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wants TV消閒生活手機討論遊戲地帶影視娛樂校園生活數碼科技寵物樂園學術文化體育世界購物廣場時事投資貼圖影片上班一族美容纖體戀愛婚姻汽車討論成人資訊博彩娛樂資源交流站務管理
發帖
註冊 登入/註冊 微博



追帖 打印

[兩岸] 李銳:習要搞終身制 指中國文化易致個人崇拜



李銳:習要搞終身制 指中國文化易致個人崇拜

[隱藏]
共產黨仲有人係清醒同敢言,可惜佢地都嗰頭近,對民意影響有限。

可憐中國人永遠學唔精。


————————————————

https://news.mingpao.com/pns/dailynews/web_tc/article/20180311/s00013/1520704397236
2018年3月10日 星期六
修憲今表決 李銳:習要搞終身制 指中國文化易致個人崇拜

圖2之1 - 101歲的李銳指中國文化容易產生個人崇拜,對於修改憲法建議刪 . . . . . . (明報記者攝)
圖2之2

【明報專訊】全國人大今日下午將投票表決憲法修正案草案,預料勢將通過,當中對國家主席的任期限制將會刪除。不過,見證了中共歷史的百歲老人、曾擔任毛澤東秘書的中組部前常務副部長李銳對此非常不屑,指「習近平要搞終身制」。他又表示,中國文化易導致個人崇拜,中國人才產生毛澤東、習近平,「中國人容易俘虜過來,現在哪一個省的幹部不擁護習近平?報紙上天天吹捧,我看都不看」。

原籍湖南的李銳下個月滿101歲,稍有耳背,要與他大聲說話。記者到訪時,他身邊放着一份美國之音2月28日《習近平與終身制》的打印稿,他指着標題感慨地說,「習近平要搞終身制!」。記者問他是否有對今屆兩會提意見,他則取出自己十九大時寫的「書面發言」,大意是不滿當局打壓敢言的歷史雜誌《炎黃春秋》,希望廣開言路,提高黨在人民中的信任度。

希望廣開言路

記者問他對於修改任期限制的看法,他指中國文化容易產生個人崇拜,從孔孟之道「天地君親師」開始,一個國家要由一個人去管,「農民戰爭是因為不喜歡這個皇帝了,搞掉一個皇帝又培養一個皇帝」。「西方的政治文明是反對個人崇拜的。Personal cult在英語裏和邪教(cult)是一個詞。」李銳說,「蘇聯垮了,中國沒有垮,因為中國的文化傳統把共產黨保存下來了。你看毛澤東的照片還掛在天安門,他的屍體還放在天安門。」

「中國這個國家,就能產生毛澤東這樣的人,現在又產生一個習近平」,李銳說,世界上就剩下朝鮮中國,「越南變了,古巴也變了」。

記者問他鄧小平當年廢除終身制,他回答道,「他(鄧小平)那個時候,經濟要開放了,(廢除終身制)為的是這個。這個人是半個毛澤東。他講好話,毛澤東也講好話,講點好話算什麼,他過去就忘記了」。

「中國人容易俘虜 」

「現在還是馬克思列寧主義,毛澤東思想,後面一大堆」,李銳對「習思想」也十分反感,「紅二代現在有些人,保護毛澤東保護得厲害,習近平也保護毛澤東,他不保護毛澤東他自己就垮了」「中國人容易俘虜過來,現在哪個省的幹部不擁護習近平?報紙上天天吹捧,電視也是。沒意思,我看都不看。我當然看報,但《人民日報》我已經幾十年不看,天天空話屁話。」

李銳說,自己當年是不滿蔣介石對抗日的態度才加入中共,「日本人他不打,被日本人欺負得太厲害了,要亡國了,我們很憤怒,那個時候年輕,追求共產黨,這樣子來(延安)的。」但是他曾經在延安「搶救運動」中被誣為特務關押1年多,文革中被關在秦城8年多,「我漸漸對這個黨、對毛澤東有了我的認識」。

至於中國怎麼解決當前的問題,李稱,「中國的社會同毛澤東時代相比不一樣,有個網(互聯網)了」,他引用同樣是超過百歲的漢語學家周有光說,世界在進步、在發展,中國離不開世界,「中國人什麼時候能變成像世界一樣?就朝這個方向努力」。

