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討論
消閒生活手機討論遊戲地帶影視娛樂校園生活數碼科技寵物樂園學術文化體育世界購物廣場時事投資貼圖影片上班一族美容纖體戀愛婚姻汽車討論成人資訊博彩娛樂資源交流站務管理
發帖
註冊 登入/註冊 微博



收藏 訂閱 打印

[小說] <連載>【熱血運動類小說】三分學界



<連載>【熱血運動類小說】三分學界

[隱藏]
第一節 傳說的開端



籃球本來就是一項殘酷的運動,球籃在三米高的空中,身高體型是絕對的優勢。能把這些天賦異品的人聚在一起加上鍛煉出來的技術和戰術,勝利就隨手可得。學界其中一所學院深明這個道理,不斷招攬人才,成為學界的不敗王者,開闢的帝王。但十年前,當邁向第二十一連霸的時候出現了五個人,三支球隊把局面破開。可惜勝負卻因一些小事沒有分出,而這五個人更成為傳說。

二十年後,籃球界依然…

「跟隊!」場外一人大叫!

在場中的球員立刻打量來者何人,用敵意的眼光審視挑戰者的氣勢,然後冷冷的拋出一句:「兩隊之後!」

在街場每天都有不斷的挑戰,你要是抵擋不了,球場就落入他人手中。你要是沒有勇氣挑戰,你只能當一世的觀眾。

「喂,關森,在場上那幾個人看似很強的樣子,你還要跟隊?一會定會被大炒的,何苦呢?」一個瘦骨如柴的中五男生細聲的對著身邊的關森說。

樣貌兇悍的關森明白什麼叫輸人不輸陣:「小雞,你不要苭秅H不生膽虴a!我也算是一個校隊球員,難道真的怕他們有牙嗎?」他曾經用他天賦的惡相,加上後天的小許肌肉嚇退夜晚圍在7-11的數名MK,就連警犬也不敢吠他,常常被人誤會是不良少年。『技術可以輸,氣勢不可以輸』是他的格言。

「頂你校隊,你只是一個大大大大後備,你就連練習賽都沒有打過,充甚麼大頭鬼…」另一個瘦身男插咀。

「王馮你不要囂張,聽說你連校隊算拔也落選了,有甚麼資格說我!?」關森冷冷道。

「你兩個不要再吵架了,打打球,玩玩而已。另外可否不要再叫我小雞,叫我何兆佳好嗎?上次過馬路,對面有班女校學生迎面行過來,你突然大叫我小雞,那班女仔立刻偷偷地笑,你要我以後如何面對學生妹…」

「小雞,有女孩願意望你,還要臉帶笑容,你應該請我吃飯。」關森說。

「頂你!」小雞大叫。

每個室外籃球場旁邊都有幾張石_給精盡力竭的人休息,很多時候男生間的話子匣就打開,潮玩、美女、朋友各種話題在沒有女生之下暢所欲言。有時更會談起城市傳聞起來,兩個肥得像肉團的球員在石_休息著,肉團說:「你有沒有聽過一個傳聞?耀光邨籃球場出現了一個籃球高手。」

友人回到:「有多高手呀?年中有幾千幾萬個人走出來都叫他高手,每個都名過於實…」

肉團繼續說:「今次並不是浪得虛名,記得誰是大威嗎?」

友人回答:「記得,大威那麼有名,每個人都說他是耀光最強,最近還有甲組球隊與他接觸過,真是好命水。」

肉團又講:「沒錯就是他,他上兩個星期與朋友一起落場。當時球場上只有一個人在投球,他就好心叫那個孤獨射手一起打球。大威的朋友要大威四個打五個,最後大威輸了。」

友人笑了一笑:「四打五輸了有甚麼出奇?何況大威的朋友也不弱。」

肉團說:「我初頭也是這麼認為,但當時他們打三十一分,先得三十一勝,而比數是三十一比四,大威敗……」

「竟然!?」友人十分驚訝。

「出人意表的是,得分的都是那個孤獨射手,因為入球者有發球權的關係,大威根本沒有反擊的餘地。更出人意表的是,那個射手一直都站在三分線上。」肉團把自己聽回來的消息一一的道出來,友人只有驚訝的份兒。

「到最後能知道他是何方神聖嗎?」友人急問。

「不知道,比賽完了,那個射手就淡淡的離開了。再問大威的朋友有沒有記住他的樣貌,他們都說印象很濛糊,因為注意力都被投球搶走了?」肉團說。

「搶走了注意力?」友人一腦子問號。

「他的投球與別不同,拋物線很高,他的目標不像是籃框。如果硬要說的話,他像向天空射出籃球一樣,因為街燈的關係,籃球的軌跡出現了殘影。大威暗暗的說了一句……」肉團止住了說話像是在賣關子一樣。

「甚麼?像甚麼!?」友人不禁拍打肉團的肩膀追問下去。

「流星…」

「你聽不聽到?有位無名高手出現了。」在場邊等候打球的小雞聽得十分上心,聽到有高手現世,雀躍十分。

「又高手,多高?有沒有姚明般高?每個打籃球的人都覺得自己強得天上有地下無,一被人打敗就說對方是百年難得一見的高手,其實有沒有想過是自己弱呢?」關森冷冷的再說:「上次也有個自稱『龍城閃電俠』,跑得快過小明,誰不知有一次打街場交手之後,頂!不外如是…」

「你還好意思說,那次是你耍高才贏得那麼輕鬆。」王馮笑說。

「那是實力的一種!」關森說。

「不過今次是大威,不是說笑的。」小雞道。

「也不知道有多真,我也常常聽人說漁民樂會在這個球場打籃球,你和我差不多日日都在這裹打球,但是我連橫衝工業一條毛也沒見過,你有沒有見過他?」關森說,然後看到王馮和小雞搖頭便繼續說:「也不知道是否MK們想引無知少女落場看他們打球,所以才作那些爛故事。根本那些所謂城市傳聞就好像大學Hall雞一樣,永遠只有你朋友見到,而你永遠都遇不到。信他一乘,雙目失明…」其餘兩人不斷點頭認同。

「Game!!Next!!」在球場中的賽事分出了勝負,勝者以這兩個英文單詞展示自己的霸氣,也宣佈他們勝出了。

「終於到我們了。」關森磨拳擦掌說:「來擊潰他們吧!」

不久,籃壇又多了一個傳聞「籃底巨木」

.
.
『就是因為每天都有不同的傳說誕生
街場才這麼引人入勝』



實用相關搜尋: 美女 瘦身 英文 大學 中五 運動 學生

回覆 引用 TOP

第二節 流星雨



夏日炎炎正好眠,不過每個經歷公開考試的人都知道這是不可能的。每到暑假,辛辛學子都要回校補課,提早準備公開考試的來臨。

「頂,放暑假也要上學,真的士多啤梨蘋果你個橙!」關森抱怨道。

「唉,到正式上學的時侯,老師沒教完你又鬧多次,廢嗡有春用嗎?」王馮說。

「你是否前世與我有仇,我說甚麼你也要反駁我一下才安樂,我真的要找天毒啞你!」

「好呀,來夾夾時間吧。」王馮笑著。

就在兩人開著玩笑的時侯,一個身影漸漸迫近關王二人,然後停在他倆面前,凝視著。

「又甚麼要事呢,四眼班長?」關森一眼也沒有看過班長。

「關同學,我想問你的暑假Project進度如何?我們班只欠你一個,都在等你。」班長說。

「暑假Project!?我有放過暑假嗎?我天天都要上學,那來暑假呀?沒有暑假,何來Project呀?」關森諷刺的說。

「哦,那你何時交暑期補課Project?」班長回說。

「每日都要上學,沒時間做!」關森說。

「其他同學都交了,你卻交不出來,是否你能力出問題?要不要找人幫忙照顧有功課困難的你?」班長諷刺到。

「……」無語的森。

「你不交的話,你的暑假會更短,你知道的。」班長冷冷的說。

「你!你…四眼龜劉川洋!」森大嚷!

