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討論
消閒生活手機討論遊戲地帶影視娛樂校園生活數碼科技寵物樂園學術文化體育世界購物廣場時事投資貼圖影片上班一族美容纖體戀愛婚姻汽車討論成人資訊博彩娛樂資源交流站務管理
發帖
註冊 登入/註冊 微博



收藏 訂閱 打印

[小說] 爆發 [殺手+鬥智]



[隱藏]
血鯨一直盯住他手上的東西:「手機蒞架?」

「錯,係地雷控制。」

「下?即係學校個禮堂堶惘陪茼a雷?」

「嗯。唔止禮堂,其實學校周圍都係地雷。我預咗班邪教總有一日蒞學校玩野,但係佢地點都估唔到依度已經設好機關,佢地是旦踩中一瓣都死,渣都冇。」

「原來學校一早就做好哂安全措施...咦,咁你而家係炸禮堂啫?點解你又叫我地唔好越過操場?關咩事?」

「學校每一層都有地雷,有啲樓層仲唔只一個地雷。如果開咗某樓層H地雷,嗰層全部H地雷都會同時開著。而家喺地下依層,就係咁H情況。」

「咩話?」藍甚柔即問:「即係話依層H地雷就係禮堂同依度操場?咁你一開禮堂,我地咪會困住喺操場個地雷度?」

「冇錯。我等唔切,而家操場都未清理好,我要趁依段時間開地雷。」

「但係校長講過佢地已經反鎖咗喺禮堂堶情A所以應該唔駛咁急開地雷啩?」

「佢地有經驗,唔排除佢地有其它辦法開鎖。所以開地雷就要趁而家。」

血鯨向藍甚柔說:「放心啦,主席。個地雷係雷訓導整H,聽佢講實冇事。而家最主要都係殺哂班人渣先。」

「冇錯。」雷訓導按了下地雷控制的屏幕:「總之一切聽我指示。禮堂個地雷有啲特別,我喺舞台H周邊隨機設置好幾條鐵勾,當佢地經過我set好咗H方位嗰陣,鐵勾就會發放出蒞勾住佢地啲骨,再放電監生電死佢地。」

手提電腦的熒幕彈了個小視窗,處女見罷即說:「佢地終於開地雷。」

「乜我地依度有地雷咩?」鬼豹稍抱緊女嬰。

「唔係依度,係喺出面操場。好彩我早兩晚有視察過依度環境,發覺操場個地形有問題,後尾查過原來真係地雷蒞。佢地以為咁就可以炸死我地,點知自己炸死自己。」

孖127微揚起了一邊嘴角:「依間學校真係多花款,連地雷都出埋。個地雷係點玩法架?」

「好簡單。見唔見到操場嗰四條正方形邊界呀?四條邊界H地底各自都有條電纜,而佢地就設置好炸彈喺電纜某幾個位。當一踩中嗰啲位,電纜一感應到,就會boom,即係炸死。我地出到去一定會掂到邊界範圍,所以佢開定地雷,以為咁就可以炸死我地。」

