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討論
消閒生活手機討論遊戲地帶影視娛樂校園生活數碼科技寵物樂園學術文化體育世界購物廣場時事投資貼圖影片上班一族美容纖體戀愛婚姻汽車討論成人資訊博彩娛樂資源交流站務管理
發帖
註冊 登入/註冊 微博



收藏 訂閱 打印

[小說] (災難/科幻) MASS MUTATION 之 我係一個理科仔



(災難/科幻) MASS MUTATION 之 我係一個理科仔

[隱藏]
故事係關於一個pure science畢業嘅死廢青,遇上突如嘅其來災難,佢同朋友被迫一齊生存嘅故事。 之後再睇下會唔會加少少甜。

小弟第一次寫故,一向寫作都唔好,文筆差的話希望大家多多指正!

紙言連載中

---------------------------------------------

#1 舊同學聚會

“hey, Geoff. 記得一陣係佐敦食飯呀。 唔好放飛機呀你! ” 一解鎖手機, WhatsApp就傳嚟Mindy 嘅訊息。

“唉…” 我嘆咗口氣。 慨歎Mindy 真係了解我, 知道我並唔喜歡(膠)際, 極有可能放飛機。“睇黎都係避唔到…”我默默地自言自語。 嘆多一口氣, 放低手機, 繼續將專注力放係面前嘅電腦屏幕。

Mindy 係我大學時期嘅同學, 係唯一一個我會講心底說話嘅女仔。 講起上黎, 可能大家氣場相似, year one 識咗無耐已經好投契。我地兩條友都係高考成績唔錯, 但又傻傻地為興趣而讀 biological science。我諗都無咩人會好似我地兩個咁天真,明知道呢啲科畢業等如失業都想讀。

讀大學個陣,好多同學都覺得我同Mindy 會發展成一對, 但係其實我同佢算係知己吧。 咁耐以黎, 我都無多諗, 可能因為毒撚都唔敢多諗吧, 又或者係大家同各自嘅ex 分左手之後, 唔想再拍拖掛。

貶下眼, 畢咗業3年了, 大家都做緊啲同本科唔關事嘅野。 佢係一間production house 做event planing。而我? 畢業之後轉過四次工, 宜家係間預防愛滋病嘅NGO 做緊, 工作算係有意義, 但係人工仲差過 fresh grad。

“Geoff…” 坐係我隔離嘅 Kurt 道, “聽晚有個part time 返唔到工呀, 你幫手頂一節外展可以嗎?”

“我得呀, 無所謂, 叫佢下次請我食飯補數啦。”

“Ok, 唔該晒” 我上司面帶笑意咁講。

望望電腦右下角, 時間已經18:15。“Kurt, 咁我放工啦, 聽日我返下午呀。” 我說。 Kurt 打了一個“ok” 嘅手勢, 然後我就熄電腦, 緩緩離開公司。

Mindy 約咗我先係佐敦地鐵站等, 再行過去餐廳。 好喇, 放工時間係港鐵迫餐死係香港人嘅日常, 等左2 班車我先有位上車。 迫咗4個站,總算係到咗佐敦站月台。出閘後, 突然背脊俾人拍咗拍, 我下意識向後望。果然, 笑容滿面嘅Mindy 就係我身後。

“咁啱呀… 你唔係跟蹤我吓嘛?” 我說, “可唔可以唔好咁q大力拍我背脊, 一陣嚇q 死我點算。” Mindy 好似小朋友咁伸伸唎, 淘氣地說“我怕你唔黎, 係你公司樓下跟蹤到宜家, 你信唔信?” 我舉起雙手, 擺出投降咁款嘅姿勢。

“你提咗我咁多次, 我點敢唔黎呀…”

“算你喇,無咗你就唔齊人啦! 難得今日我地field lab 嘅 組員 全部都得閒呀,以前做lab 好開心嘛。。。。你記唔記得呢xx%%xx”

我實在無法集中聽Mindy 講野, 佢又係咁講以前大學做lab 啲柒事。 事隔咁耐, 講左咁多次, 佢都仲係咁有興致回憶。

話時話, Mindy 今日個look有啲唔同。長髮放係雙肩後面, 上身白色 貼身t shirt 外面加件灰色冷恤。下身係寶藍色百摺裙。白皙臉上化咗淡淡嘅妝, 顯得塊面尖左, 一對眼睛比平時又大了些。係我印象中, 佢好少化妝同埋著裙。

“喂!你究竟有無聽我講野架?” Mindy 用手肘撞一撞我。“喂, 你今日做咩著到咁靚。”我直接咁問, “唔通你識到男朋友?”

Mindy 聽完先係錯愕, 隔咗幾秒, 紅都臉晒咁否認“無喇,女仔係貪靚架喇。”

“嗯, 不過你好似瘦咗啲。其實個胸會唔會都縮水架? 真心一問, 嗱!學術討論呀。”

“唔。會。囉。” Mindy 一粒粒字咁強調, “就算會對你都無影響喇。”

“咁又係。” 我地一邊講, 一邊由地鐵站步出地面。當就快步出地面嘅時候, 身後突然傳出叫喊聲。

“呀…! 呀…! 唔好郁呀…” 係把女聲, 背景夾雜住人群起哄嘅聲音。 “唔撚係嘛。。。”我依稀聽到有把大叔嘅聲音係度嗌。

“可能又有水貨客搞事, 你估係咪?”我向Mindy 道, 手指指身後隧道。

“唔好派膠喇, 我地行啦, 遲下你上網睇下有無突發片咪得囉!”

“嗯。” 我應了聲, 隨後就繼續往目的地前進。

“Geoff! 你望下個天!” Mindy 突發好興奮咁指住個天。

“天…?”我抬頭望向Mindy 指嘅方向, 啱啱上地面就見到成個天都係粉紅色。個種色唔係一般入黑前個種淡淡嘅夜霞, 準確啲講係好似一粒粒粉紅色閃粉飄浮係大氣之中。 太陽嘅光線經過粉塵折射, 令天空多咗種質感, 好似成片粉紅色嘅銀河掛係天上。

“高達OO 啲GN 粒子咁款喎” 我默默咁講。點知Mindy 已經拎起部手機迫我同佢自拍。

“笑…”佢舉起V 字手勢, 然後按下快門,。而我就一臉無奈。 “留個記念嘛, 下次見又唔知要幾耐啦, 個天又咁靚。嘻嘻, 行喇我地。”

Mindy 心情好似好好, 我苦笑了一下。繼續向餐廳嘅方向行。一路上好多人都拎起手機影個粉紅色天空, 一陣facebook 應該好多人upload 風景相吧。

個陣時嘅我, 應該萬萬都估唔到, 我同Mindy 呢張相係有幾咁重要吧。

下一回: 最後的晚餐

[ 本帖最後由 理科仔 於 2017-6-28 02:55 PM 編輯 ]

回覆 引用 TOP

#2 最後的晚餐

(Then)
“啊仔, 有無話對未來有咩打算呀?” 老豆問我。

“吓?” 我呆咗呆, 放低手上嘅碗筷。 “姐係點?”我問。

“你宜家都返咗呢份工都有一年左右啦, 有無諗過轉工?”老豆問。

“無呀, 宜家返工幾開心呀。我想做多陣先再諗。”我真心咁答。

“有無諗過考政府? 有前途啲嘛。唔係話你宜家唔好, 不過都要為未來打算嘛。”老豆說。

我心頭一熱, 唔知點回應。

“嗯, 我自己會諗吓, 放心………”我低聲說

—————————————-
(Now)

我同Mindy 行到一間唐樓前面停下來, 我打開閘門, 示意Mindy 行先。 我地聚會嘅地方係位處係三樓嘅樓上cafe。

走到門前, 大大隻招牌寫住“coffee lab”。Mindy 指住個招牌同我講“又幾夾喎!我地就係lab 認識嘅同學, 估唔到柯南揀個咁嘅地方咁有心思。” 柯南當然係我地嘅同學, 佢叫柯南唔係因為佢有明偵探嘅頭腦。 而係因為佢副招牌黑框眼鏡, 成個look 好似柯南咁樣,所以俾人改咗呢個花名。

我敷衍咁笑咗笑, 就推開cafe 嘅大門。

Cafe 空間並唔算大, 正方形嘅店內, 大門右手邊就係開放式嘅bar 檯同埋廚房。 bar 檯對面放咗一張大木檯係正中間, 檯邊放咗12張木櫈。除咗中間嘅大檯, 店內嘅二面牆分別擺放咗梳化, 梳化前放咁張小茶檯, bar 檯正對面就係窗口。室內裝修要形容嘅話, 應該係行台灣偽文青風格吧。

“呢間舖幾靚喎!” Mindy 向我講。

“又係行偽文青風格啦。間間都差唔多啦!” 我淡淡地吐糟。

“Geoff! Mindy! 好耐無見喇! 今日我地包咗場呀, 快啲坐啦, 睇下想食咩!”坐係最遠處嘅柯南道。

“嘩,大家咁快黎晒嗱!” Mindy 找了近bar 檯嘅位置坐下, 說。 我坐係佢隔離, 向大家say hi。 做公務員嘅Chris, 做文員嘅Suki , 山系女Katie仲有讀緊博士嘅肥龍坐係我對面。 我老死kevin, 佢女朋友Snow, 仲有柯南就坐係我同Mindy 隔離。

同大家打完招呼之後, 我問“sorry Billy 呢? 未到呀?” Billy 係一個好有趣嘅人, 讀書嘅時候除咗實驗課之外, 永遠都唔見佢上堂。說話垃圾嘅程度並唔係 sorry就足以形容。

“佢話要OT 遲少少黎, 佢本來根本就唔識IT野。宜家俾老闆發現咗所以迫佢上堂進修呀!成件事太搞笑了!哈哈!” 肥龍回答。

大家聽完之後爆笑, “咁我地叫個party set 好唔好呀?”Suki 問。 “無咩所謂呀, 你決定就好了”坐係佢隔離嘅Chris 回應。

我作為一個小薯仔, 係呢啲環境我都係講下膠野, 陪下笑。我見到Mindy 同坐佢隔離嘅Snow 傾得好開心, 我諗大概係講一啲大學時期嘅柒事吧。大家等野食嘅時候有講有笑,唯獨係我老死 Kevin無咩心機, 一臉悶悶不樂咁。

“Kevin, 今日收早呀?唔著西裝嘅今日?” Kevin 畢業後入左藥廠做sales, 佢把口一向都叻。聽佢講份工收入唔錯(起碼係我人工3倍), 所以都介紹埋佢女朋友Snow 入去返工。平時見客佢都係著西裝, 所以我故意咁問。

“我無係藥廠做喇” Kevin 尷尬咁講, 右手摸一摸後腦。 “幾時嘅事? 唔同兄弟講? 哈哈, 係唔係有更好嘅路數呀?”我問。

“無喇, 只係想轉下環境。”Kevin 答。

“我仲會係藥廠做多陣先,” Snow 說,“我無Kevin 咁大膽裸辭啦。”

“你就正喇, bro。有得食下Snow 軟飯, 呢個係好多男人嘅夢想呀!” 我打趣道。隨即大家大笑。

“Geoff 你唔好咁嘴賤得唔得呀?仲話人地係你兄弟。”Mindy 瞇住眼打趣道。成枱人指住我恥笑, 氣氛相當歡愉。

“你地呢? 一齊左未呀?仲係一唱一和咁。” Katie指著住Mindy 同我。 “嘻嘻, 佢咁膠, 好難相處架。” Mindy 搶先就講。

“我都不了 , 大小姐大把男仔追, 唔阻佢世…..呀….痛。”我說。 其實都未講完, Mindy 嘅拳頭已經打左我膊頭一下。 “唔洗打人吓嘛…” 我抱怨。

Mindy 做左個鬼臉, 我只好苦笑。擾攘一輪後,大家嘅注意力又去返Kevin 度。

“有無諗過做政府工呀?” Chris 開口,“起薪點高, 又hea, 又多津貼呀!我地science 出身, 又唔係咩專業, 政府真係唔錯嘅選擇。 再唔係就制服部隊啦。。xxyyzzz….”  Chris 興致勃勃咁分享。 Kevin 都只係一邊聽一邊點下頭咁。我估 Kevin 同我一樣, 都唔太想入政府做野吧…

傾傾下, 侍應開始上菜。 我地唔等sorry Billy, 決定食住等。我拎起叉, 將碟上面嘅沙律菜往嘴塞。

“嚨……嚨…..嚨! 砰……!”窗外突然傳嚟巨響。 聲浪大到檯上嘅瓷杯都震咗幾下。Mindy 嚇一嚇, 伸手捉住我手臂。大家靜晒, 你眼望我眼。 肥龍都終於肯停止佢食沙律嘅動作。

接落嚟, 窗邊傳嚟人們歇斯底里嘅叫喊聲。
“走呀! 走呀………!”
“呀…………!”

玻璃碎裂嘅聲音,
“砰…….!”

汽車急煞發出嘅聲。
“吱…….!”

室外嘅嘈雜愈演愈烈, 人嘅尖叫聲, 物件嘅碰撞聲, 大聲到簡直似地震一樣,全身嘅五臟六腑都被震動。我回一回神, 企起身, 欲要行去窗邊睇睇。 Mindy 拉一拉我手臂, 神情驚恐。

“好快,我想望一望咩情況。”我說。

“我同你一齊。”Mindy 捉住我隻左手, 唔肯放開。 我點一點頭, 佢會意企起身。

柯南坐得近窗邊, 佢都起咗身。 我拖住Mindy, 同柯南慢慢靠近窗邊……

一步,

一步,

離窗邊只有一米遠。

突然聽到“砰…”一聲, 成層樓搖一搖, 我趕緊捉住Mindy以免佢跌倒。

“……….”

震動停了, 我吞吞口水, 並且感覺到隻左手俾Mindy 愈握愈緊。

再一步,

當我地差唔多行到窗邊嘅時候,我隱約見到窗頂有野流緊落嚟。我抬頭望一望, 嚇到唔知點算。

“睇…..上面…”我極力保持冷靜。我感覺到身旁兩人向上望。

“血…?” 柯南啲震音好勁, 勁過李克勤。

眼前有鮮紅色嘅血, 正由窗外邊嘅頂部慢慢流向下。

“Geoff….”Mindy 已經成個頭埋係我身後。

我望向窗嘅下方,血並未有咁快流到落底。 我小心翼翼咁慢慢靠近, 希望望到街景。 我探一探頭向前。 而我所見到嘅野, 我以為淨係打機先會, 一切都太虛幻了。

下一回: 仆街了






回覆 引用 TOP

#2.5 已登場人物


1. Geoff
男, 25歲。
喜歡派膠, 現時係一間NGO打份牛工。

2. Mindy
女, 25歲。
個性溫柔, 現時係production house 做event。

3. 柯南
男, 25歲
眼鏡男, 現時為小學教師。

4. Kevin
男, 25歲。
Geoff 老死, 口技一流,前藥廠sales。

5. Snow
女, 25歲
大學時期與Kevin拍拖到宜家,藥廠sales。

6. Chris
男, 25歲
大學時期讀書好叻, first honor  畢業,現職公務員。

7. Katie
女, 25歲
山系女, 鍾意行山睇雀。 係一間搞環保嘅NGO 返工。

8.Suki
女, 25 歲
大學時期嘅女神,現識大公司嘅文員。

9. 肥龍
男, 25歲
開心果, 雖然成日俾人笑係肥仔,讀緊Phd 。

10.sorry Billy
男, 26歲
On9 ,  瘦弱男。現職IT 人。




回覆 引用 TOP

#3 仆街了

(Then)
“Birds are technically the  descendents  of dinosaur........” 教授企係小講台, 講緊爬蟲類嘅進化史。

我打個哈欠, “大佬呀! 八半呀, 晨咁早好難專心呀。”我抱怨。坐我隔離嘅Mindy 比起我精神得多, 仲不斷咁一邊聽一邊抄筆記。

“Geoff...,” Mindy 停低抄筆記嘅手, 問“你話人類過多幾十萬年會進化成點?”

