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討論
消閒生活手機討論遊戲地帶影視娛樂校園生活數碼科技寵物樂園學術文化體育世界購物廣場時事投資貼圖影片上班一族美容纖體戀愛婚姻汽車討論成人資訊博彩娛樂資源交流站務管理
發帖
註冊 登入/註冊 微博



收藏 訂閱 打印

[小說] [短篇] 都市裡的男女



[短篇] 都市裡的男女

[隱藏]
那是一個星期三的下午。

阿賢手挽著一個外賣午餐袋子,跟隨著隊伍靠樓梯右邊踏步而上。

中環的商業區,人們彷彿已習慣守規則,連中午午膳時間亦不例外,即使在街上,即使那是人們的休息時間。

“媽的。“

阿賢以英文嘀咕。

夏天天氣不穩,風雲容易變色。此刻天上掛著片片沉重污雲,天上又莫名掛著太陽,很是濕納悶熱。

“改變不了,嘗試接受。“

他腦海內浮現這句說話。

這一份是阿賢的新工作,才上班一星期公司氣氛已令他受不了。已經辭掉舊公司的工作,再回頭已不可能了。

有人說人生如賭博,此刻阿賢覺得自己賭輸了。

“我知道。“

阿賢已經步至公司大樓門外了。

他決定往附近公園吃完才回公司。

上班一星期,就在他被上司無故責備後,他無意拉開位內抽屜,發現抽屜內貼著這個小字條。

“改變不了,嘗試接受。“

字條下款還寫上聯絡電話。

“9655 2655 Elva"

相信那就是上手同事了,阿賢入職時舊人已經離職,人事部只保留上任同事所有電郵紀錄讓阿賢跟進。

無奈。

大概當一個人無奈至極時,腦海便會產生一些幻想來保著當事人精神不要荒亂。

“Elva 是美女嗎?真想撥電話給她。“



實用相關搜尋: 時間 美女 公園 公司 工作 英文 電話 外賣

回覆 引用 TOP

阿賢鼓起勇氣撥通電話。

“喂。“

那是一把很是清脆的聲線,Elva必定是位美女。

幻想把阿賢拖離現實生活情緒中。

“有點堂突,我是妳舊公司接手的同事,我叫阿賢。“

“係。“

對方有點意外。

“唉,那麼可怕的工作竟然有人接手。“

有知音了,阿賢覺得內心有鼓安慰。

“是呀,那上司為什麼總是罵人,什麼也不滿意。“

“不要緊吧,記著問題不在你,是對方問題。“

“唔,唔。“

阿賢覺得很溫暖。

“新同事怎麼稱呼?“

“阿賢。“

“係,阿賢。你未婚?“

對方的詢問令他面紅耳熱。

“沒有,還沒有。“

“那也好,不會拖累人。“

阿賢由內心暖洋洋變得很恐懼。

“什麼?“

“唉,有聽過消失的硬幣都市傳說嗎?“






回覆 引用 TOP

提示: 該帖被管理員或版主屏蔽,只有管理員可見
“消失的硬幣?“

“是的。“

阿賢好像知道新公司從事地產投資,亦以玩票性質持有一間酒店。

“不知道,只是知道往茶餐廳吃飯,如果以毫子付款的話,會被侍應禮貌周周的服侍一下啦。“

阿賢和Elva輕笑一下。

“就是,你有想像過那些不被小商店接納的毫子都往哪裡去了。“

“本市政府有專責部門處理法定流通貨幣,一些破舊的貨幣會被消毀。我想...毫子也是吧?“

阿賢覺得對話氣氛怪怪的,還是盡量回答。

“但是,製做貨幣也要成本吧?其實有想過製做一枚硬幣的成本甚至遠比製做一張紙幣更要高呢?“

阿賢思考一回,覺得Elva遠比自己聰明。

那麼聰明的上任為何辭職呢?

