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討論
消閒生活手機討論遊戲地帶影視娛樂校園生活數碼科技寵物樂園學術文化體育世界購物廣場時事投資貼圖影片上班一族美容纖體戀愛婚姻汽車討論成人資訊博彩娛樂資源交流站務管理
發帖
註冊 登入/註冊 微博



收藏 訂閱 打印

[小說] 爆發 [殺手+鬥智]



[隱藏]
雙魚幸美從後門的一小格窗戶望進去,見孖127與鬼豹分別站於課室的前後方。

見罷即向保加利亞說:「孖127同鬼豹都喺堶情A佢地脅持住成班人喎?」

他望向手機媕Y:「佢地正話send咗蒞喇。一切H局面都由我返生嗰刻開始扭轉。獅子佢最好而家就企喺我面前,我就睇下排名第一H佢點同我玩。」

處女剛又有新訊息傳至:即落二樓女廁看尾廁格的雜物有冇亂到,獅子可能在秘道

保加利亞點了點頭:「我都覺得佢喺秘道等我地。最衰而家唔落得去睇。不過冇錯架喇,我覺得係H就一定係。」

雙魚幸美問:「即係我地一陣要喺正門走?」

「冇錯。雖然面對獅子我應該冇問題,但係帶住阿詩我唔想搏,費事上當。」

保加利亞偕同洪覓詩到左邊的長椅坐下,再跟雙魚幸美道:「妳同佢地交代返頭先發生咩事先,我地想抖下。」

她點了個頭遂行進入課室。

保加利亞撥了撥髮,望了望她,遂說:「hello?」
-------洪覓詩托住腮,----望了望他                           

「Hmmmm...」他掩嘴笑了笑   
-----------「笑咩啫痴線...」她微笑並望向別處。

洪覓詩望了望他再說:「你冇話題講架咩?」

「妳對眼咁腫H?頭先喊得好勁喎?」保加利亞望住她雙眼。            

她移開臉:「唔係呀...」移向別處:「關你乜事啫...」                          
----他緊隨她臉:「關唔關我事先?」 追至別處:「我覺得關囉!」

「x你個街你未死架?」孖127出了來 。

「妳等一陣先...」向洪覓詩說完,再略皺眉般對孖127說:「係呀,都係咁囉。」

孖127望向他前額笑說:「係型喎,咁都死唔去,你真係賤骨頭。」

於課室內的鬼豹,在門後望向外面的保加利亞:「做咗廿幾年人都係第一次見...」



實用相關搜尋: 手機

回覆 引用 TOP

旁邊的雙魚幸美回說:「我都係,真係誇張...」

「其實會唔會頭先佢未死架?爆頭唔一定死架喎?」

「但係都唔會精神到咁啩?」

「真係唔知...而家咁最好啦,我地一個都冇少到。」

「我打俾處女交代返先。」

保加利亞對孖127說:「總之我地留喺依度hea陣先,佢地話有地雷我就費事搏。」  

「我勸你咪搏喇,」孖127背對向他們,露出鐵鏈與半個鐵勾:「我喺禮堂中招,勾住條脊椎。」
   ---------------------洪覓詩見罷臉即靠後                                                         


保加利亞僅瞧了眼:「ok啦。入返正題先,而家咁樣環境,一陣同校長講條件就易好多喇。叫佢熄哂新翼所有地雷,我地同班學生一齊落去,到時我地就喺正門閃人。今日就告一段落。」

「得啦,識做。」孖127入進課室前,見他沒跟來即說:「入蒞啦喂?」

「抖陣都得啩?我啱先俾人爆頭...」

她望了眼洪覓詩再入回課室:「妖,溝女...」

「收嗲啦妖!」 洪覓詩向保加利亞問:「你講少陣粗口得唔得架?」

「妖咋喎?」

「依個都算。」

「我妖妳呀?」

「你講咩話?」

「講下啫...」保加利亞再望向面前的杯麵機:「不如食啲野咯?」

洪覓詩點點頭。

買了兩個杯麵後,洪覓詩便接過並向他說:「你煲水先啦...」

「ok...」他便行至水機處,拿起迷你煲裝水,在放上旁邊的爐開火。

她則先後打開杯麵蓋,倒進調味粉。

兩人已在長椅坐上會。

[ 本帖最後由 骨折入院 於 2017-8-5 07:04 PM 編輯 ]






