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討論
消閒生活手機討論遊戲地帶影視娛樂校園生活數碼科技寵物樂園學術文化體育世界購物廣場時事投資貼圖影片上班一族美容纖體戀愛婚姻汽車討論成人資訊博彩娛樂資源交流站務管理
發帖
註冊 登入/註冊 微博



收藏 訂閱 打印

[政治] 首席法官馬道立與李國能同邪同悪



首席法官馬道立濫權枉法

[隱藏]
引用:
原帖由 宗道 於 2017-9-2 07:32 AM 發表
宣誓風波何時了,往事知多少?終審法院裁定議員宣誓屬立法會內部事務,放生范徐麗泰同曾鈺成只是客觀效果,真正目的是將裁判權凌駕於監誓權力之上,終審法院是以政治需要解釋和運用權力。...

法官的法律思維能力,決定了司法能力和司法水平的高低。終審法院拒絕梁頌恆及游蕙禎宣誓案上訴許可,終院上訴委員會頒布書面判詞,包括引用下級法庭的理據,有關判詞清晰顯露出主審法官只有律師的法律思維而缺乏法官的法律思維能力。梁游宣誓案的審理和判決,充分說明一眾主審法官司法能力唔夠班更濫權枉法,暴露出香港司法之邪惡超乎想像。

終審法院梁游案判詞全文
28.
宣誓者並非拒絕或忽略作出規定的宣誓,而立法會主席要求有關議員在另一次立法會會議重新宣誓,這將屬於合法行事。另一方面,即如同本案的情況,若法庭不容置疑地裁定某位議員拒絕或忽略作出立法會誓言,立法會主席便不能行使任何酌情權或裁決了。

《基本法》第一百零四條訂明,「列明的公職人員在就職時必須依法宣誓」。「就職時必須依法宣誓」,不依法宣誓就不能就職;「必須依法宣誓」,也就是規定必須有人監誓確定宣誓是否依法。「必須依法宣誓」,依什麼法?本地法律,第一百零四條規定由本地立法落實宣誓事宜。

《宣誓及聲明條例》第19條規定,立法會議員須於其任期開始後盡快作出立法會誓言,該項誓言
(a)如在緊接立法會全體議員普通選舉後的立法會會期首次會議上而又於選舉立法會主席之前作出,須由立法會秘書監誓;
(b)如在立法會任何其他會議上作出,則須由立法會主席或任何代其行事的議員監誓。

《宣誓條例》第19條訂明議員依法宣誓的機制:(a)在立法會會期首次會議作出;(b)可在立法會任何其他會議上作出。第19條是賦予議員兩次宣誓機會,而不是訂明議員可宣誓兩次。《立法會規則參考手冊》第三章3.30已詳盡解釋:如議員未能在首次會議上宣誓,或在該屆任期內透過補選當選為立法會議員,其宣誓會於盡可能最早的一次會議開始時進行,由立法會主席或任何代其行事的議員監誓。

就職宣誓是莊重儀式,監誓人如認定議員故意不按法例規定宣誓,應裁定宣誓無效,常委會的有關解釋,亦與第一百零四條的規定一致。被裁定宣誓無效,議員不能就職無權參與立法會會議或表決,立法會主席須按照《基本法》第七十九條第二項的規定,宣告其喪失議員資格。《基本法》第一百零四條以及依據其原則制定的本地法律,不容許議員宣誓兩次。
判詞28指稱:「宣誓者並非拒絕或忽略作出規定的宣誓,而立法會主席要求有關議員在另一次立法會會議重新宣誓,這將屬於合法行事。」法例不容議員宣誓兩次,「宣誓兩次屬於合法行事」是首席法官馬道立「造法」;普通法制度,法官可於審理案件是造法,但不得同成文法律相牴觸。研訊上訢許可不是審理案件不能造法,馬道立大法官的「造法」是濫權枉法。

終審法院梁游案判詞全文

[ 本帖最後由 宗道 於 2017-10-11 01:55 PM 編輯 ]



實用相關搜尋: 秘書 法律 律師 香港

回覆 引用 TOP

引用:
原帖由 宗道 於 2017-9-20 03:50 PM 發表

帖文49#同50# 已經話晒畀你知。




(帖文49#同50# 已經話晒畀你知。?.).???簡直胡鹽煉乳!!!
《基本法》第一百零四條.第七十九條第二項.第四十八條行政長官職權第二項.
第七十三條.《立法會條例》第12條規定.第七十三條.???