我可以過度試用期嗎?阿賢心想。

“說的也是,製做硬幣的金屬例如銅本身即使不可做成首飾如金或銀等的貴金屬,也有工業用途,而且開採及運用時成本不菲。“

“正是。賢,現在不是憂心試用期過渡與否的問題了。“

那女孩子為什麼知道阿賢想什麼。

“襯他們未給任務給你前,辭職阿賢。“

“什麼任務,我們不是法律助理嗎?我們負責公司地產項目背後的文書,什麼任務,我不明白。“

“唉。“

Elva 嘆氣。

“到他們正式任用你,一切已經太遲了。“

“可以的話,Elva 我想見妳一次。“

阿賢已經吃不下他的飯盒了。






回覆 引用 TOP

[隱藏]
美詩把餐具放在酒桶內的熱水內泡洗,再用白餐布擦靜。

餐具事前已被洗碗機洗乾靜,用熱水擦拭是為了讓銀餐具看來更光潔,給人瑰麗感覺。

那是餐館中午休息時間。

城市寸金尺土,租金高昂,能負擔一間餐館員工中午有休息時間,老闆財力不菲。

那其實是酒店內的西餐廳,酒店老闆是一個地產集團。

美詩很享受擦拭餐具工作,很有洗滌心靈感覺。

“美詩,做得真好。“

“多謝,盡本份而已。“

說話男子意圖從後抱擁美詩,美詩假意把餐具放入櫃,讓男子撲空。

“那個變態佬,以經理身份拿好處,已半年已有三個女同事離職了。“

“就是呀,酒店總經理又不理。“

“酒店這行,官官相衞,識人好過識字。“

“投訴去集團總部啊,聽聞是地產集團來。“

“天真。對總公司來說,我們酒店只是投資項目之一,持有幾年,待酒店有名氣,土地更值錢,便會易手。“

“咩叫易手呀?“

“得閑睇少些花花公子啦,易手即係賣咁解呀,杏包橙。“

“你自己好有文化,講粗口。“

同事們七咀八舌,美詩覺得頭暈。

遠方有位西服男子步至餐館。

轉眼七時,晚餐時間到了。



實用相關搜尋: 時間 公司 工作 經理 酒店 投資 餐廳

回覆 引用 TOP

那位西服男子自顧自往靠窗的椅子坐下。

美詩為那男子倒了一杯水,順道把餐牌給他過目。

“美詩,聽聞總公司會安排神秘顧客評核我們表現,小心些。“

“福利又低,又要超時上班,還派人評核我們表現。“

美詩把一枚硬幣放在手心,合上眼許願。

她不停摩擦硬幣,直至手心發熱。

“你有張良計,我有過雲梯,聽聞總公司主席好孤寒,都只會派地產集團內員工扮顧客,咸濕經理上去總公司拿支票時見過總公司同事。“

美詩再往男士附近。

“先生,請問要吃些什麼?這個酒配海鮮會比較協調。“

“可是我對海鮮敏感呢,有什麼可以介紹?“

“這個,雞比較好吧。“

美詩感覺喉頭打結。

那男子面紅耳熱,一不留神把桌上清水倒翻。

“對不起。“

美詩非常耐心地向男子道歉,又立刻清理桌上水痕。

清理現場後,才靜靜為男子點了菜。

“美詩,不要緊,是那客人失神而已,努力。“

“才上班兩個月慢慢會習慣的。“

同事都好,就是經理不好。

她步入廚房向廚師道出客人要求。

“那麼麻煩的客人呀。“

廚師嘀咕。

“美詩,剛才做錯了,妳倒濕客人桌子。“

經理走入廚房責備美詩。

“不過,如果妳。。。“

那經理突然熊抱美詩,向她索吻。

那邊廂,坐在窗邊的客人內心忐忑。

才上班一個月,Elva便勸他辭職。

回到公司後,他接到一個奇怪任務。

往公司旗下酒店做神秘客人,因為他新任職,同事們未必認識他,他稍後亦要入住客房一晚。

阿賢奇怪,剛剛那位點餐的女孩子呢。

他好奇,該不會是連累她被責罵了。

從她額上點點的汗毛,她大概十分年青,十九歲?最盡亦不會超過二十五歲。

歲月會令女子掉了青翠的汗毛,再保持粉嫩的皮膚亦敵不過無情的時光。

阿賢亦覺得自已很老,他二十七歲了。

他決定步入廚房找那女孩子。

“救命呀,救命呀。。。“

阿賢看見一名中年男子正壓在那女孩子身上,那女孩子急得眼淚也出來了。

其他同事只若無其事的別過頭,但從眼神阿賢知道他們很徨恐。

阿賢顧不得一切,他從口袋內取出員工證。

“我係總公司派來的神秘顧客,我會把今日目睹的一切告訴主席。你完蛋了。“

其實阿賢很恐懼,他只是一名法律助理,月薪二萬元,他根本沒有權力去責罰人。

