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討論
消閒生活手機討論遊戲地帶影視娛樂校園生活數碼科技寵物樂園學術文化體育世界購物廣場時事投資貼圖影片上班一族美容纖體戀愛婚姻汽車討論成人資訊博彩娛樂資源交流站務管理
發帖
註冊 登入/註冊 微博



收藏 訂閱 打印

[小說] (災難/科幻) MASS MUTATION 之 我係一個理科仔



#20 捉迷藏

[隱藏]
我用槍對準門口, 食指緊緊卡係板機上面。只要指頭再施加少少力, 子彈就會由槍管射出。

黑影似乎無再郁, 漆黑一片H房間之中, 再無聽到腳步聲。 相反, 身處房間入面H我地, 氣色更為明顯。 阿明背囊傳出H嗶嗶聲依然響緊, 只係無先前咁明顯。或許阿明用身體遮住背囊, 等佢無咁大聲。

如果怪物係門口飛撲入嚟, 我無信心會好似上次咁負碌, 會殺得死佢。 更何況上次係走廊殺得死怪物, 唔係靠手槍, 而係菜刀無心插柳咁刺穿怪物H胸骨, 我對自己H槍法並無信心。

運氣總有用完H一日。今次一定要小心, 唔好大意, 肥龍仲需要我地急救!
腳步聲再次響起! 門外H「東西」看似決意要入嚟房間裡面!

門外H黑影一陣晃動, 我吸一口氣, 食指慢慢用力向下扣……

突然眼前一道光芒照來,  光線令我有啲暈眩。

「呀! 終於搵到你地喇!」

咦? 係sorry Billy 把聲。

我垂低雙手, 瞇著眼望向門口, 眼前之人確實係Billy 瘦長H身影。

「嚇死我地咩…我差啲就開槍喇。嚟,快啲入嚟先。」 我說。

大家都鬆一口氣, 阿明著返電筒H電源。 Billy 走入嚟, 見到瞓係地下H肥龍, 神色驚恐。

「肥龍! 」 Billy 撲上前, 跪係肥龍身邊。

「佢暈咗, 再繼續咁樣流血, 好易有生命危險。」 我向Billy 講H同時, 伸手壓住肥龍左臂。 按係肥龍手臂上H汗衫已經開始濕淋淋, 肥龍H血沾滿汗衣。

「嚟! 我地之前執H急救包!」 Mindy 將一樽消毒藥水拎出嚟 「我地消毒先? 然後再包紮?」

其實肥龍最需要H係輸血同埋將傷口縫合, 不過我地並無針線, 輸血亦都係無可能。 係呢一刻, 我完全係不知所措, 只係死命咁壓住肥龍H傷口。

我望一望肥龍臉部, 佢完全係失去意識, 滿頭大汗, 嘴唇發白。

我更加用力壓住肥龍手臂, 無助感湧上心頭。

我唔想又有同伴死係我面前。柯南被怪物拖走H畫面, 不禁出現係腦海, 恐懼感支配住我H身體。

我一定要冷靜! 我不斷同自己講要冷靜。

「Geoff?快啲決定喇!我地無時間再諗啦, 一係你俾我幫佢洗傷口。」  Mindy 催促著, 拍一拍我 膊頭。

我回一回神, 考慮住下一步要做啲咩。

「止血先!」我估止血先, 應該無死。要先限制血液流向下臂, 繼續由傷口流出。 「Mindy 幫我用啲野扎一扎佢上臂, 唔好太緊!」 我說。

Mindy 緊張咁點點頭。 佢係急救包入面拎出一卷繃帶。

「頂住呀! 肥龍! 」 Mindy 說後, 係手肘關節對上H位置, 用繃帶用力圍咗幾圈, 再打個結。

「Thank you ! 」 我向Mindy 說。 Mindy 臉色蒼白, 睜大眼望住肥龍。

「Billy ! 幫我繼續禁實肥龍隻手臂! 」 我說。 Billy 突然俾我點名, 先係呆一呼。半晌後先慌張咁接替我手上H工作。

我打開急救包,睇下入面有無野可以縫合肥龍個傷口。 我無接受過醫學訓練,不過按照邏輯去處理,應該無咩問題。要將皮肉縫合H同時,我地更加要清潔傷口。 萬一傷口處理得唔好,日後傷口受感染H話隨時封\命。

「有無針同線……」 我喃喃自語,用電筒照入急救包。急救包入面,有一堆成藥,消毒用品等。

「Geoff!你過一過嚟呀!有啲野要你幫手!」阿明突然走到我身後。

我錯愕咁回頭望,阿明手上拎住一個金屬小箱。

「呢件野頭先嗶嗶聲響,呢舊野係老闆娘俾我地H物資入面,其中一舊。」阿明說,然後打開小箱「入面有啲野我想你幫我睇下,英文嚟,不過入面H野可能幫到肥龍。」

我湊近阿明, 箱子唔大, 大概一個普通公文袋咁上下。 打開後, 好似手提電腦咁, 上半部分係顯示器, 下面放咗幾種金屬工具, 我唔知係咩嚟。

我瞇係眼睇顯示器, 上面顯示左幾行野,好多數字同符號係度跳動。 感覺似打機角色行HP 值呀, MP 之類。左手邊, 打直睇落去, 分別寫住 Subject 1 , Subject 2…..去到最底Subject6。

而Subject 5 右手邊所有數字都係紅色, 係度閃動。 嗶嗶聲應該係因為呢個原因吧。

「唔通係我地幾個H健康狀態?!」 我驚呼。

Mindy 同Doris 走近我地。

「似係, 你睇下! HR 係 heart rate, BP 係Blood pressure。 仲有一大排睇唔明H野…」 Mindy 指著顯示器說。

嗯, 似係! 仲有心電圖H野係度郁緊。 但係點解會有呢啲數據?

「如果係咁, 下面H野可能有用。 似係佢地俾我地急救用H工具箱。」 Mindy 說。
我照照下面, 左面有一個白色H膠環, 下面有牌, 寫住「defibrillator」。

「嘩! 電擊器?」 我驚呼。

我再用電筒照照中間, 有數支透明膠管, 入面H液體五顏六色。上面有針頭, 似係注射藥品。

右上方有一支好似槍H野, 下面個牌寫住「Stitching device」。係右下角有另一支槍狀物, 描述係「V-gel (plant-based polymer)」

「呢個啱用。」 我拎起stitching device 係手上研究「點用?」 我咕嚕。

「佢似係釘書機。我諗係要釘返埋個傷口。」阿明說。

我點點頭, 從佢個形狀去推理都似係。 槍H盡頭係一個平面, 我對住地下扣下板機, 一顆釘狀物陷入了地毯。

「你地睇下!」 Doris 驚呼, 我望一望佢手指H顯示器, 上面出現咗一段英文, 內容大約係說明stitching device點用。 佢仲講個釘會係7日之後慢慢分解, 唔洗拆釘。

我拎起下面枝V-gel, 果然說明自動出現係顯示器上。 內容太約係話, 佢可以快速令傷口停止流血H聚合物。

「得唔得架? 」 阿明問。

平時我都鍾意係Facebook睇有關science H短片, 有印象睇過一段片係講, 用植物H物質為主要成分, 合成咗一種聚合物。個種啫喱塗上一個流緊血H豬肝, 會即刻凝固, 停止出血。

「佢地啲科技咁勁, 點都試下先。」 我向阿明說。

我地轉向肥龍, Billy 氣急敗壞咁講「你地研究完未呀! 快啲救肥龍喇!」

「我地搵到有用H野呀!」 Mindy 說畢, 就拿起消毒藥水。 「我地點都要消毒先? 」

「止血先。」 阿明說。

我點點頭, 「阿明過嚟幫幫我。 Billy 幫我拎住個電筒照住個傷口。」

我再轉向兩位女生。

「Doris 幫手睇住肥龍啲 vitals 呀! Mindy 就幫手消毒呀! 」

有咗老闆娘啲器材, 令我見到救返肥龍條命H一線希望。

我拎起枝gel, 本想伸入破口。但係血太多, 我根本睇唔清楚傷口。

「Mindy 拎啲布清清個表面呀!」 我說。
Mindy 係急救包拎出一塊布料, 再係上面淋上消毒藥水。 我不禁驚訝, Mindy 係咁緊張H環境, 仲會咁細心先將布料清毒。

我拿起布, 輕輕咁抹去肥龍手臂上H血液。

清潔咗一輪, 終於大概都見到傷口, 我將gel H槍頭伸進破裂咗H皮肉, 就按下手掣。 槍頭射出白色啫喱, 出血H部分被啫喱蓋住, 立即停止咗出血。

見到咁神奇H畫面, 大家不禁同時「嘩」咗聲。

「我地check 埋手臂背面! 」 我說。

阿明小心咁將肥龍H手臂反轉, 手臂外面又有一度長長H裂口。 我地有咗經驗, 又將頭先做過H野照做多次。

此時我已經全身出晒汗, 我用手背抹抹臉上H汗。 手掌沾上肥龍H血液, 我先醒起戴手套會好啲, 不過宜家唔係諗感染控制呢啲野H時候。

「好! Mindy 我地洗傷口。Doris, 肥龍啲數據有無咩特別? 」我說。

「無呀! 不過血壓好似無再跌。」

好! 行得通! 繼續落去就可以。

Mindy 將消毒藥水沾濕棉花, 然後遞俾我。

我道謝後, 拿起棉花, 係傷口上抹。 當藥布碰到皮肉時, 肥龍微微低吟。 我無理佢H反應. 只係專心清潔傷口。我地足用咗足足十幾塊棉花, 先大致完成。

「好! 最後我地釘返埋個傷口啦!」 我說。

阿明幫我將裂開H傷口迫返埋, 肥龍又再次呻吟。

「Geoff, 小心呀!」 Billy 係一旁緊張咁講。

回覆 引用 TOP

我小心翼翼咁將肥龍H傷口釘埋, 一共打咗差不多廿針, 先足夠令傷口痴返埋。 呢個步驟肥龍無再呻吟, 可能因為啲釘有埋麻醉成份。

我地合力再將手背H傷口縫合, 完成後, 再係表面消毒多一次, 然後再簡單咁包紮。

「佢可能有骨折, 我地要揾啲野固定……」 我說。

及後, Doris 係走廊搵咗兩塊木板。 我地幾個雞手鴨腳咁用木板將肥龍H手臂固定好。

「咁樣應該ok。」 Mindy 說。

我頓時跪倒係地上, 我地可以做H野都做咗, 而家只能夠希望肥龍可以捱過去。我都唔知休息咗幾耐, 頭腦一片空白。 可能係半個鐘, 又或者更長, 我先懶散咁同阿明清潔沾滿血H雙手。 及後, 就走到Doris 旁邊。Mindy 將一件潔淨H上衣遞到我手上, 我先尷尬咁知覺自己上身無著衫。

