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討論
消閒生活手機討論遊戲地帶影視娛樂校園生活數碼科技寵物樂園學術文化體育世界購物廣場時事投資貼圖影片上班一族美容纖體戀愛婚姻汽車討論成人資訊博彩娛樂資源交流站務管理
發帖
註冊 登入/註冊 微博



收藏 訂閱 打印

[小說] 爆發 [殺手+鬥智]



爆發 [殺手+鬥智]

[隱藏]
想像一個類似塔利班的恐怖組織,入侵北韓這獨裁至上的國家,會爆發咩結果?

此文沒有提及以上兩個單位,只紀錄了名為勒希曼教的邪教團體,入侵互助會勢力穩固的學校,短短數小時會爆發嘅後果。

建議盡量在電腦觀看,本文有啲句子格式,用手機看可能會混淆一堆。

回覆 引用 TOP

(晴) 時間:第二堂

校長室內,一個穿紅色西裝的中年男人問:「校長,劉副校一家三口已經失蹤咗三日有多,你覺得佢地會唔會仲在生?」

「唔樂觀,」坐著的校長正擦拭眼鏡框:「捉走佢地嘅人應該係邪教班人。我睇佢地一家三口生存嘅機會都好微。」

「班邪教份子仲夠膽滲入學校,想喺學校收人。好彩近依幾年我地學校之間成立咗互助會,先可以同班勢力抗衡。」

「你講得啱。」校長戴回眼鏡,仰望牆角上一幅女人的肖像照。

相中的女人右眼旁有個長疤,髮色偏棕。

校長仍然望住該肖像:「最大功勞都係喬老師。多得佢影響,全香港學校一連串嘅欺凌毆鬥都少咗,甚至乎可以話係消失。可以話係前無古人,後無來者。佢設立嘅教學觀係完美,亦都間接衍生互助會。不過可惜,佢太早死。」

「佢一唔喺度,班邪教份子就又想搞學校。正話一樓canteen嗰堆血漬,我睇應該係班邪教直情入埋蒞學校玩野。學生主席同副主席去睇緊發生咩事。」

外面響起兩下敲門聲,校長提聲道:「入蒞。」

一男一女進了來。

兩人向牆上的肖像躹了躬,對校長點頭:「校長。」

再對中年男人說:「雷訓導。」

雷訓導向女學生問:「下面咩情況?」






回覆 引用 TOP

該女學生的右眼旁也有個長疤,亦有一頭棕髮。並回道:「頭先我地落到canteen,見到裏面...裏面小食部啲阿姐唔見哂,仲周圍都係血...因為我有啲驚血,所以...所以...」