可是剛才的情景令他看不過眼。

美詩遇到救星,撲往阿賢身後。

“報警!“

阿賢命令另一位同事撥電話往警局。

“硬幣有用,消失的硬幣有用,我的願望成真了。“

美詩輕奮地說。

阿賢奇怪,打了一個寒顫。






回覆 引用 TOP

阿賢呆坐在自己的辦公位置內,內心如壓著一塊鉛。

今晨回到公司,他便看到鐵青著臉的上司。

“晨曦日報報導:一間酒店餐館發生疑似餐飲經理非禮女下屬案件。昨晚七時,一名陳姓客人報警,事件中經理更被揭發與食品供應商私相授受,將被轉介至廉政公署接受調查。“

阿賢思緒飄往昨天晚上,他嘴角又泛起一絲甜笑。

“我叫美詩,多謝你為我主持公道,這枚硬幣是我的幸運物,我現在送給你作個紀念。“

“別客氣,舉手之勞而已。“

“你是總公司的法律顧問,好厲害呀,其實,我第一眼見你覺得你好靚仔,又年青,怎麼又懂得如此多,是個律師呀。“

“係呀,係呀,哈哈。“

其實他昨晚本來會順道和Elva見面。

“阿賢,進來。“

他收到上司電話。

“你怎麼可以如此衝動,這間酒店集團正計劃賣盤,因為這次新聞將影響整間酒店定價。“

時光倒流他也不會後悔昨晚所做。

阿賢摩擦手心內的硬幣,直至手心發熱。

“昨晚你可以若無其事記錄事件,再經公司內部處置員工,醜聞不可曝光。“

“我只知道急症室內遲救一個病人一分鐘他就會死。“

阿賢心想。

上司桌上電話鈴響。

“阿賢,主席希望親身會見你一次。“

阿賢的許願得到應諾,真神奇的硬幣呢。

他完全忘記了Elva的勸告。

“消失的硬幣是十分可怕的,襯他們未重用你前,快逃,否則便會有危險。“

這是一個會聆聽到許願者所想的幸運硬幣。

都事傳說,硬幣在這個世代已經因為瑣碎厚重而被厭棄。可是,世界上大概有三百個硬幣是有神奇的魔法,他會知說手持者的心思,只要你許願,一切會成真。

當然,世上沒有免費午餐,如果你的願望成真,硬幣會透過一些方式要求你回報。

做些什麼呢,人人不同,因人而異。






回覆 引用 TOP

阿賢慢慢步至主席辦公室。

就在他從座位起來的時候,辦公室便彌漫著一股神秘的氣氛。

辦公室分兩頭,平常同事出入都盡量往一邊走,因為另一邊是主席辦公室,同事們為表尊重都很少往另一邊走。

何況是入內。

"您好,我是法律部新同事陳智賢。"

阿賢邊扣門邊敬重地向主席介紹自己。

"哈哈,請坐,人事部電郵都向大家介紹過,你持有一香港大學的法學碩士學位,很不錯,年青人。"

說話的中年人大概五十出頭,眼神不怒而威,卻又比想像中謙和。

"是的,是的,哈哈。"

阿賢感覺到他的汗息。

"年青人,我在看股市,現在電腦上顯示的韓信科枝,上市編號8310,市價$3.2,我擁有一部分啦,不至於要申報吧,小賭為樂。你猜,會升嗎?"

阿賢只見那中年人保養得宜,穿著低調但給人英氣感覺。

"不知道。"

"哈,我以為你的表現會和外邊各同事會不同,卻都怕老闆。"

阿賢情願被上司粗口責罵,很可怕。

"喂,經紀李,我限你三十分鐘內不論以任何方法,替我沽清所有8310, 是的,一個醉股也不留。"

那中年人親手撥通個電話。

已經是午餐時分了,阿賢本來會和Elva見面。

"年青人,願意和我待上三十分鐘嗎?"

"十分樂意,那實在是太好的學習機會了。"

權力的誘惑,令阿賢希望留下。

其實要拒絕太容易了,主席在忙,不午才找您吧。一句已簡單得體。

金錢,權力,女人。

"有想過硬幣這類東西需要淘汰嗎?基本上,日常生活已經都不太用,又重又瑣碎。"

中年人問阿賢。

"一些西方國家,例如加拿大,正規勸民間各商戶以整體定價進行售賣,例如$30, 而不是$30.5。他們政府認為,零碎定價是不必要而又多餘的。"

"零碎定價原因是給人更便宜感覺,例如$49.9一個套餐,給人是較$50便宜了。可是隨著市民普遍教育程度提升,以上已不合事宜。而且,每處理一個$0.1法定貨幣,成本應為$1。"

"以$0.9去處理醫療,住屋會更得宜。"

那中年人點頭,手握檯面上黃金楓葉金幣。

"對世界貴金屬流通有什麼睇法?"