「點解你會帶埋呢舊野走H?」 我指指呢個高科技急救包, 望向阿明。

阿明雙手交叉於胸前, 說「記唔記得佢地俾咗個ipad 我地H?」

我點點頭, 係播住爆發當日街道上H影片。

「本身佢就係插係呢個盒裡面, 你地望下! 」 阿明將箱蓋上, 外面果真出現咗之前部平板。 平板顯示器剛好陷進蓋子中間。

「我以為個箱係佢舊差電, 所以成個拎走。唔好睇佢咁Hsize , 其實唔算重。我總係覺得老闆娘俾我地H野應該無咁簡單……」 阿明說。

我同意阿明H講法,所以我個時都拎走咗佢地個手銬。

「但係點解佢可以知道我地H身體狀況?」Mindy 係一旁問。

「可能…..佢地係我地暈咗H時候,做咗啲手腳。例如將啲儀器打咗入我地身體都有可能,以佢地H技術,應該唔難。」我說。

「但係點解要俾個急救箱俾我地?」Doris 問。

「嗯,呢個係有啲矛盾喇。」Mindy 和應著,又說「但係唔知點解,我覺得老闆娘衰唔晒……」
「你H意思係?」我不解。

Mindy 鼓起腮「一來係直覺喇,二來……佢俾我地H物資,應該唔一定要俾我地。我係咁諗啦。」

「點會呀….!」Billy 無啦啦出聲 「點睇佢都係個衰人喇! 搞咁多野出嚟。」
Mindy 聽到Billy H說話後,沈默起嚟。但係Billy 係唯一一個無同老闆娘相處過H人, 佢咁諗, 亦係人之常情。

「算喇,唔好理老闆娘H用意喇。 佢今次都叫幫咗我地。」阿明說, 突然目光銳利起嚟 「我地要顧及H, 仲有下一步我地要點算。」

阿明打開顯示器, 喃喃道 「點解要寫英文….」 及後, 說「肥龍身體咁樣H狀態, 我地聽日好難繼續行….」

「咁我地點算好呀!」Billy 不安咁嗌。

「Billy ! 我地都仲未知, 點解我地一入酒店門口, 你地兩個就消失咗!」 Mindy 說。

「呀! 係喎! 我係點樣嚟到H呢? 等我諗下先…..」 Billy 斜著頭。

我白眼, 都唔知好嬲定好笑。

更加好笑H係, Mindy 好有心機咁追問落去, 令到原本我地錯失H片段能夠重現返出嚟。

我將Billy 支離破碎H躑z, 事情就慢慢拼湊起嚟。

大概係我地先前見到巨型怪物玩廣告燈箱後, 大家都忙住走避。 肥龍同Billy 跑得最快, 走係最前, 而阿明被佢地兩個拋離有一段距離。 去到肥龍搵到酒店大門, 阿明只係遠遠咁見到佢地跑咗入去。

一馬當先H兩人, 就先行入大堂內部睇下有無異樣, 點知係櫃檯後面突然撲出一隻怪物, 殺佢地一個措手不及。 兩人被怪物迫近, 唯有逃去一樓餐廳。大概係佢地上咗一樓, 阿明先同Mindy , Doris 同我步入酒店大堂。咁樣, 解釋咗點解我地一入去, 佢地已經唔見咗人。

肥龍同Billy 上到一樓後一直跑, 直到係樓梯門口被怪物咬著左臂, 然後猛力被拉上樓梯。 Billy 想救肥龍, 就追咗上去。

不過個傻仔唔知肥龍被人咬咗去幾樓, 佢就由二樓開始搵。 最終花咗段時間先同返我地相遇。

「你地好勁囉! 可以殺得死隻怪物!」Billy 驚嘆。

一聽到個「殺」字, 我身體不由自主咁顫抖。

我嘆口氣, 喃喃道 「我地好彩姐……」

「好喇, 我地唯有係度過一晚。 等聽日再睇下肥龍情況, 再決定下一步喇。」 阿明打完場般說, 「我估要餵下佢飲下寶礦力……」

「我嚟! 我嚟! 你地放咗係邊呀?」 Billy 雀躍咁舉起手。

Mindy 從背包抽出一支寶礦力,Billy 拎起就揚長而去。

「肥龍聽日會唔會好返?」Mindy 擔憂咁問。

我搖搖頭,「我都唔知…..」

「點都好,聽日我地點都要趕路。雖然話就話仲有兩日時間,但係你地都明白出面咁多怪物,我地進度會好慢。」 阿明說, 「唉! 如果情況真係好差。唔怕同你地講,我應該會自己行動!」

大家都發出驚訝H聲音。

「阿明! 你自己一個人好容易出事呀,出面……! 」Mindy 第一個回應。

「但係我一定要搵返我老婆同埋小V! 」 阿明語氣堅定「坦白講,以肥龍H情況,佢唔會行得好快。我知道你地係同學關係,點都會照顧住佢。但係, 如果有咩差池, 我點都會閃人。」

「但係……」 Mindy 當刻想回應, 但係說話吐出後, 就生生吞下。我諗Mindy 都感覺到, 再勸阿明都無意思。

「放心! 」阿明聲線開朗起嚟「盡可能我地都一齊趕路!我只係作最壞打算姐!」
我望望手錶, 唔經唔覺已經凌晨四點左右。

「我地就等天光再行喇! 大家休息下。」 阿明說 「輪流守夜喇!我先, 我未眼瞓。 」
房間有兩張單人床, 我地就決定好休息次序,。Mindy 係鑽進被窩前, 突然問 「Geoff, 你身體無咩事呀?」

「鵅I會有咩事?」

「只係……只係點解你會咁肯定條走廊有怪物? 」Mindy 躺係床上問。

「感覺啦…我都係憑直覺。」我搔頭。

「我咩都feel 唔到……仲有你feel 到地下震你記唔記得? 我有啲擔心, 自從你暈咗之後, 好似……」

我按一按Mindy 前額, 示意佢唔需要再講落去「無事喇!」 我說 「乖乖地休息陣喇! 唔好諗太多。」

我感覺到佢點頭, 我就自己搵個角落坐低休息。其實Mindy 講得啱, 我H感官好似有啲唔同咗。 只係敏感咗? 定只係我多疑?有怪物彈出嚟只係咁好彩估中?
阿明關上露營燈, 我亦係迷糊咁瞓著。





到我有返意識H時候, 我睜開眼, 頭有點重。我用手抹一抹面, 手指掃到眼角時, 指尖不其然沾濕了。

我企起身, 發現阿明企咗係窗邊, 拉起了窗簾。 阿明見到我起身, 打咗個招呼。
「其實呢度望唔到街。」 阿明說。

我湊過去, 望出玻璃窗。 係呢個角度, 只係睇到對面大廈H平台。

我望望手錶, 已經係上午十一點。

「肥龍點呀? 」 我問。
阿明搖搖頭, 「佢醒過, 不過有啲虛弱。」

我望望四周, 肥龍瞓咁係地, 由尋日到而家, 佢瞓H位置都無變過。

「食啲野喇! 我估你都肚餓。我地食完早餐再講。」 阿明說。

我由背囊拿出一罐午餐肉, 打開蓋, 就食起嚟。

「其他人呢? 」 我剛問, 就見到Mindy 同Doris 步入房間。

「咦! Geoff 你起身喇? 我地係呢層搵到啲水呀。」 Mindy 說, 佢地兩人手上捧住樽裝水。

「嗯, 食咗野未? 」我問。

兩人放低水樽, 我地就一齊簡單食過早餐。

「我地洗唔洗搵下食物, 樓下有咁大間餐廳。」 我提議。

「都好。 不過下面有怪物都未定。」阿明說。

「咁我地出發之前, 順便望一望? 反正我地都要落去。」

「嗯, 好呀。 不如我地Check 下肥龍點樣先? 」 阿明說。

Billy 瞓係肥龍旁邊, 瞓我好甜咁樣。以我對佢H認知, 佢一瞓著, 就好難叫佢起身。

咦!?

Billy 旁邊地上有一支針筒。我拎上手, 應該係急救箱中間個幾支藥水H其中一支。膠管中, 仲有少許藍色液體。Billy 打咗樽藥水入肥龍身體吧…

突然係旁邊H肥龍呻吟起嚟, 佢睜大眼, 坐咗起身。

「嘩!好L痛!」 肥龍雖然嘴裡咁講, 但係中氣十足, 完全無虛弱H感覺。

「你覺得點呀?」 Mindy 問。

肥龍表現得有啲反應唔嚟, 佢皺起眉, 說 「噢!無咩點呀! 痛囉!」

「你氣色唔錯喎!」 阿明說。

「喂! 我好肚餓呀。 俾啲野我食先再講啦好嗎?」肥龍抱怨。

我白眼, 肥龍為食H程度真係唔講得笑。

我地幾個人, 望住肥龍靜靜咁用單手消滅晒眼前五個罐頭之後, 佢一口氣飲完一枝蒸餾水。 肥龍進食速度之快, 不禁令我腦海出現「小林尊」參加大胃王比賽, 食熱狗H畫面。

「呀!爽!仲有無野食?」 肥龍發出滿足H聲音。

「嘩! 肥龍你好勁呀! 食到咁多野!」 Doris 說。 我睇見Doris 弱不禁風H身型,  可能佢係真心欣賞佢食到咁多野。

「呢啲唔係咩技能囉!仲有呀, 你食咁多, 我地又要搵多啲野食先夠喇!」 Mindy 吐槽。

「單手都食得咁快, 我都好impress。 平時用開單手做咩呀你?」 我吐槽。

肥龍搔搔頭, 「哈哈! 你懂的! 當然係男人先會做H事! 不過食完野, 感覺好咗好多!」

「奇怪喇! 點解你會復完得咁快?」阿明問。

「鬼知咩! 我大隻掛!」

全場人靜晒。

「哈哈! 我都唔知點解喇! 不過尋晚Billy 好似幫我打咗支針。 打完即時舒服咁好多, 之後我好快就瞓著咗。」 肥龍睜大眼說。

「睇嚟係支針見效。」 我說, 「如果唔係, 你都唔會好得咁快。」 呢幾日所發生H事, 已經令到大家習慣有反常理H事。

「一陣可以繼續上路?」 阿明問。

肥龍點點頭, 「我估得掛。」

「好! 咁我地照計劃行事, 我地早少少去樓下搵一搵野食, 先再同班怪玩捉迷藏。 係呢段時間我地都要搵啲易碎H野, 到時用嚟引開啲怪物。」 阿明說。

我地分頭係各個房間搵易碎H野, 我首先就係諗到酒店房間經常會有H玻璃杯。過程還算順利, 每個房間都有兩個水杯。 水杯體積唔算大, 容易收納。

大伙兒搵到一定數量之後, 就將東西分配好。




下午四點鐘, 我地決定再次出發。Billy 叫極都唔肯醒, 最終要我用力打佢塊面, 佢先懶洋洋咁起身。

肥龍H體力比預期好, 只要一個人係旁邊扶一扶就可以。 Billy 堅持要扶肥龍, 我亦無阻止, 只係叫佢攰就俾我扶一陣。

我地行到落一樓餐廳搵食物, 過程行得好慢, 因為分分鐘都會有怪物障出嚟。 係呢段時間, Billy都無嗌過攰。 以佢瘦弱H體格嚟講, 可以扶住肥龍咁有噸位H人咁耐, 真係相當之厲害。

