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討論
消閒生活手機討論遊戲地帶影視娛樂校園生活數碼科技寵物樂園學術文化體育世界購物廣場時事投資貼圖影片上班一族美容纖體戀愛婚姻汽車討論成人資訊博彩娛樂資源交流站務管理
發帖
註冊 登入/註冊 微博



收藏 訂閱 打印

[小說] 爆發 [殺手+鬥智]



[隱藏]
鬼蠍子鬆開眉頭,搖搖頭:「冇…冇野…」

「有咩唔怕講。」

「我只係有啲唔明。獅子冇理由自己識開部-車立-,佢應該係去叫校長開架啦?」

「正路蒞講應該就係咁。我相信控制部-車立-H地方大概都係喺校長室附近。」

「咁咪係囉?我知校長室喺邊個位置,如果要我而家去H話,應該仲蒞得切俾佢地上去架喎?」

「都係嗰句。俾佢地全部人上哂去H話,你覺得個勝算會係幾多呢?無可否認保加利亞係有潛質,但係好明顯而家未成熟。所以上去根本係無補於事。」

「當然啦,要隊冧獅子係冇可能H事。但係我覺得要救個女學生又未必係冇可能H事喎?即係你覺得用脅持H方法係有效過佢地上去同獅子搏過?」

「坦白講,」處女定眼望住他:「用脅持H方法逼佢就範,個機會率仲低過獅子俾佢地隊冧。」

「咁你仲繼續?」

「點呀?諗到啲乜野?」

「你冇諗住救個女學生?」

處女點了點頭:「由我知道獅子喺温室嗰時我已經知道,個女學生冇得救,佢今日會死。」

右耳貼住手機的藍甚柔不斷地點蚗Y:「嗯…ok,二樓女廁,得…我地試鵅A到時有咩進展我地會再同你講返架喇。Bye。」

「點呀?」三朝千代子問。

「佢話而家唯一可以做H野,就係掹斷其餘六條電纜,掹剩最後一條嗰時再開茼a雷,到時個地雷就只會喺嗰條電纜度運行。」

「嘩大嗱嗱電纜喎?話掹斷就掹斷咩…」短鼻狗搖蚗Y。

「掹唔斷都要掹,我地冇得揀。」三朝千代子望茖滮H說。

「掹電纜…」血鯨伸進口媞N了摸後排的牙,再說:「我ok喎,我可以用牙蒞咬斷佢,我諗應該得。」

回覆 引用 TOP

「好,你去試鵅C」三朝千代子再把手機還回藍甚柔,並問:「裝電纜個地方係?」

「二樓女廁尾二H廁格上面,天花板度有個類似櫃門咁H野。到時你喺尾格入面其中一個水桶度揾一條藍色H鎖匙,再擒上去開度櫃門就會上到去裝電纜H地方。」

血鯨答道:「收到,冇問題。我而家落去先,到時再聯絡。」

掛線後,藍甚柔凝住了表情微低蚗Y。三朝千代子見她這樣便上前拖茼o手:「唔駛擔心咁多啦藍藍,我地實掂。」

「我唔知呀…有好多問題。例如班人唔一定逗留喺同一個位架嘛?到時如果佢地行哂去後面,咁我地做咁多野咪冇用囉?」

「依啲冇得擔心架喇,事到如今一定要搏一搏,做好要做H事先。係喇,」三朝千代子轉向短鼻狗說:「而家三樓冇人睇住,你上去睇住個環境先,有變動再通知我地。」

「呃…真係要上去呀?」

「你覺得我講緊笑?你唔上就我上,快啲決定,唔好嘥時間。」

「唔係唔係…咁我上去先…」短鼻狗退茖迨l說。

藍甚柔向他說:「小心啲喎?」

「係H,我會架啦…」

三朝千代子見他仍未離開門口:「快步行啦。好唔好?」

短鼻狗即轉身往美術室門口走去。

剩餘的兩人同時往上方的瓦遮頂看去,瓦頂是三樓實驗室陽台底部,阻檔她們觀看實驗室陽台的情景。

相較於她們身處的陽台,另一邊陽台擺脫了該瓦頂的陰影。

「係喇藍藍,」三朝千代子忽挽茼o的手:「不如我地去對面個陽台度咯?咁樣可以睇清楚上面個陽台,順便睇翵ㄜ屭ㄗ麈Z人。」

兩人遂繞過美術室往另一邊的陽台走去。






回覆 引用 TOP

chapter 11

(多雲) 時間:第四堂

保加利亞向剛收回手機的雙魚幸美問:「點呀?處女點講?」

「佢都話我地應該繼續落去。」

保加利亞搖了搖頭,原地繞了個圈後才跟她們說:「咁我收皮囉,不過佢有咩事H話唔該你地諗定藉口同洪生解釋。」

鬼豹上前:「點都好啦,既然決定咗咁就無謂諗其它野喇。不如傾儱鄐l再打蒞H話我地應該點做。」

那個Miss現已坐到最前頭的一張學生^,低蚗Y,該​位置處在課室堬臚T個長方形中。

四個人圍到教師桌前方。 雙魚幸美說:「處女話一陣如果獅子仲係企硬H話,就即刻當住佢同校長面向個老師開刀先。」

「咁開硬都得喇…」保加利亞望了望那Miss ,他便回頭看回三人。
------------------------那Miss抬起頭來望了眼保加利亞

「佢一陣再打過蒞,」孖127指了指黑板上的手機:「就同佢講我地俾30秒佢,帶返條女落蒞。喺依陣時候就擺好哂陣,隊部手機影我地捉住個Miss,撳住佢個頭喺^面度,我就準備落刀。到時佢仲係企硬H話我就對住Miss條頸斬落去。」

