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 微博



打印

[原創] 那個年代,那些女情 (女同小說,反感勿看) [已更新第十四章(最終回)]

[原創] 那個年代,那些女情 (女同小說,反感勿看) [已更新第十四章(最終回)] E-mail 此主題給朋友

[隱藏]
如果喜歡的話,請留個言




那個年代,那些女情


60年前的中國,不是我生長的年代,也不是我生長的背景。這是一個口述的女情故事。第一次認識銀鳳,七巧和見喜是自我祖母口中。銀鳳和巧二娘早就過世了,經文革一役,見喜也不知流落何方,但她們的故事,卻帶給我莫名的感動,進而成為一種蠱惑,催使我將她們的經歷寫出來,展示那個不知同性戀為何物的年代的女情故事。

話是要說在前面,她們的故事,流傳到我耳中時只剩下零星的片段。我稍稍重整,加上杜撰和戲劇效果,才寫出這個小說,紀錄動盪不安的時代中,發生在平靜小村的一件她和她的事情。


<><><><><><><><><><><><><><><><><><><><><><><><><><><><><><><><><><><><><><><>

一,   更深人去寂靜,但照壁,孤燈相映  <<周邦彥.關河令>>


春節才剛剛過去,家家戶戶的大紅燈籠還沒有給摘下,門上的簇新門神像牢牢的貼著,春聯兒紅黑分明,地上的炮仗花仍是一片亂紅,末冬的寒風襲人而來,冬意未盡。

見喜穿著新的紅棉襖,往胡同裡跑,她突然停下來,照著春聯兒輕聲諗「花開富貴,竹報平安」。見喜也快要十歲了,上學也上了兩三年,會諗不少字。她才諗完,就往胡同更深處跑,跑到自家門前,但見一個穿著白粗麻布衣的女人坐在門檻上,見喜疑惑的看一看她,見那女人不理自己,便推門入屋了。

「媽,我回來了。」見喜邊喊邊走進廚房,找她媽七巧。

七巧抬起素白清秀的臉,看見女兒,溫柔的說「回來了嗎?剛才去了那兒玩呀?」

「到了李伯的田附近玩。」見喜笑著答。她永遠都是這麼討人喜歡的一個女孩,有母親的美人胚子,但看起來較飽滿,也較有福氣。

七巧最怕這孩子像自己般福薄。七巧本名叫徐七巧,小時候家裡兄弟姊妹多,才十七歲,她父母就把她嫁了給黃貴祥了,好等家裡少個「蝕本貨」在吃飯。盲婚啞嫁,七巧當時是極不願意的,但,一個弱小女孩,怎敵得過父母的聖旨?結了婚三年,沒有給黃家添過一男半女,家姑的面色有多難看,可想而知,日子也不好過。到巧二娘懷了見喜,黃貴祥又說要去參加什麼國民黨軍,她一個婦道人家,怎知道什麼家國觀念,就知道自己的男人拋下挺著大肚子的自己去打仗,是負了她。不到半年,見喜出生,卻連父親也沒見過一眼,黃貴祥參軍後,就再也回不了來。沒多久,家姑也病死了。七巧跟見喜兩孤寡,被大伯拿去了遺產,只剩下一間破屋給她們。見喜才三歲,七巧做娘親的卻什麼也沒有了,總得想法子養活女兒啊!

年幼時的窮苦,磨練出能幹的女人。七巧心靈手巧,刺繡做得好,結果就靠給城裡的富家太太,妓院裡的姑娘們做刺繡糊口,後來還養養雞鴨,女兒也就給養大了。七巧再窮,也要女兒上學校去,她小時候沒有讀書,才沒法改變自己的不幸,她的女兒一定不可以走上同一條路。

「媽,媽…」七巧想得出神,連見喜叫她,她也沒有聽見。

「什麼事?」

「門口的啊姨還沒有走。」見喜指著門口一個白色的背影說。

「哦?」要不是見喜告訴她,七巧也不察覺門外一直坐著一個女人。七巧用圍裙擦了擦手,就走向那個背影。「噯,噯….你幹麼坐在這裡?」

那女人緩緩的轉過頭來,露出一張黝黑的臉,眼睛小小的,沒有一點神采,還有兩個黑黑的眼窩,乾裂的嘴唇抖顫著,臉上的蒼桑,使她看上去比實際年齡老,三十二歲的她,好像已經差不多四十了。