那中年人又問。

"貴金屬需要千萬年儲備,是每個國家無價之寶。現時,西方國家一直以購買的方式向一些發展中國家購買貴金屬,其實他們本身都儲備不少呀,為什麼留著不用呢?"

"一些發展中國家不停販賣自己的無價之寶,一夕暴富,而不停以世界強國見稱。然而,污染,過度開發卻為自己子民留下計時炸彈。他們對政策及民主的看法追不上經濟暴發的水平。"

中年人微笑。

"想知道8310結果嗎?"

阿賢點頭,談話令他更自信。

中年人撥開電腦畫面讓阿賢看。

8310股價是$0.8,換句話說,以$3.2購入的市民手持了一堆廢紙,血本無歸。

阿賢眼眶貶紅,太剌激了。

"事情是有時機,昨夜你在酒店的事件,我欣賞你,換著你其他同事,只會為保工作扮看不見。你看不過眼,因為年青的你仍有良心,良知。可是,那不是一個合切時機。"

"如果是我,我會立刻拍一張照片,然後表明自己是總公司員工身份,叫那經理停止非禮。今天,我才把相片交給上司,內部處置那員工,報警與否公司決定。"

阿賢氣炸,他面紅耳熱。

"年青人,我已經著手下調查此經理收受供應商回佣數月。"

"打工的成日話,老闆為什麼不明,那麼廢的上司竟然升職,為什麼,太天真了,老闆是一盤棋的玩家,每件事都是棋子,我們要的是最好的局面,有些事自有取捨。"

"明白嗎?"

阿賢點頭。

"肚皮空空,和我吃飯年青人?"

阿賢本來會和Elva見面。

他急著見識新世界。

權力的世界。




回覆 引用 TOP

她看著遠處一輛房車駛走,嘆氣。

人始終會被物慾控制,她輕撫鎖骨上的疤痕,手指沿著那道如藤蔓,又如牽牛花的那串疤痕游走。

有看過被印度墨畫上花卉圖案的女子手臂嗎?此刻她身上的疤痕就如那片印度墨一樣。

只是退了色,或永不退色。

所幸那女子有著白哲皮膚,豐腴身材,那道疤痕反而點綴了性感。

她是Elva。

看向遠方那對中年及年青男子登上車子,她相信那應該是阿賢及前公司老闆了。

思潮回復至兩年前。

"大家好,我是Elva,請多多指教。"

"多多指教。"

"好了Elva,已介紹了公司所有同事給妳認識,請開始工作。"

人事部同事引領她到辦工位子。

位子側邊便是上司房間,只見那中年女子面容肅殺。

她聳聳肩,工作而已。

"美麗日記提提妳,妳的極速約會將於今晚7時於法意咖啡店舉行,女士請記得化妝,提亮自己在異性眼前啊!"

二十八歲的她剛與拍拖八年的男友分手。

電話響起,是上司找。

"記著記著,我們集團從事的是土地發展的業務,所有妳所接獨的文件都是機密,一個不慎引起傳媒注目事少,影響投資項目利益事大,職業道德十分重要。"

Elva靜靜聽著。

"其中,<消失的金幣>計劃是我們集團最機密計劃。這個項目本身沒有任何利益價值,但涉及與政府高層合作,萬事小心。"

"是。"

Elva只想快快放工去那個飯局。

她從來沒想過做什麼女強人,只希望有足夠金錢滿足自己興趣。

愛情與寫作。

"Elva, 我們這行出色的話年薪何止百萬,爭氣點。"

我只是知道這行都是忌才的上司,收入不差但受氣。

"是,是。"

我應該改名做Ceci,是,是。

Elva上星期把自己的小說拿去自資出版,卻發現那報社的法律顧問原來是她舊同學的前輩。

真想往地洞鑽,以為反正用筆名沒有熟朋友認識她。

"好了,有問題嗎?妳未婚,放工加班是沒問題吧?"