“哈…?” 我打完哈欠成眼淚水, 我擦擦眼, “進化講緊要咁長時間先睇到變化, 我地都睇唔到喇。如果要我估, 可能個頭會細啲掛, 宜家啲人都唔用腦嘅。”

Mindy 聽後笑了笑“咁又係, 我地生下一代都講緊要30年左右。 細菌就唔同呢, 一日嘅時間已經生到幾十代喇, 自然進化速度會快啲。”
“嗯, 可能第時有方法加速進化呢個過程呢, 好似催化劑之類咁”我說。

----------------------------------
(Now)
Cafe 位處係廟街, 姐係話, 我望出窗口嘅係廟街。好似諗緊廢野咁, 不過我透過玻璃望見嘅野, 令我懷疑我仲係唔係神志清醒。

街上嘅行人瞓低晒, 無車行緊。 有幾架撞左落兩邊嘅建築物, 車頭仲出緊煙。 我依稀見到cafe 入口都好似停咗部車,我唔敢太貼近窗,所以角度關係我只係見到少少車尾部分。 頭先個一下震動可能係個架車撞埋嚟做成的吧。

行人路上, 馬路上周圍都係血跡。 有一灘灘, 亦都有啲係拖行出嚟嘅血跡。 呢一段路口較短,左右兩邊十字路口都好近。瞓係地下嘅人有......8 個左右吧。 就咁睇, 應該已經身首異處, 每個人身下都係一灘血。

左邊十字路口處, 有兩架房車相撞著火。 濃煙加上火燄升上半空。 咦, 車後好似有野係度郁,但係個黑影俾濃煙遮住, 睇唔清楚。

我嘗試聚焦望清楚, 黑影就係呢一刻快速移動, 爬上咗其中一架車車頂。呢個“影” 背住我, 我依稀見到破裂嘅衣物掛係佢身上。 呢個“生物”四肢修長, 特別係對手臂, 瘦長到就快要見到骨咁。手臂長度同隻腳幾乎一樣長。而破爛嘅衣衫入面, 露出係慘白色嘅皮膚。佢係用四肢站立.... 但係呢隻野仲係唔係“人”?佢背住我,烏低上半身。

當我腦海一片空白嘅時候, 突然間, 佢好似意識到有事發生咁, 四肢動敏捷咁嚟個180度 轉身。

佢轉身後,我肯定同佢眼神接觸咗一下。

“佢”用口咬住一條屍體嘅上半身, 成身都係鮮血, 發黑嘅雙眼無神咁望向我呢邊。 我呢一刻肯L定隻野唔係“人類”。

其實我係好想逃跑, 不過雙腿好似灌咗鉛咁, 動彈不得。每一下心跳我都感覺得好清楚, 腎上腺素不斷釋放入我嘅血液入面, 身體有種發熱嘅感覺。
對望咗一陣, 我差啲覺得佢要跑過嚟追殺我。 但係好彩,佢好似聽到啲聲, 轉身向遠處飛奔。

我鬆一口氣, 先再注意返周遭嘅人。 Mindy 繼續捉緊我手臂, 微微發抖。

“你望唔望到? ” 我問。

“我望到少少, 就唔敢再望喇, 佢地係咪死咗, 我地不如出去救.....”未等Mindy 講完, 柯南就出聲,

“佢地應該死咗架喇, 重要嘅係,  Geoff ,  你應該都望到吧? ” 唔洗諗, 一定係講野個隻(生物)。

身後嘅人開始起哄, 大家都不斷問我地三個出面咩情況, 就連廚房嘅老闆娘都出埋黎。

“報警。街上面死咗人。仲......” Mindy 口震震咁講。

“好好好, 我報!” Katie 慌張地回應。

“頂!  打唔通呀。”Katie  唔死心, 繼續打電話。

“我收唔到電話呀!你地呢?有無人收到!?”  Chris 開始著急四周圍問。 大家都拎晒手機出黎, 係咁噤。 但就係無人成功打到電話。

“睇嚟個 network 死咗, 大家keep 住睇下會唔會收得返, 老闆娘, 呢度有無電視, 收音機之類呀?仲有試下固網電話” 我努力保持冷靜, 希望可以收集到出面嘅消息。

“有呀, 電視係你右手邊呀。固網電話係廚房, 我試下去打999。” 老闆娘答。

“頂! 電視係牆上面都見唔到。” 我暗駡。 Kevin 已經搶先一步打開電視嘅電源。 電視著咗之後, 係一片雪花。 Kevin 等左陣, 再噤一噤電視機頂上嘅制轉台。 轉咗幾個台都只係見到雪花。之後肥龍忍唔住走埋去幫手。

呢個時候老闆娘出返嚟, 搖搖頭。“用固網都係打唔到電話....” 我嘆口氣。 Suki 提高聲音問“你地到底係窗度望到啲咩?” 大家聽到Suki 咁問, 都停低手上忙緊嘅野。Suki 企係窗邊, 我估佢都已經睇到街上嘅情況係點。

我望咗望柯南, 佢無奈咁點點頭, 示意叫我一五一十講晒俾大家聽吧。 我整理一下思緒, 概括咁描述咗我頭先見到啲咩環境俾大家聽, 街上嘅屍體, 撞埋牆嘅車, 仲有個隻好恐怖嘅(生物)。

我講完, 係一片靜默。 冷場嘅程度仲衰過平時聽到我啲爛gag。 我望望 Mindy 同柯南, 睇嚟佢地都無咩補充。 “咁.......我地點算好呀?” Suki 帶住哭腔咁問。

大家你眼望我眼。 “我.....咳咳.....我諗最重要係睇下聯唔聯絡到外界先。”我身後嘅Mindy 道。 “我同意!”我說,“大家就試下諗方法聯絡外界先, 有頭緒就通知大家!”

大家都同意後, 各自去忙。 Kevin, Snow 同肥龍繼續搞電視機, 其他人應該試緊用手機聯絡外界, 唔見左嘅老闆娘同侍應應該入左廚房吧。
“Geoff, 點算好呀? 我媽咪爹地係屋企無事架何? ”Mindy 拉咗我埋一邊, 無助地問。

“嗯, 點都好, 我地試下搵方法聯絡佢地先啦。唔好亂諗野住。宜家走出室外太危險喇, 唔知隻野會唔會返轉頭, 又或者有更多。” 我分析, 再用手輕輕拍一拍她頭頂。 “帽事既, 最多咪死....。”

“宜家仲識講笑.....無你乎呀我! ” Mindy 終於笑咗笑。 唔知道去咗台灣嘅爸媽有無事呢? 我心入面暗暗地諗。

“咦…好似有畫面喎!大家嚟睇下!” 肥龍大叫。 大家都趕忙走去電視機前, 確實有淺淺地嘅畫面係雪花後面, 不過都係無聲。

過咗一陣畫面開始出黎, 雪花都少咗好多。 電視播緊嘅應該係新聞台, 主播口郁郁, 但唔知佢講咩, 因為無聲。

“你地睇下!!” Snow 指住電視右上角。

我望清楚, 大大隻電腦字寫住 “戒 嚴”

下一回: 留守






回覆 引用 TOP

[隱藏]
#4 留守

「戒 嚴」 兩個字,應該都充分說明咗事情有幾咁嚴重。我印象中,戒嚴令應該係打仗先會出現嘅詞語。

"如..(沙)...聽到...(沙).政府.....(沙)...已...(沙)...戒嚴令...(沙)..市民...(沙)..(沙).室內..(沙)...(沙) 遠.(沙)..軍.." 我地只可以聽到女主播斷斷續續嘅聲音,中間隔住大量雜音。隨後電視又變返一片雪花,咩都無得睇。

"睇黎情況好嚴重咁樣。" Kevin 喃喃自語,然後道 "大家,都係繼續試下聯絡街外先啦。"

我點頭以示同意,說  "大家有個心理準備要留係度一排。" 我望望老闆娘,佢無奈地點了點頭。 "麻煩晒,多謝妳。" 我雙手合十答謝。 "大家有咩需要嘅話,就拎出黎商量。襯仲有電同水,我地都要準備一下黎應急,仲有check 下大家有咩帶咗咩物資係身係有用嘅。"

大家都好似無咩異議。開始動身, 我見 Suki, Snow 等女士們已經睇係手袋有咩物資。 肥龍已經拎咗幾個尿袋出黎搵位差電。

我對窗口所望到嘅野仲係耿耿於懷, 個隻四腳爬爬真係由人變成? 諗起佢同我對望嘅樣, 我成身即刻起晒雞皮。 我再望向cafe 唯一對住街道嘅窗口, 血跡已經覆蓋咗大部份面積, 剩下只有一半左右透明部分沒有被血跡覆蓋。
我望望手錶: "19:25" , 夏天嘅日光差已經不多消逝。微弱嘅橙黃色街燈,淡淡透入窗戶嘅下半部分。

呀! 突然有個念頭係腦海飄過!

我望返入cafe 內, 尋找老闆娘嘅身影。我快步走入廚房, 見到老闆娘係度打緊電話。

“老闆娘! 我想問呢度樓上係啲咩嚟?” 我氣急敗壞地問。

老闆娘有啲錯愕, 放低手上嘅聽筒。

“叫我Lily 就得喇。樓上呀? 4 樓已經係頂樓。呢度正對上係一戶住宅, 好似有對中年男女住嘅。 佢地對面個單位係間樓上書店..”

“樓下呢?” 我問。

“樓下2樓就唔太清楚。”老闆娘說, “平時啲人都係上嚟cafe , 又或者係樓上書店。 我估一係有住戶又或者等緊租出去掛。1樓地下就係藥房啦。我地呢層就係得我地coffee lab, 對面單位係個貨倉。”

“咩貨倉嚟架?” 我問。

“我地唔知呀, 只不過間中會有人上嚟拎完貨就走”企係 Lily 隔離嘅侍應補充, 睇樣似係做暑期工嘅後生仔。 “嗯, 叫我Mike 就ok。”

我簡單講聲唔該。 唔通窗上面嘅血係樓上個對男女嘅? 我心入面充滿疑問, 最壞嘅情況係, 上一層有人變到好似個隻四腳爬爬咁樣, 係窗邊殺咗人, 所以死者嘅血就沿外牆流落嚟.....

“Geoff! ” 係Mindy ,佢把聲將我嘅思緒拉回現實。 “你諗緊咩呀?”

一旁嘅柯南都行咗入廚房。我嘆口氣, 然後將頭先老闆娘俾我嘅資訊同埋我嘅推理話俾佢兩個聽。佢地聽完之後,都露出驚訝嘅神話。

“會唔會隻野仲係樓上? ” 柯南問。

“唔會掛.....”Mindy語帶驚恐。

“有可能, 但係亦唔排除有其他可能性。都可以唔係四腳爬爬搞成嘅。”我道。

“四腳爬爬?” 兩人一齊道。

“嗯, 我命名嘅! 個名太cute? 唔緊要啦, 總之安全起見, 我地留係 cafe 先, 鎖好門。” 我道。

兩人無奈咁點頭。 柯南便離開廚房, 而Mindy 好似無出返大廳嘅意慾

“喂, 妳ok 嗎?” 我用手輕輕按住Mindy 肩膀。

“嗯…我只係有啲驚,一切都好唔真實。 其他人...... 其他人唔知有無事呢? 不過有你係度陪住我會好啲。”Mindy低頭說, 眼睛深埋係劉海入面。

“嗯, 我相信會無事嘅。好彩大家係室內.......@@!on9 billy 未嚟呀! ”  我道。

就係呢個時候,我聽到出面有人大嗌。仲有玻璃碰撞嘅聲音。

“救命呀!” 有人尖叫。我同Mindy 隨即跑出廚房...

下一回: 突襲

回覆 引用 TOP

#5突襲

(Then)
“人類直站行走,用兩隻腳行路。令一對手可以空咗出黎做一啲更複雜嘅事,其實呢個現象影響咗人類嘅brain size ,因為......” 教授終於忍唔住用中文講。

"Mindy,你有無諗過點解人類會變做 bipedal (* 兩隻腳走路的動物)? 真係因為某啲原因被迫落地面生活? 就算係呀,咁都可以用四隻腳行路喇! 好似黑猩猩咁,佢地都可以用雙手擠住條蕉黎食啦,只係行路個時用埋雙手之嘛。 "坐係課室嘅我細細聲問。

"總有原因嘅,你覺得呢?" Mindy 說。

"鬼知咩! 就係問你點睇嘛。"我說。" 或者可能係啲科學家永遠都諗唔到嘅原因啦。 例如: 方便打丁呀, 又或者無啦啦手腳唔協調呀咁樣。"

Mindy 笑咗笑, "我估你都啱嘅, 有好多野都係意想不到。亦都好難求證......"

-----------------------------------------------------------------------
(Now)

我跑出大廳,見到所有人都移近bar檯,Katie 直頭跌咗係梳化隔離,好狼狽咁。

"碰.....碰....碰" 聲音係窗邊傳嚟。

我望望窗口嘅位置,係"佢"!

係我所講嘅 四腳爬爬!

雖然有血跡遮住咗窗口嘅一半面積, 但係唔難見到有個黑影係出面。佢瘦長嘅四肢抓住外牆四角,頭部向下, 成個“人”好似隻蜘蛛咁倒吊咗係出面。 (不過蜘蛛有八隻腳,比喻唔夠好.....不過呢個momment 就算啦。)
憑佢一頭凌亂嘅烏黑長髮係半空中飛舞, 我估應該係個女人嚟。

“碰.....碰....碰.”

佢不斷用頭撞向玻璃窗, 好似唔識痛咁。佢成臉都係血 , 眼睛發黑, 但係目光無神。

“碰.....碰....碰...”

眼見玻璃開始出現裂痕, 窗口好彩裝咗窗花, 而窗花嘅型式有啲似監獄個隻, 一條條鐵枝打直由上至下咁一條條並排。 唔同嘅只係鐵枝上咗嘅係白色油漆,而唔係黑色。話就話有窗花, 但係我一啲都唔覺得安全。

一定要做啲野先得! 我心入面盤算。

“救.....救命呀! 走.....走. 呀!” 應該係一個女仔低呼。

“碰......碰.....碰.....” 佢嘅動作並無減慢。

要做啲野呀! 我腦海裡面諗,

但係要點樣做? 主動攻擊? 定係離開呢度?