「期待你的功課。」劉川洋班長邊走邊說。

關森氣炸,坐在旁的王馮一直坐山觀虎鬥,說:「看來前世和你有仇的不是我,是另有其人,哈。」

「四眼龜,平時就裝酷,一時就口沒遮攔,成績好很了不起嗎?戴著一副老土眼鏡柒下柒下的,看他前面憎他後面。」森怒得不可再怒的說。

就在關森生氣的時候,老師走入來,漫長的補課開始。

滴答滴答,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太陽開始下山,黃昏的霞光把天空染黃,操場上的鳥兒也拍翼歸巢。

「好了,今天的課就上到這。」此時老師也有回家的心意:「今晚有天仙座流星雨,就早放大家回家看星吧。」

「老師萬歲!!」班上的學生歡呼起來,也馬上收拾行裝離開。

「什麼18樓C座流星雨?」小雞問。

「好笑…」王馮不齒的說。

「管他什麼的,早些回家打機,打球還好。」森說。

森背起書包就走出了課室,不知是否想離開這沉悶的課室,還是想趕回家完成他那份暑期Project。他走到學校旁的巴士站,乘上回家巴士的上層,那是買少見少的熱狗巴。熱狗巴能把窗子打開,讓天然的風吹入車箱之內,環保得來,車費也較便宜。森看著街景,走過一條又一條的大街,一個又一個的紅燈,一次又一次塞在路上,好不容易才來到附近的耀光邨。

「頂,每天都塞車,繁忙時間真是煩死人!」關森抱怨道。

為了消磨時間,森不斷在窗外搜尋風景,突然間定住了。他看得愈來愈入神,還把頭伸出窗外。到底是什麼?那個方向正是耀光邨籃球場。

籃球場上站著一個人,他手持籃球不斷做著相同的事,相同的動作,相同的聲音,相同的結果「接波,起跳,射,『插』的穿針聲」。這一切一切都映入關森的眼廉,看得十分清楚。

那個球員的三式起勢十分紮實,下盤準備蹲得比一般人低,躍起時手腳並施,身體的節奏掌控得宜:腳尖發力同時,手臂上抑,托球的右手成90度角,左手成輔助輕輕的扶著球。最高點很高,騰空時間很長,右手掌張大包著籃球,投球時向前撥指,球在手掌指間流走。首先姆指尾指尖,然後食指無名指尖,最後中指尖作最後的修正,向目標施力投出去。一連串運作十分流暢,如小溪上流動的水一般,彷彿一種藝術。因蹲得比人低,由地傳到指尖的力量很大,加上撥指的方向,令到投球的拋物線高得驚人,就如向天空投出而不是三米高的籃框。球的旋轉讓下墜的球速度增加,帶著殘影劃破長空,穿過籃框,穿針聲如雷冠耳。

關森被這投籃藝術嚇呆了,他把每個動作都記入腦中,暗暗的說:「流星……」

籃球回到地上,旋轉讓球回到投球者的手上,又再次上演一連串的投籃動作。此時投手感覺到甚麼似的,向馬路上的方向望去。

關森看到那投球者望向自己這邊,連忙把頭縮回車廂中。明明籃球場離巴士最少有五十多米的距離,根本很難發現得到車上的關森。但這一刻的關森退縮了,像是被對方的氣場震懾了。森的手不禁開始發抖,他不是戰慄,而是覺得興奮,說:「原來流星射球的傳聞是真的!」

.
.
『能投出這華麗射球的人,必是千錘百鍊
但能看懂射球的人,也必身經百戰』






回覆 引用 TOP

第三節 五分鐘



「唉……」關森嘆氣。

「頂你,你每天上堂都只懂得嘆氣,你不悶,我不悶,讀者們都悶了。」王馮揶揄地說。

「你說甚麼低能東西呀?九八搭不上的!」

「那你又唉甚麼鬼東西呢?」

「我昨日見到打敗大威的那個射手。」

「Where!?」王馮大驚。

「耀光邨籃球場。」

「你當時在籃球場?」王馮繼續問。

「不,當時我在巴士上看到的。當巴士停站之後,我就立刻衝了出去,用最快的速度飛奔到籃球場……」關森說。

「過招了嗎?」小雞聽到神秘射手的消息,不禁前來插咀。

「我正想說,你就走過來打斷我。」森說。

「Sorry,請繼續講。」小雞自知柒了。

「當我去到的時候球場已經空無一人了,可能他感覺到有高手迫近,所以就閃人了。」森說。

「妖!」王馮小雞異口同聲。

「說說笑也不可以嗎,不過我發現了一些很奇怪的東西,在籃球板右下角多了幾個像骷髏骨的印記。以前是沒有的。」森覺得很奇怪。

「有什麼奇怪?肯定是街童無聊噴上去。」小雞說。

「那今晚還會不會去碰碰運氣?」王馮問。

「不了,今天放學要留下。」森說。

「幹什麼?你不是要做Project吧…」小雞說。

「不,今天有練習賽。」

「練習賽!!對誰?」王馮問。

「湘業中學,大威的那所學校。」

「!!!」王馮與小雞都嚇呆了。

「我們玄峰學園根本沒得鬥。」小雞說。

「……」森此刻無言。

因為放學後會上演一場籃球校隊練習賽的消息慢慢聚集了一班觀眾,甚至是外來學校的學生,像是要探察軍情一樣。

玄峰學園籃球隊已經在球場上熱身,然後校隊的副隊長蔡琪讚把隊員召集起來:「大家過來一下,現在要宣佈首發。」眾球員連忙跑到球場的中心點,蔡副隊長繼續說:「今天的的首發是…」關森開始興奮起來,成為校隊這段日子雖然一直都是打後備,但經過了好一段時間的特訓,球技已經增長了不少,今天應該是成為正選,展露鋒芒的時候。「細虫是PG,明仔是SG,Peter仔是SF,Roger是PF」現在只剩下中鋒的位置,對於身材高大的關森來說這是適合不過了「Centre是我,以上」蔡副隊長說。

「……」不只關森呆了,全場的球員都靜了。

「頂你,180cm也沒有你學人家打什麼中鋒!」關森心想「你要威要帥也不要搶我的中鋒位置,你這個死敗家仔蔡琪讚!」

「好,就是這樣,大家繼續熱身,散開吧。」蔡副隊長命令到。

關森深深不忿的走到觀眾席休息,王馮走來拍拍森的肩膀安慰:「I know that feel bro,大家都知道現在籃球隊都是走關係政策,認識的人多就可以打正選,有技術就被人放去打後備。蔡琪讚這敗家仔根本就是忌才!」

「朋友,你真的不需要不開心,只是一場練習賽,就放長眼看一看蔡琪讚打中鋒如何娛樂觀眾。」突然一把聲音從關森右邊發出。

「你是誰?」森問。

「哈,對不起,我忘了介紹自己。我是張云京,跟你同是校隊的其中一個後備,只是少來練習,哈哈…」張云京自我介紹。

「你好,我是關森。」

「我認識你,你在我們球隊中可是個罕見人物。」云京說。

「怎麼說?」森問。

「你也觀察得到吧。我們球隊的平均高度大概174~181cm,內線的威力及防守力可用薄弱來形容。而你的加入就像是天公造美,以一個身高193cm的學界運動員來說,你可是一個巨人,剛好強化我們薄弱的內線。中鋒位置其實非你莫屬。」

「你也這樣認為,那個敗家仔是豬嗎?」森憤怒的說。

「不,他很清楚,而他也不笨。」云京說。

「那為什麼不讓我出賽?」森問。

「權力。」

「?」森不明白。

「我們的隊長在三個月前的學屆賽受傷了,你也知道了吧。」

「雖然我入來不久,但趙隊長的事我知道。」

「其實校隊之前的山頭主意並沒有現在嚴重。自從隊長受傷,球隊一切運作都由副隊長作主,敗家仔初嘗掌權滋味就上癮了。所以他為了穩固自己的權力,就算隊長回來也不會動搖他的地位,所以行關係政策,令親信都成為正選。而你的加入,大家的焦點都投向你,敗家仔感受到你的威脅,所以就要打正選中鋒,用比賽證明自己,沒有你也可以。」張向森解說:「所以你想打正選就先要打好關係,或是希望隊長早日歸來。」

