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討論
消閒生活手機討論遊戲地帶影視娛樂校園生活數碼科技寵物樂園學術文化體育世界購物廣場時事投資貼圖影片上班一族美容纖體戀愛婚姻汽車討論成人資訊博彩娛樂資源交流站務管理
發帖
註冊 登入/註冊 微博



收藏 訂閱 打印

[小說] 爆發 [殺手+鬥智]



[隱藏]
雙魚幸美行到老嬸嬸面前,稍彎下身朝她後方指去:「嗰張證件係咪妳架?」

「證件?」老嬸嬸轉過頭去:「有證件咩?」

拿過錘子的左手向太陽穴斜揮落,上前揮多一下
---------------------老嬸嬸靠側欲墜,即墜倒在地上。                                                         

老嬸嬸的眼睛依然微微張開,看向她。

雙魚幸美把地上的三塊瓦片蓋茼o的眼,按住她的一撮頭髮在地上,再對瓦片連續捶落,直至所有瓦片全碎。

把老嬸嬸拖到最近的一個廁格媕Y後,便將錘子塞向褲袋,往門口方向行去。

手起,錘落,手起,錘落,手起,錘落。

藍甚柔低頭盯茪熅驉A口堸搳G「佢死咗未呀?」

再次伸向鬼豹鼻孔下方後,三朝千代子歪側蚗Y:「仲有H?不過啲氣息好似弱咗。好,再蒞。」

準備落第八下的時候,口袋又震了下。三朝千代子右手放下錘子,左手拿出手機看荂C

不一會她微笑道:「短鼻狗就喺隔離美術室度,同洪覓詩一齊,仲搞掂咗件。」

「美術室…哦佢一定係用槍喇…」

「嗯,我地去美術室同佢會合先。」

「咁血鯨點呀?」

三朝千代子望望趴在地上的人再說:「唔理得咁多喇而家,等我地搞掂哂班人先再返蒞啦。行喇。」

閉路畫面上顯示兩個校服女生正行出二樓走廊,再入了去美術室。

「阿豹呢?」坐茠滌倥子稍靠前。

處女微微搖蚗Y,再望向他:「你想過去?」

「你點睇?」

「我唔贊成。第一,獅子喺一樓守住,就算你同127一齊都未必夠佢蒞,你冇你老婆咁上下速度都唔駛旨意上到去。更何況你仲要丹磾茪k。我唔知你個女幾時會喊,我冇辦法喺咁H環境底下做野。第二,我需要有個人喺身邊保持住我理智。」