這樣的一張臉,卻叫七巧軟下心來「天晚了這裡會很冷,你趁日落前趕快回家吧。」

那女人沒有說話,只是搖了搖頭。

「你沒有家?」七巧住在這裡十多年了,胡同裡家家戶戶她都認識,但從來也沒有見過這個女人,她的家,大概不在這胡同。

女人依然一言不發,只是搖頭。

七巧呼了一口氣,在寒冬裡,化作一團白煙「你先進來屋裡好不好?」

女人看著七巧那五官分明秀麗的臉,不知是呆了還是猶豫,不作反應。

「來,我扶你。」七巧伸手捉住了她的膀子,把她拉起,扶著她走進屋裡去。那女人沒有反抗,任由七巧擺佈,眼睛沒有離開過七巧的臉。七巧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把一個佰生人拉到屋裡去的,她只是突然很想這樣做,覺得這是她應做的事。可能她自己也曾經無依無靠,所以想幫同病相憐的人一把。

七巧叫見喜給那女人倒水,自己則去找了半個蕃薯給她吃。女人拿著蕃薯,卻沒有吃「來,不要緊,吃吧。」七巧把蕃薯推到她的口邊,她才慢慢的張開口吃。

「你叫什麼名字?」七巧問。

「銀鳳….」女人終於開口說話了「你人真好。」

七巧一笑「你從那裡來的?你的家呢?」

「我是山裡人。」銀鳳一邊咬著蕃薯一邊答「家裡窮,兒子也挨餓了,夫家就叫我下山做工。」

山裡人,七巧是有聽說過的,郊區的山上,住了不少很窮的人,山路險,山外的人從不會跑到山上去的,那裡是名副其實的窮鄉僻壤,生活苦得不得了,偶爾也有人像銀鳳一樣,下山碰碰運氣。

「你今晚就先住在這裡,待在外面你會冷死的。」七巧提議。

「我不可以打擾你的,你已經夠好人了。」

「沒有打擾不打擾的,這裡就只有我和見喜,沒關係的。」

「你夫君呢?」

「我守寡十年了。」七巧輕輕說。「你留下來吧,明天再作打算,你不嫌棄,這裡有一個小小的房間。」

「我怎會嫌棄呢?」銀鳳不敢相信自己的運氣。她在這一帶流落已經好幾天,人趕她,甚至連狗也趕她,她以為自己會捱不下去的,但現在竟有一個如此美麗的人救濟自己,她的一雙鳳眼,一直充滿了說不出的感情,憂鬱得好溫柔,這種眼神,只屬於背負著經歷的人。她是一個什麼的故事呢?銀鳳很想知道,她抗拒不了留下來欲望。

炭盤升出微微的熱煙,見喜看著娘親,覺得娘親的眼角中,除了平日的哀傷,好像多了一絲興奮,是一種從沒出現過的光彩,叫她感到佰生,自那個啊姨跨過門檻的一刻,這間老屋,變得跟從前不一樣了。

[ 本帖最後由 kappa0301 於 2006-12-26 12:52 PM 編輯 ]



實用相關搜尋: 讀書 眼睛

TOP HOME

丈夫不下山,竟叫老婆下山,這是什麼男人.....???


熱門搜尋: diamond gia 結婚 介子 耳環
治世之庸材,
       亂世之魔頭。

TOP HOME

引用:
原帖由 翼飛 於 2006-8-20 11:30 PM 發表
丈夫不下山,竟叫老婆下山,這是什麼男人.....???
臭男人。




Only  can  depend  on  sacrifices  the   achievement  to  be  eternal .


                                       -  Senspaney  Aryan  Vangohglen .

TOP HOME

引用:
原帖由 +SibeRia.. 於 2006-8-20 11:44 PM 發表



臭男人。
狼姑娘這句不是一竹竿打一船人吧?