「我死也不會向權貴拍馬屁。」森斬釘截鐵的說。

「志同道合!」云京回到。

突然場邊的觀眾議論紛紛起來,都把頭望向校門處。原來是湘業中學的人已經來到。他們都穿上整齊的黑色外套,有序的走進籃球場,他們的平均高度比場上玄峰學園的正選要高出5cm多,因為背光的關係,他們整隊人像無盡的黑牆俯瞰全場,給人十分的壓迫感。

蔡副隊長走到大威的面前,伸出右手:「很歡迎你們。」

大威望望四周像在搜尋甚麼似的,最後失望的伸出自己的右手握手起來:「不見你們的隊長,你以為沒有趙隊長的情況下,你們能與我們一戰?」

「大威你真懂開玩笑,我們的隊長受傷了,未能有幸與你一戰。」蔡說。

「老趙在學界也很有名,未能一戰真是可惜。」大威又問:「這裡已經是你們全部的校隊成員嗎?」

「是,已經全部齊了。」蔡覺得莫名其妙。

大威再次感到失望,然後跟隊友說:「不要浪費時間,我們盡快結束這場比賽。」

「好!」湘業的所有人一同大嚷起來,把在場的所有人都震懾起來,可謂先聲奪人。

「強隊果然是強隊,論氣勢已經強我們十條街。」張云京說。

「也是……」就連關森也被嚇到了。

「其實今次的練習賽是大威主動要求的。」云京說。

「不是敗家仔去邀請的嗎?」森問。

「他那有這樣的牙力,我們校隊又不是甚麼強隊,更何況隊長沒有上場。」張云京繼續說:「現今學界被劃分成四塊版圖,東區,南區,西區,北區。論整體實力,南區最強,北區最弱。湘業和我們都屬於北區,即使如此,大威他們也被其餘三區稱為強豪的一支球隊。可想而知,湘業比起我們強大得沒法想像。」

「今天的賽事根本是一面倒的。」森說。

「沒錯。所以敗家仔今次選錯對手了。」云京笑說。

「但明知實力懸殊,為何大威還要向我們挑戰?」森問。

「不知道,但事情一定不簡單。」

「咇!!!!!!!」賽事正式開始。

[ 本帖最後由 河上水希 於 2017-9-11 08:50 PM 編輯 ]




回覆 引用 TOP

籃球被拋上高空,在最高點開始降下的同時,已經有一張大手把它包住了,那是湘業的中鋒。

「回防!」蔡大叫。眾人立刻在場區奔走,而湘業中鋒18號只是拉弓向對方球場把球擲出。球以極速向空無一人的籃底處飛去,玄峰的人用盡全力也未能追至,太快了。也許真的太快,球撞到籃板上。玄峰的人才鬆了一口氣,但在此刻,一個身影飛起上來,接下剛碰過籃板仍再高空的球。那是大威,他利用籃板來個空中接力,他接過籃球後立刻以手腕輕輕一撥,擦板,得分,2比0。整個空中動作不到2秒,大威落地後大叫:「中鋒太大力了,時機把握不夠好!」

整個玄峰都嚇呆了,每個人都像發現新大陸一樣,歎為觀止。而湘業的人卻輕鬆得很,像是在練習一般。

「那個中鋒不可小看,跳得高不用說,他的臂力也很驚人,單手把球由中場擲向籃板。大威更利害,竟然接下這麼高速的球做出空中接力。可見他的小腿肌肉和爆發力之強,平衡感也很高超。」張云京說。

關森此刻在想:「聞名不如見面,很強!大威的實力遠遠在我之上,但真的有人比他更強嗎?那個神秘射手比他更強嗎?」

比賽繼續,玄峰在湘業的防守下找不到任何甜頭,加上身高的弱勢,更顯得湘業防守的穩固。玄峰只能不斷傳球,希望能找出破綻。但傳球也不是易事,在緊貼防守之下,玄峰球員的每個動作都被對方封住去路,就像是十字路口每個分差位都是死路。久傳必失,就在Peter仔勉強傳出球的同時,湘業14號衝了出來把球斷了,起步,跑!碼上來一個快攻,4比0。

要想想辦法了,湘業就像是老虎,而玄峰卻是一隻想逃避捕獵的小山羊,實力太懸殊了。如是者分數愈拉愈開,已經來到16比0,因為根本攻不入內線,只能靠外圍投射,好不容易Peter仔勉強的投入一個三分球18比3。

蔡琪讚叫了一個小暫停:「做得好Peter,就是這樣了,我們多投三分球,好把分數拉近。防守方面要封閉他們的快攻,所以攻擊時不要走太深入,以免減慢回防速度,大威和中鋒接球時就用二人夾擊。」

賽事繼續,大威看得出玄峰因剛才的三分球重燃了士氣,防守做得比開局更為積極,他心想要壓下他們的士氣。大威持球迫近,Peter仔和細虫已經出來迎敵了,大威看得出敵人有備而來,就在二人夾擊把進入籃底道路封閉之前一刻,他提步變速,一口氣切入上籃。

細虫和Peter錯愕了一下,卻沒有失去士氣,立刻向前進攻,Roger投出三分波,不進!籃板球落入湘業中鋒手中。

「看來要把你們的信心完完全全的撃潰了。」大威示意把球給他,看看時間,第一節只剩下18秒,他走到葫蘆頂等待時機。蔡琪讚此時舉起了三隻手指,是三人夾擊!三個人慢慢向大威的方向靠近但未敢太近,因怕大威傳球。

「17、16、15、14、13」大威未有動作。

「12、11、10、9、8」大威繼續在葫蘆頂拍球。

「7、6、5……」動了,就只剩下5秒的同時,大威動了。

大威衝向左側,夾擊的其中二人立即把左閘封了。大威微微後退,只剩下3秒。玄峰今次看來要防守成功了。

大威只是微微一笑,再次向左側攻擊。同樣的夾擊二人把左閘封了,不同的是大威沒有止住腳步,繼續要衝向左側的球員。防守球員準備好犧牲,大威穿過這個球員的身體!場上的防守者都呆了,因為這是違反物理定律的,怎可能以身體穿過別人的身體!?

「右邊呀!」蔡琪讚大叫!

原來大威已經在防守者的右側了,他利用了防守者封左閘時露出的右方空隙突破。雖然得知到在右邊,但所有事發生得太快,沒人能反應過來。大威切入!得分!

「咇!!!!!!!!!」得分的同時,第一節同時結束。22比3

「嘩!!!!」

「零秒出手!」

「太精彩了!」場上的人不斷歡呼驚歎這夢幻的切入。

「到底大威最後一次切入用了什麼魔法?」關森腦海充滿疑問,更把動作不斷在腦中演練,希望悟中固中奧妙。

「其實並不是真的穿過對手,只是好像穿過對手。」張云京說。

「好像?」森問。

「其實原理很簡單,只是一個簡單切入,以第一步改變方向,不過大威把這技術練至極緻。加上他天賦強大的小腿肌肉,讓他可以全速的把重心傾前並衝向對方面前。以這姿勢平常人一定會相撞,就在要撞上的一刻,他的第一步硬生生改變了方向,由左轉右。但之前的恐怖動作已讓人有相撞的思想,但最後沒有,腦部把這個概念補完了,所以就產生穿透身體的幻覺。」

「快得讓人產生幻覺?」王馮說。

「是,那就是大威的絕活『幻象切入』。」云京說。

「張云京,你是神嗎?竟然可以把這麼快這麼利害的動作在短時間內分析出來。」關十分驚訝張云京的分析能力。

「哈,小事而已。我家是武術世家,從小我就被家人耳濡目染之下,對武術產生興趣。老豆教我習武前要學懂觀察,所以我每天都會出武館看師兄們過招,久而久之我對肢體動作十分敏感。」云京說。

