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討論
消閒生活手機討論遊戲地帶影視娛樂校園生活數碼科技寵物樂園學術文化體育世界購物廣場時事投資貼圖影片上班一族美容纖體戀愛婚姻汽車討論成人資訊博彩娛樂資源交流站務管理
發帖
註冊 登入/註冊 微博



收藏 訂閱 打印

[小說] 眼睛



[隱藏]
第二十七篇

小男,大夫屏息以待。

“原來妳已經有男朋友了。那也是, 這麼出眾的女孩子…”

小男,大夫呆若木雞。

“他…他是我在漢城上空手道班認識的朋友。原來,他和我在同一個地區上班,所以便約出來午膳呀”

森呼一口氣。

“我也是懂皮毛呀, 初來漢城要多找機會認識朋友…”

真正的李小男是空手道黑帶。

“妳確認了當我報社本星期社交專訪的模特兒了嗎?”

“當,為什麼不當, 立與智科研公司公關主任替報社當模特兒呀!公司是那麼大面子,以後工作也方便。”

大夫向小男打了一個眼色。

“妳真的好像…”

小男,大夫再一次屏息以待。

“妳真的好像思思筆下<眼睛>的女主角, 思思是我報館舊同事,她出事我也很心痛。這本小說本已傾委出版細節, 電影版權也傾委了…可是…”

小男正發短訊訊息告訴公司需外出會議。

“那麼大的投資計劃泡湯必定會很麻煩吧, 出版社及電影公司該如何處理?”

“都說這個計劃邪門, 出版社老闆在思思出事後便找風水師先做法事再做風水。。邊做邊說“破財消災”…算了…算了”

小男,大夫暗暗注目。

那森也不是省油的燈,很快便狡猾一笑。

“告訴你們如此多, 陳韻麗的資料可以交換交換嗎?還有,<眼睛>科研計劃真的會和政府智能保安合作嗎?”

"原來立與智有個秘密實驗室負責科研,聽同事講果班科學家係宅男來架。“

小男非常認真向森說。

大夫本來呷著一杯茶,強忍笑容的他差點嗆到。

“原來佢地有個實驗室,距離報道秘密消息又向前一步。“

以子之予,攻子之盾。

小男心想,距破案又邁向一步了。

回覆 引用 TOP

第二十八篇

回到公司,有同事向安娜打眼色。

“初來報道,有什麼客戶要見?“

公司大姊頭瑪莎不客氣問。

“是這樣的,我認識了光明日報的森,他公司也會往下個月的慈善舞會。“

“還有,我答應了光明日報於今星期的休閑版專訪任模特兒。有關報道將會於舞會同一日刊出。“

所有同事面露羡慕之情。

有人腳步沉重快速地步向安娜身後。

“立品。“

眾同事尊敬地向他招呼。

“安娜,有個項目我希望妳直接跟進,請入我房。“

那大姊頭瑪莎氣得半死。

在辦公室一角一位打扮中性隨意的女同事正暗觀這一幕。

正是安娜第一天上班首先向她申出友誼之手的人。

小雲。

“妳怎麼可以如此不按牌理出章!“

立品責罵。

“認識你多年,第一次罵我。怎麼了老闆,小的外出做事了。那個什麼項目 ?“

“見徐局長,解開妳秘密實驗室的秘密。“
小男眼神狐疑。

“我一直想告訴妳有關秘密實驗室計劃。智未失蹤之前, 所有實驗皆由我和智共同處理。後來智在心之大橋無故墜下, 未找到屍首而被警方判斷為去世人口後, 公司開始規模漸大。我便成立了秘密實驗室。”

“妳的身份作為一個公關主任, 如果可以自由進出秘密實驗室, 會被同事閑話。我直苦惱如何安排有關情節。”

小男頷首。

“我知道很傻, 雖然我不再悲傷,我每天總是盼望智根本未死,他失蹤,他可能隱性埋名生活下去而已。”

立品嘆氣。

“如果他沒死,他必定會找妳。他性格和妳一樣,熱情天真。他很有才華,<眼睛>計劃的所有大方向亦是他手筆,多年來我只是追隨他的方向再著實驗室同事進行而已。”

小男點頭。

“可是公司上的營運,財政你比較專長,你比智圓滑世故。”

小男輕輕說。

“在妳心中,我總算有點點位置了。”

“是了, 妳故意親近那記者十分危險。”

小男不置可否。






回覆 引用 TOP

第二十九篇

小男和立品會面後,再一次回到辦公室大廳。

眾同事有些向她投以艷羡眼光,有些面帶不屑。

她開始明白韻麗感受。

幸好她這個安娜只是跳出小男身份的一個假期。

如果上天容許你有一個如此假期,你會想扮演誰呢?