鬼蠍子問:「但係個地雷係佢地整,佢地當然知道地雷喺邊。點解你話佢地會話炸死自己呢?」

「因為我已經hack咗佢地H地雷系統,佢預設好H地雷位已經俾我改過哂。即係話,佢如果跟返原來H位置行出蒞,就一定會炸死。」

鬼豹緩緩點頭了會,再道:「既然佢有準備地雷,就可能唔只得一個。或者我地依度都有架喎?」

「唔會。地雷之間會喺同一個系統堶情A有H話其餘地雷都會接連咁查到出蒞。但係佢剩係顯示操場H地雷。」



實用相關搜尋: 時間 手機 安全 電腦

回覆 引用 TOP

chapter 3

(晴) 時間:第一小息

於禮堂門外守住的兩人,其中一個喊了句:「頂!」

雙魚幸美即向保加利亞問:「點呀?揾到個女學生嗱?」

「先頭我個線眼話我知,有人見過洪覓詩喺美術室出現過。估唔到佢真係返蒞雕人像!而家咁H時勢仲出蒞替死咩,佢真係痴孖根...」

「美術室喺邊度架?係咪上面嗰幾層?」

「唔係,依度係主校舍,美術室喺新翼。校舍後面嗰棟野就係,要喺二樓通過去...唉唔講咁多住,我地都一齊過去架啦,邊上去邊講...」

兩人一同在陰暗的通道往前衝。

獅子繼續望住女廁門上的鐘,直至分針直指向5時,便說:「夠鐘。」

他伸了個懶腰,轉過身來,望住面前的走廊。

一個個木爪課室處於走廊中間,左右兩側分別讓出兩條走廊。

前方的木爪課室雖有窗,但全都拉下了簾。

獅子問:「我之前都想問,你地啲格局咁奇特H?」

「係呀。課室H造形令到個走廊寬闊咗,所以先會要向住操場方向H前走廊,同埋向住新翼方向H後走廊。」三朝千代子再指另一方向的那幢樓。

短鼻狗低頭看過手機後,再抬頭說:「唔好意思,我啱先醒起有啲野要做,我失陪一陣...」 說完便匆匆步往女廁側旁的樓梯口落樓。

獅子望住面前的樓梯口:「你地成間校舍剩係得依條樓梯行上行落架?」

「冇錯。」三朝千代子再說:「點解你好似對學校H環境咁唔熟悉H?你之前冇做準備架咩?」

「準備?咁悶H野我唔識做架喎。我鍾意玩即興,我會用我鍾意H方式去完成件事。好似導演咁,每樣野都要配合我,依個亦都係我能力。」

「咁你諗到洪覓詩個結局未?」

「仲諗緊,」獅子轉過頭望向新翼:「不過我見幢野幾靚,我想喺嗰邊煞科。」

「你而家起程喇可?我有個請求,可唔可以帶埋我去?或者我可以幫到手喎?」

「我唔駛人幫喎。」

「你當然唔駛人幫啦,sorry我唔係幾識講野。但係可以見到獅子你近距離殺人,可能一生人得一次,當我求下你好冇?」

獅子見圓大的雙眼望住自己,便稍別過臉,一邊的嘴角揚起了來:「妳鍾意咪跟蒞囉,我冇所謂。」






回覆 引用 TOP

操場四邊均有條白油塗上的線圍荂C

保加利亞和雙魚幸美終於走出通道,與操場上的三人隔茪@條白線彼此凝視荂C

散在操場上的器官已濃縮為三個黑袋,站在黑袋旁的藍甚柔和血鯨呆在原地看茈桵u外的人。

前方雷訓導與保加利亞的對峙距離則是最近。

「你好彩,唔係有緊要野做H話我而家已經要你三個死哂喺度。」保加利亞說完便轉向右邊的樓梯口走去。

「想走?」雷訓導看茼a上的白線,往左邊移過了四步後再跨過白線外…

砰nggg噗

正走下四樓梯階的獅子和三朝千代子聞聲立即向操場位置望了望。

「有炸彈?」三朝千代子望向操場某部份的煙霧。

「妳唔見頭先操場H野咩?」

「所以呢?」

「頭先操場上面H屍體就係你地劉副校長全家,即係話而家有班友喺學校堶捧d野。」

「我知。即係下面已經打緊仗架嗱?快啲落去喇,我想睇下班友會點樣死法。班友敢喺我地依間互助會勢力最大H學校搞事,就預咗要死喺度。個個當正自己真係神,其實只係班得寸進尺H殺人犯。係喇,其實你點解肯幫我地依邊H?」

「當妳有個七歲H細妹,睇住佢俾班受邪教唆擺H學生,輪流當玩公仔咁冚佢個頭埋牆,冚到死嗰時,妳就知我咩感受。雖然事隔都十幾年,但係冇可能唔記得。妳呢?我見妳都幾主動,討厭班邪教H程度同一般學生有啲唔同。」

「同你咁上下原因囉。聽你咁講,原來班邪教咁早就開始喺學校玩野架嗱?不過嗰時未有互助會保護學校,做得咁猖狂都唔出奇。」

「所以你地依代幸福好多。」

一陣煙霧在雷訓導剛才站的位置彌漫荂C

保加利亞和雙魚幸美回過頭來。

「雷訓導!」藍甚柔和血鯨兩人大喊荂C位於一樓雙手扶蚅d杆的校長身軀微微向前,定眼看虓狪中的某個地方。

「我冇事!」煙霧間傳來雷訓導的聲音。

藍甚柔和血鯨找到了雷訓導的位置,他正坐在地上,右腳以及附近的位置都有血慢慢滲出來。

雙魚幸美向保加利亞說:「快啲上去喇,冇時間發吽逗。」兩人隨即上去樓梯口。




回覆 引用 TOP

叮噹~~叮噹~~叮叮噹叮~~

「哎!小息喇…」雷訓導再把手機放到耳邊說:「喂校長?係呀我都唔知點解…總之一陣唔好俾任何人落蒞操場,操場H邊界有地雷。到小息完咗,你再揾條粗繩俾我地爬上蒞啦。」

校長稍後向canteen方向行去。

保加利亞邊上蚍荓餖鉿V雙魚幸美問:「又會咁都有H頭先?」

「我都想知咩事。不過我地都係小心啲好啲,唔好唔記得獅子喺依間學校度。」

「超!學孖127話齋,排名H野食屎啦,最緊要係實力。處女夠係排第二,但係佢夜晚先殺人喎,獅子就日頭夜晚都有殺。兩個殺H人數又唔係差得太遠,咁妳話邊個勁啲喇?所以我係唔信排名架囉…」