「看你樣子粗獷十足,卻原來是粗中帶細。」森稱讚張云京。

第二節,湘業的正選已經退下火線換上後備。蔡見機不可失要正選們繼續上陣。因湘業後備壓迫力沒有正選利害,玄峰的成功得分也增加了,到第三節結束,比分是64比30。大威十分不滿意,眼見大家的分差不到40分,向後備責罵一翻之後再次換上正選。

「朋友,我們有機會上場了。」云京對森說。

「真的?」森問。

「你看敗家仔沒有換人的意思,因為他還不清楚自己和大威他們的實力差距有多大,所以他會再嘗試去挑戰他們,但我們已經能知道結果。所以到最後數分鐘,他會把“自己人”換下,把我們這些“替死鬼”換上,然後把輸波的責任推到我們身上。這招他很熟練。」云京說。

「賤格!」森說。

果然第四節是一面倒的局面,玄峰根本沒有還手的機會。就在時間剩下5分鐘的時候,蔡琪讚叫了個暫停,然後開始對後備訓話:「大家我們已經把分拉得愈來愈近,現在就讓你們後備體驗一下實戰。剩下的5分鐘希望你們能全力以付,不要白費我們正選的努力。」

蔡琪讚說完廢話之後就坐到板凳上,推出一個又一個後備去為他們食死貓。

「可惡,無料扮四條!」森一邊走到球場一邊說。

「別生氣,你想打敗大威嗎?」云京問。

「想!」森肯定地回答。

「我需要你幫助,你懂入樽嗎?」張云京望著關森的雙眼。

「!?」

.
.
『敵強我弱,以量衡之
敵眾我寡,以奇制勝』

[ 本帖最後由 河上水希 於 2017-9-11 08:50 PM 編輯 ]






回覆 引用 TOP

[隱藏]
第四節  奇兵



比賽只剩下5分鐘,玄峰換上所有後備。但驚喜的是後備中竟然有一個高大的球員存在。

「哦,原來玄峰還有壓箱寶。讓我們來會一會他吧。」大威跟隊友說。

張云京在中線準備開球,球證吹響哨子把球交到云京手上,表示比賽繼續進行。玄峰球員開始奔跑,希望找尋接球的空擋。而湘業的球員一個捉一個的斷絕轉球的機會。當每個人都衝上三分線外,希望接近云京好讓他傳球的時候,卻有一個人跑到籃底下。沒錯,那是擁有193cm的關森。云京與森視接觸像在溝通一樣,腦裡頓時閃過出場前的記憶。

「你懂得入樽嗎?」張問森。

「唔……練習時試過入樽,但未試過在正式實戰時做過,但想要做總是可以的。」森說。

「很好,但簡單的入樽並不足夠,我要你來個空中接力。」云京說。

「哈,好像愈來愈有趣了。來吧!」森說。

就在關森跑向籃底的同時,張云京把球擲向對方籃底!

「難道!?」大威說。

沒錯,就是空中接力,關森在空中接過籃球之後,把球狠狠的灌入籃中。

「哈,有趣。這不就是我們比賽一開始的戰術嗎?不簡單!」大威開始興奮起來。

又回到記憶之中。

「但分差這麼大,如何反敗為勝?」森問。

「勝利的定義有很多,分差接近40分,而時間只有5分鐘,要反勝就算米高佐敦在場也未必有可能。」云京說。

「那你到底在打什麼主意?」森又問。

「要讓他們覺得如果我們一早在場比賽結果就會改寫。」張說。關森大感驚訝,然後想想又笑了起來說:「這次我明白了,不只能讓眾人知道賽果可以改寫,更可以顯示敗家仔的錯誤和無能,可說是一石二烏。」

「沒錯,要做到這點,第一步是令他們挖目相看。What you can do, I can do better!」云京說。

「那就是空中接力加入樽!」森笑了。

「兄弟們,我們要拿出實力來,讓他們見識下吧。」大威叫到。

「好!!」隊友們立刻和應。

湘業開始策動攻擊。古語有云「鎚打出頭釘」,大威很清楚這個道理,要壓下玄峰的氣勢就必先擊潰帶起氣勢的那個人--關森。球馬上傳到湘業中鋒18號手中,其餘四人立刻散開走到右側,只剩下中鋒和關森,是孤立戰術。

「好像挺能幹的,但讓我展示給你看甚麼是實力!」湘業中鋒說。

「放馬過來吧!」森回到。

兩人對峙著,是中鋒與中鋒之間的對決,大家身高差不多,森193cm,對方189cm,沒有一方可以吃到甜頭。18號不斷伸出探子步,試探關森的破綻。而關森也不斷移動上身及微微移動下肢封鎖18號的任何進攻線路。雖然沒有實際的行動,但在兩人的腦海中已交手過好幾次。

忽然18號的心口微微向左移動,森的腳跟了過去,森的左身立刻出現了空隙,18號提出右腳侵占有利位置想順勢攻入,但森的步伐也趕至。危機還沒有過,18轉身背向森再以肩頭迫開,森上身後移,所產身的空間足夠有餘。18號當然不放過機會,順勢抽身上籃。

「你輸了小子!」18號說。

「那會那麼容易讓你得分!」森大叫。

雖然上身是移動了,但森的下身穩扎得很。他以極短時間調整好上身便立刻向上跳。

18號看到森的手已接近,立刻趕忙把球放出,放出的球向籃框駛進。跳起的18號此時已經開始下降,但回過頭來,在自己面前的竟然是森的心口,森的高度繼續上升。18號心想不是吧!森的手掌高至球的前方,然後硬生生的把他封截下來。球落在地上以直角彈起飛到葫蘆頂,大威的手中。

「有點本事!」大威說。

[ 本帖最後由 河上水希 於 2017-9-11 10:26 PM 編輯 ]



實用相關搜尋: 時間 空間

回覆 引用 TOP

大威開始拍球,看來他要親自出馬了,大家迎陣以待,防守著他的是張云京。

張云京知道大威很快,自己不能跟上速度,所以故意站後了一步,以免自己太容易被突破,同一時間也要防著對方射球。大威一直拍球,云京觀察著,直至其中一下拍球聲比其餘都大,要來了。

大威以全速進攻右側,云京伸手封位,但大威沒有理會,因為他能越過,這球應該能輕鬆得分。但關森卻從右側走了出來,封住去路。大威眼見右路已封便使出自己的絕活「幻象切入」改變進攻路線,由右轉左,前路暢通無阻,順勢加上第二步起跳。「我贏了。」大威說。大威抽手上籃,發覺雙手變得很輕,一看之下,眼前的只剩下空氣。球呢?向下望,球已拈在云京的手裡。原來在大威跳起抽手的那一剎那,云京看準機會用右手把大威的持球摘了下來,簡單!利落!

這個動作已經一早計劃好了。

「空中接力只是一個伏筆。要真正讓人覺得我們有實力去取贏,一個入樽是不足夠的,大威才是關建。」云京說。

「要破掉大威的『幻象切入』。」森說。

「沒錯。老實說,雖然我已經演練過無數次,但我沒有十足把握破掉他的絕招。」云京說。

「那怎算好?這裡只有你清楚他的路數。」森擔心的說。

「不要緊,一人計短,二人計長。你以為我為何要你入樽?」云京問。

「因為要先聲奪人,讓他們知道我們不簡單。」森說。

「沒錯,做他們所不能做的。即使他們不把你當成高手,也會覺得你不簡單,對於有實力的人,他們一定會小心提防。『幻象切入』難守之處就是防守者要預測大威的動向,是左?是右?當腦袋一出現問號,行動就會遲疑,對手就更輕易突破。但如果除去腦中的問號,選擇只有一個的話就不同說法了。」云京說。

「該怎麼辦?」森問。

「我不是說過你的入樽是伏筆嗎?那就是破招的伏筆。」

「!?」

「入樽之後的你在大威心目中你已經昇華了,你不是一個簡單的人,所以大威一定會小心提防你。當我去守大威的時候,我對於他只是一個小角色,沒有任何威脅,所以要過就過。難題在我,是左是右?但若此時你在右側出現,他不會荗然硬闖,然後改變方向。即是說,選擇只有左邊,我就有機會破他。」云京說。