鬼豹點蚗Y:「真係去到咁情形H話,斬完個頭之後,今次調返轉,我地俾十分鐘佢考慮,下次就輪到學生,然後就收佢線。」

「收線?」保加利亞轉身向荌降\:「妳真係當獅子死架?條友癲架,收完線阿詩渣都冇得剩呀我話妳地聽。」

「獅子係癲,但係佢唔係傻。我地識慢慢搣啲人質,佢都識搣。條友唔會蠢到即刻就殺個女仔,搞到自己乜野雅陶冇。」

「仲可以點搣呀?妳頭先見唔到佢咩樣架咩?佢已經生唔生死唔死咁架喇,再蒞H話佢一定頂唔順…」

「以我估計應該唔會再用打H方式,再咁打會死人。我諗應該會係斷手斷腳嗰啲,去到最後一步先殺個女仔,總之獅子一定唔會俾佢咁快…」

保加利亞揮撥茪漶G「夠喇,我冇興趣再聽。」

「而家決定係咁喇喎?冇異議?」鬼豹開始輪流望向三人。




回覆 引用 TOP

雙魚幸美搖搖頭,孖127則聳了聳背。

最後望到保加利亞時,他便開口:「我可以有咩異議啫?得我一個有異議有咩用呀?我建議我地應該乖乖地坐喺度欣賞獅子點玩死佢。」

鬼豹向他說:「你喺度發爛渣冇用架喎。你有更加好H辦法咩?」

「我始終覺得咁樣僵持唔係辦法,應該實際做返啲野。一係就放咁啲人,一係就好似佢話齋,」指了指雙魚幸美:「揾人去開返部 車立 個總掣,等我地直接上去同佢博命。」

雙魚幸美說:「但係處女話咁唔work喎,佢都覺得我地而家咁係最好。」

保加利亞攤開了雙手:「咪係囉…咁我冇異議喇,得未呀咁?」

Miss這時閉上雙眼,大力吸了口氣,再呼出來。

有隻手搭住了Miss的肩膀,她顫了下,再睜開眼睛。

雙魚幸美在她身旁坐了下來,再向她頷首:「睇妳好似唔係大我好多咋喎,入蒞教咗冇耐咋可?」

「我…我上年先蒞,前幾年啱啱畢業…」

「幾多歲呀?我24,我睇妳應該大我一兩年度啦,唔會細過我呀嘛?」

「25…過埋十二月就26…」

「哦25…」雙魚幸美點了點頭,再望向出面陽台:「係喎,點解出面有個咁大H鐵籠H?上堂要用到架?」

「嗰個,哦嗰個唔關事架…依個係,係貓H貓籠,係貓會…養貓嗰啲…係囉即係嗰啲…」

「原來貓籠蒞H,我之前都有養過貓。」

「我都係…我屋企而家都有兩隻。呃唔好意思,而家究竟係等?」

「哦等個電話打蒞…」雙魚幸美望望外面再向她說:「妳再坐陣先。」

雙魚幸美到出面拿起黑板上的手機,孖127回頭見狀便問:「搞咩呀妳?」

「差啲唔記得…處女交帶話一陣係H話要影埋俾校長睇,我要入返佢電話先。」

短鼻狗與血鯨在斜坡的轉角位媢J上。






回覆 引用 TOP

[隱藏]
「咦財政,乜你都喺度H?」血鯨指向他問。

「係呀,我由先頭開始就一直同主席仲有三朝千代子一齊架喇。嘩!」短鼻狗望了下他右手位置:「你隻手搞咩呀?白色嗰啲唔會係骨呀嘛?」

「會呀,點解唔會呀?我隻手骨折呀大佬!不過俾啲野你見識鴷…」 血鯨將他的右前臂向下彎,再彎
     
短鼻狗皺茯隉A稍側了側頭:「得,見識哂喇。」

右前臂仍維持茪U彎到盡頭,骨頭呈水平線指向短鼻狗:「堅唔堅呀?成隻手見骨都冇事喎?」

短鼻狗盯住他左手:「幾精彩,嗯。」