兩人到了canteen,並繞個大彎往樓梯繼續上去二樓。

雙魚幸美又向他說:「如果一陣撞見佢,你都會正面同佢對打?」

「我打交從來未輸過。我13歲嗰陣我大佬叫我去踩隔離單位個場,十幾個大人都唔係我手腳。15歲唔夠已經係紅棍,我有咩驚呀?最緊要識睇位,有乜就笠乜,乜野都係架生蒞H。獅子…我都想試懮\咩斤量。妳唔會咩?」

「我就未必,明知唔夠打我會即刻揾地方避一避先。況且依個時候我地最主要係救個女學生,其餘唔關事H野可免則免。」

「話時話,妳都係教徒蒞架可?」

「我仲未係,不過我都覺得佢堶梡H教義係有道理。」雙魚幸美從口袋拿了本小厚冊子:「勒希曼H教經我都會隨身,其實我已經睇哂,但係有時都會返睇。」

「連我依個正式教徒都冇睇哂...既然係咁,做咩唔加入呀?」

「我想慎重啲再諗清楚先。因為我一旦加入某個團體H話,我就會將自己投入哂落去,唔會返轉頭。」

「乜要諗咁多H咩?」

「依啲鬼地方你都唔會再返蒞架啦可?」

「我會,而且定期都會返蒞...」

「仲返蒞?」

「總之我會。」

校長在行近到canteen門口時,早已看見一男一女的人影經過canteen上二樓。

校長放慢了腳步,待那兩個人上去後才回復平常步速入canteen。並望向往上層的樓梯口,大力嚥了下口水。

獅子和三朝千代子落到三樓。準備再向樓梯口往下落幾級時,學生已陸續從課室出了來,兩邊走廊立時擁滿人潮。






回覆 引用 TOP

[隱藏]
不少學生擁到前走廊,望向操場你一言夾雜我一語:「咩聲呢嗰個頭先?好大聲咪係斔{雷訓導?」

「嘩…」獅子止住了腳步望蚞ル肣怴A並問三朝千代子:「我以為得妳條裙係咁短H添,原來依度H學生啲裙都係上到大髀位架?」

落荓霂讀漱T朝千代子回頭答:「我地校規係咁規定架嘛,你唔覺我地H髮型打扮都係差唔多咩?唔止我地學校,好多間都係咁架啦。喬老師H打扮係打破傳统,而且話我地咁打扮可以有多啲正能量去吸收學校知識。」

「關事架?妳自己咁打扮完有冇多咗正能量呀?」

「多咗呀。係咪落去架?落去先啦我地。」

對話期間已有不少學生注意到獅子的存在。有幾個女學生走到獅子面前,其中一個上前說:「咦?你係咪我地學校H老師蒞架?咁熟口面H?」

「好熟口面咩?唔知我邊個?」右手摩擦茧u曲的髮頂。

「真係好熟口面...」女學生們相互說了幾句,再向獅子問:「代課老師?」

「代課老師...妳地話係咪係囉。」

「咁你即係蒞依度冇耐咋喎?點呀我地間學校靚唔靚呀?」那個女學生說完,後方又有個女學生問向獅子:「我地應該係最符合喬老師式H後現代教學環境架,你覺唔覺呀?」

「特就幾特別H,每層樓都有兩個走廊咁,望落去幾寬落。」

「又唔係層層都係咁,一樓麥當勞嗰層咪得一條走廊囉,仲有隔離新翼都係得一條。其餘依度有課室H都係有兩條走廊。係喇我地間學校仲係…」那女學生仍然不斷說下去。

之後再有更多的女學生圍到獅子身旁,獅子的耳邊以至臉頰都泛茯黦w。

一旁的三朝千代子沒甚表情,交疊茪煻u。

這時候,一群倚蚅d杆望向下方的學生,其中兩個,女的,跟三朝千代子在女廁給獅子的五張相片,其中兩個,樣子完全吻合。

三朝千代子似乎也注意到。之後拉了拉獅子腰間的衣角,獅子踎低身子向右傾向她:「做咩呀?」

她對虓鄐l的右耳壓低了聲線:「我買咗嗰五個其中兩個女仔…佢地喺度…」

「唔駛急…妳慌佢地今日走得甩咩?」之後再向面前的女學生們掀高了自己的上衣:「俾啲堅野妳地睇鵅K」

保加利亞和雙魚幸美兩人來到二樓樓梯口的位置,面前的人潮同樣擠到前走廊望茪U方操場。

趁甚少人往他們的方向望來時,保加利亞快速向雙魚幸美說:「妳匿埋喺廁所先,我有校服掩護住但係妳冇所以我而家去同我條針會合先,再電聯。」

說完便朝後走廊一直奔去。

[ 本帖最後由 骨折入院 於 2017-7-1 10:02 PM 編輯 ]