「所以就冇再睇落去?藍甚柔,對於妳肯刮個刀疤蒞摸仿喬老師嘅神韻,我係非常之敬佩。但係點解妳唔學埋佢嘅勇氣呢?我好懷疑妳做主席係咪稱職。」

「主席無論樣同氣質都咁似喬老師,佢一定稱職架。」男學生說:「況且一個怕血嘅人蒞講,主席已經算好鎮定。」

雷訓導望住了他:「血鯨,你唔駛幫佢講說話。你係副主席,你都有責任。」

「係,責任喺我度。我唔驚血,先頭我應該再觀察多一陣。一係我而家再落去?」

校長搖頭:「唔駛喇。你地始終都係學生,下面太危險,你地已經盡咗責任。」

「係喇,」血鯨再說:「先頭我仲睇到啲血有字,上面寫住回頭趁現在。咩意思呢?好似係針對我地學校咁喎?」

校長皺眉一會,並說了句:「我知道喇,班友應該係恐嚇我地,想阻止嗰件事。」

「嗰件事?」藍甚柔問:「哦係咪關於校長你之前喺facebook當眾警告話如果洪覓詩七日內唔道歉,就要殺佢呀?」

血鯨唸喃了會,並道:「哦!我地學校嗰個美術會長,之前喺facebook度話學校濫收互助費,又話我地逼死學生嗰個女學生?」

雷訓導點頭:「就係個x家剷,想分化我地,破壞學校形象。佢仲無恥到回應話喺限期嗰晚會同佢喺度讀夜校個叫咩十字仔嘅男朋友留低,叫我地放馬過蒞。」

藍甚柔搖搖頭:「校長你肯俾七日時間佢道歉,真係好厚度。對付依啲人,應該好似上個禮拜隔離間學校咁,揾車監生轆死個學生,殺雞儆猴。」

「我同意。橫掂教育界而家係獨立喺法律之外,我地學校嘅事我地自己解決。唔去盡啲嘅話,班人唔會知驚。」血鯨亦說。

校長回道:「總之限期嗰晚一定會做野。洪覓詩個老豆來頭唔少,我知佢都請咗啲殺手蒞坐陣。我當然都唔會輸蝕,因為我已經請咗排行第一嘅獅子幫我地。我地冇得輸。」

藍甚柔這時向校長問:「係喎,有冇劉副校消息呀?」

「未有,佢老婆仲有個女都冇哂消息。」

「唔係呀嘛?我見過佢個女,好得意架...佢地千祈唔可以有事...」




回覆 引用 TOP

「我受夠喇。」血鯨握緊拳頭:「校長你唔好因為我係學生就覺得我未夠班。坦白講我係痴線,幾把刀斬埋蒞我都死唔去。你依度有冇刀?你試下斬下我就知我冇講大話,你俾我落去開戰啦?」

「唔駛再講,你兩個留低,要變動嘅話我會再通知。」校長轉對雷訓導說:「雷訓導,你落去睇下先。」

「係。」雷訓導遂行出門外。

校長望住門方向:「你地放心,佢以前都係殺手蒞。」

兩女一男,各拖住黑袋越過被陽光曬正著的操場。

液體沿途從袋裏漏出,形成紅色的路線。

三人終於行入有瓦頂的室內,挨坐在這兒的乒乓球檯邊。

當中一個女人正繫住揹帶,背住熟睡著的女嬰。

另外一個手腳較修長的女生,望著女嬰笑說:「鬼豹姐,妳個bb真係越睇越得意呀。請返個工人啦,帶埋個bb蒞做野好危險架。」

鬼豹微笑:「我會架喇,到限期做野嗰晚我唔會帶佢出蒞。妳係叫雙魚...雙魚幸美呀可?」

「叫我幸美得喇。」雙魚幸美再望望鬼豹旁沒甚表情的男人:「妳老公點稱呼話?」

「佢叫鬼蠍子。」 鬼蠍子向她點了頭,雙魚幸美亦回以點頭。

「其實我仲未係勒希曼教徒,我只係一個對互助會睇唔過眼嘅人蒞...」雙魚幸美對鬼豹問:「我想問下我地一齊做野嘅人係咪都係教徒?」

「應該係。其實係唔係都唔重要,最重要大家都秉承勒希曼教嘅理念,解放俾強權壓制住嘅靈魂。」

坐著的三人對面有道門,門上刻住「體育室」三字。

門被打開,穿校服的男生以及眼睛呈線形的女人出了來。

鬼豹指向三個黑袋:「劉副校全家喺哂度。」






回覆 引用 TOP

[隱藏]
校服男生望向她背上的嬰兒:「嘩妳帶埋個bb蒞?」

女人向鬼豹行上前:「妳玩野呀?」

校服男生說:「佢ok咪得囉,有問題咩?」

「收聲啦。」線形的眼睛盯住他,再向鬼豹說:「個bb影響到我地做野嘅話,到時咪話我殘忍。」

鬼豹點頭:「我份人冇乜底線,一啲恐嚇又或者侮辱嘅說話講幾多我都唔介意。但係如果真係傷害到我屋企人嘅話,後果自負。」

「咁我咪要驚定先?我知妳以前喺殺手榜排第四,妳老公第六。我冇排名嘅,但係我上個月隊冧咗排第三嘅雙子殺。唔好話妳,妳兩公婆一齊蒞我都冇問題。」

鬼蠍子上前說:「排名唔重要,殺人根本唔駛用力。我勸妳與其搞內閧不如做好而家嘅野先。」

雙魚幸美行至眾人之間:「講返今日咯。佢地兩公婆尋日殺完嗰家人,今日我就同佢地運屍過蒞。你地今日都係處女叫過蒞架可?」

「梗係啦。」校服男生答說:「阿詩...即係洪覓詩嘅阿爸請咗處女,處女就連同我地依度幾個起咗個小組。我地今日就係蒞set哂啲閉路監視住每個位置,同做場大龍鳳向學校施壓。有處女喺度我地想輸都難。」