以上那一條規定(人大釋法對港冇約束力)呢???
首席法官馬道立怎樣玩完???






回覆 引用 TOP

引用:
原帖由 我是查理 於 2017-9-24 02:03 PM 發表
(帖文49#同50# 已經話晒畀你知。?.).???簡直胡鹽煉乳!!!
《基本法》第一百零四條.第七十九條第二項.第四十八條行政長官職權第二項.
第七十三條.《立法會條例》第12條規定.第七十三條.???
以上那一條規定(人大釋法對港冇約束力)呢???
首席法官馬道立怎樣玩完???
...

1999年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關於《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第二十二條第四款和第二十四條第二款第(三)項的解釋,該解釋有規定:「本解釋公布之後,香港特別行政區法院在引用有關條款時,應以本解釋為準。」

2016年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關於《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第一百零四條的解釋,只是「現予公告」,冇指明對香港法院有約束力。

本人不是做教師,唔好成日問我乜乜物物,有咩疑問自己去查,查理應該是查明道理,查理唔應該是每事問,唔去查嘢就唔好叫自己做「我是查理」。ok?

[ 本帖最後由 宗道 於 2017-9-24 03:30 PM 編輯 ]




回覆 引用 TOP

引用:
原帖由 宗道 於 2017-9-24 03:27 PM 發表

1999年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關於《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第二十二條第四款和第二十四條第二款第(三)項的解釋,該解釋有規定:「本解釋公布之後,香港特別行政區法院在引用有關條款時,應以本 ...



那一條規定指明(人大釋法對港冇約束力)呢???






回覆 引用 TOP

[隱藏]
引用:
原帖由 我是查理 於 2017-9-24 09:15 PM 發表
咁那一條規定指明(人大釋法對港冇約束力)呢???

1999年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關於《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第二十二條第四款和第二十四條第二款第(三)項的解釋,該解釋有規定:「本解釋公布之後,香港特別行政區法院在引用有關條款時,應以本解釋為準。」

2016年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關於《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第一百零四條的解釋,只是「現予公告」,冇指明對香港法院有約束力。


1999年同2016年兩次「釋法」,常委會對邊條解釋已經寫到明,有冇約束力釋法公告亦已講到明,仲要問「那一條規定指明人大釋法對港冇約束力」,理解能力咁乜低點出嚟行?閣下應該改名叫做「我是吳明吳查理」。要瞓覺,係咁先,鍾意發噏瘋自己開個帖噏到夠。


[ 本帖最後由 宗道 於 2017-9-25 02:45 PM 編輯 ]



實用相關搜尋: 香港

回覆 引用 TOP

首席法官馬道立心中的泰美斯女神

引用:
原帖由 宗道 於 2017-9-23 02:16 PM 發表
宣誓風波何時了,往事知多少?終審法院梁游案判詞全文
28.宣誓者並非拒絕或忽略作出規定的宣誓,而立法會主席要求有關議員在另一次立法會會議重新宣誓,這將屬於合法行事。另一方面,即如同本案的情況,若法庭不容置疑地裁定某位議員拒絕或忽略作出立法會誓言,立法會主席便不能行使任何酌情權或裁決了。...