"公司有計劃時我願意加班,但閑日總想進修一下,正如妳之前所道,我們這行出色的話年薪百萬比比皆是。"

她想多點時間回家寫作,放上免費討論區。

Elva輕瞄上司桌上電腦,快五點了。

放工,她心想。

有人輕拍她的肩膀,思潮回復到現在的時空。

"算罷,人向上流是正常的,要阻止亦阻止不了。"

"這個計劃要進行到何時呀?細心一想,惡上司可能是一個好人,她只是企圖阻止羔羊們入局。"

"請君入局。"

Elva嘆口氣。

"Love kills slowly."

她再一次撫弄自己的疤痕。

和Elva談話的他一直默不作聲。

"Love kills lonely."

他回應。

"Depends. 兩年前我會把這句翻譯成愛情排解了寂寞,現在的我會寫成愛情殺死那些寂寞的人,因為寂寞,所以被愛情利用,被騙,被騙,被騙。。。"

Elva情緒開始不穩,他輕輕擁著他,希望平伏她的情緒。

"被他們發現便會有危險。"

Elva手執一個硬幣,往幣邊破開。

只見內裡有一塊晶片。

"什麼消失的硬幣,可以實現你心願,無知,偷聽器知道你所想,再實現你心願而已。"

"人被蒙在鼓裡是很可怕的,別這樣。"



實用相關搜尋: 皮膚 時間 公司 工作 咖啡 愛情 love 寂寞

回覆 引用 TOP

[隱藏]
兩年前的一個極速約會,改變了Elva一生的命運。

如果在妳眼前有兩個男子,一位投緣,一位有錢,妳會如何選擇呢?

事不宜遲,告訴大定女主角的選擇。

她坐在西餐廳的訂檯上,和數位素未謀面的男女進餐。

數名中年男子正團團圍著一名年輕女孩子打轉,其他的女孩子則尷尬呆坐。

只有他,他正游然地看眾生相。

"為什麼不圍過去,說不定那女孩子喜歡你呀。"

"太完美的,好得都不像真。"

Elva問那男子,那落了單的男子亦回答。

"是什麼時候,男男女女要依靠如此老土方式結識?"

"就從這城市的人都失了心,不再願意花時間認識人,亦一切從外在角度看,錢或外表。"

"人亦不再欣賞文字,只欣賞圖像。"

Elva和他開始了對白。

"妳怎麼知道我是個寫作人?"

"就從你手機上都是別人文章,就從你對那些男女觀察入微開始。"

他笑了。

"真的要結識人?或是太無聊?或是尋找題材?"

"想結識人是真的,但銀包裡連五百元也沒有,沒有女孩子要結識我?六合彩年年有人中,希望那個人是我。"

"那你應該擠過去,和那些大肚子,沒頭髮的去爭相結識那女孩子呀,說不定下一個中獎的是你。"

"那妳呢?"

"我,上個月和拍拖8年的他分手,原因,他戀上公司內剛大學畢業的女同事,我上個月轉了新工,因為不想在舊公司內見到他和那位小妹妹,我受夠了。"

他只點了頭,表示明白。

他和她一直談下去,就像相識很久的朋友一樣。

如果他沒有加入這個飯局,命運便會改寫。

消失的硬幣這個故事亦不會開始。



實用相關搜尋: 時間 公司 手機 銀包 大學 餐廳 拍拖

回覆 引用 TOP

那位男子腳才踏進餐館,所有人的目光便落向他。

那位正享受被異性包圍的年輕女孩子的目光也落在他身上。

"請問妳隔壁的位子沒人坐嗎?"

他詢問Elva,一眾女孩子既妒且恨。

"太過美好的,美得都不像真。"

一分鐘前她才聽過這句話,她都忘記了。

被兩名異性包圍的感覺真好,她以為28歲的自已已經不配有如此機會了。

兩日後。

"Elva, 主席想親自與妳會面一次。"

她收到上司撥來的內部電話。

"是。"

她只是一名法律文書主任,不明白主席為什麼想見自己。

既來之則樂之。

就由她從一段長達8年的關係走出來,太明白人生無常,要防亦防不了。

"主席,我是法律部文書主任Elva,多謝您錫見。"

她輕輕扣門,然後畢直站在門外。

"哈哈,果然是美女一名。"

房內除了主席,還有一名客人。

那夜在極速晚宴遇到的俊朗男子。

"陳先生說曾經在一個飯局見過妳,對妳印像深刻,打聽下原來妳是我公司員工,著我穿針引線。"