「那事成之後我要做什麼?」森問。

「跑。」云京回到。

未看到云京盜球,關森已經拔足狂奔,18號卻看到大威的球被盜了才反應過來開始追截。但關森早著先機,18號已經太遲了。然而一個籃球已經飛至森的前方。沒錯,那是云京擲出的一記長傳。關森接過球後便躍起大力入樽。

「砰!」的一聲震撼了全場。籃球著地,關森也跟著著地,籃框強烈的搖晃著。

「嘩!!!!!!!!!!!!」

「Unbelievable!!!!!!!!!!」

「是連續入樽!!!!!!!」全場嘩然喝采,然後又亮起問號。

「為何這樣的球員會是後備?」

「應該一早就派他出來,那麼就不會輸得這麼慘。」

「若早點出場,可能羸!」

「領導人是白痴嗎?」

一個又一個疑問從觀眾席中拋出,隨著流言比賽結束,經過一眾衎幙つ衁漣V力之下,最後5分鐘玄峰有10分進帳。最後比分80比42。

眾球員握手,當大威與蔡琪讚握手時更說:「原來你藏有這樣的皇牌,可不要藏太久啊,哈。」蔡琪讚只無奈的笑,心中卻是一肚怒火。

然後又走到森和云京的身旁:「好波。」

「多謝誇張,只是運氣好而已。」云京說。

「你才是好波,你真的很強。不愧是耀光最強。」森說。

「那只是朋友的玩笑。雖然今天找不到我想要的東西,卻被我發現兩個驚喜。」大威說。

「找東西?你在找什麼?」森繼續問。

「一個射手。」大威說。

「……」

比賽結束之後,人潮散去,湘業眾人也離去。就在回校的路上,他們進行一個小檢討。

「在沒有教練在場之下,今天的表現還可以接受。只是防守方面不如理想,另外後備們要加操。」大威說。

「隊長饒命呀……」後備們痛苦的叫起上來。

「想唔到玄峰學園除了趙隊長之外,還有個利害人物。」14號說。

「那個關森跳得很高,連我也被封了。」18號說。

「如果要說強,關森只是身形有優勢,彈跳力也很驚人,但仍太幼嫩。我更在意那個張云京。雖然他沒什麼表現,卻給我一種未盡全力的感覺,像每個動作都被他看透一樣,深不可測。」大威說。

「想太多了,隊長。」隊員說。

「你覺得單靠運氣就可以把我停下嗎?」大威說。

「……!」眾人才感到深寒。

而另一邊箱,

「關森非除不可。」蔡琪讚怒不可揭。

.
.
『文人相輕,古往今來
庸者忌才,鎚打出頭釘』

[ 本帖最後由 河上水希 於 2017-9-11 08:51 PM 編輯 ]






回覆 引用 TOP

連載已經4節了, 歡迎大家留言給我意見或感想, 讓我有改進吧





回覆 引用 TOP

第五節  女王



暑假還沒有結束,補課還沒有結束,關森的暑假還沒有開始。如常的上學,如常在巴士上爭取時間睡覺,如常的自動在玄峰學校站前睡醒,如常的獨自走在路上,如常的身邊是同校同學卻沒有交流,如常的…

「關同學早晨。」走廊上的一位女同學對關森打招呼。

這並不如常……

「哦……早……」森生硬的回答。心想我認識的?

如常的獨自在走廊上步行,如常的…

「喂,關森,回課室嗎?一起吧。」突然走廊一個男同學拍拍關森肩膀說。

這…又是一個不如常。從走廊到課室不到廿米,卻陸續的與十多人說早晨,平時根本不來往的同級同學今天份外熱情。此刻關森覺得自己像迪迪尼的米老鼠,要不斷的揮手打招呼。

「Hi∼」

「早晨…」

「你好…」

「關同學。」

關森心中滿是疑問,發生了什麼事,大家態度不同了。由踏入學校開始森就不斷的打招呼,其實他只欠一句「請支持我1號關森,投下你們神聖的一票」就會變成每天在地鐵站門口拉票的立法會候選人。太奇怪了!

終於走到五乙班課室,門一打開…

「關森早晨!」班上的同學起鬨起來。

關森呆了說:「……早。」然後立刻走到自己的位子。王馮和小雞隨即走了過來說:「阿森,你成名了。」

「我第一次覺得成為你朋友是幸運,不是羞愧。」王馮笑說。

「頂你呀!」森說。

「哈,說笑而已。」

「找天毒啞你!不過有人可以跟我解釋發生甚麼事了嗎?」

「有老人痴呆?昨日的練習賽你帥爆了,連入兩次樽,令你一夜成名。」小雞說。

「Oh My God!?」森很驚訝。

就在此時,位於走廊的課室側窗出現了好幾個女生在指指點點說:「就是他,昨日練習賽的那個。」

「就是他嗎?真的很高大呀!」

「樣貌兇悍得來很有男人味。」

「小雞,我很傷心,兇神惡剎的關森竟然有女生仰慕他。他要脫獨離開我們了,我看也快要破處了吧…」王馮傷心的說。

「不要再說了!」小雞強忍著淚水說。

關森舉起手刀以『迅雷不及掩耳盜鈴』的速度命中二人的頭部:「收皮吧煩膠!」

「讓開讓開!」突然走廊又傳來一陣喧嘩。




回覆 引用 TOP

好幾個男生在一邊驅散人群一邊開路,然後在路的後面徐徐出現了一個身影──一個華麗而高貴的女生,樣貌討好還帶點威嚴。此時為她開路的男生列成一直線,手放心口,低下頭,就像穿上校服的執事一般。

「感謝各位為我開路,你們對我真是溫柔。」高貴的女生說。

男生們面紅起來說:「我們很樂意。」,而旁邊的女生只有側目,看來這女生令其他女生這樣討厭她,一定不簡單。

此刻,小雞很驚訝,同時又很驚喜!小雞站了起來,小雞也站了起來。小雞和小雞都站了起來!到底是小雞先站為是小雞先站!?我要求用鷹眼!

「小雞你為甚麼站起來!?」森大叫!但到底是說哪個小雞!?

「你坐低吧!」王馮也大叫!但又到底是叫哪邊的小雞!?

但小雞沒有理會…

我也很混亂那個小雞沒有理會…

「那人…那人不就是六年甲班的沈佳儀嗎?大家心目中的女王,玄峰的女王──沈佳儀!」小雞驚訝的說。

「誰?」王馮和森同時問。

「女王,就是這間課室了。」男生說。

「有勞各位。」沈佳儀說。

女王走進課室,小雞衝了過去下跪,一眾觀音兵立刻護駕,擋在跟前。

「大家放鬆些,我相信這位同學是沒有惡意的。」女王說。士兵們才走開了。

「女王你好,我叫何兆佳,是您的忠實粉絲。」小雞說。

「我很感謝你,你先站起來吧。」女王說。

「我一直都站了起來。」小雞說。

全場鴉雀無聲,說出這句話的人一點也沒有面紅。但最起碼小雞與小雞的身份開始明朗化了。

女王好像無視了那句說話,在課室中四處張望,直至找到關森。女王從小雞身邊走過,留下絲絲的香氣,小雞陶醉於芬芳之中。頂,好毒……

女王走到關森面前,關森站了起來。別想歪了,只是普通的肢體動作『站起來』。

女王看著關森高大的身形說:「你就是關森?」

「……」關森沒有說話。

「無禮!女王在問你問題呀,快答呀!」一眾觀音兵大罵關森,更甚的是小雞也在其中…

女王舉起一隻手示意身後的人收聲,說:「是我無禮才對,請教人名字時,應先自我介紹。你好,我是六年甲班的沈佳儀,你可以叫我佳儀。」

聽到女王允許別人直呼她的名唯,一眾士兵十分羨慕。其實女王只是心想給你這小子些少甜頭,然後就屬於我吧。

「……關森。」森說。

「你真的很高大,真的有193cm高嗎?」女王問。

「……」森依然沒有回答。

森的冷淡,女王錯愕了,那裡出了問題,心想:「因為我質疑他的高度?一定是了,我竟然犯這低級的錯誤,男人最要面子了,要換個話題。」

「你何時開始能入樽?」女王繼續問。

「……」森無言。

女王感到莫名其妙,她也是第一次遇到這樣的人。竟然有人不理會她的說話,不放她在眼內,明顯有點束手無策。

「你很Cool,也很特別。」女王說。

「有趣。」女王再補上一句。

「鈴!!!!!!!!!!」此時補課的鐘聲響起。

「開心的時光過得特別快,很高興認識你,我們會再見的。」說完女王轉身就走。離開時用獵人的眼神看著關森,像在說「我一定要你拜我石榴裙下」。而然在女王身後的觀音兵露出仇視的目光看著關森。

「找到工具了。」一句說話在暗暗的一角冒了出來。原來蔡琪讚一直在課室外看完整個過程,他在想什麼!?