安娜一直等,等待一個時間。

她在等晚上的一個飯局。

為了掩人耳目,她與立品及徐局長的會面在一個酒店高級餐館宴會廳舉行。

她在處理行政事務,又細閱前同事的電郵,再往不同部門串門子,總希望抓著兇案的點點滴滴。

天下控股於今年的礦產開採錄得顯著提升,並成功把有關礦場賣予另一大型開發商及上市公司。

公司主席王鴻基的意外去世未有影響公司發展方針,早於三年前,王鴻基之獨子王客容自加拿大深造歸港便協助父親打理職務。

案發時在公司職銜為特別私人助理的他立即接任為公司主席,有關法定議案先獲董事會全體通過,在公司周年大會雖有小股東持反對票,亦無損大股東決定。

安娜喃喃。

三單兇案案發日皆為十日,距離韻麗的死已經有三個月了。

她努力尋找各死者的關係,亦得悉他們有可能早已結識。
  
除了尋找線索,她是怕第四單兇案的發生 。

“安娜那麼努力尋找王客容的資料呀?“

“大家也是加拿大回流,好奇而已。“

“黃思思未成名前一直於光明日報任職, 大概五年前煤礦業忽然成為股票投資者焦點。 光明日報總編便決定於社交版訪問一個煤礦業代表, 於是選擇了王鴻基。 據悉,王鴻基對報社預先選定的問題多次更改,他的秘書又對會面地點作不同意見,報社上下十分苦惱。”

小雲主動解釋了安娜的疑問。

“五年前黃思思不是已經構思<眼睛>小說了嗎?據說該小說本是在光明日報下副刊刊登, 其後因大受歡迎, 網路上一直有人轉載, 以至吸引了出版商及電影公司注意。就在下集刊出前一星期, 黃思思被發現倒斃在家裡浴室。”

“是的。說回王鴻基, 報社本已對有關專訪持放棄態度,反正漢城有錢人如此多,不用向你一個卑躬屈膝!就在報社選擇新的採訪對象前,王鴻基答應所有採訪安排, 更主張提出可回答問題。”

小雲呷一口茶,再說。

“條件是採訪記者必須是黃思思。”

安娜輕輕說。

小雲點頭。

BINGO!

[ 本帖最後由 夏至75 於 2017-10-12 09:43 AM 編輯 ]




回覆 引用 TOP

第三十篇 


 小男登上立品的車子。



 往常,小男總是倚靠在車椅上,微合上眼安憩。
今天,她正襟危坐。



 “新工作需要時間學習?” 



 “不是,不是。” 




立品專心駕車。
車子徐徐駛向一間五星級酒店。
酒店職員有禮地為安娜打開車門, 她婀娜地踏上那三寸高的高根鞋下車。



 立品繞過車子往安娜身邊, 拱出手臂示意安娜繞上。



 安娜焉然一笑,繞上立品手臂。



 立品面紅耳熱,他感覺到她豐滿有緻的線條。
他們其實朗才女貌, 如果當天追賊人的是立品,小男先認識的是立品,命運會改寫嗎? 



他們說不定已結婚。  



他們前往往酒店客房的電梯。  



立品取出匙卡往電梯保安確認裝置一擦,電梯開動。



 “那也是立與智的出品嗎?”



 “是,很厲害吧。”
立品聲音很溫柔很輕,他期待他的女伴帶著閃亮眼睛, 以崇拜眼神和應。



 電梯內不必做戲,小男才不會。



 電梯採透明設計,梯外都會繁華燦爛景色盡收眼簾。



 如果是和喜愛的人在一起,會是多麼浪漫。  



“匙卡是如何得來的?你自己今天往酒店取嗎?”
立品雖然已經是一個公司老闆,但從不用秘書, 他喜歡自己辦事。



 “不,徐局長派人送來的。”



 “明白。”
電梯到了酒店頂層。

踏出電梯,已有酒店職員迎接。 



 他們踏向一個房門外。
“總統套房。”  






回覆 引用 TOP

[隱藏]
第三十一篇  


只見徐局長在套房客廳內大啖西式牛排及紅酒。



 “小男, 妳打扮起來果然是天姿國色,身材也好,皮膚雪白。”
徐局長上下打量小男。



 “局長,已查出三宗兇案死者早於五年前認識,五年前亦即是我和未婚夫認識的時間。 我從立與智公司得到相信為陳韻麗生前的日記, 三個死者分別的關係為,陳思思因一次採訪而認識王鴻基,王鴻基和陳韻麗為忘年情人關係,而陳韻麗相信亦因王鴻基的飯局而認識黃思思。” 



 小男和立品坐下和局長進餐。



 “局長最近的扶貧工作進展很理想,得到很多報導採訪。”
立品嘗試以閑談沖散會議凝重氣氛。



 “三人最關鍵共通點是,黃思思是<眼睛>的作者,王鴻基及陳韻麗亦有閱讀<眼睛>, <眼睛>於五年前在光明日報連載,亦曾出版上, 中小說卷,可惜黃思思意外被殺,報紙及下卷小說泡湯。” 




“還有,符史雲亦分別是三位死者的主診心理學家兼精神科醫生。”
小男只喝了個湯,便一直解釋工作。



 “做得好, 妳的調查很全面。”



 “今次會議,我希望安排安娜可以出入立與智的秘密實驗室。然而,作為一個公關主任,自由出入實驗室需要一個理由。是嗎立品?”