血鯨放了下手:「唔講咁多住喇,我要落去女廁先…你要上去睇住呀可?」

「係呀,你落去整完哂啲野就可以上返蒞替我架喇。」

「得啦,一陣再講…」血鯨邊下荓蚸Y邊說,短鼻狗則上去斜坡。

血鯨再次抵達女廁,很快便攀向尾二的廁格間隔板,幾乎以趴的姿勢望向最尾廁格媕Y,那最靠近自己的水桶,藍色鎖匙就在堶情C

稍伸長手臂就將鎖匙拿到手堙C 雙手往上一拉。右腳,然後左腳都已站在廁格的上方邊緣。

血鯨兩手攤開,雙膝微蹲。取得了一定的平衡後,右手拿茠甄穈肏K插向天花板上那正方形的匙孔。

正方形的蓋面被拉下,上方又是另一個空間。

他爬到上去。蓋面有個小柄,遂拉上小柄把蓋面合上。

柄中央有個洞,地面又有根東西豎荂A兩者交合一起便使蓋面牢牢合上。

他在這兒站直了身子,天花與他頭頂還有約兩個頭的距離。

在左右兩排燈管的映照下,他穿梭於一組又一組與他身高相約的儲物櫃。

儲物櫃的上方天花,貼住了一條黑色電纜。

沿途行經完這兒的七組櫃,發現每組櫃的上方天花均有條電纜。

「第一條…」他望茬o兒盡頭的櫃,再望望那邊盡頭的櫃,不禁捽茷e額:「第一...嘖…」

回覆 引用 TOP

孖127低頭望了望錶再說:「差唔多喇喎?仲有幾分鐘準備好啲野先。」

鬼豹與雙魚幸美行到了那Miss跟前,Miss向她倆說:「呃可唔可以唔好傷害班學生呀?」

鬼豹搖頭:「要貝w你地全部人駛唔駛死H唔係我地,所地我地冇權去應承妳任何野。唔好講咁多住喇,企喺身先。」

Miss站了起來,鬼豹把她雙手押在後方。

「嘩搞唔係咩呀蒞真Miss Leung冇呀嘛事架儮嚏K」

孖127向後方的學生喊:「收聲!我唔想再聽到任何噪音。」

之後再到教師桌後方,把刀拔了出來。

教師桌依然維持U 形的姿勢。

保加利亞去到黑板跟前把手機拿來,並隨茖靘l三人到那Miss所在的^跟前,四人都聚到第三個長方形堙C

後方有群學生不斷推拍茖鉹中@個男學生,男學生終於站了起來:「我…我可唔可以講句野?」

整間課室都望住了這個男學生。

孖127指茈L:「俾三秒你坐返低,唔係H你蒞代依個Miss。」

「算啦,俾佢講。」鬼豹再轉過頭向那男生說:「有咩好快啲講。」

男生說:「我…我只係想講,Miss Leung,佢入咗蒞真係冇幾耐架咋…」

孖127嘴角揚了下:「耐又點,唔耐又點呀?」

「我意思係話,我知有班人,即係你地…係好唔滿意學校H一啲做法,跟住就揾我地蒞開刀。但係Miss Leung佢係入蒞代課架咋,佢真係當打份工架咋…」

「係咩?你覺得我地會關心依啲野呀可?你想講乜
----------------------------「妳放咗佢先啦好唔好啫!」                                                      

「你同我講野唔好咁大聲喎。」孖127朝他方向行去。

「喂夠喇,唔好搞事。」鬼豹再向回男生說:「有樣野我想你知道。去到而家咁唔係話因為我地要揾人出氣,而係你地學校捉咗我地H人喺上面溫室度,唔肯放人落蒞。我地先要咁做,明唔明?」