回覆 引用 TOP

鬼蠍子點頭再說:「係喇,一路都冇見過保加利亞同洪覓詩出過蒞,而家又有兩個學生入咗去,唔係又有意外呀嘛?」

「咁多個堶掄鷁M保加利亞係最細,但係佢有種力量可能壓得住獅子。依點佢自己都未必知道,我覺得佢未必會咁易就出事。」

「但係,我地頭先打俾佢都冇人聽喎?我諗我地要揾個人去美術室睇鵅C我send野過去叫佢地…」

「孖127未必有時間睇,但係仲有一個…」

「係喎?雙魚幸美呢?」

「可能又係發生咗意外都未定。」

「個獅子嗰啲吉時真係咁有效?不過我地起碼都仲有三樓班學生做籌碼。」

「冇錯。不過未係時候,而家我地應該將焦點放喺洪覓詩H安全度先。」

醫療室就在教員室的右方,教員室就在校長室的右方。

校長與雷訓導單對單在醫療室堙C

雷訓導望茩镼]紮好的右腳,再對校長說:「其實我而家ok架喎,我可以…」

「你再抖鴷啦,你去到咪盞適得其反。係喇,我記得依段時間好似係有班中三H學生喺新翼三樓上堂架喎,唔會牽連到佢地呀嘛?」

「我記得三樓係有個地雷。不過佢地有分寸架喇,尤其係藍甚柔,所以我先將個地雷交俾佢控制,因為佢每件事都諗清諗楚。」

「地雷固然之係要擔心。但係仲有個問題,如果俾班人發現三樓班學生,揾佢地蒞做脅持又點呢?」

「我諗佢地而家首要H目標都係洪覓詩啫,其他野應該唔會太在意,再講班人走得甩禮堂個地雷先算啦。不過如果真係封\地做人質H話,我地一定係要以班學生H安全為先。」

校長點了點頭:「都係嗰句,劉副校一家之後,冇一個喺學校入面H人應該再受到班邪教H傷害。」






回覆 引用 TOP

獅子仍然以四部電腦的距離,向孖127問:「對抗到我?妳講鬼豹?佢得個走字咋喎?我殺佢唔到啫,佢都冇可能殺到我呀?」

「我冇話係佢。」

「妳唔係想話係處女呀?喂妳睇而家個天,光猛到咁,未到天黑我都收哂你地皮啦。況且佢都應該知道,就算佢而家係喺天黑H狀態,實力都唔係我個皮。」

「我都冇話係佢呀。我講嗰個人只不過係個學生蒞啫,不過佢H意志力L到可以將唔可能H事變成有可能。」

「哈,咁就要睇鴾@個學生仔H意志力強啲定係我獅子H吉時強啲。講返而家先啦,查實妳頭先咁講我個妹呢,我真係好介意囉。」

「係咩?我明知你個妹死咗我先咁講架喎?你介意呀?」

4x2的電腦^直往孖127的腰間衝去,直至她後腦碰了一下牆壁,現下整個背都貼住牆。

獅子雙手筆直撑郤^邊。被電腦^困在牆壁的孖127全身以至臉都在全力發抖荂A屈曲茠甄糷熅_動般緊握茈t一面的^邊。

孖127終於停止抖動,低頭喘荇臐C獅子的雙手亦離開了^邊,向困在牆壁的她說:「係咁先,一陣再諗鴭p應該點死。我要上去揾獵物。」

一腳蹬向^邊,參差不齊的八部電腦們連同孖127都抖了下,她的上半身稍稍往下垂。

閉路堛熒鄐l走出電腦室,在走廊埵糷F下懶腰,再往右上角望去,望茬o堙C

他正正就指茬o兒,揮茪漶C




回覆 引用 TOP

chapter 7

(晴) 時間:第四堂

鬼蠍子與處女望蚥膆傮s翼三層樓的閉路畫面,逐一被獅手的手遮擋荂A三樓的畫面剛剛亦漆黑一片。

鬼蠍子見狀便問:「我地而家仲坐喺度呀?」

處女仍然望蚨ㄥ穠熊e面:「未係時候,至少我未係時候。」

「明白。照而家咁睇,獅子而家喺三樓?」

「佢而家係喺三樓,但係未必會喺度逗留。佢上去可能只係為咗掹走我地啲cam,跟住就唔知走咗去邊度。所以我地更加要捕實其餘H畫面,注意佢行蹤。」

「不過真係安得唔夠多cam。我地太過偏重喺主校舍堶情A其餘有啲位都兼顧唔到。」

「而家情況又未去到悲觀,我地最緊要係團結。坦白講,我地六個人,可以話係對抗互助會最LH一team人。依個時候仲分啲咩殺手第幾名呀嗰啲H話,真係好幼稚。」

鬼蠍子點點頭:「冇錯,內閧H話實死。」

「我地仲有保加利亞。唔好睇少佢,可以扭轉局面嗰個分分鐘係佢。係喇,send個訊息俾所有人,叫佢地入美術室。」

獅子把三個閉路機器一同塞進右邊褲袋堙A在三樓走廊行走荂C

三樓只有右邊有教室,左邊是一排又一排往內彎曲的長椅。

走廊盡頭是一部升降機。

他在升降機前停下來,按了幾下手機並放到耳邊。

醫療室堙A靠站在牆邊一動也不動的校長忽抖了下,再從口袋堮野X手機:「喂?」

「係我。你而家同我開咗三樓嗰部-車立,我要上去温室。」

「上温室?」

「唔駛問咁多喇。我只係憑感覺去做,我想喺舒服H地方慢慢享用個女學生。」

「咁好,我而家即刻去開咗佢先。」






回覆 引用 TOP

[隱藏]
雷訓導見他放下手機後即問:「上溫室?佢有冇講原因?」

校長搖頭:「我地照做啦。我而家要去返我間房開返部-車立,你坐喺度抖鴷…」

「唔駛…」雷訓導雙手撑郤^面,以便站起來:「我唔想置身事外,我同你過去。」

校長即扶住了他。

雷訓導見他眉頭深鎖便說:「唔駛擔心喎,佢地踩入蒞,唔蚍イH係佢地。況且到時真係失控H話,仲可以叫隔離嗰幾間學校幫手。不過可以H話梗係我地自己搞掂就最好啦,唔好衰俾其它學校睇。」