她十分尷尬。

他不會道穿她們的所謂飯局是極速晚宴吧,而且,這樣出眾的男子不用去那些場合認識人,而且,要看中也看中年青一點的女孩。

而且而且。。。

三分鐘前,她才收到那個寫作人電話。

"陳先生您好。"

她維持一貫辦公室態度。

"來,我們三人談談天。"

主席打圓場。

"聽說披得幣的泡沫爆破了。joseph "

原來他叫joseph。

"是的。一眾金融人的炒作,說成什麼網上編碼的虛擬貨幣可以取代現實生活流通的金錢,真傻。"

他說。

"Elva, 談談妳對披得幣的看法。"

"聽說披得幣的交易仍需法定貨幣交換,例如,於網上用信用卡付款。情況有點像,我舉個例子,大學生宣稱獨立搬往宿舍,但每每星期日回家把家裡的零食罐頭搶個一空,又問家人拿零用,他獨立了嗎?"

"獨立個鬼。"

他附和她。

當一個男人喜歡一個女人,什麼也是對的。

她微笑。

"我公司的員工都有素質,小至一個主任也有政治常識。"

"是,是。"

她覺得自己應該改名做Ceci。

她在想中午飯和寫作人吃飯會吃什麼。

"Elva, 嘗面和joseph單獨吃餐便飯嗎?"

她感覺到自己在點頭。



實用相關搜尋: 美女 公司 大學 電話 法律 網上 零食 學生

回覆 引用 TOP

"其實你不用對我這麼好,兩年前我的選擇錯了,自然要承受後果。已經有段8年的過去仍然不知如何選擇對像。"

遠方那輛車子駛走,Elva和震軒往街上走。

"極速晚宴的意思就是讓都市中的男女以極快的方式相識而已,大家只是朋友,為什麼要用有色眼光去看,一定是戀人或陌生人。"

他輕快地露出不置可否表情。

他們徐徐步向商業區小巷裡的一間咖啡店。

"對不起,午膳時間直至中午二時,餐廳會在六時才再開放。"

只見餐廳老闆正為所有客人結帳。

都市的商業區租金高昂,但仍有一些大廈與大廈之間的小巷開著一些小店,因地址偏僻租金亦便宜。

都市裡的男女都開始遠離速食店,速食文化,這些小店亦有生存空間,老闆亦可抽空做自己喜歡的事。

"震軒,Elva,入來再談。"

餐廳老闆關上大門,門外貼著休息。

"全市共有三百個消失的硬幣,今日再收集一個,我們現在有三十個了。我們一定要設法收集所有消失的硬幣。"

"對,不可讓那幫人控制整個都市。"

"生意好嗎?"

"男神又不助陣,生意是不好的啦,做了電視劇男一號便不認識人,Elva是嗎?"

"早知...早知我唔叫阿爸改我名叫沈震軒。"

"有得唔叫既咩?時空穿插?"

"想當年那套電視劇播時我晚晚流眼淚,Toby,toby. "

女孩子即女孩子,Elva情緒好多了。

他們看在眼裡呼一口氣。

選擇伴侶不用選王子,只用選對妳如公主的。

如果兩年前Elva選對的話,便沒有"消失的硬幣"故事了。

她坐在落地玻璃側面的沙發上,都會的繁華燦爛盡收眼瞼。

"吃點肉,Elva。"

他熟練地把手掃向她背後微彎的女性線條。

"這個牛很好,肉汁鮮美。"

她以刀切開牛肉,血汁緩緩流出。

"今日的8310,由開市的$3.6,到收市變成$0.8,精彩。"

沙發上共有數個人,除了,Elva, 還有joseph的同事。

"披得幣的爆破,才最精采。"

"聽說有發展中國家的騙徒,把披得幣的概念放入層壓式推銷的元素,不但吸取小投資者金錢,更以上下線方式收取金錢,賺的更多,吸的更多。"

"發展中國家市民教育程度懸殊,知識更懸殊,做就騙徒更多機會,未完全發展成熟的法制及經濟體系做就更多機會。"

"可怕。"

Elva很高興能打入這班人的圈子,他們都是這個城市的精英。

她看向玻璃外海面的船隻載浮載沉。

"發展中國家收入較高一群,都選擇往外國留學後移民,對國家發展不是好事。留下的一群沒有較高知識的,面對城市開發後的問題,如資源開發後的污染等等。"