明報兩會採訪組 陳子凌 李泉 鄭海龍 龐皎明 何宛兒 林迎 北京報道
思福亦思禍 鬥智不鬥氣

民主係按民意移交權力嘅制度,但「一黨專政」規定所有政黨同人民代表都要「聽黨指揮」,共產黨永遠唔使交出權力,所以只能係「假民主」。

民主只畀人民自治權力,法治、人權、自由只保障個人有公平合理機會。冇辦法靠自己努力爭取幸福,就唔好賴個制度。

回覆 引用 TOP

李銳無非是想中國學蘇聯般解體亡國

中國正正是由於人民集體緬懷毛主席,才躱得過蘇東波之劫
要知道蘇聯解體的禍根,可是源於斯太林被蘇聯那些思維跟李銳半斤八兩的蘇奸,用現在李銳拿所謂"個人崇拜"為藉口去抹黑毛主席的手法來否定






回覆 引用 TOP

這份以“個人崇拜”為藉口來否定領導人的報告,埋下蘇聯崩塌的伏筆!中國必須警惕國內類似的讒言

蘇聯,一個曾經與美國可以相提並論的世界另一霸主,為甚麼後來就轟然崩塌?這是近20多年來很多人熱衷討論、分析的一個重要問題。但是答案,似乎有很多。

不過,更多人認為,62年前,1956年2月25日凌晨,時任蘇聯最高領導人赫魯曉夫做出的那份《關於個人崇拜及其後果》的“秘密報告”,為這個國家後來的命運埋下了伏筆。


混亂

1956年2月14日,蘇聯共產黨第二十次代表大會召開,當時擔任蘇共中央第一書記的赫魯曉夫主持這次大會。


而曾經領導蘇聯近30年的斯太林在三年前去世。

蘇聯共產黨第二十次代表大會原本計劃是從1956年的2月14日開始,到2月24日閉幕。出席會議的共有約1400名代表,其中近40%是在斯太林逝世後提拔起來的。

赫魯曉夫向大會作了黨中央工作總結報告,他否定了列寧同志的一些理論,認為世界力量對比正發生巨大的變化,因此世界大戰“不是註定不可避免的”。主張不同制度的國家“和平共處”。他還認為某些資本主義國家可能“和平過渡”到社會主義。

大會選出了以赫魯曉夫為首的中央委員會。會議到此結束了?

並沒有!

2月24日大會閉幕這天的深夜,2月25日凌晨,赫魯曉夫突然向大會的代表們作了秘密報告,事先並沒有人知道還有這份報告的存在。


這份以《關於個人崇拜及其後果》為題的報告,從根本上否定了斯太林,以及斯太林執政時的各種理論,指出斯太林主義的錯誤,要求肅清個人崇拜在各個領域的流毒和影響。

這份報告給斯太林羅列了七大罪狀:個人崇拜、破壞法治、在衛國戰爭中的(指揮)錯誤、在民族問題上的錯誤、在和南斯拉夫關係上的錯誤、在經濟政策方面的錯誤和實行個人獨裁。

據與會者的回憶資料,當赫魯曉夫宣讀這份秘密報告時,會場上的氣氛異常壓抑和緊張,甚至有人當場暈倒。報告引起了蘇聯人民極大的思想混亂。有人接受報告的基調,但更多的人認為,秘密報告是對斯太林的誹謗,把一切罪過都推到斯太林身上是不公正的,

可以說,這份“秘密報告”不但讓蘇聯在思想上陷入突然的混亂,也對世界形勢和社會主義陣營產生了巨大的影響。

最突出的事例是,1956年3月7日至9日,格魯吉亞的第比利斯市發生大規模流血事件,對批判斯太林強烈不滿的人群與軍警發生衝突,造成數百人傷亡,大批“肇事者”被判處1年至10年的有期徒刑。


在赫魯曉夫秘密報告的影響下,1956年6月,波蘭發生“波茲南事件”。波茲南斯太林機車車輛廠1.6萬多名工人舉行罷工和遊行示威,不少群眾加入遊行隊伍。遊行最後演變成暴亂,造成數十人死亡,200多人受傷,幾百人被捕。

赫魯曉夫和蘇聯其他領導人於10月19日飛往華沙,同時蘇聯坦克兵團向華沙推進。波蘭領導人堅決予以抵制。中國共產黨規勸蘇聯領導人不要使用武力,終於產生效果。“波茲南事件”後,東歐一些國家社會動蕩加劇。

