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討論
消閒生活手機討論遊戲地帶影視娛樂校園生活數碼科技寵物樂園學術文化體育世界購物廣場時事投資貼圖影片上班一族美容纖體戀愛婚姻汽車討論成人資訊博彩娛樂資源交流站務管理
發帖
註冊 登入/註冊 微博



收藏 訂閱 打印

[小說] 爆發 [殺手+鬥智]



[隱藏]
保加利亞望着周圍左右:「會唔會喺另一度呀?」

「多餘啦,你間學校有兩個canteen咩?」

雙魚幸美進到最裏頭的房,入面只有一張四方枱,上面散佈了麻將。

她行回到鬼豹跟前:「駛唔駛再問吓妳老公?」

「唔好,我唔想阻住佢,佢可能都冇時間應我。」鬼豹望望手裏的平板電腦,並將其打開,熒幕裏面分隔了數個不同位置的畫面。

三人一同看着畫面。

鬼豹望着熒幕左邊那一樓至五樓的走廊畫面,除了五樓外,其餘走廊都擠滿了人。

五樓只有兩間木瓜課室,還有一間舞蹈室。該層的​後走廊中段已被舞蹈室阻擋了去路,到這裏只剩下前走廊。

藍甚柔和三朝千代子正在舞蹈室裏面。

這兒不是班房的那種木瓜形狀,而是普通擁有四面牆的長方形室內空間。

兩人沒有開燈,面前是一整排高於她倆整個人的鏡子。

「鏡後面係掛舞衫架,嗰度個空間應該夠大俾我地匿。」藍甚柔說,行在後方的三朝千代子點了點頭。

最靠左側的一塊鏡,左方有個小匙孔,藍甚柔右手遂拿出錢包來。

三朝千代子見到便說:「妳係咪要攞鎖匙?妳秤住個bb啦,我幫妳開。」

「好呀唔該,橙色嗰條…」遂把錢包遞了給她。

僅靠着手機光線,終於在一抽匙中找到一條橙色的。

鏡被向右趟開,進去後再關回鏡,兩人現下在單靠手機光線的空間裏縮坐了來。

回覆 引用 TOP

三朝千代子撥了撥頭頂上的東西,再把手機光源對上,是上方舞服部份的衣角。

藍甚柔的食指邊擦撫着女嬰臉頰,邊向三朝千代子說:「其實依度後面有個位通到去下層四樓,到時有咩事都有位走吖嘛。」

「通到去四樓邊度架?」

「四樓嘅盡頭咪有間房專俾校隊放雜物嘅?」

「原來有咁多秘道...話時話芭蕾舞嗰啲人今日唔駛練舞咩?」

「今日應該休息,同壘球隊嗰班人樣留喺宿舍度。」

「依度有位通到落去咩?我唔見嘅?」

「妳一直爬過去,去到某個位後面幅牆應該可以拉開,嗰度就係架喇。」

「我想去睇睇。」

「咁我地要喺度留幾耐呀?」

「留一陣先。我知妳想話要去校長室,但係嗰度實在太熱門喇,我驚佢地會揾到。總之睇定啲先。」

「唯有咁啦。我諗雷訓導一陣會call我架喇…」

「佢打蒞再算啦。」三朝千代子說完便面向着後方的牆,開始手腳並用往前方爬去,沿途不忘側頭看着牆。

終於爬到某處,在微弱的光線下看到牆中有個細小的凹位。

她把手指掐進凹位,再稍用力一拉,牆的一部分旋即被趟開。

伸手欲往內摸索着,忽感覺到類似按鈕的東西,即便按下去。

裏面的空間亮起了白色的燈光。

埋頭往內裏一看,地方倒不算狹小。盡頭處擺了個放滿雜物的櫥架,旁邊還放有幾張椅子疊成了一堆。






回覆 引用 TOP

圖書館內三間自修室的對峙持續,雷訓導向鬼蠍子處的自修室宣稱:「我而家俾機會你離開自修室,唔係嘅話你會反鎖喺裏面,之後我會開着依度嘅毒氣系統。你冇聽錯,你而家喺正我個機關度。」