「Billy 夠唔夠力架?」Mindy 問我,此時,Billy 同肥龍坐係廚房外面休息 「Geoff你唔幫下佢?」

「Billy 想咁, 你咪由佢囉。」我說, 「更何況…..可能咁樣會好啲…」

「咩呀?」 Mindy 不解。

「哈哈! 無野。 佢攰會出聲架喇!我仲要照顧大小姐你呢! 呢個係Billy H好意, 就由佢喇!」 我吐槽。

「我….」 Mindy 鼓著臉「我呢啲新時代H女性, 係識自己照顧自己架!唔洗靠其他人!」

「係係係….」 我無奈咁講。

對話過後, 我地又再專注搵食物。 廚房食物好多, 我地唔會拎得晒, 只好揀啲唔洗煮H食物離開。 Doris 無意間搵到幾罐高級日本蟹肉罐頭, Mindy 開心到攬實Doris, 係佢臉上錫咗一啖。

我望住我手上罐午餐肉, 搖頭嘆息。我望著Doris 嘆口氣, 暗忖這些機會不是我的……

阿明暗笑, 拍拍我膊頭, 然後又忙佢手上H工作。

補給過後, 大伙兒就沿住樓梯走落大堂。

玻璃門外就係怪物H世界, 阿明依舊行係最前, 一手拎住個水杯, 一手靜靜咁推門而出。

同怪物捉迷藏H遊戲終於要開始了。

下一回: 巨獸

[ 本帖最後由 理科仔 於 2017-8-15 03:49 PM 編輯 ]






回覆 引用 TOP

#21 巨獸

阿明打開酒店大門, 室外光線頓時進入眼球。我瞇起眼, 希望盡快適應光線H強度。

酒店大門通向細小H街道, 係一條單程H汽車道。 向左轉會出返佐敦道, 就係前晚見到巨型怪物玩招牌H地方。 阿明一出到外邊, 好果斷咁右轉, 我地亦跟隨住阿明H步伐, 貼牆而行。

今次我行最尾, 咁H安排係我地事先傾好H次序。 受咗傷H肥龍排係最中間, 咁樣做我地就會照顧到佢H步行速度, 減低大家走散H機會。

行咗七十米左右, 前方轉角處有兩隻怪物正在游蕩。係隊頭H阿明用力將一隻玻璃杯用力掟向遠處。 玻璃杯飛過怪物頭頂, 係遠處落地。

玻璃杯撞地後, 傳嚟微弱H碎裂聲。

我地期待H畫面並無出現, 兩隻怪物不以為然咁繼續係轉角處游蕩。

唔通唔夠大聲?

上次我地係Coffee shop 試行呢個想法H時候, 我地係高處擲下玻璃瓶。因為地心吸力H關係, 衝力固然係大好多, 記憶中玻璃H碎裂聲亦都大好多。

我估聲浪要再大啲先得。

阿明亦意會到聲浪未夠大, 所以再次掟出玻璃杯。 呢次佢用H力度較大, 係空中高速直線飛行, 最終撞上左邊轉角商店H櫥窗上面。

「卜!」

一聲悶響, 櫥窗玻璃我估並唔係中國製造, 竟然絲毫無損。而怪物亦都只係望望櫥窗, 並無被聲音吸引過去。

「試下用硬野喇!」 我聽到Mindy輕聲說。

阿明係地面四處搜索, 都搵唔到硬物。

我環視身邊四周,咁啱附近有一塊爛咗一半H地磚。我伸手由地下拎起磚頭,再拍拍前面Doris 膊頭,示意叫佢幫忙傳上去俾阿明。

Doris 接過我手上H磚頭,就傳上去。阿明接過磚頭後,就好順手咁向外甩出去。

我不禁配服阿明H眼界,磚頭H落點興剛才嘗試H差唔多。磚頭正中櫥窗中心,玻璃頓時碎裂。

呢一次製造出嚟H聲浪總算夠大, 怪物被聲音吸引, 高速走向聲浪H源頭查看。我地籍住H個機會, 右轉出大街。

大白天行動困難H地方在於, 我地更加需要掩護物保護。 怪物係清醒H狀態底下, 應該尚有一定H視力, 所以唔可以同佢地距離太近。

而我亦時不時都會向後望一望, 以防有怪物從後撲至。

轉出大路後, 基本上係寸步難行。怪物數量非常之多, 加上要尋一個合適H掩護物遮蓋晒我地六個人, 亦都十分困難。

而阿明保持一貫謹慎作風, 慢慢咁諗清楚每一步點樣行。我地就按住同一個模式,慢慢地前進。阿明不斷搵野掟出去,然後我地就襯機會跑去下一個掩護物。

我地以「螞蟻」H速度前進。為咗唔俾怪物發現,不時要蹲起身子前進。我背住沉重H背包,背上H熱唔能夠有效咁散開,汗液沾濕了整個背部,感覺好唔舒服。但我亦只能夠咬緊牙關,忍耐住香港濕熱H天氣。

我地一路沿住柯士甸道向東行。我地大概用咗一個鐘頭左右,終於走完整條柯士甸道去到盡頭,前方H橫道係漆咸道南。

我地一行用一架的士作掩護, 蹲下來休息一下。肥龍神情顯得較攰, 我地一話要小休一陣,佢已經急不及待咁坐咗係石屎路上喘氣。一路照顧住肥龍HBilly 亦都上氣唔接下氣。望住Billy 瘦小H身驅,我不禁佩服Billy H堅韌。

大伙兒休息H時候,我走上前面,想睇睇阿明下一步會點做。我拍一拍阿明,佢轉個頭嚟。

「你望下出面。」阿明輕聲說。

我雙腳用力一蹬,露出半個人頭,向外面望去。

漆咸道南上佈滿靜止H汽車,有一部分汽車四輪朝天,應該係爆發當日發生車禍所致。 混亂H街道有一大批怪物穿插於車輛之間。

「我地要行過對面,去到…科學館附近係唔係有條天橋去紅磡H? 我有無記錯?」阿明輕聲問我。

我嘗試係腦海形象化阿明所講H路線,確實科學館附近係有一條行人天橋通往紅磡火車站同埋理工大學。

我點頭以示同意。阿明見到我H動作後,又問 「我地行天橋會唔會太冒險?」

確實,一個正常香港人都會依照剛才所提及H路線行去紅磡。但係宜家咁H情況,行上天橋,俾怪物追上H話,就會變到好似籠中鳥一樣,無處可逃。

我係腦海思考住,有咩路線會比較合理。隔左半晌,我都未諗到。而阿明只係眼金金咁望住街上H情況。

其實企係呢個位置都估唔到天橋H情況係點樣,不過係地面行去更為合理,最少,我地走投無路H時間,唔洗跳橋。

「我估都係要見步行步。不過我地盡量都係行地面喇。」隔咗一段時間我再開口。

阿明聽後,輕輕唉咗口氣,然後苦笑咗一下。

我估佢都同意我所講H說話,雖然好無力,但係事實就係我地一路以嚟,就算幾有計劃都好,總會有意外發生。




回覆 引用 TOP

突然有人抓住我肩膀,我回頭望,只見Mindy疲憊H臉容。

「阿明,我地係唔係會係Poly U 度搵地方過夜?」Mindy 問。 呢個亦都係我地原本係酒店傾出嚟H計劃。

阿明頜首。又說「去到的話,就是但搵地方過夜。我估我地要去到Poly U,以我地H速度,都可能要花兩個鐘。」

Mindy 會意咁點點頭。我見到Mindy白皙H臉上有幾處弄髒了,我就指指自己塊臉示意邊度污糟咗。

Mindy 見狀,就用手擦臉上H皮膚,但係擦極都擦唔中污糟咗H地方。我無奈下,就伸手幫佢擦走臉上H污漬。 完成後,Mindy 向我微笑答謝。

見到Mindy H笑容,我心頭霎時一暖。 人地話,女人H笑容係最有感染力H,我估就係咁H意思。

我唔知我當下有無臉紅。

就係我自我陶醉H時間,我聽到微弱H聲音。 聲音好弱,但係感覺上係機器會發出嚟H聲音。 我怕又出現幻聽,所以唔再問其他人聽唔聽到聲,只係觀察眾人有無異樣。

「睇嚟我又聽錯…」我喃喃自言自語。

「咦!」突然,身邊HDoris發出聲音。

我好自然咁朝住佢雙眼H焦點望去。

出現係眼前H,係一個青年人H身影,一頭金色H頭髮。上身著咗一隻白色「菊花牌」小背心,下身穿著一條爛溶溶H牛仔褲。MK味特濃。無疑,佢係我地係超市遇到HMK 仔。 佢個名,我無記錯的話,Billy 話佢叫阿Sky。

佢企係漆咸道南上面,同我地相差大約半個路口H距離。 我好肯定,佢都望到我地。 佢停底咗一陣,茫然咁發呆。 但係奇怪H係,佢並唔驚身邊H怪物,有好幾隻怪物行近佢身邊,佢都不以為然。啲怪物直頭當佢係同類一樣,不聞不問。

唔通佢變咗做怪物? 又或者MK 力場會令佢免疫?

當佢高高舉起一隻中指,再向我地投以鄙視H目光,我就知道佢仲係一個人類。但係佢身邊唔見佢同伴H身影。

「?」Mindy 不禁發出疑惑H聲音。 咁都難怪H,咁樣H狀況都仲可以chok 樣, 舉起中指,我估佢都精神或者開始有少少問題。

MK仔好「有型」咁收起高舉係半空H中指,得戚咁樣推開怪物, 欲要前進。

「哈哈! 你地都有今日喇! 我去碼頭先喇! 你地到時仲有命H話,碼頭見囉!」MK仔極為自大咁講。

呢個人真係他媽的爛, 呢個係我唯一H感想。

此時, 阿明舉高手槍, 對住MK 仔。

MK 仔臉上瞬間露出驚嚇之色。

「哈! 好喇! 你地淨係識得搵槍指住人! 係男人H, 咪出嚟用拳頭解決囉!」 MK 仔又大叫, 完全唔怕嘈到附近啲怪物。 但係又真係無怪物理會佢係度大呼小叫。

我覺得MK仔已經開始暴走, 唔知自己係度講緊咩。

「哦! 怕呀? 我都知你地無咗武器, 什麼都不是! 呀!仲有你呀! 宜家識咗條新仔, 唔記得咗我喇? 哈哈哈哈…」 MK 仔失控般大笑。

我感覺到Mindy 握緊我手臂, 佢鼓起腮, 以鄙視首目光盯住MK仔, 佢呢一刻係為緊Doris 而抱不平吧。

而係Mindy 身後HDoris就神情驚慌, 顯然被MK仔嚇親。

我拎起一把插係皮帶H小餐刀, 作勢要飛出去, 期望MK仔會知難而退。

點知, MK仔並無懼色, 繼續係路中心大笑。

正當我苦無對應H時候, 一陣引擎聲音係遠處傳嚟。 我望望各人H反應, 確信我唔係幻聽。

怪物聞聲亦開始有所反應, MK 仔亦停止大笑, 一個箭步慌忙而逃。

阿明招起手, 示意跟住佢移動。 眾人跟上阿明H腳步, 進入一間店舖。店內有兩部私家車, 應該係賣車H舖頭。 阿明快速搵咗一個櫃檯位置然後跪低, 我地隨後數人亦都迫晒入去。