1956年10月,又發生“匈牙利事件”。布達佩斯從10月23日清晨起,先是幾千名大學生,隨後增加到大約10余萬市民舉行示威遊行。示威遊行進一步激化矛盾。當天夜晚,一批暴亂份子武裝襲擊國家廣播大樓,隨即攻佔電台以及一些武器倉庫和警察哨所。此後,暴亂波及全國。

1956年11月4日,以卡達爾為總理的匈牙利工農革命政府宣告成立,提出請求蘇聯部隊幫助恢復國內秩序。同日,蘇軍進入布達佩斯,平息了騷亂。一些政治人物被捕並被處死。此後,盡管對“匈牙利事件”的性質評說不一,但是事件由於蘇共二十大引發,則是無可置疑的。


交惡

在蘇共舉行二十大時,中共中央也派代表團參加了。中國方面認為,赫魯曉夫在蘇共二十大全盤否定斯太林的觀點是不對的。

中共認為“斯太林是三分錯誤,七分成績,總起來還是一個偉大的馬克思主義者……三七開的評價比較合適。”中國認為否定斯太林是醜化共產主義運動,給帝國主義者以可乘之機;蘇聯則認為要解除個人迷信給蘇聯帶來的沉重影響,讓蘇聯更好地發展。

所以,中共中央一方面採取維護斯太林的立場,一方面開始以蘇聯為鑒戒,認為赫魯曉夫的觀點片面狹隘,對其不經組織討論擅自全盤否定斯太林,嚴重醜化社會主義事業的行為展開了嚴肅的批評。這也為中蘇後來的關係惡化埋下了伏筆。

1958年4月和7月,中共要求蘇聯提供之前承諾給予的核武器及核潛艇,蘇聯則提出兩個條件作為交換:第一,要在中國領土上建設用於軍事的長波電台;第二,在中國領海與中方組建聯合艦隊。

在建設長波電台問題上,毛澤東主席認為這牽涉到主權問題,於是提出:中方出一半資金,蘇聯出另一半資金和全部技術,但長波電台主權屬於中國,被蘇聯拒絕。

而組建聯合艦隊一事,毛澤東主席則認為蘇聯企圖軍事控制中國。中國當時海軍十分薄弱,即使組建聯合艦隊,也無能力共享蘇聯的海岸線。毛澤東後來在回憶這件事時說:“事實上同蘇聯鬧翻是1958年,他們在軍事上控制中國,我們不幹。”

1959年10月初,赫魯曉夫訪問中國參加建國十週年活動,其間和毛澤東等中國領導人發生爭論。因為在此之前發生了一個重大事件,赫魯曉夫訪問美國和蘇美兩國首腦舉行的戴維營會談。

對於這件事,雖然當時各國輿論都予以積極評價,但對彼時的中國來說,面對昔日的“老大哥”,開始與霸佔著自己領土的美帝國主義呼朋喚友的事實,不能不認為自己已經被出賣、被拋棄了。

1960年初,雖然中蘇均表示要團結,但要對方改正做法。4月22日,中共發表了《列寧主義萬歲》等三篇文章,公開點名批評了南斯拉夫修正主義,實際矛頭則指向赫魯曉夫。

6月底,蘇共在50多個國家共產黨參加的布加勒斯特會議上,組織圍攻中共代表團,試圖在理論上壓服中共。7月16日,蘇聯政府正式照會中國外交部,限期召回全部在華工作的蘇聯專家,銷毀部份技術圖紙,從而撕毀了與中國合作的幾乎所有經濟合同。

從整體上看,從這個時候起,中國開始了探索適合自身情況的建設社會主義正確道路。

[ 本帖最後由 ksskkkr 於 2018-3-12 02:17 AM 編輯 ]




回覆 引用 TOP

這份以“個人崇拜”為藉口來否定領導人的報告,埋下蘇聯崩塌的伏筆!中國必須警惕國內類似的讒言

反思

自1929年誕生了斯太林的首座塑像後,作為共產主義革命領袖列寧的親密夥伴,斯太林各種造型的塑像就在蘇聯,以及社會主義陣營國家如雨後春筍般冒出來。

上世紀30年代至40年代,蘇聯各地已經處於列寧和斯太林兩位領袖的俯視之下,他們的塑像遍佈廣場、花園、碼頭、車站、機關、院校,塑像的高度、式樣、材質各異。但是,在蘇共二十大之後,蘇聯境內外的斯太林的塑像就遭遇被拆毀的厄運。


在經歷了蘇聯解體,俄羅斯接受西方國家“療法”經濟陷入崩潰邊緣等噩夢後,步入普京時代的俄羅斯民眾又如何看待當年的領袖斯太林?