回覆 引用 TOP

「Ok。咁你地唔揾佢蒞做人質得唔得先?」

「係囉其實佢唔好搞都係打份工架咋佢啦…」周圍的學生都在點頭或嚷荂C

「我再講多次,收聲。」孖127掃過眾人後,重新對回男生說:「唔揾佢H話就揾你架喇喎?」

「揾我咪揾我囉!我冇問題!」

周圍的學生沒有再叫嚷荂C

「你地唔駛聽佢講!」Miss Leung喊了句,再繼續說:「人質我蒞做冇問題,我只係希望喺我之後件事就完。」

「唔關妳事架喎,妳唔駛…                             
----------------「何耀軒,坐返低!」Miss Leung再次喊荂C

他唯有坐回位子堙C

「仲有啲時間,我想出去行陣…」雙魚幸美跟鬼豹說完,便走了出去陽台。

她在陽台中央左右徘徊,之後行到去角落媕Y貓籠處。

貓籠的門口被門鎖扣荂A鎖下方的孔還被一條鎖匙插住。

她只瞥了眼便回頭朝課堂的方向行去。

半途時已注意到上方温室,有個高大的男人正站在窗戶前,望住了自己。

雙魚幸美停下來,向他回以注視。

而於下方陽台的藍甚柔則盡量拉茪T朝千代子的手臂:「唔好再行出去啦,會俾佢見到架…」

兩人回到去美術室與陽台的交界。

藍甚柔再望了望上方雙魚幸美的背影:「依個係頭先想截住我地嗰個女仔呀…」

三朝千代子與她望茼P一方向:「佢地全班人喺哂上面啦。我諗佢都係出蒞行個圈架啫,好快就入返去架喇應該。」

「我覺得依個女仔…我唔知點形容,先頭俾佢望住嗰陣即刻成個人都寒寒地,總之硬係有依種感覺。」

「佢?先頭喺女廁度同佢面對面傾過計添啦,冇料到H。全靠佢我地先知洪覓詩喺邊咋。」






回覆 引用 TOP

藍甚柔的手機響起來,她即拿出來在手中:「喂?」

血鯨的聲音再次現身:「又係我呀,血鯨…」

「哦你去到裝電纜嗰度嗱?」

「去到喇,七條電纜都喺哂度。」

三朝千代子問:「你咬唔咬得甩?」

「問題就喺度喇。我承認我H方向感係好差,我上到蒞先發覺我分唔到第一條同第七條,邊到係頭邊到係尾…」血鯨望茪W方的電纜,前後徘徊荂C

「你係講笑定點?」

「講咩笑啫,真架。我都話我方向感差架啦,我認喎…咁而家點先得架?」

三朝千代子集中凝神在某處,右腳尖踏幾下地再行到手機跟前:「你而家嗰度個空間大唔大架?」

「又幾大斔{,我都估唔到會咁大…齋講闊度我諗仲大過一般H課室。」

「你依度應該係喺正三樓課室H地底…你會唔會聽到上面有聲?」

「會喎又…上面周不時都有啲好零星H聲傳落蒞。」

「既然你講到話個闊度係大過一般H課室,我就假設你依度個空間係等於課室加埋個走廊。你一陣就打俾短鼻狗,我叫咗佢上三樓,你叫佢喺樓上整啲聲落蒞。」

「整咩聲呀?」

「求其啦,踏腳聲點都好。記住,聽到踏腳聲H地方附近就係第七條電纜,第一條就自然係相反方向啦。明唔明咩係相反方向呀?前H相反方向係乜野?」

「得啦…明架喇,你而家就打俾佢先…bye。」

藍甚柔向三朝千代子說:「我諗佢都係緊張得滯先一時出錯架啫。係喇,其實你叫短鼻狗喺出面整啲踏腳聲,好易引起注意架喎?」

「冇計,佢要自己執生。咦?」三朝千代子拿出了手機來。

「邊個呀?」

