?”我感到十分奇怪。平日無論我願不願意,他都總會黏著我,要和我一起回去,怎麼今天他竟然肯放過我?
“怎麼了?你想念我嗎?不用掛著我,我一回到去就立即來找你吧!”
“當然不是!”平日在路上被他架著走,不知惹來了多少奇異目光,我已經有不少次想自己偷偷溜回家。
“你不用害羞了,我就知道你掛著我。你自己小心點啊!”他說著,伸手摸我的頭髮。
我撥開他的手。“不要臉!才沒有人掛著你。”
在我走出課室門口,我就看到了一個不是穿著我們校服的學生,那是沈力行。
“寧!”他朝我這邊跑來。
“沈力行?你怎麼會在這裡?”
“我校稍後會和你們學校一起舉辦一些活動,今天要先來視察場地。”
“哦,那你自便了。”說罷,我便轉身走了。
他突然拉著我的手腕,說:“我迷路了。你可以帶我去操場嗎?”
“可以,沒問題。”
我向著操場去走,他跟在我身後。“我們是打算合辦一個區際的籃球賽,邀請這一區的學校來參加。對了,你有打球嗎?”
“沒有啊!你呢?”
“我也沒有。我看你的樣子就不像了,你應該是參加一些靜態點的活動,你身上有種很悠閒,又有點優雅的氣質。”
我不置可否。“是嗎?我看你就像是讀書很厲害的那種人。”
他笑了笑。
到了操場,他又對我說:“我還想參觀一下學校的其他地方,你可以帶我去嗎?”
“那個...”要走完整間學校,可是要很長時間的,那麼我今天不就要很晚才回得到家?
“拜託你!我不走完整間學校,回去很難交差的。”他一臉懇求。
我最受不了別人的請求,便答應了他。“好吧,我們先到...”
之後,我便帶著他在學校各處遊覽。
“你要到美術室走走嗎?”
“好啊!”
“這是我們學會的報告板...”
“你是美術學會的?”
“是啊!這些都是我們的活動照片,那邊那一堆是我們學會的物資。”我指著一堆上面繡著“生日快樂”的毛巾說。那是我們打算在下次探訪孤兒院的時候送出去的,上面的字是我們的幹事和會員一同繡上去的。
“那個?我好像曾見過那東西。”他喃喃地說。一邊伸手拿起一條毛巾,仔細察看。
他看著報告板上的照片,說:“你笑得真美。”我在照片中正在探訪長者。
被他這樣稱讚,我也不知道該給他什麼反應。“哦,謝謝...”
“你似乎放了很多心思在你的學會上。”
有幾個原本正在做手工的學會會員這時走了過來。“是啊!主席很積極辦學會活動的。你是主席的新‘朋友’嗎?”(男朋友)其中一個是同班的小美。
“哦,是的。”他笑著說。
“為什麼會這樣的?難得學生會會長不在,又有另一個帥哥守在主席身旁。難道我真的沒有機會?”小美說。
“你想要什麼機會啊?他選我也不會選妳啊!”一個男同學說。
突然,有一把陰沈的聲音響起:“你們要選什麼?”
范信恆走了進來。他的臉色難看極了,嘴裡明明是笑著,眼神卻異常凶惡,抑制著雄雄的怒火。一雙眼睛瞪著正笑得十分得意的沈力行。
“沈力行,你怎麼會在這裡?我叫了你在校門等我。而你,我的寧寧,我叫了你先回家去,你怎麼會在這裡和陌生人談天?”范信恆咬牙切齒的說。(豈有此理,我已經叫寧寧先回去,他還是會遇到這傢伙!)
我不敢出聲,倒是沈力行十分勇敢地回答:“怎麼了?不滿被我捷足先登嗎?”
“你還未能捷足先登,他依然是我的。寧寧,你現在立即回去!我待會兒來找你。”他的語氣很凶,使人不敢反對。
“哦,不過你不用來找我的了...”被他狠狠一瞪,我馬上改口:“沒問題,我馬上走。”
接著,我便逃也似的奔回家去。



實用相關搜尋: 讀書 頭髮 學生 眼睛 男朋友
My blog: http://hk.myblog.yahoo.com/kakeemi432
歡迎各位來臨我的blog!!

TOP HOME

伸延閱讀
 28 12
 提示:支持鍵盤翻頁 ←左 右→ 發新話題發佈投票

重要聲明:本討論區是以即時上載留言的方式運作,Uwants.com討論區對所有留言的真實性、完整性及立場等,不負任何法律責任。而一切留言之言論只代表留言者個人意見,並非本網站之立場,讀者及用戶不應信賴內容,並應自行判斷內容之真實性。於有關情形下,讀者及用戶應尋求專業意見(如涉及醫療、法律或投資等問題)。 由於本討論區受到「即時上載留言」運作方式所規限,故不能完全監察所有留言,若讀者及用戶發現有留言出現問題,請聯絡我們。Uwants.com討論區有權刪除任何留言及拒絕任何人士上載留言 (刪除前或不會作事先警告及通知 ),同時亦有不刪除留言的權利,如有任何爭議,管理員擁有最終的詮釋權。用戶切勿撰寫粗言穢語、誹謗、渲染色情暴力或人身攻擊的言論,敬請自律。本網站保留一切法律權利。


Copyright © 2003- Uwants.com All Right Reserved.
版權所有,不得轉載。

10.0.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