實際上,蘇聯解體後,俄羅斯不但沒有發生針對剩下的那幾十座斯太林像的破壞活動,相反在進入21世紀之後還迎來了一股“斯太林熱”。在這股熱潮的推動下,俄各地又新建了30多座斯太林塑像。

普京當局要求歷史教科書正面宣傳斯太林,部份民眾亦對斯太林作出正面評價,都是這一熱潮的反映。這折射出的東西值得玩味:蘇聯解體後,“大國地位”衰落,不少人認為蘇聯時代是世界上與美國並駕齊驅的強國”,全賴斯太林這種“強硬慈父”式人物貢獻。


2017年6月底,在由俄羅斯獨立調查機構列瓦達中心所作的民意調查中,俄羅斯民眾被要求選出有史以來10位最偉大人物。

結果令人吃驚:前蘇聯領導人斯太林以38%的支持率脫穎而出,名列第一。斯太林擊敗了現任俄羅斯總統普京,成為俄國民眾心中最偉大的歷史人物。

顯然,60多年經歷的那些坎坷,讓俄羅斯人有了更深刻的認識。

斯太林對蘇聯有著巨大貢獻。蘇聯在斯太林時期取得了很多驕人的成績,不僅戰勝了法西斯主義,取得了衛國戰爭的勝利,而且率先實現了工業化,軍事、經濟實力都得到了加強,成為匹敵美國的超級大國,這是不爭的事實。

赫魯曉夫不像斯太林那樣了解民族的基礎和本國的歷史,對他來說社會主義只是抽象的理論概念,他總是企圖通過主觀意志使現實適合於抽象的理論。另一方面,他所具有的冒險想像力使得自己的行為缺乏絲毫的理論原則,這對於蘇聯來說是非常危險的。


時隔62年,我們再看看當初赫魯曉夫以“秘密報告”,全盤否定對蘇聯有著巨大貢獻的領導人,更應該明白客觀評價我們的領導人為國家做出的功績是多麼重要。

再看看62年來,從蘇聯到俄羅斯的經歷,那些倒退、失敗、混亂,讓我們更應該明白,珍惜中國的現在多麼重要,中國的今天來之不易。

然而,今天我們國內仍有一些人在歪曲、詆譭開國領導人的名譽和他們的功績。這是很危險的!

前蘇聯曾經犯下的錯誤,我們沒理由再犯,我們也不能再犯。


http://www.globalview.cn/html/history/info_23193.html






回覆 引用 TOP

[隱藏]
原來共產主義就是帝制

共慘黨為何要消滅中華民國   就因為中華民國打倒帝制
不惜勾結皇軍夾攻屠殺中國人

[ 本帖最後由 hk951 於 2018-3-12 08:13 PM 編輯 ]

回覆 引用 TOP

回樓上

收啦你,日本仔
成日都出你們最叻的歪曲歷史,來老屈打到日寇一仆一碌的共產黨勾結你的皇軍祖先,兼顛倒黑白來美化任由你們日本仔侵略屠殺中國人的中華民國這個人間地獄政權






回覆 引用 TOP

引用:
原帖由 hk951 於 2018-3-12 20:00 發表
原來共產主義就是帝制  ...


共產主義就係「黨天下」嘅思想,比起帝制嘅「家天下」,其實只係五十步笑百步。

到最後,共產黨黨員成為現代版嘅「皇族」,平民卻依然係平民,由始至終冇進步過。






思福亦思禍 鬥智不鬥氣

民主係按民意移交權力嘅制度,但「一黨專政」規定所有政黨同人民代表都要「聽黨指揮」,共產黨永遠唔使交出權力,所以只能係「假民主」。

民主只畀人民自治權力,法治、人權、自由只保障個人有公平合理機會。冇辦法靠自己努力爭取幸福,就唔好賴個制度。

回覆 引用 TOP

回樓上

你嘅顛倒是非的功夫,跟隻日本仔可是不相伯仲

共產主義明明就是無分「黨」或「民」,要社會上下都一家親,你卻係度胡言亂語來抹黑唱衰共產主義




回覆 引用 TOP

人民要「聽黨指揮」,就可能「黨民一體」。

共產黨會唔會話黨要「聽民指揮」吖?唔會家嘛,人民上訪畀共產黨捉去坐監、人民發言畀共產黨禁言,共產黨又點會「聽民指揮」呢?