立法會宣誓風波,其實是司法惹的禍。2004年梁國雄議員提出司法覆核,要求就職宣誓使用自己的誓詞版本,高等法院判梁國雄敗訴。夏正民法官裁定:「議員以不符合《條例》的方式或形式作出誓言,立法會秘書並無權力為此等誓言監誓,如出現這種情況,立法會秘書應在立法會主席選出後,提請主席裁決。」

《宣誓及聲明條例》第19條訂明議員宣誓的機制,由立法會秘書或立法會主席或代主席行事的議員監誓。立法會主席與秘書處的監誓權,是同一法例授權,不存在從屬關係,立法會主席的監誓權只是「另類監誓」。《基本法》第一百零四條規定由法定監誓人判定宣誓是否有效,裁定秘書處並無權力為自行訂定誓詞監誓,應由立法會主席作出裁決,夏正民法官的判決,是將議員宣誓定性為立法會事務。

夏正民法官的裁定,亦存在法理邏輯方面的矛盾。秘書處無權力為自訂誓詞監誓,也就是說,出現這種情況,秘書處只能放棄監誓不作出判定;只有宣誓人讀誓詞而無監誓者,法理上宣誓就不能成立,主席裁決些什麼?夏正民的判決,絕對違反《基本法》第一百零四條和《宣誓條例》第19條。

立法會主席的權力只能裁決內部事務,《基本法》第四章第三節規範立法會事務,職權不包含宣誓事宜和不包括監誓權。第一百零四條規定列明的公職人員就職時必須依法宣誓,是第四章第六節公務人員條款,議員宣誓和監誓都不屬於立法會事務。夏正民法官對立法會主席與秘書處監誓權關係的裁決錯誤。

夏正民法官的判決,是香港法律的一部分,其後一直成為立法會宣誓的「法定程式」,宣誓成為立法會內部事務。秘書處無權力為自行訂定誓詞監誓,議員於首次會議就職宣誓時玩嘢,夏正民法官的「香港法律」成為議員有恃無恐的保護傘。宣誓風波是由夏正民法官的錯誤衍生,法院對議員宣誓案的審理和判決,不撥亂反正司法錯誤,反而將錯就錯濫權枉法宣告議員喪失資格,首席法官馬道立以及一眾主審法官都不知司法的公平正義為何物,終審法院聳立的泰美斯女神像應該是贗品。

2016年10月18日,立法會主席梁君彥會見傳媒,宣布首次會議的宣誓,裁定黃定光及劉小麗宣誓無效,確認立法會秘書未能為梁頌恆、游蕙禎及姚松炎監誓,明日大會需要重新宣誓。梁君彥明確表示, 有關決定是依照夏正民法官的「香港法律」辦事。而政府對立法會主席再次為黃定光議員監誓並無提出異議。

終院判詞28指稱:「宣誓兩次屬於合法行事,若法庭不容置疑地裁定某位議員拒絕或忽略作出立法會誓言,立法會主席便不能行使任何酌情權或裁決了。」法例不容許議員宣誓兩次,首席法官馬道立的判詞是在夏正民法官的判例上再「造法」,客觀效果是為黃定光議員度身訂造。馬道立大法官濫權枉法為司法權凌駕監誓權「造法」,或許是要向全世界表明佢係「藍絲」法官。

法官是對自鳴正義最有想像力的人,但香港法官並不代表正義,立法會議員宣誓案的審理和判決,清楚顯示出法官只是在利用法律,這就是香港司法的真實。

終審法院梁游案判詞全文      

立法會主席梁君彥會見傳媒宣布裁決: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urldmI__3Fk


[ 本帖最後由 宗道 於 2017-10-1 01:39 PM 編輯 ]






回覆 引用 TOP

首席法官馬道立斷送司法獨立

引用:
原帖由 宗道 於 2017-9-24 03:27 PM 發表
宣誓風波何時了,往事知多少?1999年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關於《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第二十二條第四款和第二十四條第二款第(三)項的解釋,該解釋有規定:「本解釋公布之後,香港特別行政區法院在引用有關條款時,應以本解釋為準。」

2016年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關於《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第一百零四條的解釋,只是「現予公告」,冇指明對香港法院有約束力。...