「我直覺又話俾我知一個壞消息。我...可能過唔到今日。」

「我知你個直覺係好準。但係唔好唔記得我地有獅子。雖然我唔知佢今日點解會蒞,但係佢既然蒞得,就一定有任務。有任務H話,佢就一定揀好吉時先蒞。你都估唔到獅子會蒞架啦?」

「其實我係有預感佢喺附近,我先會開戰。仲有你要知道,獅子H吉時只係利佢。總之就蒞死嗰種感覺好強烈…」

升降機的門是透明,可見到堶悸漱伬偏鰲[慢慢由上往下降到面前。

門向兩邊分開,獅子進了去,再合上。

獅子慢慢上升至不見身影。

美術室的人並排踎坐到一張大^後方,面對茷O加利亞躺茠漕倦腄A雙眼呈半張開狀態。

最左方的洪覓詩雙手掩住了臉攤坐荂A靜止不動。

三朝千代子問:「我地仲等咩呀?不如落去啦。」

就在她準備站起來時,藍甚柔按住她肩膀:「咪住先呀…而家出面咁多嗰啲人,雖然我地有槍啫,但係佢地有咩武器我地又唔知。都係等獅子send野蒞先再睇下一步點啦好冇?」

短鼻狗點頭同意:「更何況而家得返五粒子彈…佢地有啲應該仲係殺手蒞,所以都係睇定啲先。」

回覆 引用 TOP

三朝千代子望茈L手堛犖j:「可唔可以俾支槍我睇睇呀?」

「鵅H但係…校長話過支槍剩係可以俾主席,副主席同財政三個人型[喎…」

「咁算囉。」

夾在兩人中間的藍甚柔即說:「冇所謂啦…千代子就唔緊要啦,我同佢冇秘密架。facebook嗰啲我地基本上都係共用H,佢得閒會入我facebook整理下,我得閒又會幫佢整理,更何況而家只係一支槍?」

「得架喇…我講麍[啫。而且我係班長蒞咋嘛,我唔好意思就真,提出啲咁過份H要求。」三朝千代子微微笑朝她揮茪漶G「妳唔好誤會呀藍藍…我冇介意過咩架,我喺依個距離望支槍都係一樣啫係咪?」