由始可見,人民同共產黨之間嘅權力並不對等,亦所以兩者冇可能「一體」。
思福亦思禍 鬥智不鬥氣

民主係按民意移交權力嘅制度,但「一黨專政」規定所有政黨同人民代表都要「聽黨指揮」,共產黨永遠唔使交出權力,所以只能係「假民主」。

民主只畀人民自治權力,法治、人權、自由只保障個人有公平合理機會。冇辦法靠自己努力爭取幸福,就唔好賴個制度。

回覆 引用 TOP

回樓上

[隱藏]
你只是講共產黨叫人民「聽黨指揮」那邊,卻完全當「為人民服務」之下聽人民的訴求來指揮國家路線來達成的「黨民一體」不存在,還不是在顛倒是非嗎?
而且你講的人民上訪被捉去坐監、發言被禁言等等現象,都是反共產主義的偽共特色黨所為,所以不要扣到共產黨的頭上去

回覆 引用 TOP

共產黨的確係有講過「為人民服務」,但從來講過黨要「聽民指揮」。呢個係事實。

「為人民服務」同「聽民指揮」,係兩個層次嘅事,唔可以搞亂。
思福亦思禍 鬥智不鬥氣

民主係按民意移交權力嘅制度,但「一黨專政」規定所有政黨同人民代表都要「聽黨指揮」,共產黨永遠唔使交出權力,所以只能係「假民主」。

民主只畀人民自治權力,法治、人權、自由只保障個人有公平合理機會。冇辦法靠自己努力爭取幸福,就唔好賴個制度。

回覆 引用 TOP

回樓上

改革開放之前,人民在大字報上寫乜,共產黨的官員基本上就要做乜,乜這不算「聽民指揮」咩?

回覆 引用 TOP

梗係唔算。冇講過就係冇講過,你點可以揾第二樣嘢嚟「當」係?

大字報有寫好多嘢,但共產黨唔係樣樣照做,而係揀嚟做,做唔做、甚至乎大字報寫乜,都完全由共產黨操控。稍有唔啱聽,就落得儲安平嘅下場,畀共產黨整死。咁梗係唔算「聽民指揮」啦。

真正「聽民指揮」,就唔會截住上訪嘅人,更唔會花成幾萬億請班五毛上網刪文同灌水㗎。




思福亦思禍 鬥智不鬥氣

民主係按民意移交權力嘅制度,但「一黨專政」規定所有政黨同人民代表都要「聽黨指揮」,共產黨永遠唔使交出權力,所以只能係「假民主」。

民主只畀人民自治權力,法治、人權、自由只保障個人有公平合理機會。冇辦法靠自己努力爭取幸福,就唔好賴個制度。

回覆 引用 TOP

回樓上

大佬哇,邊有唔啱聽就畀共產黨整死架?
當年人民寫大字報可是指住個黨官來鬧都冇事,反而是個黨官要被捉去審核架
而且自己都好職業性地上網灌水來反共反華的你,挖埋自己隱姓埋名的儲安平出來老屈共產黨,跟你成日都將"偽共特色黨"截住上訪的人的責任扣到共產黨的頭上一樣

再說,平日話"中國政府都係講一樣做第二樣"的你,唔係好鍾意按照"要以中國政府做乜而非它講乜"做衡量中國政府有沒有做到一樣嘢的標準嗎?
點解如今你又突然單憑中國政府有冇講過一句說話,來評定它有沒有做到「聽民指揮」嘅?又在將個龍門搬到暈呀?

回覆 引用 TOP

40多年前的工廠原來如此民主!

[隱藏]
馬曉玲

  這個世界上,究竟有沒有一個公司,或是工廠,能夠充分地聽取員工意見,實行民主管理的呢?