鬼蠍子點點頭:「但我地都要謹慎。要知道我地今次唔只係保護個女學生,更加重要挫低互助會嘅銳氣。」

「順勢省靚我地教派嘅招牌!依啲鬼地方...」校服男生嘆了聲:「今日lunch有人全家行折刑,全部拗斷手骨。」

雙魚幸美問:「佢地犯咩事?」

「有學生喺家訪嘅時候俾老師發現屋企有漫畫書,依啲都係喬老師生前最唔推崇。一個人錯全家都有責任,所以佢父母,包括佢讀緊小學嘅細妹,都要行折刑。」

「互助會唔寸得好耐,我遲早見一個殺一個,帶哂班友落去俾勒希曼神審判。」那女人將視線移往黑袋:「唔好嗲住喇,將裏面啲屍件掟哂落操場先。」

「吓?要掟架?」鬼豹稍睜大雙眼。

校服男生回她:「處女交帶話咁樣個畫面會靚啲。」

兩夫婦眉頭略皺,現俯身拉開黑袋。

前兩個黑袋內均一片血肉,第三個黑袋一打開,裏頭卻是一個完整的女孩閉著眼睛。

回覆 引用 TOP

校服男生探頭看:「佢死咗定點架?」

鬼蠍子向妻唸道:「我講過冇得心軟架啦...」

鬼豹低了低頭:「我同個細路女打咗好強嘅麻醉劑,佢唔死都未必醒架喇...」

女人聳背:「唔啱數喎。處女係入面,一係妳同佢講喇?」

「既然件事係有必要做嘅,就做咗先啦。」雙魚幸美走至黑袋前並問:「有冇人有刀呀?」

女人從腰間拿刀遞給她, 雙魚幸美左手接過:「唔該。」

再蹲身到女孩跟前。

提刀揮落喉嚨,一下並未能完全斷掉。

提高,再揮,提高,再揮,提高

兩夫婦現背住黑袋站著,校服男生低頭看手機,而那女人則吸著菸,觀看上升的煙霧。

直至見有些神經線仍連繫住時,雙魚幸美抓住頭上一撮髮, 左右揮搖,一拉之下把頭扯掉。

拉鋸肢體使其分成數件塊後,遂站回來把刀交還予那女人:「ok喇,都幾嘥力下。掟野啦,無謂嘥時間...」

眾人開始聚到黑袋前各自拾起件塊。

女人拿起劉副校的頭,首當其衝對操場一揮。

頭顱撞向籃板再反彈掉落。

器官們陸續降落操場。






回覆 引用 TOP

雙魚幸美拾了個手掌在手,問那女人:「妳叫咩名呀?」扔向操場。

「要叫我就叫我孖127。」

「哦妳好,我叫幸美,」她再問旁邊的校服男生:「你呢?」

「保加利亞。我以前堂口個朵蒞。唔好以為我而家係為求刺激,我只係想保護...只係做啲我認為啱嘅事。」

「冇錯。覺得有必要嘅野,就一定要全力去做。」雙魚幸美再拾起另一件塊。

四樓女廁內,一個女學生正向面前高大的男人顯示手機裏五張相片。

女學生身形嬌小,圓大的雙眼望住他說:「佢地係我隔離班嘅學生,最鍾意出口傷人。我已經講過我唔識日文,佢地仲要逼我講,又話我矮。好多人都俾佢地侮辱過,佢地係試圖破壞學生之間嘅和諧,私底下都係漠視規矩嘅份子,全部都死有餘辜。」