實用相關搜尋: 能量 手臂 廁所 學生 老師

回覆 引用 TOP

L又來,這次是二樓的L。

L的兩條線,直線與橫線交介點便是保加利亞奔去的地方,入口大堂。

保加利亞到了大堂。

面前是學校入口,左邊是一條往上拱起的小橋,通向對面新翼。貼在右邊的是現時空無一人的校務處。

橋中央站了個略胖的身影,望茩鞊皝L來的保加利亞。

雙魚幸美亦早已走入後方的女廁,並鑽進最尾的廁格待荂C

「Ahh!」面前的女學生們開始對虓鄐l的腹肌尖叫,頻頻踮起腳尖,雙手擺在胸前以極小的幅度快速拍掌:「佢啲肌肉識走蒞走去架囉…好得意呀!」

「咁就叫得意?我嫌未夠囉!邊個願意借佢隻手幾秒俾我呢?」

「我我呀我呀!」

獅子抓住最前方一個女學生的右手,把其貼在自己腹部。

「OH @@!」女學生隨即摀住嘴大喊:「佢啲腹肌吸住咗我隻手囉!係勁到咁樣囉!」

此時三朝千代子神色略為蹦緊,雙手掩茪U腹,兩個菠蘿蓋合在一起。

她維持這樣的姿勢行向後方女廁時,門口白紙黑字寫荂u維修」。

她拉了拉獅子的拉角:「喂喂…我有啲事…要落去樓下嗰層H廁所…一陣落樓下等我...」

無回音。

「喂!」她用手背拍了下他腰間。

獅子才回道:「一陣樓下等吖嘛…」

三朝千代子努力維持剛才的動作落樓,到二樓後即推開女廁門衝入尾二的廁格內。

上方至少有數十對眼向操場堛漱T人望下來。

藍甚柔和血鯨正出盡身上所有的紙巾落到雷訓導的右腳。

「但係冇理由架,你唔會真係唔記得哂啲位置呀嘛?」藍甚柔雙眼直向雷訓導望去,隔兩秒後才稍有放緩:「應該唔會架可?雷訓導?」

「唔會。我手機愔茼釩{我之前set地雷H位置,我頭先係再睇過個位置先行出去。」雷訓導呼了幾口氣,右腳的肌肉不斷震抖荂G「我諗唯一H原因係班友已經hack咗我依個地雷系統。」

藍甚柔繼續問:「我地一陣就係靠一條粗繩爬返上一樓呀?應該爬到架可?」

「爬唔到都要爬。我手機堶梡H地雷位置已經冇用,你地兩個如果好似我頭先咁行出去一定粉身碎骨。」

血鯨問:「咁點解你又會剩係得隻腳有事H?」






回覆 引用 TOP

「我之前有參加某啲專業訓練,身體對於危機H反應有特訓過。所以我H運動神經同危機H敏感度都會比一般人高。當我意識到踩地雷嗰時我對腳已經即刻向後退,不過隻右腳都係趕唔切…」