回覆 引用 TOP

她首先開口:「你唔講野H?」

「冇...其實諗真啲,講咩都冇用啦。妳都...妳預定幾時會走架話?」

「我張機票係聽晚。」

「去外國啦,唔好返蒞喇。今日走得甩,但係班人一定會有下次。」

「你地唔會對入面班人點架可?」她望了望課室。

「梗係唔會啦,做個勢嚇下個校長啫...」

「其實...其實即係你有冇諗過,即係...」見煲開始出煙,她便行向爐前:「水滾喇,我去倒水淥麵先。」

兩杯溫熱的麵正有待滾熟。

他問:「妳先頭想講咩話?」

「冇野喇都係...今日我諗係我最後一日喺度喇。」

「做咩呀?唔捨得依度?」

「我剩係唔捨得美術室同溫室啫。」

「妳嗰啲仙人掌呀嘛?得啦,我都話我會睇住佢地咯...」

她嘖了聲:「你明唔明呀,我唔駛你睇住啲仙人掌呀,啲仙人掌由得佢啦...」

「即係點啫?」

「唔講喇,冇野。」洪覓詩站回身來,面對往升降機門方向:「其實我有諗過望多眼我啲仙人掌先走架,不過我睇都趕唔切架喇可?部-車立-又末夠時間開...」

「妳唔記得嗱?」保加利亞指向前額的凹陷位:「我係一個咁樣都死唔去H人,妳覺得我要開一部冇可能開到H-車立-,會係一件難事咩?」

「你真係得?咁不如試下咯?」

「慢慢啦,妳啲麵都未食?」

「麵幾時都有得食啦,但係而家再唔睇H話,我驚冇時間架喇。」

「咁又係。」保加利亞徐徐放下杯麵,與她一同步向升降機門前。




回覆 引用 TOP

聽過雙魚幸美與孖127的訴說後,處女的聲音經手機喇叭傳來:「咁樣H話就照你地意思,向校長傾條件,同班學生行出新翼,得依個辦法。」

孖127回道:「佢咁樣返生喎?你好似一啲都唔驚奇H?」

「係好驚奇,但係冇時間表現出蒞啫。記往,你地一日未知獅子喺邊,一日都唔可以周圍走,要全部人留喺同一位置。你地而家都係聚埋一堆架可?」

鬼豹向門口的窗户看去,正好見外面的保加利亞瞄進課室,即便揮手示意他進來。

保加利亞見罷即向洪覓詩說:「我有正經事要傾,妳上去先,ok?」

她點點頭。

「睇表現喇。」保加利亞集中於升降機旁的按鈕, 再一按。

從玻璃幕門可見媕Y的升降機廂降到兩人面前。

門打開,保加利亞伸展右手請她進去。

「嘩,」洪覓詩望住了他:「你點整架?」

「撳個掣囉,我想點就點,就係咁簡單。」

「咁...我上去先。」她進了去,不一會整個空間便往上升。

這刻她從口袋堮野X了張機票,唸喃道:「你如果想去旅行,我可以...」

「嘖!」她歪側了下頭,再說:「你不如同我去英國,機票都買埋俾你...哎呀唔係呀妖...」

門再度打開,她便匆匆將機票塞回進口袋。

出去的同時,機票亦不知不覺間滑出了口袋,跌回去升降機媕Y。






回覆 引用 TOP

[隱藏]
chapter 9

(晴)   時間:第四堂

保加利亞一人進回了課室。