男人皺眉望住她:「妳認真架?」

「我唔同人講笑。我知你係排名第一嘅獅子,你一定會用最有創意嘅方式蒞慢慢殺人。」

「講日文...妳係叫三朝千代子呀可?唔怪得之。但係妳一個中四學生,而家牽涉人命喎,妳唔怕咩?」

「怕咩呀?死嗰個唔係我,我又唔會痛。」

一陣腳步聲傳來後,略胖的男學生進了來。

三朝千代子向該男學生說:「咁耐嘅短鼻狗?我等緊你俾錢架喎。」

「sorry...我帶咗錢蒞...」

三朝千代子再對獅子說:「你要嘅酬金我地絕對俾得起,佢係學校嘅財政。」

獅子問:「妳攞學校啲錢蒞殺人?」

「有乜問題?學校本來就有部份預算用蒞對付校園嘅邪教份子。」

短鼻狗一直抬頭望住獅子。

三朝千代子瞧向短鼻狗:「唔識佢咩?」

「點會唔識呀?獅子喎?而家啲殺手紅過歌星啦,原來妳揾到嗰個係佢呀?」






回覆 引用 TOP

獅子望向鏡前摸了摸自己的曲髮:「我原本唔諗住接妳單咁無聊嘅生意。我肯接係因為我想為三日後正式落場嗰晚做定熱身。」

「三日後?」短鼻狗會意再道:「哦我地學校嗰個洪覓詩...條友又係抵死,話咩學校逼死學生,根本就唔係逼死,係懲罰。啲友仔唔係做埋啲犯規野又點會俾人罰呢?」

三朝千代子亦說:「入得邪教嘅人渣,佢地啲親人朋友,都要用最痛嘅方式殺死佢地。」

獅子一拳打碎鏡子,碎片掉落洗手盆:「佢地已經唔係人,係野獸。我最鍾意虐待野獸,就算冇錢攞,我都好樂意將個女學生當玩具咁玩,玩到死為止。」

獅子拿起最大塊碎片,尖端對住自己,遞向短鼻狗:「插落我度。」

短鼻狗退後數步:「唔好喇啩?」

三朝千代子拿過碎片,直插入獅子下腹。

碎片隨即彎向一個角度。

三朝千代子見碎片未有沾血:「咦係有料到喎...」

獅子這時拿起手機到耳邊:「喂?校長?而家?唔係三日後咩?」

定格了會後,忽衝出女廁。

其餘兩個跟上去。

三人從走廊欄杆望下去,共同看到凌亂的操場。

「明白,冇問題。」獅子收線後再說:「班友喺學校。一個二個坐定定睇我表演啦。」

扔屍件的人全聚到體育室內,裏面靠著七根蠟燭照明。

地上劃了個紅色的倒五角星,星上有數個人倒吊著。

一個皮膚白皙的男生站於眾人前方。 雙魚幸美向那男生問:「處女,今日嘅野做完喇喎?而家係離開定點樣?」

「唔駛急,睇埋試驗品先。」處女綻放笑容,舉起手上的噴霧:「依個係自殺噴霧。正話我輕輕噴落佢地個鼻度,噴霧裏面有種成份,冇幾耐就會衝上腦神經,bak一聲,成個頭爆開。」