玻璃外海上的船隻,有點像本市的命運,她心想。

"西方國家不繼買入發展中國家的天然資源,自己擁有的強大儲備又不開採,把污染等問題交給發展中國家。"

"發展中國家不是不知道,但眼前要開發國運就要下這部棋。"

"2016年,德國某最大的名貴汽車生產商正式賣盤,新老闆正是發展中國家的商人。近十年,更多更多發展中國家的商人買下外國的大型企業。"

"臥薪嘗膽,斧底抽薪。"

Elva留心地聽席上朋友對話,聽他們閑談勝過上什麼大學自資課程老師說100小時。

"如果科學家能發現金屬自行分裂生產的技術呢?"

Joseph提出了一個問題。



實用相關搜尋: 時間 咖啡 結婚 教育 大學 投資 餐廳 電視

回覆 引用 TOP

"金屬自行分裂技術?"

室內靜得一根針的聲音也沒有。

Elva含情默默地望向Joseph,當你愛上一個人,他所做的一切都有原因,所做的一切都是完美。

"是的。"

"簡單來說,人的出現是男女身體細胞結合,再經不停分裂而成。我們所以生存下去,背後亦靠新細胞不停分裂以取代舊有細胞以維持我們身體機能健康。"

眾人又靜靜地聽下去。

有人向侍應示意再開一枝紅酒。只要有利益價值,他們不介意待上更多時間,即使席上所聽的根本荒誕不經。

"目前世界上的天然資源不繼開發,然而,資源總會有用盡一日。而天然資源更做成國與國之間的國力競爭,以至政治手段。"

"目前天然資源最大供應者包括阿拉伯國家以及一些發展中國家。西方國家對阿拉伯國家的極端主義極其痛恨,無奈又被迫購入他們的資源,即等同間接資助他們開發極端主義。"

不比平日杯酬交錯,風花雪月,他們正靜靜聽取Joseph每句說話,希望在權力世界分一杯羹。

"而發展中國家在過去三十年來,以低姿態成為世界工廠角色,以子民低廉生產力生產電子零件,衣服等等,亦輸出自己大量天然資源。然而,發展中國家現今發展一日千里。"

"發展中國家現今的IT發展已經趕及美國,其電子貨幣的發展遠比更多西方國家先進,天馬行空。"

"那又和細胞分裂技術有什麼關係?"

終於有人開了口。

"西方國家希望阿拉伯國家的極端主義傷害子民安全嗎?"

"不。"

"西方國家希望發展中國家取代其世界強國地位嗎?"

"不。"

"就是!所以西方國家對購買天然資源又愛又恨。他們本身亦有很不錯的儲存量,又不開發。"

Elva的時空再次回到現在。

"你們猜那個叫阿賢的男孩子會變成怎樣?"

"他們會先給阿賢一些好處,讓他覺得所做的也不是太壞呀,然後道德界線越走越低。。。"

餐廳老闆帶來三樽冷滴咖啡。

"好香。"

"神經不用如此緊張呀,任由事情發展吧。"

"阿詩黛香薰,披得幣,以至近的保險,健身會藉,為什麼都不停出現?真奇怪。"

"因為工作辛苦,大家亦想不勞而獲。"




回覆 引用 TOP

阿賢和老闆來到一間會所門外。

一小時他仍然是被上司呼來喝去的小員工,一小時後他正被西服畢鋌的侍應禮貌侍候。

"阿賢,隨便點菜。"

"是,老闆。"

他們的桌子靠著落地玻璃,窗外一名泳裝美女正躍入池內暢泳。

"阿賢,公司內的一點一滴記著不要向外間透露。"

"是,我們是老闆私人辦公室的員工,保密是十分重要。"

那名中年人點頭。

"有想過天然資源有用盡的一日嗎?"

"當然,地球的生命也有用盡的一日。"

阿賢正隨著老闆的目光看向餐廳酒吧桌的位置。

侍者正以彩虹吸管煮沸咖啡,只見咖啡正被蒸氣煮得沸騰。

"我們集團曾經研發金屬自行分裂生產技術。簡單來說,就是利用已經開採出來的金屬以煮咖啡方式煮沸,激活金屬自行生產,那麼,天然資源便沒有用盡的一天。"

阿賢的腦海一片空白,他的目光仍然看向那咖啡,只見咖啡已由吸管通往玻璃壺,靜止下來。

"我們的客戶是一些西方國家的企業,他們對向阿拉伯國家及發展中國家購買天然資源又愛又恨,愛是因為不用開發自己國家的資源,保留儲備,恨是把外匯給予發展中國家間接協助對方國力。"

"所以,如果金屬資源可以自行製做,西方國家便不用受威脅。"

"聰明。"

阿賢決定要留下來,那怕一夜風光也好。

"兩年前,就在有關技術發展成熟後,卻出了事。"

"什麼事?"