「原來有得訓練架?我都想練呀!嘩踩到個地雷應一應都剩係得隻腳舐野…雷訓導你係邊度訓練架?我都想報名。」

「你太細喇,遲啲先啦…」

「咦咪住…」血鯨望了望禮堂方向再問:「既然班人已經知道個地雷系統,仲識hack埋入去…咁佢地會唔會知道禮堂都有架?」

「我諗應該唔會。如果佢地係知道H話,應該唔會咁冒險行入禮堂。而且我設置H所有地雷都係獨立喺唔同H系統,除非佢地行過哂所有地雷位,唔係H應該hack唔入。」

「但係而家都有兩個走咗出蒞...」藍甚柔再問:「我聽聞學校有條秘道,我驚佢地一陣喺嗰條秘道走人喎?」

雷訓導點頭:「的確有,就喺新翼二樓女廁H最後一格,堶授\滿哂雜物。將啲雜物奎}哂之後,就會見到有度門。度門就係通向附近屋邨H出口。」

血鯨說:「咁搞法,頭先有兩個出咗蒞,咁個地雷咪冇效?」

「未必。我覺得先頭嗰兩個應該冇入到去,可能喺門口睇水都未定。」

禮堂內的四人仍望胺pad熒幕的右上方。

孖127搖蚗Y:「咁炸法都剩係得隻腳有事?唔係呀嘛…仲諗住死咗三件先…」

「換個角度睇,」處女聳了下背:「其餘嗰兩個可以當佢地冇到。而家佢地其中一個主將都傷殘埋,我地開始佔上風。」

「咦?」孖127低頭望茪熅鬫A說:「有料到話個女學生真係返咗蒞喎,保加利亞佢地去咗新翼嗰邊。咁我地而家出去嗱?」

「唔駛急,等到上堂鐘響咗先出去。我地而家咁就行出去,俾啲學生見到盞引起騷動。佢地明,我地暗,喺人地個場咁搞法對我地冇好處。何況佢地都好似未諗住搞大件事。」

孖127開始低頭往左邊踱茖B。

一步,兩步,三…「哎!」

其餘三人意識到有事發生時,已聽到孖127的叫聲以及一條從舞台周邊出來的鐵鏈與孖127的背脊連在一起。

鐵鏈迅速收回,孖127已貼在圓周堙C

處女放軟了手,ipad遂滑到他腳邊。

孖127不斷向前掙扎荂A奈何仍是緊貼荈磡P。

「我冇理由會計錯數…」處女雙腳退後荂C






回覆 引用 TOP

「唔好郁!」鬼蠍子向處女喊了句,處女即停下來。鬼蠍子繼續說:「依度周圍都應該有裝置,我地原地企喺依個位先。」

鬼豹現下緊摟住女嬰在懷堙C

三人的眼光正向三處不同的方位看去,沒有一處與孖127以及舞台有連繫。

這時孖127左手向後撐向圓周,用力撑直了手。

她全身以及整個臉的肌肉都在震抖荂C不夠四秒,她的身軀明顯已和圓周有段距離。

右手再往褸袋埵糷F把刀來,向後方的一段距離劈去。

punk!孖127已落到地上,把刀放回袋堙C

其餘三人旋即重新望回她,目瞪口呆。

孖127轉了個身,背脊中間有個半圓的東西連帶一小截的鐵鏈在鏘鏘作響:「哈,睇蒞依嚿野已經係我身體H一部分。我諗個鐵鈎已經鈎住咗我條脊椎。」

鬼豹指茼o:「咁都得呀?」

「點解唔得呀?啲機關都冇料到。」

「妳唔痛咩?」

「痛?我唔識痛架喎。」

鬼蠍子向孖127說:「不過把刀又幾好野,頭先咁H位置都可以斬得斷條鏈…」

「唔關把刀事,係手力H問題。就算俾把刀你你都未必斬到。」孖127走到處女跟前:「你冇野呀嘛?」

「冇…」處女拾回ipad,手仍輕微顫抖荂G「唔好意思…突然間發生啲我意料之外H野會令我跳掣,我接受唔到自已出錯…sorry…我整理返好我啲情緒先。」

「咁我地而家點呀?就咁企喺度呀?上堂架喇喎?」孖127問。

處女沒有回應,只不斷揉茖熁銂漱荈坏煄C

「咁冇辦法喇。我地要解決咗而家H問題先,ok…」鬼蠍子望望面前的圓形舞台:「既然啲鐵鏈係喺個舞台周邊射出蒞,咁即係我地喺舞台中央就應該安全。同操場個邊界地雷其實係同樣道理,係唔係?」