說完後便瞥了眼短鼻狗手堛犖j,再轉過頭定眼望茩惚e的屍體。

電腦^往左右欲墜了兩三次後,整座^最後往右一直墜落傾躺在地上,^上的八部電腦散到地上各處。

孖127往腳旁的電腦一踢,電腦即撞向門邊再彈出走廊。

她行出走廊,往右邊口袋媟j了搜,拿出來的卻是一分為二的手機,她隨即往地上一丟,再向走廊的盡頭衝去。

腳步聲從出面的走廊傳來,再逐漸遠去。藍甚柔即說:「有人啱啱經過喎,會唔會係嗰班人吖嗱?」

三朝千代子點頭:「佢應該去咗女廁又或者上咗三樓。我地再咁等唔係辦法,不如趁而家嗱嗱蕈咗去先?」

「都好。咁就…我行前頭先,妳地兩個就夾住佢…」短鼻狗望了眼洪覓詩,再稍站起來​四周張望:「咁行喇…」

洪覓詩的雙臂被兩個女生左右纏抱住,但無礙她繼續掩住臉的動作。

四人,前一後三地走出了美術室,往落去一樓的下坡進發。

​孖127一走進女廁,便迎面見到鬼豹躺卧在地上,位於她頭部附近的血仍依茼a上瓦磚的格紋流荂C

遂踎到她身旁,食指朝她鼻孔下方伸去,微微的氣息仍徘徊於指頭間。

再往她的口袋搜索荂A終於搜到了部手機。

孖127站回來,看了看媕Y的訊息。之後即回頭衝出女廁,進了去美術室。

行進去不夠十步,即看見前方卧了具軀體。

她再行近過去,保加利亞的眉心位明顯有個洞,一切的血漬都在這兒開始。






回覆 引用 TOP

她往下方望了會,再按了幾下手機。

一直專注於畫面的處女這時拿出手機放到耳邊,但視線依舊:「喂?孖127?而家咩情況?」

「我喺美術室,保加利亞死咗。」

處女的視線稍微分散了會:「妳,確定佢真係死咗?」

鬼蠍子把身子傾向前方了些。

孖127再望茪U方的屍體:「佢俾人開槍爆頭。頭先喺女廁亦都見到鬼豹瞓咗喺度,不過未死。除咗佢兩個我冇再見到任何人。」

「ok,妳而家乜都唔好理住,揾咗洪覓詩先。我地依邊睇唔到新翼H情形,因為先頭獅子發現哂啲cam,仲全部拆哂。」

「我唔係咁睇喎,我覺得要揾咗獅子先。因為佢地一定會留返個女學生俾獅子殺H,我而家一定要隊冧咗佢先。」

「我唔該妳搞清楚妳啲思緒先再講野。你地幾個一齊都唔會係佢對手,更加唔好話咩妳一個去隊冧佢。事實證明咗,妳頭先同佢打過都知咩事。」

「我啲思緒已經好清楚,我知道我要點做。仲有唔好以為自己一定計啱哂數,你叫我地入女廁,結果點呀?鬼豹瞓咗喺度。跟住又入蒞美術室,結果保加利亞死咗。至於你話我唔夠獅子揪吖嘛?好!就睇屩I。」

「聽住,妳,唔,係佢對手。妳而家即刻去揾…」另一頭已斷線,處女的手機離開了耳邊,拿茪熅鱆漱漜r然往後一拉。

「冷靜啲。再諗辦法。」鬼蠍子向他說。

處女的手停在半空,呼了口氣再把手機放回口袋:「孖127份人太過衝動,自以為是。成日一心諗住要以隊冧邊個邊個為目標,太蠢。」

「佢未搞清楚而家首要H係要做乜。係喇,頭先我聽到話有人死咗H?」

「係保加利亞。放心,佢喺女廁見到妳老婆瞓咗喺度,不過未死。」

「哦。」鬼蠍子靠後回椅上,掃茪k嬰的背。

上半身緩緩挺起身來,前方一直到數呎遠的都是瓦磚格紋型的血。

鬼豹站了起來,閉起雙眼。






回覆 引用 TOP

她可以感受到空氣流動的聲音,還有外面走廊的腳步聲。

她感受到趴在廁格堥瑣ル耵漫I吸氣息,並轉身望向他一會。

再移動腳步走出女廁。

孖127正準備上三樓斜坡時,瞧見從女廁出來的鬼豹。

待鬼豹行到身旁便問:「冇事嗱?」

「我諗我已經回復返哂以前H狀態。係喇,妳咗我部手機?」

「係呀,我嗰部爛咗。」孖127從衣袋拿回手機給她:「妳點知我咗?」

「我感覺到。點呀而家?要上三樓?」

「嗯,我諗獅子應該喺上面,我地上去揾佢先。」

兩人轉了上去斜坡,到達三樓。

望向右方,教室埵酗@班學生,每四人一^在這塈丙荂C

兩人即退回到後方的斜坡位。

「妳見唔見到呀?」孖127往教室方向指了指:「有成班學生俾我地做籌碼。」

「妳意思係脅持班學生蒞換個女學生H安全?」

「唔得咩?」

「唔係唔得。而係妳覺得我地兩個脅持班學生,可以威脅到獅子唔殺個女學生咩?」

「威脅到校長咪得囉,獅子係校長請返蒞H,我諗佢一定會叫獅子停止任務。妳睇鼣漶A依度大大話話都有成卅幾個學生,校長會唔會揾成班學生H命蒞去換殺死個女學生H光環先?」

「咁我地喺入面,妳同我仲有妳把刀,妳覺得咁樣就可以要脅到卅幾條命?如果獅子就喺出面,佢要入蒞,妳覺得我地可以一次過殺哂佢地咩?到時最多咪殺到兩三個?死兩三個冇意思架,傳出去最多係話意外。」