女王離開之後,小雞爬到關森的腳邊說:「關森,求你教我入樽!」

「真沒出色!」王馮對小雞說。

「關森你真的很有男子氣概,如此美女在前,你竟然不為所動!」王馮對森說。

此時關森動作僵硬的把頭轉向王馮並舉起姆指說:「當…當…當然。」

「你…你不會是女性苦手吧……」王馮質疑的問。

「……」森只無言的低下頭。

「真沒出色!」王馮說。

小休的鐘聲響起,關森三人襯這段時間到學校圖書館找暑期Project的資料。一打開們就見到男班長劉川洋和圖書館的女學生管理員在談話,手上兩人都拿著一本《七星陣》的書。

男班長看到有人進來就停止傾談然後離開圖書館,和關森擦過時淡淡的說了一句:「打得不錯。」

關森呆了,卻心裡暗喜,就連克星也稱讚自己,今次真的成名了!

「你們覺不覺得男班長和那個圖書管理員很匹配?」王馮說。

「怎麼說?」小雞問。

「他們的眼鏡同樣老土,整個人都很土很土。」王馮細聲的說,怕被人聽到。

「你真的很衰!」小雞說。不過三人同時望望管理員,一起笑了…

不一會,他們在書架上拿出來的書堆積如山。

「唉,兄弟,今次真的仁至義盡了。你看我們多為你,Project資料像座山般高。何時才教我入樽?」小雞說。

「好,等你多高10cm吧。」森說。

「你說了便是!」小雞興奮的說。

「你幾歲人呀?Are you on9?」王馮說。

「on甚麼9呀!?你不要再裝智者好嗎!」小雞說。

雖然小雞和王馮的吵架很好笑,但關森卻沒有心情去聽。他走到圖書館的窗前,俯瞰著操場上的籃球場心事重重似的。

「你在找什麼東西?」

「一個射手。」

「…………………」

原來昨天話還沒有說完,他在回想大威離開時說的話。到底大威跟關森及張云京二人說了什麼?

.
.
『自古英雄難過美人關
……是英雄罷了』

[ 本帖最後由 河上水希 於 2017-9-11 08:49 PM 編輯 ]



實用相關搜尋: 時間 美女 學生 眼鏡

回覆 引用 TOP

[隱藏]
第六節  未知的挑戰




「今天來的原因,是找東西。」大威說。


「找甚麼東西?」森問。
「一個射手。」大威說。
一提起射手,關森立刻閃過了『流星射手』的念頭,說:「流星射手?」
「你認識他!?可以帶我去見他嗎?」大威急著的問。
「不,我只是聽過你們的傳聞。」
「原本如此…」
「我想問你一個問題,可以嗎?」
「問吧。」
「那個射手的實力真的強得令你連還擊的機會也沒有嗎?」森問。
「其實我也不知道。」大威回答。
「不知道?」森不明所以。
「那個射手一直逃避與我正面交鋒,他每次都在我突擊的瞬間就把球完美的投出。我的友人們知道我很想與他一戰就不斷把球傳給他,但他都是在我趕至之前就把球投出。利害的是他一一都命中了。」大威說。
「他也許是個膽小鬼,所以不敢與你正面交鋒。」森聽到這裡卻有點失望,也許那個射手並不是他想像中強。
「也許…又或者…」大威遲疑。
「或者?」
「或者他知道這是能最快獲勝的方法。他是一個很冷靜的球員,很懂觀察對手的一舉一動…」大威停了一下,接著說了一句:「就像你一樣,張云京。」
張云京聽得出這句說話是在試探他,只淡淡的回應:「你未免太看得起我了,今天只是運氣好而已。」
「哈,那我今天肯定是這有生以來最缺運氣的一天。」大威輕言笑道。
兩人的眼神交錯,既敵意也存有敬佩之心。
大威繼續說:「那個射手不像我們熱血,不會因我連翻的挑戰而改變他那穩勝的策略,也不會輕易的熱血起來。就像在戰場中,不會冒風險的長勝張軍一樣。」
「那你今天來是為了找他,難道他是我們學校的人!?」森驚訝的說。
「不,我也不知道。我只是來碰碰運氣而已,因為他在耀光邨籃球場出現,所以我猜他是附近的學校的學生。其實這幾天我們都到過不同學校尋找過,都沒有收獲。」大威說。
「找到他之後你想做甚麼,再次挑戰他?」森問。
「這個主意不錯,但我並不是為了私事而找他的。」大威說。
「那是甚麼?」
「你有聽說過Project B嗎?」大威問?
「又Project,一個暑期Project仲唔夠咩…」森說。
「你知道!?」大威說。
「不,我只是在煩惱我的暑期功課。」森不好意思的說。
「……」大威繼續說:「其實Project B是與籃球有關的。它是一個由日本人設計的籃球征戰計劃。」
「我不明白。它是一個怎樣的計劃?」森問。
「在日本,籃球是一項十分受歡迎及廣泛的運動,發展也不錯,不只職業聯賽會在電視上直播,就連學界聯賽也會在電視上播出,日本的學界水平絕不能小看。當當地發展完善之後,他們就開始對外邊的世界產生好奇,到底其他地區的人是強是弱?」大威說。
森和云京一直留心聽著,但仍是一頭霧水,大威只好繼續說下去:「因好奇心的俱使下,也想對亞太地區證明日本的籃球水平,所以一眾業餘人士就籌組了『Project B』,走到鄰近地區向街場人士作出挑戰,而大部分成員都是日本學界中的精英。」
大威接著又說:「他們鎖定的目標就是這裡──香城。」

[ 本帖最後由 河上水希 於 2017-9-11 12:23 PM 編輯 ]



實用相關搜尋: 設計 運動 電視 學生 風險

回覆 引用 TOP

「!?」森和云京也很驚訝。

「其實這已經不是第一次了,就在今年日本放春假的時候,這個組織已經來過一次。那次他們是以『Project A』來命名他們的行動。當時他們幾乎制霸整個東區,幸好東區王者,東禪──淨法寺男校及時出手把他們撃退。根據現場人士的記述,這場比賽淨法寺男校只是險勝,贏得一點也不輕鬆。」大威說。

「而那群日本人再次挑戰定必有備而來。」云京說。

「沒錯,不巧他們選中的目標竟是我們北區。可惜北區已再沒有王者了。」大威說。

「但你認為北區的事應由北區的人自己解決,所以你就希望得到那個射手的協助。」云京繼續說。

「對,你果然很通透。」大威說。

「………」云京再次無言。

「大威你是如何得知這麼多的事?」森問。

「香城登高討論區。」大威說。

「……………」森靜了。

「…………唔」云京也靜了。

「……巴打。」云京突然說了出口。

「!!!!!!!!!!!!!!!!!!」森很驚訝!