「短鼻狗send咗message俾我…」三朝千代子望向手機媕Y:「佢話班房堶梡H嗰啲人,個個都離開哂課室H前頭位置,集中哂喺學生H嗰啲^度。」

「哎呀真係咁…」藍甚柔在原地媬禓茖B:「咁而家即係唔揀第一條電纜?要轉電纜喇可?」




回覆 引用 TOP

「唔駛轉。」三朝千代子在附近的位子坐了下來:「電纜H問題唔駛理,而家要變H唔係我地,係佢地。我地要令佢地踩入個地雷度。」

之後便低頭打荌T息。

三:一切照舊 唔駛理

把訊息發給短鼻狗後,三朝千代子的姆指仍在屏幕上掃動荂C

「即係要令到佢地留喺第一個長方形度?」藍甚柔問。

「冇錯。我諗我有辦法,我而家要打俾一個人先。」三朝千代子望茷拊蘮媕Y的一個聯絡號碼。

「打俾校長?」

「係打俾上面其中一個H邪教份子。」

「唔係呀嘛?妳點會有佢地班人H電話架?」

「我頭先咪話過我同佢喺女廁度見過次面,傾過次計H?我其實仲同佢交換咗電話number。」

「佢…先頭喺上面陽台嗰個女仔?」

三朝千代子點頭,按了下屏幕:「我而家就要同佢再傾一次計。」

雙魚幸美踏回課室的一刻,手機響起。

她望了望媕Y的來電顯示,稍皺了下眉再把手機貼於耳邊:「喂?邊個?」

「認唔認得我把聲呀?」

雙魚幸美挪開手機,定眼望住堶掖o組來電號碼,才向堶悸漲o說:「原來係妳。妳打蒞想點?」

「傾麰p啫,好唔鍾意聽到我把聲咩?好想我死呀?」

「我從來冇話想殺邊個。不過妳如果真係逼到我唔殺妳唔得H話,咁妳好快就會死。就係咁多。」

「係咩?不過我唔駛人逼架喎,我從來都係講得出做得到,一有目標我就一定實現到,以前到而家都一樣,冇變過。而我今次H目標係要你地逐個逐個人死哂喺學校度。」

「咁祝妳好運。妳打蒞就係同我傾閒計呀?我就冇所謂H,不過我最多只可以同妳傾多兩分鐘,之後就要做正經野。」

「我知你地喺度脅持住三樓個課室吖嘛,咁又點啫?妳覺得你地咁就可以控制到所有野喇咩?」

「繼續吖妳。」

「你地由貝w要脅持依間課室開始就註定失敗啦。妳唔知你地喺個地雷度架?」

聽完三朝千代子剛才的話後,藍甚柔呆住了口鼻望茼o。

回覆 引用 TOP

[隱藏]
chapter 12

(多雲)   時間:第四堂

雙魚幸美左右瞥了眼課室四周,再向手機另一方的她說:「又係依一招?之前咪用過囉,我同妳都知係真定假,仲講埋哂依啲野有意思咩?」

「之前嗰個根本就假到出汁,你地要信我都冇辦法。唔咁講H話我仲可以坐到喺度同妳傾電話?」

「咁妳打蒞究竟想講乜啫?」

「我咪講咗囉,你地個課室有地雷。」

「Ok,今次個地雷又係點呢?」在雙魚幸美對話期間,鬼豹望了眼她,再望回別處。

「我諗妳都應該見到課室地下嗰七條橫線架可?」

雙魚幸美現正站在第二條橫線上,再行到課室中央,從這兒一直望到課室後方的地面。

其餘三人與班上的部份人都望住了她。

孖127問雙魚幸美:「做咩呀?邊個?」

雙魚幸美稍向她揮搖茪漶A再對回手機說:「依七條又係代表乜?」

「長話短說,七條線分咗八個長方形,地雷會喺地底度一直行,踩中行緊個位置個長方形就會爆。而我就係蒞話俾你地知,全個地雷只有一個安全位,就係第八個,即係最尾H長方形。」