引擎聲愈來愈接近, 我始終敵唔過好奇心, 探頭出去望下究竟出面發生緊咩事。

半晌, 透過店舖H玻璃櫥窗, 一輛雙層巴士進入我視線範圍。巴士沿住漆咸道南慢慢駛近, 愈來愈清晰, 引擎聲亦都更為明顯。

當巴士經過我地所在H位置, 我依稀見到巴士車頭有三個人係入面, 一男兩女。男H負責駕駛, 兩個女人係佢旁邊。

巴士車頭損毀嚴重並且佈滿血跡, 車頭玻璃已經被撞穿。 只見巴士俾足油, 全速撞開街道上H死車, 同時亦輾過撲至車頭H怪物。

巴士消失係我眼前後, 阿明跨過掩護物, 走出外面八卦。我緊隨阿明H步伐,跨過櫃檯,同時左手握緊手槍以便不時之需。

店舖H玻璃櫥窗穿咗個大洞,以防外面H怪物襲擊,我舉起手槍, 指住外面。

巴士已經撞開一條血路, 係我地右手邊二百米外面停低。停落嚟H原因係呢個角度睇唔清楚, 或者係因為損毀過度吧。巴士駛過H路徑, 佈滿著血跡同埋怪物H屍體。 一陣血腥味襲來, 非常濃烈, 感覺同流鼻血一樣。

「我地去唔去睇下咩事好?」 我輕聲問阿明。

阿明用手搓搓下巴, 思考咗一陣先講 「嗯, 或者佢地要幫手都未定。不過, 唔好太樂觀。」

阿明想話, 車上面H人好大機會死咗吧。

我點頭, 其餘H人亦都行近我地身邊, 八卦出面發生咗H事。

「喂!大家!」 身後突然傳嚟肥龍H虛音。

肥龍唔知幾時走咗入一架汽車H駕駛座, 汽車自然係店舖入面H陳列品。

我地一班人走過去, 肥龍帶點興奮咁講「你地睇下! 我著到部車!」

確實車上面H燈係著咗, 我湊近肥龍, 睇到車上H儀錶顯示, 仲有七成左右H油量。我被好奇要睇駕駛座H同伴迫走後, 我迅速望一望肥龍著咗部點樣H車。

汽車係一輛灰銀色HSUV , 五人座位吧。 由於係陳列品, 所以車身閃爍著新車先有H亮麗。大概係現下比較流行H「混能車」, 我由車身「hybrid」H字樣證實咗我H想法。可能係陳列品H關係, 車匙仍然插係車身入邊, 亦都無鎖上車門。所以肥龍先可以大模大樣咁打開車門, 發動車輛。

「我地可以隅恭h呀!」 肥龍道 「由呢度去碼頭, 隅浸H話廿分鐘咩都去到!」

「隅浸H話好容易俾怪物發現, 我個時都覺得係車入面係會安全.....」阿明低沈H聲音響起 「但係結果係點, 你地都好清楚。」

肥龍樣子氣餒。 Billy 係呢個時候出聲「但係肥龍要好似我地咁行, 佢好chur呀!」

估唔到Billy 都幾為肥龍著想。

「我知道係好難為肥龍, 但係坐車真係唔係辦法。玻璃好易俾佢地打碎,到時幾好技術都會失控。」 阿明由衷咁講。

「路面大多車塞晒係度喇! 我地好難撞出去。你話有架坦克車就話.....」Mindy 吐槽,接著又講「但係佢會唔會有咩用?」






回覆 引用 TOP

[隱藏]
「我諗都好過我地就咁行呀? 我地有幾次都差少少就俾怪物咬中。頭先都有人隄[巴士喇!我地幾難得先搵到部行到H車?」 肥龍說。

「但係架巴士好似撞咗喇….」我淡淡咁講。雖然咁講對肥龍有啲殘忍,不過呢個亦都係事實。

「但係都快過我地呀! 佢地可能撞開條路,到近啲先再行路呢!」Billy 有啲嬲咁講。

Mindy 向我投以擔心H眼神,似係問緊我意見。 我聳肩,因為我無咩心機同佢地討論。因為要放棄「有車用」H希望, 對佢地有啲難接受吧。

「等我諗諗…..大家休息一陣先,我望望外面。」阿明說完,就走開了。

「咩喎! 宜家佢話晒事咩…..」Billy咕嚕,聲音異常地大。

「Billy! 」Mindy 神情帶啲責備H感覺向Billy 瞪過去「唔好亂講野!」

我應該皺緊眉吧,阿明一路以嚟都幫咗我地咁多,唔當佢自己人,真係講唔過去。 我嘆一口氣,向Mindy 打個眼色,就走上去阿明身邊。
正當我走到阿明身後,我發現有啲唔對路,突然有一股熱氣係我心口不斷咁撞, 令我有啲不安。

「?」 我拍拍阿明。

阿明無轉過頭嚟,我感覺到阿明肩上H肌肉全然僵硬,仲有啲微微咁震。

正當我錯愕之際,阿明退後一步,說 「Geoff…..你..,你望下….」

阿明口震震咁講,我心口頓時湧起一股不祥H預感。 我望向外面,尋找住不安感H來源。

巴士旁邊….,係頭先撞到停低H巴士旁邊。

巨型怪物出現係巴士旁邊, 雖然有一段距離, 但怪物巨大H身體仍然可以望得好清楚。

我終於係有日光H情況見到佢真身…..。

怪物身高同雙層巴士差唔多高, 可能怪物比巴士仲高出少少。 怪物頭部不合比例地小, 令我感覺好不爽, 生物應有H黃金比例,係佢身上完全反映唔到, 好奇怪。

巨型怪物H皮膚.....唔係, 因為由質感嚟判斷, 應該用「外殼」嚟形容會合適一啲。灰色H外殼就似係一塊塊盔甲一樣, 包住怪物H全身。係關節位置, 會露出蒼白H真皮。

巨型怪物突然烏低身, 用手插進巴士內部, 好似要伸手入去搵野出嚟咁。然後, 巨怪用雙手將整架巴士舉過頭, 探頭進去巴士入面。

見到怪物咁Q大力, 我吞吞口水, 一陣涼意由背脊襲來。
當我睇得入神之際, 我完全察覺唔到Mindy 已經企咗係我旁邊, 望緊同一件事。

「Geoff...., 我地不如快啲走喇.....?」Mindy 細細聲咁講。

我點點頭, 亦都同意走為上著。我望望阿明, 明顯地佢仲未冷靜到落嚟, 由眼神話到俾我聽, 並唔係佢一般冷靜H模樣。

我地兩人面面相覷, 相信係佢眼中H我都係一樣, 表現住一個受驚H臉孔。現下, 我身體H肌肉十分僵硬, 嚇到想郁都郁唔到。

過咗一段時間, 阿明先開口 「睇得清楚果然係嚇人好多。唉! 此地不宜久留, 我地都係過去科學館個邊先喇。」

「咁先同肥龍佢地講。」 Mindy 爽快地說, 然後就走去肥龍同Billy 身處H位置。

當Mindy 走開後, 我問「你覺得, 佢係唔係人? 」 我所指H, 當然係想問阿明, 覺得巨型怪物係唔係都一樣由人類變成。

阿明諗咗諗, 然後搖搖頭 「我已經唔想估喇。你點睇?」

「我覺得唔似。」 我如實將我H講法講出嚟 「要變做大隻野, 應該要好多物質, 點睇一個普通人, 就算點變形, 質量都應該要一樣。除非我學過H物理被推翻喇! 如果唔係.......」 我又再陷入思緒中。

阿明對我H說話顯得困惑。 但佢無問當中H原因, 只係問 「諗到啲啲咩?」

「有幾個可能。 一, 假設佢係由一個人變出嚟, 咁佢個體積咁大, 應該會變到好輕。 不過佢頭先舉得起架巴士, 所以呢個無咩可能。」

我吸一口大氣, 繼續輕聲說 「第二個就係合體喇....」腦海頓時出現「七龍珠」動畫入面, 悟空同埋比達合體H動作。

「合體?!」 阿明疑惑地說, 好可能認為我H想法太過天馬行空。

「嗯, 幾隻怪物合體。」 我豎起食指, 道 「咁樣好似合理啲。再唔係, 佢可能根本唔係呢個世界H生物都未定....」 我又諗起老闆娘H說話, 佢話佢唔係呢個世界H人。咁佢地世界, 有呢類巨型怪物H「家鄉特產」, 亦不為過。

阿明似笑非笑咁樣搔頭, 說 「咁都啱, 再虛幻H野, 都有可能發生。」

「Geoff! 你勸下佢地喇! 」 Mindy H聲音係身後傳嚟。

我轉過身, 望見Mindy 憂心咁走過嚟。

「Billy 話佢要隅悄咩r, 你地勸下佢喇!」 Mindy 氣沖沖咁將說話講完。

正當我疑惑要點做好H時間, 突然身後一聲巨響。 聲浪大得誇張,感覺立即有啲耳鳴。外面H塵土瞬間被揚起, 吹入室內。

我轉身想睇究竟發生咗啲咩事, 店舖對面線馬路上面, 一架爛晒H巴士倒置係路上出煙。由巴士H型號嚟睇, 應該係頭先巨型怪物玩弄緊H巴士。

唔通佢掟架巴士飛至四百米外? 雖然唔想承認, 不過呢個係唯一H可能。

「Geoff! 大家小心呀! 」我聽到阿明大叫。

眼見巴士開始著火, 火燄燒起嚟H時候, 我先反應過嚟。我拉起Mindy 同Doris 向店內跑。

不到十秒, 身後傳嚟爆炸聲。 爆炸H氣流將我整個人向前推, 我下意識地撲向地下, 雙手向前伸。

身後不斷有雜物翻滾, 碎裂等H聲音傳嚟, 但係我顧唔到咁多, 我只係努力咁保護住壓係我身下H人。

當出面H震波停止後, 我用雙手用力起身。 我望望身下HMindy同Doris , 佢地兩個背脊朝天, 就咁睇似係無受傷。

我尋找住其他人H身影, 係車入面H肥龍同埋Billy 應該無事, 而阿明只係瞓係我面前不遠處。

我轉頭望望外面, 濃煙不斷由巴士冒出。 雖然耳鳴, 但係都隱約聽到周圍H汽車受沖擊後, 安全系統發出H嗶嗶聲。

我扶起瞓係地下HMindy同埋Doris  。 兩人神情驚恐, 我先拍一指兩人膊頭, 再好快咁望望兩人身體, 睇嚟無明顯H外傷。

正當我輕輕拍走Mindy頭上H灰塵, 希望Mindy 會快啲回神H時候, 一陣強烈H不安感再次襲來。 我背脊一寒, 強忍著身體H不舒適, 擰轉頭望出外面。

一轉身, 我見到一對有盔甲H雙腳, 企係店舖外面。

下一話: 校園

回覆 引用 TOP

#22 校園

(THEN)