「妳頭先冇見到嗰間係咩課室咩?妳見唔到佢地有嗰啲咩試管諸如此類H野架咩?嗰間分明係實驗室蒞,妳估我真係一次過斬哂卅幾個頭落蒞咩?嗰度肯定有啲易燃野,我又有打火機,到時有咩H大家一鑊熟。」

「妳咁樣先發制人係唔錯。不過妳唔覺得我地而家應該去揾個女學生先咩?」

「唔駛講喇…喂,妳係咪淆底啫?妳接依單野妳預咗啦?妳唔想去H唔駛去,妳企喺度,我而家就入去。」




回覆 引用 TOP

孖127說完即往前走。

「企喺度啦。」鬼豹望茼o,孖127背茼o停下來。

鬼豹走到她面前:「妳要去H我而家就同妳入去。但係之後有咩後果H話,妳唔好唔記得係邊個提議要咁做。」

孖127望茼o:「我自己講過H野我一定賴帳。」

兩人分別於教室的兩個門口入了去。

「至於依個section…」​孖127關上了門。站在教師桌的Miss暫停了講課,望住了她。  

再來一下關門聲,全班人回頭到後方,焦點輪到放在鬼豹上。

孖127行近到Miss面前:「而家即刻call你地校長,開埋視像同佢對話。」

「小姐妳冇事呀嘛?妳邊位呀?」

教室堨u有幾下椅腳擦過地板的聲音。

再來就是右後方一^女生們的嘶笑聲,意識到自己的聲音是班上唯一的焦點時即便又安靜回來。

孖127右手往下一揮,一把刀即成為瞬間變U形教師桌的對稱袖心。

「吖!!搞咩做呀?咩野呀?有恐係咪呀?嘩!!怖份子蒞我點呀,我知知喇!啫?一定係係咪同先頭玩野出面架咋?操預習場蒞架H煙儮嚏H霧有關!但係死喇唔會殺到揾把真刀理蒞喇!蒞冇事玩呀嘛?H…」

椅腳擦茼a板的聲音漸漸蓋過學生們的談話聲,椅子們的位置明顯向後移了一截。

無論是站茤峓丙茠瑣ル肣怴A都懦馬鴐Y兩三張^交頭接耳荂C

一時向前看,一時又往後看。

後方的鬼豹正把前方已空無一人的^堵在門到,再拿些雜物擠放到^上以堵住後門去路。

孖127向退後到黑板的miss行近去:「即刻call你地校長,開埋視像同佢對話。」

「哦…哦哦…」 孖127搶過了miss掛在身上的無線咪,再走到U形教師桌,嘴巴對住了咪:「邊個而家想行出依個課堂H話,下場就同今朝你地劉副校長H一家三口一樣,死無全屍。」