「點解妳要話我聽?」

「我講H就係咁多,我地好快會開地雷,點做你地自行決定。有機會再傾。」三朝千代子說完即便掛線。

在旁站茠甄贗えX終於能開口問:「妳,妳做咩要將地雷啲野話俾佢地知呀?妳仲要話埋個安全位俾佢地知喎?」

「冇事架藍藍。乜妳覺得佢地會信我講H野咩?」

「我明妳講乜…但妳真係覺得搏得過咩?萬一佢地前後都唔企,企中間呢?中間位學生^係最穩陣,佢地實知我地唔會搞到班學生H,咁同班學生企實安全架?」

「做得脅持犯H應該會同一班人質有一段距離,況且佢地係以放火蒞做要脅,更加要保持距離。」

「妳要知道班人係乜都做得出,佢地到時做啲咩妳未必想像唔到架喎?」

「信我。我有信心,我同佢地咁樣講完,只會有兩個結果。一係佢地就全都人留喺第一個長方形,一係就第八個。後者H話起碼有部份學生走得甩,但係我相信前者H可能性大啲。」

「但係首先H問題係佢地信唔信真係有地雷...」

「冇錯,依樣係我唯一關心H事。」

回覆 引用 TOP

短鼻狗剛看完三朝千代子的訊息,手機隨即又顫動,看了看是來電便即退回到斜坡位置:「喂?」

「喂,係我副主席。我終於落到去裝電纜個地方。」

「咁太好喇,啲電纜咬唔咬得斷呀?」

「應該咬得斷。我其實未開始,因為我要確定一下邊條係第一條線先開始咬。你知而家絕對唔可以馬虎,做每件事之前一定要檢查清楚。」

「依層我都明白,但而家仲可以點查法?」

「就係咁我而家先要打俾你。好簡單,你而家喺走廊度用力揼一腳,我喺度應該會聽得好清楚。到時我憑聲音方向就知道邊條係頭,邊條係尾。」

「鵅H咁我點呀?咁揼法佢地入面實聽到架喎?」

「咁H情況你就要揼得有技巧啲。」

「點樣揼呢應該?」

「依樣就要靠你自己去諗。」

「喂咁你…等陣先,你本身知邊度頭邊度尾架嘛?」

「我知…大概都知架喇即係,不過想你而家再三確認一下啫。」

「我知謹慎啲係好…但而家係揾我條命蒞確認啲電纜喎?你真係隨咗用揼腳H方法之外就冇其它安全辦法?」

「喂關我鬼事咩…條橋又唔係我度,你要問咪自己問返三朝千代子囉,係佢叫我咁做蒞揾返頭同尾H位置架…」

「佢叫架原來?」

「唔通我咩…哎我有時都覺依個女仔真係好難同佢溝通,唔係睇在佢係主席H朋友,我真係同佢講多兩句都費事。講野又倔,又難頂…」

「依啲係你覺得啫…我完全唔覺喎。佢係我見過最盡責H女仔囉。又獨立,唔會群埋其他女仔喺度細聲講大聲笑…」

「佢梗係唔會同啲女仔細聲講大聲笑啦,有女仔肯同佢做friend咩?佢個大名有邊個未聽過呀?」

「就係因為佢係班長,又係風紀,好多野都階蕃Y做先搞到俾人杯葛咋嘛。女仔堆有咩娛樂啫?咪就係玩杯葛,講是非囉。你又係H,佢又冇得罪你啲乜,係咪先?好似而家咁,我覺得冇問題喎,你諗到俾佢更加好H辦法咩?」

「咁你都可以講到長篇大論蒞同佢平反,你真係冇得救…你成世俾個女仔咁壓住唔掂架。」

「我唔覺佢有壓住我囉。你似俾人壓住多啲喎,你副主席蒞咋,人地藍甚柔話哂都係主席喎?你咁樣唔係俾女仔壓住呀?」

「主席點同呀大佬!佢係完全繼承咗喬老師氣質H學生蒞,又夠純又識關心人,嗰個三朝千代子同主席比,根本冇忽似女仔。」

回覆 引用 TOP

「嗱,我唔係話要講主席壞話。你要比較H話我就咧い狴X蒞,人地三朝千代子,有邊年冇姘L獎學金?講藝術,佢有心做美術會會長H話,個位幾時輪到洪覓詩做呀?」

「講哂佢啦你,做唔到就話冇心做...」

「我本來都唔想同你拗...喂我對美學有一定認識架,我作証,佢只要睇過幅畫一眼,唔到兩三日佢就可以模仿到一模一樣H畫出蒞。無論去到文藝復興定巴洛克,總之任何類型H畫風,佢都可以畫得似到十足十。」

「你講咩復興洛克人嗰啲啫?我對畫都冇興趣,你講埋啲我唔明H野冇意思架?」

「我意思係人地冇屋企人俾錢佢,佢咁H年紀就識揾錢養自己,喂唔只獎學金呀,佢畫嗰啲複製品仲一直有買家架。對比起藍甚柔,屋企H千金大小姐,高下立見喇啩?」

「嘩你拉到去出身添呀?佢想做千金架咩?佢一出世就係咁有乜法呀?我而家係同你比為人處事,比氣質。」

「你要咁講咁唔駛比蒞比去啦,冇意思H根本。話時話喇,阿副主席,你係咪分唔清楚邊條係頭邊條係尾啫?喂?」

「都話我係要再三確認咯。無啦啦做乜又扯咗去依度?」

「我地都係傾返正題先啦不如,唔好講女仔喇…做正經事要緊,我一陣就揼腳落蒞,俾佢地發現咪發現囉,最多到時走人嗰時走快啲啫。不過要俾啲時間,我記得出面差唔多時間就會有架泥頭車開始整野,會好嘈。到時我先趁依段時間揼腳。」