「嘩!」 Mindy 突然係我身邊大叫。

我無好氣, 只好嘆一口氣。

萬聖節我地一班同學約出去飲野, Mindy 剛剛被路過玩cosplay H鬼佬驚親, 佢H造型係「科學怪人」。

「喂喂, 咁細膽呀你。」 我恥笑。

Mindy 脹紅著臉, 一手拍落我背脊。

我吃痛慘叫出嚟。

「唔俾人驚架咩? 佢無喇喇飛出嚟大叫….」Mindy 委屈咁講。

我多少對佢有啲同情, Mindy 一向對周圍H環境十分敏感, 聽覺十分敏銳。導致只要出現突如其來H聲響, 佢都好容易被嚇親。所以我無再恥笑佢, 亦無還口。

「人會驚, 嚇親係好自然呀!」 肥龍真心膠咁講, 我知道佢又想講一啲有關科學H事。

「你有咩膠見呀?」 我笑住問。

「驚,呢種情緒有利生存呀! 因為驚, 所以會逃跑呀! 呢個係本能反應, 令到我地離開有可能危害生命H場地或者情況呀嘛!所有有助生存H特質都有利傳落下一代……..(下刪一千字)」 肥龍熱烈咁解釋, 我亦懶得再去聽, 內容實在太過冗長。

「話時話, 你地最驚啲咩?」我問, 想大家討論科學以外H事。

「一定係青蛙!」 Suki 立即回應, 表情厭惡咁講 「佢地濕淋淋, 好核突!」

「青蛙都幾可愛呀! 」 Katie 道。

「哈哈! 佢地係生得樣衰少少H!」 Chris 說 「不過咁, 係香港地, 最得人驚唔係無錢咩?」

「?」 我對Chris H答案有啲意想不到 「點解咁講?」

「香港人憎人富貴, 厭人貧嘛。 」 Chris憤世嫉俗般講 「無錢慘過地底泥呀!又無地方住, 你知樓價幾痴線喇!」

我無奈咁點點頭, 確實好多人都係向錢看。有錢先可以有個安穩, 有生活水平H人生。 而香港就係一個咁現實H地方。如果你H理想並唔賺錢, 要成功, 恍惚好難。

話題又次在轉, 大家已經討論緊, 嚟緊畢業後H打算。我倒覺得無趣, 因為我對未來無咩明確H打算。

「我向來覺得做政府工係幾好喇….」Chris 說著, 飲乾杯中H啤酒, 佢飲到紅都面晒, 心情好High 。

「不過一畢業就入政府, 咁就一世架喇喎。唔好會悶咩?」 Mindy 偏著頭問。

「放工時間再做你想做H野咪ok囉!我寧願係咁, 都唔想份工好chur , 無晒私人時間。 」Chris 攤開手說。

「每個人選擇唔同喇, 我覺得做自己鐘意做H野就ok。」 Mindy 說。

「你真係樂觀啦!」我說 「我只係怕, 人生無常, 你覺得幾咁穩定H野都可能會無啦啦改變。變幻才是永恆呀!我信架! 所以適應性好緊要……」

「適應性!」肥龍插嘴 「適應性! 你地講得好! 呢個係natural selection H基本,你唔適應個環境,就會死! 呢位同學, 扣你五十分!」

唉! 我刻意想避開討論科學以外H事,睇嚟計劃泡湯了,我暗忖。

(NOW)

我先見到灰色H雙腳。

內心H恐懼係心口擴散,時間恍惚停頓咗。我好想大嗌,好想尖叫,但係我根本嗌唔出聲。店舖H樓頂應該三米左右高,而怪物H雙腿已經接近兩米高。我眼光一路望住出面,怪物粗厚H雙腳上面,係一塊塊H硬殼,質感好似鱗片一樣,覆蓋住佢H皮膚。一雙長腿之上,可以見到怪物H下身,同樣係覆蓋住鱗片,但見唔到有性器官 (錯重點,不過我好介意佢有無性別。)

當我聽到Doris 悶聲嗌咗一下,我企圖回過神。 但係眼睛依然緊盯住怪物H下半身,以防佢有突如其來H行動。

身後突然聽到汽車引擎發動H聲音,肥龍H聲音傳嚟,佢大叫「上車!」

我本能地拎起地上H背包,轉身時,已經見到Mindy 等人朝住灰銀HSUV 跑去。此時肥龍已經坐上駕駛座,Billy 則係副駕座。我地宜家都顧唔到咁多,先搵個方法快啲遠離巨型怪物係我地首要任務。

阿明搶先打開汽車後座H車門,Doris 同Mindy 隨後鑽入車箱中。 我唔理會身後巨型怪物蠢蠢欲動H聲音,毅然跑進車箱。當阿明亦都迫入後座關上車門後,肥龍隨即踏下油門,汽車加速向前。

我由車身H玻璃窗望向巨型怪物H位置。此時,巨型怪物已經蹲下身子,伸手進入店舖內。 佢偏著頭,所以我睇唔到佢正面,只係望到佢H後腦勺。

肥龍見狀,急速扭軚向左。我被離心力甩向右面,身體重重咁壓向阿明。

肥龍正以單手隅恣A相當有型。

SUV轉出街道後, 肥龍手忙腳亂咁避開路上H死車。 車身兩側不斷撞到路上H物件。我地被一時拋向左, 一時拋向右, 就好似坐緊過山車一樣。

我用上身H力量, 嘗試平衡著自己。 我擰頭向後, 見到巨型怪物企係我地剛剛身處H店舖前,面向我地逃跑H方向, 似係注視住我地H行動。

「肥龍! 我地離碼頭愈嚟愈遠喇!」 阿明道。

「我知道呀, 一陣係前面搵位轉彎喇!」 肥龍忙於扭軚。

「砰!」 一聲, 車子撞到一隻怪物, 車身猛然震動。車身前方H擋風玻璃, 頓時出現咗一大片血跡, 阻擋住視線。肥龍立即不知所措, 車輛立時又撞到物件。 猛然搖晃後, 車身去勢雖減, 但仍然向前走。

車內眾人大聲尖叫!

我暗忖, 再係咁樣亂行, 我地隨時抄車, 車毀人亡。

「肥龍! 開水撥呀!」 我大嗌。

肥龍意識到要點做之後, 開咗水撥。 車前H景緻終於回復正常。肥龍減慢車速, 但隨即, 車身四周傳嚟拍打車身H聲音。 我望望環境, 我地已經被一群怪物包圍。

「死喇! 好多怪物呀!」 係副駕座HBilly 大叫。

車裡面,充斥住大家驚懼H呼叫聲。 同時,坐係兩邊車門HDoris 同埋阿明不斷無意咁向內迫,想要遠離車門,兩邊H力一齊壓埋嚟,迫到我動彈不得。 而怪物用手抓向車身時, 發出尖銳H聲音, 我起晒雞皮。

「肥龍! 向前呀!」阿明係我身旁嗌。

我由前面兩個座位之間,可以清楚見到,前面有好幾架死車擋係路口,根本無空間向前駛。

「我都想呀,前面無路行呀!」肥龍氣急敗壞咁講。

「咁樣向返後喇!」Mindy 尖叫般道。

Mindy 語聲剛落,前方H擋風玻璃被怪物猛地拍打,裂紋開始係玻璃上擴散。

肥龍狼狽咁用右手伸向波棍,再入檔。 車身頓時急速向後,方才企係車頭H怪物被突如其來H轉向,搞到抓唔實車頭蓋,整個飛咗出去。。

肥龍狠狠咁踩下油門,今次,車輛急速咁向後衝。我已經再無閒情左顧右盼, 只係用手抓緊前面H座椅, 盡量穩住身子。我感覺到Mindy 伸手用力環住我腰間, 拼命咁希望唔好被甩出車廂。

當我勉強穩住身子後, 突然又一陣急煞。 我頓時飛向椅背, 好彩車身靜止前無撞到物件, 如果唔係會好易受傷。

「呼! 好彩停得切!」 肥龍喘著氣。

「睇嚟我地都係時候落車喇。」 阿明說。

「嗯。」 肥龍悶聲說, 一頭大汗。

我從座位中爬上嚟, 望向後方, 因為我最在意H都係巨型怪物H位置。

係大約三百米外,巨型怪物仍然企係已經焚毀H巴士旁邊。 以佢H體態, 顯然係望向我地身處H位置,令我不禁緊張。

「我地襯隻大野未追過嚟,最好快啲走人!」 我說。

大家都未俾回應,可能怪物聽到尖銳H煞車聲後,從四方八面撲向SUV。車身被怪物撞得強烈搖晃,再係咁落去,車門好快就會被撞爛。

肥龍又再俾油, 欲要甩開包圍著我地H怪物。

我感受到車頭不斷朝怪物H肉體碰撞開去, 肥龍欲要殺出一條血路!

Mindy 同Doris 已經驚到瞇埋眼, 縮係座椅上。

唔知撞開咗幾多隻怪物, 肥龍忽然大叫: 「@@!」

說時遲, 那時快, 肥龍恍惚對架車失去控制。 SUV衝上行人路。 我聽到Billy 大聲尖叫後, 就聽到「砰」一聲巨響, 眼前玻璃四散, 強烈H震動傳入我每一組神經, 心臟快要被扯出嚟, 我下意識朝Mindy 抱去......



















頭好痛。

我努力睜開眼。

我仲係車入面。

係....., 我地撞咗車。

Mindy? 我鬆開抱住佢H雙臂。

全身肌肉都好酸痛。

我捏一捏雙眼。






回覆 引用 TOP

當我意識清醒返H時候, 身邊H人都未醒。 Mindy, 阿明同Doris 軟軟咁癱係我身邊兩旁。

喂! 你地唔好....

我立即伸手逐一檢查各人H呼吸, 好彩三人都仲有呼吸。

「呼! 」 我輕呼, 即時鬆一口氣。

當我想拍醒Mindy H時候,視野盡處睇到一啲唔尋常H野。 或者我唔應該用「睇到」H形容,因為我只係見到座位前方H安全氣墊彈咗出嚟。我「見唔到」H野,更加令我在意。

我探身向車廂前方,原本Billy 同肥龍坐住H座位,如今竟然空無一人!