短鼻狗他們在一樓走廊處徘徊荂C

雙手僵直般拿住槍的短鼻狗進了去電腦室,又從另一個門口出了來:「兩個課室揾勻哂都冇人喎,不過電腦室後面就亂哂龍,獅子應該入過去…」

「鬼唔知佢入過去咩?但係而家喺邊度先得架?」三朝千代子往走廊上的電腦踏了下。

藍甚柔問:「千代子,妳咪有獅子H電話H?妳可以問佢架?」

「我一早send咗野問過,佢而家都未覆我...」三朝千代子這時望向前方,有人向他們衝過來。

回覆 引用 TOP

[隱藏]
「喂妳做咩咪郁!」短鼻狗用槍指向面前拿茪p錘子的雙魚幸美。

於短鼻狗身後的三朝千代子再退後了幾步:「妳可以點做啫而家?咿p一條M巾就想我地交人?咁妳咪好蚍ヾH睇清楚而家咩情況先啦。」

短鼻狗瞟了眼後方的三朝千代子,再重新集中於前方的雙魚幸美:「揼低把錘!」

見她未有丟下,即再說:「揼低把錘呀,咪玩野!」

雙魚幸美丟下了錘子到一旁,再望住三朝千代子的大眼睛:「頭先喺廁所應該殺咗妳先。」

「下一世唔好再咁蠢咪得囉,係咪?你開得槍未呀短鼻狗?」

「其... 其實又唔駛燿鼣ㄔ峇l彈H…咁樣好嘥子彈架嘛,等佢反抗嗰陣先再開槍都未遲啦係咪?」

再向雙魚幸美說:「行!向前行!」

在無形的圓形邊界,雙魚幸美正隨茤楞蛈璁V走廊盡頭的方向,短鼻狗他們則從另一邊的弧度退向走廊出口。

三朝千代子再向短鼻狗說:「你唔係驚殺人呀嘛?你頭先又唔係未殺過?」

「頭先?」雙魚幸美問:「你地殺咗邊個?」

「一個係學生,不過都係群埋你地嗰堆H邪教人渣,俾我地開槍爆頭H。仲有個女人,俾我揾個錘仔係咁揼,唔死都一身孱。其實你地俾啲難度我地得唔得?我真係feel唔到你地有咩挑戰性。」

他從夢中醒來,在美術室堹舅F起來,達一分鐘之久。

這一分鐘期間,他盡可能把身上每部份的肌肉都捏了遍。

現下的感覺,跟剛才未睡之前的感覺完全沒有分別。

他行到前方的一個玻璃窗櫥前。

於玻璃的鏡像堙A有一個前額破了個洞的學生,這個學生同時望住了他。

他伸出手,鏡像堛瑣ル秅]伸出手。

玻璃內外的他們都捲曲茩鼠頭,往彼此間的食指頭敲去。

登NGGGgggg…登NGGGgggg…

回覆 引用 TOP

chapter 8

(晴) 時間:第四堂

手機媕Y的視像現下對茪@個U形教師桌,孖127行到鏡頭前望向視像另一方的校長與雷訓導:「我地要H係個女學生,兼且要完完整整咁帶佢走,明白未?」

雷訓導即向她說:「你地班人入蒞我地學校度搞事,妳而家仲敢同我地講條件?」

校長只皺茯頇毼茖滮H的視像對話。

孖127繼續:「依度卅幾人喺度,唔係條件係咩呀?我話俾你地知,我有個人而家已經喺課室周圍淋緊火水,只要你一聲話唔得啫,我即刻撻茩茪齙驉A依度全部即刻一鑊熟。」

「妳同我聽住,妳而家即刻俾佢地走,咁H話我地仲可以考慮妳H條件。」

「你當我傻架?放哂佢地走我仲有咩條件呀?咪同我玩依啲,即刻叫獅子今日咪再做依單野。我要我啲人安全帶咗個女學生離開依度,我地兩個先會走。」

「妳唔好再…」雷訓導說到一半時被校長的手在面前截了下,到校長說:「我明白妳H條件喇。但係我地而家都未知洪覓詩喺邊…」

「我唔理。總之叫獅子收手。」 雷訓導搖頭:「嗱妳再喺度拖落去對件事係冇幫助H。我而家俾最後一次機會妳,妳地兩個而家就好走,咁H話我保証你地班人同洪覓詩都可以安安全全咁…」