“我去拎刀! 大家快啲搵野傍身先! ” 出聲嘅係柯南。聽到柯南出聲,Kevin , 肥龍, Chris 都跑入廚房。  我一個箭步, 緊隨佢地四人走入廚房。 入到去, Kevin 遞咗一把菜刀我, 而佢另一隻手上亦握住一把類似嘅刀。我接過菜刀, 再快速跑返出大廳。

女仕們大部分都跪咗係大木檯嘅後面, 希望同隻四腳爬爬保持距離。其實大家都唔敢直視窗口, 不過點都好,我深呼吸一口氣, 然後鼓起勇氣靠近窗口少少, 我行到大廳中心附近先停低。
同時Kevin 亦跟係我後面。 至於肥龍同柯南我就睇唔到佢地兩個係邊, 我亦無心思去搵。

“碰.....碰.....” 玻璃上嘅裂痕愈來愈大。

“不如......我地離開呢度, 襯佢仲未...爬入黎。” Chris 建議。

“但係離開呢度之後, 我地可以去邊? ” Suki 帶哭腔地說。

“係喇, 我地可以去邊呀!” Katie 和應。

一定有方法嘅! 我心入面著急。 係呢個時候, 我聽到玻璃碎裂嘅聲音。 身後有人大叫, 伴隨一陣腳步聲, 應該有幾個人嚇到衝入廚房吧。

玻璃終於都抵抗唔住撞擊,化成粉碎。 玻璃破裂,碎片散落一地。 好在有窗花,但係佢已經係我地成班人最後嘅防線。而鐵桿之間嘅空間亦唔係細, 一個七歲小朋友勉強可以爬到過去。
奇怪嘅係, 四腳爬爬並無即時探頭入黎。 反而成身不斷抽搐, 好似好q 痛苦咁, 仲不停發出高頻嘅「吱吱」聲。

“Geoff!” Mindy 大叫。

我回頭, 見到佢左手面拎住支掃把, 用右手指了指。我立即意會到Mindy 嘅意思。

“謝喇! ” 我答, 並走過去Mindy 身邊想拎起佢支木掃把。 點知Mindy 捉緊掃把無放手, 我望望Mindy 面容。

“小心。”Mindy 凝重咁講, 眼神顯得很擔心。

我點點頭, Mindy 亦鬆開手。 我拎起掃把,跑返廳中間。

“Kevin!一陣幫一幫我, 要盡量一下就推佢落街!多個人力量大啲! 其他人都要小心呀!執生啦!”我說。

Kevin 無即時過黎,而係猶豫咗一下。

“ 嚟啦! 要解決咗眼前嘅問題先呀! 咩都唔做佢就爬入嚟架喇!”我說。

“吱.....吱” 窗外嘅四腳爬爬一聲高頻嘅尖叫。 我耳仔吃痛,腦袋空白。

四腳爬爬停止尖叫之後, 便探頭入窗。 幸好窗花嘅鐵欄卡住佢肩膀。

砰! 一聲, 鐵欄俾佢嘅衝力撞彎。 四腳爬爬吃痛, 退後咗少少。不過佢好快再探頭入嚟, 仲不斷張口咬合,露出尖銳嘅牙齒。誓要咬死我地屋入面每一個人咁款。

四腳爬爬不斷掙扎, 試圖突破窗框嘅枷鎖。

機會黎啦飛雲!要行動了! 我心想。

我雙手拎實木掃把係我右邊, 掃把頭向住窗口, 扎好馬步。Kevin 都終於加入, 係我身後用手捉實支竹。掃把唔長, 我雙手離個掃把頭只有大半隻手臂嘅距離。

“數3 聲, 然後一齊向前衝! ”我向Kevin 講。

“ok! ” 我感覺到Kevin 都好緊張。

“3”

滿手手汗, 我將掃把死命捉緊。

“2”

四腳爬爬嘗試突破缺口, 張牙舞爪。

“1!”

我用盡大腿嘅能量向前衝, Kevin 亦隨後發力衝刺。 我對準掃把頭, 用全速擊中四腳爬爬嘅面部。 四腳爬爬被推後一步, 但係佢力氣異常地大, 我地出盡奶力, 佢四肢都仲係抓緊外牆。

“用力呀! ” 我嗌。

突然四腳爬爬用口咬住掃把頭 , 我聽到木條碎裂嘅 啪啪聲。佢咬合嘅幅度已經唔係人類嘅幅度, 一口就吞噬咗個掃把頭。我同四腳爬爬嘅距離只有半米,  我只好加把勁用力, 大喝一聲, 希望出盡身體每一分嘅能量。

“啪!” 掃把頭俾佢咬爛咗, 因為力學所講嘅慣性。 我成個人向前衝, 差啲撞落四腳爬爬嘅頭,好彩我係碰撞之前, 捉緊掃把桿。

我同“四腳爬爬”四目交投。人類原本眼白嘅位置, 已經變成深黑色。只見佢皮膚慘白 ,臉上面有幾條幼長嘅血跡。而佢嘅長髮凌亂咁倒吊係半空,嘴入面含住個咬爛咗嘅掃把頭。唔知點解,有一刻我希望佢係ocean park 萬聖節個啲臨記。所有野都只係佢扮出嚟搞下氣氛,但係好可惜,事實當然唔係咁。

我再用力推,同隻野四目交投之際。咦! 好似有啲奇怪。

正當我錯愕之際,無啦啦我背脊受到一下衝擊。 我被推向前。左手手臂近乎撞到四腳爬爬個頭。可能因為突如其來嘅衝力, 四腳爬爬又後退咗啲。我繼續用力推,但係四腳爬爬已經又再用力向內進迫。
突然我感覺到左後腦方向有物件高速飛埋埋黎。

意識到嘅時候, 已經見到四腳爬爬眼睛被個地拖頭頂住。 我望望隔離, 係柯南!

“落去呀! 仆街!”柯南大嗌。

多咗一個人嘅力量, 四腳爬爬嘅頭已經被我地迫出窗花。

“快! 就一下, 用盡力推出去, 柯南試下推佢肚附近嘅位置! ”我嗌。

因為四腳爬爬係倒吊嘅, 所以腹部係較高嘅位置。柯南舉高地拖,將地拖伸向出窗花外嘅腹部進擊。侍應生Mike 唔知幾時跑咗去柯南後面幫手。

我地四個人大喝一聲, 用盡力推。 四腳爬爬突然兩處受力,身體被我地嘅力量向外推,我藉住衝力, 將掃把桿好似標槍咁甩出去。

四腳爬爬亦都終於捉唔實外牆,我枝掃把亦成功地飛咗出窗口。我探頭到窗口,見到四腳爬爬連“人”帶掃把、地拖一齊向下跌, 然後" 砰" 一聲撞到地面。

“熄燈呀! 老闆娘!” 我聽到Mindy 叫。

室內嘅燈隨隨熄滅。

我一屁股坐係地下, 不斷喘氣。 上身嘅t-shirt 已經濕晒。 宜家只能夠祈禱, 四腳爬爬唔會返轉頭吧。

下一回: 朋友






回覆 引用 TOP

#6 朋友
室內嘅燈都熄晒, 得返黯淡嘅橙黃光線由室外透入嚟。

「我地......., 成功咗?」 我坐係地下喘住氣咁問。

「應該.....應該係, 咁高......點都會....跌傷掛。」 Kevin 上氣唔接下氣咁答。

「要唔要再望下確認? 」 柯南問。

「我嚟!」 原來係肥龍, 佢跪住雙腿行近窗口, 動作異常敏捷。 呢個應該係全香港最敏捷, 跑得最快嘅肥仔吧。 我心入面恥笑。

「佢應該死咗啦! 反咗肚, 頭附近成灘血, 應該都死咗8成啦!」 肥龍輕呼。

「頂, 姐係點呀肥龍?」 我feel 到柯南無好氣地問。

「目測應該死咗,但係我唔知佢仲有無呼吸同心跳嘛。」肥龍真心膠地回應。

「算啦… 佢爬唔返上嚟已經好好架喇。佢咁樣跌落去, 好可能係頭落地先。」 我說。

「咁我地可以著返燈? 」 近廚房嘅Chris 道。

「我本身係想穩陣啲, 怕啲光會吸引佢注意。所以先叫老闆娘熄嘅。」 Mindy 說「 但係小心為妙, 我地搵啲遮光嘅野封一封隻窗先?」

「好!」 老闆娘回應, 「我有啲布可以用黎遮光。 我開廚房燈搵搵先。 Mike 過嚟幫一幫我呀!」

隨後廚房內開咗燈,有少許嘅白光射入大廳。 Mike 亦走過去幫老闆娘。 我繼續坐係地下, 唔想郁。 我開始感覺到雙手有刺痛嘅感覺, 應該係剛才被掃把桿磨傷咗。
過咗陣, 老闆娘同Mike 返出大廳, 將一塊黑布固定係窗邊。

「 本身聽日都諗住裝個新窗簾, 估唔到咁快有用。」老闆娘Lily 說。

「ok!我去開燈。」老闆娘行對近大門嘅位置, 準備開返燈。 「我開一半燈就算啦, 唔洗咁光。」

燈開了, 眼睛終於睇得清楚身邊嘅環境。

Kevin, 柯南, 肥龍都係坐左係我附近,而其他人就坐左係遠處嘅bar 檯附近,  應該仲有啲人係廚房。

「大家應該都肚餓, 你地頭先前菜都未食完。 不如我地食埋晚飯先算? 」老闆娘提議。 「我呢個店主兼任廚師準備下野食先! 放心, 我請喇。報答大家救咗我一命。Mike 嚟幫手呀。」

「唔該晒!」 係遠處嘅Suki 少有客氣咁答謝。

「我都幫手啦, 頭先阿Mike 都有份出力, 應該好攰架喇。」 Katie 說。

「我都幫手。」 Mindy 說, 然後望一望我, 微笑咗一下。 應該係叫我放心嘅笑容吧。 我點一點頭, Mindy 同Katie 就隨老闆娘帶領入咗廚房。

「喂, 你地無事嘛?」 Chris說, Suki 同Snow 行埋過嚟。 Snow 已經急不及待咁走去攬住佢男友Kevin。

「Ok 呀, 係有啲攰姐。」 我說。

「頭先又唔幫手, Chris 你仲好意思問!?」 柯南突然嬲嬲地咁問。

「係人都會驚吓嘛! 你都係後來先拎條地拖出去幫手啦, 我咩工具都無, 可以點?」Chris 不滿地說。

「起碼我都有幫手呀! 咁你呢? 食花生?應該點都會有方法.....xxx%%z」 柯南開始禁唔住愈鬧愈大聲, 其他人都開始望向佢地兩人。

「大家冷靜啲。」 我嘗試調停, 「最緊要都係大家無事, 我地仲有好多野要處理, 唔好為咗啲小事嗌交啦! 之後再講返呢件事嘅, 我叫肥龍攬住你地兩個瞓架啦今晚!」

「Fine! 」Chris 說, 然後移離我視野範圍。我嘆口氣, 然後對柯南說 「Chris 一向都係驚青底啦, 唔好怪佢啦。」

「俾面你啦Geoff , 你話點就點。」 柯南說, 然後企起身。

「話時話, 頭先隻野係唔係新物種? 」 肥龍突然真心膠地問, 「如果可以研究下就好了。」

我聽後無言, 慨嘆肥龍果然係個天生嘅科學家。其實都幾天真可愛嘅, 只係煩膠咗啲。

「我諗......, 事情唔係咁簡單。」 我說, 「你睇唔出咩? 佢曾經係人嚟。」

「咁更加要加啲搞清楚點解會搞成咁, 可能有啲野搞到佢地基因突變。」肥龍認真地說。

「有可能係, 但係點解有一啲人會變成咁, 但係我地無事呢?會異變嘅條件又係咩?」 我問。

「等我諗下..... 如果可以有啲sample 返lab 就好了。」肥龍肉緊地說。

我都沈默了,思考住成件事嘅發展。照理, 呢件事發生咗頂多兩至三個鐘頭。之前係地鐵站隧道聽到嘅叫喊聲, 好可能唔係水貨大媽大戰香港人, 而係有隻四腳爬爬出現咗吧。我地推落去個隻野, 好大機會係老闆娘所講住樓上嘅中年女人。

「喂!你點呀? 無事嗎?」 Mindy 無啦啦走過黎問我, 本嚟思考緊嘅我俾佢嚇一嚇。佢伸手輕輕按我頭頂, 淺笑著。

「好彩你無事, 如果唔係就係我推你去死。 到時我點同你媽媽交代。」

「未死得, 有心了。」我打趣道。 「不過可唔可以拎我個背囊俾我?」

「背囊? 可以呀。」Mindy 走過去我原先嘅座位, 拎咗我個背囊過嚟。佢遞背囊俾我, 我伸手接。

「咦, 你對手流緊血呀!」 Mindy 緊張咁講。

「嗯, 所以我想消毒一下。」 我邊說, 邊打開背囊嘅拉鏈。做呢個動作嘅時候, 我感受到雙手發熱同埋濕漉漉。


「我幫你啦, 唔好郁。」 Mindy 坐低係我對面, 搶走個背囊。

「入面有盒醫療酒精抹片, 幫我拎拎。」我說。

「點解你會帶啲咁嘅野出街?」 Mindy 有點好奇地問。

「Mindy 姐, 你知我做邊行架! 平時外展同人做HIV test嘛 , 個工具盒唔記得拎出黎姐。 」我說。

「偷公司野?」Mindy 笑說。

「用下唔會死嘅! 」我無好氣地說, 「如果想乾淨, 可以係個盒仔拎手套。」

「嗯, 好呀。」Mindy 已經拎左兩片即棄抹片出嚟, 然後戴起手套。

「手套咁大size 架....」Mindy 吐糟。

「咁係我用架嘛, 大碼手套, 對你嚟講係細啲架喇! 」

「嚟, 拎對手出嚟睇下。」Mindy 說。我遞出雙手, 終於可以真正睇到手拿上嘅傷。 右手還好, 只係有幾處地方有破損, 傷口上嘅血都開始凝固得七七八八。

但係左手就傷啲, 一條血痕由左至右橫過成隻掌心, 鮮血仲慢慢咁滲緊出嚟。

「傻瓜, 咁唔小心。」Mindy 說。「 處理咗你左手先, 嚴重好多。」

「Thanks。」我說。

Mindy 拎起我隻左手, 皺一皺眉。 「會有少少痛呀。」 她說。 佢撕開酒精抹布嘅包裝, 拎塊布出嘅慢慢幫我清潔傷口。 左手手心接觸酒精時傳嚟陣陣刺痛, 我忍住痛, 知道唔處理嘅話傷口受感染會更加煩。

Mindy 清理咗傷口之後, 用工具箱入面嘅棉花接住傷口。

「好彩傷口唔太深, 應該無事嘅, 一陣問下老闆娘有無紗布包包佢。嚟, 俾埋右手我。」Mindy 說, 然後繼續清理右手上嘅傷口。 我望住Mindy 認真做野個樣, 其實都幾可愛。 當然啦, 佢一出聲嘅話, 多數都係串鳩我, 所以靜靜地嘅時候,佢都呃得下人。

「好! 得喇! 右手痴膠布就ok!」 Mindy 滿意咁講。

「唔該晒 Mindy 姑娘! 哈哈!」 我笑說。

「仲好講, 小心啲, 唔好再整襯呀!」 Mindy 說。

「係嘅係嘅。 」我回應。

「楊生......」 Mindy 突然叫我個姓, 語氣一沈。

「吓?」我不解。

「我地..... 我地咁多個人, 會互相照顧大家架何?」Mindy 擔心咁問。

我估佢見到 Chris 同柯南嗌交, 心入面唔開心吧。雖然大家係好朋友, 但係友情面對住生死關頭, 會唔會慢慢瓦解呢?其實我都唔係抱有太大信心。但係宜家唔係灰心嘅時間。