司法獨立的核心是審判獨立。審判獨立是指法院和法官應根據自己對案件事實的判斷和對法律的理解,獨立地作出裁判不受任何限制。《基本法》第八十五條明確規定:香港特別行政區法院獨立進行審判,不受任何干涉。

中央和香港特別行政區的權力由《基本法》第二章規範,全國人大常委會的解釋權由第十七條第三款規定第一百五十八條第三款訂明常委會行使法定解釋權的機制,香港高等法院解釋基本法的權力不受限制。2016117日,高等法院對梁游宣誓案判決前,常委會對《基本法》第一百零四條作出解釋。梁愛詩話在宣誓覆核案判決前釋法,是「唔怕一萬、只怕萬一」,若要至終審時才釋法推翻,會造成更大震撼。回歸20年來,中央的確對香港「無微不至」,破壞司法獨立不遺餘力。

1999年同2016年兩次「釋法」,常委會都不是依據《基本法》第一百五十八條第三款規定的機制,而是直接引用中國憲法的權力,法理上對香港法院並無約束力。1999年的「釋法」,常委會通過的決議明確規定:「本解釋公布之後,香港特別行政區法院在引用有關條款時,應以本解釋為準。」

2016年11月7日常委會對《基本法》第一百零四條作出解釋,常委會通過的決議只是「現予公告」,決議並無規定對香港法院有約束力。立法會議員宣誓案的審理和判決,法院引用常委會的解釋對宣誓案作出判決,香港法官是擁抱邪惡斷送獨立的司法權。

世界經濟論壇昨日發表年度全球競爭力報告,香港司法獨立的全球排名由第8位跌至第13位。大律師湯家驊認為,不覺得宣誓風波釋法影響司法獨立;律師會會長蘇紹聰重申法治和司法獨立是香港基石;律政司司長袁國強表示,香港司法獨立絲毫無損。香港人依家應該明白,乜嘢叫做詐傻扮懵鬼話連篇。

香港政府新聞網》袁國強:港司法獨立絲毫無損
http://www.news.gov.hk/tc/categories/admin/html/2017/09/20170928_123754.shtml



[


[ 本帖最後由 宗道 於 2017-10-1 09:02 AM 編輯 ]






回覆 引用 TOP

首席法官馬道立包庇濫權枉法

引用:
原帖由 宗道 於 2017-9-26 03:11 PM 發表
宣誓風波何時了,往事知多少?20161018日,立法會主席梁君彥會見傳媒,宣布首次會議的宣誓,裁定黃定光及劉小麗宣誓無效,確認立法會秘書未能為梁頌恆、游蕙禎及姚松炎監誓,明日大會需要重新宣誓。梁君彥明確表示, 有關決定是依照夏正民法官的「香港法律」辦事。...
終審法院拒梁游上訴判詞全文  
9. 有鑒於此,立法會主席於20161018日裁定梁游二人於20161012日所作之宣誓無效。不過,他決定倘若二人書面要求再次宣誓,二人可於20161019日舉行的下一次立法會會議上再次宣誓。梁游二人均要求再次宣誓。然而,20161018日展開的法律程序令情況發生變化。

20161012日立法會首次會議,梁頌恆和游蕙禎就職宣誓超級核突但動作純熟技驚四座,監誓人如判定梁游宣誓無效,相信冇乜人會異議。但立法會秘書長並無裁定兩人拒絕宣誓,陳維安只是依照夏正民法官的「香港法律」辦事,宣告無權力為梁游監誓。立法會宣誓風波,其實是司法惹的禍。

1018日,立法會主席梁君彥會見傳媒,宣布首次會議的宣誓,只是確認秘書未能為梁頌恆和游蕙禎監誓,並無裁定二人之宣誓無效。宣誓必須在法定的監誓人面前進行,監誓人表示無權力監誓就是放棄監誓只有宣誓人而無監誓者,法理上宣誓就不能成立梁君彥確認秘書未能為梁游監誓,是常識判斷也是法律意見。

立法會首次會議監誓人放棄監誓,梁游宣誓法理上就未曾發行,根據《宣誓及聲明條例》第19條,立法會主席有權為梁游就職監誓。《基本法》第一百零四條規定,由監誓人判定宣誓是否有效。在梁君彥未行使權力為梁游監誓前,高等法院原訟庭濫權枉法,直接行使立法會秘書處的監誓權,判決梁游2016年10月12日的宣誓無效;直接行使立法會主席於《基本法》第七十九條第二項的職權,宣告梁游喪失議員資格。