「冇錯。」處女邊點頭邊揉茪荈坏煄C

鬼蠍子繼續:「好,咁我地而家就上去台度先。記住要沿住我地而家個位置直上去個台度,千祈咪行歪。」

噹叮~~噹叮~~噹噹叮噹~~

坐在廁板上的雙魚幸美看茼菑v的上衣以及牛仔褲,仍濺下不少血漬。

她遂走出去洗手盆前,盡量用水擦掉血漬。

但上衣近左胸直落至腰間的位置,血漬仍然太明顯。她唯有將上衣脫下來,將其反轉過來再重新穿上,才不致於讓血漬外露。

就在她彎下身洗蚆y時,忽聽到背後廁格方向有把女聲傳來:「哎…喂唔係呀…妖!」

類似的抱怨聲仍然持續荂C

雙魚幸美隨蚆n音行過去,到來尾二的廁格門前。

她敲了敲廁格門問:「妳冇事呀嘛?」




回覆 引用 TOP

chapter 4

(晴) 時間: 第三堂

新翼的入口地上有條橫線,在入口與橋路之間分了條界線。

保加利亞現踏在橫線堙C

這刻回過頭來,等短鼻狗跑完最後一段橋路到這兒。

短鼻狗稍微彎下身子喘荇臐A雙手向下撑茖潃蚑母Y。

保加利亞看茈L:「唔係呀嘛短鼻狗,以前跟我嗰時都冇咁孱架?咩呀?而家學校俾個奀位你做,就開心都路都唔識行呀?」

「我喺度起碼有尊嚴,有理想,有方向!」短鼻狗站直了起身:「我唔知你而家係咩組織,又或者係咩邪教。你地殺人殺到連細路都劏,就係為咗搗亂學校?你覺得你過意得去H?」

「我唔駛同你解釋咁多,正如我都唔想聽你講點解你而家要舐學校鞋底一樣。勒希曼神H教義你地啲人係唔會明,你地啲剩係識操控靈魂H生物係永遠都唔會明。」

短鼻狗望茈L,搖搖頭:「你上腦喇,睇屩憟肭捸C」

「你地慢慢俾勒希曼神宣判你地H罪啦。嗱廢話就唔再講,你知我有你以前啲把柄喺手啦?你要安安全全帶我地走你先甩到身,明未?唔好玩野,洪覓詩係咪真係喺度?」

「我點知呀?我有幾個學生見到佢跟住咪通知我囉。佢地就話喺二樓美術室見到H,點呀?」

「咁咪揼時間。」

兩人開始沿茖契Y前行。

新翼的格局與主校舍略不同。這兒左右兩邊的課室相互呈半月形,欲包著中間的走廊。

教室均有幾扇窗户能從外面望進去。

平線的走廊開始呈上坡。

拐了個左彎再上一段斜坡後,兩人來到二樓。

右邊的美術室開茪F燈,但堶掠ㄓF他們外,沒半個人影。

外面有兩個陽台。這兒一個,那兒一個。

他們出去了這兒的陽台,又望向對面的陽台,依舊是空無一人。



實用相關搜尋: 時間 安全 醫生 學生

回覆 引用 TOP

[隱藏]
保加利亞望茧u鼻狗:「人呢?」

「我點知啫,佢曉行曉走,話唔定離開咗學校都未定呢?」

保加利亞再次走出陽台,抬頭望向上方的温室:「佢喺温室度有養開仙人掌,佢定時定後都會去睇...」

「溫室晏晝先開架嘛,而家三樓上去温室部-車立-都未開,佢上鬼到去呀?」

「又係...」保加利亞點了點頭。

短鼻狗問:「都唔明你緊張蒞做乜?俾你救返條女又點啫?佢最多同你講句唔該,跟手咪同嗰個十字仔拖住手咁走咗去...」

「我點做野唔駛同你交代。」保加利亞走近向他:「你再講埋啲無謂野我而家就殺咗你。」突…

突…

朝茖漪蟥n的方向走回入美術室。面前位於角落的是一個大櫃,櫃門還未完全關上。

遂打開櫃門,堶惜ㄔu存有幾個不成形的雕塑。於櫃的深處中央,還有個被電筒光由下照上去的幼嫩面孔。

保加利亞此刻定格望茈捆酯惜捸G「An…Angela?妳喺度做咩呀?妳蒞咗幾耐架?」

櫃媕Y的洪覓詩說:「我一早就返咗蒞啦。成間學校我剩係得温室同美術室係值得我留戀H。當年依間美術室係我主力佈置,原本依度有幾個雕塑一岩一忽咁,我想整好耐,咪完成埋佢囉。」

「妳唔係呀嘛?妳因為咁就蒞學校?」

於主校舍的二樓女廁,尾二廁格的女聲開始回應雙魚幸美:「我流M流到過哂底…妳,算喇,冇野…」

「我有啲後備巾喺度,我俾塊妳用住先好冇?」

「妳有?咁,唔該喎?」

「唔緊要...妳咁樣好難搞架。好在我隨身有帶住幾塊喺度…」雙魚幸美在銀包的其中一格堮野X塊白色東西來,向廁格下方的空位伸去。

下方很快便有隻手接住:「唔該。」

沒多久廁格門便被拉開,三朝千代子出了來。

她向雙魚幸美點了下頭,準備走向洗手盆時突然止住了步。

三朝千代子由下而上望茼釣レ繳{的雙魚幸美:「妳係?」



實用相關搜尋: 做野 銀包

回覆 引用 TOP

「呃…」雙魚幸美指茼菑v:「我係依個…」

「妳一定係代課老師喇。係咪呀?」

「嗯…冇錯呀…嗯…」雙魚幸美頻頻點頭。

三朝千代子扭開水喉,雙手伸向下方搓荂G「頭先妳見唔見到操場上面H野呀?」

「有,有呀,咩事呢可?」

「我都唔知呀,不過真係好恐怖呀可?」三朝千代子關了水喉,面向茯~手盆上方的鏡子左右看茼菑v:「之前我地學校咪有個女學生俾喬老師公開話要殺佢H?我覺得操場單野同依件事有啲關係。」