「正路。操場係正方形,禮堂圓形,依度就三角形。」

「唔好以為戴咗口罩就冇事,啲毒氣俾你想像中強好多。毒氣會由天花條管傳落蒞,我可以控制毒氣去到你依間自修室。」

「唔怪得啲互助費咁貴,原來要蒞買武器嘅。不過你頭先講漏咗個字,應該唔只係我間自修室,而係我地間自修室。」鬼蠍子環顧了眼後方的學生們。

「唔好揾學生蒞大我,我係唔會妥協。況且班學生絕對係明事理,佢地一定明白團體係大過個人。廢話少講,我只會俾兩分鐘時間你出蒞,兩分鐘之後我即刻開。」 說完雷訓導便對着鬼蠍子把手插進口袋裏。

儘管插進口袋的手只握緊著手機,亦儘管三間自修室只是單純呈三角形輪廓而已。

鬼蠍子即又通知另一邊自修室:「咁多位學生聽住喇,你地個阿sir為咗處決我,會將我地依邊嘅自修室反鎖再放毒氣。不過你地應該唔會介意,反正做學生首要嘅事就係為學校服務,我有冇講錯?」

兩邊自修室的學生們都沒甚回應。

雷訓導示意另一邊的自修室學生們進行喇叭對話。

鬼蠍子即盯向那邊的學生,那學生接到目光後原地坐着,沒有靠向雷訓導那邊的喇叭。

有個人剛在自修室外面停下了腳步,望進來。 鬼蠍子望出去,外面的人是孖127。

正當她移步前來時,鬼蠍子用手勢示意她別過來。

孖127停了下來,皺住眉頭望着裏面的狀況。

鬼蠍子繼續:「半個鐘之後啲噴霧自然會消失,但係,喺依段時間唔做到我命令嘅話,你地知有咩結果。聽住,我要你地,」

再望了望左方的學生們:「全部人。喺三個字內,一齊過去殺死嗰邊個阿sir。」

見未有反應,便再說:「過唔過去隨便你地,反正條命想唔想要,由你地選擇。」




回覆 引用 TOP

左方的學生們開始移動,其中一個男生上前向他問:「咁…點樣殺呀即係?」

「冇所謂,乜都得,總之殺得死佢就得。你地咪有啲文具嘅?」

「你...講真架?」

「你可以唔信。」鬼蠍子望住靠壁的屍體。

那男生到枱前拿起了筆袋,學生們於是一個接一個拿起各自的筆袋。

這邊隊伍的隊頭已走到出門外,隊尾有幾個一度躊躇不前,之後仍是尾隨。

另一邊自修室的學生們見狀又開始形成隊伍向門外進發。

見兩邊的學生往這邊行來,雷訓導便轉身準備離開自修室,學生們這時已圍在他的門外。

雷訓導對他們說:「唔駛驚,我有辦法對付佢。」

當他想再行前幾步時,去路仍是被學生們阻擋着。

雷訓導即抬頭望着他們,再轉頭望向鬼蠍子。

鬼蠍子望了他一眼,把口罩脫掉,舉步離開了自修室。

孖127從後緊跟着:「咩料呀?咁就走得人架嗱?」

「我而家嘅任務係上去校長室,唔係要殺佢。只要佢唔阻我條路嘅話,佢死唔死其實唔重要。況且而家要殺佢根本唔駛我出手。」

「你先頭喺入面做咗乜野蒞呀?」

「邊行邊講。」

「你地仲企喺度做咩啫?」雷訓導向學生們喊。

學生們彼此對話著:「咁點呀而家?蒞真呀真係?蒞囉,冇時間喇… 你想死我唔想呀...」






回覆 引用 TOP

[隱藏]
「你地咪喺度阻…」雷訓導欲上前,他身軀退至枱邊,再倒在地上。
------------------「一齊啦!」學生們一擁而上,向他撲了過去

「你地做乜野!」雷訓導吆喝着。