梁游宣誓案的審理和判決,充分說明區慶祥是個司法能力唔夠班之法官,枉法欺淩議員亦欺淩立法會主席。梁君彥只是確認秘書長未能為梁游監誓,終審法院梁游案判詞9指稱,「立法會主席於2016年10月18日裁定梁游二人於2016年10月12日所作之宣誓無效」,首席法官馬道立明顯是採用立法會文字版本補鑊,包庇區慶祥法官濫權枉法。

法官是對自鳴正義最有想像力的人,但香港法官並不代表正義,立法會議員宣誓案的審理和判決,清楚顯示出法官只是在利用法律,暴露出香港司法之邪惡超乎想像。

終審法院拒梁游上訴判詞全文  

[ 本帖最後由 宗道 於 2017-10-6 09:30 AM 編輯 ]




回覆 引用 TOP

引用:
原帖由 宗道 於 2017-9-24 10:56 PM 發表

1999年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關於《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第二十二條第四款和第二十四條第二款第(三)項的解釋,該解釋有規定:「本解釋公布之後,香港特別行政區法院在引用有關條款時,應以本 ...





請問基本法解釋權為什麼唔係屬於香港呢???你可以解釋下嗎???



基本法第一章       
       

第一章: 總則

第一條
香港特別行政區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不可分離的部分。

第二條
全國人民代表大會授權香港特別行政區依照本法的規定實行高度自治,享有行政管理權、立法權、獨立的司法權和終審權。

第三條
香港特別行政區的行政機關和立法機關由香港永久性居民依照本法有關規定組成。

第四條
香港特別行政區依法保障香港特別行政區居民和其他人的權利和自由。

第五條
香港特別行政區不實行社會主義制度和政策,保持原有的資本主義制度和生活方式,五十年不變。

第六條
香港特別行政區依法保護私有財產權。

第七條
香港特別行政區境內的土地和自然資源屬於國家所有,由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負責管理、使用、開發、出租或批給個人、法人或團體使用或開發,其收入全歸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支配。

第八條
香港原有法律,即普通法、衡平法、條例、附屬立法和習慣法,除同本法相抵觸或經香港特別行政區的立法機關作出修改者外,予以保留。

第九條
香港特別行政區的行政機關、立法機關和司法機關,除使用中文外,還可使用英文,英文也是正式語文。

第十條
香港特別行政區除懸掛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旗和國徽外,還可使用香港特別行政區區旗和區徽。

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區旗是五星花蕊的紫荊花紅旗。

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區徽,中間是五星花蕊的紫荊花,周圍寫有“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和英文“香港”。

第十一條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第三十一條,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制度和政策,包括社會、經濟制度,有關保障居民的基本權利和自由的制度,行政管理、立法和司法方面的制度,以及有關政策,均以本法的規定為依據。

香港特別行政區立法機關制定的任何法律,均不得同本法相抵觸。



第八章: 本法的解釋和修改

第一百五十八條
本法的解釋權屬於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


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授權香港特別行政區法院在審理案件時對本法關於香港特別行政區自治範圍內的條款自行解釋。

香港特別行政區法院在審理案件時對本法的其他條款也可解釋。但如香港特別行政區法院在審理案件時需要對本法關於中央人民政府管理的事務或中央和香港特別行政區關係的條款進行解釋,而該條款的解釋又影響到案件的判決,在對該案件作出不可上訴的終局判決前,應由香港特別行政區終審法院請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對有關條款作出解釋。如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作出解釋,香港特別行政區法院在引用該條款時,應以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的解釋為準。但在此以前作出的判決不受影響。

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在對本法進行解釋前,徵詢其所屬的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委員會的意見。

第一百五十九條
本法的修改權屬於全國人民代表大會。

本法的修改提案權屬於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國務院和香港特別行政區。香港特別行政區的修改議案,須經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代表三分之二多數、香港特別行政區立法會全體議員三分之二多數和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同意後,交由香港特別行政區出席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的代表團向全國人民代表大會提出。

本法的修改議案在列入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的議程前,先由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委員會研究並提出意見。