我四處張望,都唔見有佢地兩個H蹤影。我再好快咁樣望一望駕駛同埋副駕座,除咗安全氣墊上面有斑斑H血跡之外,我搵唔到佢兩人留落嚟H痕跡, 兩人H背包亦都消失了。

「喂! 醒下呀。」我一邊講,一邊輕輕拍Mindy 面額。

Mindy 迷迷糊糊咁慢慢睜開眼睛。 Mindy 如夢初醒,對眼前H景象一臉疑惑。我先問佢身體有無受傷,Mindy 睜大眼,伸直身子,然後搖搖頭。

知道Mindy 無受傷,我亦鬆一口氣。我叫佢幫手叫醒Doris,我就叫醒阿明。 途中Mindy 亦意識到Billy 同肥龍消失咗,露出徬徨H眼神。我只係同佢講我唔清楚發生咗咩事,不過更加緊要係先離開呢度。

Mindy 無再追問落去,繼續嘗試叫醒Doris。

當兩人都恢復清醒H時候,表情茫然。

「我地落車先喇! 」我說 「我地撞左入間商場,如果我無估錯。」

落車後,見大家未能夠回過神,我就先開著電筒,四周偵察一番,以防有怪物係室內。結果我只係搵到屍體,屍體, 同埋屍體。未必發現有怪物, 只存下一陣腐爛H味道。可幸H係,我無發現Billy 同肥龍H屍體。

我找回大伙兒,Doris 同Mindy 跪坐係SUV 旁邊,阿明則專心咁查看駕駛座,若有所思H樣子。

「Geoff,到底……?」Mindy 見到我靠近,聲沙地先開口。

我搖頭 「嗯,我都唔知點解。我一醒返,佢地兩個就唔見咗。」

Mindy 抱膝,眼睛水汪汪咁望住我,一陣哀傷H感覺慢慢係我心頭擴張。

正當我想上前安慰H時候,阿明走過嚟「個車頭撞成咁,佢地無可能會自己走得到。仲有,佢地隨身H野,消失咗。」

「嗯,你講得啱。呢度附近都見唔到佢地。」我說,及後我有樣野覺得頗為在意,就問「阿明,可唔可以拎之前個急救工具箱出嚟?」

阿明將急救工具箱由背包拎出嚟,我接過之後,就打開箱子。顯示器亮著,顯示H野同我上次睇嚟一樣,但只係消失咗 subject 5同 subject 6H數字, 得返subject 1 至到4。

阿明靠近,望向顯示器,發現了同樣H問題。

「肥龍應該係subject 5,唔會有錯。上次就係呢個一行係度閃,宜家唔見埋,姐係點?」 我問。

「我都唔知,但至少唔係有佢地啲資料,但係全部都係零。」阿明回應。

我點點頭。 有千百萬個對佢地下落H想法浮出嚟,我盡力遏止佢地兩人已經身首異處H想法。但往往不由自主咁樣諗,顯示器消失咗 subject 5同 subject 6H數字亦都完全證明唔到啲咩。咁樣諗, 其實呢個動作可以話頗為多餘。

我苦笑,由怪身出現以嚟,深深感受到自己H無能。 先係柯南,宜家就到肥龍同Billy。 我只想一切都係一場惡夢,但可惜我深知道無可能。

我跪係地下,突然好似虛脫一樣,全身無力。

Mindy 坐係車旁,頭埋係膝蓋背後低聲哭泣。係佢旁邊HDoris 輕輕按著Mindy 膊頭安慰佢。 我估,大家一直企係情緒失控H臨界點,只係大家一直有個目標, 為咗要被拯救, 要趕去碼頭。呢個目標, 呢個希望, 取代咗我地原本對怪物出現H恐懼同無力感。

而眼前發生H事,就將大家狠狠咁推向盡望H深淵。

一向冷靜H阿明亦都顯得疲憊,用手蓋著雙眼,一屁股坐係地上。
我地四個人唔知坐咗幾耐。可能係十五分鐘,或者更加長H時間。最後,打破沈默H係阿明。

「唉…我睇一睇外面咩環境先。」說後, 阿明就向門口走去。
阿明走開後, Mindy 重重咁呼一口氣 「我地坐係度都無用, 只可以快啲去到碼頭先喇。」

我亦有同感, 雖然去到碼頭可能會發現只係一個 騙局, 但係我地只有呢條線索。

「嗯,唯有係咁。希望佢地兩個會無事, 我覺得事情唔會咁簡單。唔知點解, 我覺得佢地兩個......似被人捉走咗。」 我由衷地說。

Mindy 抬起頭, 好奇咁望住我。

「只係.....感覺上喇!由老闆娘出現之後, 我覺得, 整件事都指向係人為。 頭先我check 無咗佢地兩個H資料, 所以我咁估喇。」

「嗯, 希望係咁。」 Mindy 點點頭, 企起身淡淡一笑, 但眼神仍然帶點不安。

「希望會搵得返佢地。」 雖然我知道機會唔大, 但係講咗出嚟。

「但係.....點解得佢地兩個唔見咗?」 Doris 側著頭問。

其實呢一點亦令人不解, 由一開始有一半同伴消失, 到Billy 同肥龍。

點解佢地要分開我地? 點解佢地唔一次過話我地知要去碼頭?

或者背後有咩H含意?同巨型怪物H出現有無關係?

「出面H太陽開始暗, 我地仲要行H話就要盡快。」阿明走回來。





各人收拾好物資後, 就跟住阿明出去。我地一出外面, 就見到科學館。 我地四個安靜咁跟住阿明向前走, 雖然怪物數量好多, 但至少未見到巨型怪物。

我地沿住公園一直向東行。 時間流逝, 天色開始昏暗。

「就嚟到大學範圍, 我地加快腳步。」 阿明輕聲說。

經過咗大約一個小時H步行, 日光快要消逝H時候, 我地剛好走入理大H校園。 我地希望可以尋找一個過夜休息H地方。

學校怪物H數量好多, 加上光線唔夠, 我地前進H時候都加倍小心。

我地唔熟悉大學H地形, 所以阿明只係憑直覺前進。進入咗某間大樓H入口, 我地就沿住樓梯直上。 行咗三層左右, 因為聽到樓上好似有聲,我地就決定唔再爬升, 跑入走廊。

我地用電筒照亮室內, 走廊兩邊有多道門, 睇嚟係實驗室。 阿明揀咗一道木門, 慢慢推開。

室內H格局係一個學生上課用H實驗室。有多張長木檯, 兩旁有好多標本同玻璃瓶。

「我地就係呢度休息下先。」阿明說。

就係大家放低行裝H時候,Mindy 拍一拍我膊頭。

「我地不如再睇下個舊野。」Mindy 所指H係老闆娘俾我地H急救箱。

我不明所意,但係都走咗去問阿明拎。Mindy 接過急救箱,就將箱打開, 顯示器頓時亮著。

「你想搵啲咩呀?」我問。

「想親眼睇下係唔係少咗佢地兩個人H資料…..」Mindy 低聲說。

顯示器上面出現H野,同我之前睇H無分別。 Mindy 確認後,露出酸澀H表情。

「唔該晒。」Mindy 淺笑,眼神帶著哀傷。

我按過箱子,四行正係度跳動H數字,究竟係邊個打邊個? 我地淨係知道,肥龍係 subject 5。而Subject 呢一個用字, 令我感覺我地好似實驗品。
突然,顯示器出現「Refreshing」H字樣。 字樣消退後,竟然出現咗「subject 5」H資料。

可能係我反應太大,原本呆坐係地下HMindy 探身過嚟睇下我發現咗啲咩。

我指指subject 5 H字樣,Mindy 睜大眼,一副疑惑H樣子。

「咦!點解又會多返一行?」

「嗯,我都無頭緒。」我無奈咁講。

「喂! 大家!」阿明急急腳咁走埋嚟,神色緊張。

「係角落頭,有個後生仔暈咗係度。我諗你地都要睇下。」

Doris, Mindy 同我跟住阿明,向實驗室H深處前進。 去到角落,一個後生男仔,瞓係地下。

「我check 過有呼吸,不過好虛弱。成身都係血,應該傷得幾嚴重。」阿明說。

我仔細望一望倒地H少年,衣衫上沾滿血跡。

「我地點處理好?」 阿明問。

「無理由就咁樣唔理佢H, 我地睇下點樣令佢醒返?」 Mindy 說。

我點點頭「小心啲喇, 唯有。」

我湊近少年, 輕輕拍打佢塊面。

「喂, 聽唔聽到呀? 醒下呀!Hello!」

少年面部H肌肉開始有反應, 我再輕輕拍。

「Hello! 醒下喇!」

少年把口開始郁郁下, 但發唔出聲音。

我將面部湊近佢H嘴唇, 但佢好似鬼食泥咁, 聲識卡係喉嚨。 我再拍多幾下, 開始聽到佢好似想講「水」。

我地慢慢將水倒入佢H口入面, 少年慢慢咁樣吞。 意識雖然並未回復, 但總算係個開始。

講細心照料, 我並唔係呢方面H達人。 Mindy 同Doris 兩人自自然然咁擔當起照料陌生少年H角色。

我企起身, 見到阿明拎住急救箱。

「Geoff, 多返個subject 5 H?」阿明當時唔係我身邊, 並唔知道多咗行野係顯示器上。

「嗯,係呀。 」我回應。

突然, 靈光一閃, 我有個假設。

「阿明, 你估下無啦啦出現個行, 係唔係果個仔?」 我用食指, 指一指倒在地上H少年。

阿明側側頭, 思考住我H說話。 無耐, 佢點頭。

「咁樣解釋都可以H。」

我仔細睇subject5H維生數字。 血壓, 心跳率等都偏低, 睇嚟都幾符合我H假設。

「睇啲數字都似係佢。 唔通呢舊野係會sense 到附近H人H指數?可能.....好似wifi咁, 有個範圍咁? 一入咗佢sense到H範圍, 佢啲指數就會出現?」 我問。

「你咁講都合理H。咁都解釋到Billy 佢地啲數字唔見咗係點H一回事。 」 阿明說。

「嗯, 姐係佢地離開得太遠。」

一番討論後, 又回到沈默。各人體力上, 仲有精神上都已經好攰。 阿明提議大家先輪流小休, 過一陣先再傾下一步點做。

Mindy 一向熱心幫人, 佢並無停落嚟, 反而叫我幫手照顧陌生青年。 我覺得反正唔會瞓到, 就幫下佢手。 我地有諗過幫少年打針(老闆娘啲神奇藥水), 但最終都唔夠膽幫佢注射。