「雷訓導!」校長的聲量稍提高:「我係校長。我有權去決定學校任何H野。唔該,你行一行開先。」

雷訓導對望荇晡齱C 之後便點點頭:「係…」

徑自行出了鏡頭外。

校長再對回孖127說:「得,我接受,我接受條件…我而家就打俾獅子…」

於課室後方的鬼豹拿了瓶透明色的易燃液體,

開始灑於課室後方的周圍。

有女學生紅著雙眼看向後方,坐她前方的另一個女生把她頭擰回前方:「唔好望...冇事H...」

坐前方的女生掃撫著後方女生的髮尾:「先頭我喺主校舍度見到一個好犀利H人,佢一定會蒞救我地架。」

鬼豹留意到課室地板上分佈了好幾條橫線,遂越過一條又一條橫線,沿途向旁邊的學生桌灑上液體。  

將已倒空了的瓶放到一旁後,再徘徊至陽台。

回覆 引用 TOP

陽台埵陪茈豆恓K籠,堶捷有數個小盤盛著些動物糧食。

視線轉向左上方,從這個角度看,只能看到上方溫室的一部份。

透過溫室的玻璃可以看到堶悸煽茠咱H及一張長木方檯。

忽又回至課室,行近至孖127旁問:「妳將而家H事send返去我地個群組未呀?」  

「我手機爛咗喎。再講,處女知又點啫?佢實又話揾個女學生先架啦,我地搞掂件野再同佢講都未遲。」

「咁我send。係喇,仲有樣野,妳有冇印象獅子去咗邊個方向?」

「鬼知呀?我剩係知佢走咗上蒞又唔見影。」   

獅子正徘徊至植物與植物間。

忽在某個位置止步,望住面前的五個盆栽。

遂由左至右分別指向五個盆栽: 「左手」「左腳」「頭」「右腳」「右手」        

再將五個盆栽放至角落那邊的一張長木方檯上。

而於新翼一樓,短鼻狗的槍口仍然指住雙魚幸美。

站在他後面的三朝千代子說:「短鼻狗,你係殺唔落手H話就俾支槍我,唔好嘥我時間。」

「真係要開槍?」雙手僵直的短鼻狗問:「真係要呀?」

三朝千代子這時望向手機,剛有新訊息傳來。

獅:帶洪上三樓溫室

三朝千代子遞給藍甚柔看該訊息:「藍藍,妳睇下?」

藍甚柔看過後即問:「咁而家點呀?」

「即刻上去。」三朝千代子再向短鼻狗說:「開槍殺佢,落唔到手H我蒞,我唔想講多第三次。」

回覆 引用 TOP

「咁樣H話...嘩,嘩,嘩嘩嘩嘩喂咩蒞架?」短鼻狗不斷退著步,差點撞到後面的女生們。

雙魚幸美皺了下眉,見他身後的兩個女生亦呆住臉望向自己方向,便低頭望望自己上衣。

聞有腳步聲即轉過了頭,一個穿著校服的男生正朝自己行來。

「保加利亞?你唔係...」雙魚幸美望望那邊的學生再向保加利亞說:「佢地話你死咗H?」

保加利亞聳了下背:「我成個人企咗喺度,行得講得,妳覺得我死咗未吖嗱?」

再看近他前額,中央陷了個小洞:「你真係俾人開槍爆頭架?咁都死唔去?」

「妳話呢?」把前額的餘血彈向她後,再行上前:「睇野喇。」                                       
----------------------她縮臉泛了下眼,再抹臉

保加利亞繼續朝他們上前,那幾個學生不斷退後著。

「咩蒞架你?先頭未死架咩?喂咪再行過蒞呀!嗱我再打爆多次你個頭吖嗱?停低!」短鼻狗邊退邊說。

本俺住臉的洪覓詩終露出淚痕未乾的臉,見保加利亞即喊道:「陳樂新?」

保加利亞朝她微笑道:「冇錯,係我。唔駛驚,妳安全架喇,好快我就可以帶妳離開依度。」

他再望著指住了自己的槍口:「短鼻狗,仲唔開槍?」

「你唔好以為我真係唔敢呀?」

「開槍啦,當我求下你喇短鼻狗,你開啦。」 短鼻狗緊閉雙眼,扳上槍掣。  

睜回眼睛,保加利亞正向他問:「做咩呀?驚到槍都唔識開呀?」

「冇理由架!喂!」短鼻狗再扳上槍掣,再扳扳扳扳扳,扳扳:「冇H喂?點會冇架?」

身後的藍甚柔問道:「唔係有六發架咩?你先頭開咗一下槍咋嘛?」

「咪一下囉?點會咁快冇彈架?」

「你錯喇。你支槍係仲有五發彈,問題係我。」保加利亞指住自己:「係我令到你支槍冇哂彈,因為你想殺我,所以你支槍就冇哂彈。明未呀而家?我想點就點,我唔想死H話邊個都殺我唔死。」

「痴線架你都...」短鼻狗扳著槍掣的食指未曾停過。




回覆 引用 TOP

洪覓詩掙開身旁兩個女生,衝至保加利亞身旁。

保加利亞環過她肩拍搭住,並繼續行前。

短鼻狗喊說:「人都咗啦,仲想點呀?走呀!走啦喂!」

三個學生已逐漸離開新翼入口,退到入口的橫線外。

見保加利亞快越過橫線而來時,藍甚柔指向他:「停低,穿過條橫線H話你一定後悔!」

所有人都望向藍甚柔,她舉高了地雷控制:「我正話已經開咗新翼H地雷。由而家開始,你地一越過依條線,又或者逗留喺一樓同二樓超過三分鐘H話,一樓同二樓就會引發地雷。唔想死H話就上三樓。」