他的上半身以及頭都被數個學生整個身壓着,後方的學生們陸續而上。

有學生從筆袋翻了幾支原子筆來,有個見到便說:「唔好用筆喇,我有圓規,圓規支針夠利…」

「冇幾多時間...咪捅個肚啦,捅條頸會唔會快死啲…」有兩三個學生手持圓規以尖端捅進雷訓導側腹。  

雷訓導左右手分別抓住其中兩個學生的衣袖,往前方一摔,兩個即向後倒在地上。

原本欲上前的其他同學都停了下來。

「咪停啦x你老x,佢唔死我地死架!」其中一個男生拿起圓規向雷訓導刺去。

雷訓導左手把圓規撥到地上,右掌舉至男生的頸前便停下來。

他推開了該男生,左手垂下,右手掩住了正在滲血的側腹:「我唔知你地點解要咁做,你地都唔駛解釋…既然你地話我唔死就你地死嘅話,」 從褲袋拿了支手槍出來。

學生們即向後退着,他再把槍口指向自己:「咁就我死,用槍快啲。不過我想你地記住,團體永遠大過個人,你地要明白犧牲嘅精神。我今日成全得你地,希望你地以後都可以成全其他人。蒞,攞槍。」

剛才那個圓規被他撥去的男生緩步向前,拾起了槍,即又放下:「你...你不如都係...自己搞掂啦...」

雷訓導搖頭:「我絕對唔會自殺,因為我今日死係被逼,我完全冇必要自殺。如果你地覺得我死係必要嘅,就你地蒞郁手。」

男生又開始拿起了槍。

「唔緊要。等陣,」雷訓導再向其餘學生說:「你地閂返度門先,等陣如果有聲嘅話度門都可以隔音。」

後方的學生遂把自修室的門關上。

回覆 引用 TOP

鬼蠍子與孖127隨扶手電梯慢慢向上升。

孖127向他說:「你都算狠,咁都俾你諗到。」

「講狠我都未夠我老婆一半,有啲我都係喺佢度學返蒞。」

「佢?得個快字咋喎。」

「絕對唔係。佢而家好好多,我地未喺埋一齊之前妳根本冇辦法想像到佢係一個點樣嘅人。」

「可以點啫,最多咪窮凶極惡?睇佢身形細細粒粒咁,點睇都唔慌兇得去邊囉。好揪得架咩佢?」

「完全相反。唔靠速度嘅話,佢應該同普通女仔冇分別,我都同妳講過殺人唔係靠用力。我識佢嗰時佢仲係中學生,我唔係大佢好多,都係大佢兩歲。嗰時我已經出蒞做野,入咗教派。我有段時間都以為佢真係一個普通過普通嘅女學生,之後先發現我都有睇錯人嘅時候。」

「佢嗰陣入咗教嗱?」

「未,係我勸佢加入。識咗佢我先知道原來有啲人嘅心智同年齡比例係可以差咁遠。」

「話知佢心理係咪正常...但佢嗰種速度絕對唔係正常人囉,你唔覺架咩?」

「我有問過佢關於依件事。應該係家族遺傳,佢阿媽同有個阿姨都有依方面嘅天賦,但分娩之後能力好似會逐漸消失。」

「但你老婆仲好快下喎?」

「一個個人架啫。佢阿姨生完之後都對佢冇影響。但佢阿媽生完佢大約半年,有次突如其來嘔得好犀利,成個人突然瘦咗,之後啲能力已經完全消失。佢咁耐以蒞都冇依種情況發生,應該同佢阿姨一樣,唔會有影響。」

兩人已到達了上方的房中,並打開房裏唯一的門。

校長望向機箱說:「冇理由喎我已經撳咗…」 即轉身望向兩人。                                       
--------------------------兩人拉開了門把進來