「咁妳自己呢?妳點睇?」

三朝千代子瞟了她一眼,隨即又望回鏡中的自己:「人少少唔怕講,其實我覺得學校今舖去得太盡。一個女學生啫,駛唔駛咁呀?學校真係越蒞越恐怖。」

雙魚幸美從鏡中望向她:「妳喺學校講埋啲咁H野,妳唔驚我會講俾其他老師聽咩?」

「我都唔知…不過我覺得妳係一個值得信任H人。點講好呢,我喺依啲咁恐怖H氛圍之下讀咗四年,如果有個人俾我傾訴鵅A我會成個人都鬆哂。」

「乜真係咁恐怖?」

「妳唔係而家H學生妳根本唔明。妳知唔知我地學校有個宿舍?」

「唔知喎。」

「禮堂有度門通到上去宿舍,不過度門鎖住咗。喺入面住H都係我地壘球隊H學生。」

「壘球?好冷門下喎?」

「就係夠冷門先可以突圍而出。不過重點係,佢地入校隊唔係自願。入得校隊H人都係一啲俾唔起互助費H學生,佢地有啲甚至對壘球係冇興趣。不過冇辦法,依個係一種還債H方法,為學校爭光。就係咁日操夜操,雖然冇天份都可以操到有,但係班人都唔知幾耐冇返過屋企。」

三朝千代子再說:「話埋俾妳知,其實我地自己學生圍內搞咗個自救隊。」

「自救隊?」

「即係話萬一我地再有人俾學校逼害H話,我地就盡力暗中救嗰個人。今次嗰個人好明顯係洪覓詩,不過…坦白講人數好少,做得幾多吖...冇可能。」



實用相關搜尋: 傾訴 學生 老師

回覆 引用 TOP

見雙魚幸美沒答話,三朝千代子便繼續:「我咁講好似有啲過份。但係我希望同頭先蒞操場搞事嗰班人見個面,可以H話我地諗計合力救佢就最好。之不過,諗架啫,佢地仲喺唔喺學校度我地又唔知,真係冇辦法。」

雙魚幸美直接望向她:「如果妳真係想救佢H話,你地就負責幫手睇水。」

「睇水?點解呀?」

「妳唔好再問,我剩係可以講咁多。都係嗰句,你地真係想救個女學生H就幫手留意一路上有冇老師喺附近,然後通知我。」

短鼻狗對旁邊的保加利亞說:「嗱,人就喺度喇!仲唔走?」

洪覓詩關掉了電筒:「要走咪你地走先囉,我仲差少少先雕完…」

保加利亞對她說:「妖妳仲雕乜x啫!而家情況好…」

「喂你講野咪咁俗得唔得呀?唔該你尊重我H興趣,亦都尊重鴽A自己!」

「ok…我唔同妳拗住。不過妳雕還雕,妳唔好今日先蒞雕得唔得呢?妳知唔知佢地已經落咗格殺令喇?」

「咩呀?邊係今日啫?係三日後H夜…」

「啱啱已經開始咗喇!班友殺到蒞架喇,妳唔係唔知而家咩情況架啦?佢地真係殺得落手架,更加唔會理妳係咩背景,唔會理妳老豆係邊個!」

「而…而家?」洪覓詩撥了下髮端,再左右兩旁望了望:「蒞…蒞咪蒞囉!我行得正企得正,我完全都未驚過…況且我都公開講到明叫佢地放馬過蒞架啦!」

「妳咪咁天真啦!佢地話之妳企得正定唔正啫,佢地要殺妳就殺妳架啦!再講,妳真係唔驚?妳唔驚妳會匿埋喺個櫃入面玩雕刻?」

洪覓詩停了停,之後再說:「你咪理我啦!總之我就係要雕完依嚿野先走,點吖?」

「哎!咁嗱嗱淋啦…逼就逼啲,不過都應該擠到三個人…入去先講。入去啦x家剷…」保加利亞往短鼻狗一推。

短鼻狗整個人往左傾,快要倒下去時洪覓詩即衝過去墊茈L。

在兩人都快要倒下去時,保加利亞已墊在他們底下。

三人站起來時,保加利亞即向洪覓詩說:「妳唔係呀嘛?幫個死肥仔墊屍底?」

洪覓詩撥了撥兩邊衣袖:「佢咁肥仆親好易出事架。我之前見過有個肥仔仆落地下,搞到手骨都斷埋!咁我見扶到咪順手扶幭o,唔得架?」

見短鼻狗毫無表示,只別過臉去,保加利亞即衝到他臉上:「啞咗呀?唔識講多謝架?」



實用相關搜尋: 學生 老師

回覆 引用 TOP

洪覓詩聳了下背:「冇所謂。我咁做又唔係為咗句多謝,我唔稀罕。」

保加利亞指茧u鼻狗:「我俾多三秒時間你,講定唔講?」

短鼻狗對洪覓詩的左肩拋了句:「多謝喎…」

「入去!」保加利亞最後一個進入櫃內。

三朝千代子指蚋驤蔗祝:「唔通,唔通妳係操場搞事H其中一個?」

「唔好問喇,總之你地需要做H野就只係睇水。」

「咁即係洪覓詩喺度?妳知佢喺邊?」

「不過妳唔需要知。」

「而家唔好再懶神秘喇。我地知佢邊個位置,咁我地唔單只可以睇水,仲可以分散佢地注意力引佢地去相反位置,你地咪可以易啲帶佢走囉?」

雙魚幸美仍沒有開口的意思,左手食指敲茯~手盆邊。

一雙大眼睛筆直地望向她:「我地係隊友蒞,係咪應該互相信任先?妳乜都唔講,ok。妳最起碼都要講佢大約喺邊個位置啩?換轉係妳,妳會唔會想喺乜都唔知情H情況下幫人做野呢?」