鬼豹見他背後沒人便問:「個女學生呢?上咗去呀?」

保加利亞點頭:「係呀,佢話想上去咪俾佢上囉。」

聽見另一邊的聲音後,處女緊閉了雙眼與雙唇,再慢慢打開:「妳叫保加利亞同我講。」

雙魚幸美把手機遞向保加利亞:「處女揾你喎。」

「喂?點呀處女?」

「你而家即刻同我上温室帶返洪覓詩落蒞。唔好講野,唔駛開口應我,而家就照做。」

「做咩呀?冇野喎。你唔係以為獅子會匿埋喺溫室度呀嘛?上温室部-車立-都未開,佢入鬼到去咩?」

「未開?咁你答我,洪覓詩點上到去?」

「你有所不知喇…對而家H我蒞講,俾人爆頭都可以冇事,更何況係可以撳茪@部未開H-車立-啫?冇乜好出奇架喎其實?係咪先?喂?」

處女望向別處,握茪熅鱆漸k手微抖荂C

升降機的門關上,洪覓詩行向右方的通道,往盡頭種茈P人掌的方向行去。

獅子見她在斜對面的通道行至失去蹤影後,並退後了數步,拿出了手機。

「又係冇人聽,佢唔係閂咗手機呀嘛…」校長搖了搖頭,把手機扔到桌上。再望向對面座位的雷訓導:「係喇,頭先唔好意思…因為我始終認為要以學生H安全行先…」

「冇野冇野…」雷訓導朝他揮茪漶G「我同你諗法都一樣,不過可能做法上有啲唔同啫。我就覺得對住嗰班人應該要強硬啲。」

「係喇,班人真係難搞,咁都可以喺禮堂度出返蒞。」

「真係唔好意思,我啲地雷設備係有待改善,依方面我有責任。」

「唔駛太自責,不過由得個地雷開荂A會唔會有危險呀?仲有啲裝屍體H袋呢?」

「一陣揾幾個老師去一樓守住,唔好俾學生落去。況且個地雷控制喺藍甚柔度,我諗佢有分寸...喂有電話!」

[ 本帖最後由 骨折入院 於 2017-8-12 06:13 PM 編輯 ]



實用相關搜尋: 時間 手機 安全 電話 學生 老師

回覆 引用 TOP

校長即抓起抖顫在桌上的手機:「喂?獅子?哎我正想揾你呀!」

另一方的獅子說:「係咩?不過等我講咗先,我要你而家閂咗温室部-車立-。個女學生同我喺温室度,我要蒞個困獸鬥。」

「即…即係咁,班友脅持住三樓課室,我啱啱同佢地視像通話過,佢地要我地即刻停手,唔係就燒咗個課室攬住班學生一鑊熟…」

「唔駛擔心。運氣比一切都重要,我想喺溫室殺人,個女學生就真係上蒞。所有野都照哂我個願望進行緊,所以唔駛停手,個場面仍然係我地主導緊,我保証學校H人冇一個會少條毛。係喇,俾埋個號碼我,我一陣就同佢地對話。」

鬼蠍子拿過處女的手機,繼續剛才的對話:「嗱保加利亞,你H實力大家都有目共睹架喇。我諗唔駛我講你自己都知,我地六個人堶惘荇a唯一有可能殺到獅子嗰個係你。係咪先?」

「我又冇咁講過…」

「我地唔係話要質疑你H能力又或者點,你唔想上去H話冇人可以逼到你。但係如果獅子而家就喺上面,佢要殺個女學生H話幾秒都唔駛,到時人都死咗任你有本事殺十個獅子都冇用。當然依個只係其中一個可能啫,你覺得冇可能H咪算囉。」