「喂?喂!」獅子對着手機吼着,見未有回音他便把將其放下,再不斷按向升降機的掣。

沒反應。 他一腳蹬向升降機的門,門微微一凹,仍是沒反應。於是又在升降機門前徘徊着。

處女到達了二樓。






回覆 引用 TOP

血鯨聽見腳步聲即縮到枱下方,雙眼貼於枱跟前往外看。

處女經過美術室時停了下來,往裏面看。

環境雖然陰暗,但處女與血鯨確實對上了目光。

外面這白晳男生的目光鎖住了他。

血鯨沒辧法移離目光,全身動彈不得,雙腳到大腿位置在輕微抖震着。

處女把目光移過,繼續往前上去三樓。

三樓沒有半個人影。

左邊的長椅放了兩個公仔麵,右邊課室的燈光依然開着。

出面陽台的鐵籠只剩下微弱的煙霧,雨點打向鐵籠成為這裏唯一的聲音。

他走到升降機前,按掣。 沒反應。

保加利亞沒有焦點般對着平板電腦的畫面站着。

雙魚幸美則向鬼豹提議:「不如我同保加利亞去周圍揾吓先?」

鬼豹望着熒幕點了點頭。

雙魚幸美拍了拍她肩:「冇事嘅,我明白妳而家咩感受。」

「妳明白?」

「冇錯,我曾經都有個女,差唔多成十年喇,嗰陣我得15歲。後來因為某啲原因冇咗。所以知妳唔見咗個女我都好緊張,我會當係我個女咁揾佢返蒞。唔駛擔心。」

鬼豹朝她微笑了下:「不如妳第時做佢契媽咯,好冇呀?」

「真架?一言為定!」 再朝保加利亞說:「保加利亞我地…保加利亞?」                                                           

「吓?」保加利亞回過神來。






回覆 引用 TOP

雙魚幸美再向他說:「我地去周圍揾bb先,ok?」

「bb?哦好呀…好...」之後便隨她行上了樓梯。

行到半途,保加利亞忽拿起了手機在手。

雙魚幸美看在眼裏:「有人打蒞?」

「冇唔係…我係諗緊會唔會有人打蒞話我地知個bb喺邊啫…」

「你真係冇事呀嘛?駛唔駛透吓先?」

「唔駛…我冇野…」

操場上的三個黑袋早已被短鼻狗及兩個老師移至體育室門外。

雖然有些血中途從袋裏滲出,但很快被兩水洗走。

短鼻狗望望手機,三朝千代子傳來了訊息。

三:我地去左五樓 你個邊ok?