回覆 引用 TOP

鬼豹望向處女手上為數不多的噴霧:「個野你設計架?」

「唔係。有時啲野唔駛親手做,最重要係人脈,將合作嘅藝術發揮到極致。」

「喂唔係呀嘛!」保加利亞忽喊著,其餘五人望住了他。

保加利亞續說:「我有個線眼話我知,佢地而家要開戰...」

「而家?唔係三日後咩?」雙魚幸美問。

「係而家呀,獅子原來都喺學校度。」

鬼豹說:「我地而家乜都冇準備,點開戰呀?再講洪覓詩而家都唔會仲喺學校,我建議我地應該盡早離開。」

「妳錯喇,」保加利亞行至鬼豹前:「阿詩佢周不時都有計偷偷地竄返蒞美術室雕人像,妳估佢唔到架!萬一佢有返咁點呀?一句到尾,你地要走我阻唔到,但係我一定會留低。」

「你先前裝閉路嗰陣,冇順便睇埋美術室架咩?」

「梗係冇啦,我點知佢無啦啦就開始啫大佬?」

「我冇意見。」雙魚幸美再望向其他人。

孖127轉動右臂:「我冇所謂,有得打就最好,費事等多三日。」

「搞清楚情況先。首先,我地嘅目標係保護洪覓詩,唔係打交。另外,」鬼蠍子再向處女說:「真係要開戰嘅話,你最好嘅作戰狀態係夜晚,獅子又喺度,而家嘅你o唔ok?」

「估唔到而家就開始。既然係咁,要留低就一齊留,就同佢地玩下。」處女回頭,兩個酒窩現於其雙頰。

bak,bakbakbakbakkk

回覆 引用 TOP

[隱藏]
chapter 2

(晴) 時間:第二堂

「我地落去。」校長說完便背向門口方向行去。

「行捷徑。」校長後方又有度門,一推開,房間什麼都沒有,只有兩部扶手電梯。

校長從口袋裏拿了串鑰匙,抽出其中一條往電梯的右下側插進去,扭了個圈。

兩部電梯的階梯分別一上一下交替行走着。

三人即走下電梯到了另一間房。

打開了裏面的房門走出去時,血鯨望着周圍的書架:「原來校長室同依度嘅圖書館上層係互通架?真係先進,啲互助費咁咪用得其所囉!」

行落前面數段樓梯後,終於到達下層,全程不消十數秒已踏出一樓圖書館的門口。

L。

假如三人是站在L的上方, canteen就位於L的右方盡頭處。

三人沿走廊往canteen方向行去。

雖然大部份血漬已被抹去,但仍隱約嗅到了絲腥氣。

藍甚柔盡量不向操場望去,血鯨則一直靠着欄杆往下望:「嘩,好彩頭先雷訓導預先send咗將操場嘅相蒞啫,如果唔係連我都嚇一嚇…唔怪得校長你終於要提早開戰。但係我覺得有啲奇怪,你知洪覓詩喺學校度咩?」