聽完雙魚幸美訴說地雷事宜後,保加利亞便搖蚗Y說:「妳唔係將佢講H野放上心呀嘛?頭先仲未樣衰夠呀?唔係信佢地H話我地而家已經走咗人喇!」

鬼豹暫時讓Miss Leung站到一旁,看蚑珓⑺堛瑣蹐u:「唔好咁快就話係假住,你地兩個當時出咗去,喺禮堂度我地見識過個地雷。」

孖127轉身用勾在背堛瘍K鏈對茈L們:「唔好唔記得我條鈎呀。」

雙魚幸美再望回其餘三人:「不過其實我地喺出面操場都見過一個,又係有啲白色線喺度。所以我先有啲在意。」

鬼豹問:「操場嗰個又係長方形?」

「差唔多啦,長方形正方形咁上下。」

鬼豹點頭再繼續:「正方形,長方形,禮堂嗰個係圓形,全部都係用形狀蒞設置,而且又係有安全位。我覺得依個似係真架囉。」

保加利亞皺住了眉:「真?佢係咪真係咁蠢呀?連個安全位都講埋俾我地知?」

「你咁諗咪戇x囉。」孖127斜睨他了眼:「地雷就真,安全位就假H。條友分明想俾個氹我地踩,想我地企哂喺後面全部炸死,清楚哂條友諗乜啦。」

保加利亞指向教師桌方向:「咁唔駛審前面就係安全位啦?」

回覆 引用 TOP

孖127另有看法:「其實最穩陣就係同班學生一齊。班人實唔會揾自己班學生教飛,基本上學生H位就係安全位。」

鬼豹搖了搖頭:「唔得,我地冇可能同佢地一齊企。」

「點解啫?」孖127回問鬼豹。

「妳首先要諗鵅A我地最後H手段係放火。我地又冇類似槍嗰啲遠距離威脅到班學生H野,剩係得把刀。我地同佢地個距離咁埋,到時如果佢地要發圍衝出去,我地四個阻到幾多個?」

孖127從口袋堮酗F火機出來:「放火囉,妳自己都識講。」

「然後呢?我地四個一齊表現自焚?」

「喂我講過好多次啦,如果係淆底H,唔想死H,」孖127指向前門:「門口係嗰邊架咋。」

「我知妳好想死。但係唔該妳諗鵅A到時分分鐘唔係同班學生一齊死,係我地四個同部份學生一齊死咋。諗野諗遠啲,唔好剩係框死喺而家依個位。我地要保持距離先可以管到一大班人,有咩事上蒞,一係唔好燒,一燒就確定要燒死哂全部學生,唔可以剩一個。」

雙魚幸美點了點頭:「咁而家個問題係,揀前面定後面?」

保加利亞說:「仲問,梗係前面係啦,唔係信條友講呀嘛?」孖127向教師桌位頷首:「前面。」

輪到雙魚幸美決定:「我都覺得應該冇咁順攤,我都揀前面。」

「咁前面囉。」鬼豹聳了下背。

Miss Leung在旁向他們壓聲問:「你地唔會,真係放火呀嘛?佢地…即係佢地細路蒞咋喎,你地知架可?」

鬼豹望住她:「年齡唔係我地要考慮H問題。如果有必要H話,全部都會燒死,一個都唔會剩。」再把她雙手押於後方。

外面忽傳來了持續的機械轉動與碰撞聲。

雙魚幸美又再行到外面陽台茪F看。

遠距離已看見對面下方有架泥頭車,裝上夾斗的吊臂在轉動荂A到某個方位便停下來,龐然的雜物從上方的夾斗掉下來,隨即又傳來碰撞聲。

外方的短鼻狗聽到後即向手機媕Y的血鯨說:「係時候喇,架泥頭車做野喇,時間啱啱好,準到漏。」

「而家好跳喇,已經嘥咗好多時間…」

「咁你聽清楚喇,我跳一次架咋…」




回覆 引用 TOP

保加利亞踱步了一會,期間不時望向門口。最後再對她們三人說:「無論點都好,我都係想試多次撳部-車立-先。」

「咪嘥氣啦。」孖127沒有在望他。

鬼豹則說:「你即管試多次,唔得就好快啲入返蒞。」

保加利亞轉身往前門走去。

短鼻狗在近後門再後些的位置原地站起來,往上跳起,雙腳落地。
  --------------------------------------------------------砰!從血鯨左上方傳來                        
----------保加利亞拉開門把,出到走廊,往後門的方向一望。