短鼻狗微微笑着,當姆指準備按向「o」時,雙眼不其然往上望了望,有一對熟悉的男女身影正隨樓梯往上行。

姆指這時即轉移位置。

短:小心,有兩隻鬼上緊2/f

三朝千代子看着短鼻狗的訊息。

她斜倪向那邊的藍甚柔半秒,再定眼對住該訊息。




回覆 引用 TOP

chapter 17

(有雨,雷暴)   時間:第五堂

校長向面前的兩人說:「你地終於都蒞。」

孖127問:「你知我地會蒞咩?」

「我有預感,覺得自己過唔到今日。」

「你啲預感都算準。」孖127上前移步。

「等陣。」鬼蠍子集中於手機裏頭。

校長緊抓着椅柄望住鬼蠍子。

快行至校長旁邊的孖127回過頭來:「又等咩呀?」

「處女話部-車立-仲未有反應。」鬼蠍子再向校長問:「你仲未開總掣咩?」

「我?我有開呀…」校長指着機箱:「依個咪係個總掣囉,我真係開咗架,不過獅子先頭都同我講冇反應...」


看過鬼蠍子的訊息後,處女意會到他需要跟真正能打開升降機的人對談。

保加利亞和雙魚幸美在二樓陰暗的走廊穿梭於人群。

保加利亞忽舉起手機:「喂?」雙魚幸美即停下腳步。

處女應道:「你啲潛力應該又進咗一步,如果能夠收放自如就完美。」

「進一步?唔係好明?」

「點都好,你要開始將你嘅能力控制自如。而家,我要你集中精神,開返新翼部-車立- 。」

回覆 引用 TOP

[隱藏]
「我開?我都唔知個總掣喺邊…」 

 「我唔係要你撳掣,我係要你用念力。你先頭應該用咗依方面嘅能力去阻止獅子落蒞,令到部-車立-開唔到,你可能自己都唔知。」 

 「念力?咪玩啦。我有咁嘅能力我一早上咗…總之依啲野我唔會再諗,我知我自己咩料,我寧願用實際行動同計劃去做事。」 

 「用依啲途徑固然有用,但你自己都應該知,你唔係普通人。多餘嘅野我唔想再講,你而家要做嘅野,就係開-車立- 。」 


「但係我…喂?喂?」保加利亞徐徐放下手機。 


對雙魚幸美略講述過剛才的事後,她亦建議道:「既然佢開到口咯,佢一定對你有返咁上下把握。」 

 「佢開到口就一定係?妳確定?」 

 雙魚幸美低了低頭:「過去嘅野無謂再諗喇,況且我地係要以大局為主。」 

 「我唔係話要呻。處女夠話過我地要走啦,咁係咪為咗個bb我地全部人就要留低先?坦白講,大家都知個bb係俾人捉走咗。」 

 「但處女又未話我地一定要走喎,係咪先?」 

 「佢都唔知個bb俾人捉左。到時如果我地仲未有結果嘅話,妳覺得鬼豹會肯走咩?唔好話佢,就算係佢老公,甚至我睇連妳,都唔會肯走啦。」 

 「錯,我分得好清楚。如果真係要走嘅話,冇辧法之下我一定會走。」 


「妳捨得係一回事,我肯定鬼豹唔會捨得,到時咪睇下點囉。仲有唔好講得咁口響,如果做人阿媽嗰個係妳,妳會捨得咩?妳唔係當時人就唔好咁肯定。」 

 「我都做過人地阿媽,我都試過嗰種感覺...」 

 「聽見哂啦頭先...15歲吖嘛,之後又冇咗,知咩事啦。妳自己揀嘅。」

回覆 引用 TOP

雙魚幸美望住了他,再說:「揀咩呀?你講清楚,你想話我落胎?」

「心照啦,講落去盞冇癮。」

「唔好同我講咩有癮冇癮,講清楚,你係咪話我落胎?」

「好明顯呀嘛?唔係點會冇咗先?佢自己盪失路呀?」


「咁我正式話你知,我冇落胎。係咩原因我唔想講,我絕對係諗住養大佢。你要同我道歉。」


「總之我保証鬼豹揾唔個女佢一定唔會走。」

「我要你同我道歉。」

「sorry囉,咁點啫?妳講野又唔清唔楚咁...」


「係人都會有失去至親嘅時候,唔係得你冇咗個洪覓詩就你傷心哂。況且而家要以大局為重,就算我有個女喺度我都會走,信不信由你。」

「咁咩叫大局先?對你有著數咪大局囉。我保唔住佢,我冇資格出聲。對鬼豹蒞講,揾返個女就係大局。」


鬼豹沒有再望着電腦熒幕,而是望向外面。

外面仍有十數個學生坐在長椅上,女生居多,以竊竊私語的聲調在聊天。

鬼豹閉起了眼睛,凝神於外面的對話裏。

初時只有零星的窸窣聲,很快已變成句子話語傳進耳中。

「有啲過份依排學校罰人好殘忍喬老師都唔係咁想快啲畢業唉仲有幾年先…」

再凝神幾秒。

「而家講句另類少少嘅野都驚俾人篤背脊,真係慘。慘?喂啲擦鞋仔篤完背脊有得上位架喎?咪係囉,而家都唔知上位定上堂。其實我覺得學校根本已經將喬老師嘅思想變咗質。喂你講到去依個位嗱已經?你唔覺嘅咩?」

