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討論
消閒生活手機討論遊戲地帶影視娛樂校園生活數碼科技寵物樂園學術文化體育世界購物廣場時事投資貼圖影片上班一族美容纖體戀愛婚姻汽車討論成人資訊博彩娛樂資源交流站務管理
發帖
註冊 登入/註冊 微博



收藏 訂閱 打印

[小說] [短篇] 都市裡的男女



[隱藏]
Elva登上七人車,內心忐忑。

"到了。"

那是本市另一幢商業大廈。

Elva跟隨那名中年男子來到商業大廈頂層的會議室。落地玻璃外,都市繁華盡收眼簾。

"三十年前,我是一個漁民,口袋只有一塊錢。我的願望,就是來到這個城市旅行見識。今天,我的資產有八個零。"

會議電話響起,Elva認得那是老闆的聲音。

"轉賣給你,無問題,開個價。"

中年男子開了比西方律師多十倍的價錢。

"成交。"

"有附帶條件。貴公司要為我們完成一個十年計劃。"

"願聞其詳。"

"隨機抽樣把竊聽器放在全市三百個硬幣中,透過硬幣流通把本市市民所發生的事記錄下來,方便我方科研公司進行研發。"

Elva記得那日她在會議室異常鎮靜。

直至落地玻璃外有工人正在吊船上扶窗。

"振軒,是你?"

Elva 以口型向工人說話。

"Elva, 需要喝些什麼,妳在這邊等待。"

那中年男子一直君子謙謙。

"隨便。"

Elva襯中年人走開,登上震軒的吊船離開。

直至今天。

時空回轉至餐館內。

震軒忽然握著她的手,她沒有縮開。

餐館老闆捧著點了燭光的蛋糕進來。

"生日快樂。"

她想起胸口上的串串如藤蔓的疤痕。

就在她與震軒逃出那幢大廈後,她獨自前往一個地方。

她找來紋身師傅,把那個絲絨盒子內的硬幣溶了,點在畫上圖案的胸口上。

說來奇怪,那點銅就沿著紋身師畫好的圖案不斷游走,變成一串藤蔓,不斷游走,變大。

"停。"

Elva 命令,那寸銅藤就停止了游走。

那寸銅不但會自己複製自己,亦有靈性。

那現在那寸銅藤呢?去了哪兒?

消失了。

只見Elva和震軒十指緊扣,沉醉在彼此的甜蜜中。

那寸有生命的銅又是另一個故事了。

大家想睇嗎?請回應一下吧。

"第一個故事完"

回覆 引用 TOP

我叫韻琪, 在我作出這個決定時, 我考慮再三.  

醫生正向我講述我的病況. 他平淡的語氣,就像辦公室內的例行會議一樣,沒什麼特別.只要病人的頭仍然連著身體, 一切也沒有什麼特別.

可是,對病人而言,醫生平淡的語氣內的每一個字就如刀割一樣.  

“韻琪, 掃瞄片顯示妳的腦部神經線受到細菌感染,妳的腿部活動能力失調成因亦大概和妳腦部神經線受感染有關.以目前本市的醫療, 甚至是西方先進國家的的醫療技術亦未必能百份百根絕那些細菌.”

“你的意思是我大概會成為傷殘人士了.” 我雙目含著淚水.

“仍然可以走路, 但會比常人走得慢, 走得辛苦”

從前我是個運動能手,每年一度的渣華馬拉松我要跑全碼.

“沒有其他方法了?” 我問醫生.

“辦法不是沒有, 也可以嘗試全新的微創手術,但一來技術全新,我們仍未掌握到成功數據, 二來費用是天價, 韻琪的保險金用得七七八八了吧…”

有人說, 上天很公平,富人窮人一樣敵不過時光,一樣敵不過病痛. 但有錢與無錢的分別是富人會病得更有尊嚴一點,亦可以延長生命的時光多一點.

“謝謝醫生.”

沒有其他方法了.

這時我的手提電話傳來訊息, 傳來訊息的是我律師樓舊同事ELVA.

“知道妳腿部出現問題,如果我告訴妳,我可以為妳安排醫治, 妳願意嗎?有聽過生命的金屬嗎?”






回覆 引用 TOP

我記得Elva是約我在一間咖啡店內會面的。


那咖啡店在鬧市內的一條小巷內,並不好找,我記得那時候我有點不服氣。我在想,"Elva 怎麼可以如此不體貼"自從我生病後,人家走十分鐘的路我要走三十分鐘。



可是為了一絲生機,我仍然選擇出來。



"歡迎光臨。"



總算走入那咖啡店,店內那安詳的氣氛讓我心情默然放鬆,崩緊的心情亦突然放下來。



"妳就是Elva的舊同事嗎?那也是振軒的朋友,大家也是朋友了,稍等一會,店就要中場休息了。"



那是中午的二時,只見店內的客人正準備結帳回附近的工作地點。



我就點了一個果茶,看眾生相。



"中午略休。"



只見咖啡店老闆掛上牌子,咖啡店就只餘下我和他。



咖啡店一直有份橙花的甜香,很清新,吸著吸著我覺得有點累,有點睏,但心內有份平安。



我好像忘記了我的病,忘記了我因為細菌入腦浸害神經而行動不便。



Elva從休息室出來了。



"Elva, 這咖啡店是妳朋友開的嗎?"



"Elva, 妳胸口是怎麼了,那寸疤痕像長春,又像花莖一樣蔓延蔓延,如果畫上紋身,是很漂亮,可是..."



"是這樣的,我曾經把一個硬幣的銅溶掉了,再著紋身師傅畫上這寸圖案,然後讓那片金屬游走在圖案上。"



我感覺有點古怪,很想逃。



但那橙花香味讓我很舒服,又捨不得走。



"那後來怎麼了?"



"那串金屬像是有靈性一樣,不停變多,自我複製,然後到那紋身圖案被金屬填得差不多時,我說停,它便停。"



"什麼?"



"簡單來說,就是那串金屬有了生命,就如動物細胞一樣可以分裂,分裂,變成半生命體。"



"那本來了一間大企業的老闆所研發技術,希望降低基建材料的成本,要開採金屬成本高,而且有人命風險,如果金屬可以像瓜果一樣不停生長,成本自然大降。"



我感覺我的舊同事瘋了。



"慢著,那又和醫好我的腿有什麼關係?"




回覆 引用 TOP



伸延閱讀
 18 12
 提示:支持鍵盤翻頁 ←左 右→ 發新話題發佈投票
請先登入
小貼士:
依家可以用“@”tag會員啦!
預覽帖子  恢復數據  清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