「新翼,就係咁多。不過千祈唔好亂蒞,獅子喺度捕住。」

「獅子?」

「唔係動物園嗰啲,殺手H代號蒞。」

「咁複雜H?冇所謂啦,我地就負責睇水先。原來佢喺隔離新翼,咁有咩事再通知妳喇喎?」

「嗯。」

兩人交換了電話號碼後,三朝千代子便行向門口位置:「咁而家,妳跟我出去定點?」

「我暫時留喺度,我仲要等佢地有咩消息。妳出去先,再聯絡。」

「Ok,妳慢慢。」三朝千代子出到外面,並從口袋堮酗F個指甲鉗出來,將其穿過女廁門手把頂茠龤C




回覆 引用 TOP

出來時獅子剛落完最後一級樓梯到來。

三朝千代子見罷便說:「原來你啱啱先落蒞咋?我仲以為一出蒞就見到你添。」

「我夠以為一落蒞就見到妳咯。冇…我送佢地返課室吖嘛,妳又搞咩咁耐呀?」

「入正題。我頭先喺女廁撞到喺操場度搞野嗰班人H其中一個。」

獅子向女廁方向望了眼。

「我鎖住咗佢喺女廁。重點係,我用咗少少計向佢打聽到啲料。原來條女而家就喺新翼。」

「就係隔離嗰棟?咁妳覺得我而家會去新翼定係入女廁殺佢?」

「當然去新翼啦。依啲二打六轉頭返蒞先殺佢都未遲。」

「醒目。出發!」

兩人開始起行時,有個人從樓梯口上了來。

回頭之下才發現那人是校長。

校長望虓鄐l:「咦?你蒞咗嗱原來?」

「一早喺度啦,你打俾我話操場單野嗰陣我已經喺上面睇住。嗱校長,介紹我個得力助手俾你識,三朝千代子。」

三朝千代子站了出來,點了個頭:「校長。」

校長扶了下眼鏡,望茼o說:「三朝千代子?我記得妳。點解妳仲會喺度架?以我記得妳好似由Form 1到而家Form 4都係班長蒞架喎。而家上堂時間仲喺條走廊度?依啲係班長H行為蒞咩?」

獅子向校長說:「你唔好咁話佢啦,全靠佢我先知姓洪嗰條女喺新翼度咋。」

「真係?咁又唔錯…」校長再望向三朝千代子:「好,我而家就推舉妳做學校H行動組組長!」

三朝千代子站直了身子,笑容滿面:「多謝校長!」



實用相關搜尋: 時間 眼鏡

回覆 引用 TOP

[隱藏]
校長點點頭,望望四周再說:「頭先我見到有兩個人喺canteen上咗蒞,我諗好似係…」

「係呀,搞事嗰班人吖嘛?」三朝千代子即指向女廁方向:「我都見到個,仲鎖咗佢喺入面。」

「唔錯唔錯…吖係喇獅子,」校長望望下方的操場再說:「既然你蒞咗,我地有三個人被困喺操場堶情A周圍四邊都有地雷…你估你有冇辦法可以即時救到佢地吖嗱?」

獅子探頭出去望茪U方的三個人。

雷訓導同時間望向上方:「咦?獅子蒞咗喇喎?」

藍甚柔和血鯨都往上望去。藍甚柔即問:「咁我地咪有救呀?」

血鯨則揮茪滮j喊:「獅子!久仰呀!」

「咪咁大聲,唔好驚動學生。」雷訓導喝止荂C

「我梗係有辦法啦。不過而家唔得閒,你地慢慢。」獅子說完便向三朝千代子喃了句:「行喇…」

「我地行先喇校長。」三朝千代子便跟虓鄐l逐漸拋離走廊盡頭的校長。

禮堂堛漸|人走上了中間的圓形舞台,左上方就是禮堂門口。

四人都面向茈炊W方的位置站荂C

鬼蠍子指向門口:「我地而家就要喺依個位置揾出附近邊個方位有地雷,揾到之後再落去冇地雷H方位走出門口。」

鬼豹說:「佢地最尊崇H喬老師如果仲在生,見到學校咁H設計,都唔知笑好定喊好。」



實用相關搜尋: 時間 設計 學生 老師

回覆 引用 TOP



伸延閱讀
 提示:支持鍵盤翻頁 ←左 右→ 發新話題發佈投票
請先登入
小貼士:
依家可以用“@”tag會員啦!
預覽帖子  恢復數據  清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