「我都覺。」鬼豹行了出來。

回覆 引用 TOP

面前的學生們聞聲即全部站了起來,面面相覷。 

 「你地唔駛驚,坐低先。」鬼豹坐到與他們同一張長椅上。 

 他們仍是站着。

鬼豹敲了下枱面:「坐啦。」 

 眾人逐漸坐下來。

到最後一個都坐下了時,她才說:「我係今日蒞見工,不過都無緣做到你地老師架喇…」 

 坐她正對面的女生開口問:「佢地唔請妳呀?點解嘅?」 

 「原本請咗。不過,個校長同我講咗一啲有關學校嘅運作方式俾我聽。我聽完之後,同佢有啲爭執,跟住佢就話我唔適合喺依度環境做事。」 

 「係有關啲咩架?呃,可唔可以話俾我地知呀?」 

 「咪就係你地頭先講關於篤背脊嗰啲野囉。其實我話俾你地知,係學校自己揾學生蒞做依啲野。」 

 在坐的學生們都A眼望B眼,B眼望C眼。 

 「我唔滿意佢地個做法,佢唔請我,我都冇野好講。但係,屋企得我同我bb,我請咗個保姆佢又聽日先蒞到,我唯有帶埋個bb蒞見工。點知佢地...」

她未有說下去,只掩住了臉。 

 坐在較遠方的一個男生問:「佢地冇對妳個bb做啲咩呀嘛?」 

 鬼豹過幾秒再抬頭說:「佢地攞走咗我bb,因為佢地話我諗野好有問題,對個社會好有問題,所以要對我小懲大戒。」 

 那男生搖頭:「完全錯哂,喬老師所講嘅小懲大戒都唔係咁。但係佢地冇權咁樣罰妳架喎,妳都唔係學校嘅人咯?」 

 「但佢地有能力可以咁做,你地都應該知道而家教育界係獨立喺任何架構之外,就算警方都冇得插手理學校嘅事。所以要靠自己,但得我一個人,我真係做唔到啲乜野。」 

 「所以我頭先話學校變咗質就係咁解。」那男生說。 

 「冇錯。我都係受喬老師影響先做老師。佢講過學校係為學生服務,但係而家好似調轉咗咁。其實學校嘅高層都未必比我地更加理解到喬老師嘅睇法,有時可能曲解咗都未定。」 

 「啱吖今日lunchtime同我一樣諗法又有人受刑越蒞越不知所謂細路女蒞架咋咁我地有咩可以幫到妳呀?」 

 混亂中鬼豹聽到正對面的女生向自己問了這樣一個問題,她遂答:「你地冇咩可以幫到我架喇。我只係想你地留低聽我講多陣野…」

回覆 引用 TOP

噹叮~~噹叮~~噹噹叮噹~~ 

 正對面的女生說:「我地要上堂喇喎?」 

 「上堂鐘響咗又點啫?」剛才跟鬼豹對話著的那男生站了起來:「我就唔信skip一兩堂佢地就會殺死我地。冇問題,我地一於陪妳!」 

 其餘學生都逐一點着頭,鬼豹微低下頭:「多謝你地,真係唔好意思…」 

 「我地去麥當勞入面慢慢傾!」 

 <個女唔見左,我在一樓麥當勞,唔好過黎,尤其係孖127,再聯絡> 

 鬼蠍子收到鬼豹以上的訊息,表情凝住了幾秒。 

 孖127見到他的表情便問:「又咩料呀?」 

 「冇事。」鬼蠍子的目光從手機移去:「處女啱啱send野蒞話搞掂依度之後唔好走住,留喺依個範圍,唔好周圍走。」 

 「又搞咩呀?點解?」 

 「佢冇講,佢剩係交帶咗依樣野。」 

 「又係講啲唔講啲…喂點先而家?做得野未先?」 

 「而家ok。落手盡量乾淨啲,唔好有不必要嘅噪音。」 

 「多餘,殺人要有聲架咩?」孖127行到校長跟前。 
 
校長維持剛才的坐姿:「一係我失蹤…  再唔係,再唔係妳可以斬我對手又或
  -----------------------------她左手扯起他一撮頭髮,刀鋒向其喉嚨斜揮,左手拿住了校長頭顱。 