校長回說:「我唔知,我係憑直覺。但係我嘅直覺未有錯過。」

有間麥當勞於一樓這兒進行營運,三人此時正行經麥當勞門口。

雷訓導從麥當勞出了來,雙方在門口位遇上。

雷訓導向校長說:「啲血漬我叫咗啲校工抹得七七八八,不過操場嗰度,佢地唔敢落去。我正話入去問過入面啲職員,但係佢地都見唔到詳細經過,只係感覺到有幾個人經過。」

「啲校工呢?而家喺邊?」

「佢地啱先辭咗職。我已經叫咗佢地唔好將件事傳出佢,不過以我地學校喺互助會嘅信譽,我地死口唔認嘅話,就算佢地真係爆出蒞,啲人都只會當謠言咁聽。」

「好。咁你先頭見唔見到佢地有幾多人?」

「見唔到。我之前一直喺canteen裏面,canteen個位置望唔到出面。我一行出走廊,就見到下面操場已經搞成咁。」

「總之第一個小息就蒞到,我地唔可以俾啲學生見到咁嘅情況,我唔想做成大恐慌。」

「我明白。」雷訓導點頭再道:「藍甚柔,血鯨。你兩個同我一齊落去清理操場。」

回覆 引用 TOP

「但係我…」藍甚柔望住自己的腳尖,盡量迴避操場的景像。

「妳要記住妳自己係咩身份,妳係主席。無論件事幾咁反感都好,只要係妳工作嘅一部份,妳就要完成佢。驚血唔係藉口,因為妳絕對可以克服。」

血鯨亦向藍甚柔說:「冇問題嘅主席,有我陪妳。」

藍甚柔對雷訓導點了下頭。

「好,你地三個落去先,我喺依度睇住。有咩嘅再打俾我。」校長跟他們說。

「明白。」在三人本應要移離走廊,走向canteen位的樓梯口落去操場時,他們卻止住了步,凝視住操場某個位。

校長此時亦呆征向同一方向:「佢地係咪要上蒞呀?」

一行六人,正橫越操場往樓梯口方向行去。

除了處女外,其餘五人都抬頭望了眼位於一樓的四人。

處女用手蓋住眉角以遮擋陽光,行在隊伍前頭。

六人略過了旁邊的樓梯口,往前方的陰暗通道繼續行進。

見下方六人進了樓梯口旁的拱形入口,校長便說:「佢地入禮堂做咩呢?不過冇所謂啦,依個時間禮堂唔開放,有人入去就會自動反鎖。班人而家困喺入面,自作自受。」

藍甚柔向校長說:「頭先我見到佢地其中一個好似係我地學生蒞喎?」

「唔理佢之前係咩人,總之佢入得邪教,佢就絕對係我地敵人。」

「佢地就係洪覓詩老豆請嘅殺手?」血鯨問。

「應該係。」校長點頭:「頭先行最頭嗰個咪係處女囉。不過佢係出名喺夜晚殺人,而家係朝早,佢而家根本唔在狀態。更何況佢只係排第二,排第一嘅始終喺我地依邊。」

「我地把握時間落去先。」雷訓導說道。

藍甚柔聽見即問:「但係班人喺下面喎?我地仲落去?駛唔駛再睇情況先呀?」

「唔駛。」雷訓導微笑再道:「而家啱啱好。坦白講我之前係有啲擔心,但而家既然佢地入哂禮堂,咁我就放心。可能唔駛獅子出手,班人已經死哂喺禮堂入面。」

回覆 引用 TOP

血鯨問:「咁堅?關禮堂事架?」

「當然關啦。唔好講咁多住,我地落操場先。我要喺禮堂處決佢地。」

陰暗通道的盡頭有度門,一推之下,六人便進了去。

禮堂的椅都排成一圈,圍住處於中央的圓形舞台,一圈又一圈地從舞台向外延伸。

保加利亞向處女說:「依度夠哂暗,地方夠大,又唔怕有太陽哂住,ok呀可?」

「幾好。」處女望望周圍,眼光最後落在舞台。坐到其中一張椅並說:「個舞台設計咁奇怪嘅,你地個校長平時就喺上面講野架?」

「係呀。懶係有綽頭,實際上一啲用都冇。你估開演唱會咩,搞到360度全部人圍住佢咁款。梗係啦,學校而家要迎合喬老師嘅教學環境吖嘛,咪有咁誇搞到咁誇囉。一味靠做個樣出蒞,不知所謂...」

「我早兩晚其實都有喺度視察過環境,我發覺你地啲課室形狀都有啲怪喎,係咪有意思架?」

「有就係有嘅,不過點解你咁想知嘅?係咪同我地跟住落蒞嘅策略有關?」

「冇呀,我覺得有啲新奇想知道下咁啫。講蒞聽下?」

「其實咪都係嗰句,要迎合喬老師嘅教學環境囉。我地一般都叫嗰啲做木瓜課室。」

「木瓜...」處女望住半空數秒,再笑說:「係呀係呀,諗落又有啲似劈開咗一半嘅木瓜...咁跟住呢?」

「啱喇,我就想講劈開咗一半嘅木瓜。嗱,我地就係一個課室兩班用嘅。而個木瓜核就係老師講書嘅地方,亦都啱啱隔開兩班。左右兩邊有度玻璃隔住兩個班房,要通去另一個班房就要喺木瓜核穿過去。」

「明白...即是話上堂嗰陣就會有兩個老師分別對住相反方向教書。但係我見到木瓜核有度幕門隔住班房嘅?你地聽到老師講野架咩?」

「裏面有擴音設備,老師同學生都聽到大家講野。不過我覺得完全多餘囉,依啲野根本只係用蒞擺上網,話俾人知學校有幾咁特別,幾咁先進。喬老師話過學校設施要創新先激發到學習氣氛喎,咪搞到而家鬼五馬六囉。」

「哈哈...哈唔好意思,我覺得好好笑...」

「好笑呢?不過最慘依啲要錢架嘛,啲錢邊度蒞呢?咪喺我地學生嗰啲互助費度囉!口口聲聲話啲錢用蒞加強措施保護學生,事實上同掠水有乜分別?」

[ 本帖最後由 骨折入院 於 2017-6-24 09:11 PM 編輯 ]