時間過咗一個小時左右, 少年開始有返意識。

「我......係唔係....死咗喇?」 呢句係佢第一句說話。

「未呀, 好彩我地發現到你, 你覺得點呀?」 Mindy 溫柔咁問。

少年並無睜開眼, 只係輕輕啜泣。

我同Mindy 互望咗一眼, Mindy 顯得有啲無奈。

少年H哭泣聲, 慢慢由啜泣, 換成歇斯底里H哭泣聲。

我趕忙上前安慰。

下一回: 等價交換






回覆 引用 TOP

#23 等價交換

面對住嚎哭H人, 雖然較為好H處理方法係俾啲空間佢喊, 再一陣再安慰佢。

但係喊得太大聲, 亦令人好傷腦筋。

我無奈之下, 只好拍一拍少年, 希望佢注意我地H存在。

少年總算睜開雙眼, 眼神充滿住悲傷同埋恐懼。

係我H安慰底下, 佢H呼吸慢慢咁得到控制。 我伸手扶起佢上半身, 等佢可以坐係度。少年應該係大學生, 十九, 二十歲左右。 濃眉大眼, 樣子有啲似王祖藍。

我對佢微笑, 希望佢可以對我放下戒心, 畢竟我對佢嚟講都係一個陌生人。

「Hey, 你宜家安全喇。」 我按住佢手臂 「你有無咩需要?水? 野食?」

少年瞪大眼睛, 搖搖頭。

「如果有咩需要就話俾我地聽喇。」我說。

「係呢,你叫咩名呀?」Mindy 和藹地問。

少年聽到Mindy H問題,樣子明顯表現得怕醜,眼睛唔敢直視Mindy。

「Ray....我叫Ray。」 少年輕聲地說。

大家知道少年H名字後,每人都寒喧幾句,簡單做了自我介紹, 而Ray 只係靜靜咁聽。

「你地......」 Ray 突然開口。

「你地係唔係都係去緊碼頭?好似後日就係deadline?」佢繼續講。

大家點點頭。

「唉…大家就好, 起碼有個希望。」Ray 淡淡地說。

「點解咁講? 你唔諗住去?」 我不解。

Ray 揮揮手「唔係唔想去。 係唔可以去。」

我更加疑惑。

Ray 以食指指指佢腦袋 「我一行出呢間學校範圍, 入面個炸彈就會爆。」

我頓時無語, 猜度緊佢係唔係搞緊笑。

Ray 見我地地幾個人難以置信H表情, 露出苦笑。

「我唔係呃你喇! 我見住有三個同我一樣, 接受咗條件H男仔, 一行出大學門口, 個頭就爆開。」Ray 淡淡咁講出咁誇張H內容, 感覺好奇怪。「好彩我個時猶疑咁陣, 所以先會無事.....」

「喂喂, 你講緊......」 阿明忍唔住插嘴。

「信不信由你, 不過我成世仔都未見過咁殘忍H事。嘩! 個時我嚇到差啲瀨尿!啲血呢!」

「嗯嗯, 無話唔信你。 不過你所指H條件係咩? 仲有無啦啦做咩會有個炸彈係你個頭入面?」 我問。

Mindy 亦都忍唔住問 「係囉係囉!仲有, 你地係唔係都有人無啦啦同你講要去碼頭個度?」 挽住Mindy 手臂HDoris 亦都大力點頭。

「不如你由頭講下點解你搞成咁。由爆發個日開始。咁樣問落去沒完沒了。」 阿明道。

面對大家H追問, Ray 顯等手足無措, 好似無從講起。 佢飲咗一大口橙汁, 似係壯膽。

「嗯嗯, 好! 係我啲朋友走咗之後, 我見過唔少路過H人, 你地係第一班有耐性, 肯理下我死活H人.....」 Ray 再飲一口橙汁 「嗯…點講好呢…」

「我地要到半夜先會走, 你慢慢講都可以。」阿明說。

Ray 點點頭 「你地留耐啲都可以呀。 得我一個係呢度, 我就快癲!」 說畢, Ray 大力拍打腦袋一下。

「我地知道你H經歷, 可能會搵到線索幫你都唔定。」 我由衷咁講

「多謝你喇。」 Ray 望望我, 繼續說「有怪物出現個一日, 我照常係大學上堂。 我記得當日有 tutorial, 要上到7 點左右。 呀呀! 我本身係讀accounting H, 雖然唔重要。 嗯…嗯, 個日係課室我地照常上堂, 到就落堂H時候, 突然外面有有尖叫, 七國咁亂。 我地知道大件事, 就衝出外面睇下。」

Ray 停頓咁陣, 翹起腳「課室外面, 係平台花園喇。外面當然有好多怪物追住人嚟咬喇! 咁我同一班朋友就跑返入室內喇。跟住,我地鎖好門,然後推晒啲重野頂住度門,之後大家都唔知點算好,我地一班二十個人左右,連埋個tutor,就戇99 咁過左一晚。」

「嘩! 你地本來有成二十個人!」Mindy 驚訝地說。

Ray 見到Mindy 出聲,表情顯得不自然。 唉! 可能佢俾Mindy 個樣呃咗,對佢有啲好感都唔出奇。

「嗯,我地一班人入面,竟然無一個人變做怪物,宜家諗起都覺得有啲神奇。又或者係好彩。我地本身諗住會有人嚟救我地,點知等左一晚都無。我地開始肚餓,所以迫不得已要去搵野食。 我地幾個男仔就負責試下去附近Hcanteen 搵野食。另外有幾個男仔試下出去平台搵物資。初初個幾日仲有水有電,我地行動都算順利H。除咗我老死,佢叫Jason。佢係我地搵野食個時,係canteen 俾怪物咬死咗。唉,雖然佢份人毒啲,但係佢係一個善良H毒撚。佢都係為咗想為佢個女神,先會係canteen 唔死心咁搵佢女神鐘意食H野。 點知聽到佢死咗H消息,佢女神一啲傷心H表情都無....我呸!」Ray 愈講愈激動。但係我亦都好明白,朋友係面前離去個一種痛苦。聽到佢咁講,我緊緊地握住拳頭,身體有一種力量不得釋放H感覺。

「咁樣都有架....」Mindy 同情咁講 「咁啲女仔呢? 」

「嗯...唔好意思,講到Jason 一時激動咗啲。 係喇,啲女仔呀。頭幾日佢地都無咩野做喇,都係男仔出去多。」

「點解會咁架….」Mindy 喃喃地說。

「唔係個個都好似Mindy 姐你咁有勇氣喇。」我吐糟。

Mindy 嘟起嘴,一時間,無反駁我。

「我估啲男仔都有種......想威….或者覺得咁樣做先叫man或者 gentlemen 掛。 我地文化都好似覺得女仔要受保護嘛。不過呢個又唔可以一概而論H。」阿明說「點都好,Ray 你繼續講落去喇。」

Ray 點點頭「我諗你地都講得啱H,係我地班入面啲女仔係典型啲個啲所謂女神喇,我地班男仔一係就好似我咁做兵,一係就係厹掛! 哈哈!」

我白眼。呢啲情節有啲老土。

「好喇,我講到邊呢? 係….我地就係課室過咗頭幾日。個幾日有電有水,又唔係咁難頂。到咗斷水斷電,就慘囉。大家好似無咗生存H希望一樣。大家就開始唔團結,好多時候都嗌交。當中有好多野發生啦,有啲人精神開始頂唔住,平時唔會做H怪事,好多野都浮晒面。」

「就好似平時好正直H男仔,竟然想非禮某個女仔。唉….,好彩有人係現場阻止佢喇。又好似有個女仔,因為無電,竟然要我地班男仔出去外面搵個發電機返嚟。 不過又夠膽死,真係有人出去搵。好彩佢地係平台搵咗部搞戶外function H行汽油H發電機,但係個次搞到死咗一個人,就係為咗幫電話叉電!唉….,總之大家都唔知做咩喇, 應該唔係太理智。」

聽佢咁講,我覺得我啲同伴都算係咁。

「奇怪H事,應該係幾日前發生。」

幾日前? 奇怪H事?

「我頭先係唔係話,除咗同學之外,我地有個tutor H? 」

大家點頭。

「佢係一個三十歲左右,讀緊Phd. H男仔。 本身佢都無咩野,都算幫我地手。又會同我地出去搵野食呀,幫手打理大家生活上H事呀。但就係個一日,我地全部人俾人整暈咗。其實都唔知佢用咩方法整暈我地, 我地一醒返,就發現俾人綁住晒手腳,得返個tutor 企係講台H位置。」

呢個情境似曾相識,老闆娘H面容係我腦海浮現出嚟。




回覆 引用 TOP

「根住佢就講咗一堆唔係令人好明白H野,內容我都唔係好記得。最緊要H就係好似話,要係四日內去到紅磡碼頭。」
我同Mindy 交換咗個眼神,大家都會意,佢地發生H事情同我地基本上係一樣。 要趕去「撤離點」呢個消息唔通都係用呢個方法傳開去?搞咁多功夫到底有咩意思?

「嘩! 根住先係好戲H開始! 有個女仔,佢問發生緊啲咩事。點知個tutor 牛頭唔搭馬嘴,佢反而話可以交換條件,令到我地容易啲有命去到碼頭。」

「交換條件?」我不禁反問,因為我唔記得老闆娘有俾呢個選擇我地。

「嗯,係呀。呢個都係點解我會有個炸彈係個腦裡面。」

大家不禁抽一口涼氣,Doris 同Mindy 聽得入神,兩人睜大雙眼,表情一模一樣。

「佢問我地,為咗生存願意犧牲啲咩? 咁我地當然都想走喇,咪同佢deal 囉。點知佢話,只要有四個人肯留低係學校範圍,就會直接送其餘H人去碼頭。」

我再抽一口大大H涼氣。

「即係…….你地接受咗佢個條件?」阿明舉起食指問。

Ray 無奈咁嘆一口氣。

「初初我地都唔想接受呢個選擇,大家都叫係同學,都唔會想大家有事。本身都唔諗住會接受呢個條件。點知……」Ray 拎起橙汁欲要再飲一口,點知樽入面已經無晒果汁,佢只好苦笑,然後放下膠樽,繼續講 「點知個tutor 好仆街咁用部無人機咁H野,project 一啲video 俾我地睇。片入面播H就係係香港唔同地方,啲怪物點樣係度咬死啲路人。」

我諗起阿明個日,係老闆娘俾我地H物資入面,都有呢啲影片。我估內容大致都差唔多。而無人機,老闆娘佢當時亦都可以控制。

「我地睇到啲咁H野,緊係好Q 驚喇! 根住佢問我地有無改變主意。唉,其實我知道每一個人都想接受佢Hoffer,只係未必敢講出口。因為大家都會怕,到時要留低果一個人,係自己。」

「當時我地有十五人,因為之前死左幾個喇。所以十五分之四,講真,佢set 得好奸。因為代價又唔係set 得好高,連一半人數都無,就咁諗落,好似又唔係太過分咁。如果佢set 要留一半人係學校,我諗個結果唔會係咁。」
「所以……你地就接受咗個條件?」Mindy 問。

「嗯,係啦。讀account H人,可能對數字敏感啲,可能覺得留四個人抽中自己H機率唔算太高掛。」
「咁係邊個…..」我都未講完,Ray 就已經知道我想問咩。

「邊個開口? 哈哈! 係個女仔,就係之前話要我地出去搵發電機個女仔。佢叫Angel,係我地科出咗名H女神。呃…其實都係我一直暗戀H人。唉! 估唔到佢係啲咁H人。 Anyway, 真係估唔到一個睇落去柔弱H女仔,會做呢個醜人。」

「當Angel 話,個條件計落都唔錯H時候,我好L 肯定個tutor 陰陰嘴笑左下。因為佢H詭計…..,終於成功咗。」

我下意識吞一口口水。

「當呢一句咁難開口H說話講咗出嚟,個討論就變得一發不可收拾。當時我經已有預感我會係四個人H其中一個。又或者......我覺得我會為左Angel而留低掛。 我都唔肯定。」

Ray 苦笑。

「我估大家經過咗呢幾日,都無理由再講咩道德界線。大部分人一開始已經討論緊要點樣揀個四個人出嚟,而唔係大家同唔同意接受tutor 個條件。得我同一兩個人係反對tutor 個條件。@@! 而家諗返都覺得自己傻,應該要企硬,說服佢地唔好接受個條件。」