治世之庸材,
       亂世之魔頭。

TOP HOME

[隱藏]
引用:
原帖由 翼飛 於 2006-8-20 11:52 PM 發表


狼姑娘這句不是一竹竿打一船人吧?
你覺得呢?

在某狼眼中,就只有我師父,好多了。







Only  can  depend  on  sacrifices  the   achievement  to  be  eternal .


                                       -  Senspaney  Aryan  Vangohglen .

TOP HOME

果然是個臭男人!!






深 愛 深 雪 。

男 僕 招 募 中 。

5 2 4 夢 醒 夢 還 在,那 份 感 動 尚 在 血 液 流 動 。

謝 謝 你 們 兌 現 三 年 前 的 承 諾 。

貳 零 壹 貳 香 港 見 。

腐 女 再 生 。

文 版 不 歡 迎 五 毛 黨 , 五 毛請 繞 道 。

TOP HOME

引用:
原帖由 +SibeRia.. 於 2006-8-20 11:55 PM 發表

你覺得呢?

在某狼眼中,就只有我師父,好多了。
狼姑娘未免當世間無人啦,好的男人可未死光啊!
能當狼姑娘師尊,令師肯定是非凡之人,可恨拙眼不識荊;有機會還請姑娘多請他老人家上來Uwants走走。
治世之庸材,
       亂世之魔頭。

TOP HOME

引用:
原帖由 翼飛 於 2006-8-21 10:09 PM 發表


狼姑娘未免當世間無人啦,好的男人可未死光啊!
能當狼姑娘師尊,令師肯定是非凡之人,可恨拙眼不識荊;有機會還請姑娘多請他老人家上來Uwants走走。
世間好男人太少, 壞男人太多

能造就壞女人的只有壞男人。




深 愛 深 雪 。

男 僕 招 募 中 。

5 2 4 夢 醒 夢 還 在,那 份 感 動 尚 在 血 液 流 動 。

謝 謝 你 們 兌 現 三 年 前 的 承 諾 。

貳 零 壹 貳 香 港 見 。

腐 女 再 生 。

文 版 不 歡 迎 五 毛 黨 , 五 毛請 繞 道 。

TOP HOME

引用:
原帖由 翼飛 於 2006-8-21 10:09 PM 發表


狼姑娘未免當世間無人啦,好的男人可未死光啊!
能當狼姑娘師尊,令師肯定是非凡之人,可恨拙眼不識荊;有機會還請姑娘多請他老人家上來Uwants走走。
某狼的師父不太喜歡用電腦,飲酒吟詩,舞刀弄劍才是他愛好。



實用相關搜尋: 電腦 飲酒
Only  can  depend  on  sacrifices  the   achievement  to  be  eternal .


                                       -  Senspaney  Aryan  Vangohglen .

TOP HOME

引用:
原帖由 文非 於 2006-8-21 10:15 PM 發表



世間好男人太少, 壞男人太多

能造就壞女人的只有壞男人。
男人,永遠不及女人壞。(點煙)







Only  can  depend  on  sacrifices  the   achievement  to  be  eternal .


                                       -  Senspaney  Aryan  Vangohglen .

TOP HOME

引用:
原帖由 翼飛 於 2006-8-21 10:09 PM 發表


狼姑娘未免當世間無人啦,好的男人可未死光啊!
能當狼姑娘師尊,令師肯定是非凡之人,可恨拙眼不識荊;有機會還請姑娘多請他老人家上來Uwants走走。
翼飛心道 : 我不是好男人,我是好男孩



熱門搜尋: stainless steel 塑膠 文件夾 升降台
Foreman – “His right testicle is almost twice as big as his left.”
House – “Cool.”

TOP HOME

第二章 [已更新]

二,  蹴罷秋千  起來慵整纖纖手 露濃花瘦  薄汗輕衣透 <<李清照.點絳唇>>

那一夜,七巧輾轉反側,徹夜無眠,與一壁之隔的銀鳳形成強烈對比。

她不是怕自己引狼入室,銀鳳不似是壞人,只是一個境況比自己差的人,但七巧就是不習慣有第三個人待在這間屋。

七年了,這老屋冷清了足足七年。

七巧知道,她可以將銀鳳送去附近的廟裡,甚至將她趕走,反正不關她的事。

但她沒有,反而很想銀鳳可以留下。在銀鳳空洞的眼神裡,七巧彷彿看到些什麼的,她想再看清楚一點。

思緒縈繞著七巧直至遠處傳來村人趕牛車上早市的咯咯聲,村婦也開始挑著水桶走過,還有早出人在雞啼前出門的開門聲。

開門聲?