「我冇話我唔上去…咁,上去咪上去囉,我又冇所謂H…」說完保加利亞便將手機啪回雙魚幸美的手上,再行到外面的升降機前。

食指再度伸向升降機掣一戳,

1

2

3

4…

一切如舊,堶惆S有東西要降下來。

孖127的嘴角往右上角揚:「唔係呀嘛?失靈?講緊你隻手指呀。」

「唔會呀嘛?」保加利亞蠕動茩鼠:「我隻手指好犀利架喎。」
                                                                             
「妖,」孖127的眼白往上翻了翻:「認真啦。」

保加利亞閉上雙眼一會,再向升降機掣慢慢戳,進,去。

仍舊沒有東西要降下來。

「喂!」保加利亞往掣堬r力戳去:「喂我要上去!我要上去呀喂!咁H喂?」他往孖127望去。

皺茯靰盡127望茈L,再望回升降機。

鬼豹轉身行到外面的陽台。望上去,方才的長木方^多了五個空的盆栽。






回覆 引用 TOP

這消息已傳到處在禮堂內的兩人。

鬼蠍子的目光現徘徊於手機與處女之間。處女捽茯雂腄A雙眼往不同方位瞟來瞟去,上下唇的蠕動未有間斷過。

洪覓詩一直留意茩惚e的仙人掌,有幾棵已高過她約半個頭。還有些是比較扁平,掌身的針剌也比較明顯。「哈囉!」

洪覓詩被突如其來的問候喚得轉過身來。

她面向蚞蛈b道路出口,一個身型高大,頭髮鬈曲的男人:「你係?」

獅子微笑:「我係蒞接妳。」

「接我?接我出學校?」

「唔係,妳唔駛出學校喇。」獅子開始向她行近:「妳要去H地方比較遠,路程可能會有啲長,所以妳要俾啲耐性。」

「都唔知你U乜…喂,喂!我唔識你架鵅A喂!」洪覓詩的身子已退到盡頭,兩人的距離越縮越窄:「停喺度!停呀喂!」

見他沒有停下來的意思,洪覓詩即從他腰邊衝上前,其時獅子已抓住她衣領,

握緊右拳捶向正臉,再以右勾拳橫揮去
-------她整個頭後仰了下----垂,直,撻倒在地上。

洪覓詩雙手掩住了前額,雙腳微捲縮荂C

獅子往下望住了她:「唔好扮死呀,我話過路程好長。喂係喇,你地啲邪教人渣咪好鍾意剝哂人地啲衫蒞玩欺凌H?不如我地而家就玩剝光豬咯?」

獅子揪高她衣領進行拉扯,往她臉奡芋A捶,捶,捶頭
------ 她右手舉起欲抵擋,------後仰,後仰,後仰,後仰,

整個上衣都被扯掉,胸圍也一拼扯下來,丟到別處。

獅子再用左腳踏住她腹,雙手拉茼o的裙,一片又一片的布條被他逐一摘下。

全身回歸至赤裸的洪覓詩側卧在地上。獅子朝她腹婼藆h,她的位置移了半寸。

再踢,再移半寸。再踢,再移半寸。再踢,她已逼至角落位。

捲縮茯x覓詩全身都在顫抖,温室堨u有兩種聲音,她的呼聲與吸聲。






回覆 引用 TOP

「Ok!Round two!」獅子抓起了她的頭髮,她整個人都被拖起。獅子一直行,她便一直從後緊拖隨荂C

鬼豹從陽台走回入教室,正要向上方的溫室瞥最後一眼時,一向只有長木方^的位置多了兩個人。

她停下腳步,再回頭定眼酐茪銴~的位置:「獅子同個女學生喺上面!」

保加利亞行頭,孖127與雙魚幸美緊隨其後衝到陽台去。

裸體茠漪x覓詩趴倒在地上,獅子則向陽台的人們揮茪漶C

保加利亞即衝到升降機門口不斷按荋w。

「…洪覓佢地頭先詩?係咪佢話返咗洪蒞學覓詩呀?校咩?仲有咩温室媟鄐l呀?面隻獅子呀?佢地講發呀?生點會緊乜呀咩事…」

教室娷Z攘了一會,學生們逐漸擁擠到最靠近陽台的一張^堙C