「點都好,事情發生咗就發生咗。總之,大家傾咗好耐,到底要點樣決定個四個人。有人話抽籤最公平; 又有人話不如投暗票。不過好白痴,我地被人綁住咗,咁樣我地點做呢? 所以Angel 就要求,要tutor 幫我地鬆綁。點知呀tutor 話,佢唔會幫我地鬆綁,我地要自己諗方法。」

「咦…咁你地點樣揀人出嚟呀?」Mindy 好奇地問。

「嗯,我地無辦法。 Tutor 個日話要二十分鐘入面決定好。佢將我地咁多個人圍成一個圈咁坐, 等每一個人都可以望晒其餘H人。圍好圈之後就開始計時, 佢用部機project 左倒數時間係圈圈中間H地板上面。大家一見到計時都好心急, 根本上就想快啲搞掂去。」

Ray 低下頭, 手裡把玩著空膠樽, 神情有點傷感。

「估唔到....., 最後都係要面對面傾四個人出嚟。唉! 我地用咗十分鐘左右掛。 呃…可能無咁耐都唔定。 總之我地最終選擇每個人提四個人名出嚟, 可以包括埋自己。 我地輪流一個一個咁講, 總之名出現得最多H頭四個, 就要接受條件留低。」

「竟然......」 Mindy 表情驚訝。我反而想知佢地點樣記低邊個有幾多票, 不過呢個問題好似太膠, 我無問出口。
「會發生H事始終會發生。 我地用兩分鐘H時間諗自己H人選, 之後就輪流講。 呀…個tutor 仲扮好心人咁, 幫我地數票, 仲要即時project 個票數出嚟。 佢差在未拎埋花生出嚟食, 諗起都覺得火大! 好似做真人show 主持咁, 完全無理過有四條友, 就係因為佢所提出H遊戲, 搞到無命!」

Ray 知道自己愈來愈激動, 用手大力拍打自己腦袋。

「對唔住.....我而家諗返起都會好火! 」

「嗯…唔緊要呀。 俾著我係你, 都會咁諗呀。」Mindy 同情地講。

「多謝你。」 Ray 低下頭道謝。 睇嚟Ray 係對女生無咩辦法H人, 唔係太敢直視女生。

「咁之後呢?」 我問。

「嗯, 之後就睇到啲人唔鐘意班入面啲咩人喇!簡直係用口玩Killer一樣! 好恐怖。我地由Angel 開始講, 點知佢一講完, 我即刻放棄咗。」

Ray 又嘆一口氣。

「Angel 講咗四個男仔H名, 其中我個名當然有出現喇。」

「我地係咁巧合, 係所有女人講先。所以呢…」

「全部女仔講H人名姐合都係一樣?」 雖然係疑問句, 但係阿明語氣篤定。

Ray. 對阿明H推理有啲驚喜。

「嗯嗯! 同你諗H一樣!」

竟然真係咁! 但係點解阿明好似好肯定咁? 俾著係我, 應該唔會咁樣投。

「有幾男幾女呀?」 阿明問。

「有十個女仔, 其餘五個係男仔。」

「所以, 男仔都唔洗投啦。」 我說。

Ray 點點頭。

「唉…」 我不禁覺得個四條友好可憐。

「不過咁, Tutor 點都話要繼續。所以我地男仔都要投。呀! 等等, 唔記得咗!其實我有張相。」

「鵅H!」我地幾個人驚呼。

「係呀! 佢臨走俾咗一部pad 我地。」說畢, Ray 拎起放係腳旁H背包, 拎左一部平板出H。 外貌同我地有個部, 一模一樣。

「你地睇下!」 Ray 打開電源, 顯示器上出現咗一副由高角度影出嚟硬照。 十五個被綁係_上面H人, 圍成一個圓圈, 男女係分開坐H。可以見到一半人H面貌, 其餘人士就背對畫面。 相片只係影到幾個女仔正面, 幾個女仔都面貌可人, 只係神情好緊張。感覺上, 呢幾個女生都不愁無男人追求H類型。

圓圈中間露出嚟H地板, 投射住人名同埋數字。 內容同Ray 講H一樣: Ray, Peter, Ben, Andy 呢四個男仔名, 各自都有「10」 票。 而其餘H人都係零。

「呢個叫...... Vincent H男仔呢? 點解無人投佢H?」 Mindy問。

「要我估H話.........」 Ray 吞吞吐吐, 似係有野想講, 但猶疑緊要俾我地知幾多。

回覆 引用 TOP

[隱藏]
其實我心中有底。 一係就Vincent 呢個男仔同當中其中一個女仔拍緊拖。 一係就純粹「去除法」, 係五個男人當中, 佢最得女仔歡心。 又或者只係得Angel 一個人歡心就足夠。

Ray 唔想我地知都無咩所謂, 但係Ray 諗咗陣, 都係講咗出嚟。

「Vincent .......應該追緊Angel。 好多人都話佢地係男女朋友, 我估......都可能拍緊拖。 只係未公開啦! 至少, 我呢個兵係唔知囉。」

Mindy 恍然大悟H樣子, 睜大雙眼。 反而係佢身邊HDoris 就顯得好冷靜, Doris 大概都估都個答案會係咁樣。

Ray 眼框好似紅咗, 或者係我錯覺都唔定「我估做兵就係咁。 唉…」

「仲有無其他相?」我插話, 希望佢唔好立即跌入消沉H情緒。

「呀!」Ray 搓搓鼻, 鼻腔應該塞滿鼻水。 佢用食指係畫面上一掃, 另一張影像出現咗。 地板H數字無分別, 唔同H只係照片拍攝H角度。 今次我地見到圈內男士H面容。

男人一共有五個。 坐係最左邊H係阿Ray, 右手邊就有四人。 向右數個三位男仔氣質都好相似, 都係戴眼鏡H斯文型。 最右邊個一位, 氣質明顯唔同。 膚色偏向黑實, 無眼鏡, 一雙大眼睛, 身材亦都係最高大H一個, 就算坐係度都顯出會一雙長腿。 簡單嚟講, 佢地感覺係其他四人H完全相反。

我猶疑緊要唔要問, 黑實男係唔係Vincent H時候, Doris 比我快一步, 指著黑實男, 問「呢個係Vincent?」

點知阿Ray 搖搖頭。

Doris 「噢!」 一聲。我暗自覺得好彩無問出口。

「Peter 佢個外型似係 Laides-man。 不過呢, 佢真係得個樣。 佢性格比較......點講呢? 太狗公? 或者覺得自己好有型。 總之就係過分自信, 所以又唔係咁多女仔對佢有好感。」

「咁邊個係Vincent?」 Mindy 接住問。人類H好奇心真係可怕, 去到呢啲位點總會忍唔住問, 當然我承認,我都好想知Vincent 係邊個。

「呢個。」 Ray 用食指指全坐係佢右手邊H人。

「嘩! 真係人不可貌相....」 呢一刻連阿明都吐糟。

Ray 旁邊H男生, 外表唔算係最好。 五個人當中, 以我H審美眼光嚟睇, 我估排中間啦! 佢係個樣子普通H眼鏡男, 面部有點瘦削, 眼神亦唔係話最友善。

「唔好睇佢咁H樣呀, 聽講佢屋企幾有錢。 不過係傳聞喇!」

我點點頭。

「喂喂, 不如講下之後點呀!」 阿明笑著說, 但係佢顯然想快啲入返正題。

「好好! 之後.....就好似相入面咁。 全部男仔都放棄投票, 因為投嚟都無意思喇! 咁樣Tutor 就問我地係唔係最終決定。」

「當然喇, 我地其實好蠢! 根本都無問過留係校園範圍係咩意思!」 Ray 苦笑。

我見到阿明想講對咩, 但最終佢都係忍住。

「就係植入爆炸物係腦入面喇! 佢講咗呢樣野出嚟, 大家都o晒嘴。 有得走H人當然係驚訝, 但係我.....或者其餘三個人都一樣。 係個一刻, 根本就得返恐懼呢種感覺。」

「佢講完之後我好快無咗意識, 應該係中咗麻醉藥。我暈之前, 最後H畫面, 就係Angel佢驚青個樣。呃…我到而家都安慰自己, 呢個係佢同情H眼神掛.........到我地醒返H時候, 其他人已經唔見晒, 得返我地四個, 手銬亦都鬆開咗。 呢部野就係個時放係圓圈中間。個時係寫住........」

Ray 操作著平板電腦, 搵到佢想要H野, 就反過嚟俾我地睇。上面H字樣用黑底黃字, 英文字貶下眨下:

「Warning: Your heads are implanted with explosive. It will be triggered if you step out of the campus area.」

「一踏出學校門口就會引爆炸彈......」 我喃喃地自言自語。

Ray點點頭 「我地見到就好驚喇。 之後咩都唔敢做。不過, Peter 呢, 就係黑黑實實個一個, 佢話可能只係一個心計, 根本就無所謂H炸彈。何況都唔知佢點樣知道我地走出去, 我地覺得無可能 detect 到。」

「本來都無話要急住想走, 但係怪物出現H次數愈來愈多, 我地開始想逃跑, 跑去佢所講H地方。所以我地幾個就去試下, 我地好辛苦先行到天橋去火車站個位。Peter佢係最想走H一個人, 佢話要死就一齊死, 要試就一齊試!」

「不過到我地真係行到邊緣H時候, 就唔係太好彩。 有怪物追上嚟。 佢地三個好自然咁跑咗出去, 而我就驚到企係原地。」

講到呢度Ray 聲音開始有啲震。

「我親眼見佢地三個......死。 只係行咗出條界三四步, 個頭就被炸開.......好多怪物都俾爆炸聲吸引咗, 我就襯機會, 跑返入去。 就係咁, 我就自己一個係度生活。之後H事都無咩特別, 係遇過其他人H。不過佢地都俾我個look 嚇親, 係你地呢班人先會夠膽同我講野。」 Ray 說。

「我諗係我地八卦啲喇! 」我說。

「我都係俾佢地救返架!」 Doris 向著Mindy 微笑。

「咁計我都係......將心比心, 係呢啲日子, 難免大家都會自私啲H。」阿明說 「不過咁, Ray 你有無啲咩線索? 例如你幾個朋友俾人......殺死H時候, 有無咩異樣? 你覺得佢地點樣知道你地出咗學校範圍?」

Ray 搖頭 「我都係無咩頭緒。當時太亂。」

阿明點點頭, 陷入沈思。

我望住Ray H平板電腦把玩著。當去返一開頭 「Your heads are implanted with explosive. It will be triggered if you step out of the campus area.」 我反覆閱讀呢一段文字, 因為我地得呢一條線索。

突然靈光一閃!

或者答案係一個好「膠」H方法!

下一回:  終點

回覆 引用 TOP



伸延閱讀
 40 123
 提示:支持鍵盤翻頁 ←左 右→ 發新話題發佈投票
請先登入
小貼士:
依家可以用“@”tag會員啦!
預覽帖子  恢復數據  清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