「嗯…當然會啦。 大家係好朋友。」 我安慰道。 「至少我相信你唔會變啦!係咪?」

「嗯!」 Mindy 笑了笑, 「你就乖乖地等食飯喇, 我睇下有無野要幫手先。」

「好!我要食殘廢餐! 」  我說。 Mindy 伸伸脷, 用手指彈咗我額頭一下就企返起身, 步向廚房。

「你隻手ok 嗎?」Kevin 問, 佢同Snow手拖手 走過嚟。

「有Mindy 呵返實無野嘅!」 Snow 恥笑。

「哈哈!唔好笑佢啦」Kevin 說。 「事情發生得咁突然, 好彩無事。 食完飯之後, 我諗我地要傾傾之後點算。」

「嗯, 係啦。我估大家都會想返屋企睇下屋企人有無事。」我說, 同時都企返起身。

老闆娘開始出緊菜, 我坐返去原先個位等食。 Mike 係每個人面前放低一碟意粉, 大家都就位後, 我就開始食。 食緊嘅時候, 大家都無出聲。 好專心咁食, 可能大家都好肚餓, 又或者唔知講啲咩好。 我極速食晒碟意粉, 肚餓起上嚟, 呢碟意粉簡直係人間美味。

「大家, 我地嚟緊點算好。」 Suki 首先打破沈默。 「留係度都唔係辦法.....」

Suki 講完之後, 無人回應, dead air 。

「走出街亦唔係辦法, 可能其他地方更加危險。」 Chris 先回應,

「咁你有咩睇法? 」 柯南硬直地問 Chris。

「留係度睇定啲先。」 Chris 語帶不滿咁答。

「其實點解仲未有警察, 或者軍隊出動嘅?」肥龍無啦啦插嘴。

「係囉, 咁大件事。」 Snow 同意, 「不如我地繼續試下收集消息?」

「係啦」 Mindy 同意 「我地繼續試下咁做啦, 其他人準備下過夜嘅事情啦, 同意?」

「大家隨用洗手間, 其實想沖涼嘅話,入面都有花灑。」 一直坐係梳化食野嘅老闆娘出聲, 「要瞓就得呢兩張梳化。其他人要瞓地下我都有啲布可以塾地下。」

「唔該晒!」 我說。

「咁大家幫手收好餐具就開工啦! 大家輪流去梳洗休息, 其他人想辦法搵更加多外面嘅情報, 宜家都10 點鐘, 今晚仲要輪流守夜呀。」柯南說。

大家無咩異議, 經過一輪討論後, 大致上分好工。守夜兩個人一對, 一對睇門口, 一對睇窗口。最後,我同Mindy 兩人守第二更夜, 時間係凌晨3點至5點。 同一時間, Kevin 同Snow 會守大門口。

我之後先同大家試下打電話, 開電話收音機功能等等都毫無收穫。 試咗兩個鐘, 搞到個人無咩心機就索性搵咗個近窗嘅空位, 用背囊當枕頭瞓係地下。

下一回: 眼神






回覆 引用 TOP

#7 眼神

(Then)
我步出宿舍大堂, 見到Mindy 背住我, 雙手抱膝坐咗係地下。
「咁夜叫我出嚟,你無事嘛?」我擔心地問。凌晨時分嘅大學校園, 空氣有陣陣嘅青草味。 Mindy 20分鐘前打嚟叫我係宿舍樓下見佢, 一般嚟講我都唔會赴約, 咁q 夜。但係耳機傳嚟Mindy 把聲好似嗌緊, 所以都係快手著返條褲落樓睇下佢有無事。

「Geoff……..」Mindy擦擦眼, 回頭望我。 佢雙眼通紅, 面上嘅淚痕並未擦走,應該喊咗好一排吧。我一屁股坐係佢隔離, Mindy 用雙手環住我手臂, 埋首係我膊頭。
「佢…….都係唔要我喇! Matthew…..佢…..佢唔要我啦!」 Mindy 喊住咁講。
「嗯…」 我幽幽地說, 感受住Mindy 嘅傷感同埋佢身體傳嚟嘅溫度……..

———————————————————
(Now)


雖然放咗塊布係地下, 始終都唔係瞓得舒服。躺卧係地下, 總係輾轉反側。 身體雖然好疲倦, 但係思緒太多, 好難一下子入睡。不過我嘅意志慢慢被疲勞擊退, 慢慢地就瞓著了。 到我有知覺嘅時候, 我發覺Mindy 已經坐咗係我身邊。
「醒啦? 其實你攰嘅話可以繼續瞓。我一個都ok。」Mindy 輕聲說, 似係唔想嘈親瞓緊嘅人。
我用雙手撐起身, 左手手心傳嚟一陣疼痛。 忍唔住低聲呻吟咗一下。
「傷口痛? 幫你睇睇?」Mindy 關切咁問。
「唔洗喇, 宜家成個人醒晒!宜家幾點? 」 我搓著頭說。
「3點半喇, 我見你咁攰所以咪俾你瞓啦。」Mindy 輕聲說, 「暫時無咩奇怪聲係外面傳嚟啦。」
「Thanks !」 我說。
Mindy 同我挨住牆, 並排咁坐。 我望望門口個邊, 依稀見到一男一女坐起身, 係Kevin 同Snow 吧。
「係呢, 頭先瞓唔瞓到呀?」 我問Mindy。
「瞓咗一陣, 但係太多野諗,好醒瞓。 」 Mindy 回應。
「大小姐有咩諗緊?」 我好奇問。
「我想知道屋企人同朋友宜家安唔安全, 始於都無辦法聯絡到。 仲有就係我地嚟緊又可以點……Geoff 你覺得嚟緊會點呀? 」 Mindy 低住頭咁講。
「你咁問我, 我都答唔到你。不過如果短時間無人嚟救我地, 咁都要靠自己。」 我說。「你有無咩諗法?」
Mindy 搖搖頭,好似欲言又止咁。
「Geoff…借個膊頭嚟用下呀。」Mindy 低聲說。未等我回應, Mindy 已經把頭埋係我膊頭上。佢靠近我,除咗應受到佢嘅溫度,仲隱約聞到Mindy 身上淡淡嘅香味。 畢業之後, 我地見面都少咗。 但係佢身上嘅氣味同大學時期一樣不變。 我竟然開始有啲懷念嘅感覺, 心頭一熱。
自從入大學, 同Mindy 相處嘅時間係最讓我舒服同埋安心, 因為對住佢, 我並唔需要任何偽裝,做返自己就可以。 得罪講句, Kevin 都無Mindy 咁了解我。我諗係因為大家之間產生到化學反應吧。
係Mindy 陪伴之下, 繃緊嘅神經終於開始放鬆, 我合埋雙眼, 想好好咁享受下呢個時刻。


甫合上眼, 腦海深處出現咗個影。係黑色嘅眼眸…

我嚇一嚇, 貶貶眼, 望一望身邊嘅Mindy。
「Mindy , 我……. 」我低聲說,「我……., 算唔算殺咗人?」
我說畢, Mindy 坐返直個人, 睜大眼望住我, 呆咗呆。
良久, Mindy 開口, 「Geoff, 你個時無得揀。唔好怪自己, 唔係你嘅話, 我地都唔知仲有無命, 呢個唔係你嘅錯。」 Mindy 凝視著我說。 「我知你諗緊咩, 雖然佢變咗做隻怪物,但係佢本身都係人嘛。所以你先會覺得自己殺咗人。」
「嗯…」 我回應, 「但係有一件事我頗為在意。」
「係咩呀?」 Mindy靠近。
「係眼神。」 我說,「 個時我同隻四腳爬爬近距離對望, 我接觸到佢嘅眼神, 係個一刻, 我好似感受到佢嘅情緒咁樣。」
「你感覺到啲咩?你講到好似讀心神探啲情節咁嘅。」Mindy 問。
「嗯,可能有啲誇張。」 我淡淡地說,「呢種係直覺啦。我覺得一個人嘅眼神唔多唔少都透露咗佢嘅情緒又或者性格。話晒都係靈魂之窗嘛。我呀…返工所接觸嘅人太多啦。我平時同client做HIV testing , 見過太多對眼睛。你知啦, 驗得嘅人都唔多唔少係有啲擔心先會嚟搵我地啦。佢地係緊張, 擔心, 又或者唔開心嘅眼神, 我開始慢慢分辨到。」
「嘻嘻, 睇嚟應該係你叫柯南先啱。講野成個偵探咁。咁你覺得隻野嘅眼神係點? 」 Mindy 問。
「其實我都唔係好肯定, 如果要我形容嘅話, 係……哀傷吧。」 我說。
「哀傷….?」 Mindy帶點驚訝地說。
我點點頭。 「所以, 我係度諗, 佢係咪仲有意識? 又或者仲有人性? 雖然我地仲未親眼見證過佢地係點樣變異, 但係佢地著嘅衫, 點樣睇都係由人類轉化做四腳爬爬。而我有份殺咗佢已經係事實。」 我說。
「我都有份! 唔好唔記得。」 Mindy 握住我右手說。
「嗯, 所以我更加想搞清楚發生緊咩事。」 我說, 「你估件事係唔係人為? 」
「人為?化學襲擊之類? 」 Mindy 驚訝道。
「宜家出現咩可能性我都唔會覺得驚訝喇。 話時話, 頭先有無睇下出面, 有無地方有著燈?」 我問。
「我有呀, 出面成個死城咁, 除咗街燈就無其他地方著燈。我估係室內嘅人都唔敢開燈。」Mindy 道。
「嗯, 希望聽朝我地會對成件事多啲頭緒。」 我說。
時間又好似靜止咗咁。 我同Mindy 都無出聲, 我估佢都係擔心緊佢重視嘅人有無事。我唔想破壞呢一刻嘅寧靜, 因為大家都要啲空間去思考自己要點樣自處吧。其實香港人都頗幸福, 除咗夏季會打下風, 都無咩自然天災。 大家仲會期待打風掛8號風球,有日假休息一天。宜家諗落都幾可笑, 對於突如其來嘅災難, 我估香港人應對嘅能力比其他國家嘅人來得差吧。


(5:00a.m.)
一個半小時過去了, 身體雖然好攰, 但係我都唔敢瞓著。 畢竟呢啲時候, 好可能會突發嘅事情。
Mindy 係呢段時間都有同我吹下水, 不過好明顯佢都無咩心機, 說話往往都係一句起, 兩句止。
「時間差唔多喇喎, 我地叫醒Suki 同Chris?」我問Mindy。
Mindy 用手擦擦眼, 說「嗯, 好呀。我都開始眼瞓喇。」
咦, 遠處好似傳嚟汽車嘅引擎聲, 雖然係好微弱。
Mindy 都意識到, 挺起身望住我。
「望望咩事先。」 我拉開窗簾。
我望向聲音嘅源頭, 係我嘅右手邊, 但係見唔到車。
「砰砰砰!!!!」 突然有槍聲劃破長空。
雖然槍聲離呢度有段距離, 但係我都係嚇咗嚇。
「你估會唔會係警察?」 Mindy 趴係窗前問。
「希望係。」 我說。
「發生咩事呀?」 老闆娘問。 此時瞓係大廳嘅人應該都嚇醒咗吧。
「係呢度睇唔到。」 我答。
「應該兩三個街口之外嘅地方傳嚟。」
「可能有警察經過, 佢地救緊人走! 」 Mindy 係我耳邊說。
正當我想回應嘅時候, 引擎聲愈來愈近。 我再嘗試望向聲音嘅源頭。夏天日照時間較長, 清晨5點鐘天已經開始光, 視野亦算清晰。聲音係由尖沙咀方向傳嚟, 漸漸接近佐敦。
隔咗一陣, 我感覺到有幾個人都靠近窗口, 應該想望下有無咩事發生。
「喂!睇下!有架車黎緊!」 Kevin 嘅聲音傳嚟我耳邊。我望向廟街嘅尖沙咀方向。 一架警察衝鋒車出現係我視線, 車輛S型前進避開馬路上嘅死車。當佢再駛近啲嘅時候, 我見到有個瘦長嘅人影抓住車頂。佢地應該係想甩掉車上隻四腳爬爬, 所以不斷向左右急轉彎。當車輛駛近我地身處嘅路口時, 四腳爬爬突然爬上警車嘅擋風玻璃。 車輛立即欠控, 車身飄移傾斜。
車胎同地面磨擦嘅聲音非常刺耳, 車速雖減, 但係都唔能夠避開撞擊。
「砰」一聲巨響, 車輛直插coffee shop 對面嘅建築物。猛烈嘅撞擊令到車輛終於停落嚟, 警車車頭插入咗地下商店嘅櫥窗, 淨底車尾部分朝向外。
「你估…….車入面嘅人…..」 Kevin 第一個開聲。
「頭先啲槍聲應該係佢地整出嚟啦!」 肥龍招積咁講。
「佢地, 諗住去殺啲怪物?」 Snow 說。
「大家, 快啲睇下!」 Mindy 驚呼。我再望向警車, 車後嘅車門打開咗。一個女子狼狽不堪咁爬咗出嚟, 坐係地下喘氣。
「有人仲未死, 我地快啲去救佢!」 Mindy肉緊咁講, 雙手好緊張咁握住我右手。
「但係, 下面有怪物點算?我地連自己都顧唔掂呀!」  Chris 說。
「係囉….」 Suki 和應著。
「但係……., 佢無人幫嘅話,好可憐。 何況佢好大機會…..受咗傷。」 Mindy 說。 雖然Mindy 好心想救人, 但係佢都理解走落街嘅危險性, 語氣亦再無咁強硬。但係我好了解Mindy , 如果我地今日袖手旁觀而令個女人有咩不測嘅話, 佢會覺得好難過,好內疚。我唔識點回應Mindy, 而其他人亦都無出聲。
其實我內心係想落樓幫佢, 但係好坦白講, 我好淆底, 下面有怪物嘅機會亦好高。而剛剛同四腳爬爬正面交鋒嘅經驗, 令我清楚佢地係有幾咁大力。 如果係街上面遇到隻怪物,並唔係咁容易應付, 就咁衝落去並唔明智, 所以只好繼續觀察住下面嘅情況。
宜家女子背向我地, 動作好似拉緊啲野出嚟咁。不久, 一個男子係車廂走出嚟, 佢手上抱住一個小女孩, 女孩大約三歲左右。男人出嚟後, 遞佢手上抱住嘅女孩俾女子, 然後坐係地下搖頭喘氣。
「仲有個男人同埋細路。不如我地真係幫幫佢地, 佢地有大有細, 移動唔會方便。 如果要落去嘅話…..」 我將我嘅諗法如實說出。

我深呼吸一口氣, 鼓起勇氣說。
「我願意落去。」我講完之後, 成場dead air, 各人你眼望我眼, 應該係度諗緊點樣應對。
我感覺心臟強烈嘅跳動, 一下又一下咁係我胸部跳動。 我期待住有人會陪我一齊落去, 我望住企係度嘅大家, 等待佢地嘅回應。

下一回: 雷霆救兵




回覆 引用 TOP

#8 雷霆救兵

「我...., 雖然未必幫到手, 但係我想跟你落去救人。」
不出所料, 回應嘅係我身邊嘅Mindy。
「你 sure?」 我嘆氣, 「不過你咁硬頸, 就算阻止你都無用啦?」
Mindy 堅決咁點點頭。
「好喇, 我都同Geoff 去。」 Kevin說。
「好兄弟!」 我滿意咁拍拍Kevin 膊頭。
「Kevin.....你諗清楚架啦?」 一旁嘅Snow 擔心地說, 「咁我呢?」
「你留係度等我地返嚟啦!乖, 無事嘅!」Kevin 安慰著, 用手握住Snow 雙手。

「嗯, 我地要速去速回,」 我說, 「最好就佢地行過嚟我地呢邊樓梯口, 盡量減少係戶外嘅時間。」
「我地係度嗌過去, 會唔會吸引到啲怪物?」 Mindy 叉著雙手說, 「佢地可能對聲音敏感。」
「我快手拎啲野出去揚下, 希望佢地見到啦!」 Katie 說。
「好啦, 我幫你搵下。」 老闆娘說, 然後轉身走進廚房。
「好, 我地都準備出發, 會落去嘅人都搵啲野旁下身。」 我說。