本法的任何修改,均不得同中華人民共和國對香港既定的基本方針政策相抵觸。


第九章: 附則

第一百六十條
香港特別行政區成立時,香港原有法律除由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宣佈為同本法抵觸者外,採用為香港特別行政區法律,如以後發現有的法律與本法抵觸,可依照本法規定的程序修改或停止生效。

在香港原有法律下有效的文件、證件、契約和權利義務,在不抵觸本法的前提下繼續有效,受香港特別行政區的承認和保護。



實用相關搜尋: 英文 法律 香港

回覆 引用 TOP

[隱藏]
引用:
原帖由 我是查理 於 2017-10-1 03:53 PM 發表
咁請問基本法解釋權為什麼唔係屬於香港呢???你可以解釋下嗎???
  ...


基本法是中國憲法的一部分,由全國人大立法,憲法規定由其常委會解釋,因此香港法院的解釋權要由常委會授權。呢啲是普通常識,本人已講N咁次,網絡亦大把資料。閣下連入門功課都唔做,成日貼啲基本法條文屬於惡搞,人家冇責任回答你的搞作問題,ok?



實用相關搜尋: 香港

回覆 引用 TOP

引用:
原帖由 宗道 於 2017-10-1 04:14 PM 發表


基本法是中國憲法的一部分,由全國人大立法,憲法規定由其常委會解釋,因此香港法院的解釋權要由常委會授權。呢啲是普通常識,本人已講N咁次,網絡亦大把資料。閣下連入門功課都唔做,成日貼啲基本法 ...





所以你吹(首席法官馬道立包庇濫權枉法?.).?根本就是胡言亂語!!!
(人大釋法對港冇約束力.).根本就是為梁游嗰兩隻畜牲砌詞狡辯!!!



實用相關搜尋: 香港

回覆 引用 TOP

引用:
原帖由 我是查理 於 2017-10-2 08:25 PM 發表
所以你吹(首席法官馬道立包庇濫權枉法?.).?根本就是胡言亂語!!!
話(人大釋法對港冇約束力.).根本就是為梁游嗰兩隻畜牲砌詞狡辯!!!

人大釋法點樣先至對香港有約束力?請用理據指出本人之錯誤,唔好喺度嗌口號,鍾意發瘋自己開個帖到夠。



實用相關搜尋: 香港

回覆 引用 TOP

引用:
原帖由 宗道 於 2017-10-3 08:41 AM 發表

人大釋法點樣先至對香港有約束力?請用理據指出本人之錯誤,唔好喺度嗌口號,鍾意發U瘋自己開個帖U到夠。




基本法人大釋法已經第五次了!!!如人大釋法香港沒有約束力釋法來干什麼???
屎忽痕咩???香港的英國法律只是依據基本法可以存在的!!!
所以香港的英國法律若有違反基本法的都會立即廢除失效就係咁解嘞!!!




回覆 引用 TOP

首席法官馬道立司法能力唔夠班

引用:
原帖由 宗道 於 2017-10-1 01:22 PM 發表
宣誓風波何時了,往事知多少?立法會首次會議監誓人放棄監誓,梁游宣誓法理上就未曾發行,根據《宣誓及聲明條例》第19條,立法會主席有權為梁游就職監誓。《基本法》第一百零四條規定,由監誓人判定宣誓是否有效。在梁君彥未行使權力為梁游監誓前,高等法院原訟庭濫權枉法,直接行使立法會秘書處的監誓權,判決梁游2016年10月12日的宣誓無效;直接行使立法會主席於《基本法》第七十九條第二項的職權,宣告梁游喪失議員資格。...

六名立法會議員先後被取消資格,法院的審理和判決,顯露出香港法官的司法能力勁差水平低下。明明是「冤假錯案」,社會的回響反映香港人從認真對待法治,說明香港缺乏走向文明法治的原動一切向錢看,普天之下中國人都同是烏鴉一樣黑。

議員宣誓風波,20161018日,立法會主席會見傳媒,宣布首次會議議員宣誓有效性的裁決。梁君彥主席裁定:「我同意立法會秘書的決定,即是表明他是無權為梁頌恆和游蕙禎及姚松炎監誓三位議員監誓。」梁君彥同時表明:我已接納了姚松炎議員的書面要求,讓他在明天重新宣誓。至於梁頌恆議員及游蕙禎議員,如果我收到他們提出的書面要求,我會為他們進行宣誓。