鬼豹見狀即向在旁的兩人說:「喺度睇都冇用,我地入返去先。」

「死老野…叫你停手你當我地冇料到…」孖127喃道。

雙魚幸美將這情景報給處女:「你地講得啱,獅子真係喺上面。」

「你地同返校長視像對話,三分鐘之內唔將活生生H洪覓詩帶返蒞H話,就當住佢面殺一個人先。」

孖127早已行到放在黑板上的手機面前,在她拿過來時手機先行一步震了起來。

手機的另一方亦是視像模式。孖127一按之下,手機媕Y的畫面有五個盆栽,五個盆栽並列在木^面,洪覓詩捲縮於^旁的地上。

然後是獅子的樣子:「早晨。」

保加利亞又回到教室,跟其餘三人一樣看茧e面。

身後的那群學生不間斷地在交頭接耳,有些更站高身子嘗試看前方的景像。

見罷保加利亞即回頭,兩唇抖荂G「邊…邊邊…個再…再…」

孖127向後方喊:「邊個周圍望邊個就死先!」

學生們紛紛座回位子堨h。

畫面沒有再移來移去,集中對焦在某一處。

而獅子則在那一處再次扯下洪覓詩的頭髮,讓她的頭抬高面對畫面。

她雙眼已連成兩條縫線,無甚動作,只是在喘息荂C




回覆 引用 TOP

已躺在廁所片刻的血鯨慢慢站回了身,左右扭腰。

期間望茧y向下彎了的右手前臂。前臂中央有個缺口,堶惘陵琤捰滫F西半露了出來。

用力握緊拳頭,再試蚥s曲自己的右前臂。

不但能控制與用力自如,右前臂到這刻仍能以180的幅度上下彎曲。

他歪側蚗Y看茈k前臂,揚了下眉再往前走。

由左到右,先是看見地上被打開了的工具箱,再來是帶有血漬的錘子,最後才見到凝結了的磚格紋血漬。

他開始往其餘廁格走去,並踏上廁板伸向最後一格進行窺探,堶惟狾釭F西都整齊地擺放荂C

再三在周圍東張西望過後,便走了出廁所。

原本要往美術室方向走去的他,但覺有些聲音從相反方向傳來。他立時回過了身,隨蚆n音徐徐上荓蚸Y到達三樓。

從後門的小窗户見到班上的情景,他即往後退回到斜坡位置,搜茖熁銂漱f袋。

仍然站於白色橫線外的藍甚柔向其餘兩人說:「不如我地返去報告俾校長知發生咩事先咯?」

三朝千代子回說:「唔好啦。其實我地都冇做過啲乜野…雖然藍藍妳有呃到佢地上三樓,但係我地都唔知上面發生緊咩事。我地一係乜都唔好報,一報就要報好消息。係咪先?」

「都啱H…咁我地點呀而家?」

「我地而家返入去新翼先。」

「唔係呀嘛?仲返入去?」短鼻狗指向新翼入口,嘴巴仍未合上。

三朝千代子瞧向他:「你唔想入呀?咁你咪喺度企囉。好冇?」

藍甚柔的眼睛走在兩人之間,最終走到三朝千代子堙G「呃…千代子呀,不如妳講麰茩鴞]吖?」

「獅子要得我地帶洪覓詩上三樓,佢自己就應該喺三樓又或者喺附近,即係温室。咁我地當然唔會上三樓啦。」

短鼻狗問:「但係就算上温堂都要經過三樓架喎?」

「你俾我講埋先啦好冇呀?」

「Sorry…」

三朝千代子繼續:「如果想睇儱贖ヱ妤“柁H話,我地就要上返美術室嗰個陽台。」

藍甚柔點了點頭:「嗰度…係喎,嗰度都睇到架喎。不過…佢地唔會落蒞架可?」

「放心啦藍藍,佢地上哂當架喇。如果真係覺唔對路H話咪走人囉,係咪?」她握蓋蚋贗えX的雙手,再向短鼻狗問:「你點呀?」

三人走回到二樓,踏入美術室再直衝向陽台。



實用相關搜尋: 廁所 眼睛

回覆 引用 TOP

[隱藏]
他們要整個身靠倚荈坏x邊朝上方望,才能清楚茖ㄦ贖ヰ滷●滿C

「喂!真係有人喺上面呀!係咪佢地蒞架?真係獅子喎,你地見唔見到呀喂?」三朝千代子指茪W方。