接落嚟, Katie 係廚房拎咗塊紅色布出嚟, 然後遞手出窗口fing。本身個對男女留意唔到Katie, Katie 只好加大幅度用力起勢咁fing。 最後男子總算留意到我地, 向我地揮揮手。我地用身體語言嘗試叫佢地向我地所在位置移動, 但係兩人好似受咗傷, 挺起身體後又跌低。

我地好快咁決定好嚟緊嘅分工。我,Mindy , Kevin, 肥龍, 柯南五人決定落去救人,我地各自搵啲工具旁身。 Katie就繼續同三人保持交流。 而其他人則繼續留意街道上嘅情況, 有咩事就盡快通知大家應變執生。一切準備就緒後, 我手持一把菜刀, 打開cafe 大門。我慢慢地推開一小寸,窺視住出面嘅環境。走廊有微弱嘅燈光, 正對面倉庫嘅大閘並無異樣, 走廊兩側亦看似安全。我打了一個ok 嘅手勢, 示意可以出去。

我慢慢推開大門, Mindy 緊隨我後面。中間係Kevin同肥龍, 而柯南就係最後。
「跟貼呀。」 我輕聲說。
然後慢慢沿住走廊行到樓梯。 樓梯嘅燈熄晒, 漆黑一片。
「大家小心呀, 我落樓梯喇! 跟貼呀!」我說。
我感覺到Mindy 隨即伸手捉住我手臂, 佢冰凍嘅手傳嚟微微嘅震動。
我吞吞口水, 慢慢地憑感覺走出第一步。 踏出第一步後, 對梯級嘅距離有了分數, 就右手靠牆,左手拖住Mindy , 慢慢走下漆黑嘅樓梯。我地沿住樓梯內側移動, 過程尚算順利。不過走到地下麻煩就出現了。門口大閘被整個撞飛,變晒型嘅鐵閘向內瞓低咗係走廊, 唐樓嘅出口處有一部車輛堵住。

車身陷入咗兩邊牆身,車頭變形到好似摺風琴咁, 擋風玻璃碎裂。驟眼睇, 車入面並無人, 或者屍體。由於門口太細, 所以車身直插兩邊石屎牆身。近門口嘅牆出現咗大量由撞擊造成嘅裂縫, 牆內嘅鋼筋外露, 石屎散落一地。
「睇嚟我地要爬上車頂出去。」我說。「大家小心玻璃碎。」
眾人點頭同意。 我收好菜刀,然後先踩上已倒下嘅鐵閘, 再將一隻腳踏上車頭, 確保穩陣後,再雙腳企上車頭。 幸好車輛係架小房車, 車身一米高左右, 車頂唔高, 大門頂與車頂之間有一米左右空間, 跪低就可以進出。我再大步跨上車頂嘅同時矮低身子, 讓整個人跪係車頂。 我再回頭, 伸手拉Mindy 上車頂。接住係Kevin 同柯南, 肥龍就留係入面。

「我太肥喇。我係入面等你地啦!」 肥龍說。其實肥龍佢雖然肥, 但係身手敏捷, 只係搵個借口唔出嚟吧。不過我都無再爭議,  因為回程嘅時候有個人接應確實係方便啲。
我地四人一個跟一個咁向車尾移動。戶外嘅空氣有點濕, 清晨嘅光線偏向深藍。我從車上跳下, 踏上石屎地。 前方過兩條車行線就係三人所在之處。 我地小心為上, 四人落地後烏低身搵架車做掩護, 先視察再行動。
我先向三人點點頭, 男子亦都禮貌地點頭回應。 並指指雙腳, 應該是雙腳受傷了。 我再環視四周, 右手面不遠處, 瞓咗兩條屍體。 屍首血肉模糊, 四肢並唔齊全。 屍體身下嘅血已經開始凝固。由於畫面太震撼, 我一時間身體唔識得郁。 人生咁耐以嚟都無見過咁血淋淋嘅屍體, 我望一望身後嘅同伴, 佢地一樣表情呆滯。 Mindy 更加用手掩蓋嘴部, 然後別過臉唔再睇。兩首屍體嘅更遠處,  有一具四肢唔合比例嘅屍體, 我見到唔知係手定腳嘅幼長肢體, 皮肉間見到入面有幾條白骨刺出表皮, 屍骸血淋淋咁攤係馬路, 相信就係我地推落街隻四腳爬爬嘅屍體。

我再望望右方遠處, 好似無咩危險, 只係得更多嘅屍體, 並無任何動靜。 我再探頭觀察左手邊, 只係見到十字路口相撞個兩部車, 火已經熄了, 車身燒成燻黑, 只剩下鐵架。 我確定好無異樣之後, 我地四人就跑過馬路, 到達警車撞擊嘅地點。

「你地無事嗎?」Mindy 問。
「我同阿囡還好」 女子答, 就我估計, 佢應該30歲左右, 留一頭短髮, 眼細細的, 面容憔悴。
「但係我先生對腳受咗傷, 用唔到力, 我自己唔夠力抬郁佢。」
「好彩見到你地。」 男子答, 佢年紀睇落去同佢老婆差唔多, 中等身材, 臉上戴咗副粗框眼鏡。 佢用左手按住左小腿, 個度滲緊血出嚟, 我就咁睇都覺得痛。
「你地住係上面?」 男子問。
「我地其實都係迫住要留係個度。」我說。
「我地快手上樓先, 呢度危險。 Kevin 我熱一齊抬呀個爸爸呀。」接住, 我同Kevin 扶住男子各一邊手臂嘗試拉佢企起身。 男子吃痛, 忍唔住沈吟。 成功讓佢企起身後, 我地兩人矮身, 然後放男子雙臂係自己膊頭上面, 慢慢扶男子向前行。Mindy同柯南就照顧兩母囡 , 女子行動力並無問題, 所以佢地好快去到 coffee shop 嘅入口, 柯南跳上堵住門口嘅車頂, 扶其餘嘅人上去。

而我同Kevin 就行得較慢, 因為男子只能夠用單腳一拐一拐咁向前行。「呀!!!!」 男子痛到嗌出嚟, 應該係受傷處唔小心受咗力。男子身子一軟, 左手由Kevin 嘅膊頭上鬆開, 跪坐在地。
「頂住呀!我地就到架喇!」 Kevin 道。又再拉起他。
當我地再拉起男子時, 我聽到右方有聲。 我立刻擰頭去望。



今次仆街了。


有三隻四腳爬爬企咗上右方十字路口嘅車頂, 望向我地呢邊。我背脊一寒, 全身家住郁唔到。佢地所企嘅位置,同我地相差只有150米左右吧。
「行喇, Geoff。」我聽到Kevin 講。
「頂, 有......有怪物呀!」 Kevin 驚呼, 想必佢都望到吧。
Kevin 嘅聲音好似驚動咗個三隻四腳爬爬。 佢地原地左右行一輪後, 就開始跑過嚟。佢地四腳並用, 成件事好似三隻獵豹追逐獵物咁, 誓要將獵物送入嘴裡咁。 眼見我地之間嘅距離開始縮少, 我同Kevin 拉起男子死命咁向前走, 希望早一步到達室內。 我尋找住Mindy 嘅身影, 佢已經跳過房車嘅後面, 隔住架壞車,我望到佢驚恐嘅眼神。

我再望右手邊。

三隻四腳爬爬已經就跑到埋嚟。

我地快手將男子推到堵車邊, 柯南已經企係車頂伸手要拉起那男子。

佢地跑到嚟了。 仲有20米左右。

我腦袋一熱, 瞬間有一個決定。我拎起插在腰緊嘅菜刀, 緊握係手上, 然後跑回馬路, 同時候揚開雙手大叫「呢邊呀…!」。

四腳爬爬聽後欲要追我, 改變了方向。果然, 佢地都係對聲音敏感, 聽到聲就追上去, 完全係玩緊真人版 last of us , 要製造啲聲去引開啲怪物。「Geoff ! 你做咩呀!」 我聽到 Kevin 高呼。
三隻四腳爬爬突然急煞, 頭部四周張望。應該係俾Kevin 嘅聲音吸引住。
但係我已經要盡地一搏, 一定要繼續嘗試引開三隻四腳爬爬, 怪物走過去的話, 我就咩人都保護唔到。我再亂叫幾聲, 菜力擊打地下, 希望個三隻野能夠遠離Kevin。

係我嘅「噪音攻勢」下, 三隻四周腳爬爬都一致擰頭, 向我身處嘅方向狗衝, 完完全全忽略咗Kevin, 鎖定返我為目標。 佢地嘅氣勢同 resident evil 啲怪物有得揮。 我淆底, 唯有逃跑。我用盡奶力跑, 都管唔到向緊邊跑。 突然有一鼓蠻力係我背脊襲來。 我失去平衡, 整個人向前飛出去。手中嘅菜刀亦都甩咗手, 落地後, 我忍著痛, 立即轉身向後。只見個三隻怪物, 企係我身前只有兩步之距。 佢地就好似餓狼一樣, 準備攻勢眼前嘅獵物, 口中發出野獸般嘅低吟聲。恐懼充滿住我全身, 我連要逃跑嘅意慾都無。

我嘅人生, 就咁就玩完? 真係唔甘心呀。

三隻怪物亦同時向我飛撲過來,我反射性地架起右手去撞, 儘管知道無咩用。係呢一刻,時間就好似電影慢鏡咁, 一格一格地播放。 我清清楚楚咁望到, 怪物猙獰嘅面容裡, 個一雙全黑色嘅眼眸。

「眼神仲有啲痛苦吧, Mindy。」 我對自己說, 並睜開眼迎接著死亡。

要活下去呀, Mindy, 呢個算係我嘅願望吧。

中間個一隻怪物用蠻力將我按向地下, 我死命頂住佢嘅頭部,嘗試推開佢, 唔俾佢咬我。 奈何佢力氣太大, 嘴巴係我面前張大, 佢嘅口水不斷咁滴落我身上。佢嘅口部, 亦愈來愈了貼近我頸部位置。
係呢個生死攸關嘅時候, 本以為希望已經用盡,身後突然傳嚟三下槍聲。

「砰!砰!砰!」
突然間我臉上傳嚟陣陣溫熱, 血腥味衝擊住我嘅嗅覺。

怪物嘅力量開始減退, 我望向怪物, 佢左邊額頭被子彈清脆地開了一個洞。 血不斷由子彈洞流出, 我臉上應該沾滿怪物嘅血。怪物嘅氣色隨即消失, 軟落嚟嘅身子壓係我身上。 由於太噁心嘅關係, 我用力將怪物屍體推埋一邊。另外兩隻怪物亦都瞓咁係我旁邊, 一隻左邊, 一隻右邊。佢地屍首下, 都有一大灘鮮紅色嘅血。三隻怪物就此斃命, 究竟發生咗咩事?

正當我錯愕之際, 我發現頭上有一隻飛係半空嘅野。 係一個黑色嘅正方體, 製造物料估計係某種金屬。 佢左右兩邊各有個噴射引擎咁嘅野, 氣流由引擎處射出, 令飛行器浮係半空。而正方體下方, 伸出咗一支好似槍嘅物體, 要形容嘅話, 似把銀色手槍吧。唔通係佢殺死個三隻野?「飛行機」 係我頭頂徘徊咗陣, 就向遠飛去。

大難不死 , 必有後福。 哈哈!

雖然唔知發生緊咩事, 但係返上coffee shop再算。 我忍受住背上嘅刺痛企起身, 環視住死係我身邊嘅三隻怪物, 心中有種說不出嘅傷感,。「Geoff! 你個死傻仔!」突然Mindy 已經朝向我跑來, 一下子攬住我。
「你做咩自己走咗去呀!?」Mindy 將頭埋係我胸口, 攬得我好實。
「大小姐,你整到我好痛。」 我說出事實。「有咩返上去再講。」
「嗯嗯!」 Mindy回復返理智, 放開我, 擦擦眼上啲淚水。
我身上嘅血染污咗Mindy 純白色t-shirt 。Mindy 望望自己身上嘅衣服。
「好污糟呀你。」她吐糟。
「係你自己攬埋嚟喇,喂,  我地快啲走吧。」我說。隨後Mindy 拉住我跑向coffee shop入口, 我同Mindy 亦順利跨過堵車與眾人會合。



下一回: 過渡

回覆 引用 TOP

[隱藏]
#9 過渡

我與眾人會合後, 柯南與肥龍就先扶男子上樓梯。 女子亦抱著女兒跟肥龍同Kevin 上樓梯。而Mindy 堅持要親自扶我, 我亦無多餘嘅抱怨, 因為背痛難耐, 就由她吧。
係上樓梯嘅途中, Mindy 突然開口,「如果你有事嘅話, 我都唔知點算, 你應承我, 你唔會再做啲咁危險嘅事, 好唔好?」
一時之間, 我唔識回應, 只係繼續上樓梯。

「頭先見你引開啲怪物, 我好驚。」 Mindy 一邊說, 扶住我嘅手亦都愈捉愈緊。
「如果唔係柯南拉住我, 我一早就跑返出去.......」
「我.....只係單純咁按本能行動啦。」 我說。
「何況一個人死, 好過成村人死。」
「我唔想你有事.......你有事嘅話, 我...」
「我都未死, 快啲 Touch wood 啦!」 我打斷佢嘅說話安慰道。
「嗯嗯!好喇。」 Mindy 淡淡地說, 然後就無再講野。我當然明白Mindy 嘅擔心, 其實如果事件重演一次, 我未必有勇氣再做同樣嘅行動 。

或者, 我只係唔想 Mindy死吧。咁樣諗嘅話, 其實呢個所謂按本能嘅行動, 都頗為自私吧。 如果呢個惡夢有完結嘅一日嘅話, 或者, 我會向妳表明心意吧。

上到coffee shop , Mindy 扶我到梳化坐低。 我見到Katie , Chris 等人係對面梳化幫緊男子處理腳傷。
「佢情況點樣? 」 我問。
「不如你顧掂自己先喇, 傻瓜。」一旁嘅Mindy 鼓起腮說。
「我只係背脊最痛,其他地方我估都係擦損少少姐。 」我說。
「俾我睇下。」 Mindy 說。
「喂喂, 俾Kevin 睇都得吧。」我心頭一熱, 說。
「男人老狗, 唔好咁婆媽喇!」 Mindy 命令式咁講, 然後一手扯起我件 T shirt。我有種被強姦嘅感覺(誤), 我下意識用手遮住自己兩粒乳頭。

「嘩, 腫起咗一大舊呀。 一定好痛!最好搵冰敷敷佢。我問一問有無先, 你等陣。」 Mindy 說後就走去搵老闆娘,我只好坐係住等。
其實我好想八卦下被救個三人嘅情況係點, 而對面嘅人好似好忙咁, 有人討論緊, 更有人手郁郁比劃。 Kevin 亦企係較旁邊嘅位置同Snow 傾緊計, 內容就不得而知了。咁啱我同阿媽媽嘅目光對上了一下, 我點點頭。 媽媽對我禮貌地點點頭, 抱著女兒繞過餐桌走過來。