回覆 引用 TOP

孖127插說:「姓洪嗰條女又係蠢蠢地,啲野自己知就算啦,仲要喺網上通街唱...」

保加利亞向她回道:「佢起碼夠膽出聲,依點得佢做到。就算搞到俾人殺咁又點呀?有我地!我相信任何人如果因為講真話而俾人追殺,我地都一定會全力救佢。」

「係先算,」孖127再說了句:「如果出事嘅唔係嗰條女,你都可以咁積極嘅話先再講啦。」

鬼蠍子這時問:「我聽講依度係有另外一個秘道離開學校,係咪架?」

「的確係有條秘道直通到附近嘅屋邨,有必要嘅話我地會喺嗰度離開。」處女答道。

雙魚幸美亦向處女問:「既然你日頭嘅狀態冇咁好,點解我地唔喺夜晚先做今日嘅預備工作?」

「有兩點。第一,我要喺佢地上堂嘅時間做依件事,因為個效果會比較震撼。第二,準備工作對我蒞講係日頭比較好,夜晚係殺嘅時候。雖然我都有試過夜晚進行準備嘅工作,但係唔太理想。夜晚嗰陣我驚會控制唔到自己,而日頭我比較平衡到情緒。」

處女再打開手提電腦:「我而家睇返我地頭先set好咗嘅閉路,睇下有冇洪覓詩蹤影。保加利亞,保持同個線眼又或者直接同洪覓詩聯絡,睇下揾唔揾到佢。」

「一直都揾緊。」保加利亞低頭按向手機。

其餘人開始集中於電腦熒幕,熒幕分成好幾格畫面,可同時看到不同的方位。

並於顯示操場那一格裏,見有三人正拾著剛才大家扔著的屍塊。

三人裏,藍甚柔負責把血拖乾,途中避免看見地上的屍塊。

雷訓導與血鯨則拾著肢件,放到他們剛才在體育室門前發現的三個黑袋。

雷訓導拿起了個頭顱,經過時被血鯨瞥見。

血鯨搖了搖頭,並將剛剛拾到的一塊濕滑而又略為暖和的物體,用力扔落黑袋。

他再轉身向遠處的藍甚柔說:「依啲,係劉副校,佢老婆同佢個女啲...啲屍體。」

藍甚柔低住了頭,並於這時瞧向右邊其中一個方向。

雷訓導和血鯨都與她注意到同一個位。

那裏有半截佈滿卡通公仔的裙在地上,裙裏有兩條小腿露出來。小腿下方都沒有腳,只有個小血窪。

藍甚柔雙手豎直起地拖,前額貼住地拖抽泣著。

血鯨遂走到過去,拍了拍她不停晃動的肩膊:「冇事,等我蒞。」




回覆 引用 TOP

他俯身準備拾起時,雷訓導喊道:「唔准執!藍甚柔,妳執。」

藍甚柔紅腫的雙眼望向雷訓導。

雷訓導朝她點頭:「嘗試下,妳要克服佢。」

「嗯...」用手背擦過眼淚,她便行近那具肢體前。

緊合上唇,眼睛往另一方向望著,緩緩伸長右手拾起裙邊,舉高肢體。

一直維持住這姿勢,直至行到黑袋前,放下。

啪啪啪啪...血鯨拍著手:「好野,主席做得好!」

藍甚柔朝他點頭:「多謝...」

雷訓導微微向她一笑:「希望妳保持住依份膽量。」

短鼻狗與三朝千代子倚向欄杆,俯望操場上的三人。

短鼻狗向她說:「咦,妳個friend藍甚柔喺度喎?」

「唔出奇呀。佢係主席,佢有責任清除任何會引起學生恐慌嘅野。」

「不過真係幾誇張呀可?班邪教搞到咁寸真係第一次見...」

「我反而想知件事係邊個諗出蒞,如果嗰個人係我地依邊嘅話,咁就完美。」

「唔好喇啩...諗得出依啲野嘅人九成都心理變態。係喎,咁而家妳單野咪要擱置?」

「冇所謂。對比起學校,我單野根本不值一提。嗰五個女仔點都會死喺我面前,我一定諗到辦法。」

「ok...」短鼻狗點了點頭,低頭按了按手機,再向獅子望去。獅子正背對住兩人,望住女廁門上的鐘。

短鼻狗再對她喃道:「佢睇住個鐘睇咗好耐喇喎,又話落場嘅?」又往手機按幾下。