藍甚柔點蚗Y:「係呀,係呀喂,我見到佢地喇,真係喺温堂喎原來…」
                                                               
短鼻狗瞇茞晰:「係喎…個洪覓詩係咪冇著衫呀?」

「如果可以上去玩埋一份就好喇可?」三朝千代子笑茷向上方。

這時候藍甚柔的手機響起,她從陽台邊將身子退回來:「喂?」

血鯨回道:「係我血鯨呀,妳地冇事呀嘛?」

「你終於醒嗱?我同千代子都冇事,而家喺美術室出面個陽台度。你呢?你都冇事呀可?」

「我?我應該斷咗隻手,但係我冇野喎!真架,妳見到我就知咩事…」血鯨微微笑了笑:「點都好啦,要主席妳擔心真係唔好意思…」

「大家冇事就ok啦,你喺廁所呀可?不如你都過蒞會合咗我地先?」

「我而家喺三樓呀,我見到班人渣喺度脅持住一班學生。」

「有班學生俾佢地脅持住?」藍甚柔喊荂C其餘兩人即從陽台邊退到過來,三朝千代子指了指她的手機再做出「喇叭」二字的口形。

藍甚柔按了下,血鯨的聲音就在三人面前現身:「係呀!原來仲有班學生喺上面…真係失策…先頭我仲見到課室度好似俾人淋咗唔知係水定乜野液體,唔知班人係咪想放火呢?」

「咁你而家諗住點呀?你一個人喺上面好危險架,你蒞會合咗我地先,我地之後再同校長又或者雷訓導傾屩I做啦好冇?」

「冇時間喇。與其再傾不如實際行動,我同妳講完就會入去同佢地死過。」

「你唔係講真呀嘛?喂你咁樣做同自…
  ----三朝千代子插說:「你用個腦諗鴽A咁自殺法有咩用先啦不如?」

血鯨嘆完口氣再說:「自咩殺啫?我承認我之前係未在狀態,我而家雖然仲斷咗隻手,但係都可以活動自如,妳得唔得先?我唔係人蒞架,我根本就係一隻怪物!」

三朝千代子的嘴角藐了半秒,再把手機握到自己手堙G「我唔理你係怪物定恐龍,我地係要救人,唔係食人。你明白未?」

「有咩分別啫,我搞掂哂班人渣咪得囉!」

「你而家係扮唔明定抑或你係特別蠢呢?佢地有本事脅持一班人,就梗係有武器又或者炸彈乜都好,可以喺短時間殺哂大部份H人。到時你唔只係自殺,你仲係攬住班學生一齊死。」

短鼻狗望望眾人,再說:「大家都係想救人啫,冷靜啲再諗個辦法囉。」

三朝千代子這時問藍甚柔:「妳咪話過三樓有個地雷,啱啱喺正個課室度H?我想知個地雷點運作。」

[ 本帖最後由 骨折入院 於 2017-8-12 06:11 PM 編輯 ]



實用相關搜尋: 時間 手機 著衫 廁所 學生 武器 眼睛

回覆 引用 TOP

chapter 10

多雲)   時間:第四堂

黑板上的手機媕Y,獅子扯茯x覓詩的髮尾,將她頭往兩邊搖。

保加利亞退後了幾步,雙手扶住後方的教師桌。

孖127往手機婸﹛G「而家冇得你揀,我地有卅幾人喺度。你係識計數H就帶返佢落蒞,唔好玩野,我地淋哂火水架喇,到時有咩依郁全班一鑊熟。」

洪覓詩的頭依舊往兩邊搖。

鬼豹同樣向手機說:「嗱坦白講,我地今日係冇諗住要傷害任何人,你肯放人H話,今日學校堶梡H人冇一個會少條頭髮,我保證。」

洪覓詩的頭依舊往兩邊搖。

鬼豹繼續:「你都係想為啖氣啫?人都俾你打到咁咯,就咁算啦好冇?」

洪覓詩的頭停在中央,獅子放手,頭即往^面墜落。

「係為啖氣咩?咪住先,」獅子坐到洪覓詩旁,右手托腮:「咁就要問鴽A地。我想請問你地以邪教H名義欺凌人地,監生玩到人死H時侯,係咪又係為咗啖氣?又好似唔係喎,似係為玩多啲咋喎?我而家都係玩啫?」

