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討論
消閒生活手機討論遊戲地帶影視娛樂校園生活數碼科技寵物樂園學術文化體育世界購物廣場時事投資貼圖影片上班一族美容纖體戀愛婚姻汽車討論成人資訊博彩娛樂資源交流站務管理
發帖
註冊 登入/註冊 微博



收藏 訂閱 打印

[哲學] 好文共賞 - 近代保守主義



好文共賞 - 近代保守主義

[隱藏]
我在美國不時接觸到一些朋友,在經濟、文化議題上頗為右傾,但因為共和黨發起阿富汗戰爭和伊拉克戰爭,令他們無法接受,故只能「含淚」投票給民主黨。其實,回顧歷史,共和黨在外交政策上有着濃厚的「不干預主義」傳統,近數十年的「新保守派」(neoconservatives)對這一祖訓棄若敝屣,令人痛心疾首。

由於我以後會另文討論第一次世界大戰的背景和意義,所以現在由第二次世界大戰談起。珍珠港襲擊前,美國保守派對戰事態度紛紜。英國政府為了促使美國參戰支援,以間諜、賄賂、偽造民調等方式干預1940年總統選舉,支持民主黨的羅斯福連任,並確保共和黨唯一主張參戰的參選人Wendell Willkie取得該黨提名。【註】

珍珠港襲擊後,群情洶湧,美國國會通過對日本宣戰,而參眾兩院唯一一張反對票來自共和黨人Jeannette Rankin。有「Mr. Republican」之稱的參議員Robert Taft,雖然對宣戰決議案投下贊成票,卻於戰後強烈反對紐倫堡審判——他認為以追溯法令(ex post facto laws)進行成王敗寇的復仇式審判,是違反法治精神。雖然我不同意他這一見解,因為自然法(natural law)應該凌駕人為立法,但此事無疑反映了他在外交上的「鴿派」取態。

Robert Taft和不少其他民主、共和兩黨政治家,還有Albert Jay Nock、H. L. Mencken等文人,都可歸類為二十世紀上半葉的「舊右派」(Old Right)。他們既在經濟上反對新政(New Deal),又在外交上反對干預,甚至反對成立北約組織。

不少舊右派成員,尤其是記者John Flynn,都是美國史上最大反戰組織America First Committee的創會領袖,這個組織的名稱在今時今日或許能勾起一些聯想。

二戰塵埃落定之後,美國不少保守派思想領袖——包括憑1953年的The Conservative Mind一書而對戰後保守主義內政思想影響至巨的Russell Kirk——繼續秉持偃武息戈的外交理念。共和黨的艾森豪威爾總統打着結束韓戰的旗號上台,並提醒國民對「military-industrial complex」的好戰本色應加以警惕。

鷹派主張反客為主

然而,同一時間,部分保守派認為獨善其身的外交政策在冷戰年代已經不合時宜,主張美國在國際秩序中擔起更進取的角色。這種「新保守主義」思潮在共和黨內日漸增長,傳媒人巴克利(William F. Buckley)——雖然我在其他方面很欣賞他——在其主辦的保守派旗艦雜誌National Review大力排擠舊右派作者。到了七八十年代,新保守派已經「妹仔大過主人婆」,反成共和黨中的主流。

有說法指出,不少新保守派原本都是左翼托派分子(Trotskyites)。我對這些人事脈絡未有考證,但或許更重要的是,新保守主義在思想本質上確實跟共產主義不無相似之處。兩者都具有烏托邦式的夢想,並願意用武力改變世界。正如共產主義者願意為「國家」的利益而屠殺人民,新保守派為了在別國「推廣民主」,也會以別國無辜平民的性命——以及美國年輕人的性命——為代價。

九十年代,繼承舊右派反戰傳統的舊保守主義運動(paleoconservatism)日益成形,以終結美利堅帝國主義為己任的帕特.布坎南(Pat Buchanan)兩次參加共和黨總統初選,但未獲主流接受。小布殊於2000年競選總統時,也提倡「謙遜」(humble)的外交政策,反對美國在世界各地進行「國家重建」(nation building),可惜這一切在911襲擊後都被拋諸腦後。

前眾議員榮保羅(Ron Paul)於2008年和2012年參加共和黨總統初選,狠批美國窮兵黷武的外交政策,乃基於為特殊工業利益服務的謊言和宣傳,結果是令美國在全球到處樹敵,那才是真正的「孤立主義」。榮保羅主張把所有軍隊撤回國內,嘗試與各國和平通商,只有當別國發動攻擊時才自衞抗敵,因而被新保守派們批評為「不夠愛國」和「不支持軍人」,但他獲得當時服役士兵的捐款,比所有其他共和黨參選人加起來更多。

特朗普陷路線之爭

榮保羅在2007年的一場共和黨總統初選辯論上指出,911襲擊這宗十惡不赦的罪行,很大程度上是源自美國長期在伊拉克駐軍和轟炸,引來報復,這是連阿爾基達組織也直認不諱的。此言一出,台上另外9人頓時嘩然,其中前紐約市長朱利安尼(Rudy Giuliani)更馬上要求榮保羅收回言論。豈料榮保羅非但沒有退讓,更堅定重申基督教的正義戰爭理論(Just War theory)和「己所不欲,勿施於人」的訓誡。這就是著名的「Giuliani Moment」。

在2016年共和黨總統初選中,除了榮保羅的兒子蘭德.保羅(Rand Paul)外,另一個敢於挑戰新保守派外交政策的異數就是特朗普。他高舉「美國優先」,反對擔任「世界警察」和推動外國政變,提出檢討美國在北約的角色,並對自己早年反對伊拉克戰爭津津樂道;他更警告,若跟從希拉莉的主張,在敍利亞設立禁飛區,將導致美俄展開第三次世界大戰。綠黨候選人史坦博士(Jill Stein)在內政上固是極左,但我很尊敬她的不干預主義外交政綱,而她也明確表示希拉莉在外交上比特朗普更危險。

在一眾舊保守主義者多年努力的基礎上,特朗普為共和黨和美國作出了一個很大的貢獻,就是把「不干預主義」的外交思維重新注入共和黨領導層——哪怕只是一個開端。這是華盛頓、傑佛遜等開國先賢的教誨,也是共和黨往昔多年的傳統政綱,更是最符合「小政府」理念的立場。當然,特朗普增加關稅的想法是大錯特錯,而貿易壁壘往往增加外交摩擦,但間接的危機總好過直接的危機。

然而,由於特朗普在共和黨建制內勢單力孤,他在許多決策上仍廣受周遭一眾新保守派施壓和制約。他延續了上幾任總統對多個中東和非洲國家的轟炸,至今已殺死超過2000名平民。面對北韓局勢升溫,美國政府的反應充滿未知之數。在黨內不同外交路線之間的角力中,特朗普如何能取得突破,是我下周會探討的問題。

盧安迪_史丹福大學經濟學系博士生

註:詳見Steve Usdin於2017年1月16日在Politico Magazine上發表的When a Foreign Government Interfered in a U.S. Election— to Reelect FDR一文。

====
good for information



實用相關搜尋: 朋友 大學 宣傳 運動 華盛頓 傳媒
究竟我們人類 (或至少 uwant 的網友),是否沒有能力在 不標懺化或侮辱他人的情況下理性地討論?
-----
小的可是唯物科學懷疑實證論存在主義者。

回覆 引用 TOP



伸延閱讀
 提示:支持鍵盤翻頁 ←左 右→ 發新話題發佈投票
請先登入
小貼士:
依家可以用“@”tag會員啦!
預覽帖子  恢復數據  清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