「原來你也是巴打,怪不得知我總覺得你與眾不同。」大威說。

「其實我只是上網看新聞。」云京說。

「你兩個……」森用質疑的口吻說話。

「你不會是心存偏見那麼無知吧,關森。」大威側目。

「登高消息比路透社還準確,做Project可以用來做Reference!」云京說。

「……可否回到正題?」森回到。

「哦…我太激動了。我本想繼續尋找他,但已經時日無多了。」大威說。

「何解?」森問。

「Project B的做法是在街場的籃球板上打上骷髏骨的印記,表示他們將會來征服這裡,就像戰書一樣。然而最近這些印記已經開始出現。」大威說。

「骷髏印記……」森回想起來:「我在耀光邨看見過。」

「真的?何時?」大威問。

「昨天,我在巴士上見到流星射手在耀光邨籃球場射球,下車後我立刻追了過去。但當我到達時人已經不見了,卻發現籃板上的印記。」森說。

「流星射手再次出現!?」大威緊張的問。

「是,當時是6時左右。」森說。

「很好,或許我們有機會找到他的幫助,看來明天我要到耀光邨一趟了,你們也來幫忙吧。」大威說。

「我們?」森說。

「是的,我說過我們已經時日無多,那邊已經開始行動,再沒有時間去集結其他人。幸好今天給我發現你們,你們願意助我一臂之力嗎?」大威伸出右手邀請。

「……」

回憶完畢,就在關森踏出圖書館的同時,張云京就在圖書館前經過。

「喂,云京。」森說。

「你好,阿森。」

「為甚麼一個人那麼孤獨,你的粉絲呢?」森問。

「粉絲?我那會有。」

「沒可能,你昨天也有份打最後5分鐘,一定有追隨者出現。連我也有,你怎會沒有?開玩笑。」森說。

「不不不,昨天是你表現的球技出眾,你應得的。我只是在你身邊吶喊助威罷了…」云京笑說。

「但昨天要不是你……」

「哈,不要爭論下去了。」云京斷開話題,說:「你來圖書館做甚麼?」

「唉,暑期Project…」森說。

「哈,努力吧。我走了。」云京說完便轉身走。

「不,等等。云京!」

「有甚麼事了?」

「你今天會去耀光邨嗎?」

「唔唔…我看不去了,我的球技又不是怎麼了得,我去只怕拖大家後腿。」云京婉拒。

「我發覺最懂開玩笑的是你。如果沒有你,我怎能讓大家知道我懂打籃球;如果沒有你,誰能破大威的球;如果沒有你,敗家仔怎會得到教訓?」森說。

「哈哈,都說是幸運而已。」云京回答。

「我不理幸運也好,實力也好。經過昨日一戰,在籃球上,我現在最信任的就是你。」

云京遲疑了一下。

「朋友。」森再加上一句。

朋友這兩個字可能很普通,但這句說話像打進了云京的心扉,他在糾結甚麼似的。最後他吐了一口氣,轉身望向關森,說:「呼,真沒你辦法,去就去吧。」......「朋友。」

「哈,那才像樣。」森上前搭住云京的肩膀。

但到底有甚麼事藏在云京的深深處呢?

王馮和小雞一直在旁邊看著,然後竊竊私語起來。

「你覺不覺得剛才的情節好像偶像劇?」小雞說。

「我也有同感,還要是師奶最愛的愛情爛片。」王馮說。

「剛剛的橋段根本可以套上示愛的對白。」小雞說。

「最後,關森向張云京示愛成功,阿森就衝上前觸摸云京的身體。」王馮說。

「好GAY呀頂!!!!!!!!!!!!!!」小雞說。

就在下課時,關森等在校門外,背脊依靠著學校大門。夕陽無限好,只是近黃昏。汪汪的陽光沐浴著森的強壯身體,無論是肌膚,還是肌肉的剛強曲線都被夕陽下的陰影變得更加明顯。云京慢慢走近校門,著迷的看著那門前粗壯的大漢,恬恬舌頭便上前從後抱著關森。關森把依偎著他的云京整個抱到前面,兩人四目交投,雙唇慢慢的貼近……

王馮說……

突然一拳襲向王馮「頂你說夠了沒呀!!」森憤怒的說:「頂你兩個變態不要跟過來呀!!」

「……」云京握緊拳頭看著王馮。

「呀!!!!!!!!!」已不知是誰的慘叫聲。

當森和云京二人來到耀光邨籃球場,看見大威的頭蓋上了毛巾,一個人坐在球場的中心汗流如注,呼吸也比平時沉重,像是剛才來了激烈的熱身般。聽到腳步聲,大威便抬起頭來,眼神像一頭兇悍的猛獸發現獵物,然後對著二人說:「來1 on 1吧!」

.
.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過去
但…
英雄莫問出處!』

[ 本帖最後由 河上水希 於 2017-9-13 10:21 PM 編輯 ]



實用相關搜尋: 時間 愛情 新聞

回覆 引用 TOP

第七節  不足


「來1on 1吧。」大威說。

「怎麼這樣突然?」森說。

「有必要每件事都解釋嗎?不要浪費時間了,來吧!關森你先上!」大威說。

關森被大威的霸氣所震懾了,身體不由自主的動了起來走到場中。

「也不要太緊張,先換籃球鞋好嗎?」大威笑說。

關森第一次感受到強者的威嚴,就剛才自己的行為就像一隻家貓被老虎吼叫之後而失去方寸,太幼嫩了。『輸人不輸陣』這些充大炮的小把戲只能在凡人面前有效。而關森在大威面前就是一個凡人。

森準備好之後就走到葫蘆頂。

「規則很簡單,先入十球者勝。失分者發球,葫蘆頂出圈。有沒有問題?」大威簡單的說明。

「沒有。」

「很好,你先攻。」

森閉起了雙眼,在葫蘆頂深呼吸了一下,平伏下來之後,睜開眼睛把球傳到大威手中。

「Checkball!」森說,比賽開始了。

大威把球傳回給森,但並沒有接近,距離有兩個身位。在打甚麼主意?

森一看,空間多的是。森曲膝做出一個投射姿勢,但並沒有射出,是假動作。再看大威,不為所動,未有被假動作擾亂,他只是默默的退到罰球線。

「……」云京很像心中有數。

森看到前方暢通無阻便開始突入,就在拍球身體側前的一刻,球已經不見了。去了那裡,只見大威已攻進自己的下路,擦身而過,上籃,得分。1比0。

「太高了…」云京心想。

再次開球,大威退到罰球線之下。空間比之前更大,森依然拍球向前,卻害怕大威的下一步。大威只張大雙手,壓下身子,迎陣以待。

「來吧!」大威說。

關森不知葫蘆裡賣著甚麼的藥,只筆直的衝上前,在大威面前轉向,從右攻上。大威動了跟上去,緊緊的貼住關森,關森害怕再被打荷包,立刻轉身背向大威,但動作太笨拙了。

「你就只有這些嗎?」大威激將般說。

「少囉唆!能擋下我再說吧!」然而拍球聲出賣了關森的動機。就在抽上旋轉的瞬間,大威伸出左手,在籃球從地上回到關森手中之前把球拍走。森連忙上前追趕籃球,一手把它抱回懷中。仍有機會。

森知道自己在大威面前不能耍無謂的花招,他筆直的衝上前,就用自己的優勢擊敗對手吧,彈跳力!大威看到森加速奔前,但並沒有走到大威的附近便起跳了。

「天真…」大威伸出右手向森的持球飛去,關森抽上避開追擊。大威腳步一移手已趕至,把球狠狠的摘下來。森在空中只抱著空氣,而站在地上的卻手握『大權』。

大威此刻看著場外的張云京。

「好傢伙…」云京看得出這個動作是昨天破他『幻象切入』的招架。雖然動作簡單,但這一手卻需要高超的技術。時機要拿捏得宜,在抽上的瞬間,位置要準確無誤,在持球者雙手的正中間把球拿下。