保加利亞指茈L:「短鼻狗?你喺度做…」
                                                                  
短鼻狗轉身往斜坡位奔落。

「咪走!」保加利亞欲追上前,課室內的鬼豹向前門喝道:「唔好追!」

整個課室都往外望去。

握緊住拳頭的保加利亞轉過身面回升降機,閉起雙眼,往升降機掣按去。

睜開眼睛,升降機依舊沒有東西降下來。

禮堂堨u有兩把聲音在交談荂C

這刻剛輪到鬼蠍子問:「由你知個女學生同獅子兩個困喺温室嗰時,你就知個女學生一定死梗?」

處女側了側頭,再說:「機率好大,我只可以咁講。既然佢救返H機會咁微,不如死咗去比較好啲。」

鬼蠍子眉頭略皺:「唔係太明?」

「有時應該將個目光放遠啲,要贏一場比賽唔係要計較某一關贏定輸,而係你到最後,總體蒞講係贏定輸。我地雖然係收咗洪生H錢,要保住佢個女。但係依個只係其中一關,真正H目標我諗你同我都好清楚好堅定。」

「瓦解學校互助會。」

「冇錯。今日只係個起步,但係我地要起一個有影響力H頭。獅子係我地頭號敵人,剷除佢對我地反互助會H人好有幫助。假如今日洪覓詩死咗,你覺得對邊個最有影響?」

「保加利亞?」

處女微笑:「你都睇得出佢地有野?」

鬼蠍子點頭:「好明顯。」

回覆 引用 TOP

[隱藏]
「我講過保加利亞係我地幾個最有潛力H一個,你睇佢咁都唔死得就知咩事。不過真係未夠成熟,我諗佢死咗個女友可能對佢有幫助。希望佢到時會變,至於會變成點,我真係唔敢想像。」

「原來係咁。咁睇蒞今日個女學生都係要死,咁我地,係咪咁就返去?」

「睇情形,今日如無意外應該會到此為止。你地走先,好好休養,跟住落蒞先係正場。不過我仲有樣要做,你臨走嗰陣仲要幫我做多樣野。我要你喺差唔多時間,大概係跟住落蒞個小息度,我諗去到小息嗰陣佢地脅持三樓單野應該都完架喇。到時同我入校長室開返部-車立-,順勢殺埋個校長。我要親自上温室接獅子。」

「你?你要同佢單對單?」鬼蠍子望望上方的窗户。

處女亦望向窗户:「差唔多喇。再暗啲,再暗啲就同夜晚差唔多。我而家都開始有啲感覺。放心,我冇返咁上下把握同計算係唔會做依個決定。到時完咗之後再同你地會合。」

鬼蠍子的手依舊掃茪k嬰的背,再問:「係喇,你好似話過圖書館有條捷徑上去架可?」

「冇錯,依間學校所有通道我一早已經查到熟哂架喇。條捷徑就喺圖書館上層,到咗上層之後你會見到一個個三角形狀H自修室。喺嗰啲自修室H盡頭有幅牆,牆中間有度門,你入去上條電梯就會到校長室。」

校長的雙肘托在桌上,顫抖茪Q指互扣荂C

於桌另一方的雷訓導見罷便問:「你冇野呀嘛?你好似震得越蒞越犀利H?」

「老實講,我頭先講嗰種死亡H感覺真係越蒞越強,唔係呃你。」

「唔好自己嚇自己,冇野H。與其信嗰啲所謂H感覺,不如信我地自己H實力。我地學校今時今日H互助會勢力係其它好多學校都比唔上,咁仲點會有事呢?」

「唔好講依樣住…操場上面係咪仲放住嗰三個黑袋?」

「一陣小息我都係會封住個操場唔俾學生入去。佢地最多都係見到個袋啫,唔會有乜特別H。」

「不如一陣小息嗰時你同所有學生宣佈放學,求其揾個藉口點都好,總之唔好留喺度。而家越蒞越亂,好危險,我唔想冒風險。」

「都好,閂埋門處辛Z人渣。」

「你確定真係唔駛叫埋附近幾間學校蒞幫手?」

「唔駛,我地搞得掂。講明今次係為校爭光,要做返場好戲俾出面啲人睇。你應該都係咁睇法?」

「當然…」校長點了點頭再道:「總之一陣小息第一件事你就宣佈放學先,我而家隻手震成咁我搞唔掂。抄捷徑落去,」

回頭指向後方的門:「由依度落到圖書館下層就到一樓。首先落到一樓阻止啲學生去操場,跟住先宣佈。」

「仲有,」校長拉開抽屜,拿了把手槍來遞給雷訓導:「你一陣咱h傍身。」

回覆 引用 TOP



伸延閱讀
 提示:支持鍵盤翻頁 ←左 右→ 發新話題發佈投票
請先登入
小貼士:
依家可以用“@”tag會員啦!
預覽帖子  恢復數據  清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