七巧立刻從床上跳起來,順手抓起床邊的破棉衣披在身上,就往屋外跑,自半開的門縫間,可以見到一個穿著白色粗麻衣的背影。

到七巧追上那身影時,銀鳳已經走到弄堂口了,七巧抓著銀鳳的手腕,問她「你要往哪兒去?」

銀鳳將七巧拉到弄堂裡,低聲說「我不可以打擾你們,昨晚已經……」

「那你可以往哪兒去?去露宿還是再坐在人家門前?」

「我不知道,但我不可以給你們麻煩。」銀鳳想掙脫七巧的抓握,但七巧反而用兩隻手將她抓得更緊。

「留下來吧,想到法子以後我不會不讓你走。」七巧放軟聲音,勸銀鳳留下「我也試過無依無靠。」

銀鳳的手不再掙扎,只懂怔怔的看著七巧略為蒼白的臉,清秀的五官下埋著太多愁苦,令她更想了解七巧「嗯。」銀鳳點點頭,就任由七巧將她拉回屋子去,就像昨晚七巧拉她進屋時一樣,但這次,她卻發現七巧的手小得像小女孩一樣,卻比一個大男人更有力。

到她們回到屋裡的時候,見喜已經起了床餵雞,她看著娘親牽著銀鳳進屋,臉上帶著跟昨晚一樣的神彩,就像一個二十不到的少女,有一種說不出的陌生,在她的記憶中,娘親總有點愁眉深鎖的淒楚,怎麼一個粗黑的啊姨,自出現的第一刻開始,就改變了自己印象中的娘親?

見喜雖然對眼前的畫面不解,倒也沒說些什麼,反而是七巧走到見喜身邊蹲下,抓著見喜的肩膀,柔柔的問「銀鳳姨跟我們多待一陣子好嗎?」

見喜想不到說不的理由,也就順從的點點頭,七巧摸摸見喜的辮子,說「乖,回屋裡去吃饅頭,然後就上學去。」見喜又點點頭,往屋裡跑去,剩下七巧一個蹲在原地,不斷思索自己硬將銀鳳留下的原因,卻連自己也覺得自己莫名其妙。

銀鳳不要七巧白養她,她見七巧家徒四壁,屋子裡都是破木椅木桌,就知七巧將她留下是不易的事。自見喜上學後,銀禦就替七巧挑水破柴,什麼都幹,好讓七巧可多做刺繡。銀鳳是山裡人,長得高頭大馬,粗壯健碩,什麼粗活兒都幹得來,卻做不出七巧銀針下的喜鵲鳳凰。

「你想到城裡打工?」午後七巧問銀鳳。

銀鳳點點頭,就仰頭看著未冬的太陽。「咱們附近的城雖比鄉下地方好,但也不是什麼大城市,工作不易覓。」七巧雖是鄉下的婦道人家,不太知道城裡的事,但久不久也會聽說到城中什麼國民黨軍跟共產黨軍鬥,官府不穩定,生意難做什麼的,聽個一知半解。