----孖127將頭顱掉到地上,鬼蠍子即按她在地,兩人部份衣衫被劃破。 
來自天花與牆壁的數條線形水柱,分別朝上而下及左至右劃過




回覆 引用 TOP

水柱朝既定方向來回數次後,現停下來。

兩人伏在地上片刻,確定再沒有水放射出來,他們才慢慢站回起身。 

 周邊地板皆被沾濕,經高壓噴射出的水柱將檯面肢解了數部份。 


「真係險,咁嘅水壓就算擦過都唔得掂...」鬼蠍子再望向下方,校長的左手手腕插著線,該線接駁到某個黑色長方形機器:「佢都算古惑,依個地雷應該同佢個脈搏有關。下面有個機器,我諗係用蒞量住佢脈搏,當​脈搏一停,地雷就啟動。先頭如果唔留神,我地真係會陪埋個校長落去。」 

 見孖127未有回應,他便再道:「我地落返去再等消息。」 


兩人步出校長室回到剛才的房裏,正打算下電梯落回去時,鬼蠍子瞧見孖127的右手手背不停在晃動。 


孖127注意到他望著的焦點,即把手放回口袋裏並說:「喂係喇,有野問你。如果齋講隻揪,你覺得我喺殺手榜可以排第幾?」 

 「妳落手快,耐力夠,如果喺某個特定地方對打嘅話,妳應該可以係第三。獅子同處女妳就唔駛諗。」 

 「第三…」 

 「不過做殺手唔係打擂台,因為單純面時面對打又或者親自落刀都唔係最有效嘅殺人方法。」 

 回到圖書館,剛才的學生們差不多全都聚到雷訓導所在的自修室裏。 

 兩人穿過人群,走到該自修室的門口往裏面看。 

 雷訓導靠在牆邊躺着,額頭中央位置有個小洞,血跡從這兒開始一直到旁邊的血泊。 

 站在其對面的男生雙手仍拿着手槍。

鬼蠍子對他問:「你做架?」 

 「嗯…不過我真係…」 

 「唔駛不過,殺咗就係殺咗。」鬼蠍子向他伸出了手:「唔該遞返把槍蒞。」 

 「我…我隻手震得好犀到…我…」 

 「得喇,我自己攞。」鬼蠍子拿回過手槍,再行出自修室外面。

回覆 引用 TOP

[隱藏]
位於門口的幾個男女交頭接耳了會後,有個男生上了前:「我地而家…呃…」 

 鬼蠍子回頭:「你地冇事架喇。」 

 「咁樣…」男生望了望自修室裏面再說:「咁…點收科呀?」 

 「你地要自己諗。」

鬼蠍子跟孖127坐到附近的迷你梳化上。 

 退出了彈匣,裏面還有五顆子彈。 

 孖127的眼神定在某位置發呆,鬼蠍子向她問:「仲諗緊先頭校​長室嘅地雷?」 

 「痴線,有乜好諗?」 


「我提醒妳,做得依啲野,一定就預左自己或者親人會有事。無論係邊樣發生咗都好,都要當冇事繼續完成任務。如果冇依個心態嘅話,都係盡早退出好啲。」 

 「我隨時都預咗犧牲架啦,仲有我唔駛你教我點做。」孖127望了望他手上的子彈再說:「連槍都攞埋?駛唔駛呀?個校長同訓導都搞掂埋咯。」 

 「未必,最難搞嘅可能係學生。」 

 藍甚柔望望臂上的嬰兒再說:「bb瞓咗覺喇…」 

 「嗯。」三朝千代子點了點頭,姆指再開始按向手機。 

 短鼻狗低頭集中於剛傳來的訊息。 

 三 :兩隻鬼在咩位置 

 短鼻狗稍微伸出操場向校舍望去,望了會終於又見到兩個人影,正於三樓走廊行走着。 

 短 :在三樓la,小心d 

 三 :我記得之前我地在四樓時 你收到call 跟住你去左邊?新翼? 

 短 :係牙,我有線眼見到洪在個度,所以我咪趕去lo 

 三 :你當時知道佢在新翼都唔話俾我同獅子知? 

 「嘖頂…」短鼻狗打了下乒乓球枱邊。

回覆 引用 TOP



伸延閱讀
 提示:支持鍵盤翻頁 ←左 右→ 發新話題發佈投票
請先登入
小貼士:
依家可以用“@”tag會員啦!
預覽帖子  恢復數據  清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