「你已經繳械了,森。」大威邊說邊走到三分線上射了一記三分球『插』的一聲命中目標。2比0。

「甚麼?」森不明所以。



實用相關搜尋: 時間 空間 眼睛 空氣

回覆 引用 TOP

「在我觀察之下,你的重心太高了。無論在拍波時還是背籃時,都太高了。高是你的優勢,同時是你的弱點。就在你拍球時,手和地的距離都比別人遠,我能出手盜球機會較多,成功率也比較高。所以你第一樣要做的是壓下你的身子,好好保護你的球。」大威說道。

「明白!」森說。

「好,再來!」大威說。

果然把身體壓下之後,關森的保護性增加了不少,大威要防守也較之前吃力,但始終大威更勝一籌,最後以10比4結束。

「能在我手上得4球,真的不可小看。」大威邊抹汗邊心想。

賽事結束,大威沒有因此而放鬆,反而鬥志比剛才旺盛,內心更是無比的熾熱。因為比起關森,他更期待與張云京一戰。大威以戰士的眼神看著張云京說:「張云京,該你了。」

關森走到云京身旁拍拍他的肩膀說:「加油!」

云京走到場中,大威走上前說:「我覺得你很面善,我們之前有見過嗎?」

「也許,不竟我有生以來見的人也不少,遇過你也不出奇。」云京說。

「也是,不過你的氣場給我很熟悉的感覺。」大威說。

「大家都有上登高吧。」云京說。

「哈哈哈哈,你真幽默。不說太多,來吧。但規則有變,同樣十球,但十球之內,我得手多過五球,我贏。我攻,你守。」大威說。

看來大威對昨日被封下的球耿耿於懷,所以再向云京挑戰。

云京走入三分圈內準備防守,大威己蓄勢待發。一開球大威便向前突擊,來到云京面前,云京並沒有動作,大威便加速消失於右方,上籃得分。太快了,也太簡單了。真的太簡單了,云京並沒有嘗試阻止大威。

來到第二球,大威明顯把速度減慢了,但云京依然不為所動,2比0。

「你在玩甚麼!?在讓我嗎?」大威問云京。

「不,是你太快。」云京說。

「別開玩笑了你!」大威憤怒的說。

「加油云京,拿出你的實力來。」森在旁邊為云京打氣。

「……」云京沒有說話。

第三球開始,大威同樣輕易的走到籃底,但他沒有投入籃球,反而把球拋出界,故意打成2比1。然後大威走到自己的隨行袋前拿出一支水,把水樽裡的水偷偷的全倒出來。

「森,我的水都喝完了,你可以幫我到附近的便利店買一支回來嗎?」大威說。

「哦,好的。」森回到。




回覆 引用 TOP

大威故意把森駛開,然後對著云京說:「現在只有你和我,可以認真起來了嗎?」

「你為何對我這麼感興趣?」云京問。

「因為直角跟我說你並不簡單,是一個強者。」大威說。

「或者是你的直角錯了。」云京回到。

「那要試過才知道。」大威笑了。

云京吐了一口氣,眼神改變了,氣勢也變得強烈。

「我的直角一直都很準確。」大威說。

云京曲膝微微下蹲,身子壓下並踏出左腳用腳尖在自己前方畫一個半圓,然後不快不慢的伸出左手微曲成掌勢,右手成鈎狀在側。

很奇怪的防守勢,看似破綻百出,但每個關節的屈曲所做出的空間都是糖衣毒藥,每舉手每投足都可能是殺著。懷疑也沒用,大威開始試探。

大威上前二話不說就衝向右邊,但云京的左手立即伸直,左腳也踏出重心移向左邊把攻擊路線封住。但云京心知不會那麼容易結束,兩人同時在想──『幻象切入』。

大威為了引誘云京露出更大的空隙,剛才的俯身衝比以往的步伐更大,果然令云京的防守步復加大,重心變動讓自身的右邊瞬間成了空城。大威看準時機用絕活改變路線,比昨天的更快。

云京眼下自己現在移向右邊也無補於事,因為大威的速度加快了,自己是趕不及的。然而云京卻背水一戰,臨時變招,右手由鈎成掌緊貼大威,自身卻乘剛才重心向右的餘力,順勢向大威反方向旋轉,以右腳為支點,左腳向後再畫半圓,成了一個完整的圓形──『踏圓』。

負負得正,兩人雖方向不同,卻因方向不同,云京才能在大威第二步前迎面趕上。大威眼見云京從反方向趕至,立刻放出第二步,只要起跳就可得分。但云京的眼神發亮了,雙目集中在大威的雙手,此時右手屈起所有手指,以手心擊出──『擠』。就在千鈞一髮之間,大威手中的球被拍走了。然後云京又變回開始的起守勢。

「好一個圓形!」大威激動的說。

「我稱它為『太極守勢』。」云京說。

「看似破綻百出,卻是進可攻,退可守。每個動作都有威脅,可說是全民皆兵。」大威說。

「意不在招,意在連綿不絕。無招勝有招,陣前可變招。」云京說道。

「臨時變招……」大威好像意會到甚麼似的,說:「再來!」

這次大威也一樣的向右攻去,同樣的以『幻象切入』改變方向,云京同樣的跟上。不同的是云京今次撲了一個空,球已飛入籃框之中…

云京看著大威,說:「這招可行。」


大威笑了。
.
.
『無招勝有招
只因全民皆兵』

[ 本帖最後由 河上水希 於 2017-9-12 09:57 PM 編輯 ]



實用相關搜尋: 空間

回覆 引用 TOP

[隱藏]
第八節  思考



「喂,我把水買回來了」關森拿著水回到球場。此時較量以結束,二人在石凳上休息。

「結束了嗎?結果如何?」森問。

「不相伯仲。」大威說。

「云京你很利害,竟能不分上下。」森激動的說。

「哈,你應該稱讚我才對。」大威說。

「甚麼??」森不明所以。

「別聽他亂說話。」云京說:「今天我們不是要找流星射手嗎?何解我們打起上來?」

此時大威收起微笑,說:「其實昨天我一聽到耀光村已經被ProjectB盯上的時候,我知道這問題已經迫在眉睫,但想不到是這麼快。」

「何解?」森問。

「你看看籃板上的印記有甚麼。」大威說。

關森走到籃板下看看:「一個骷髏骨頭而已……」森再望清楚:「等等!有三個數目字,7,2和8。是甚麼意思?」

「今天是幾月幾號?」大威問。

「7月26日。難道728是指7月28日!?」森說。

「沒錯!他們會在7月28日攻佔這裡。即是後日,星期六。」大威說。

「這麼快…」云京說。

「是,但改變不了。我昨天打了電話給東禪──淨法寺男校的小前鋒,尋求他的幫助。」

「你不是說北區的事由北區的人來解決嗎?何解又要找東區的人?」森問。

「我不是要他加入,我只是要他的資料。現今為止只有他們的球隊跟那班日本人交過手而又勝出,所以我想從他身上得知日本人的實力。就在你們來到籃球場之前,我與淨法寺男校的小前鋒交過手。」大威說。

「結果如何?」森問。

「本來我們只打10分,卻Deuce了二十多次,最後我以37比39輸了。」大威遺憾的說。

「二十多次Deuce!?你們都有用不完的體能嗎?」森說。

「最重要最後得到甚麼情報?」云京說出重點。

「他留下一句『還不夠』。」大威說。

「還不夠?甚麼還不夠?」云京說。

「我追問下去,他說除非找到與我不相伯仲又能產生化學作用的人。」大威望著張云京說:「我找到一個有過之而無不及的。」

「是,云京他很利害的。」森說。

「也許比你想像中更利害。張云京,我們需要你。」大威說。

云京又開始抖結:「但是…」

「不要但是了,非你莫屬,我們都需要你!」森說。

「來吧,張云京。」大威再說。

「…好吧。」云京實在抵受不住他們的苦苦請求答認了。

「太好了。」大威和森興奮的說。

「現在就只剩下流星射手了…」大威說。



實用相關搜尋: 電話 化學

回覆 引用 TOP



伸延閱讀
 47 1234
 提示:支持鍵盤翻頁 ←左 右→ 發新話題發佈投票
請先登入
小貼士:
依家可以用“@”tag會員啦!
預覽帖子  恢復數據  清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