「一句講哂…」保加利亞步往手機方向:「你想點?你要乜我即刻做。」

「我想點?」獅子最終瞟到旁邊的洪覓詩身上:「我要同佢繼續玩。」

「你唔好再玩啦…我而家求你喇,好冇?」保加利亞右手遞向前方,指頭以至整個手掌都在顫抖。

「我求返你喇,俾我同佢玩啦。」說完獅子便拉茯x覓詩的左臂將她拖到後方的空地上,兩人與鏡頭拉遠了距離。

獅子拖了兩張椅子來。一張拉到自己身旁,另一張則遞到洪覓詩跟前:「咻簆\。」

躺卧茠漲o沒甚反應。獅子便過去拿了條軟管對住她:「喂,醒喇喂,又開始玩過喇喂!」

一開茪臛鵅A水柱往她猛衝過去。她擺動茖倦腄A到水柱停下來時才邊咳嗽蚚銣艀矰F面前的椅柄。



實用相關搜尋: 時間 手機 頭髮 保證

回覆 引用 TOP

「好,」獅子右手舉高了椅子:「開始!」

另一方的保加利亞見罷即又衝向外面猛按茪伬偏鱆煽w。

獅子起步衝前, 舉起椅子向她揮落,揮落,揮落,揮落
-----她把椅子稍提高在面前,椅子被彎曲,再彎曲,變畸形,不成形,


洪覓詩已全身捲曲倒在地上,全身震盪,震盪,  震盪
-----他仍把椅往後拉,------再揮落,拉,揮, 拉揮

獅子停了下來,手堛煽子亦已撞得變畸形。

他整個人跳起,舉高椅子,由上而下雙手把椅子向她揮去,椅子被撞得四五分裂。

原本側躺茠漪x覓詩翻了個身來,兩個肩膀以至雙手都在痙攣,停了一會又再痙攣幾下,這動作間歇重覆荂C

保加利亞回到了教室,再在黑板前方行來行去,最後走到手機面前:「到此為止喇,ok?我而家上蒞,我替佢!咁得喇啩?」

獅子行近至鏡頭,坐到木^跟前:「我駛乜你蒞替佢啫?我都唔識你邊個。」

「咁你想點你講先得架?」

「十分鐘之後我會打返俾你地。到時我唔要見到間課室堶惘酗@個學生,如果唔係,我會有進一步H行動。」

獅子說完温室堛熊e面隨即消失。

藍甚柔拿出地雷控制器,往媕Y觀看荂C

血鯨聽見三朝千代子方才的話後即道:「鵅H個課室度有地雷?咁更加冇可能開蚘\啦,有班學生仲喺上面喎?」

「妳先頭話過課室度有幾條橫線,底下有啲電纜,即係話啲電纜會爆定點呀?」三朝千代子再向藍甚柔問。

藍甚柔繼續看茼a雷控制:「開咗個地雷之後呢,個爆炸系統就會沿住條電鑬入面走動。課室堶惘酗C條橫線,即係個系統會一直會沿住七條電纜係咁運行。」



實用相關搜尋: 痙攣 手機 學生

回覆 引用 TOP

三朝千代子點蚗Y:「即係話如果踩中某一條橫線H某一個位,而咁啱個系统又行到去依個位H話,就會爆?」

「基本上就係咁。真係踩中個位H話,嗰條橫線所屬H長方形就會爆。」

短鼻狗問:「長方形?」

「七條橫線,係咪即係可以分開八個長方形呀?」三朝千代子再轉頭向藍甚柔問:「咦?嗱如果踩中第一條橫線即係第一個長方形會爆啦?咁第八個長方形呢?」

「第八個長方形就係安全位,唔會爆。」

血鯨從小窗户望望班上的情景,再向茪熅鷋﹛G「都係唔得喎,而家成班學生都分佈哂喺班房H中央,我地點可以令到啲學生退到課室H尾端呢?」

三朝千代子搖頭:「要由人開始茪漰粢亶冇乜可能,其實我地有冇辦去由電纜茪漵O?」

藍甚柔皺住了眉:「但係依啲電纜H爆炸系統已經一早set好哂,冇得改架喎?」

「唔係,等陣先…」三朝千代子再對茪熅鷋﹛G「血鯨,你而家望嗰班人主要喺班房H咩位置?」

「咪喺最前頭教師^嗰邊囉。」

「Ok…即係喺第一個長方形度啦?咁可唔可以令到個爆炸系统剩係喺第一條橫線度行呢?」

「咁樣…」藍甚柔再埋頭向地雷控制堙G「應該唔得,因為佢一開就係開茷{七條電纜,冇得揀開邊條架喎?」

「我意思係,嗱個地雷就一早set定咗冇得改架啦?但係我唔信我地而家做唔到任何野去改變件事。」三朝千代子往前方呆望了一會,再向藍甚柔說:「妳打俾雷訓導,問懮\有冇辦法做到我先頭講H野。」

「哦好呀。」藍甚柔正想按向手機之際,再說:「呃千代子呀…我唔知雷訓導部手機係咩號碼...」

三朝千代子咬住了下唇。血鯨這時說:「頭先校長咪扶雷訓導去養傷H?打俾校長室可能揾到佢喎?主席妳知校長室幾多號電話架可?」

「我知。」

「嗯…」三朝千代子點了點頭,向藍甚柔頷首:「試鵅C」




回覆 引用 TOP

保加利亞叉虒y在教師桌旁,最後停下來向她們三個說:「冇得揀啦而家?放人。」

「你白痴架?」孖127轉向他:「咁咪俾佢食住?到時放哂人你慌佢會帶你條女落蒞呀?」

「唔係點呀?佢而家擺到明企硬架啦,妳冇眼見架?」

「喂我地冇條件企硬架而家?佢企硬我地咪又企x硬囉,驚咩啫?」

「x妳個…喂我有時真係唔識同妳溝通架喎!佢又唔係妳邊個妳梗係可以講得咁有型啦!」

「係又點呀?有問題咩?」

「我就唔同你講依樣。妳唔好唔記得,妳係收緊邊個人H錢呀。妳收錢係為咗救人,唔係同人賭大細呀!」

「係咩?咁唔該你都記返起呀,我地係三日之後先正式做野架。」

「我x妳個老母妳真係好鍾意阻頭阻勢架喎我發覺…妳點呀妳想點呀?
                        ------孖127衝向他面前:「你再x多次我老母吖,再講多次吖?」