三朝千代子聳了下背,抿嘴並稍皺眉般一直俯望住操場。

由剛才接完校長電話,到現在這一刻,獅子都站在原地望住分秒針的擺動。

處女與眾人已看著熒幕一段時間,均未見洪覓詩蹤影。

「喂佢係咪唔喺度架?我地而家得個企字,好無聊囉...」孖127轉動脖子。

「睇定啲先。」處女望住熒幕說。

孖127再問:「聽天文台講話今日晏晝開始陰天喎,可能未夜晚個天都黑,咁到時你會唔會同獅子隻揪隻架啫?」

「必要時我會。睇情況,總之而家最重要係知道洪覓詩喺唔喺學校。」

「你同佢打邊個會贏?」

「未打過,答妳唔到。我夜晚嗰陣同平時係完全唔同,要殺人嘅話無人可以唔死。而獅子,佢除咗有一定嘅力量之外,其實仲有樣令佢長勝嘅野,就係揀吉時。」

回覆 引用 TOP

[隱藏]
「吉時?拜神分乳豬呀?」

「唔係依啲,嗰啲只係儀式。佢嘅吉時係有實際作用。佢會喺一日裏面揀定某個時段開始做野,配合好天時,地利同人和都會自然出現。依個係佢主要嘅能力,令到做野嗰時一路無阻,所有野都順佢意。」

「我唔信依啲架喎,自己係有料到嘅駛鬼靠運數?」

「好難講,你冇運嘅話,就算幾有料都可能發揮唔到。不過我都相信,只要有充足嘅準備同合作,嗰啲所謂天意都要行埋一邊。」

砰!保加利亞一腳伸向前方的椅背:「成日都係咁,冇蒞交帶,打俾佢又唔聽!」

他再一手拿了張椅猛力向遠處丟去。

鬼豹向保加利亞說:「你唔好咁嘈好冇,會整醒我個女。」

「點樣呀妳?」保加利亞朝她上前:「我發火嗰陣妳最好咪出聲,咪以為有個bb喺手我就唔敢郁妳。」

「我只係唔想你咁嘈啫,語氣上有誤會嘅話我向你道歉。不過你想打嘅話我都阻唔到你。」鬼豹的目光未離開過熟睡中的女嬰。

保加利亞朝她再行前一步,即被鬼蠍子擋在跟前:「咪傻啦。再講你喺度發脾氣有咩用?根本幫唔到件事,係咪?」

「有人要喺團隊裏面搞內閧,佢就係想整冧個團隊。」處女抬頭望住保加利亞:「你有冇依個意圖?」

保加利亞低了低頭:「sorry...一時上頭...冇下次...」

「鬼豹兩公婆我最信得過,我嘅緊急聯絡人都係佢兩個。而我亦都睇得起你保加利亞嘅實力,你係有天份。總之我揾得你地幾個蒞,就絕對有我嘅原因。我唔希望再見到同類嘅事發生。」

處女再轉過頭向雙魚幸美說:「妳同保加利亞一齊出去門口守住先。」

「係。」雙魚幸美點了個頭,並與保加利亞一同行向門口。

她抓往門柄,一推。

再推,

三推之後,雙魚幸美即向眾人喊說:「度門鎖咗嘅?」

眾人都望了過來。

「唔係啩?」保加利亞亦上前抓往門柄,一推:「喂真係開唔到喎!」

「開門啦喂,」他握緊門柄,再推,再推:「同我開門!」

再一推之下,門被打開。

雙魚幸美即問他:「你點整架?」

「我都唔知喎...其實依啲事唔只一次。有次我去汽水機入錢,我仲差三蚊,跟住我係咁撳個汽水掣,最後罐汽水竟然俾我撳到出蒞喎!真係奇怪,週不時都會咁...」

處女此時端視向保加利亞。

雷訓導從口袋裏拿了個橢圓的東西來:「好喇,你地喺度執埋啲野先,但係記住一定唔可以越過操場。我而家就要喺度處決禮堂班人渣。」

回覆 引用 TOP



伸延閱讀
 提示:支持鍵盤翻頁 ←左 右→ 發新話題發佈投票
請先登入
小貼士:
依家可以用“@”tag會員啦!
預覽帖子  恢復數據  清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