「那管得這麼多?山上的兒子在等我,他生活更不易。」銀鳳也有她的無奈處。

「你兒子多大?」

「十三,明年可能也會下山找活兒。」銀鳳說起她的兒子,眼角泛起一絲笑意,摺出幾道幼紋。

「明天我去送刺繡給城裡的花姑娘,我們順便去打聽一下有啥活兒幹。」七巧說完又拿起繡屏一針一針的刺。

「謝謝你,我不會在這裡白吃白喝的。」銀鳳覺得七巧是她一生中最大的運氣。

「慢慢來吧,這裡就只有我和見喜,也樂得有人陪陪我。」七巧輕輕笑著,她一直也想有個伴兒,一個小女人帶著一個女兒的生活其實很寂寞。

「今天晚上我給你們做包子,我最會做這個,我兒子也最喜歡。」

「好,我來幫你。」七巧說完就放下針線,往廚房裡找麵粉。

木桌上轉眼就變得白濛濛,只有那雙黝黑粗糙的手在麵粉間游走,畫出一個個啡木色的圓圈。那雙黝黑的手,瞬間就沾得啡啡白白。七巧看著銀鳳的手,在碗裡沾些水,灑在麵粉和銀鳳的手上,在麵粉上,七巧的手幾乎融合得天衣無縫。她搓搓自己那雙得天獨厚的手,靈巧,細白,嫩滑,從不受多年勞苦摧殘。不自覺間,七巧將她的手滑進麵粉堆中,搓著麵粉,也搓著銀鳳的手,細意感受麵粉的細滑和銀鳳的粗糙,在兩種質感間,七巧傻乎乎的笑著,完全沒有留意銀鳳的手早就停了下來,愣愣地看著七巧的側臉,想將手自粉堆抽出,雙手卻又不聽使喚,只覺得七巧的孩子氣被那份哀愁掩蓋得太過份。

剛從學校回家的見喜側著頭,看著這不尋常的一幕,預感到有些東西,將會變得不一樣,但卻不明白會是怎麼的一回事。



實用相關搜尋:

TOP HOME

唔錯ar.....keep going~~!!



TOP HOME

引用:
原帖由 文非 於 2006-8-21 10:15 PM 發表
世間好男人太少, 壞男人太多
能造就壞女人的只有壞男人。
便把責任推卸給別人,牛不想喝水,誰拉得下牠的脖子?
引用:
原帖由 +SibeRia.. 於 2006-8-21 10:38 PM 發表
某狼的師父不太喜歡用電腦,飲酒吟詩,舞刀弄劍才是他愛好。
在下要改口喊他老一聲大俠了。
引用:
原帖由 kcufgf 於 2006-8-21 10:39 PM 發表
翼飛心道 : 我不是好男人,我是好男孩
在下也想,不過事實不然......



實用相關搜尋: 電腦 飲酒
治世之庸材,
       亂世之魔頭。

TOP HOME

[隱藏]
引用:
原帖由 翼飛 於 2006-8-22 10:29 PM 發表


便把責任推卸給別人,牛不想喝水,誰拉得下牠的脖子?



在下要改口喊他老一聲大俠了。



在下也想,不過事實不然......
女人變壞, 因為她曾被男人傷害過罷。
(我猜)

我也是壞, 我是個壞女皇XDD



熱門搜尋: diamond gia 結婚 介子 耳環 pn diamond
深 愛 深 雪 。

男 僕 招 募 中 。

5 2 4 夢 醒 夢 還 在,那 份 感 動 尚 在 血 液 流 動 。

謝 謝 你 們 兌 現 三 年 前 的 承 諾 。

貳 零 壹 貳 香 港 見 。

腐 女 再 生 。

文 版 不 歡 迎 五 毛 黨 , 五 毛請 繞 道 。

TOP HOME

伸延閱讀
 提示:支持鍵盤翻頁 ←左 右→ 發新話題發佈投票

重要聲明:本討論區是以即時上載留言的方式運作,Uwants.com討論區對所有留言的真實性、完整性及立場等,不負任何法律責任。而一切留言之言論只代表留言者個人意見,並非本網站之立場,讀者及用戶不應信賴內容,並應自行判斷內容之真實性。於有關情形下,讀者及用戶應尋求專業意見(如涉及醫療、法律或投資等問題)。 由於本討論區受到「即時上載留言」運作方式所規限,故不能完全監察所有留言,若讀者及用戶發現有留言出現問題,請聯絡我們。Uwants.com討論區有權刪除任何留言及拒絕任何人士上載留言 (刪除前或不會作事先警告及通知 ),同時亦有不刪除留言的權利,如有任何爭議,管理員擁有最終的詮釋權。用戶切勿撰寫粗言穢語、誹謗、渲染色情暴力或人身攻擊的言論,敬請自律。本網站保留一切法律權利。


Copyright © 2003- Uwants.com All Right Reserved.
版權所有,不得轉載。

10.0.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