「頭先真係多謝晒你地, 搞到你差啲無命, 好對唔住。」 媽媽說。
「 嚟喇, 小V , 同哥哥講聲多謝喇。」小V 應該係返幼稚園低B 班嘅年紀, 留一把冬菇頭, 眼晴好似佢媽媽, 都係眼細細。 佢乖巧咁講「多.....射哥哥。」 說話發音未正嘅佢好鬼搞笑, 樣子好可愛。
「唔洗! 叫我叔叔都可以!」 我笑說,
「係呢? 你先生點樣?」
「佢還可以, 不過唔知有無骨折, 希望無啦。你啲朋友已經將傷口消咗毒, 又固定左, 要做嘅都做咗了。係啦, 叫我Kit 就ok 。 我先生叫阿明。」 Kit 說。
「嗯, 多多指教。我叫Geoff。 」 我說。
「你女朋友呢?」 Kit 問。
「女朋友? 」 我有點錯愕咁反問。 「你指扶我上嚟個女仔?」
「佢唔係你女朋友? Sorry , 我以為係添。」 Kit 帶歉意地說。
「唔緊要喇, 佢叫Mindy。」 我說。
「嗯, 總之唔該晒你地啦!唔係我地係條街都唔知去得邊。」 Kit 說。
「客氣啦。 係呢? 你地點解會係警車上面嘅?」 我問。

此時, Mindy 行過嚟,說 「咦, 你地認識咗大家嗱?」我笑說, 「傾咗一陣啦, 不過俾你打斷咗咁解。」
「唔好意思呀, 有無阻住你地?」Mindy 帶歉意地向Kit 說。
「唔緊要呀。」 Kit 揮揮手說。
「小V , 同姐姐都講聲多謝喇。」唔知幾時小V 已經坐咗係我隔離, 佢一樣好乖巧咁講, 「多謝姐姐!」 仲舉起雙手, 貌似好開心。
「唔...唔洗喇! 你好乖呀。」 Mindy 矮身與小V 講, 話語中充滿喜悅。 Mindy 向來都喜歡同小朋友相處, 亦都好得小朋友鐘意。
「好喇, 唔好阻住哥哥同姐姐喇, 我地去搵爸爸呀。」 Kit向小V 說, 然後再向Mindy 說。 「叫我阿Kit 就可以, 呢個係小V, 而我先生叫阿明。」
「我叫Mindy 。」 Mindy 微笑著說。
Kit 一個點頭微笑, 再抱起小V ,「講bye bye 啦!」
「bye bye 姐...姐..... Bye bye 叔叔。」 小V 揮著小手說。我見到Mindy 偷笑, 小朋友真係唔可以睇少, 咁快叫我叔叔, 學野真快。
Mindy 亦都拖一拖小V 隻手道別。Kit 同小V 走後, Mindy 就坐上梳化。
「叔叔, 你又幾識氹小朋友喎!」 Mindy 恥笑。
「佢好鬼馬喇。」 我無奈地說。
「我拎咗啲冰俾你敷, 不過你抹抹面個啲血先喇。 唔好驚親小V。」Mindy 說。
「佢頭先不知幾冷靜。」 我白眼。Mindy 笑了笑, 就從盤裡拎條毛巾出嚟。 我遞手去拎, 點知佢輕力指我遞去嘅手。
「等我幫你喇!」
「嗯…嗯…」我唔好意思咁講。Mindy 用毛巾輕抹我的臉上嘅血, 其實俾人服侍反而好唔自在,坐立不安, 視線都唔知放係邊好。Mindy 當然就唔尷尬,佢細心咁輕輕力用濕布擦我塊面。處理好後, 我地視線對上, Mindy 呆咗呆, 然後神情腼腆咁移開目光,
「你擰轉面, 我幫你敷冰呀」 Mindy 說。我無多說話, 照佢意思去做。 背向Mindy 扯高衣衫。 Mindy 亦將剛整成嘅冰袋敷上我瘀青嘅地方。冰冷嘅觸感令人不適, 我沈吟咗一下。
「實好痛喇, 腫起晒。 你忍一忍呀。」 Mindy 溫柔地說。
「麻煩你啦Mindy 姑娘, 已經同一日第二次幫我包紮。」 我打趣道。
「唔好笑囉。」 Mindy 說, 「你嚟緊要小心呀, 唔好再整親, 唔係嘅話我唔放過你!」
「好恐怖......」 我說, 「係呢? 咁你有無衫換, 同先整污糟咗。 」
「邊會有呀,不過宜家都無辦法啦。只好著住先。」
「嗯, 我件衫仲臭, 成件都有血。我地宜家未叫臭味相投囉。」 我說。
「大少爺唔好抱怨啦, 同埋我唔臭囉。 一係你除咗件衫俾我去洗。係呢, 有無好啲呀?」 Mindy 說。

冰敷了一陣, 痛楚確實得以舒緩。
「嗯, thank you !」 我拉回衣衫, 說「你話我地應唔應該搵野封封個出口? 」
「都好, 不過你等其他人做啦。」 Mindy 說。
「嗯, 唔知搵咩封住個入口就真。」 我說, 「如果有四腳爬爬入左嚟, 咁我地連逃走都好難。 話時話, 你見唔見到部無人機?」
「嗯, 見到呀。 應該係佢開槍殺咗啲怪物。」 Mindy 說。
「但係點解要咁做? 」 我問, 「仲有點睇佢都唔似....」
「Geoff 你無事呀嘛? 」柯南突然走過來說,肥龍亦走了過來。
「算係咁啦,係個背脊有啲痛。」我說。
「不如你地都休息下啦,你地應該成晚無瞓過喇。」柯南說。
「係啦,你同Mindy 一齊瞓喇! 」 肥龍笑說。 「又唔係未試過,一張梳化一個人瞓太嘥呀。以前我地搞通宵活動, 一張床瞓四個人都仲得喇! 」

柯南笑吟吟咁點點頭,說 「 我地唔會理你地兩個搞咩架放心!」 兩人對呢個話題傾得好熱烈。
我望望Mindy, 佢只係無奈咁對我笑一笑。
「喂喂,你地兩個..... 」我白眼, 「 個位先生點樣呀?無咩事嘛?」
「佢呀, 還好啦!應該係撞車嘅時候拗柴,傷口都處理咗」 柯南說。
「估唔到老闆娘識急救, 真係睇唔出。」 肥龍說。話說回來, 我雙手上嘅傷口都有勞煩老闆娘包紮, 果然佢真係識少少急救。
「Geoff , 你第時要買六合彩喇!」 肥龍繼說。
我呆一呆, 唔明白佢嘅意思。
「好彩有部飛機仔救你, 你仲唔係行緊運?」 肥龍真心膠地說。
「哈哈! 你啱, 有機會我實買。」 我回應。
「好喇, 你地休息下喇。 我地遲下可能要諗諗搵野頂住個出入口, 我同肥龍一陣睇下有無野可以做。」 柯南打完場說。我表示同意後,兩人就走遠。
「你都瞓一陣啦, 頭先你先話眼瞓。」 我對Mindy 說。
我望望手錶, 時間係清晨6點鐘。
「嗯, 我去洗手間先。 你瞓先啦, 要唔要俾件衫我洗?」 Mindy 說。
「唔洗了, 你都休息下喇。 佢地咁嘈, 洗唔洗俾個headphone 你當耳塞?」 我問。
「唔洗喇!我自己有呀。」 Mindy 回應。
「嗯, 好啦。」 我說, 然後我慢慢企起身, 背上嘅傷令我難以企直身子, 肌肉伸展嘅時候十分痛苦。 Mindy 見狀, 立刻伸手扶我。
「你要去邊呀?想去廁所? 」 Mindy 關切地問。
「我想去返我背囊個邊瞓。」 我說, 想走去窗邊。其實梳化得兩張, 我並唔係幾好意思自己瞓一張。
「你就乖乖地瞓呢度啦! 呢個時間仲咁硬頸。」 Mindy 嘴上雖然責怪, 但係我明白佢心入面嘅關懷, 所以我亦都無謂反對。
「我會瞓你原來個床位喇!」 Mindy 笑說, 「好好休息下。」

待Mindy 走去後, 我就背脊朝天, 趴係梳化。身體靜止嘅時間,身體各處傳入大腦嘅訊號變得更加強烈, 令人頭昏腦脹。全身嘅肌肉都十分酸痛,腰上嘅腫痛首當其衝發熱麻痺, 身上嘅力氣亦好似用盡, 四肢無力。
睇嚟我真係要好好休息一下, 唔好諗太多吧。環境雖然嘈雜,但係我嘅意識亦慢慢模糊起嚟, 好快就昏昏睡去。

下一回: 尋找

回覆 引用 TOP

#9.5 新登場人物


1. 阿明
35歲,男
與Kit 是夫妻關係, 小V嘅爸爸。

2. Kit
32歲, 女
與家明是夫妻關係, 育小V 一女。

3. 小V
3歲, 女
準備上稚兒園嘅小朋友。

4. 老闆娘Lily
36歲, 女
Coffee lab 嘅老闆娘, 被迫與Geoff 一行人同處。

5. Mike
18歲, 男
Coffee lab 嘅暑期工, 剛剛 考完DSE 嘅年輕人。

回覆 引用 TOP

#10 尋找

(Then)

「佢地死晒係唔係因為精神失常呀?」 Chris 問。
「都可以咁講嘅。」肥龍笑住回答Chris 嘅提問。 我地一行人,考完final 之後嚟晒我宿舍房間,話要吹水吹通宵。 大家玩「狼人」玩到悶,我地就轉玩「揭尾故」。

「揭尾故」算係一個推理遊戲,由一個主持人負責出題。主持只係會講故事嘅結尾部份俾大家聽,而大家就要透過問問題去推敲整個故事嘅來龍去脈。 主持人只會回答「係」或者「唔係」,好玩之處在於推理期間嘅參加者發揮嘅想像力同埋創意。當然啦,如果個故事本身好「膠」的話,到最後「開故」嘅時候,會俾大家喝倒彩。

「咁姐係點呀? 」Snow 俏皮咁問。
「我頭先都講過啦,果四個人被困係雪山嘅山洞入面嘛。過咗4 日都未有人嚟救佢地, 要係山洞入面過。最後四個人係死晒,但係地下得2 粒子彈only。」 肥龍詼諧地說。
「係唔係因為搵唔清楚,呢啲咁水嘅原因?」 我吐糟。
「呢個故並唔係一個膠故。」肥龍笑吟吟咁講。
「有兩個係自殺?」Suki 問。
「唔係。」
「有一個人殺晒其餘嘅人?」 Katie 問。
「又唔可以話一個嘅。」
「喂, 你咁唔肯定嘅?」 Kevin 開始燥燥地。
「咁我都係照實講姐。」 肥龍笑著說。
「我知! 佢地精神失常嘛,咁佢地開始出現幻覺,以為同伴係怪物,有啲人嚇Q死,開槍只係想自衛。」sorry Billy 興奮地發表佢嘅想法。
眾人恥笑佢sorry嘅諗法之後,肥龍笑住咁講「有創意! 下個故仔不如Billy你出。」

「肚餓得濟要食人?」 我見到有空間嘅時候,問。
「係呀! 終於有突破喇!」肥龍興奮地說。
眾人好似又搵到問問題嘅方向,又不斷問肥龍問題…….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Now)
點解我會諗起呢件事? 最後個故事係點樣,我唔係好記得起。真係因為肚餓得濟去殺人?
頭好痛,我感覺到每一下心臟跳動拉扯住我頭部嘅血管。
「卜, 卜, 卜.....」
每跳一下,腦入面就感覺到痛楚。

好熱,背脊好熱,嘴唇好乾,好想起身飲水。
意識好模糊,身體好似唔受我大腦控制咁樣,想起身都起唔到。

我瞇起眼,但視野模糊,好似有層霧氣擋係我眼前咁。
突然前額一陣清涼,我努力抬頭,大概係Mindy 嘅身影。
「水…..扶….我…..」我勉強地說,喉嚨其在太乾涸。
Mindy 無回應,迷糊之間,我唔知道佢聽唔聽到我講野。
嗯,都係放棄飲水嘅念頭,好好休息下吧。 身體肌肉好酸痛,我合上雙眼, 腦海一片空白。
.
.
.
.
.
到我有返意識嘅時候,頭痛已經退去,背脊雖然都係痛,但係痛楚已經消減好多。 我用雙手借力坐起身。
coffee shop 內嘅燈無著,我仲依稀聽到鼻鼾聲。宜家應該係半夜吧。
漆黑嘅環境令我唔知去邊好,窗外雖有少少月光滲入嚟,但係視覺並唔清晰。其實可以嘅話,我想去洗手間。不過我又唔想嘈醒其他人。我嘗試先探雙腳落地,盡量放輕動作。我轉身嘅時候踢啲野,應該有人係地下瞓緊。
「Geoff ……..你醒咗喇?」 係Mindy,睇嚟我整醒咗佢。
「嗯,傻瓜。你做咩坐係地下呀,我俾你瞓上梳化喇,嚟!」 我輕聲說。

我期待住Mindy 嘅回應,點知佢咩都無講,只係輕輕企起身,然後攬住我。
事情太突如其來,我完全唔知發生緊啲咩事。錯愕之際,Mindy 亦都鬆開抱住我嘅雙臂,坐係我隔離。
「你好啲未呀?」 Mindy 輕聲問。
「嗯,無咩特別呀。除咗背脊仲有啲痛囉。」我回應。Mindy 雖然好貼近我,但係幽暗嘅環境令我睇唔清楚佢臉頰。
「太好喇…..,你知唔知我好擔心你醒唔返?」 Mindy 喜悅地講,睇嚟我瞓咗有一段時間。
「傻啦,唔好講到我好似就死咁喇!」
「你…..,你昏迷咗成三日呀! 如果……唔係…你仲有呼吸……..我地…..」Mindy 開始啜泣起嚟。

三日? 咁長嘅時間,我一啲記憶同感覺都無? 唔通我真係昏迷咗? 無可能掛? 不過疑問雖然好多,但都係安慰咗Mindy 先再算。
我將手輕輕咁放係佢肩膀上,說「無事啦,我未起左身囉。辛苦晒你照顧我喇。」
Mindy 嘅啜泣稍微緩和, 沙聲地說 「你…..前個兩日都發高燒,……點…點…叫都唔醒。」
「我…我地試過俾藥你食,但係….都係退唔到燒。佢地…..佢地仲話你可能有細菌感染。仲有人…..問….你會唔會變做隻怪物,因為….因為,你俾佢地打中過。」
我靜靜地聽Mindy 講,我轉用左手輕輕按住Mindy  膝蓋。
「我一直相信…..,你會…好番。但係今日下午,佢地有人…..有人想…..」Mindy又開始激動起上嚟。我估大家係呢啲情況,會好擔心我變成怪物,做成危險吧。何況我地並唔知道一個人轉化成四腳爬爬嘅過程係點樣,無知會帶嚟恐懼,有呢啲想法都係人之常情。
「隔離我?」 我淡淡地說。
Mindy 無再出聲,我就當我估中八九成喇。

「你一定反對佢地咁做喇。」 我關切地說。
我感覺到Mindy 點點頭。我伸手按著Mindy 嘅頭,其實我好有衝動攬住佢,不過忍住無咁做。
「辛苦你了。好好休息一下啦。你瞓上梳化啦, 我去去洗手間就返嚟。」 我說, 再拍一拍Mindy 膊頭。
我企起身,小心咁避開瞓係地下嘅人,靜靜雞步向廚房入面嘅洗手間。入到洗手間,我發現開唔到燈,似乎停電。
係我昏迷呢三日之間,究竟發生咗啲咩事?