立法會主席公佈議員宣誓有效性的裁決,裁定立法會秘書未能為梁頌恆和游蕙禎及姚松炎三位議員的監誓;裁定劉小麗及黃定光宣誓無效,五人可重新宣誓。其後公佈的立法會版本,梁君彥對裁決作出重大修改,刪除立法會秘書未能為議員監誓的裁定,第12加入主席裁決,裁定梁頌恆、游蕙禎、姚松炎、劉小麗及黃定光五位議員10月12日的宣誓無效。

梁君彥修改裁決,應該是配合司法需求,事實證明梁游宣誓案是場大龍鳳。立法會主席行使裁決權,必須依法定程序於會議其間運用,梁君彥會見傳媒的發言,以及立法會版本,都不具法律效力。《基本法》第一百零四條規定,就職宣誓必須在法定的監誓人面前進行,由監誓人判定宣誓是否有效。事實上,按照《宣誓條例》第19條的規定,立法會主席並無法定權力裁決首次會議的宣誓。

《宣誓及聲明條例》第19條規定,立法會議員須於其任期開始後盡快作出立法會誓言,該項誓言
(a)
如在緊接立法會全體議員普通選舉後的立法會會期首次會議上而又於選舉立法會主席之前作出,須由立法會秘書監誓;
(b)如在立法會任何其他會議上作出,則須由立法會主席或任何代其行事的議員監誓。


《宣誓條例》第19條訂明議員宣誓的機制,條例是賦予議員兩次宣誓機會,而不是訂明議員可宣誓兩次。立法會主席與秘書處的監誓權,不是立法會職權,而是同一法例授權,不存在從屬關係,立法會主席的監誓權只是「另類監誓」。《立法會規則參考手冊》第三章3.30已詳細解釋:如議員未能在首次會議上宣誓,或在該屆任期內透過補選當選為立法會議員,其宣誓會於盡可能最早的一次會議開始時進行,由立法會主席或任何代其行事的議員監誓。

立法會主席會見傳媒同日傍晚,律政司聯同特首梁振英入稟向法院申請緊急聆訊,申請臨時禁制令,禁止梁頌恆和游蕙禎再次宣誓就任立法會議員;同時申請司法覆核,要求法庭宣布梁游已喪失立法會議員資格。法官區慶祥作出裁決,拒絕批出臨時禁制令,但批出司法覆核許可,案件排期113日開審。1115日,高等法院原訟法庭頒下判決書,裁定政府司法覆核中勝訴,梁頌恆及游蕙禎喪失議員資格。


原訟庭判決書20指稱;.「法庭進一步裁定,立法會主席容許梁先生及游小姐再次宣誓,實質上和作用上意味兩人於2016年10月12日並沒有拒絕或忽略作出立法會誓言。」區慶祥法官應該是根據梁君彥會見傳媒的發言作出判決,基於立法會主席和秘書長並無裁定梁游拒絕宣誓,因此第一項判決宣布:梁先生及游小姐於2016年10月12日所據稱作出的宣誓,違反《基本法》及《宣誓及聲明條例》,因此有關宣誓屬無效及沒有法律效力。

司法權不能代理監誓權,區慶祥法官直接行使立法會秘書處的監誓權,宣布梁游宣誓無效,判決的合法性一直受到質疑。終審法院拒梁游上訴判詞9表明:「立法會主席於2016年10月18日裁定梁游二人於2016年10月12日所作之宣誓無效。」首席法官馬道立明顯是採用立法會版本補鑊,立法會主席已裁定梁游宣誓無效,原訟庭宣告梁游喪失議員資格就是「合法裁決」。

就職宣誓必須在法定的監誓人面前進行,首次會議監誓人放棄監誓,梁游宣誓法理上就不曾發行,根據《宣誓及聲明條例》第19條,立法會主席有權為梁游就職監誓。原訟庭、上訴庭及終審法院似乎「都不知道」,法例規定由監誓人判定宣誓是否有效,立法會主席的「裁決」並無法律效力;議員拒絕宣誓宣告其喪失資格,《基本法》第七十九條第二項規定屬立法會主席職權。梁游宣誓案的審理和判決,充分說明區慶祥與馬道立都是司法能力唔夠班之法官。