"你的上任同事,偷走了那個可以自行複製的硬幣。"

那中年人眼神變得肅殺,手緊緊握著阿賢手腕。

"記著,不可出賣我。"

阿賢心內發毛,可是要離開已經太遲。

"那我的職位有什麼可以幫助主席?"

"簡單,記錄數據。"

只見中年人徐徐往一個硬幣幣邊位置破開,硬幣被一分為二。

"老闆,那是偷聽器。"

"正是。"

"為什麼要這樣做?"

"假若西方國家不用再向他國購買天然資源,那些國家會如何?"

"少了收入及外匯。但如果該發展中國家已經發展成熟,根本不用再依靠販賣自己國寶了。"

"正是,但一個國家要強大,往往要一段長時間,雖然發展中國家的電腦科技正與西方國家睇齊,但一時三刻仍要外匯。"

就在Elva準備和Joseph與買家接洽時,出了亂子。

有另一個買家出現。



實用相關搜尋: 時間 美女 公司 咖啡 外匯 餐廳 科技 數據

回覆 引用 TOP

[隱藏]
她再三檢查在口袋內的絲絨盒子,鼻尖冒汗。

他輕拍她的背。

今早,她在公司準備一項酒店買賣協議,價值十位數字。

對她來說,那些文件只是一堆文字,交易金額多少與她無關,她比較關心月尾那筆五位數字,她的薪金。

此次可不同,這筆協議與她有關。

"硬幣完好?"

他問。

她點頭。

"記著,那位西方律師來到時妳只要和平時簽署協議一樣即可。不用緊張,我們買賣的確是一間經濟型酒店,不是嗎?"

"是的,連同這枚硬幣,是協議簽署圖章之一,一拚交收而已。"

"不要在公眾場所提及"硬幣",小心。"

Joseph 用力抓著Elva手臂,她感到極度痛楚。

他往常總是待她很好,今天是怎麼了?

他們在酒店的大廳等待。

這便是他們協議上準備易手的酒店,雖然乾淨舒適,但空間較少。

簽署時間定在早上十時。

他們在等待,等待,等待。。。

十時,十一時,十二時。。。

奇怪,西方人律師呢。

Joseph 和 Elva 開始著急。

就在他們準備直接撥電話到買家外國總公司時,酒店大門推開。

迎面而家是個亞洲人。

"反正是買賣,買家是誰沒關係吧?"

Joseph 和 Elva 面面相覷。

"那是我們公司機密,恕不透露。"

Elva鼓起勇氣開了口。

Joseph 靠在她身後。

"西方人律師今早發生交通意外,人現在醫院裡。"

那亞洲人拿起手機,把照片給他們看。

只見一位外國人雙目緊閉,睡在床上。

"要準備一份新的協議要多久?"

"不知道。"

"換個名字就可以吧,太簡單了。"

"跟我走,來我們公司重新協商。"

那joseph由靠在Elva背後到躲在桌下角落。

"我叫陳總,joseph,是吧?"

亞洲人以響亮聲線向躲在角落的joseph答話。

"我要帶走你同事Elva,可以嗎?現在就走,你可以走了。"

"隨便,隨便。。。"

只見Joseph邊說邊逃一般的走出酒店。

他走了。

平時那位氣度不凡,總是帶她往高級餐館見識的男人走了。

走得如老鼠見到貓一樣。

原來要見識一個男人對妳好不好,不是他的財產。

上星期她拒絕了震軒的表白。

她說,希望他能先專心寫好劇本,不要分心。

她心知她是覺得他窮,將來會吃苦。

她靜靜跟陳總上車。

手內握著絲絨盒。



實用相關搜尋: 時間 公司 交通 意外 手機 酒店 電話 律師

回覆 引用 TOP



伸延閱讀
 18 12
 提示:支持鍵盤翻頁 ←左 右→ 發新話題發佈投票
請先登入
小貼士:
依家可以用“@”tag會員啦!
預覽帖子  恢復數據  清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