雙魚幸美和鬼豹即攔到兩人中間。孖127被鬼豹攔到逐漸退後,眼睛卻一直盯住保加利亞。

「唔好踮我…」保加利亞撥了撥雙魚幸美擋在自己肩前的右手,再說:「嗱廢野我唔想再講,而家投票。我贊成順獅子意,妳地講句野。」

孖127望荈穠O。雙魚幸美和鬼豹則眼神浮游,一時浮到保加利亞處,一時游到別處。

「不如問鼣B女意見先咯。」雙魚幸美將手機放回耳邊。

校長室堙A雷訓導一直聆聽蚢q話的另一方,期間點了數次頭。

校長問:「班學生冇事呀嘛?」

雷訓導朝校長比了個ok手勢。

再對回電話婸﹛G「我明白你地H意思,但係我依個系統程式冇得咁樣改架喎…而且要改H話都唔係一時之間可以做到。」

「哦…明白…咁我地自己再諗辦法…」藍甚柔於另一方答道。

「等我再諗諗先,我陣間再打過蒞。」雷訓導掛了線,瞇起眼睛碎唸荂C



實用相關搜尋: 做野 手機 電話 學生 眼睛

回覆 引用 TOP

[隱藏]
校長見狀便向他說:「我知我對於關於地雷呀科技嗰啲係完全唔熟悉,不過點都好,講出蒞睇奰鬼衋馬鴗漶H」

「簡單啲蒞講,就係有個爆炸系統會喺課室底下H七條電纜度行,而佢地就係想個系統剩係喺第一條電纜度行。」

「嗯。即係佢地想令其餘六條電纜作廢?」

「冇錯。但係基本上咁係行唔通,因為一開茼a雷就七條電纜都一齊行。」

校長皺了皺眉,左手食指在桌上比劃了會後再說:「即係咁,嗱我真係唔熟科技啦,佢地更加唔會識。但係我就諗緊可唔可以直接令嗰六條電纜作廢呢?」

「你想話直接人手郁條電纜?」

「我就係咁諗。嗰啲電纜H位置可唔可以去到架?」

「可以就係可以H…就喺二樓女廁其中一個廁格上高,有個入口通到去裝電纜H地方。但係…坦白講就算俾你去到都冇用,你點整得斷啲電纜先?」

「Ok依樣野唔好理住。係咪即係整得斷其餘六條電纜H話,就可以令個地雷剩係喺一條電纜度行先?」

「嗯。基本上係可以架,但係問題係點整斷啲電纜…」

「不如咁啦,你將你頭先講H野講返俾佢地知先,我相信佢地一定可以諗到辦法解決。而家個情況危急,諗到咩就做咗先,唔得H話到時再諗。」

「嗯。」雷訓導點了下頭,再又拿出手機。

處女對茪熅蠮媕Y的雙魚幸美說:「如果妳問到我,我都唔會揀放人。獅子依個人唔會同你講條件,佢要H係放人兼且殺人。」

「咁我地真係繼續落去?」

「去到依個位冇得再返轉頭。一定要同佢企硬,所以一切照舊行事。一陣佢再打蒞,佢仲唔肯放洪覓詩落蒞H話,就當場殺死個老師先。唔只要當住獅子面殺,仲要開埋視像當住校長面前殺。」

「Ok…但係其實可唔可以揾屪鉽茼鴢Y控制部-車立-先,到時再重新開蚘\俾我地上去,咁又得唔得呢?」

「有兩點。第一,我地唔知邊度係控制部-車立-,揾得蒞獅子都已經打蒞。第二,就算俾你地上哂去,對住佢你地都係冇勝算。與其係咁,不如要佢主動就範。佢個妹係俾人監生打死H,我相信佢唔會想見到類似H情況再發生。」

「明白,有咩H話再打俾你。」

「嗯。」處女把手機放到一旁,同時間瞧見對面的鬼蠍子皺了皺眉望望自己便問他:「做咩呀?有野唔明?」



實用相關搜尋: 時間 手機 科技 老師

回覆 引用 TOP



伸延閱讀
 提示:支持鍵盤翻頁 ←左 右→ 發新話題發佈投票
請先登入
小貼士:
依家可以用“@”tag會員啦!
預覽帖子  恢復數據  清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