保加利亞止住步,向藍甚柔說:「妳估我會唔會信妳吖嗱?」

「你可以唔信,但係我諗你都見識過操場個地雷。」

雙魚幸美上前幾步問:「有地雷H話妳仲會話我地知?妳而家係提醒我地架喎?咁樣作個藉口想我地唔出蒞殺你地,牽強咗啲喎?」

見藍甚柔仍站在原地,三朝千代子便說:「冇必要H話我地唔想引發地雷,因為學校唔想引起不必要H騷動。總之地雷位置就已經講咗出蒞,你地唔聽H話,要引起騷動我地都冇辦法。」

保加利亞指住自己額中央的洞:「我俾人打死咗都可以返生,妳覺得我會怕妳個地雷?」

「唔怕H就行過條橫線出蒞吖?請。」

當保加利亞正要行前一步時,洪覓詩拉住了他:「唔好啦,上三樓先啦我地...」

「唔駛驚喎,地雷邊傷到我啫?佢地啲子彈我都可以由有變冇...」

「上去先啦上去呀...」

雙魚幸美向保加利亞說:「我建議上去。如果而家得我地H話就冇所謂,但係既然洪覓詩都喺度H話,我覺得搏唔過。」

三朝千代子對他們說:「三分鐘好快過架咋。」

「咁是但囉,就俾你地契X分鐘彩,唔好以為好得戚。尤其係你短鼻狗。」盯了眼短鼻狗後,保加利亞便連同兩人走向走廊堨h。

回覆 引用 TOP

[隱藏]
至他們失去蹤影後,三朝千代子才挽著藍甚柔的手:「藍藍妳先頭好叻呀,咁短時間都可以作到個藉口逼佢地上三樓,唔係H話我地而家都真係凶多吉少。」

「咦?」藍甚柔眼睜稍大對她問:「妳點知我講大話H?」

「我都係估下架咋,冇理由妳啱先講H地雷位置同獅子句留言咁夾啩?」

「係咩?假架原來?」短鼻狗亦問。

「係呀...」藍甚柔低頭微笑說:「先頭獅子句留言話叫我地帶洪覓詩上三樓溫室吖嘛,先頭臨時臨急咪作咗個咁H大話囉...都講得算流暢呀可?」

三朝千代子點頭:「梗係流暢啦,我一開始都以為係真架!比著我一時間都未必諗到個咁一石二鳥H辦法...」

「我知妳氹我H,妳諗到H野一定比我嗰啲更加仔細同有效啦!好似先頭咁,唔係得妳執生我一定就咁企咗喺度。」

「點都好,多得妳我地先執返條命,所以唔好再成日懷疑自己做主席稱唔稱職喇,妳要記住妳絕對稱職,明唔明白?」

藍甚柔點點頭。

三朝千代子問:「話時話新翼有冇地雷架?」

「有架,得三樓間實驗室有。」藍甚柔拿出地雷看著:「課室H地板會有幾條橫線,橫線H地底下面,就係啲會引爆地雷H電纜。」

短鼻狗此時退出彈匣,堶悸霾L一彈。

藍甚柔望向彈匣內:「真係一粒都冇喎...咁奇怪H?仲有先頭個學生攤喺度咁款,擺明係死咗架喎?你地覺唔覺有啲邪呀?」

三朝千代子搖頭:「我未分析到。至於支槍,會唔會真係得一粒彈呢?」

「唔會咁騎呢呀嘛?副訓導話明有六發架喎,支槍又未用過...唉古靈精怪...」 短鼻狗把槍放進口袋,再說:「但係聽妳地咁講,而家洪覓詩上去三樓咋喎?都未上到去溫室?」

三朝千代子聳了下背:「我地可以做H暫時就係咁多,跟住落蒞就睇獅子。」

保加利亞等三人已到三樓,右邊的課室窗戶已被拉下簾,內外均看不見彼此。

回覆 引用 TOP



伸延閱讀
 提示:支持鍵盤翻頁 ←左 右→ 發新話題發佈投票
請先登入
小貼士:
依家可以用“@”tag會員啦!
預覽帖子  恢復數據  清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