我只能夠摸黑去廁所,其實都無咩尿痾,我最想係洗個面。
小解後,幾經辛苦摸到洗手盤嘅位置,欲扭開水喉洗手。

​咦,水喉啲水好似前列腺有事咁, 「滴滴仔」,水一滴滴咁漏出嚟。嘩,連水都無埋,我一定暈得好徹底。
無水又無電,佢地理應嘈到拆天。
我勉強沾濕雙手,手上嘅傷亦都已經唔痛。洗面就無辦法,所以我就慢慢行返出去。
去到梳化附近,Mindy 已經瞓係梳化。我伸手捉一捉緊Mindy 嘅手臂。
「我返嚟喇,你放心瞓啦,我係呢度陪你,有咩事就出聲。」 我一屁股靠住梳化, 坐係地下。

「Geoff, 可唔可以…..」Mindy 輕聲說。
「? 」 我錯愕。
「借隻手俾我呀?」 Mindy 說。
佢嘅要求我點會拒絕, 我伸起右手。 Mindy就遞手捉住我嘅手心, 放係佢心口附近。 Mindy隻手好柔軟, 但係好冰冷。 Mindy 轉身, 換成側身嘅姿勢, 面向梳化外面。
Mindy 將我右手拉直, 整個人捲住我手臂。
「你醒返就好喇, 我想好好地瞓一攪。」 Mindy 輕聲說, 佢個頭靠係我嘅膊頭後面。
「嗯, 早抖喇。」 我戚戚然地說。
「早抖。」 Mindy 輕輕在我耳邊說, 佢嘅氣色令到我耳仔發麻。

Mindy 呢幾日應該過得好辛苦。 以佢嘅性格,  必然係又要擔心我, 又要同班同學理論。 加上斷水斷電嘅情況會令人十分沮喪, 係維生資源一路減少嘅環境之下, 我地一行人可唔可以和睦相處, 係一個問號。
儘管我唔係太眼瞓, 但係我都合上雙眼。

宜家根本無野可以做到, 唯有等時間慢慢流逝。我感受住身後Mindy 嘅氣色,佢嘅呼吸慢慢變得平穩, 應該瞓著咗。

竟我身體發生咗啲咩事? 就算我病得好厲害都好,都唔會咩記憶都無吧!  起碼都要起身食下野掛? 但係我宜家感覺唔係好肚餓,我只係記得昏迷之前身體好攰,然後………就無然後,一起身就係頭先咁嘅情況。

我唔會真係變係成一隻四腳爬爬掛?

呢個疑問閃過我腦海,驚到個心離一離。 我用閒出嚟嘅左手,撫摸自己身體。胸口、雙腳都無異常。頭先去廁所條丁都無事…… 咁應該無事掛,我呢一刻只能夠自我安慰。

.

.

.

.

.

.

(10:00 )

手臂傳嚟一陣麻痺。
原來我不知不覺又瞓著咗,希望我唔係又昏迷幾日啦。我眨眨眼,令視野恢復上嚟。窗外嘅陽光滲入coffee shop, 睇嚟未有人起身。Kevin 同Snow 瞓咁係我右邊遠處。其餘嘅人應該係其他地方。
coffee shop 感覺凌亂咗好多, 係我昏迷嘅時候發生咗好多事吧。

手臂嘅麻痺感,令我迫不得意要郁郁手臀。 呢個舉動驚動咗瞓身後嘅Mindy, 佢鬆開我嘅手臂,
「Geoff , 你醒啦?」 Mindy 說後打咗個哈欠。
我企起身, 伸展著麻痺嘅右臂。 「嗯!你可以瞓多陣喎。」我說。
「唔洗喇,  已經瞓夠了。」 Mindy 說。

「叔叔….!」  小V 嘅聲音傳嚟。佢輕快咁走過嚟我身邊, 揮揮手。
「你…..你瞓咗好耐囉!姐姐……姐姐同我話…..叔叔會醒。我都係!」  小V 俏皮咁講, 講每一粒字都好用力。
「嗯, 乖!」 我笑說。
「小V , 你媽媽呢?」 Mindy 問。
小V 指指身後嘅廚房「同….爸爸煮飯。」
「你返去幫媽媽手呀小V , 一陣姐姐再同你玩, 好唔好?」 Mindy 溫柔地說。
小V 點點頭, 然後說跑向廚房。
「Geoff, 我有啲野想同你講咗先。」 Mindy 語氣突然凝重上嚟。
我點點頭, 坐上梳化。 Mindy 清清喉嚨, 說「 係你昏迷嘅時候, …….」

回覆 引用 TOP

Mindy 將我昏迷時發生嘅事概括咁話我知:

1.阿明, Kit , 小V 一行人本身係爆發當日係尖沙咀柏麗大道行街。 怪物出現後, 被迫跑進尖沙咀警署躲避。但好唔好彩地, 警署入面都有怪物出現, 佢地遇到三個警察幫忙躲入警車。其後, 佢地架車被一群怪物襲擊, 其中兩個警察撇低其餘四人逃跑。 餘下個一名警察與阿明一家人被迫開車逃走, 期間警員開槍還擊, 但反而吸引更多怪物。 最後, 駛到coffee shop附近失控。 駕駛警車嘅警員係當次撞擊死亡。

2. 我昏迷期間, 不斷出冷汗同發燒。 本身大家都覺得只係普通感冒, 但係我到第二日都仲係無反應, 大家開始對我嘅情況感到憂慮。 Chris 提出, 阿明係被救當日曾提及, 佢地親眼見過俾怪物咬死嘅人, 有啲屍體會變成怪物。 所以懷疑我接觸怪物後, 可能已經受感染, 所以身體出現異常。

3. 眾人聽到Chris 嘅推測都好不安。 Chris 提議將我帶到其他地方隔離, 以防萬一。   但就係無地方隔離, 所以Mike 建議睇睇 coffee shop 對面單位, 如果無人而且安全的話,就送我過去。Mindy 當然係反對將我隔離, 不過眾人始終覺得coffee shop 空間有限,而對面單位如果安全又或者有物資的話,係一個bonus。 Chris 等人剪爛咗對面單位大閘, 破門而入後,發現對面根本唔係咩野貨倉, 而係三個空置嘅劏房單位。

4. 三日間,同外界嘅接觸係等如零。仲要由尋日開始停電,水壓亦都下跌咗好多。 coffee shop 本身儲放嘅食物亦都開始減少,得返一啲飯、意粉同罐頭等,所以大家都好擔心仲有無得食。

「咦,咁你地有無俾過野我食?」 我終於忍唔住插嘴問。
「我有餵啲粥俾你啦,不過你吞得慢,所以都唔係食咗好多。」Mindy 說。
「嗯,辛苦晒…」我戚戚然地說。
「唔洗,你醒返就好。係呢? 身體有無事?仲有無唔舒服?」 Mindy 問。
其實我感覺唔錯,精神幾好。反而Mindy 嘅樣有啲憔悴。

「我覺得無咩特別,係諗唔明點解我會咩記憶都無姐…..。呀,咁其他人去咗對面瞓?」 我問。
「係呀,其實佢地好怕你會變成怪物….何況個邊有床呀,佢地就建議你繼續瞓係呢邊。」 Mindy 低著頭說, 「得返Kevin, Snow, 同埋阿明一家人留係coffee shop 呢邊瞓….. 」
Mindy 呢番說話,亦都意味住其餘嘅人都有啲怕我變成四腳爬爬。

「Goeff! 你終於醒返喇!?」 Kevin 嘅聲音傳嚟。
「嗯,尋晚半夜就醒咗。」我說。
「醒返就好喇! 我地都好擔心你呀!」Snow 亦都起咗身,「特別係Mindy 啦,你要好好報答佢囉!xx%%xx」Snow奸笑著說。

我支吾以對後,兩人亦步向廁所梳洗。
「我估我地遲啲點都要出去搵物資。」 我望住Mindy 身上並無更換過嘅衣衫「水同食物,仲有衣物都需要。」
Mindy 點點頭, 說「佢地其實都有討論過, 不過講真大家都唔會想出去。」
「嗯,不過咁樣都維持唔到好耐。」我說。
「Geoff, 其實你昏迷嘅時候,我….好驚, 大家都好似變咗咁」Mindy 憂心地說。
「?」我 錯愕之際,小V 又跑出嚟。

「食….食野喇!」 小V 一邊跑,一邊說。隨後Kit , 阿明同老闆娘拎住食物步出廚房。
「你醒返就好喇!」 Kit 笑說,呢句係今日我聽得最多嘅句子。
「嗯,有心,麻煩晒大家。係呢? 阿明你隻腳…..? 」
「已經好咗好多,係行路唔舒服。」阿明說,佢嘅笑容好燦爛。
「我去叫對面嘅人食早餐。」 老闆娘Lily 說後, 就離開咗coffee shop。
小 V 已經急不及待咁要Mindy 陪佢玩, Mindy 亦都同佢玩007入子彈。Mindy 貌似好開心, 笑得燦爛, 佢嘅笑容一向都好吸引我。

「小V 好鐘意同Mindy 玩。」係我身旁嘅阿明講,「話時話, 我都未親口同你講聲多謝。」
「講呢啲。」 我說。
「哈哈! 後生仔, 你未醒嘅時候, 你班朋友想隔離你。 不過都係怪我之前多口講過, 有啲屍體會變做怪物, 先搞到你班朋友咁驚。 不過我都同佢地解釋過, 我檢查過你無被咬嘅痕跡,  心諗應該會無事嘅!」 阿明說。「我之前係警察車上面, 見住某啲瞓係地下嘅屍體, 慢慢變成怪物。 不過並唔係每一個屍體都會咁。我都幾肯定有啲屍體到我離開警署個一刻, 都仲瞓係地下。  印象中係啲咬到爛晒嘅屍體, 仲要係四肢唔齊全個隻, 會慢慢生返啲肢體出嚟, 變成個的野。」
「過程大約幾耐?」 我問。
「應該都有4至5個鐘頭,初初我都無留意。不過有啲野無啦啦拍我地架車,我先發現本身瞓係車附近個條死屍,生返晒啲手腳出嚟,變咗做怪物, 係度起勢咁拍我地架車。」阿明說。
「如果係咁嘅話,應該會愈嚟愈多怪物出現……」我自言自語地說。
「好有可能。」 阿明皺一皺眉,道「宜家耐唔耐會見到佢地會係條街游盪。唉,係呢啲環境, 最慘就係小朋友。」 阿明憂愁咁望住小V。
「嗯,無錯。」我說。
「我有個不情之請……」 阿明有啲尷尬地說,「如果有咩事發生嘅話…..,幫我照顧小V。我知道呢個要求有啲過份,不過宜家咁嘅情況,我都係作最壞打算姐。」

阿明突如其來嘅請求,我有啲不知所措。「小V 咁乖,我估大家都會睇住佢嘅。放心。」我唔想開空頭支票,隨口許下承諾。
「後生仔,今日唔知聽日事呀! 第時你做爸爸就明架喇!哈哈!  我覺得你同你女朋友可靠啲嘛,直覺嚟喇!」阿明又開朗起嚟。
「唔係女朋友啦。」我無奈咁回應。
「哈哈! 唔洗怕羞喎! 」阿明拍了拍我膊頭,「點都好,你昏迷緊嘅時間,你班朋友當中,得Mindy, Kevin 同Snow 肯留低係呢邊,我估都代表咗某啲野嘅。」

我無言以對。

「宜家停電,好快連水都會無,我地咁多人一齊住好難維持。」阿明繼續說,「我打算遲啲去附近個超市搵野食,應該要你幫手,點睇?」
我呆一呆,望住阿明堅定嘅眼神。啱啱先醒返,咁快又要出去?

下一回: 搵食兵團




回覆 引用 TOP

#11 搵食兵團

「我打算遲啲去附近個超市搵野食,應該要你幫手,點睇?」阿明問我。

其實我係極之唔想出去,因為走出街,點樣都會遇到怪物。

「宜家食物嘅情況係….?」 我明知故問。

「唔樂觀, 得返啲乾糧。 米, 意粉, 罐頭。 老闆娘本身未入貨, 所以並唔多儲存。 好彩仲有gas , 同你地之前有留幾桶水。 但係我地十幾人, 食晒啲野係遲早嘅事。 我唔食, 小V 都要食。」 阿明說, 然後雙手合十, 懇切地說 「 我一個人出去死硬,所以點都要拜託你地幫手! 求下你! 」

阿明嘅舉動, 令我好難拒絕佢嘅請求。

「嗯, 其實大家坐埋同一條船。」 我說, 「我地一陣襯食野嘅時間傾下喇, 大家一齊諗辦法解決。」

阿明好似鬆咗口氣, 「唔該晒! 好多謝你!」

「 其實出面咁樣, 大家一定要互相幫忙嘅。」 我講出阿媽係女人嘅道理。

「叔叔, 你挽唔挽呀?」 小V 突然跑過嚟。

我向阿明點點頭, 佢笑咗笑, 對小V 道 「咁快想同哥哥玩喇?」

小V 點點頭, Mindy 亦走過嚟,我地三個開始玩猜皇帝。

一路望住小V 玩緊個樣, 令我了解到做爸爸嘅, 個女嘅生命會比自己條命更重要嘅道理。 阿明明明知道雙腳受咗傷跑得唔快, 但係都要冒險出去搵食物。 父愛呢家野, 我仲未體驗得到, 不過係阿明身上活現出嚟。

玩咗陣, 係對面劏房過夜嘅人都陸續步入coffee shop 。 大家見到我醒返都顯得幾驚訝, 一輪寒暄過後, 說開始食早餐。 野食並唔多, 每人一碟意粉, 加少少午餐肉。

一食起午餐肉, 唔知點解, 次次都會諗起有次啲議員掟午餐肉。唉, 如果宜家出面仲收錢嘅話, 我估一罐午餐肉會變成價值連城嘅中產食品。

「我地罐頭淨返唔多啦」 老闆娘說。

「我地點都要出去搵物資。 」肥龍早早就食完檯上嘅意粉。

「同意, 仲有衣物, 衛生用品。」 Kevin 跟住講。

「大家, 如果要出去嘅話, 我想去幫手。」 阿明確切咁表明想法。我以為佢太太會好驚訝又或者擔心, 反而Kit 向阿明微微笑咗笑, 伸手按住阿明手臂。

阿明表明意願後, 大家開始感到無形嘅壓力。 我估每個人心入面都考慮緊點樣應對。 無人係會想加入, 但係唔加入嘅話又背起巨大嘅道德壓力又或者自責感。

我感覺到坐身旁嘅Mindy 想出聲, 無人報名參加嘅話, 佢又打算做第一個出聲吧。

「我…..同意要出去。」 我搶先說, 「出去嘅話預埋我。」

Mindy 拉拉我手臂, 說「你啱啱先醒返……」

「都無辦法喇。」 我說。

「不如抽籤啦?我估大家都唔想出去架喇。」 Katie 提議。

「抽籤決定未必對件事好。」 Suki 說, 「我地係唔係應該揀最合適嘅人選出去。 如果抽到我, 我怕我拖累大家。一係男仔去? 話晒點都氣力好啲。」

Suki 咁講之後, 在座嘅男士都呆咗呆。

「嗱, 我唔係性別歧視呀。 只係體力上男仔有優勢, 我講事實啦。 你地都見啲怪物跑得幾快, 我出去等如送死。」

Suki 嘅說話並唔係無道理。 抽籤未必會得出一個理想嘅組合, 係外面行動體力的確係一個好重要嘅因素, 跑得慢啲隨時連命都可以無。

但係, 力氣大啲, 係唔係就等如有義務去冒險? 頂! 呢啲哲學問題我睇唔透。

「但係男人出晒去, 會唔會唔係幾好? 」 Chris 說, 「呢度點都要留返啲人, 萬一有咩事都….」

「你唔想落去可以出聲。」 柯南狠狠咁打斷咗Chris 嘅說話。

「我無咁嘅意思, 我都係照事實講! 」 Chris 顯得唔高興。

「大家, 聽我講一講。」 阿明突然出聲。

「我知道要大家出去搵野食, 係件好得人驚嘅事。咁啦, 大家自願去喇。 雖然未必係對成group 人生存嚟講最好嘅決定, 但係我都唔想迫人。 時間仲早, 我地可以中午左右行動。 大家有一個半鐘左右考慮。 如果有人決定要join 可以話俾我或者Geoff 知, 理想嘅話要四個人以上。大家盡快決定啦, 因為知道人數嘅話, 我地可以係計劃上有啲預算。 大家同意? 」