 立品點頭。



 “這樣吧, 妳本星期答應光明日報出任副刊模特兒, 我可以安排妳和總編輯認識,然後, 就安排一個專題專訪, <尋找漢城的秘密職業>, 訪問其中一個立與智實驗室的同事,由安娜負責協調。”  



立品小男點頭。



 “反正立與智的科研項目如此多,只要不披露<眼睛>計劃問題不大。我地最近有商業大廈太陽能節電項目,就以此項目作專訪亮點吧。” 




立品啖上一口酒,輕輕說。



 “我建議由光明日報的森負責是次採訪。”  



“太危險了!”
立品大聲喝止。



 “原聞其詳。”
局長輕輕說。 




“我發現早於我未被警方懷疑殺死我未婚夫及黃思思時, 周英文早已安排私家偵探王褖調查有關兇案。於我以安娜身份成為卧底後, 更懷疑王褖及光明日報的森兩人互相合作,長期在我本人,李小男的舊居潛伏以便調查。”



 眾人屏息靜氣。



 “妳真實身份現在是待罪之身, 舊居人去樓空,潛伏有何用?”  



酒樽內紅酒尚餘一點點, 局長邊問邊索性把整支紅酒直接往嘴裡喝。



 “我曾以安娜身份探訪舊居附近餐廳, 發現符史雲以我未婚夫身份入住我舊居, 又聲稱我重病現於醫院留醫。”



 “這個變態佬,殺人魔,以為自己好靚仔啦,佢又…”
立品忽然情緒失控,不停責罵。  



小男微笑,笑聲越來越大,差點被口內的紅酒嗆倒。
立品被小男的笑感到驚喜。



 “多個人涉及兇案,便多分消息披露的風險。而且,如果我們與森及褖打交道,我們更可以防範他們套取我們消息,相反,更可以反套取他們的調查結果。”



 “以子之矛,攻子之盾!”
“無錯。”



 “小男,其實三年前妳未婚夫的死真相如何?我想亦需要為妳洗脫嫌疑吧?”  



局長忽然問,立品以擔憂的表情望向小男。  



小男以眼神向立品示意, 然後以平淡語調回答局長。



 “就在三年前的第一單兇案前三個月, 婚禮的細節已安排妥當。那是一個早上,睡醒的他把戒指套在我手上,他後來亦示意我把一式一樣的指環套回他手上。”  



“那是對平淡的白指環,他手上的指環寫上“男”, 我手上的指環寫上“智”” 



 兩位男士亦眼睛濕潤。  



“他其後把黃思思所出版的<眼睛>上,中集放上我手上,他說, “我愛妳,總有一天妳會回報和我一樣的愛, 那是送給妳的故事。””



 “接著他說想外出散步, 晚上便接到警方電話他的車子從<心之大橋>中失事撞向路肩, 他本人可能因醉酒而意外墜海,五年至今尚未尋回。在法律上,他已經被判定為意外去世。”



 “為什麼周英文找出證據那晚, 妳不交待失事經過?”



 “我覺得是自己不夠坦白,傷了智的心, 我應該得到應有的責罰。他手中的<眼睛>, 是我的真人真事。在一百年後的未來世界, 我亦是個女警。可是,我反對政府透過民眾眼睛內的晶片,以方便為由,監測民眾思想。我在未來世界,亦因為心內有此思想而成為戴罪之身。我來這片時空,希望改變歷史。遇上智,大概亦是上天安排。” 



 眾人嘆氣。  

回覆 引用 TOP

眼睛已經成功排好版, 稿對好哂了!

11月將會推出市面, 希望咁多位睇左咁多篇而又有興趣朋友去商務或三聯買本實體書支持下, 睇埋個結局啦!

全書共七十一篇, 而家連載左一半左右, 我可以保證兇案會令大家出人意表!






回覆 引用 TOP

小妹本書出左啦,希望大家支持啦


銷售點:

商務:銅鑼灣, 尖沙咀, 康怡, 佐敦
三聯: 中環,灣仔,元朗, 觀塘
中華: 油麻地
大眾: 所有門市 (大眾較多新界分店)






附件

Book In Store.jpg (217.44 KB)

2017-12-4 01:50 PM

Book In Store.jpg

回覆 引用 TOP



伸延閱讀
 37 123
 提示:支持鍵盤翻頁 ←左 右→ 發新話題發佈投票
請先登入
小貼士:
依家可以用“@”tag會員啦!
預覽帖子  恢復數據  清空內容