  有,或者說,曾經有過。

  四十多年前,準確來說,是1971年的時候,兩位名叫伊文思與羅麗丹的歐洲人來到中國,拍攝了一部紀錄片,名叫《第二次長征》,後改名為《愚公移山》。

  此二人中,伊文思是“中國人民的老朋友”,他曾多次來到中國,記錄了上世紀新舊中國的各種面貌。而他本人,則自1924年在“高等經濟學院”畢業進工廠實習後,就明確表示自己要“站在工人一邊”。

  紀錄片《愚公移山》共有12集,是伊文思拍攝過的紀錄片裡最為恢弘的一部,而這部紀錄片,更是成為全世界觀影人數最多的紀錄片。

  紀錄片的第四集,名叫《上海汽輪機廠》。

  在拍攝之前,有人向伊文思和羅麗丹推薦了十多家適合拍攝的工廠,但他倆沒有從這些推薦的工廠裡進行拍攝,而上選擇了上海汽輪機廠,唯一的理由是“沒有任何人提起過它,它默默無聞”。

  四十多年前的工廠是甚麼樣子的呢?按照今天普遍的說法,那應該是“生產處於崩潰邊緣”,又或者是“工人懶散”的樣子。

  那時候的工廠,那是怎麼個生產崩潰法?

  按照今天的標準,一個工廠的興旺,似乎是要整天24小時開足馬力,工人時刻像繃緊的彈簧一樣,一直都在產線上忙得不可開交那才像樣。但在當時的上海汽輪機廠裡,工人每天從早上7點到下午5點工作,上下午各有20分鐘的休息時間,中午還有一個半小時的吃飯午休時間。一整天下來,還差10分鐘才夠八小時工作時間。

  但在這樣情況下,工人的生產效率,比幾年前還提高了幾倍。


  那時候的工人,又是怎麼個懶散法?

  按照今天的標準,好工人肯定得服從管理是吧?一個管理讓加班,工人說“不加!”管理肯定得說“你這個叼毛,信不信老子弄死你!”一個管理要求工人按照產量工作,工人要是說“產量太高啦,做不來”,那管理肯定得說“愛做就做,不做滾蛋,大把人要做,別嘰嘰哇哇的!”

  要是不服從管理的意志,那就是懶散咯。但四十多年前的工人,可不覺得這就是懶散。

  而且,當工人與管理幹部共同制定的計劃,幹部沒有發揮好作用的時候,工人是可以、而且是肯定會對幹部提出嚴肅的批評意見的。以前,那是一線工人因為生產計劃問題,對不夠果斷進行技術、管理等問題進行改革的管理幹部提出批評意見;現在,則是坐在辦公室的管理不滿工人無法完場他們自己制定的生產計劃,對工人提出批評意見、制定懲罰制度。呵呵,懶散的到底是誰?


  現在有許多工友給微工彙投稿,寫出了他們對公司或者工廠有各種各樣的不滿。但這些批評與不滿,有多少能夠反映到工廠管理裡去呢?就算工廠管理看到了,他們又能夠吸收多少呢?而且,別說吸收了,現在的管理能夠對這些不滿批評隻眼看隻眼閉就算不錯了,不少工廠管理看到文章之後還直接向騰訊後台投訴呢!


  這些後台裡被投訴、被警告的信息,全部都是與工人投稿反映不滿相關。

  但在四十多年前,工人要是不滿,那可是直接貼大字報。現在看到“大字報”三個字,那似乎就是各種人身攻擊的代名詞。但在紀錄片裡,大字報都是工人反映各種管理問題,希望管理能夠有所改進,促進生產。



  要是大字報還不能奏效,那工人就在職工代表大會上對管理領導當面提出批評。幾十上百個職工代表,對管理提意見,而且提的都是一針見血的意見。嗯嗯,怪不得現在職工代表大會這種形式基本上只能在法律條文裡頭看見了。



  看完紀錄片,隨便想了一下,其實也不過是50年不到的時間,這個社會就已經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一些曾經有過的東西也煙消雲散。但下一個50年,誰又能說得準會發生甚麼呢!


http://www.wyzxwk.com/Article/gongnong/2017/11/384781.html

回覆 引用 TOP



伸延閱讀
 27 12
 提示:支持鍵盤翻頁 ←左 右→ 發新話題發佈投票
請先登入
小貼士:
依家可以用“@”tag會員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