估唔到阿明咁有領導能力, 可能佢都心急小V 嘅食糧, 迫不得已要快速迫大家下決定吧。

大家聽完阿明嘅說話, 都無反對。 阿明雙手合十做咗個拜託嘅手勢, 就企起身, 向我打個眼色。我會意起身, 走向窗邊。

「麻煩你喇! 希望最少有4個人去啦。」 阿明手摸住後腦, 說。

「唔好咁講, 我地總有一日要出去, 只係時間問題。」我說。

「嗯, 希望你啲朋友都係咁諗。 我心入面對過去對面超市有啲諗法…..」 阿明嘅說話被Mindy 打斷。

「我都跟埋你地去!」

我頭腦上並唔想Mindy 去, 因為實在太危險。 但另一方面, 好矛盾地, 我心入面係好想佢陪我一齊。

我嘆口氣, 說「你都明白, 出面好危險。 我唔想你有事…., 今次同上次唔同, 會危險好多。」

「咁你就可以要我係度等? 我唔想淨係你地出去冒險。」 Mindy 倔強地說。

以佢性格, 呢個係我預期嘅反彈。

我無奈咁望望阿明, 佢聳聳肩 「應該尊重佢嘅意願嘅。不過講明先, 我地今次風險好大, 決定去或者唔去, 仲有時間諗清楚。」

「Mindy, 你真係考慮清楚?」 我問。

Mindy 倔強地點頭。

「無錯! 何況人多好辦事, 我會盡量唔拖累大家。」

Mindy 決定咗嘅野, 向來都好少有人可以阻撓, 對於呢一點, 我好清楚。 不過宜家關乎生死, 我內心極為不安。

突然Mindy 伸手捉住我手心,   我先回神。

「放心, 我會盡力照顧好自己。」 Mindy 說後笑咗笑, 係想我同意俾佢去吧。

「好喇,」 我無奈地說, 同女人辯論, 我無一次係會贏。 何況我亦都無權力阻止佢嘅決定 「 要跟實我地, 應承我, 有咩事就逃跑。」

Mindy 好似小朋友勸服大人買玩具俾自己咁,  得戚地打咗一個「ok 」 嘅手勢。我只好無奈咁笑一笑。

「好, 宜家三個人。」 阿明滿意地說。 「我同我太太傾下先, 一陣再傾。」  說後, 說走向Kit 同小V。

「你估仲有邊個會去? 」 我問Mindy 。

Mindy 搖搖頭, 說 「我都唔知呀。 柯南或者肥龍掛。 Snow 未必想Kevin 去, Katie 出去嘅機會仲大過阿Chris 。反正都要等, 不如我帶你去睇下對面個單位呀! 」

回覆 引用 TOP

[隱藏]
隨後Mindy 帶我去對面劏房「參觀」。

單位劏成三個套房, 狹窄嘅房間,每一間都係一式一樣。房間一眼睇晒,  一張單人床, 加一張小木檯, 似係裝修完無耐。 單位有共用嘅飯廳, 廚房同埋洗手間。 香港嘅土地問題有幾嚴重? 呢間劏房絕對係完美嘅答案。

「我地係廳, 搵到個工具箱, 應該係啲裝修師傅留低嘅, 入面應該有野啱用。」 Mindy 指指放係大廳檯上嘅工具箱。

我打開用黑色塑膠造嘅工具箱, 裡面有啲普通裝修用嘅工具。 我拎起鎚仔, 同一把細鋸。

「呢兩個應該有用, 我地拎返去呀。」 我說。

Mindy 點點頭, 而我突然有個好膠嘅諗法。

「Mindy 呀, 俾個IQ題你估下。 」

「吓? 」

「三張床,點樣分俾五個人瞓? 」我奸笑。

Mindy 已經意會到我諗係咩,「都唔重要啦! 大家都係成年人。仲有阿Mike 都有過嚟瞓,所以係六個人。」

「噢,咁樣仲亂, 哈哈! 你睇下,唔似有人瞓過廳。」

「係喇係喇, 偵探先生。」

「話時話, 我個袋有condom。你有無俾佢地?」

「哎呀! 你仲講笑! 但係你真係有架? 定係你本身成日去搞搞震先? 」Mindy 白眼。

「喂, 我有condom 係身, 唔代表一定有對手喇, 做足準備姐。你記得我做邊行架嘛? 總會有啲旁身嘅, safe sex 好重要嘛。你要唔要拎啲?」

「係喇係喇,無嚟正經, 搵藉口啦你。我要嚟都無用喇!」

我好想問Mindy 講,「可以同你用呀!」, 不過我唔夠薑講。只好笑一笑,拎好工具就返去coffee shop。

返到coffee shop, Kevin 同Snow 見到我同Mindy入門口,就走過嚟。

「Geoff, 你真係要出去? 」Kevin問。

「你身體好返未架? 唔得唔好勉強呀。」Snow 說。

「嗯,我無咩事呀。我都唔想餓死,所以點都要有人出去喇。」我回應。

「Mindy 你呢?」Snow 問。

「我會跟埋去呀。係coffee shop 三日無出過去喇,我都唔想一直留係度。」Mindy 說。

「唉…..我都係,但係我唔想Kevin 出去….對唔住…..」 Snow 低著頭說。

「明喇! 阿明話4個人嘛。我估柯南都會去嘅! 唔想去就唔好勉強。」我說。

「Geoff…..」 Kevin 眼神猶豫。

Snow唔想Kevin 出去冒險其實係好合理,Kevin 心底裡應該係想跟埋去,但係女朋友堅持唔俾佢去吧。Kevin 一向都好錫Snow, 上一次唔聽女朋友嘅勸告, 冒險落去救阿明一家人,已經算係Kevin 嘅處男作。係大學時候,Kevin 咩都聽晒Snow 嘅說話, 唔會反對女朋友嘅意見。搞到我成日笑鳩佢無晒做男人嘅尊嚴, 不過事實上Kevin係一個體貼嘅男朋友。 Snow 亦無咩港女性格。 所以我一路都睇好佢地會好快結婚, 宜家搞成咁, 對佢地嚟講應該好大打擊。

「明喇,兄弟! 」我拍拍Kevin 膊頭。「我地搵搵阿明先。」

Kevin 點點頭,我同Mindy 就去搵阿明一家人。

阿明一家人坐咗係大木檯近窗口嘅位置。除咗佢地三個人,柯南同Katie 亦都係度。

「Geoff, Mindy, 你地返嚟啦? 」 阿明問。

「嗯…柯南, Katie 你地兩個諗住出去?」 我問。

「我係呀。Katie 就未必呀。 肥龍話都想去, 不過佢去咗廁所痾屎。」 柯南說。

「我想睇你地計劃點樣做, 我又唔係跑得快….」Katie 帶點唔好意思地說。

「唔緊要喇, 我地每一個人都要幫手, 只不過出去係我地幾個姐。」阿明說。「我同老闆娘講咗, 我地一陣會全部人聽一次我地出去嘅細節, 我同你地出去嘅人 brief 一次先, 睇下大家覺得點。」

「小V, 爸爸畫幅畫呢?」 阿明向小V 問。 小V 宜家坐係Kit 大脾上面。

小V 將佢手上面嘅紙遞出嚟, 阿明接過嚟, 然後俾我地幾個睇。



「肥龍一陣痾完屎, 大家同返講我地個計劃啦。 嗱! 大家見到我地嘅目的地係隔一個街口嘅超級市場。 我地出到去要轉右, 大幾要行400米左右。 以我記憶, 超級市場係要落地底一層嘅。我地呢400米要盡量用最少嘅時間去到….」

阿明指住手畫嘅地圖解釋計劃。 令我有種睇美國漫畫, 蝙蝠俠向一班超級英雄講解作戰計劃嘅感覺。 呢一刻, 我竟然有啲熱血沸騰。

「我地五個人, 先落去地下門口stand by。 原先嘅缺口, 我地用早兩日搬咗啲木櫃落去封住嘅, 我地先要搬返走佢。」

封門口呢件事 Mindy 無同我講, 應該係覺得唔太重要, 所以無提起。

「我地唔好即刻出去街上面, 因為係門口會睇唔清楚街上面有無怪物。 我地會叫留係度嘅人, 係窗口睇清楚條街無怪物, 先再放繩落地下做個 signal。我地見到 signal 先行出去。 」

阿明諗得好詳細。

「出到去, 我地盡快跑去十字路口,  睇清楚左右兩面有無怪物。如果無就過去超市。」

「咁如果有怪物呢? 特別係路口右手邊, 由coffee shop 呢度望唔到個邊, 係死角位。」 我問。

「嗯, 無錯。 所以我地要更加睇清楚路口右邊嘅情況。如果有障礙物睇唔清楚, 就再判斷。」阿明答。

「如果有怪物, 我地應該點? 跑返去呢度?」 Mindy 問。
「呢個就要睇下大家願意 take 幾多risk 。 安全至上嘅話, 可以見到怪物就返轉頭。 不過咁樣嘅話, 可能一世都過唔到超市度。 所以我覺得, 就算有怪物, 如果唔太近, 而佢地又發砲唔到我地嘅話, 我地就小心靜靜地 sneak 過去。 我地上次都見到, Geoff 係用聲音引開啲怪物, 我地只好賭佢地聽覺比視力好, 我地壓低聲音可以避免被發現。」阿明繼續解釋。

全黑色嘅眼睛, 會唔會眼力已經退化又或者無正常人類睇野咁清楚?  其實我真係唔確定, 但係佢地對聲音敏感呢點, 以上次經驗猜測, 可能性都好大。

「呢個合理, 就當我地好順利去到超市。 我地又點返嚟?」我問。

「順利嘅話, 我地就盡快搵啱用嘅野啦。 其實我有諗過我地回程嘅時候, 叫其他留係度嘅人落去接應。 好似人鏈咁運最多嘅物資返上嚟。 不過應該無咩可能實現到, 所以回程嘅時候, 我地只好依靠留係度嘅人睇實超市出口嘅位置。 一發現我地回程, 係超市入面出返嚟, 就係呢邊再睇多次水。 起碼係佢地高位嘅角度clear , 我地再郁。我地用返上次塊紅色布做 signal, 我地有signal 先再行動回程。」

「咁你mark 左個 「金」 係咩意思? 」 柯南問。

「金係代表金舖, 位置大約係個度。 呢個係fail safe。 如果有咩事嘅話, 可以有個死士跑去敲碎佢地櫥窗玻璃, 希望會有alarm 響, 引晒啲怪物過去。呢一個位置先俾每一個人都知道, 因為到時唔知會有咩突發事情發生, 做定準備姐。雖然, 我唔希望會用到呢招。仲有係斷電嘅情況, 防盜鐘會唔會響都係未知之數。  」

估唔到連呢啲都諗埋, 我心底開始有啲佩服阿明。

「不過咁, 我估有啲怪物會係室內地方游蕩。 如果超市入面咁唔好彩有怪物, 我地就gg。 如果係咁嘅話, 我地可能要轉去對面嘅便利店搵野食。大前提係怪物未發現我地啦, 發現咗就點都跑返嚟。 計劃大約係咁, 大家有無咩意見?」 阿明望望我地四人。

大家睇嚟無咩意見, 至少我覺得已經好好。 因為我地同四腳爬爬嘅速度差好遠, 所以潛行係最好嘅方法。 不過同打潛行game一樣, 一俾敵人發現, 就 gg 的了。唔同嘅係打機最多都係重玩, 宜家講緊係命仔, 只好小心啲。

「好! 就咁。我會同其他人brief 下個plan,佢地要有人睇水。你地就準備一啲啱用嘅用具, 同埋拎啲容量大啲嘅袋用嚟裝野。我搵返我老婆先。」 阿明說。

阿明隨後走開, Katie 亦同我地講唔想出去, 我地都無為難佢。 Katie 幫手搵啱用嘅工具, 而痾完屎嘅肥龍慢條斯理咁行出嚟。

「你地開完作戰會議啦?」 肥龍笑著問。

我嘆口氣, 肥龍呢個人無論咩環境講野都係咁真心膠。我將計劃講俾肥龍聽, 之後同佢一齊去搵工具。

工具主要係廚房搵到, 我拎返之前把菜刀, 再加埋頭先拎嘅鎚仔, 細鋸一齊插係腰間嘅皮帶。 我幫Mindy 搵咗把餐刀, 佢自己就拎咗支一米左右長嘅鐵通。

肥龍佢超誇張, 掛塊砧板係心口, 然後用個膠水樽胡椒粉開水整「土砲胡椒噴霧」。

「喂喂, 呢家野噴到眼先有用架喎, 仲有濃度未必夠高。 你不如去搵酒精或者火水整汽油彈好過喇。」我吐糟。

「唔試過點知? 科學精神呢家野, 要實驗過先知。」 肥龍說後, 將個塑膠樽放入背囊。「不過你講得啱, 汽油彈有殺傷力啲。我有枝止汗劑,搵多打火機就可以做火焰噴射器!」

「呢個主意唔錯, 好醒喎肥龍!」 我笑說。

肥龍露齒地笑咗笑, 「我搵Mike先, 佢食煙一定有打火機。」 隨後肥龍就步出廚房。

我地收拾好, 就出返大廳, 想搵多幾個背囊裝野。 我倒晒自己背囊嘅野出嚟, 再問Kevin 借多個背囊。

大約半小時過去, 一切都準備就緒。 阿明亦重新講咗個計劃俾所有人聽, 除咗出去嘅人, 其他係 coffee shop 嘅支援工作就由留守嘅人自己分工。 阿明講完計劃之後, 同Kit 相擁, 再抱起小V, 應該係同佢地兩人道別。對Kit 嚟講, 俾阿明出去冒險一定好難受吧。

道別後, 阿明一家人向我地四人走過嚟。

「好喇, 爸爸要同哥哥姐姐出去搵野食喇! 小V 要乖乖地聽媽媽話呀。」阿明說。「好喇! 同哥哥姐姐講bye bye 喇!」

小V 笑咗笑, 俏皮咁講 「bye bye, 哥哥, 姐姐,  叔叔。」

我白眼, Mindy 笑咗出嚟。 佢烏低身, 同小V 講「姐姐出去喇! 希望搵到啲好味嘅糖, 到時同小V 一齊食呀!」

小V 聽完好開心咁點頭。

「小V, 我地去畫畫喇。 我地一陣再同哥哥姐姐傾計啦!」 Kit 說, 然後向阿明打個眼色, 神情不捨。

阿明拍拍 Kit 膊頭, Kit 亦無再講野, 抱住小V 走開。阿明望多兩母女一眼後, 轉而同我地講

「好, 我地出發!」

下一回: 遇見

回覆 引用 TOP



伸延閱讀
 40 123
 提示:支持鍵盤翻頁 ←左 右→ 發新話題發佈投票
請先登入
小貼士:
依家可以用“@”tag會員啦!
預覽帖子  恢復數據  清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