法官是對自鳴正義最有想像力的人,但香港法官並不代表正義,議員宣誓案的審理和判決,清楚顯示出法官只是在利用法律,暴露出香港司法之邪惡超乎想像。

政府新聞公報:立法會主席就議員作出立法會誓言的有效性的裁決的發言
http://www.info.gov.hk/gia/general/201610/18/P2016101800749.htm

議員宣誓有效性的裁決立法會版本:
http://www.legco.gov.hk/yr16-17/chinese/pre_rul/pre20161018-ref-c.pdf


立法會主席梁君彥會見傳媒宣布裁決足本: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urldmI__3Fk


梁君彥修改裁決 證明梁游宣誓案是場大龍鳳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HjVG6SIwLuY



[ 本帖最後由 宗道 於 2017-10-9 10:35 AM 編輯 ]



實用相關搜尋: 秘書 法律 香港 新聞 傳媒

回覆 引用 TOP

[隱藏]
引用:
原帖由 宗道 於 2017-10-6 06:17 AM 發表
宣誓風波何時了,往事知多少立法會主席公佈議員宣誓的有效性裁決,裁定立法會秘書未能為梁頌恆和游蕙禎及姚松炎三位議員的監誓;裁定劉小麗及黃定光宣誓無效,五人可重新宣誓。其後立法會公佈的文字版本,梁君彥對裁決作出重大修改,刪除立法會秘書未能議員監誓的裁定,第12加入主席裁決,裁定梁頌恆、游蕙禎、姚松炎、劉小麗及黃定光五位議員10月12日的宣誓無效。

梁君彥修改裁決,應該是配合司法需求,事實證明梁游宣誓案是場大龍鳳。立法會主席行使裁決權,必須依法定程序於會議其間運用,梁君彥會見傳媒的發言,以及立法會的文字版本,都不具法律效力。《基本法》第一百零四條規定,就職宣誓必須在法定的監誓人面前進行,由監誓人判定宣誓是否有效。事實上,按照《宣誓條例》第19條的規定,立法會主席並無法定權力裁決首次會議的宣誓。...

在立法會主席會見傳媒宣布議員宣誓的有效性裁決的同日2016年10月18日,立法會秘書長陳維安發表書面聲明,解釋無權為梁頌恆和游蕙禎及姚松炎三位議員監誓的原因,是基於原訟法庭在《梁國雄訴立法會秘書》一案中的裁決,如誓言格式與第11章附表2所訂明的不符,立法會秘書長可表明無權監誓。

梁君彥其後在立法會版本對裁決作出重大修改,裁定梁頌恆、游蕙禎、姚松炎、劉小麗及黃定光五位議員10月12日的宣誓無效。《基本法》第一百零四條規定: 就職宣誓必須在法定的監誓人面前進行,由監誓人判定宣誓是否有效。監誓人表示無權監誓就是放棄監誓,只有宣誓人而無監誓者,宣誓法理上就不能成立,梁君彥根本不能夠裁定梁頌恆和游蕙禎及姚松炎宣誓無效。事實上,按照《宣誓條例》第19條的規定,立法會主席並無法定權力裁決首次會議的宣誓。

議員宣誓案是場大龍鳳,立法會主席本來也是受害人,而梁君彥修改裁決,已變成大龍鳳的參與者。

陳維安書面解釋無權為三人監誓:
http://www.takungpao.com.hk/hongkong/text/2016/1019/31690.html



[ 本帖最後由 宗道 於 2017-10-8 11:38 AM 編輯 ]



實用相關搜尋: 秘書 法律 傳媒

回覆 引用 TOP



伸延閱讀
 提示:支持鍵盤翻頁 ←左 右→ 發新話題發佈投票
請先登入
小貼士:
依家可以用“@”tag會員啦!
預覽帖子  恢復數據  清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